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六十一章 幸福莊園大團圓

經過八個多月的時間,齊明的公司也漸漸移回國內,他成立一個金融商品部門,讓齊盛來管理,齊盛運用他的專業頭腦,規劃出許多投資基金,陸曉慶和筱薇也將孩子的基金委託齊盛代為管理操作。陸曉豐也將陸家醫療設備器材推廣到其他國家,以代理的方式,讓各國代理商直接進貨,這樣只要每年出國參展新的設備,陸毅明就不用經常出國,每年由陸曉豐帶隊出國參展。


筱薇的肚子也開始大起來,經過幾次產檢後終於確認這胎是個女孩,陸曉慶開心的不得了,筱薇自然也非常開心,再一個多月筱薇就要生產了,陸文和齊文也已經長大不少,已經會自己吃飯,雖然會掉得滿桌,但是,筱薇和陸曉慶覺得孩子是要慢慢學習,他們可以接受這樣的過程,陸文已經不用包尿布了,他會說他想要尿尿或是便便,齊文有時會說有時不說,所以出門時還是會幫他包尿布,二個孩子都長得差不多高,齊文高一點點,陸文會摸摸筱薇的肚子叫妹妹,齊文不喜歡媽媽生妹妹,他跟筱薇說:「媽媽有妹妹就不抱齊文了,他不喜歡妹妹。」筱薇摸著齊文的頭說:「媽媽是因為肚子大不方便抱齊文,等妹妹生出來後還是會抱抱齊文,不可以不喜歡妹妹喔!」齊文點點頭,筱葳親一下齊文,齊文就會裂嘴笑嘻嘻。


筱薇的畫室已經完工,陸曉慶的研究實驗室也完工,等實驗器材和設備進來安裝好之後就可正式運作,這些實驗器材和設備就由陸曉豐幫忙進口,費用全部是齊明用公司名義贊助,陸毅明知道後非常感謝齊明,另外那棟宿舍也即將完工,全部就緒大約半個月即可全部完工。


許慶和巧巧的家在王勝益的幫忙下,下個月也將完工,巧巧的畫室已經完工,巧巧看了之後,非常開心,升降梯的設計讓她作畫時方便許多,這還是筱薇建議她的,整個畫室非常明亮,走出畫室還有一個花園可以讓巧巧整理思緒,這也是筱薇的巧思,筱薇的畫室就是這樣規劃的,陸曉慶還為筱薇在花園裡做一個電動搖床,讓筱薇可以在樹下躺著休息,陸文和齊文及未來的小公主都可以一起在這裡躺著睡覺,為了防止蚊子叮咬,陸曉慶也將蚊帳掛在搖床的四周,這個做好後,巧巧看了就跟許慶說,她也要一個,許慶忙著跟陸曉慶問去哪裡買這些,陸曉慶笑著說,花錢讓人來做就好,就將廠商的電話給許慶,不久許慶也幫巧巧和許承恩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搖床。


齊明和齊盛的房子也即將在下個月完工,他們的房子裡還包含著齊文的臥房、書房,等他們搬過去後,齊文三歲以後晚上就會搬到這裡跟他們一起住,白天還是在陸家莊園,陸毅明已經正式退休,他可以全身照顧陸文和齊文,還有保母一起照顧,他們預計三歲後請外師讓二個孩子一起學英文,巧巧當他們和許承恩的畫畫老師,一星期上一次畫畫課,假日,筱薇會陪他們一起做畫,陸曉慶決定教陸文彈鋼琴,齊文如果也想學,他也會教他。


王家的房子也需要在一個月才能完成,主要是王勝益也要搬過來,這樣的話,他們就要將原本給陸文和齊文的房間,變成王勝益、吳苓苓及王俊杰的房間,所以就改一下設計圖,時間就拖了ㄧ下。


時間算起來,全部的人都搬來幸福莊園,跟筱薇的預產期相當接近,他們於是決定等筱薇生產完後,大家一起搬家,順便慶祝小公主出生。


筱薇知道她可能會提早生,因為生陸文和齊文時她就提早一個月,現在她已經準備好隨時去醫院待產,所以她把工作移到家裡來,用視訊的方式解決公司的問題,這次陸曉慶一直都在她身邊陪她,陸曉慶新的實驗項目,他還在思考方向,不會這麼早得出答案,因為一旦開始就不能回頭,找錯研究方向可能會浪費好多年,所以他不急著做決定,正好這時候,他想好好陪伴筱薇,上ㄧ次筱薇生產他差一點就錯失孩子的出生,這次小公主出生,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再犯同樣的錯。


