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四十七章 與齊明相談有關卵子的事

經過這幾天的努力,巧巧和筱薇的畫展大致已經完成,陸曉慶也終於有空檔到他的研究實驗室去看看最近情況,他一進實驗室就會花很久的時間,筱薇一直在思考齊明給她的問題,陸曉慶是傾向成全齊明的請求,筱薇還在思考她將來該如何面對這個孩子,筱薇還是無法接受。


筱薇已經將晚餐準備好了,她今天就是煮上次陸曉慶做的義大意麵,香氣四溢,陸曉慶像是抓準時間的獵鷹,正從實驗室走出來,他原本疲憊的臉,聞到美味食物的香氣,頓時臉上露出他的招牌微笑,迎向正在盛義大利麵的筱薇,筱薇看著迎來笑臉的陸曉慶,嘴角也微微上揚。


「餓了吧!十小時了,快去換衣服洗手,今天是義大利麵,看有沒有比你煮的好吃!」筱薇笑著看陸曉慶。陸曉慶微笑點頭就走向臥室去換衣服,等筱薇將義大利麵放在前面的吧台時,陸曉慶也剛好出來和筱薇一起坐在吧檯上,一起享受筱薇煮的義大利麵,陸曉慶迫不及待的拿起叉子捲起義大利麵吃了一口,微笑的看著筱薇。


「怎麼樣呢?陸大廚我的義大利麵如何?」筱薇偏著頭微笑看著陸曉慶說。


「我們家的筱薇不但是才女,廚藝也是了得,我甘拜下風,好吃!」陸曉慶笑著看筱薇誇讚的說。


「是吧!麵的軟硬度也是剛剛好對吧!好吃!」筱薇不忘誇自己一下,得意的笑著。


「嗯~那我以後要加油了,不能讓妳什麼都贏我。」陸曉慶寵溺的看著筱薇說。


「嗯~以後我來,你忙你的研究和實驗就好,只是在我工作的旺季時,就要委屈你一下。」筱薇看著陸曉慶,他那張俊臉帶著疲憊,讓筱薇看的心疼不已,做實驗就是這樣,沒有時間限制,現在還只是剛剛開始實驗的初階段,到了上軌道不知道要修改多少次,失敗多少次,直到數據正確才能再繼續進行下去,這是陸曉慶告訴筱薇的,他怕一旦到了他沒日沒夜地待在實驗室會嚇到筱薇,才跟筱薇大致說了一下,讓筱薇心裡有些準備。


「筱薇,我沒做研究或實驗的時候都由我來做這些事,妳有空就做妳喜歡的畫畫就好,我不能因為妳跟我在一起就剝奪妳的時間,這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妳和我在一起是非常自在,一樣能擁抱妳的夢想。」陸曉慶笑著對筱薇說。


「嗯~我會繼續畫畫,你不用擔心,我本來就喜歡做烹調食物,我自己覺得很有趣,你也不能搶了我的興趣啊!我們可以一起研究菜譜,如何?」筱薇笑著看陸曉慶。


「嗯~我倒沒想到筱薇也喜歡做料理,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研究,然後跟我爸爸和弟弟一起比賽,他們都是嘴巴非常挑剔的人,也非常喜歡做料理的人。」陸曉慶笑著對筱薇說。


「嗯~我們不能輸給他們,你說對不對呢!」筱薇堅定地看著陸曉慶說。


「嗯~快吃,冷了就對不起筱薇的用心和食物的美味了。」陸曉慶笑著說。


「嗯~好吃。」筱薇用叉子捲起義大利麵吃得很開心。沒多久他們就將義大利麵吃的乾乾淨淨,陸巧慶要筱薇去休息,他來負責清洗就可以,筱薇也不客氣就在他的嘴角親了一下,給他一個獎勵,陸曉慶也回親一下筱薇的臉頰,繼續他清洗的工作,筱薇就到客廳坐著休息等陸曉慶,她想跟他談一下齊明的事。


陸曉慶走到客廳坐在筱薇身旁,他看著筱薇若有所思的樣子,摟著筱薇笑著看她,輕輕的在耳邊親吻了一下。


「想什麼?這麼入神。」陸曉慶笑著說。


「嗯~在想齊明要求的那件事,我還是沒辦法接受,還是覺得怪怪的,雖然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但我實在還是沒有那麼前衛的思想。」筱薇看著身邊的陸曉慶。


