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三十五章 許氏集團慈善音樂會

齊家收到許氏集團慈善音樂會的邀請函,原本他們是想拒絕參加,但看到邀請的音樂家是鋼琴大師杜樂,齊家人就不知道該不該參加了,不久前,有一次在齊家飯店,筱薇在飯店大廳演奏時,大師當時剛好在場,對筱薇的琴藝讚不絕口,這是難得的緣分。他們於是決定開一場家庭會議,當然也請齊明帶筱薇回齊家,這也是從二月二十日至今,筱薇才再度回到齊家。


她和齊明一起回到齊家時,齊家人已經都在客廳等他們,每個人看起來的表情都不是很好,齊明在車上已經告訴筱薇,回齊家的原因,筱薇也知道,這次邀請函的主人許氏集團是齊明初戀情人湯盈盈的夫家,筱薇也收到湯盈盈單獨發給她的邀請函,筱薇自然知道其中應該會有某些原因。這次主辦方就是許氏集團,湯盈盈是女主人,自然會參加這場慈善音樂會,齊家人因為齊明的原因,已經不太與湯氏企業和許氏集團往來,這次會猶豫,主要是因爲筱薇和音樂大師杜樂,之前在齊家飯店有過這場慈善音樂會的約定。


「你們回來了,快過來坐下,我們有事討論。」齊晏成說著。齊明牽著筱薇的手走到沙發上坐下。


「你們好,不好意思我們回來晚了。」筱薇恭敬地點了頭說,就坐下來。


「沒關係,筱薇,我和大哥也剛到沒多久。」沈婉笑著說,她覺得自從那天筱薇說了許多話之後,好像家裡的氣氛已經變了,但是,婆婆似乎對她比較友善,她雖然開心,但總覺得婆婆對筱薇的態度轉變讓她有些不能接受。


那次之後,筱薇也沒有再回來,今天才再度看到筱薇。美術館頒獎典禮,筱薇也沒有邀請齊家人出席,雖然婆婆宋雪華和齊明有出席那場頒獎典禮,但婆婆回來後卻很不開心,她只說,筱薇整場不是跟她的大學教授莊啟峰聊天,就是跟蘇巧巧和那二位國際級大師聊天,她和齊明根本沒有機會和她說上話,宋雪華這樣抱怨著,聽在齊晏成的耳裡就覺得筱薇不該如此對待宋雪華和齊明,對筱薇也產生些許的不悅。


「今天,請大家都回來,是我們收到許氏集團即將舉辦的慈善音樂會邀請函,因為這次邀請的音樂大師就是杜樂鋼琴家,上次在齊家飯店時,筱薇與這位大師有約定,要參加這場慈善音樂會,所以,我們才會開這次家庭會議,聽聽看你們的意見。」齊晏成非常嚴肅的說。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參加比較好,我說許氏集團辦的慈善音樂會,那湯盈盈一定會參加,到時候大家見面不是很尷尬嗎。」齊盛生氣的說。


「我也覺得不要參加,這麼多年來,我們都儘量不與他們二家往來,如果這次參加,那麼下次就無法拒絕,這樣以後就會沒完沒了。」齊威看著齊明說著。


「是啊!我也反對參加,我還是沒辦法看到湯盈盈這個假惺惺的女人。」宋雪華也用非常生氣的口吻說。


「齊明!你呢?」齊晏成看著齊明說。


「我沒有什麼關係,參加也可以不參加也可以,我沒有意見。」齊明面無表情地說著,其實他內心還是有些波動,因為那個女人,他也曾經愛得很深,他也好多年都沒有再見過她,他內心其實是想看看她的。


「筱薇,齊明應該跟妳說過原因了,因為這件事有關於妳和大師杜樂之間的約定,所以,妳的看法是什麼?」齊晏成看著筱薇說,齊家人有都把目光,看向筱薇身上。


「嗯~如果你們不想參加就不要參加,這種事不需要免強自己,我覺得慈善音樂會是歡樂的場合,應該用快樂心情去參與,如果不快樂那就別去,免得讓自己更不快樂。」筱薇淡淡的說著。


