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四十一章 回家與齊明長談離婚的事

筱薇一大早就到事務所,她今天有三家公司要審核,筱薇昨晚就先看完一家公司的審核報告,今天繼續看二家公司的審核報告,筱薇將不合理和不詳細的地方,用紅筆圈起來,並寫下註解說明原因,請同仁更正審核報告內容,等筱薇處理好這三家公司的審核報告,已經是下午三點十分,筱薇拿起她的大包包就離開事務所,坐上車回北城街的新家。


筱薇到達北城街的新家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五十分,當筱薇開門走進客廳時,齊明正好從書房走出來,他看到筱薇,微笑的走到筱薇面前,將筱薇擁入懷裡,筱薇被齊明這個動作,有些驚訝!她覺得齊明應該知道,她約他是要談什麼,看來齊明想要挽回他們的婚姻,但是,她要讓齊明失望了。


筱薇拍拍齊明的後背,也用真誠的心擁抱齊明,她可以感受到齊明對她的好,但她還是要選擇離開,她不想讓他為難,還有,她已經跟另一個人承諾,她會走到他身邊,因為他等了她十年了,她現在也很喜歡他,甚至她已經愛上他了。


他們來到客廳的沙發椅上坐著,筱薇將大包包放在旁邊,她抬頭看看前方她畫的那幅“盛開的櫻花樹“,花,還在綻放著。


「筱薇,想喝什麼,我去拿。」齊明笑著說。


「我去就好,你坐著。」筱薇走到廚房,打開冰箱一看,嗯,什麼也沒有,只好喝礦泉水,她拿出礦泉水倒入二個杯子裡,筱薇端著二個裝滿水的杯子,回到客廳,一杯拿給齊明,她坐下後喝了一口就將水杯放在旁邊的茶几上。


「齊明,你應該知道我今天要跟你談什麼事情吧!」筱薇看著齊明繼續說:「本來我從“齊.藝廊“回來時,我還想我應該還可以再堅持一下,也許是我自己想錯了,你媽媽應該只是心情不好,所以,才會對我這麼冷淡。」筱薇低著頭說,並笑著搖搖頭。


「筱薇,那天你們離開後,我有跟我媽媽溝通過,我很清楚的跟她說,我們不搬回家一起住的原因,並不是妳堅持的,而是當時我說,我爸爸有給我一間房子,在結婚後可以住,所以,我媽媽也明白這件事跟妳沒有關係,那天媽媽有請我回家跟妳說聲抱歉,我一直沒有機會跟妳說,才會讓妳誤會到現在,對不起,筱薇。」齊明看向筱薇解釋著那天他和宋雪華說的話。


「嗯~就算是這樣,那慈善音樂會那天,你爸爸和你媽媽對我說的話,你覺得很合理嗎?我不知道,我爸爸和大哥、大嫂到你們那裡說了什麼,問了什麼?你媽媽為何會用那樣的態度對我爸爸說話?我剛開始也一頭霧水,後來我想想他們應該是來問你和湯盈盈的事情,我家人的位子坐得離你們比較遠,他們應該只有聽到吵鬧的聲音,不清楚你們說話的內容,他們應該只是想問明白事情的原委,為何你不直接告訴他們。」筱薇看著齊明說。


「當時,因為我已經站起來,向大家說清楚,我和湯盈盈沒有任何關係,我們以為你爸爸他們都有聽到,所以,我爸、媽才會認為,他們明知道還來問是故意找我們麻煩,我當時有跟你爸爸和哥哥說,事情已經解決了請他們不用擔心,但是,就像妳說的,他們坐的比較遠,沒有聽到我說的話,所以,他們還是一直問我,想要知道原因,而我爸、媽一直以為他們是明知故問,才會造成誤會,這是我的錯,我很抱歉我沒有想到會這樣。」齊明想了以後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根本沒有聽到他站起來說的話,他們才會擔心的想問清楚,這個誤會真的太傷了。


