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五十章 筱薇個展“回眸的青春。記憶“

時間來到筱薇個展的前一晚十一點多,筱薇和陸曉慶正在王家飯店ㄧ樓大宴會廳忙進忙出,早上陸曉慶就將筱薇明天要展覽的畫作送至飯店,許慶和巧巧也抵達王家飯店來幫忙,陸曉慶在裡面盯著工作人員將畫軌和白色隔板裝好,陸曉慶和許慶二人負責將畫作按筱薇編排的序號一一掛上畫軌,筱薇將大海報看板,請工作人員掛在一樓大宴會廳前,接著吳苓苓也到場指揮工作人員,將長桌子鋪上白桌布,放在筱薇指定的位置,並將印好的畫冊和郵票放在筱薇規劃好的位置與DM擺在一起,再將每張畫作在畫家創作時的想法寫出印在白紙板上,按照筱薇寫好的序號,放在每張畫作的右下方貼好。


這次筱薇在每張畫作旁都放著她創作時的照片,這是陸曉慶當時幫筱薇拍下來的,陸曉慶從他的相簿中一一挑出來,對照這時間和畫作,讓筱薇過目確認無誤後,才拿出來當這次展覽的佐證,也還原當時筱薇創作的場景。


當陸曉慶拿出照片給筱薇看時,筱薇不可置信的看這陸曉慶,她真的不知道陸曉慶是何時拍的照片,這麼珍貴的創作記錄,是他為她準備好等著她來取用,筱薇內心有說不出的感動,陸曉慶對她的愛是那麼真誠,不求回報無私地對她好,她何其幸運能有這樣一個人默默等著她十多年,幸好,她回頭找到他了,沒有辜負他一直以來的真誠與寵愛,筱薇幸運自己能來到他身邊。


全部都依照筱薇事先計劃的安排做到最完美,筱薇仔細檢查每個地方,都沒問題後,大家才鬆了一口氣。這時,陸曉慶摟著筱薇,許慶摟著蘇巧巧,他們看著這麼完美的畫展場景,說不出心裡有多麼興奮,這次筱薇的燈光運用比較柔和有溫度的黃光,除了畫作上方的燈光比較亮,筱薇希望營造類似時光隧道的場景,帶觀眾與她一起回到筱薇創作的那個時間點。


這是一個像看電影一般的畫展,讓你一進展場就能感受到你站在畫家的身旁,而畫家正在作畫的感覺,讓妳自己不知不覺中進入畫中的世界,回眸時光的冉冉,與畫家進行一次心靈溝通,帶著幸福的回憶走出展場。


經過一晚在王家飯店休息後,筱薇和陸曉慶一大早就到餐廳用早餐,許慶和巧巧也到餐廳,他們看到筱薇和陸曉慶開心的招招手,就走到他們身邊的空位子坐下。


巧巧看著陸曉慶說:「你真的很用心,筱薇有的創作我都不在場,你竟然都在場,還都拍了那麼多照片,你能擁有筱薇是應該的,這是你的用心感動老天爺,讓筱薇走到你身邊。」巧巧真心佩服陸曉慶對筱薇的用心,原來在她和許慶談戀愛時,陸曉慶一直陪著筱薇到處作畫,用一種無私的寵溺來愛著筱薇,沒有半點虛情假意,真真實實地愛著筱薇而不求任何回報,這種愛可能只有陸曉慶做得到,還好現在他們走在一起了,不然巧巧心中對陸曉慶的愧疚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對筱薇這個好友她也無法交代,讓她失去這輩子可以用生命守護她的人。


在旁的許慶就不淡定了,他看著巧巧說:「我那時候只關心妳有沒有水喝,肚子餓不餓,所以沒有想那麼多,再說,陸曉慶那時是暗戀筱薇,他這樣做也是應該的。」許慶真的服了陸曉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連他在戀愛中的人都沒想到的事,這個傢伙竟然會這般用心,還沒有跟他說過,真是服了陸曉慶。


