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五十八章 齊文回齊家

時間過得真快,巧巧也生了一個小傢伙,取名字為許承恩,這是許慶父親幫孩子取的名字,他覺得這個孩子是他們許家承受大家的恩惠來到這世界,巧巧也覺得是這樣,不然他們一家都是教職員,根本不可能擁有這麼多資源,她的畫家生涯也不可能這般順遂。


前陣子,她放了幾幅畫作在王家飯店的大廳,供旅客和賓客欣賞,吳苓苓詢問她是否可以出售,有客人想買下其中二幅畫作,吳苓苓以每號ㄧ萬五來報價,比先前每號多開出三千元,巧巧當然願意啊!扣掉30%佣金,她還能賺63萬,許慶和他的家人開心的不得了,巧巧再補上二幅畫放在王家飯店大廳,她的畫冊也賣得很好,筱薇的畫冊就更不用說,每次出版就被預訂賣完,筱薇也在聖誕節辦一個簡單版的畫展,由陸曉慶全程當策展人,十五幅畫作也全數被收藏家收藏,第二本畫冊也在拍攝中,另外,筱薇和陸曉慶合力完成的兒童繪圖故事書籍,也已經完成四本做成一套書籍,在王家飯店及各大書局販售,第一版三千套已經銷售一空,他們再出三千套,陸曉慶繼續編故事,筱薇等著繪圖,他們共同出版這套兒童繪圖故事,讓許多人驚嘆不已,許慶也跟巧巧說他們也可以一起出版繪圖本,不同於筱薇和陸曉慶他們的,他們一起出版顏色貼圖畫,讓孩子自己將顏色貼在畫好的圖片上,巧巧覺得這個可行,就跟筱薇商量,筱薇覺得非常好,也請陸曉慶幫他們找好出版商及接洽書局,許慶和巧巧的“顏色貼貼圖“也陸續出版,這也讓他們賺盡不少收入,筱薇希望巧巧也能在農曆年節期間辦一次個展,她必須強迫一下巧巧,她有時非常滿足現狀,但是筱薇還是希望巧巧能多累積經驗,許慶答應下來,他會盯著巧巧來完成,巧巧因為還在坐月子關係,巧巧的媽媽就幫著巧巧,挑選畫作,做一系列的安排,這次的策展就由巧巧的媽媽負責。


筱薇因為陸文和齊文二個小傢伙,已經三個多月,開始有些咿咿呀呀的發出聲音,非常可愛,但是筱薇晚上經常被他們吵醒,雖然有保母照顧,她還是不放心,陸曉慶覺得筱薇要放鬆,他總是說他起來就好,讓筱薇多睡一下,但是餵母奶時,筱薇還是要起身,加上筱薇最近事務所正式進入備戰狀態,真的讓她忙到不行,她一下子就恢復纖細的身材。


陸曉慶的爸爸陸毅明建議他們先搬回陸家莊園,陸曉慶的實驗室目前不太需要去更動,最多一個月觀察一次就好。


白天陸曉慶和保母帶孩子,晚上就由他和保母各照顧一個孩子,陸毅明現在處於半退休狀態,公司已經交給陸曉豐,筱薇晚上先將母奶擠出來放冰箱,晚上讓曉慶和筱薇好好睡覺,陸毅明擔心筱薇的身體,他希望筱薇能保持好體力,筱薇非常感動,也不好意思拒絕,於是他們就先搬回陸家莊園。


齊明今天也來陸家莊園,他知道陸曉慶和筱薇搬回這裡,他帶了孩子們的尿布和奶粉,晚上在陸家一起吃飯,陸曉豐今天也準時回家用餐,晚餐後,齊明抱著他的孩子齊文,陸曉慶抱著他的孩子陸文,陸毅明看著他們二人抱著孩子的情形就想到自己當初,初為人父的心情就跟他們一樣。筱薇這時倒是沒有她的事,她在一旁看著這二個男人,各自抱著自己的孩子的畫面,內心其實有些感動,這個畫面非常和諧,當初這樣的決定真的是對的,這也讓她對齊明的愧疚降低不少。