「你們永遠只站在你們的立場,從來不多想想,我的家人為什麼會一直問同樣的問題,只覺得我的家人是故意找麻煩,難道,我爸爸會這麼無知又無聊,一次次地問同樣的問題,何況那是什麼場合,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我,我爸爸會這麼不顧面子去問你這些問題嗎?我離開那裡有什麼不對?你媽媽要我幫你什麼忙?我雖然知道你和湯盈盈之間的事,但我不能代表你回答湯盈盈的問題,我怎麼會知道,你心裡對湯盈盈是否還有情意在,我說過,我不會干涉你的私生活,我就會做到,你媽媽對我的態度讓我非常難過,我爸他們離開後雖然說重話,那是他對女兒的疼愛才會說的話。他們沒有問到任何他們想知道得事,他當然會生氣會說重話。再說,你爸、媽對我說的話,我當時都沒有回話,就是因為我不想多說,我不知道的事情,最後,如果不是你媽媽,用那犀利得眼神瞪著我說出,以後我們還要不要當親家這句話,我一定不會回應他們,默默接受他們的責備,這是你媽選擇不要我這個媳婦的,我王筱薇沒有爛到讓人這樣說我,就算我親生媽媽不待見我,她也從不會用刻薄的話對我說,我是真心對待你的媽媽,是真心對待齊家,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筱薇將不滿的情緒一一發洩,她的眼淚一滴滴的滑下來,她這幾天真的過得很不好。


「筱薇!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媽就是心直口快,她沒有惡意,她一生氣就會口無遮攔的想說就說,她也不知道她這麼說是多傷人,但是,她現在已經知道了,她也希望妳能原諒她,筱薇~對不起,妳不要哭,其實我的家人真的都很喜歡妳,只是,有時候遇到事情,他們會有些選擇性的袒護自家人,這也是人之常情,筱薇妳應該懂才對。」齊明看著筱薇的眼淚一滴滴的滑下來,他的心也很疼。


「是啊!選擇性的袒護自家人,是人之常情,那我爸爸袒護自家人就不行,這是什麼道理,那以後呢?在遇到這樣的事,我永遠都是外人,永遠都是被你家人拋棄的人,我為什麼要讓自己變得這樣卑微呢!是我必須靠你們才能活下來嗎,還是我們王家必須靠你們齊家才能存活呢!」筱薇用憤怒又帶著淚水的眼神看著齊明。


「不是這樣的,筱薇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我會護著妳,妳相信我,我一定為護著妳。」齊明看著筱薇說著。


「我沒有把握,能用以前的心,來對待你的家人,我也沒有把握我以後能容忍你媽媽的無理,他是你的媽媽,我不願意你難做人,我離開就好,我們婚前說過的三年之約,但我們也說過,如果努力了還是無法繼續一起生活下去,一方提出離婚,另一方不能拒絕,你當時也是一口答應我的,那我現在要行使這個權利,我要提出離婚請求。」筱薇面無表情地說著。


「筱薇,我知道這是我們的約定,但當時妳也說,三年是讓長輩安心的約定,我們能不能堅持三年,再來談談能不能一起生活下去的問題呢!我們不是要給長輩們安心嗎?」齊明放軟態度,他希望筱薇能留下來,因為他已經愛上筱薇了。


「我都沒辦法跟你的家人好好相處了,還談什麼安心,我已經回去取得我家人的諒解與支持了,他們都同意我們離婚,我知道,你一直都對我很好,所以,我也曾經以為,我們可以一直好好相處,好好生活在一起,所以,我用盡全力來對待齊家,是我太天真的以為你們也把我當成齊家人,齊明,如果你還有一點點的心疼我,就跟我和平分開,我們還能當朋友。」筱薇說的堅決,齊明聽的心碎。


「筱薇,妳真的非要這麼做不可嗎?沒有轉圜得餘地了嗎?」齊明再一次的懇求筱薇,希望筱薇能回心轉意。


「齊明,謝謝你這幾個月對我的好,但是,我真的努力過了,即使結婚前我才知道,有一個人一直在等我,等了我十年,默默的看著我,只求我幸福快樂,不求任何回報的對我好,幫我。我還是堅持和你一起好好過日子,因為,我不想辜負你對我的好,我已經辜負一個人,就當我和他已經錯過了,但是,命運似乎不是照著這樣的劇本走,我用心的想做好齊家媳婦,和你認認真真地生活一輩子,你們齊家卻狠狠的輕易的將我拋棄,齊明,我沒辦法再和你的父母相處了,我真的被他們弄得遍體鱗傷,你知道嗎?我們本來就是被亂點鴛鴦,我承認我和你相處後也喜歡你,我也喜歡你的家人,尤其是你的媽媽,我是真心對待你媽媽的,但是傷我最深的人也是她,我真的努力過了,你就履行當初對我的承諾,至少這樣,我們以後還會是朋友。」筱薇還是堅持的說著。