早上筱薇還非常愉快的和陸曉慶吃早餐,陸文和齊文吃完自己的早餐就到玩具間和保母一起,快到了中午時,筱薇開始不舒服,陸曉慶剛好在旁邊,看著筱薇臉色不對,就覺得筱薇應該開始陣痛,接著筱薇說要上洗手間,她跟陸曉慶說,可能要去醫院了,陸曉慶扶著筱薇到洗手間後就跟王嬸說:「筱薇應該要生了,麻煩王嬸幫筱薇拿準備好的東西。」王嬸點頭後就去拿東西,隨後陸曉慶將車子開到門口,再回來扶著筱薇上車,王嬸跟筱薇坐在後座,筱薇一直疼得厲害,發出ㄧ陣陣哀痛聲,王嬸ㄧ直安撫著筱薇,陸曉慶看筱薇這般痛苦坐在前座開車都感到心疼,他打電話通知陳依蓮和齊明,也通知在外採買的陸毅明說筱薇快生的消息。


筱薇進入產房待產,陸曉慶和王嬸心急如焚,筱薇已經進去二個小時了,這時齊明先趕到,看著陸曉慶緊張的模樣,拍拍他的肩膀讓他坐下來安撫陸曉慶的情緒,陸曉慶看著齊明免強微笑點頭,就坐了下來,心裡的焦慮卻只增無減,護士終於開門了,陸曉慶走到護士前面還沒開口,護士就請陸曉慶進產房,筱薇快要生了,陸曉慶隨著護士進入產房,等在外面的王嬸一直口中念念有詞,沒多久陳依蓮和王風味都來了,看見齊明在外面也已經習以為常,齊明告訴他們陸曉慶已經進產房陪筱薇生產了,這時陸毅明也來了,他跟王風味和陳依蓮問好後,他們就靜靜地坐下來等待。


經過一的多小時筱薇終於將小公主生出來,護士推著放在保溫箱的小公主,陳依蓮趕緊向前看一下小公主,小公主也非常配合的睜開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嘴巴小小的,鼻子挺直真是個漂亮寶貝,看起來跟陸文比較像,是陸曉慶和筱薇的綜合體,接著小公主就被推到嬰兒室,陸曉慶和護士推著筱薇出來,筱薇這次生的比較累,主要是小公主比較大,疲憊的筱薇看到陳依蓮喊著媽媽,陳依蓮馬上握著筱薇的手說:「筱薇,小公主真漂亮,辛苦了,等一下醫生說可以進食了,媽媽已經飽好魚湯就可以馬上吃了。」筱薇眼眶含淚的點頭。原來陳依蓮一聽到筱薇要生了,就趕緊煲魚湯才會來的這麼慢。


筱薇在病房休息,陸曉慶一直陪在身邊,他是第一時間看到小公主,他們的孩子長得真像,一看就是兄妹,陸曉慶摸著筱薇的頭髮,溫柔著看著筱薇安穩的睡著,他的心裡滿是感激,他深愛的女孩,已經幫他生了二個寶貝,他不想再讓她辛苦了,等筱薇休養好後,他想跟筱薇商量他想去做結紮手術。


筱薇的月子是王嬸和陳依蓮包辦,她們要讓身體纖細瘦弱的筱薇,趁著坐月子把身體補起來,筱薇吃得有些難受,她看著陸曉慶求救,陸曉慶苦笑著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陸曉慶跟著筱薇進補,還好陸曉慶的身子骨是吃不胖和筱薇ㄧ樣,終於月子做完了,筱薇鬆了一口氣,陸曉慶為小公主取名“陸欣“有喜悅開心之意,他希望小公主能開開心心的長大成人,筱薇也喜歡這個名字,她叫著小公主“欣欣“。


很快陸欣的滿月酒宴也在王家飯店舉辦,陸欣是大家心裡的小公主,連宋雪華都很喜歡陸欣,陸欣也是喜歡笑,笑起來瞇著眼睛,小嘴還會像說話一般上下允動著,真是可愛!


陸文非常喜歡陸欣,他看著陸欣總會跟陸欣說我是哥哥喔,笑著看陸欣,齊文也會好奇地看著陸欣,陸毅明看著陸欣更是疼愛,他覺得陸欣很像陸曉慶的媽媽,讓他想抱著陸欣看著不停,眼角還會露出喜悅的神情。


陸曉慶也漸漸發現陸欣真的跟他的媽媽非常像,陸曉慶和陸曉豐眼睛都像陸毅明單眼,但是鼻子和嘴巴都像他們的媽媽,陸曉慶媽媽的眼睛就像筱薇一樣又大又圓又是雙眼皮,而陸欣正好眼睛像筱薇,嘴巴鼻子都像陸曉慶,陸曉慶抱著陸欣就像看到自己的媽媽一般,他非常感謝陸欣的到來,讓他內心缺角的地方終於補齊了,他更感謝筱薇,她為他生了二個和他媽媽很像的孩子。


這時,陸毅明因為陸欣像自己已故的老婆,這時也發現原來陸文也像自己已故的老婆,只是他一直關心齊文而忽略了陸文,這時他內心對陸文感到愧疚,他怎麼就沒好好看看陸文呢?