「爸,我方便帶齊文回齊家一趟嗎?我爺爺他想看看孩子,當然,他也說如果陸家不同意,他也沒有關係。」齊明臉上沒有一絲異樣的說。


「喔!你跟他們說齊文的事了,他們沒有反對你認養筱薇的孩子嗎?」陸毅明說的時候筱薇和陸曉慶都看著齊明,這也是他們非常在意的事。


「嗯~我媽反對,但是我堅持要這麼做,我弟弟倒是很高興,我爺爺只問我,陸家是不是開心的同意這件事,畢竟是陸家的孩子,我說陸家人都同意,而且我現在也算是陸家人,我是陸家的義子,我爺爺是一個明事理的人,所以他開口同意這件事,也接受齊文是齊家人,但爺爺也說齊文也永遠是陸家人。」齊明慢慢地說,手還拍著孩子。


「嗯~看樣子齊老爺是個明理的人,他有意看孩子也是應該的,我們齊文多個太爺疼愛也是好事,你想帶回去齊家我沒意見,筱薇和曉慶你們覺得如何?」陸毅明覺得既然讓孩子過繼給齊明,也算是齊家人,齊家人想看一下孩子也是應該的。


「爸爸既然同意我們也沒有意見,只是,大哥,你媽媽那裡還希望她不要對小孩有些不好的舉動,請大哥特別注意一下。」陸曉慶看著筱薇說,他怕筱薇擔心宋雪華會有不好的舉動,萬一傷到孩子筱薇會受不了。


「曉慶,這個放心,我不會讓她碰到齊文。」齊明看著曉慶說。


「大哥,那你準備何時帶齊文回去齊家,我要幫他準備母奶和奶粉,還有尿布這些東西。」筱薇看著齊明說,她走進齊明身邊抱走齊文在自己的懷裡。


「嗯~明天剛好是週末,我想帶齊文回去,不會待太久,我中午前就會帶齊文回來,筱薇妳不用擔心。」齊明看筱薇這樣,心裡也非常難過,他知道她媽媽給筱薇留下不少陰影。


「筱薇,不用擔心,不然我陪大哥帶著齊文回齊家,這樣可好?」陸曉慶看著筱薇的動作,心裡也有些不捨,齊文也是她生的,她的孩子,她怎能不緊張。


「嗯~大哥,可以讓曉慶跟著你回齊家嗎?」筱薇用一種請求的眼神看著齊明。


「好,讓曉慶陪齊文一起回去也好。」齊明看著筱薇的眼神,怎能不同意呢!這樣做反而更能讓陸家和齊家人不會懷疑齊文的身份。


「這樣也好,筱薇就不用擔心了,曉慶和齊明會保護好齊文的。」陸毅明看著筱薇也有些不忍心,當媽媽的都是這樣,何況是前婆婆對她這般無情,她怎會放心孩子去那裡。


「大嫂,二個哥哥都在,齊文不會有事的。」陸曉豐也安慰著筱薇。


「好,我知道,如果齊文不喜歡待在那裡,你們要緊快帶他回來。」筱薇看著他們說,他們只好點頭,齊文還這麼小,他會知道喜不喜歡嗎?真的是關心則亂。


「齊文你看媽媽多關心你啊!」齊明從筱薇中抱回齊文開心的說。


「是啊!陸文不要吃醋喔!媽媽也是很愛你的。」筱薇說著就從曉慶的手中抱走陸文說著。大家看著筱薇的動作都開心的笑著,有了這二個小傢伙,一家人的笑聲更是不斷,雖然有時二個小傢伙像是商量好的一起哭,搞得大家一團亂,但是笑起來咯咯的笑聲也讓人的心都融化了,真是讓人愛不釋手的小傢伙。


齊明一早就開車過來接陸曉慶和齊文,筱薇抱著齊文,曉慶帶著大小包齊文的東西上車後,筱薇將齊文給曉慶抱著,曉慶在筱薇臉頰上親了一下,輕聲的說:「放心,我在。」筱薇看著曉慶笑著說:「嗯~做的好,晚上給你獎勵。」陸曉慶笑著說:「一言為定。」他就抱著齊文坐上齊明的車。