「我沒說你不好,我很滿意你,我只是覺得陸曉慶是真的很愛筱薇,替筱薇感到高興而已,你別緊張,你有你的優點。」巧巧看著許慶笑著說。許慶這時才放下心來,笑著。


「嗯~曉慶真的讓我很感動,這次還真謝謝他為我當時作畫時拍了許多照片,讓我臨時想到時光隧道的概念,現在想想,我還真離不開曉慶,他總是比我還要細心,想的事也比較遠,難道這跟曉慶做的研究和實驗有關嗎?」筱薇看著陸曉慶笑著說。


「嗯~或許有關,但當時我不是研究生物的研究員,沒有實驗可做,應該說我們是互補,所以要一輩子在一起,事情才會做到盡善盡美。」陸曉慶笑著說。


「我早餐還沒吃,不然真會吐出來,我去拿東西吃了,你們繼續恩愛。」許慶拉著巧巧的手笑著離開去拿東西。陸曉慶和筱薇笑得非常開心。


他們四個人輕輕鬆鬆地享用自助早餐,接著他們回房間換禮服,筱薇今天穿的是媽媽陳依蓮新設計的一款禮服,帶著荷葉邊的挽袖淡灰色,俐落的剪裁,將筱薇纖細的曼妙身材展現無遺,陸曉慶衣服也是陳依蓮為他準備的灰色西裝,跟筱薇互相搭配的非常得宜,一看就是一對情人。


王家飯店經過上次巧巧畫展非常成功,對這次舉辦筱薇的畫展就更加熟練,吳苓苓還是一樣親自督導服務人員,王家人除了王筱玉在美國沒到場之外,全員都到場支持,齊家人也都到場,宋雪華這次更不想來,她看到蘇巧巧的畫展辦得如此成功,她的心中更不是滋味。但礙於藝文界人士及美術館館長蘇心,如果她沒到場,反而讓人覺得她這個前任婆婆心胸過於狹隘,齊明今天是帶著非常愉快的心情來參加這場盛宴,他還送來花籃祝賀筱薇。


這次吳苓苓更是在國際網站大力推廣筱薇的個人畫展,本次美術館油畫比賽首獎畫家的畫展,本身就很容易引人關注,經過她這一波操作更是讓這場畫展得到前所未有的熱搜,連那二位國際級畫家豪登佛蘭克、塞門湯米勒都致電給筱薇,表示他們正好在日本巡展,這次會特意飛來參加筱薇的個展開幕會,這是多麼難得的事情,不僅讓筱薇的畫展添加新熱點,讓筱薇的知名度直接推向國際舞台。


齊明看到筱薇、陸曉慶和許慶、巧巧就走到他們跟前,開心的面帶微笑。


「大哥,你來了。」陸曉慶笑著看齊明。


「嗯!你們應該忙壞了,不過,看起來這個畫展辦的非常出色,像是在看電影一般,有畫面有故事,還有珍貴的歷史照片當佐證,我想這些照片一定是曉慶你拍的對不對呢?」齊明看著筱薇說著,筱薇這場畫展展現出來和蘇巧巧的大不相同,甚至更勝一籌。


「嗯~這些照片都巧慶當時陪我一起出外寫生時拍的,這次畫展的籌備工作我們真的很累,但是看到的成果是我想要的,我們就心滿意足,也就忘記我們疲憊的感覺,因為值得。」筱薇看著陸曉慶說,這次多虧有陸曉慶拍的照片,他前前後後都在盯場忙得不可開交,才是最累的人,筱薇心疼的很,陸曉慶看著筱薇心領神會的笑著。


不遠處齊盛也看到筱薇,他也走過去跟她打招呼,他已經好久沒有跟筱薇說話了,他不想因為他的媽媽而放棄與筱薇交朋友,他想隨著他的心走,跟二哥一樣,做自己認為對的抉擇,他已經無法跟他媽媽溝通了,齊盛也想不懂,筱薇並沒有做錯任何事,為何一句話讓媽媽不想聽就可以如此對待一個自己喜歡的人,說出有失長輩的話,於是齊盛走到筱薇身邊。


「好久不見,筱薇,恭喜妳。」齊盛笑著說,他希望筱薇還能與他做朋友。


「齊盛,謝謝你,這是我的先生,陸曉慶,他是大哥的弟弟齊盛。」筱薇笑著說,她還滿喜歡齊盛,齊盛對他很友善還會為她說話。齊盛聽到筱薇介紹陸曉薇是她先生時,愣了一下,隨即就面帶微笑,二哥提過,是他介紹給筱薇的。


