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四十三章 宋雪華解除筱薇和巧巧的經紀約

齊明在跟筱薇辦好離婚手續三天後回齊家一趟,他在齊家大廳上宣佈這件事。


齊家人本來就預期會是這個情形,在他們去齊明北城街家回來之後,齊晏成就與大家長齊海生說了所有事情的始末。他們開了家庭會議,齊家人沒有加油添醋只是詳細說明發生的一切過程,齊海生就跟他們說:「筱薇一定會跟齊明離婚,大家不要插手,這件事是我們齊家理虧筱薇,是我們對不起筱薇,筱薇已經幫我們齊家度過許多危機,我們沒有理由在這樣的情況下留下她,筱薇在他心裡永遠是齊家人,在我們不為難筱薇,體諒筱薇的行為下,或許大家以後還是家人。」


雖然知道會這樣,但速度也太快了,讓齊家人心裡,還是有些錯愕,尤其是宋雪華,她實在無法接受,她想到她的“齊藝廊“才剛與筱薇和蘇巧巧簽經紀約,還要幫她們舉辦個人油畫展,這樣子她要用什麼的心情來跟她們合作,她實在沒辦法,但如果違約是要給她們違約金各三百萬,她又覺得不甘心。宋雪華又把茅頭指向筱薇,如果不是她,她也不會跟蘇巧巧簽經紀約,分明就是有意坑她,她越想越生氣。


「齊明,你們就這麼離婚,她跟你要了什麼東西當離婚條件,還有贍養費你需要給她多少。」宋雪華覺得筱薇一定會獅子大開口。


「媽,筱薇一毛錢都沒有跟我拿,她還把我給她的生活費退給我,您想太多了,筱薇自己很有錢,妳太小看筱薇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筱薇應該也有好幾個億。」齊明對自己的媽媽會說出這樣的話,也感到無可奈何,難怪筱薇不願與媽媽再接觸。


「是嗎!她很有錢,那我跟她解約,她應該不會跟我拿違約金吧!」宋雪華話一出,全部齊家人都驚訝不已,這是什麼話,在商言商,跟有沒有錢並沒有關係,我們齊家也是商人是要講信譽,商譽是生意人的命脈,怎能輕易毀約。


「媽!您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呢!合約載明的條件,是有法律效用及責任的,不然為何要簽約呢!您想跟二嫂解除合約,就必須按照合約書來走,該給的違約金,一塊錢都不能少,您知道嗎!不然您是會被告的。」齊盛有點不爽自己的媽媽,如果不是媽媽這般不經大腦說話,筱薇也不會離開齊家,他也不會見不到筱薇,他是真的喜歡筱薇,如果媽媽一直這樣,他也不敢結婚了。


「齊盛,你叫誰二嫂呢!都離婚了還不改口,以後不准這樣叫她,知道嗎!」宋雪華生氣地對齊盛說。


「媽!就算齊明和筱薇離婚了,齊盛這樣叫筱薇也沒有錯,您何必生氣呢!還有,齊盛說的沒錯,我們齊家是非常重視信譽的,既然簽約了,就履行合約內容,不然就賠錢了事,我們“齊.藝廊”不是需要新秀畫家嗎?您這些年不是都沒有成功簽到新人,筱薇是首獎,您不要簽後面一堆藝廊會簽她,您放棄筱薇等同也要放棄第五名蘇巧巧的經紀約,媽,這樣做真的划算嗎?您一定要這樣意氣用事嗎?我記得筱薇說過她們會履行合約。」齊威將利與弊都說明給宋雪華聽,希望他媽聽得進去。


「我現在沒辦法跟她說任何話,她的得獎畫作已經空運回來,她也沒有跟我們聯絡去取畫作,她是這樣對待我們藝廊,我還可以告她不是嗎?她也不想履行合約,我們就直接解除不行嗎?這也算她自己先違約,不能怪我。」宋雪華強詞奪理的替自己辯解,坐在一旁的沈婉聽了覺得很可笑,真是一個無理又沒腦的人,筱薇還是比她聰明,不對就趕緊回頭,繼續和她耗下去只會更慘。


「雪華,你不能這樣想,筱薇的畫作是運回來了,但是前三名畫作都還在美術館展覽,妳要筱薇如何通知藝廊去取畫作,妳如果真不想買筱薇的畫作,就付筱薇一百萬違約金,不想和她們簽經紀約,就付筱薇和蘇巧巧違約金各三百萬,按照合約來走,這些錢我們齊家還是付的起,別搞壞齊氏集團累積這些年建立的信譽,得不償失。」齊晏成搖頭的說,他一直以為宋雪華只是心直口快,沒有心機,脾氣過了就好,但是,看到最近她對筱薇的態度和無理的要求,白白讓齊明失去一個這麼優秀美麗的老婆,他現在也很後悔,那天慈善音樂會,對筱薇說的那些話。