齊明回到齊家後,齊盛馬上迎接他們,他看到陸曉慶也跟他招呼,請他進來,齊海生更是對陸曉慶非常親切,陸曉慶一直抱著齊文,看在齊海生的眼裡滿是欣慰,這樣一個大度的人,還是一位國際級生物科技界大師,真是不可多得,他的重孫能在他和筱薇的教育之下長大,將來一定不會太差。


「陸先生,真的非常麻煩你跑這一趟,讓我這個老人家可以看看齊文這個小傢伙,也感謝你和筱薇能有這樣大度,願意讓你們的孩子過繼給齊明當孩子。」齊海生點頭說著,眼睛卻一直看著齊文。


「哪裏,或許是天意,筱薇剛好生雙胞胎,不然可能也沒有這個機會,讓齊文成為大哥的孩子。」陸曉慶說著,這是齊明告訴他,他當時是這樣說的。


「嗯~是天意,看看這孩子跟筱薇長得幾乎是一個模子,真漂亮,那另一個是不是也是長得很像呢。」齊盛看著齊文說。


「嗯~他們確實長得比較像筱薇,齊文更像,陸文眼睛跟筱薇ㄧ樣,鼻子和嘴巴就比較像我。」陸曉慶笑著說,看著懷裡的齊文笑著。


「哇!眼睛真的好大好水靈,真是漂亮的孩子。」沈婉走到陸曉慶前面看著齊文開心的笑著,真的太像筱薇了,要是女孩一定跟筱薇一樣漂亮。


「可以讓我抱抱嗎?讓我練習練習抱抱孩子。」沈婉看著陸曉慶說,沈婉已經懷孕了,只是她一直不想說,現在已經三個月,按習俗應該可以說了。


「可以,妳小心一點他現在雙手有時會揮舞著。」陸曉慶小心的將齊文交給沈婉抱,沈婉抱著齊文滿身的母愛湧上心頭,開心的看著小齊文笑著。


「又不是自己的孩子還抱得這般開心,妳有本事自己生一個。」宋雪華的嘴就是得理不饒人,其實她的心腸並不是那麼壞,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媽~您一定要這樣說話嗎?婉兒只是抱著齊文很開心而已。」齊威已經覺得宋雪華生病了。


「齊威,沒關係,媽說得對,我要是有本事就自己生一個,你在等七個月,我們也會有一個可愛的孩子。」沈婉開心的看著齊威說。


「婉兒,你剛剛說的意思是妳已經懷孕了嗎?妳怎麼現在才說?」齊威開心的摟著婉兒說。


「嗯~我懷孕了,這週剛好12週,我想非常確定再跟你說,昨天去產檢,醫生說孩子現在很穩了,我可以放心,只要注意一下不要太勞累就可以了。」沈婉看著齊威開心的樣子也非常高興。