「你好~我是筱薇的先生,歡迎你來參觀。」陸曉慶笑著說。


「你好,我是齊明的弟弟齊盛,很高興認識你。」齊盛微笑著說,他近距離看著陸曉慶,是一位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人跟筱薇非常相配。


沈婉和齊威也走了過來,他們也希望和筱薇能保持友好關係,齊威也知道自己的老婆私底下不知給自己的媽媽下過多少馬威,他對沈婉感到抱歉,他一直以為是沈婉個性強,原來問題不在沈婉身上而是在自己媽媽的身上,難怪沈婉即使很累陪著媽媽去欣賞音樂會,還是會被自己的媽媽嫌棄音樂素質太差。


「筱薇,恭喜你,這次個展一定會非常成功,我剛剛去看一下,覺得有別於一般的畫展,像看電影一般,讓人跟著故事走進畫畫中,令人回味無窮,筱薇妳真的是一個多才多藝的才女,我真心佩服。」沈婉笑著說,上次沒有機會與筱薇聊天,她回去後很懊惱,她是真心喜歡筱薇的,剛看過筱薇的畫展還沒細看,就覺得一個畫展可以做到這樣引人入勝的地步,真是了不起,對筱薇,沈婉由衷佩服她的才能。


「大哥、大嫂歡迎你們來參加我的畫展開幕會,謝謝大嫂的讚美,等一下有時間可以好好欣賞,你們喜歡這次的展出就是對我最大的鼓勵。」筱薇笑著接著說:「這是我先生陸曉慶。」沈婉和齊威一聽也愣了一下,後來也想起了齊明說的話,也就不覺得怎樣了。


「你們好,我是陸曉慶,謝謝你們專程來參加筱薇的個展開幕會,很高興認識你們。」陸曉慶溫和有禮的說著。


「很高興認識你,筱薇是位難得的才女,有智慧而且非常善良,請你要好好珍惜她。」齊威看著溫文儒雅的陸曉慶說著,他真的覺得他們太對不起筱薇。也對不起齊明,沒有為他們說任何話,筱薇能遇到眼前這位好男人,他也替筱薇感到開心,希望從此筱薇能幸福一生。


「陸先生,筱薇是我見過最聰明、內外兼具的完美女孩,希望你好好疼惜她寵愛她,她值得你為她這麼做。」沈婉輕聲的說著。


「嗯~我懂筱薇,她值得我用一生來守護的人,謝謝你們對筱薇的讚美,我替筱薇謝過你們。」這時陸曉慶牽起筱薇的手,寵溺的看著筱薇。齊晏成和宋雪華剛好早過來,聽到沈婉說的話和陸曉慶說的話,心中一股無名火湧上心頭。


「看來,王畫家真的是一位厲害的角色,我們齊家三個孩子加一個媳婦,都對妳疼愛有加。」宋雪華酸酸的說著話。


「媽~您來了,我們進去吧!筱薇還要招待許多嘉賓,我們就不要耽誤她的時間了。」齊明走過來看著宋雪華說著。


「怎麼?我來就是耽誤她的時間,還有這位就是你說你介紹給王畫家的男人,是嗎?」宋雪華看著陸曉慶說著。


「宋館長你好,我正是筱薇的先生,我們歡迎你們能在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筱薇的個展開幕會。」陸曉慶不疾不徐地牽著筱薇的手說著。


「先生?喔!還真快,王畫家真不簡單。」宋雪華看著筱薇鄙視的說著。


「是!我追筱薇十年了,謝謝您,不然我還真沒辦法追到筱薇,我真的非常感謝您呢!」陸曉慶也不客氣地說著。


「嗯~恭喜你們,筱薇確實是一位難得的好女孩,請好好珍惜她,是我們沒有福氣,我們先進會場了,筱薇,恭喜!」齊晏成看著筱薇,內心也感到非常惋惜的說著。


齊明有先跟齊晏成說過陸曉慶和筱薇的事,齊晏成也查過陸曉慶知道他是一位了不起的生物科技人才,也覺得陸曉慶是一位很優秀的年輕人,成就也非凡。隨後他就拉著宋雪華進入會場,沒等筱薇開口,他怕宋雪華又不知要說些什麼不得體話出來。