「所以,筱薇我們不去參加,妳沒有意見是嗎?那妳和大師杜樂約定,是不是由妳自己去跟大師說明一下,才不會對大師失禮!」齊晏成說著,他聽筱薇這麼說也鬆了一口氣。


「好,我會向大師說明齊家無法參加這次的音樂會,但是,我會自己一個人去參加,因為我也有收到邀請函。」筱薇不疾不徐的說著。


「筱薇,誰發給妳的邀請函?」宋雪華一聽就覺得不妙,她看向筱薇說。


「是湯盈盈發給我的。」筱薇說。


「筱薇,她為什麼發給妳邀請函,用什麼理由發給妳,妳知道她是誰吧?那樣妳還要出席參加?」宋雪華急著說,她搞不懂筱薇在想什麼。


「齊明跟我說過,她是齊明的初戀情人,也是對齊明最無情的人,但是這跟我參不參加音樂會有什麼關係,我以前並不認識湯盈盈,我只是去履行對大師的承諾。」筱薇看著齊明說,齊明也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筱薇,他不知道筱薇心裡在想什麼,難道筱薇想會一會湯盈盈嗎?


「妳既然知道,那妳還要去?雖然妳跟大師有約定過,但是妳看到湯盈盈不會尷尬嗎!」宋雪華不解的說。


「她是齊明的初戀情人,又怎樣了嗎?她是對齊明最無情的人,又怎樣了嗎?這件事不是已經過了許多年嗎?齊明現在不是已經健康的在這裡,我不覺得我有什麼理由不能參加,那位湯盈盈跟我沒有關係,她應該沒有厲害到,讓我看了她就會害怕的人,更不用說我會尷尬了,我只是想遵守與大師的約定,其他的事,不在我的考慮之中。」筱薇說著她心裡的想法。


「二嫂,妳不知道她是一個帶著面具的女人,我怕她會跟妳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話裡全是假話來傷害妳和二哥。」齊盛擔心的說著。


「筱薇,如果妳要去我陪妳一起去,我想我也應該會會她了,這麼多年了,我還真想看看她,現在過得好不好,幸福不幸福。」齊明說出心裡話。


「既然這樣,乾脆我們全家都去好了,我們確實沒有必要因為這樣的一個人,讓我們放棄跟她有關的所有活動。」齊盛說著,他不放心筱薇和齊明二個人去。


「筱薇,妳真的確定要去面對湯盈盈?妳真的不會覺得不舒服嗎?」沈婉擔心筱薇的心情說著。


「大嫂,我確定要去,我跟她又不是仇人,她能拿我怎麼了,她不來招惹我,我也不會無聊到去找她聊天,她和齊明的事,我沒有參與過,如果她還會來找齊明,那也是齊明自己的事,齊明必須自己解決與她的關係,我幫不了,但是如果她扯到我身上,那倒霉的只會是她,不會是我。」筱薇慢慢地說著,齊家人包括齊明都讓筱薇的話驚嚇到,他們不知道筱薇也有這麼強勢的一面。


「好,除了爺爺不去之外,我們就全家出席。」齊晏成說出最後的決定。


很快日子就來到三月二十日,許氏集團辦的慈善音樂會,齊家人都盛裝打扮出席這項活動,這次活動的地點,是在許氏集團私人花園招待所舉辦,許氏集團的大公子許維雄和湯盈盈夫婦在會場前迎賓,當許維雄看到齊氏集團成員這次都出席,感到特別開心,他不知為何這幾年怎麼邀請或想與他們合作,始終都被婉拒,今天能看到他們全部出席,許維雄格外驚喜,就走向前去迎接齊家人。


「歡迎~歡迎,感謝你們能撥空參與這次的慈善音樂會,我代表許氏集團,竭誠的歡迎你們。」許維雄開心的說,齊明和筱薇不約而同地想看一下許維雄,他們都好奇許維雄長得怎麼樣,還真不能跟齊明比,湯盈盈是眼睛瞎了嗎?筱薇心裡覺得真好笑,就因為比較有錢,齊家錢也不少啊!少幾個億多幾個億真的那麼重要嗎?齊家的錢也花不完,這樣不就好了,非搞的大家雞飛狗跳,筱薇搖搖頭看著齊明,心裡覺得很好笑,就這樣敗給前面這個比他差好多好多的男人。


