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三章 齊家

齊家家長齊海生創辦齊氏集團,主要經營房地產、營建業、土地開發、飯店、銀行及藝廊等事業。目前齊家主宅是由自家公司建造的齊家大樓,共16層樓,第一層樓主要是迎賓會客室及管理員的休息室。

第二層樓有二間宴會廳,每間都擺設一張可坐下24人的大圓桌,專門用來宴請賓客。

第三層樓是健身房及撞球室。

第四層樓是一座200米長的市內溫水游泳池。

第五、六層樓是採用樓中樓方式建造,主要是做為齊海生、齊晏成與宋雪華的居家。

第七、八層是採用樓中樓方式建造留給大兒子齊威。

第九、十層是採用樓中樓方式建造留給二兒子齊明。

第十一、十二層是採用樓中樓方式建造留給三兒子齊盛。

第十二~十六層樓都是單層是預留給未來的孫子和孫女。但到目前為止,大兒子和大媳婦結婚後不住在他們給的房子,二兒子ㄧ直住在外面,只有三兒子和他們一起住在五樓。


目前集團是由獨子齊晏成負責,妻子宋雪華喜歡藝術、音樂,經常活動於藝術圈,旗下“齊.藝廊“就由她擔任館長。


長孫齊威留美碩士歸國後,負責土地開發及房地產,長孫媳沈婉是沈氏集團大千金,目前負責齊氏旗下“齊家飯店“管理業務。


二孫子齊明留美碩士主修企業管理,畢業後在美國開一家創投公司,投資項目包括金融、房產及壽險,目前市值與齊氏集團市值不相上下,是齊家唯一沒有掌管齊家事業的孫子,卻是齊家能力最強的孫子。


三孫子齊盛留美碩士歸國後,負責銀行業務。


齊海生年輕時因一場車禍險些失去生命,在急需輸血時醫院剛好沒有庫存,在危急時剛好遇到王昇一在醫院陪伴即將生產得老婆,經瞭解醫院急需用AB型的血來急救傷患,王昇一剛好是AB型,因此就直接輸血給急救中的齊海生,後來二家就因而結識成為世交,因二人都只有一個獨生子,就約定從孫子輩中選一人結為親家。


齊家長孫已經結婚五年,王家大女兒也結婚三年,齊母宋雪華原本希望老三齊盛與王家老二王筱薇能聯姻結婚,因為年紀相差二歲比較適合,在晚餐後,全家除了老二齊明不在家,其他家人都聚在客廳喝茶聊天。


「老三,媽媽問你一件事,你今年三十了吧!是不是該結婚了!」齊母說。


「媽!怎麼了!我沒對象啊!不急才三十,二哥也還沒結婚呢。」齊盛說


「你不要說你二哥,我現在說的是你,王家二女兒今年二十八,跟你年紀相當,你也知道我們二家有預先定一門親事,聽說這個女兒很乖巧也長得不錯,這是王家給我們二小姐的資料,你拿去看看,可以的話就你了,反正你也沒有結婚對象,這樣剛好,你爺爺也可以了結這個心願。」齊母宋雪華說著,順手把資料拿給齊盛。


「這是什麼資料,王筱薇,二十八歲大學會計系畢業,事務所上班,文靜乖巧,沒有不良嗜好。連照片都沒有,是在寫簡歷嗎?簡歷還有身高體重和照片呢,連這基本的都沒有,到底是要看什麼啦!」齊盛看著手上的資料大聲的叨念著。


當他念完資料後,全家都哈哈大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真的是簡歷沒錯。


「至少基本學歷及工作資料都有,王家家教沒問題,我們都看過他們家的孩子,二女兒小時候見過幾次,小時候就長得非常水靈,長大後雖然沒見過,應該跟小時候差不到哪裡才對,我想跟她那個鋼琴音樂家大姐長得差不多,所以媽媽覺得跟你應該合得來,她學會計,你也是學商業管理的,很合適。」齊媽宋雪華說著。