上次回去後齊晏成就跟齊海生提過宋雪華最近的行徑,真的有些讓人傻眼,齊海生覺得是他們將她慣壞了,大媳婦還沒嫁進來時,家裡長久就她一個女人,我們總是讓著她,她也一直都是有什麼說什麼,我們一直認為她沒有什麼心機,大媳婦一直討好她,她也愛理不理,但也沒有出什麼大問題,筱薇就不同,筱薇太聰明又有能力,見過大場面的人,她怎麼可能忍受雪華對她怒目說話的態度,更何況筱薇沒有錯,雪華的本性才會顯露出來,你在大場合還是小心跟在她身邊,別讓她再出什麼幺蛾子。


「筱薇,我媽說的話,妳別理她,做妳自己就好,曉慶麻煩你了,我們進去會場了。」齊明拍拍陸曉慶的手臂說著。


「好,大哥,你先進去,有空我們再聊。」陸曉慶說。


接著齊家三兄弟和沈婉向筱薇示意後就走進會場。


陸曉慶在筱薇耳邊說:「我在,別怕。」並在筱薇臉頰親了一下。


筱薇甜甜的笑著看陸曉慶說:「嗯~你在,我才不怕她。」


這時候許慶和巧巧才敢走到筱薇和陸曉慶這裡,他們看到剛剛宋雪華的樣子,就能想像筱薇當時有多麼辛苦。


「筱薇,妳就當做遇到一隻會吠的狗就好。」巧巧生氣的說著,惹得大家哈哈大笑,不開心的事也一哄而散。


陸曉慶的爸爸陸毅明帶著陸曉豐,這時也穿著西裝盛裝出席。


「爸、曉豐你們來了。」筱薇看到陸毅明和陸曉豐開心地叫著他們。


「嗯~筱薇,恭喜妳,今天是妳的大日子,我們是來沾光的。」陸毅明微笑看著筱薇說。


「是啊~大嫂,妳今天和大哥站在一起真像新娘與新郎呢!」陸曉豐打趣他們笑著說,不過,陳依蓮這次幫他們設計的禮服,讓人看起來確實真像一對新人在迎賓客。


「嗯~我們本來就是,快帶爸爸進去,我們還要接待一些貴賓。」陸曉慶笑著說。陸曉豐就帶著陸毅明進去會場,陸曉豐今天還要當主持人呢!


「筱薇,那不是那二位國際級畫家豪登佛蘭克、塞們湯米勒,他們也到場為你加油打氣,筱薇太好了。」巧巧遠遠的就看到二位大畫家開心的說著。


「嗯~他們有跟我說,他們會從日本飛過來參加我的個展開幕會。」筱薇看著遠方說著,心裡真的非常感謝他們對自己的厚愛。


接著筱薇和陸曉慶往前去迎接二位大畫家,將他們帶進會場坐在貴賓席上,他們ㄧ進場,全場看到二位大師到場,記者的閃光燈閃個不停,美術館館長蘇心更是意外,她也起身向二位大師致意,隨後一起坐下來聊天。


緊接著,開幕記者會和酒會,就在陸曉豐的主持下拉開序幕,幾個貴賓致詞後,筱薇上台致詞時,她特別介紹這二位國際級畫家豪登佛蘭克、塞們湯米勒,請他們上台致詞,他們和筱薇用簡單的法文說了幾句後,由豪登佛蘭克用英語向所有的來賓介紹筱薇,這次與他們二人在法國奧塞美術館聯展的畫作,得到相當好的評價,他們非常期待C.C WANG這次的個展,所以,特地從日本飛來參加這次的盛會,相信大家等一會兒,就能親身體會C.C WANG得魅力。


大師話畢後,全場掌聲不斷,中、外記者發問的問題也讓筱薇一一回答,讓記者見識到筱薇的英文能力,更覺得筱薇是新生代最閃亮的畫家,不容小噓,最後酒會也在主持人陸曉豐宣布下正式開始,王家飯店在大廳的宴席廳為筱薇開了一個精緻的酒會,讓與會的嘉賓能與王筱薇畫家近距離的接觸,這場高格調盛會,在筱薇的高顏值和超高EQ的應對下圓滿結束。