「嗯~我可以理解妳的想法,不外乎妳會在意那個孩子,那如果他也在我們身邊一起長大了,那這個問題是不是就可以解決了。」陸曉慶笑著說。


「孩子也在我們身邊一起長大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反過來,讓齊明捐精子給我嗎?你是這種想法嗎?這跟齊明想要自己扶養孩子是不一樣的,不是嗎?」筱薇用驚訝的眼神看著陸曉慶。


「嗯~我是想!筱薇我們到美國去做凍卵子手術,一次大約可取出5 顆卵子左右,然後等我們結婚後,我和齊明一起去美國各取出精子,同時做人工試管,等我和齊明的精子和妳的卵子,同時做人工試管嬰兒都成功後,再植入筱薇妳的子宮,筱薇同時懷我和齊明的孩子,這樣也能同時生產,將來孩子出生後,用DNA來分辨哪個孩子是齊明的,哪個孩子是我們的,將來齊明的孩子可以讓齊明收養,我們三個人一起扶養這二個孩子,妳覺得這樣可行嗎?」陸曉慶看著筱薇說出他想了好久的辦法。


陸曉慶為齊明這件事,想了很久,他覺得這樣可行,他其實覺得大家一起生活也沒有什麼不好,只要說清楚,就沒有什麼關係,陸曉慶還希望許慶和巧巧也能一起過來跟他們一起生活,他們的孩子也可以一起撫養。


「什麼?大家一起撫養孩子,一起生活像一家人,陸曉慶你的思想這麼前衛嗎?齊明是我的前夫,你該不會忘了吧?你不怕我們舊情復燃嗎?你就這麼有自信!」筱薇斜眼看著陸曉慶嘟著嘴說。


「我是對妳有信心,我知道在妳心裡最愛的人是誰?我也相信齊明,他有一半的時間會在美國工作,他沒辦法全心全意照顧孩子,這也是妳的孩子,當然也是我的孩子,我們一起共同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好,我還想如果可以許慶和巧巧也搬過來跟我們一起組織大家庭,我也想讓我爸爸和弟弟,許慶的爸、媽也都一起跟我們住,這樣不是很好。」這是陸曉慶家庭的藍圖。


「那這樣的話我就不反對,只有我們三個人,我覺得不行我沒辦法接受,我們可以將這個想法跟齊明討論看看,如果他同意,我們就去買一塊大土地來蓋我們的家,我想想就覺得開心,都是我喜歡的人住在一起多好。」筱薇笑得燦爛,看著身旁陸曉慶,她大大方方地往陸曉慶的嘴上親了下去,筱薇真的越來越愛這個男人,他的胸襟是如此寬闊,如此溫暖。


「嗯~怎麼就像蜻蜓點水般呢?我來示範!」陸曉慶說著就抱緊筱薇,深深的吻著筱的嘴唇,筱薇也回應著她的男人。


「嗯~我們什麼時候跟齊明談這件事呢,我覺得我們結婚的事還是跟他說一下比較好,他應該會祝福我們的。」陸曉慶看著嘴唇有些腫的筱薇笑著說,又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嗯~我打電話跟他約時間,我們一起去跟他談談,可好?」筱薇看著陸曉慶說。筱薇就從茶几上拿起她的手機,打了電話跟齊明約明天早上十點,在那家老咖啡廳見面,這家老咖啡廳,陸曉慶也非常熟悉,他以前也會陪筱薇一起在那裡K書。


上午十點陸曉慶和筱薇準時來到,這家是他們非常熟悉又充滿回憶的咖啡廳,老闆娘看到二位一起來,面帶驚喜的笑容,她一直覺得這二位是非常絕配的佳偶,只是上次看到筱薇帶著齊明來,覺得有些許的惆悵,今天再度看到陸曉慶跟著筱薇一起來,老闆娘的笑容更加燦爛。