「妳懷孕了,還真是有本事,這樣可好了,齊家終於有自己的孩子了。」宋雪華看著沈婉手中的齊文酸著說。


「婉兒,爺爺恭喜妳,妳快坐下來齊文給我抱抱,我來看看這孩子,似乎也是給我們齊家帶來好運的孩子。」齊海生笑著說,他接過沈婉手中的齊文,抱在懷裡,滿眼都是慈愛。


他心裡想著真是太好了,齊威也快要有自己的孩子,齊明已經有齊文這孩子了,齊家終於要開枝散葉了。


「婉兒,爸爸也恭喜妳,現在妳要多休息,飯店的事就交給專業經理人去處理就好了,一切以肚子裡的胎兒為主。」齊晏成也開心的說。


「大嫂,恭喜妳,懷孕確實是件不容易的事,妳要好好休息保持體力。」齊明也替沈婉感到開心,她是承受他媽媽無理的話語最多的人。


「嗯,大嫂恭喜妳,我們家終於有些生氣勃勃的樣子了。」齊盛笑著說。


「謝謝你們,這麼多年我也終於如願懷上孩子,我一定會很小心的。」沈婉笑著說,齊威也開心的親著沈婉的臉頰。


「你們看這孩子也咯咯的笑著,好像知道家裡有喜事一樣,太可愛了。」齊海生懷裡的齊文這時笑得很開心。


「對啊!他長得太像筱薇了,真的好可愛好漂亮,我也好喜歡你,爺爺讓我抱一下好不好?」齊盛看著孩子就像看到筱薇,讓他更加喜歡齊文。


「你小心抱著,我拿個東西送給這個孩子當見面禮。」齊海生將齊文給齊盛抱後,從口袋拿出一個紅包給齊文當見面禮,這是一張八百萬的支票。


「爺爺,我們只是帶齊文過來給您看看,見面禮就不用了。」陸曉慶說著要將紅包還回給齊海生,齊海生卻說:「這是給齊文,不是給你們的,你們應該不能幫他拒絕太爺爺給的紅包,過年也快到了,我想齊文應該會在陸家過年,提早給他壓歲錢,應該不為過吧!雖然是你們陸家的孩子,既然過繼給齊明當孩子,自然也是齊家的孩子不是嗎!」齊明跟陸曉慶點頭示意他收下,陸曉慶也只好點頭收下紅包。


「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等我一下,我這個做叔叔的也該給他壓歲錢。」齊盛將齊文還給陸曉慶後,說著就跑上二樓,下樓後就拿一個包著一萬塊的紅包給齊文,陸曉慶笑著看齊盛,他記得筱薇說齊盛會幫她說話,就對齊盛的好感度增加不少,今天看他這個動作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


「我代替齊文向你們說聲謝謝了。」陸曉慶笑著說。


「大家都看過齊文了,我想我們就帶他回家了,他也快要喝奶了。」齊明說著就起身要離開。


「等等,也讓我抱一下齊文。」齊晏成走到陸曉慶身邊抱起齊文看了一下,他總覺得這個孩子雖然跟筱薇很像,但是有些神韻跟齊明也是有些相似,尤其剛剛瞇著眼睛笑的時候,讓他想多抱抱他一下。


齊海生看了一眼齊晏成,感嘆的點點頭,就是血溶於水,當爺爺的人還不知道抱的是自己的親孫子,真是的。


「爸~我們該回去了,以後有機會再帶齊文來給你們看,那我們先離開了。」齊明抱回齊文說,就帶著陸曉慶走出門,離開齊家,這時候齊文卻哭得唏哩花啦的,讓陸曉慶和齊明面面相噓,還真會挑時間哭,剛剛還裝著可愛笑嘻嘻的樣子,現在卻哭得這麼慘烈,回到車上,陸曉慶馬上泡牛奶給齊文喝,奶瓶一放他的小嘴馬上停止哭泣,乖乖的喝著他的牛奶,惹的齊明和陸曉慶開懷大笑,原來是肚子餓了。


陸曉慶和齊明帶著齊文回去後,齊海生回到自己的書房,他看了齊文後內心的激動遲遲無法平息,一直都沒走出書房,一個人在沈思想一些事,當年王昇一的救命之恩,他不但沒有報答,齊家還對筱薇如此無理的對待,現今筱薇還為齊明生下這麼一個水靈的孩子,他內心的羞愧之心更加深了。


這時齊晏成走進齊海生的書房,他看著父親定神不動,感到非常驚訝!因為他知道他的父親只有遇到自己難以抉擇時才會如此,今天大媳婦沈婉懷孕的消息應該是高興的事,為何父親會是這個樣子,他內心開始覺得不安。


「爸~您有什麼事嗎?不要放在心裡,說出來讓兒子分擔可好?」齊晏成看著自己的父親心事重重,他心裡也不好受,這一年多齊家真的變化太大,宋雪華更是讓他的父親失望,就連自己也開始無法繼續偏袒她,今天,他對大媳婦又是尖酸刻薄,真是令人厭煩極了。