王家人都到場恭賀筱薇,大姐王筱嬌和姐夫沈儒生也來跟筱薇道賀,他們已經知道筱薇和陸曉慶結婚登記的事,沈儒生查過陸曉慶的資料,她知道他是一位優秀的生物科技研究院士,也得過大獎,是一個了不起的生物學家。


「筱薇,恭喜你這次的畫展讓姐夫大開眼界,今天我才知道筱薇,妳是這麼厲害的畫家。」沈儒生笑著說,他不知道筱薇的事太多,這一年內的變化讓他來不及思考究竟哪裡出問題,讓他這個姐夫對這個小姨子一知半解。


「姐夫,謝謝你抽空來參加,厲害不敢當,就是喜歡畫畫。對了,這是我的先生,陸曉慶,曉慶,這位是大姐夫沈儒生和大姊王筱嬌。」筱薇挽著陸曉慶的手說著。


「大姐,姐夫你們好,初次見面,我是陸曉慶,謝謝你們能來參加筱薇的畫展,讓筱薇更有信心。」陸曉慶笑著說。


「你好!我是沈儒生,以後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氣,這是應該的。」沈儒生笑著說,他看著陸曉慶真的長得一表人才,溫文儒雅讓人看了都覺得舒服的一個人,筱薇這次是嫁對人了。


「你好啊~陸曉慶,我是筱薇的大姐,希望你以後要多多疼愛筱薇,她不愛說話,但她非常溫和,個性也好,人長得特別美,你們好好相處,別欺負她,她是有我們當靠山的。」王筱嬌看著陸曉慶說,她的印象就是筱薇不愛說話,很安靜,經過和齊明離婚這件事,她覺得她這個大姐,沒有關心過這個妹妹,所以,這次她一定要替這個妹妹說幾句話。筱薇聽到大姐竟然會為她說話感到非常驚喜,原來,大姐還是會關心她的,她非常的開心,雖然,以前她當過許多年的透明人,現在卻得到家人無盡的疼愛,她真的好開心。


「大姐,請放心,筱薇比我的命還重要,我會守護她一輩子。」陸曉慶看著筱薇說。


「那就好,筱薇,這是大姐和姐夫送你們的禮物,安心收下。」王筱嬌笑著拿出一個紅包給筱薇。


「姐夫、大姐,謝謝你們,我們收下了。」筱薇看著陸曉慶笑著說。王筱嬌包了二十萬給筱薇和陸曉慶當結婚禮物。


王風味和陳依蓮看到這樣的情形,心裡也是開心的,孩子能互相有愛,他們就感到欣慰了,吳苓苓和王勝益也非常開心看到這樣的畫面,王家人一家和樂是多麼幸福的事。


陸毅明走到大廳上看見王風味一行人,就帶著微笑上前打招呼。


「親家們,筱薇這次的畫展非常成功,真是讓人回味無窮的畫展,筱薇真是天才畫家,從小沒有正規學習畫畫,竟然可以憑著自己的興趣一路走來,直到讓莊啟峰教授這個伯樂遇見,筱薇才能正式踏入美術這塊領域,筱薇是值得讓後輩尊敬效仿的對象,她的成功也會激發一些喜愛畫畫的孩子,一個夢想成真的藍圖。」陸毅明打從心裡尊敬筱薇,這不僅僅是一個長輩被晚輩的疼愛而是真心的欽佩她,對自己內心的熱愛給予它生命且做了最大的努力,今天筱薇有如此非凡的成就,是他的努力與堅持和來的,足以給世人帶來一個很良善的啟示。


「親家,謝謝你對筱薇如此高的評價,我是既感到驕傲,也感到慚愧,我們家人沒有一個人發現筱薇有畫畫的天份和才華,如果我們多用點心,也許筱薇就能走得更平坦,也許還會更出色。」王風味愧疚的說著。