「一樣二杯熱黑咖啡,二塊起司蛋糕。」老闆娘笑著說。


「是!謝謝老闆娘。」陸曉慶開心地看著老闆娘回著話。


「那二位聊,等一會兒送過來。」老闆娘笑著說。


「等等,老闆娘我們今天還有一位朋友會來,等他點後,再請您一起送過來,謝謝您也麻煩您了。」陸曉慶微笑著說。


「好~」老闆娘笑著轉身離開。


沒多久,齊明也進來了,他點了一杯熱黑咖啡,就坐到陸曉慶和筱薇的對面。


「不好意思,剛剛臨時有事所以遲到了,應該沒有讓你們等很久才對!」齊明笑著說,他看到他們坐在一起的樣子,真的非常相配的一對佳偶,他也真心的祝福他們能幸福。


「沒關係~我們也剛來不久。」筱薇看齊明,覺得齊明的面容還是很好,就放心許多。


「嗯~今天就是要跟你談談,上次你跟筱薇提到有關卵子的事情。」陸曉慶看著齊明說,齊明看著陸曉慶的眼神,就知道陸曉慶應該已經說服筱薇了。


「嗯~我知道這件事對你們來說有些唐突,但這是我經過考慮之後提出的請求,不知你們現在是不是已經決定好了。」齊明不好意思的摸摸頭說著。


這時老闆娘端來,他們點的咖啡和起斯蛋糕。


「齊明,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是不同意送你,但是,曉慶卻同意,他說如果是他也會跟我請求這件事,所以,曉慶想到一個方法,就是要看你同不同意,按照這樣做,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心裡那個矛盾也會過不去,我就只能拒絕你的請求。」筱薇慢慢地說著,她看著齊明內心也有些捨不得,她和齊明在一起的期間也是幸福的。


「你們說說看,也許我會同意你們的看法,總不能讓筱薇妳的心裡,過不去那個砍,這樣我也是會難過的。」齊明看著筱薇說著,他這輩子已經無法再接受其他人了,這種感覺和湯盈盈不同,齊明現在總算知道,當時會這般頹廢是因為被背叛的感覺讓他自己無法釋懷,而不是對湯盈盈的迷戀,筱薇就不同,他們之間的相處沒有過多的想法,單純為對方著想,心是一點一點靠近,他相信筱薇至今對他還是有感情的。


「嗯~齊明,那你好好的仔細聽我說,這是我的想法,希望你也可以同意,我想出的方法是:筱薇到美國去做“凍卵“手術,一次大約可取 5 顆卵子左右,然後等我和筱薇結婚後,我和齊明你一起去美國各取出精子,同時做人工試管,等我和你的精子和筱薇的卵子,同時做人工試管都成功後,再植入筱薇的子宮,筱薇同時懷我和你的孩子,這樣也能同時生產,孩子也會有身份,當然是在我和筱薇的名下。將來孩子出生後,用DNA來分辨哪個孩子是齊明的,哪個孩子是我的,將來齊明的孩子可以讓齊明你來收養,我們三個人一起扶養這二個孩子,你覺得這樣可行嗎?」陸曉慶向齊明說出他的想法。


「嗯~可以,這個方法很好,陸曉慶你的頭腦真是聰明,一次解決所的問題,孩子身份問題,筱薇擔心孩子問題,我們三個人又可以成為一家人,和孩子一起成長,孩子有媽媽有二個爸爸都愛他們,我同意,當然同意,謝謝你陸曉慶,你比我想的還要偉大,胸襟寬廣,你放心我是喜歡筱薇沒有錯,但是,現在我想認筱薇當我的妹妹,這樣我領養孩子就更有理由,你同意筱薇當我的妹妹嗎?可不要吃醋我對筱薇好喔!」齊明開心的笑著,原本他還覺得自己會孤老一生,現在還能與他們一起生活,這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齊明暗喜還好有先約陸曉慶出來談不然這件事不會這麼容易圓滿。


「齊明你說什麼?你要認我當妹妹?」筱薇睜大眼睛看著齊明又轉向看著陸曉慶,一臉疑惑,他們二位是怎麼了,她都被他們打敗好幾回合了。


「嗯~沒說錯,我發現我更適合當你們的哥哥,年齡上來說也是,陸曉慶你覺得如何?」齊明看著陸曉慶,他不理會筱薇的疑惑。


「嗯~這樣好,只要筱薇是我專屬愛人就好,大哥。」陸曉慶同意齊明的想法,立刻改稱齊明為大哥,陸曉慶還想著筱薇和齊明在美國的婚姻還沒解除之下,他必須提醒齊明不要貪戀筱薇,當親人可以當愛人不行,這是他的底線。