「我不要連照片都沒有,我才不要呢!二哥也還沒有結婚,他現在也沒有帶女友回家過,這個應該安排給二哥,怎麼也輪不到我吧!」齊盛急忙說著。


「老二?他那個脾氣,你也知道你二哥的情形,萬一把王家二小姐給嚇到那可不行,我才會說你比較合適,年紀也是你大二歲較合適,不能說因為長輩定的親事就隨便拿一個來了事。」齊媽宋雪華說著。


「怎麼是隨便拿一個來了事?二哥很優秀啊!學歷好,長得帥,配那個王二小姐已經非常好了,我們沒有嫌她就很對得起她了,還好意思說二哥老嗎?也才大她五歲,我先說喔!我可不要,不要推給我。二哥自己不常回家,沒有申辯的機會是他的事,長幼有序。」齊盛非常堅持的說。


「你這孩子!真是的,爸!你說老二大王家二小姐五歲,沒關係嗎?老二會同意嗎?」齊媽宋雪華轉向齊海生說。


「齊盛說的也沒錯,齊明一直跟家裡無法親近,不如利用這次聯親的機會,讓他回家一趟,聽聽他的意見,總不能把雙方定下的婚事一直擱著,今年既然王家提起,那還是要遵守當初的承諾。」齊海生感嘆的接著說:「是我這個做爺爺的對不住你們,當初如果不是王家老太爺輸血給我,對我有救命之恩,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婚事壓在你們身上,如果我有多一個兒子或女兒,王家老太爺有多一個女兒或兒子,這事也就輪不到你們,其實當時王家老太爺有說可以不需履行,兒孫自有兒孫福,是我堅持在孫子輩履行諾言。王家現在在商場上雖不如我們家,但也一直規規矩矩做生意,相信他家女兒的品行應該不差,學歷差一點沒關係不會拖後腳就行,既然齊盛不願意,那叫齊明回來一趟,我來跟他說好了。」齊海生再一次感嘆地述說著。


「爺爺!對不起!雖然我是堅決不想,但是如果二哥堅決不要,到時候就我好了,但是我要先說在前,如果婚後我已經努力再努力還是不行,到時候可不能阻止我離婚就行,畢竟我的人生還有一大半呢?」齊盛無奈的說著。


「你這小子在說什麼?還沒結婚就先考慮離婚!混小子!你拿人家女兒玩遊戲嗎?」齊媽宋雪華說著作勢要打齊盛。


「媽~我說的是實話,總不能因為我沒有女朋友就非要跟一個條件平平,長相不知,完全沒有感覺的人過一輩子,再說了,我說會努力~會努力~」齊盛感覺非常委屈的說著。


「媽!其實我覺得老三說的沒錯,王家給的資料簡簡單單,不說學歷只有大學畢業,連哪一所大學都沒寫,一張照片都沒有,確實讓人懷疑她的長相,還好我已經結婚了,輪不到我,哈哈哈~」老大齊威看著老婆田婉感到慶幸說著。


「你也不能這樣說啊!沒給照片也許是要讓我們見面後有所驚艷,也說不定!」沈婉笑笑的說著。


「驚艷!我看是驚嚇!」齊盛瞪大眼睛說。


「你這臭小子,什麼驚嚇!到底在說什麼?沒聽你大嫂說是驚艷嗎!」齊媽宋雪華拍了一下齊盛的頭說著,其實她心裡也有些贊同老三的說法。


「媽~你幹嘛打我,我說的沒錯啊!如果長得漂亮會不給照片嗎?就是長得抱歉才不給,不是這樣才合理嗎?」齊盛不服氣的說著。


「長相不是重點,品行才是最重要的,既然爺爺已經叫你二哥回家,你就不要在這裡耍嘴皮子,等你二哥回來跟爺爺聊之後,你在煩惱還來得及,總之你只要知道你是候補就行。」齊爸齊晏成說。