「晏成,我心裡確實有一件事,我答應他不能說出來,但是我不說,又怕等我老死後這個事實真相恐怕就會石沈大海,我真的很難過。」齊海生一生重承諾講誠信,但這是齊家大事,萬一,齊家大小最後還是不接納齊文,那該如何?筱薇對齊家的恩情,齊家人無以回報就算了,至少不能再讓宋雪華這般無理的折騰,讓他的孫子以後沒好日子過。


「爸,我知道您一生重承諾講誠信,如果這件有關齊家的未來,請爸爸告訴我,我定能謹守封口承諾,我和爸爸您一樣是重承諾講誠信,我會替爸爸完成該負的責任。」齊晏成肯定的說。


「嗯~這件事就到你這裡誰都不能說,尤其是宋雪華。」齊海生第一次說出宋雪華的全名。


「好,您放心我誰都不說。」齊晏成看得出這次他的父親真的不想原諒宋雪華了。


「齊明今天帶回的孩子是我們齊明的孩子,親生骨肉,筱薇幫齊明生的孩子,筱薇去做取卵,齊明和曉慶去取精子,做試管嬰兒,同時植入筱薇的子宮,一起懷著他們的孩子,讓孩子出生有名分,再讓齊文給齊明收養在名下,所以,不要再對筱薇冷言冷語了,筱薇對我們齊家的恩情,我們怎麼還也還不完呢?」齊海生說著老淚橫秋,他還是沒忍住,終究是齊家對不起王家太多太多了。


「爸!是齊明告訴您的,是真的?齊文是我的孫子,真是太好,這個孩子長得真好,一看就是個聰明的孩子,完全遺傳到筱薇,真是太好了。」齊晏成開心的笑著,內心的激動表現無遺,難怪他就覺得齊文笑起來有齊明的樣子。


「晏成,你現在這個樣子是想讓全部的人都知道嗎?你可要記住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不然他們會全部搬到國外去住,讓我們找不到,而且我們要保護筱薇,讓她公公知道的話,筱薇要如何做人,現在這樣最好,陸家人也以為齊文是陸家小孩,會疼他愛他,一旦知道他不是陸家孩子,你覺得齊文會怎樣難堪,你可是他的親爺爺啊,現在他也姓齊,我們該知足了。」齊海生看著激動的齊晏成用警告的語氣說著。


「是!是!爸爸我知道,我剛剛怎麼就小氣到沒給孩子紅包呢?我還不如齊盛想得周到。」齊晏成非常懊惱。


「沒關係,這樣也好,他們回陸家就更不會被懷疑了,我包的紅包還可以,我還放了一張感謝陸家願意將他們可愛的孫子過繼給齊明名下,希望他們能用這筆錢當作孩子的教育基金,雖然齊文只是我們齊家領養的孩子,齊家還是會將齊文視為己出的疼愛他。」齊海生說給齊晏成聽,他希望他也要演好這場戲。


「爸~我懂,下次我知道怎麼演戲,你放心,還有我也會跟雪華溝通,讓她轉移目標到大媳婦哪裡,好好準備東西給大媳婦補補身體,畢竟要將大媳婦肚子裡的孩子當作齊家目前唯一的孫子,這樣才更不會被起疑心。」齊晏成想想這樣做最好。


「嗯~你就這樣做,少關心齊文,等過幾年後,跟他們陸家熟悉後,再對齊文好些,會比較好。」齊海生看著齊晏成說。


「好!我聽爸爸的,我會這麼做。」齊晏成為了齊文這個孫子,他一定會忍下來,他現在也覺得對筱薇很愧疚,這麼好的媳婦就這樣被自己的老婆給氣走。


這邊筱薇接到陸曉慶的電話說他們正在回家的路上,一切都沒事,讓筱薇放心,齊文喝完牛奶後就呼呼地睡著了,坐在嬰兒椅子上,睡得好熟,有時還會嘟著小嘴,有時小嘴還會有吸允的動作,真是好愛。