「怎麼連你也這麼說,齊明,你說說看,她還有臉,敢拿我的違約金嗎?」宋雪華惱羞成怒的跟齊明說。


「媽!筱薇又沒有要跟您解除合約,她跟我說過一碼歸一碼,既然她簽約了,她就會履行合約的條件,剛剛大哥也說了,筱薇說過會履行合約,如果是您主動毀約,那您就必須支付她們違約金,這是不變的道理。」齊明跟宋雪華說明筱薇的立場及合約精神。


「她倒是有臉說這樣的話,結婚才幾個月就離婚,她知不知道這場婚禮,我們齊家花了多少錢,她可好,屁股拍拍就走,我們要怎麼跟賓客說明,她倒是輕鬆。」宋雪華越想越氣。


「媽,這件事已經成定局,我們已經離婚了,筱薇也為我們家付出很多心血,您就別再這樣說筱薇了,好嗎?如果您真覺得齊家為了我們的婚事花很多錢,那麼我可以將錢還給您,筱薇幫我討回10億美金,一毛錢都沒跟我拿,我支付我們婚禮的錢,能讓您心裡舒服,那就這樣做好了,您就當是筱薇還給齊家的錢。」齊明無奈的說著,媽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以前不是這樣啊,難怪筱薇會難過得受不了,真的翻臉好快連齊明都快不認識他自己的媽媽了。


「你們一個個都在怪我,我難道對她不夠盡心嗎?我不夠疼她嗎?她說離婚就離婚,連回來見面說一聲都沒有,到底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難道我說錯了嗎?」宋雪華邊說邊委屈地哭了。


「算了,妳就別煩心了!我來幫妳處理後面的合約,既然妳不願意跟他們合作,那我們只好解約。」齊晏成看到宋雪華哭了,他就心軟也不想再跟她計較,只是他還是感到非常無奈,宋雪華怎會變成這般無理取鬧,還是這才是宋雪華的本性。


「嗯~我就是不想再見到她!也不想再跟她說話,那你幫我處理。」宋雪華耍賴的看著齊晏成說。


「知道了,齊明,你跟筱薇沒鬧僵吧?那你幫我跟筱薇說明一下“齊藝廊“想跟他們解約,一切按照合約來行使權利。」齊晏成向齊明說。


「好,現在筱薇事務所是忙季,我們等六月筱薇忙完後,我會打電話跟筱薇說明這件事,我相信筱薇會同意的。」齊明跟齊晏成說。


經過這場討論後,齊明覺得筱薇跟他離婚,是正確的決定,他沒有把握護好筱薇周全,她的媽媽就是一個最難掌握的無敵大炸彈,大嫂忍耐到現在,真的非常不容易,難怪大嫂一直到現在都懷不了孩子。


齊家人現在氣氛真的降到冰點,以往歡樂的氛圍也隨之不見,齊威看一下沈婉,他知道他老婆這幾年,無論怎麼討好宋雪華都是沒有用,因為他媽媽一旦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媽媽當初是那麼喜歡筱薇,也就為了說一下不搬回來一起住,是因為會害怕人多,媽就可以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來對待筱薇,想想筱薇還是聰明,憑筱薇的能力,她自然選擇離開這個令人糟心的婆婆。


沈婉看著齊威,笑笑的,以前她跟齊威說媽媽不是你說的那樣,很好相處,真的不是,我已經費盡心思,媽還是不會跟我多說話,現在,齊威,你應該清楚自己的媽媽是怎樣的人了吧!沈婉經過這幾個月與筱薇相處後,她是真心疼惜筱薇,現在,齊明和筱薇離婚,最傷心難過的絕對是齊明,平白無故因為自己的媽媽度量窄小,失去一個美好的老婆,真是不值得,爺爺明明已經明示,不能為難筱薇了,是我們齊家對不起筱薇,媽還不是一樣這般無理,只有爸才會無條件接受媽的任性,真是好笑。


齊盛依舊無法理解那個可愛的媽媽,怎麼變成這般無理取鬧,他還是單身比較好,像筱薇這麼美麗大方,多才多藝的人都被媽媽無情的對待,他又能娶到怎樣的女孩,才不會被媽媽無視的對待,看看大嫂不就是個例子嗎?現在他是真的怕了,還是獨身算了,就算找到跟筱薇一樣美好的女孩,最後結局還不是和二哥ㄧ樣收場。