這件事就在齊家經過討論之後,決定先暫定老二齊明,經過幾天之後,齊明接到齊海生的電話後,就回到齊家。


齊明一年到頭回家次數不會超過五次,主要是他的工作必須隨時出國,長期在外與家人相處少,經過數年前被深深愛著的初戀戀人背叛之後,一個熱情陽光的男孩,變成一個面無表情且不信任人的個性,對深愛他的齊家人來說也是一種不可說出的痛。回到齊家後,齊明直接進入齊海生的書房。


「爺爺~我回來了!您找我有事!」齊明恭敬地說著,他內心一直非常敬重他的爺爺齊海生。


「齊明!你回來了,爺爺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我知道你忙,可以給爺爺一些時間嗎?不會耽誤你太久。」齊海生說。


他內心對這個孫子,其實非常認可他的實力,雖然他也不清楚這個孫子到底創哪方面的事業,但他卻可以感覺到這個孫子應該是齊家最出色的孩子,單單看他不接齊家事業就可以知道,是個有魄力的孩子。


「爺爺!您說沒關係,我已經排掉半天的工作,我們可以慢慢聊!」齊明說。


「好、好、好,我們也好久沒有聊天了,現在你在外面一切可好?」齊海生點點頭說著。


「爺爺放心,我一切都好。」齊明說。


「其實呢~爺爺想問你,可有結婚對象嗎?你也33歲了,該考慮了!過去的事不能一直絆著你一生,不值得你這麼做,更不能因為一個不值得的人浪費了你的人生。」齊海生想起那段讓這個孫兒差點毀掉的事,感嘆的說著。


「爺爺!我知道,您別擔心,目前我沒有結婚對象,所以也沒辦法結婚,也許對的人還沒有出現,如果出現了我還是會結婚的,您放心!。」齊明低著頭,若有所思的說著。


那段讓他刻骨銘心的初戀,用盡他所有的愛呵護的戀人,卻在一夕間與別人結婚,只因為對方財力比他家雄厚,他不知道一個人可以說變就變,說不愛就不愛,玩弄別人的感情就像家常便飯那般輕鬆,卻讓他困入泥沼中,直至今日他想到還是會心痛。

「跟他在一起只是因為一個人在美國無聊,找個人玩玩而已。」湯盈盈給他這個荒唐的理由,讓齊明感到痛苦萬分差點懷疑他活著的價值,頹廢將近一年的時間,還是他的教授看不下去,找他深談分析所有狀況,讓他相信自己可以超越那個勁敵,給背叛者ㄧ個後悔的權利,同時也是證明自己的能力,不是靠家裡的資源也能創造一片天地。


教授一席話漸漸地讓齊明走出黑暗,完成延遲一年的碩士論文,畢業後齊明選擇自己創業,這些年來齊明拼命的工作,努力開展事業,如今他的成就已經可以與整個齊家相提並論,當然也比那個靠家族企業的勁敵更加出色。


「既然你沒有對象,爺爺請你看看這個對象資料,是不是可以呢!」齊海生拿給齊明一張寫著王筱薇的資料。


「這是王家二小姐,小時候看個幾次,沒什麼印象,爺爺是要履行當初的承諾,所以想讓我與這位結婚嗎?」齊明若有所思的說著。


「是啊!資料上沒有照片也沒有身高體重,爺爺也不知道該如何跟你描述王家二小姐的長相,都是爺爺對不起你們,讓你們為難!」齊海生慚愧的說著。


「爺爺!您別這麼說,當初如果不是王爺爺輸血給您,齊家應該也不會有現在的榮景,您別擔心,既然如此,那我就聽爺爺的安排,結婚對我來說也就是人生的一個過程罷了,或許王家二小姐跟我真的有緣分,不然也不會剛好被二家人撮合在一起。」齊明說著,對他來說一個不相信愛情的人,跟誰結婚都沒關係,既然結這個婚,可以了卻爺爺的心願,那他倒是願意為爺爺做這件事。