「大哥,爺爺給齊文的紅包該如何?你要不要拿去還回給爺爺呢?」陸曉慶問齊明。


「我看你和筱薇拿著,我想我爺爺應該是要給筱薇的,藉著齊文拿給筱薇,當初筱薇和我離婚時,我爺爺就說應該給筱薇一筆錢當作補償,爺爺一直掛著這件事,那天我回去說齊文的事,他應該就想要這麼做了,還是拿給筱薇好了,這畢竟是他老人家一點心意,還回去我爺爺應該會很難過,以為筱薇不原諒他才會不收這筆錢。」齊明看著後視鏡跟陸曉慶說。


「嗯~好,等等我就交給筱薇。」陸曉慶覺得應該包不少,筱薇不知道會怎麼做,看來齊家最歡迎齊文的只有爺爺和齊盛,雖然齊晏成有抱齊文,但感覺就是冷冷的沒什麼溫度,他大嫂因為自己懷孕的關係,看到小孩自然就會出現母愛,他大哥只看一眼齊文也沒說什麼,宋雪華就更不用說了,看來筱薇的擔心是對的。


齊明和陸曉慶帶著齊文回家後,筱薇的心才鬆懈下來,曉慶拿了二包紅包給筱薇說:「這包是爺爺給齊文的教育基金當壓歲錢,這ㄧ包是齊盛給齊文當壓歲錢的,因為過年快到了,先給他。」


「喔!我看看,齊盛給齊文一萬元紅包,爺爺給~八百萬,這會不會太多了,還有一封信,我看看~」筱薇看後唸出齊海生寫的信。


「感謝陸家願意將你們可愛的孫子過繼在齊明名下,希望你們能用這筆錢,當作孩子的教育基金,雖然齊文只是我們齊家領養的孩子,齊家還是會將齊文視為己出的疼愛他,還有感謝你們對齊明的照顧,這個孩子一直一個人生活,聽他說,將來會搬去你們正在建造的幸福莊園和你們一起生活,我也深感榮幸齊明遇到你們這樣的家庭,對於我的媳婦宋氏,有時會口無遮攔,她心地其實不壞,請你們見諒,尤其是筱薇,爺爺對妳感到非常抱歉,相信齊明以後在幸福莊園一定能過得幸福,謝謝你們,這筆錢是我的小小心意,比起你們陸家的大愛並不算什麼,我也是自私的,希望我的孫子齊明能在你們那裡過得幸福,我就放心,最後,希望將來我也有幸與陸家交好,也能到你們幸福莊園走走。」這是齊爺爺寫的信,筱薇唸完後,心裡千頭萬緒,原來爺爺是一直在擔心齊明,也是,齊明遇到湯盈盈這件事消沈一年之久,好不容易恢復,現在又經歷我的事,難怪爺爺會擔心齊明。


「爸~這錢該怎麼辦呢?能收下嗎?」筱薇問陸毅明。


「既然是齊家老爺要給齊文當教育基金,那麼筱薇還是將它存起來,將來給齊文好了,聽完齊老爺的信,可以知道,他非常關心齊明,想來這筆錢名義是給齊文,其實是買齊明將來在這裡的安心,我們如果不收,齊老爺大概會失望又擔心齊明吧!」陸毅明從信中聽出,齊老爺其實是關心齊明,至於齊文,他是因為齊明堅持只好也就認了,想來也是,齊家家大業大,何必認養別人孩子,要不是他們三人做決定,我陸家孫子何必姓別人的姓氏,他轉身走向齊文,抱他在懷裡。


「我們就將這筆錢存起來,用在孩子的身上,不管是齊文還是陸文,這筆錢就是他們的教育基金,另外我再加一千萬一起存入基金,我平時都在忙自己的工作,所有孩子的事情都是曉慶和筱薇還有爸爸在忙,我就只是在享受抱孩子的樂趣,我們是一家人不是嗎?我盡我的責任,當然我知道陸家並不需要這些錢也能將孩子養育的很好,只要我需要有參與感罷了。」齊明低頭說著,他知道爺爺要陸家以為他只是關心他,而非齊文,事實上爺爺是真的要給齊文的。


「齊明你也不用覺得自己沒有付出,其實你做的事,我都看在眼裡,你不須自責,但是如果你覺得這樣做你的心情會比較好,那麼爸爸可以答應你,我們就設一個基金當孩子所有的用途,我也拿一千萬存入,就讓筱薇來處理基金的事。」陸毅明看著齊明說著。