在旁的陳依蓮更是難受,筱薇明明跟她說過,她想學畫畫,是她不當一回事,現在筱薇用行動證明,當初小時候對她說的話是真的,她是真的喜歡畫畫,她才是最該感到慚愧的人。


「親家,你可別這樣說,如果不是因為當初你們的不在意,或許也沒有筱薇今天的成就,有時,天份是在她最為渴望又得不到的狀況下,才能被激發出來,或許這就是你們給筱薇最大的幫助,讓筱薇自己去摸索、自己去挖掘自己潛在的能力,說起來,曉慶也是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忘記自己喜歡生物這一塊,他在美國求學時,才會主動跟我說他要轉換跑道,去做他熱愛的生物,不然,曉慶今天也不會在生物科技這個領域有這樣好的成就,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應該為我們的孩子感到驕傲才是。」陸毅明回想當初陸曉慶告訴他,他要轉選生物時的情形,他也是不合格的父親。這時,陸曉慶和筱薇聽了二位父親這番話,二人都微笑的看了對方,他們的父親正為他們感到驕傲與懺悔。


筱薇現在想起來,或許陸曉慶的父親說的話是正確的,筱薇之所以不想放棄畫畫,其中應該也隱含著想做給媽媽看,而自己卻從畫畫中得到啟示,了解自己內心真正渴望從畫畫中得到心靈上的安慰,進而觀察自然景物的變化,讓畫畫成為生活中的養分,今天,她能這樣自己摸索走過來,真的要感激當時家人的不聞不問,讓她自由自在發揮自己的異想天開,沒有家人的期許下,反而走出自己的風格,筱薇聽著陸毅明的提點,現在反而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二位爸爸,我和筱薇都慶幸有你們這樣的父親,謝謝你們的養育,給予我們最大的助力,我們所有的成就與榮耀,都歸功於你們的教誨,我和筱薇真心的感謝你們。」陸曉慶微笑看著筱薇,二人向他們的父親微微行禮。


「你們真是好孩子,品行純正,不忘初心,爺爺以你們為榮。」王昇一看著陸曉慶和筱薇欣慰的說著。


「爺爺,是你用身教,來教育我如何成為有膽試的人,謝謝爺爺。」筱薇看向王昇一笑著說,爺爺平時沒有給她多少提攜,但她爺爺一直是公正無私,不畏艱難創立王氏集團,筱薇也非常尊敬王昇一。


「筱薇,我的好孫女,妳創造屬於妳自己的人生,妳對自己的生活態度如何,才能將妳的夢想成真,爺爺很欣慰,妳用心的對待妳的生命,妳今天的所有成就都歸功於你自己努力堅持的成果,爺爺非常高興妳能如此良善的對待家人。」王昇一看著筱薇會想起年輕時的自己,一無所有靠自己的雙手加上毅力和智慧,創造屬於他的夢想王國,他的精神,竟然是由這個孫女繼承,他感到非常欣慰與驚喜。隨後,他們也一一離開會場各自帶著喜悅的心情回家,今晚,他們內心是感激是幸福的。


畫展經過這幾天絡繹不絕的觀賞風潮,再好的展場也有它謝幕的時候。這次筱薇的二十四幅畫作全數被收藏家買走,共得一千四百四十萬元,筱薇可以拿一千零八萬,王家飯店可以賺取佣金四百三十二萬,筱薇的畫冊第一版只出版一千本更是賣到缺貨,明信片也銷售一空,這是筱薇沒有預料到的事,國外媒體就都包辦一大部分,因為筱薇是採用中英文的對照文出版畫冊,外國媒體看了畫冊之後,紛紛掏錢購買幾十本甚至有人直接買了一百本要帶回國外,分享給國外美術館收藏,因此,才會大缺貨,陸曉慶看著筱薇笑著說:「我們要再版了,沒想到我的筱薇這般受人歡迎,我與有榮焉。」筱薇依偎在陸曉慶身旁,抬頭看著陸曉慶給他一個甜美的微笑。買不起畫的觀眾就想買畫冊回家收藏,已經有許多人在詢問服務員何時能夠買到。


吳苓苓一得知消息就興奮的不得了,她就知道筱薇根本就是她家的財神爺,他們食品工廠依照筱薇的建議,省去許多麻煩也節省許多經費,加上醬汁料包,總廚師也覺得非常棒的觀點,一定可以改變許多不會煮飯的家庭主婦,在家自己做料理,他們已經在研發醬汁料包了。


現在,筱薇的畫作大賣之外,連同畫冊和明信片都賣完,其他周邊商品也都可以陸續開發,巧巧的畫作也是全部賣完,她的周邊商品也是要持續進行中,真是太好了,王家飯店因為這二次的畫展,已經在藝文界打出名號,目前已經有許多畫家在詢問何時有空檔可以辦畫展的事宜,這都是筱薇的功勞。