「孩子,雖然因為王家對我有恩才定下這個親事,但是爺爺仍然希望你能善待王二小姐,也許她的條件不是那麼好,可能長相也很平凡,爺爺覺得她在王家應該不是那麼被疼愛的孩子,才會只有給我們這麼少的資料,連吹捧自家女兒都沒有,就可以知道其中的緣由。」齊海生擔心的說。


「爺爺~我知道,既然跟她結婚,我會善待她的。」齊明非常肯定的說著,他覺得只要王筱薇不會吵鬧不講理,他可以跟她結婚後和平相處,互不干擾。


光看這麼簡單的介紹,齊明當然就明白這位二小姐在王家的待遇一定非常不理想,齊明對婚姻沒有憧憬也沒有期待,既然是齊家必須償還這個恩情,那就由他來做這樣也好,反正他一年到頭都在國外,在家的時間也沒有多久,一個不被家裡待見的孩子,要求應該就不會多,麻煩應該也會比較小,對他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孩子,既然你同意這個親事,那我們就跟對方協調相見禮的事宜,你覺得哪天比較合適,看一下你的行事曆。」齊海生深怕齊明會後海,緊接著說。


「這個星期天,我有空,既然定下了,那還是早些好了!我怕後面我會出國一個月,耽誤下來就會更久。」齊明明白爺爺的想法說著。


「好!那我請你媽媽跟王家聯絡,確定星期天對方可以後再通知你。」齊海生高興的說著。


二位祖孫聊聊其他的事之後,時間也接近傍晚,今天齊明難得在家用晚餐,餐後也跟著大家坐在客廳裡喝茶聊天,這時齊海生也已經通知媳婦,齊明同意這個聯姻的消息。


「二哥,聽媽說你同意跟王二小姐結婚了!」齊盛開心的說著,因為他已經不需要當候補。


「嗯~這不也是你希望的,不用當候補。」齊明當然知道,如果他不同意就會落在這個小子身上,雖然他也不是非常喜歡這個弟弟,但是這個弟弟他還是會照著。


「二哥,別這樣,長幼有序,哈哈哈~」齊盛調皮的說著。


「齊明,那媽媽明天就跟他們說星期日見面禮的事喔!你們星期日通通給我留下來參加,知道了嗎!」齊媽宋雪華看著齊明說著又把頭轉向齊盛,她知道這個老三不一定會參加。


「知道了,媽!妳不用看我,我一定會參加,我總要看看我未來二嫂長得怎麼樣,萬一在路上遇到沒認出就不妙了。」齊盛調皮的說著。


「就屬你讓人不稱心!」齊媽宋雪華說著。


「好了!老二既然同意,我們就歡歡喜喜的辦這場見面禮,在我們飯店明悦廳舉行,二媳婦妳安排ㄧ下。」齊晏成說著。


「好的~爸爸我會安排一切,您不用擔心。」沈婉笑著說,她也有些詫異的看著齊明,她的認知裡齊明應該不會輕易妥協的。


「齊明,沒想到你這麼爽快答應爺爺,大哥蠻佩服你的,真心話,希望這個王二小姐不會讓你失望。」齊威覺得非常意外地看著齊明說著。


「大哥,不管王二小姐長相如何,我也希望星期天相見禮時,你和齊盛能給她一些面子,不要失去齊家應有的禮節。」齊明這句話其實是在跟齊盛說的。


「一定的,二哥,我一定給未來二嫂面子,你放一百個心。」齊盛拍拍胸非常肯定的說著。


接著你來我往的說說笑笑,齊明雖然這七年來跟家人很少接觸,也沒有接管齊家任何企業,但家人間的情誼依舊非常深厚,跟外界認為他不得齊家人重視與疼愛大大不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