這時陸文剛好走到陸毅明的身邊,陸毅明剛好抱著齊文,體貼的陸文知道爺爺喜歡抱齊文,他只是笑笑地叫爺爺就想離開。


「陸文,要爺爺抱抱嗎?」陸毅明抱著齊文看著陸文笑著說。


「爺爺抱齊文就好,我去找爸爸。」陸文奶聲的說,陸毅明看著懷裡的齊文,在聽到陸文說的話,心裡更是對陸文感到抱歉,原來孩子也知道爺爺比較疼齊文。陸文小步的走到陸曉慶的身邊,陸曉慶抱起陸文親一下他的小臉頰。


陸文奶聲說:「爸爸,欣欣呢?媽媽呢?」


「媽媽抱欣欣去洗澡,等等要爸爸幫你洗還是媽媽幫你洗呢?」陸曉慶笑著問陸文。


「爸爸洗,媽媽洗欣欣了,換爸爸。」陸文體貼筱薇說著。


「嗯~等等和齊文一起爸爸幫你們洗澡,好不好齊文。」陸曉慶看向齊文說。


「好,爸爸洗,要一起玩水喔!」齊文笑著說。


「好,我們一起洗澡一起玩水。」陸曉慶笑著說。


他們一家人都開開心心的,陸毅明現在看著陸文,心裡多了些許的關愛,他其實是因為齊文過繼給齊明,他才對這個孫子特別照顧,並不是不喜歡陸文,加上陸文的個性跟陸曉慶一樣溫和,不會主動要他抱抱,自然而然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陸曉慶也知道爸爸是因為齊文過繼給齊明的緣故,爸爸對齊文有些不捨,才會對陸文比較不疼,但是陸曉慶覺得沒關係,陸文他來疼就可以。


筱薇抱著陸欣出來,齊文就從陸毅明身上溜下來,跑到筱薇的身邊,想讓筱薇抱抱,筱薇摸著他的頭笑著說:「齊文,媽媽抱著欣欣,給爺爺抱不好嗎?你和爸爸一起去洗澡,媽媽讓欣欣喝奶奶,等你洗好澡欣欣睡著了,媽媽在抱你好不好?」齊文看著欣欣點點頭,就走到陸曉慶那裡,陸曉慶放下陸文,一邊牽著陸文,一邊牽著齊文,一起去浴室洗澡,筱薇抱著陸欣到嬰兒房喂她喝母奶。


這時齊明剛好來到陸家莊園,他跟陸毅明說他們房子已經裝修好了,想請他們全家過去用晚餐,這是陸曉豐從廚房出來,笑著看齊明說:「大哥,我看你和齊盛還是來我們家吃吧!我的晚餐已經準備的差不多。」剛說完,齊盛就走進來,手裡拿了一些水果還有冰淇淋,笑著看陸曉豐比一個讚的手勢,因為他們想從齊家飯店叫東西來請大家一起吃。


「你們都來了,就在家裡一起吃,三個孩子還小,陸文和齊文和曉慶一起在洗澡,還是在家吃,今天曉豐要大展身手,我們等著吃就行。」陸毅明笑著說。


「嗯!好,曉豐手藝真的很好,今天我們有口福了。」齊明笑著說。


「是啊!曉豐,我帶一些水果和冰淇淋,餐後甜點。」齊盛笑著拿起手中的水果和冰淇淋給曉豐看。


「嗯!齊盛你進來當我的下手吧!」陸曉豐笑著說,齊盛也開心地跟著陸曉豐走進廚房。


陸毅明和齊明二人坐在沙發上聊天,齊明一直把陸毅明當作自己的父親一般對待,尤其他發現陸毅明似乎更疼愛齊文,齊明就更加不好意思。


「齊明,你們都搬好了,有沒有需要爸爸幫忙的地方就要說,不要自己悶著做。」陸毅明笑著說。


「爸!我們都搬好了,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搬的,大部分都買新的,只有一些衣服需要搬來。」齊明笑著說。


「嗯~上次陸欣滿月酒宴,我看你的父親好像也蠻喜歡齊文的,他跟我說有機會再讓齊文去齊家跟妮妮玩玩,上次齊文回齊家一下子就回去,現在,他也覺得既然齊文已經過繼給齊明當孩子,他自然也會將齊文當成他的孫子,你看是不是要再帶齊文去齊家呢?」陸毅明看著齊明說,他是希望齊家人能對齊文好些,他不希望孩子過繼給齊明,齊家人卻不愛這孩子,這樣他也不放心,雖然齊文以後也會住在幸福莊園裡,平常也是在陸家,但總希望孩子可以得到齊家認同。