她甚至把陸曉慶的事,透露出來讓齊明知道,她希望將來齊明知道,她和陸曉慶在一起時,不要誤會他們的離婚是因為陸曉慶,而對陸曉慶做出不利的事來。


其實,齊明早就察覺,陸曉慶對筱薇絕對是愛得很深,他從陸曉慶看筱薇的眼神中就知道了,齊明也覺得,筱薇如果跟陸曉慶在一起,會比跟他在一起還要幸福,所以才會私下跟陸曉慶做一個約定,看來他的想法是對的,筱薇是堅決要跟他離婚。


「好!我答應妳,今天我也做了最後努力來挽回妳,既然我們做不成夫妻,我們就做一輩子的好朋友,以後只要筱薇想找我,我一定會想辦法來見妳,我答應離婚時,要給一間房子和一千萬,我就會做到,妳這個小財迷,這回賺很多喔!」齊明知道筱薇心意已決,他也不想為難筱薇,那麼就讓筱薇去尋找更幸福的人生,他願意一輩子在後面守護她,齊明伸手摸摸筱薇的頭,帶著寵溺的微笑。


「齊明,謝謝你,那我們還是早點拿離婚協議書去辦離婚手續,我當初說過,我家送給我小公寓,你就不用給我房子,所以,你不用給我房子,至於一千萬你也不用給我,因為我們沒有滿三年,這筆贍養費我不能拿,拿了我心不安,我也不缺錢,還有,上過月你匯給我的十萬生活費,我已經退回到你的帳戶,因為上個月我沒有在家裡,不能拿,但是,家裡的這些畫作,我要搬回去,他們可值錢了,我們要一碼歸一碼。」筱薇現在可以用輕鬆的口吻跟齊明說話。


「這樣嗎?妳確定,這棟房子很值錢呢!一千萬也不少,妳真的通通不要?」齊明故意睜大眼睛的說。


「嗯~不要,君子取之有道,我拿我該拿的,這樣才能做一輩子的朋友。」筱薇看著齊明肯定的說。


「好!那妳可以把畫都賣給我嗎?妳畫的這些畫作,我都很喜歡,放在這裡非常合適,可以嗎?」齊明看著筱薇說。


「你要買我的畫,可是,我沒賣過,我不知道什麼價格才算合理。」筱薇看著齊明說。


「嗯~上次妳得獎畫作不是賣給“齊.藝廊“二百五十萬嗎!我們就用那個價格來算,如何?」齊明看著筱薇說,他是真的喜歡這些畫作,這些畫作也有他和筱薇的在一起掛畫的回憶,齊明想留下筱薇僅有的東西在他身邊。


「不能這樣算,得獎作品才會有那個價格,這些不能賣那麼貴,我記得上次頒獎時跟教授談過,我和巧巧的畫作大約一號多少錢,教授好像說,因為這次我得首獎,所以畫作也會跟著漲價,我的畫作一號大約1.5萬到 2萬之間,巧巧一號大約5千萬到 1萬之間,那我算你一號1.8萬,如何?」筱薇微笑的看著齊明說。


「可以,這樣好像我賺到了,畫作會一直漲,筱薇妳會越來越有名,我買的這些畫作以後肯定翻好幾倍。」齊明認真的說。


「有可能喔!你有投資眼光,肯定不會錯!」筱薇微笑著說。


「那這些共多少錢,筱薇妳算一下,我把錢匯給妳。」齊明說。


「我看看,你給我八百五萬含框,如何?」筱薇看著齊明說著。


「這麼便宜!筱薇妳畫那麼久,才這些錢,我覺得這樣不行,我不能佔妳太多便宜,這樣好了一千萬成交,妳也不要再說了,我是知道行情的。」齊明看著筱薇用不肯讓步的表情說著。