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齊家的宋雪華一看到二位大師都蒞臨參加筱薇的畫展開幕記者會,就已經眼紅到極點,在看到這次筱薇的畫展策劃成時空隧道般的精彩設計,更是讓她非常驚訝,一個畫展能做出像電影般讓人回味無窮,她真的虧大了,畫作、畫冊及明信片都搶購一空,這是什麼情況,這已是多少年沒有的光景,國內、外媒體記者對筱薇的評價更是一面倒,莊啟峰教授更是大力吹捧筱薇為天之嬌子,讓宋雪華簡直快要瘋了。


「這是什麼情況?她真有這樣能耐,讓國內、外媒體這樣爭先報導。」宋雪華坐在客廳既生氣又激動的說著。


「筱薇確實是個天才畫家,策展能力也很強,上次蘇巧巧畫家的個展就辦的非常出色成功,這次,筱薇的個展,更是像電影般讓人感動,回味無窮,是畫家創作的紀錄,現今世界上,哪個畫家個展有這樣和裝置藝術結合,不僅僅如此,就連燈光都設想到,這是一場創舉,妳自己搞藝術這麼多年,妳會看不出來嗎?能讓國內、外媒體這樣爭先報導,就表示筱薇確實有這個價值,不然哪家媒體會做虧本生意,找自己麻煩,妳也該靜下來用正常心態來評價筱薇的畫展,對我們的藝廊才會有幫助,不要再意氣用事。」齊晏成有些生氣的說,他真的覺得宋雪華已經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你現在也向著她了,都是我的錯嗎?我就意氣用事嗎?她自私不幫齊明,我說說她難道不行嗎?我是她婆婆說她幾句就鬧搬家還真離婚,我難道就這麼好欺負嗎?我有受過這樣的委屈嗎?」宋雪華氣的大聲對齊晏成說。


「媽~妳別這樣,爸爸只是說實話,妳怎麼又扯到哪裡了,說真的,是妳自己跟筱薇解除合約關係的,現在筱薇自己辦得成功,我們本來就應該給予祝福,妳又何必生這樣的氣。」齊盛非常無奈的說著。


「你也ㄧ樣都向著她,連你大哥大嫂都ㄧ樣,沒一個護著我,我難道說說她都不行。」宋雪華看著齊盛大聲的說著。


「妳要是這樣想,我們也辦法,妳自己好好想一下,筱薇到底做錯什麼了,她會跟齊明為什麼會離婚?妳好好想想,不要什麼事讓妳不順心,就覺得所有人都對不起妳。」齊晏成也生氣地跟宋雪華說,隨後就轉身回書房,不想再跟她多說話。


「你看看你爸爸,他什麼時候用這樣口氣對我說過這樣的話,還不是她造成的,真是氣死人了,我說人長得漂亮就是妖精,只會迷惑你們這些人。」宋雪華看著離去的齊晏成背影,向齊盛大聲的說著。


「媽~我很無奈,不知道如何跟您溝通了,但是,您不要把所有不開心的事情都歸罪在筱薇身上,她長得漂亮也有錯,她畫展辦得好也有錯,她讓二哥自己處理他和湯盈盈之間的事也有錯,她沒有任何抱怨,沒有對不起齊家,不要說別的,光二哥美國公司10 億美金能追回來,沒有筱薇,二哥現在搞不好會破產,媽~您真的不知道嗎?」齊盛氣憤的說著也離開客廳,留下在生氣的宋雪華,齊盛也想跟哥哥們ㄧ樣搬出去住。


宋雪華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生悶氣,她會這般生氣,也許是忌妒心太強,也許是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都非常順遂,除了齊明發生那件事情之外,她自己嫁到齊家後,可是受到公公疼愛,老公的寵愛,筱薇她原本也是非常喜愛的,真的是她自己的私心太重,讓筱薇無法忍受嗎?那大媳婦為何就不會呢?她實在想不懂,齊家大大小小都認為是她的錯,她是幫齊明追回10億美金,但是齊明當時是她老公這本來就是應該的不是嗎?宋雪華就是不覺得自己有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