「好!如果爸爸希望我帶齊文回齊家一趟,那我和齊盛找一天帶齊文回去,讓齊家人跟齊文熟悉一些也是好的。」齊明看著陸毅明笑著說。


「嗯~孩子能得到齊家人認同我也比較安心。」陸毅明說著,這時,筱薇剛好走出來,聽到陸毅明說的話,她心裡真是五味雜陳,對陸毅明筱薇感到非常抱歉,讓他這樣擔心齊文。


「欣欣睡了嗎?」陸毅明看到筱薇笑著說,他非常感激筱薇生一個和陸曉慶媽媽幾乎一模一樣的孫女,讓他對已故妻子的思念得以寄託。


「吃飽了就睡著了,欣欣真的很乖。」筱薇笑著接著說:「大哥,今晚是不是和齊盛在家裡一起吃晚餐呢?」


「是啊!爸爸剛說了一起在家裡吃。」齊明看著筱薇笑著說。


陸曉慶也帶著陸文和齊文從浴室出來,他們都洗好澡,齊文看著齊明,就跑到齊明身邊喊著:「爸爸,抱抱。」齊明抱起齊文親了一下齊文笑著抱著齊文。


陸曉慶看一下陸文也抱起陸文親他一下,陸文笑著也親一下陸曉慶,筱薇走過來,從陸曉慶手中抱走陸文說:「陸文,沒有親媽媽喔!」陸文聽後馬上在筱薇的臉上親一下,筱薇也親一下陸文,她知道陸毅明偏愛齊文,齊明愛齊文是應該的,但是陸文心裡一定不舒服,筱薇看著陸文失望的眼神都有些不捨,這個孩子就跟陸曉慶一樣的個性,默默接受所有的事。


陸曉豐和齊盛請大家進餐廳吃飯,今天陸曉豐做了獅子頭、豬腳、炒四季豆、魚香茄子、糖醋魚、燉雞湯,大家眼睛亮了,他特別煮了一鍋吻仔魚燉飯給陸文和齊文吃,二個孩子吃得很開心,他們已經可以自己吃得很乾淨,不會掉的到處都是,大人可以盡興地吃,筱薇偶而看一下就可以,飯後齊明餵著齊文吃冰淇淋,他問齊文今天晚上要不要跟他回去一起睡覺,因為明天是週末,齊明和齊盛都在家,他順便帶齊文回齊家ㄧ趟。


齊文奶聲的說:「好!」說著還看著筱薇,他要跟齊明回家。


筱薇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齊文,你確定要去齊爸爸家睡覺嗎?」齊文笑著點點頭,筱薇走到齊文的身邊抱起齊文說:「你晚上如果想媽媽了,要請爸爸送你回來喔!不要害怕!」齊文趴在筱薇的肩上說:「好!」陸毅明覺得齊文確實也很喜歡齊明,而他也感覺到齊明確實也非常疼愛齊文。


「齊文,爺爺抱抱,你到爸爸家要乖乖喔!」陸毅明抱著齊文拍拍他的背說著,齊文趴在陸毅明的肩上喊著爺爺,陸毅明更是不捨,陸曉慶走到齊文身邊說:「齊文,去爸爸家就是自己的家,陸文改天也會去玩,你想回家爸爸就會送你回來,爸爸等著齊文。」齊文看著陸曉慶也喊著:「爸爸抱抱。」陸曉慶接過齊文將他抱在懷裡輕輕地安撫著,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才將齊文交給齊明抱著,筱薇進去拿齊文的東西給齊盛,走近齊明的身邊摸著齊文的額頭,彎下身親了一下齊文,齊文笑著喊媽媽,筱薇笑著說:「好好去玩,媽媽在家等你。」齊文點點頭,齊明抱著齊文往他家走去。


筱薇看著齊文被抱走後心裡非常的難過,雖然她也知道這天終究會來,沒想到齊文竟然願意跟齊明回家,這讓他們倆都感驚訝的事,陸文看筱薇有些難過,就走到筱薇身邊說:「媽媽,哥哥很快就會回來。」筱薇看著懂事的陸文將他抱在懷裡,輕聲的說:「文文最乖了,媽媽愛你喔!」陸文笑的瞇著眼睛躲在筱薇的懷裡,陸曉慶走到筱薇的身邊摟著筱薇沒有說什麼話,默默地看著筱薇和陸文,他心裡也是酸的,齊文畢竟是和陸文一起從筱薇肚子裡生出來,來到這世界,一直是他看著他從小嬰兒長到現在,他早已經將他視為自已的孩子,突然被齊明抱走,他心裡也是有點失落,陸毅明和陸曉豐也是一樣的失落。