齊家人現在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對宋雪華他們只能不去碰觸就好,管好自己就沒事,沒人想去觸犯宋雪華的麟毛,其實,宋雪華並不是真的討厭筱薇,她只是覺得,她也真心疼愛過筱薇,怎麼說離婚就離婚,一點感情都沒有,就算她說話有些過分,她畢竟是長輩就不能夠忍耐一下嗎?她怎麼樣也拉不下這個臉來跟筱薇一起合作。


齊明覺得這個家的氣氛很糟,他還是回北城街的家,那裡還有筱薇的味道,還有他與筱薇相處的點滴記憶,還有筱薇的畫作,尤其是那張“盛開的櫻花樹“是筱薇為這個家特別用心畫下的作品。


不久,齊明就回北城街的家,隔天,齊明還是傳了簡訊告訴筱薇,“齊.藝廊”要主動與筱薇和蘇巧巧解約的事,請筱薇有空時撥個電話給他,他覺得對她們感到抱歉。筱薇看到齊明的簡訊後,心裡覺得宋雪華這任性的程度,真的讓筱薇感到無言,這或許也是“齊.藝廊“每況愈下的主要原因,完全憑自己的情緒在做事,也只有齊家的財力才會支撐到現在。筱薇抽空撥了電話給齊明,齊明看到是筱薇打來的,立即接了電話。


「筱薇,你現在應該很忙吧?對不起!在這個時候跟妳說這樣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還是覺得應該先跟妳說一下比較好。」齊明感到非常無奈,他爸爸就是如此的縱容他的媽媽。


「齊明,沒關係!這個問題我有預料到會這樣,跟你沒有關係,只是,我想知道是不是依照合約來進行,我必須和巧巧說明。」筱薇笑著說。


「對!依照合約來處理,這是一定的,我爸爸會出面來處理這件事,只是對妳和蘇巧巧很抱歉。」齊明無奈的說。


「這倒是無所謂,請你們公司的法務部跟我們解除合約的就可以,你爸爸無需出面,反正該給我們的違約金不能少就可以了,還有我得獎的畫作,是不是也要解除合約呢?」筱薇清清楚楚地說明她的想法。


「依照我媽的意思是這樣,筱薇,真的很抱歉,要不那幅得獎畫作賣給我,可以嗎?」齊明覺得他也可以投資這幅畫,他相信筱薇有這個潛力。


「齊明你不用這樣,我的畫作隨時都可以賣得掉,在買畫的合約有一條幫巧巧辦一場個展,這是我自己加入的,所以不需要做任何賠償給巧巧,我自己會幫巧巧辦個展,至於我的畫作“齊.藝廊“沒有成交,那賠償金一百萬違約金就作罷,當作我們之間沒有簽約即可,只需付我三百萬經紀約的違約金,我能做的就是這樣。」筱薇說出自己能做的底線。


「筱薇,我是真的想買妳得獎的畫作,並不是因為“齊藝廊“的關係,齊家的事業,跟我無關 一直都是如此,妳應該知道才對,我是站在投資的觀點上來投資這幅畫作我去美術館看過,我相信將來這幅畫作絕對會被炒高價錢,會讓我獲利不少。」齊明認真地說明他買畫的原因。


「謝謝你對我那麼有信心,但是,我想把那幅得獎畫作,送給王家飯店,所以我沒辦法賣給你,你已經買了我 9 幅畫作,是我目前最大的收藏家,將來我的畫作有更多人收藏時,你應該會獲利不少,我盡量努力,來報答你對我的賞識。」筱薇笑著說。


「既然妳已經決定這麼做,那我也只能放棄,對了!筱薇,妳跟陸曉慶見過面了嗎?有沒有跟他提我對妳說的那件事?」齊明想著筱薇的卵子,是否能送給他有些擔心陸曉慶反悔不答應。


「我沒時間跟他見面,所以並沒有聊到這件事,我現在的工作正如火如荼的在進行,等我忙完後,我會去找他再跟他聊聊,看他的意見如何?我再回答你,你再等等吧!我要掛了,還有好多工作在等我不能跟你聊了。」筱薇想到這件事就覺得頭痛。


「好!妳忙,那我等妳消息,我直接掛了。」齊明說完就掛了電話,這是他和陸曉慶不同的地方。筱薇聽到電話傳來嘟嘟嘟的聲音,看了一下電話,也就掛了電話,直接去大會議室。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