「嗯~太好了,那你們什麼時候結婚,越快越好,我下個月要回美國一趟,如果可以我們一起去。」齊明開心的笑著說。


「我們十五日登記結婚,筱薇三十日在王家飯店開個人油畫展“回眸的青春。記憶“你可以來看看。」陸曉慶牽著筱薇的手說。


「你們登記結婚我就不去了,免得大家尷尬,但筱薇的油畫展我一定參加。」齊明笑著說。


「嗯~記得來看我的油畫展就可以了。」筱薇看著齊明說。


「大哥,我們還有一個想法,筱薇覺得如果只有我們三個人和孩子一起住,她還是覺得怪怪的,即使你現在是我們的大哥,但畢竟你也是筱薇的前夫,筱薇會覺得不自在,所以~我們想讓許慶和巧巧也搬過來,許慶的爸、媽和我爸爸、弟弟都來住,跟我們一起組織大家庭,這樣大哥你可以嗎?當然,各自有自己的家,但同住一個地方,有一個共同休憩的活動場所,你覺得如何?我們知道你喜歡安靜,所以還是需要你的意見。」陸曉慶看著齊明說。


「嗯~沒問題,其實我喜歡熱鬧,我是因為被初戀傷得太深,才會改變路線生活,現在不同了,我遇見你們,我們一起生活很好。」齊明開心的說著。


「齊明,這樣你家人會不會生氣呢?」筱薇看著齊明就想起宋雪華,筱薇就覺得後怕。


「筱薇,這妳不用擔心,我獨立慣了,我本來就不管齊家的事,我們做我們喜歡的事就好,我們又不害人,沒什麼好擔心。」齊明說的跟陸曉慶不謀而合,筱薇轉頭看著微笑的陸曉慶,陸曉慶伸手摸摸筱薇的頭,在一旁的齊明感覺他們有些奇怪。


「大哥,就是你說的話跟我說的差不多,筱薇覺得我們串通好的。」陸曉慶向齊明解釋,雖然他們有先說好,但是這話倒是沒有串通。


「原來如此!看來我和陸曉慶還真有些默契,想法ㄧ致。」齊明笑著說,他們都那麼喜歡筱薇,只是,他現在只能默默地祝福他們,能當他們一輩子的親人就夠幸福了。


「你們有些想法真的都一樣,我太難理解了。」筱薇笑著說,陸曉慶和齊明也相視而笑。


「那我們是不是要找一塊地來開發建造我們的家園呢?」齊明說著。


「嗯~我家現在住的那裡旁邊剛好還有一塊空地,我回去跟我爸爸、弟弟商量,如果直接買起來,加上我家那麼應該就夠了。」陸曉慶看著齊明說。


「你先把地址給我,我去查一下,我直接買下來,最壞打算就是我搬到你家隔壁住那事情也解決了。」齊明看著二人說,齊明心想他ㄧ定要搬到他們隔壁一起住才行。


「好!我沒有大哥的聯絡方式,我們互相掃一下。」陸曉慶說著就拿出手機和齊明互相掃一下留下電話號碼,隨後就將地址傳給齊明,齊明看了一下,點頭表示收到了。


「那我們就這麼做了,我等一下就請人去調查一下那塊土地,如果可以盡速將它買下,結果如何我會通知曉慶。」齊明看著陸曉慶說。


「好!大哥,那就麻煩你這件事了,如果有什麼問題,我們再電話聯絡。」陸曉慶看著齊明說。


「好,我看我們還是一起去美國,你們看一下時間,我也來安排我的時間,然後再傳訊息通知,你們覺得如何?」齊明說。


「嗯~就這樣。」陸曉慶說,筱薇也點頭表示同意。他們三人此時真的很像家人,一起開開心心地說著聊著,這天對他們三個人來說,都是往後人生的一大改變,也是他們幸福的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