王家在幸福莊園的新家也已經裝潢完成,最近他們一家都在整理房子,今天正式搬入,陳依蓮高興的打電話給筱薇,邀請他們一起到“幸福莊園“的王家吃晚餐,筱薇開心地答應。


齊文今天跟齊明、齊盛一起回齊家就沒有一起回王家,陸家人全部到齊,二家人開心的有說有笑,吳苓苓一直抱著陸欣,開心的說陸欣真像個洋娃娃,實在太漂亮了,陳依蓮也是這麼覺得,看著吳苓苓說:「不如妳也生一個,如何?媽媽現在半退休可以幫妳帶一下孩子喔!」惹的大家ㄧ陣笑聲,王勝益尷尬的說:「媽!苓苓有年紀了,別折騰她了。」話一說出,大家又是一陣笑聲。這樣輕鬆的居家談話,筱薇最為感動,她真沒想到她能擁有這一切,她看著陸曉慶,陸曉慶給她一個溫暖的微笑,他知道筱薇的心情,他懂筱薇,筱薇也回給陸曉慶一個甜美的微笑,這是一個簡單的幸福,這麼簡單的幸福對筱薇來說卻是不容易,現在,筱薇滿心歡喜,她等著巧巧搬過來,那麼這個大家庭就真的圓滿了。


陸曉慶抱著陸文,筱薇推著躺在娃娃車裡的陸欣,陸毅明和陸曉豐走在後面,他們散步在幸福莊園的步道上,微風徐徐吹來,天空掛著笑臉的月亮和滿天星光,一家人愉快地走著,陸曉豐突然乾咳二聲,引起大家的注意,於是停下腳步看著陸曉豐。


「我明天想帶一個人回來跟大家見面,她是我大學的學妹葉晴,小我四歲,上次在德國漢諾威參展時她正好也代表公司前去參展,我們遇到後開始聯絡,最近我們覺得可以正式介紹給家人,我上星期去過她家,她的父母都是教師,同意我們在一起,所以~。」陸曉豐摸摸頭笑著說。


「嗯~太好了,能讓曉豐看上的女孩應該也是非常不錯的,明天我和筱薇下廚來迎接未來的弟妹。」陸曉慶笑著看陸曉豐,筱薇微笑著點頭。


「好~曉豐,爸爸為你開心,你能找到屬於你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你媽媽現在正在看我們呢!她知道了應該非常開心。」陸毅明看著天上的星星笑著說,又看一下娃娃車裡的陸欣。


「嗯~我相信你們會喜歡她的,她的德文說的比我好,上次的訂單還是她幫我搞定的。」陸曉豐摸摸頭說著。


他們開心地走回家,陸曉慶抱著已經睡著的陸文,筱薇推著睡在娃娃車裡的陸欣,他們心裡是開心幸福的,現在他們家要再增加一位家人,陸曉豐也即將迎來他的新生活。


一早筱薇給陸欣喝完母奶後,將陸欣交給保母,陸曉慶就開車載著筱薇和陸文一起出門去買東西,準備中午宴請陸曉豐的女友葉晴,陸文第一次跟他們出門開心極了,坐在娃娃椅子上唱著兒歌,筱薇跟著陸文一起唱,陸曉慶也會跟著哼幾句,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筱薇發現齊文不在時,陸文會更加活潑,也許他小小心裡跟她小時候一樣,怕家人不疼他才會什麼都不敢說,筱薇心裡莫名的心疼,陸文一路上都開心的唱著歌,還問筱薇等一下可以吃一點點糖果嗎,筱薇手比出ㄧ,陸文笑得真開心,齊文一直都有吃糖,是齊明買給他們吃的,但是陸文一直不敢去拿來吃,所以,今天他才會問媽媽他可以吃糖嗎?筱薇看著笑得很開心的陸文,在他小臉頰上親了一下,輕聲的說:「吃糖糖會蛀牙,吃一顆糖要記得喝水,媽媽以後每天可以給你吃一顆糖,好不好。」陸文開心的點點頭,筱薇摸摸陸文的頭說:「文文~媽媽愛你喔!」陸文笑得更燦爛了,筱薇告訴自己不能讓陸文心裡留下陰影,她知道陸毅明比較疼齊文,陸文白天都跟爺爺在一起,心裡應該會難過,只是他還不太會說,她以後一定要特別跟陸文說“媽媽愛你“這句話,讓他知道我很愛他,陸曉慶知道筱薇意識到陸文的心理,也跟著說:「文文,爸爸也愛你喔。」陸文笑得開心極了。


陸曉慶和筱薇他們決定為大家煮些清爽的菜,他們的菜單:蝦鬆、干貝綠花椰菜、紅燒海參、醉雞及海鮮湯和幾樣小菜。筱薇買了一盒糖給陸文,陸文笑嘻嘻地問筱薇:「媽媽,糖糖是給陸文的嗎?一天吃一顆對嗎?」筱薇笑著摸陸文的頭說:「嗯~給文文的,記得吃完糖糖要喝水喔!不然會蛀牙以後就不能再吃糖糖了。」陸文笑著點點頭,把那盒糖抱在他的懷裡,筱薇看了覺得自己因為工作和懷孕真的忽略陸文了,覺得非常內疚,她抱著陸文寵愛的親著他的小臉頰,陸文開心的回親筱薇,今天陸文實在太開心了,因為他獨佔爸爸媽媽,還跟他們一起出門逛逛,媽媽還買了糖給他。


筱薇和陸曉慶回家後,筱薇先去看陸欣,喂完母奶後陸欣就睡著了,筱薇將她交給保母照顧,陸文嘴裡正含著一顆糖,陸毅明看著陸文,心裡更是愧疚,因為齊文吃糖時,陸毅明一直忘了拿給陸文吃,現在看他吃得很滿足就更加覺得他這個爺爺真是糟糕透了。


「陸文,你喜歡吃糖,怎麼沒有跟爺爺說呢!」陸毅明笑著看陸文。


「嗯嗯~」陸文嘴裡有糖說不出話來,他看著陸毅明不太清楚他的意思,爺爺沒拿給他吃,只拿給齊文吃啊!