「好,那我也拿八百萬這樣齊、陸二家各出一千八百萬當孩子的基金,將來如果我和筱薇還有再添小孩,我在加入一千八百萬,讓每個孩子都ㄧ樣,不分男孩女孩。」陸曉慶笑著說。


「這樣怎麼行呢?我的本意不是這樣,曉慶,你應該懂大哥的意思。」齊明無奈的說。


「我懂,但是我也是孩子的爸爸,大哥應該也要懂才對。」陸曉慶笑著說。


「好了!你們的錢是太多,是嗎?就這樣每個人都出八百萬,這樣就有四千萬了,好好運用這筆基金,孩子肯定是夠的,將來如果我再生一個孩子,也不需要再入資金,我覺得用這四千萬,我們應該可以再幫孩子賺更多錢才對,你們覺得如何?」筱薇看著大家說著,這時哇哇車裡的陸文剛好哭著,筱薇立刻跑去將陸文抱起來,並在他的小臉上親一下,陸文竟然笑了,筱薇看著陸文笑著,將孩子抱著緊緊的,陸曉慶看著真是開心,說不偏心是假的。


「不過,筱薇,你不會自己也要出八百萬吧!」齊明瞪大眼睛看這筱薇說。


「嗯~孩子是我生的,我出錢又怎麼了,大哥看不起我嗎?你不知道我也很會賺錢嗎?」筱薇看著齊明說,陸曉慶走過筱薇身邊將陸文接過來抱,他怕筱薇手會酸,陸文現在有點重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當然知道妳很會賺錢,除了本身事務所妳就賺不少,現在加上妳的畫作一推出就馬上被收藏,我都快趕不上妳賺錢的速度了,怎麼敢瞧不起妳,只是覺得妳懷孕期間很辛苦,生產時也很辛苦,所以孩子的基金應該由我們來出才對。」齊明摸摸頭說著。


「那可不行,孩子長大後問起基金是誰出的錢,我要怎麼回答他們呢?我可是媽媽怎麼可以讓孩子覺得我是一毛不拔的人呢!」筱薇瞪著齊明俏皮的說著。


「嗯~曉薇說得對,筱薇可是非常慷慨的人,我們就依筱薇的意見。」陸曉慶寵溺的看著筱薇,筱薇笑著看他,他們最近真的因為孩子和工作,二個人有些疏於彼此的感情生活,筱薇看著陸曉慶覺得有點愧疚,現在晚上孩子有人照顧了,她也該好好安撫一下陸曉慶了,陸曉慶看到筱薇微笑著,他知道現在筱薇終於有時間看到他了,他不能跟孩子搶筱薇,更不能和孩子吃醋,他只能默默等待,讓筱薇自己發現他也是需要她的撫慰。


「那就依筱薇說的,我們各出八百萬,我們是一家人不要太計較這些事。」陸毅明笑著說。大家都不敢再有意見了。


這時,陸曉豐喊著大家去餐廳用餐,陸毅明和陸曉慶將孩子抱到嬰兒房,交給保母照顧,他們才到餐廳一起用餐,今天是陸曉豐一人掌廚,他的手藝也是一流的好,齊明吃後看著陸曉豐,覺得不可思議,一點都不輸大廚,陸曉豐得意的笑,後來,齊明才知道,陸家男人都是喜歡廚藝,喜歡將食物的味道做到完美,喜歡洗手作羹湯,只為親愛的家人能品嘗到食物的美味和他們內心那份對家人的愛,齊明表示他有空也要來跟陸曉豐學廚藝,每個人都笑著看齊明,他們覺得一個生活在外這麼多年,應該會煮只是對食物烹煮的要求還有一段距離,這個筱薇最清楚了。


他們現在非常期待幸福莊園能盡快完工,讓他們所有的人都能趕快搬進來這個莊園,共同組成一個大家庭,現在他們也同意讓齊盛搬進來,他們的成員是越來越多人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