「齊明,你真的覺得我的畫作值這麼多錢嗎?」筱薇非常嚴肅的問齊明。


「當然,我是生意人我不會拿我的錢開玩笑!筱薇,妳在作畫上非常有天份,我也絕對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我這項投資絕對不會虧本,妳應該相信我投資的能力,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失敗過。」齊明在投資方面,確實有獨特的眼光,這點筱薇是知道的,因為筱薇看過,他投資的標地都非常賺錢。


「好,謝謝齊老闆,那我們就一千萬成交,希望將來不會讓你虧錢,我會努力作畫,讓我的畫作水漲船高,才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支持,你可是第一位收藏我的作品的貴人,無論如何,我都會盡心盡力將自己的畫作努力推上舞台。」筱薇笑著對齊明說。


「好,我們就這麼說定了,那我明天把錢匯給妳,我們後天下午二點去辦理離婚手續,筱薇,對不起還有謝謝妳,希望我不會只是妳人生的過客,我有一個請求希望妳可以答應我。」齊明看著筱薇溫柔的說。


「齊明,什麼請求只要不是太過分,我可以答應你。」筱薇覺得齊明有些怪異不敢隨便答應他。


「妳可以送給我一顆妳的卵子嗎?我想去美國找代理孕母,生一個我們的孩子,沒有遇到妳之前,我本來就不想結婚生子,但命運讓我遇到妳,也讓我愛上妳,我們還結婚,雖然我們不能走到最後,但我還是想要擁有我們的孩子,我會用一輩子愛他,給他我全部的東西。」齊明認真說,其實,這是他和陸曉慶說好的條件。


「齊明,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那孩子沒有媽媽陪她一起長大,怎麼辦?我又知道那孩子是存在的,是我的孩子,雖然不是從我肚子裡懷胎生出的孩子,但是他確實是我的孩子,你叫我怎麼辦?你讓我想想,我現在不能回答你,你這個想法有點前衛,我必須好好思考,等我想好再跟你說。」筱薇看著齊明,覺得齊明真的讓她有點摸不透,但她可以理解,如果他不再結婚,他確實可以找一個,他喜歡的愛人用科技醫術的方法,生一個他們的孩子。


「好,筱薇,我知道這個想法讓妳很為難,但是我真的想要一個我們的孩子,我真的很想要看看他會是什麼模樣,妳也可以跟陸曉慶商量看看,或許他能理解我的想法。」齊明直接說出陸曉慶,因為他們已經達成協議,而且聽陸曉慶的意思,似乎他希望將來他們還能成為家人。


「齊明,你知道陸曉慶是怎樣的一個人嗎?你們應該只見過幾次面不是嗎?」筱薇覺得好驚訝!


「我們雖然只見過幾次面,但我從他的眼神,就知道他非常喜歡妳,甚至非常愛妳,所以,筱薇,我覺得妳跟他在一起會比跟我在一起幸福,妳千萬別錯過陸曉慶,所以我相信,他能理解我的想法,因為我們都是非常愛妳的人。」齊明深情的看著筱薇說著。


「齊明,你真的很敏感,我和他認識已經10年了,我卻在跟你結婚之前,才知道陸曉慶對我的感情,我不會再錯過陸曉慶,謝謝你,我會問他的看法,然後再回答你。」筱薇真的很感謝齊明,她現在也知道齊明是真心喜歡自己的,如果可以,筱薇真想跟他們二個人一起生活。


「筱薇,那就這樣,你們好好談再跟我說,肚子餓了嗎?要不要一起去吃泰國菜,吃完後我再送妳回小公寓,這裡的東西妳可以慢慢搬,也可以留著,想過來住我也是歡迎的。」齊明笑著說。


「好,我慢慢搬,來這裡住是不可能,改天我帶陸曉慶過來,我們三個人好好聊ㄧ聊,現在,我肚子餓了,我們去“泰泰料理“先餵飽肚子比較重要。」筱薇笑著說,就拿著包包站起來,齊明也站起來,他走到筱薇的面前抱住筱薇,在筱薇的嘴唇上深深的一吻,筱薇也回應他,她希望齊明也能遇見一個令他幸福的人,這個願望筱薇並不會實現,因為,只有她才能讓齊明幸福。


他們後來一起吃了“泰泰料理“後,齊明就送筱薇回小公寓。二天後齊明和筱薇也辦好離婚手續,他們從此在國內不再是夫妻,卻成了比夫妻更好的親人,和陸曉慶三人相處得非常融洽而愉快。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