「下次爺爺也拿給你糖糖吃,好嗎?」陸毅明看著陸文疑惑的臉看著他,他也心虛的知道他心裡得疑惑,因為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拿糖給陸文吃。陸文笑著點頭。陸曉豐去接葉晴,陸曉慶和筱薇合作無間的將每道菜都煮好端到桌上,這時,陸曉豐也帶著葉晴來到陸家。


「歡迎妳來,葉小姐,快請進來坐。」陸毅明開心的看著葉晴,是個美麗的孩子,個子嬌小可愛,跟筱薇不同類型,但是都屬於溫柔型的女孩。


「陸爸爸,叫我葉晴就可以了,這是我帶來的水果。」葉晴笑著說,陸曉豐接過葉晴的水果禮盒,帶她到沙發上坐。


「你大哥大嫂在廚房忙,應該已經好了,我們可以到餐廳坐著一起吃飯。」陸毅明看向餐廳說著就起身往餐廳走去看看,這是陸曉慶剛好走出來看到陸毅明走過來,就表示可以用餐了,陸曉豐笑著帶葉晴走進餐廳,看到滿桌的菜,葉晴嚇了一跳看著陸曉豐,陸曉豐笑著說:「我大哥、大嫂廚藝不輸我喔!我爸爸的廚藝也是一流的,看來妳以後有口福了。」言下之意葉晴廚藝不怎麼好。


他們ㄧ起愉快地吃著陸曉慶和筱薇煮的菜,陸毅明頻頻點頭稱讚,食物美味,煮的恰到好處,葉晴也吃得很開心,她表示比餐廳的還好吃,這時,陸文拉著筱薇衣角,笑著問媽媽:「媽媽,我的飯飯呢?」筱薇看著文文,突然想到忘了文文的食物,她懊惱地摸摸文文的頭說:「文文對不起,媽媽忘了煮文文的燉飯了,今天媽媽和爸爸忙著煮大人的午餐,文文跟媽媽一起吃大人的食物可好?」文文瞇著眼睛點點頭,筱薇拿起文文的碗,她盛了一些飯在碗裡再舀一些海鮮湯幫陸文扮一扮,餵陸文吃一口,陸文開心的吃,笑著跟媽媽說:「好吃,還要。」筱薇難得一口一口地餵著陸文吃,她也夾些花椰菜給陸文吃,這一餐之後,陸文正式與大人吃相同的食物。


陸曉慶看著筱薇餵著陸文吃飯,心裡非常開心,他看到這麼溫馨的畫面就會想起他的母親,他微笑地對陸文說:「媽媽餵文文吃飯可開心。」陸文點頭看著媽媽笑得瞇著眼睛。


陸曉慶接著說:「下次文文要自己吃飯飯喔!媽媽還要餵妹妹欣欣,會很辛苦的。」這時陸文說:「好,我可以自己吃。」接著陸文想拿自己的湯匙,筱薇笑著說:「爸爸是說下次吃飯時,文文自己吃,今天是媽媽的疏忽,媽媽餵文文吃飯。」接著筱薇又繼續餵陸文吃飯,陸文也開心的點點頭,陸毅明聽到他們的對話很是感動,陸文這孩子真懂事,跟陸曉慶小時候一模一樣,溫文敦厚乖巧,他平常真的對陸文太不關愛了。


葉晴看到陸曉豐的家人非常喜歡,他們都是這般溫柔的人,對孩子也是一樣,媽媽不會因為自已犯錯不承認,而是馬上承認自己犯的錯並且給予孩子無盡的安慰,爭取孩子的認同讓孩子了解媽媽不是故意的,這樣的家庭她是真的喜歡,難怪陸曉豐當時在大學時有那麼多女生喜歡他,他卻一直沒在意只安靜做他自己的事,彈了一手好鋼琴,她是大一時認識當時讀研一的陸曉豐,在學校大型活動中聽到陸曉豐彈鋼琴的模樣,像極了一位白馬王子在舞台上輕輕柔柔的彈鋼琴,琴聲讓人非常陶醉,當時就聽到學姊說,他是第二大學的校草,只是,沒有人跑去跟他說話,不是他會兇人,而是他太溫文儒雅,葉晴也是在當時就喜歡上陸曉豐,只是這麼多年她只能將陸曉豐放在心裡,去年德國參展突然看到陸曉豐,她決定這次一定要跟陸曉豐說上話,希望他還沒結婚,還好,陸曉豐還沒結婚,她幫他將訂單搞定,讓她有機會跟他在一起,葉晴看著身邊的陸曉豐心中滿是愛意,陸曉豐轉頭看一下葉晴,微笑的摸摸她的頭,二人相視而笑,看在陸毅明的眼裡也滿是欣慰,這個孩子也找到他的歸屬。


葉晴一直待到下午四點多才讓陸曉豐送她回家,葉晴在陸家和筱薇聊得非常開心,也知道還有一個齊文跟他的齊爸爸回齊家,這些陸曉豐都跟葉晴說了,葉晴跟陸文玩得非常開心,她也覺得陸文得到陸家的遺傳溫文儒雅,非常聰明的孩子,陸文牽著葉晴的手走到停車場,在葉晴的臉頰親了一下,他奶聲地向葉晴說:「阿姨下次再來玩喔!」葉晴笑著說:「嗯~阿姨下次會帶玩具送給文文,我們在一起玩可好?」陸文笑著拍拍手說:「好,謝謝阿姨。」陸曉豐就開車載著葉晴離開陸家。


齊文在齊家受到齊家人的歡迎,這次和上次不同,就連宋雪華也對齊文相當友善,齊文也喊宋雪華奶奶,讓她心情特別開心,也會抱著齊文走來走去,拿水果餅乾給齊文吃,齊晏成更是抱著齊文親了又親,他知道這是他的親孫子,他怎能不疼,齊海生給齊文一盒水果糖,齊文笑著親齊海生的臉頰,讓他樂得笑呵呵。


齊妮妮已經會說簡單的字,她走到齊文身邊喊著“哥,糖“齊文看一下沈婉,沈婉搖頭說:「妮妮還不能吃糖,齊文自己吃就好。」齊文奶聲的說:「妮妮長大後哥哥再給妳吃喔!」說完全家人都呵呵大笑,齊文也開心地笑著。


沈婉在二個月前將她的堂妹沈柔介紹給齊盛認識,沈柔是一位數學老師,人如其名非常溫柔的一個女孩,齊盛和沈柔約會後覺得這個女孩雖然沒有筱薇漂亮和才華,卻是個明事理的女孩,他也用心與她交往,他們已經決定年底結婚,婚後沈柔也會和齊盛一起住在幸福莊園,幫齊明一起照顧齊文,今天他也到齊家和齊家人相聚,宋雪華已經先被齊海生和齊晏成說服不要多說話,兒孫自有兒孫福,齊盛高興就好,宋雪華也就不再隨意說話,齊家人總算回歸以往熱鬧的氣氛,雖然齊盛搬出去,但是齊威和沈婉搬進來,還帶著齊妮妮,這算是另一種幸福,至少四代同堂了。


齊文今天收到好多禮物,有電動賽車、積木玩具還有拼圖,晚上齊文開心的回到陸家時,他開心地跑到筱薇身邊讓筱薇抱抱,筱薇抱著齊文笑著說:「好玩嗎?拿那麼多玩具,有沒有跟大家說謝謝呢!」齊文瞇著眼睛笑著點點頭,他有些累了,宋雪華已經幫他洗過澡,換上她買的衣服,不知不覺就睡在筱薇的懷裡,筱薇將他抱到房間交給保母,走出來後,她看見陸文站在電動賽車旁,她知道陸文喜歡,她蹲下來跟陸文說:「明天我們問齊文可不可以讓你開一下,好不好?」陸文笑著點點頭,陸毅明看著陸文心裡卻是酸酸的,他原本因為齊文過繼給齊明有些不捨,所以對齊文特別關愛,現在看來反而齊文受到更多人的關愛,陸文反而是被忽略的孩子,今後他要多多疼愛這個孩子才是。


「陸文,爺爺買一台電動車給你可好?這樣你就可以和齊文一起開車車玩。」陸毅明走到陸文的身邊笑著說。


「可以嗎?媽媽~」陸文聽了爺爺說要買給他電動車很開心的問筱薇。


「嗯~可以啊!要跟爺爺說什麼呢?」筱薇知道陸文想要電動車,也開心陸毅明終於看到陸文了。


「謝謝爺爺!」陸文笑著對陸毅明說。


「好孩子,讓爺爺抱抱,可好。」陸毅明笑著看陸文說。陸文點頭讓陸毅明抱在懷裡,此刻陸毅明感到無比開心,這個孫子的性子,根本就是陸曉慶小時候的翻版,他一直不在意的孩子反而更像陸家的孩子。


許慶家也裝潢完成,他們一家人也搬到幸福莊園來住了,巧巧非常喜歡她的畫室,她帶著許承恩躺在花園的搖床上睡午覺,許慶看著他們睡得香甜也開心不已,最近巧巧畫了幾幅畫有些累,今天就讓巧巧好好休息,許慶的媽媽說,最近巧巧特別疲倦,要許慶注意一下,不要讓巧巧太累,晚餐到了,許慶才來叫巧巧和許承恩起來吃飯,巧巧看了一下許慶笑著說:「你抱一下承恩,我有點沒力氣。」許慶寵溺的摸摸巧巧的頭微笑著,就抱著許承恩,牽起巧巧的手走進屋子直接到餐廳。


巧巧坐下來不好意思地對婆婆說:「媽~我今天貪睡了,不好意思讓您做晚餐。」


許慶媽媽笑著說:「巧巧妳作畫太累了,多休息是應該的,媽媽沒事只是煮飯而已有什麼關係呢!」


「謝謝媽媽這麼疼我,我有一件事要跟你們說。」巧巧不好意思地笑著說。


「巧巧,我們是一家人,有話直說,沒關係。」許慶爸爸說。


「嗯~好的爸爸,就是我懷孕了,醫生說已經 6 週了,所以最近有些疲倦,加上趕畫作給客人,還好有媽媽幫我。」巧巧笑著說。


「真是太好了,巧巧以後承恩就由我們三個人包辦,妳好好養身子,累了就休息,精神好再畫畫,家事我們會分攤來做,妳不用擔心。」許慶媽媽開心的說,巧巧真是好媳婦。


「嗯~巧巧真是謝謝妳了。」許慶握著巧巧的手說著,許慶的爸爸也感到開心,他心裡一直覺得只生一個許慶,確實讓許慶在孩提時有些孤單,但是當時許慶的媽媽因為生許慶差點就血崩死去,許慶的爸爸說什麼也不會再讓許慶的媽媽再冒一次險生孩子,所以他們才會只生許慶一個孩子。


一家人今晚都因巧巧帶來的好消息開心的不得了,巧巧現在已經是非常有名的畫家,去年她又參加美術館油畫比賽,得了第三名,讓她的畫作水漲船高,吳苓苓一直幫她接洽畫作的事,她跟巧巧說一年畫作的量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就訂一年36幅畫作來出售,可以預付訂金,這樣巧巧就可以比較安心的作畫,許慶覺得這樣很好,於是巧巧就開始接受預訂畫作,但不能限制時間交作品。


筱薇的畫作產量比較少,一年大約只能完成十幅畫作,主要是筱薇工作忙又要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但是筱薇去年又隨著那二位大師豪登弗蘭克和賽門湯米勒世界巡迴展覽,讓筱薇的C.C WANG的畫作成為世界級名畫,現在筱薇的畫作,已經不是用號數來計算價錢,而是用競標來出售她的畫,齊明拿出掛在玄關的那幅百合花給拍賣公司估價,竟然現在已是八百萬起跳,齊明告訴筱薇,他真是一個慧眼識英雄的投資家,現在他收藏筱薇的九幅畫作,不知哪天會以千萬元起標,齊明笑得好開心,陸曉慶當然不能讓齊明獨佔快樂,他也看著齊明說:「大哥,你有九幅筱薇的畫作,我卻擁有畫家本人。」惹得筱薇哈哈大笑,筱薇抱著陸曉慶開心的笑個不停,齊明翻一個白眼給他們。


幸福莊園的成員全部到齊,今年的中秋節他們一起舉辦莊園團圓宴會,每家拿出最拿手的菜餚,一起在會議廳裡用餐,餐後他們一起在花園裡欣賞又圓又大的月亮,小孩子們一起在廣場裡玩遊戲,這是筱薇和陸曉慶的夢想家園,齊明和齊盛也開心地和孩子們玩在一起,陳依蓮抱著陸欣開心的笑著,最令人意外的是,吳苓苓已經懷孕四個多月她自己都不知道,還是王勝益覺得吳苓苓的肚子有些大,怕她生病帶她到醫院去檢查,才發現她已經懷孕四個多月,吳苓苓因為飯店工作忙加上食品工廠天天加班趕訂單,讓她忙得不可開交,王勝益也剛好忙完幸福莊園的裝潢工程,這段時間一直疏忽了吳苓苓,等他忙完才發現吳苓苓的肚子有些大,這是一件喜事,王勝益和吳苓苓卻覺得不好意思,他們的大兒子已經六歲了,但對王家來說卻是一件大喜事,看來幸福莊園真的會帶給大家無限的幸福,巧巧也頂著七個月的肚子和吳苓苓二個人面對面笑著,住在幸福莊園裡的每個人,都對著未來有無限的希望與幸福,筱薇看了大家開心的臉龐笑得燦爛,她的內心也感到無比的幸福。


這時,陸曉慶摟著筱薇輕聲說:「筱薇,我好幸福,有妳來到我身邊,我此生無憾。」


筱薇抬頭看著陸曉慶笑著說:「謝謝你一直等著我,我愛你,我很幸福也很榮幸成為你的妻子。」陸曉慶俯身給筱薇一個深深的擁吻,他們一直的願望終於成真。


~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