「真的非常歡迎你們能賞光,我們好久不見了,真高興我們能再次見面。」湯盈盈穿著一身淺紫色禮服,身材保持得非常好,玲攏細緻,用著深情的眼神看著齊明說著。


「謝謝你們的邀請。」齊晏成看一下湯盈盈,就帶著齊家人走入花園廣場。


「齊明,我們好久沒見面了,跟我聊聊好嗎?你身邊這位是你的新婚妻子王筱薇是嗎?」湯盈盈跟著齊明後面說著。


「是的~許夫人,這是我的妻子王筱薇。」齊明轉頭看向湯盈盈,有風度地,介紹筱薇給湯盈盈認識。


「妳好,齊夫人,我是湯盈盈也是齊明在美國的好朋友。」湯盈盈笑著說。


「嗯~齊明提過妳,謝謝妳在美國期間對齊明的照顧,那段日子讓他永生難忘呢!」筱薇微笑的說著,站在筱薇後面的齊家人,聽筱薇這麼說,都驚訝不已,他們覺得筱薇不該跟她搭話。


「是嗎!能讓齊明永生難忘,我還真是榮幸。」湯盈盈笑著看向齊明,用那雙深邃的眼睛。


「我想也是,沒有妳的特別照顧,齊明怎能蛻變得這麼好呢!」筱薇笑笑的看著齊明說。


「筱薇,我們進去吧!他們還要忙著接待賓客呢!」齊明就牽著筱薇手走進會場。


身後的湯盈盈有些失落,沒想到齊明還是那麼帥氣現在又多了穩重,她真後悔當初甩了他回國嫁給許維雄,這些年她一直無法懷孕,已被夫家罵得不知多少次,許維雄還在外面養小老婆,都生二個孩子,這個婚姻只是表面好看而已,如今她和許維雄也正在跟律師討論辦理離婚。


湯盈盈沒有發現她身後的許維雄,都已經看到和聽到她和筱薇的對話,他確定他的老婆在美國期間,一定跟齊明有關係,他也終於知道,這些年齊家為什麼不與他們許氏集團來往,絕對是因為湯盈盈這個女人。


齊家人跟著服務人走到被安排的位置上坐下,筱薇看旁邊的齊明有點想笑,不知為何,最近看齊明,總是用朋友的觀點來看他,而不是老公,現在也是,對齊明似乎只存在著不討厭,但沒有像之前那樣喜歡了。


「怎麼,筱薇妳這樣看我,是覺得我很可笑嗎?」齊明看著筱薇說,他們其實也很久沒有一起好好聊天,筱薇每天比他還忙,都加班到很晚才回來,回來就是趕緊洗漱睡覺,根本就是沒有交集。


「嗯!你是蠻可笑的,竟然輸給比你差那麼多的人,湯盈盈的眼光真的讓人看不懂,怎麼會放棄這麼帥氣的人呢?」筱薇笑著看齊明說。


「嗯~妳也是這麼認為的,我確實比那個人好很多對吧!妳可不要跟湯盈盈一樣,放掉這麼優秀又帥氣的人喔!」齊明看著筱薇笑著說,他最近確實感覺到筱薇對他的冷漠,自從去了“齊.藝廊“回來之後,筱薇就不想跟他聊那天的事,他也沒機會跟筱薇說,他媽媽誤會她的事已經說開了。


「你在說什麼呢,我去看看大師在哪裡,我娘家人也有來,我去跟他們打招呼一下。」筱薇不想再跟齊明說這些敏感的話,就要起身離開。


「我跟妳一起去,跟妳的家人打招呼吧。」齊明也站起來,拉著她的手就往王家的座位走去。他們來到王家座位席。


「爸、媽,大哥、大嫂、大姐、姐夫你們好啊!能在這裡遇到你們真好。」齊明拉著筱薇的手笑著說。


「齊明,筱薇你們也來參加,真好真好,筱薇也有些日子沒回家了,事務所很忙吧?最近是事務所的旺季。」王風味看到筱薇笑著說。


「是!爸爸,最近是事務所的旺季,我每天都需要加班,所以,沒有時間可以回家看您,最近身體都安好吧,等忙完之後我找時間回去看您。」筱薇現在看著爸爸,多了許多柔和的笑容也比較敢跟她爸爸說話。


「爸爸身體都很好妳不用擔心,工作那麼忙妳也要照顧好身體,有空再回來看看我們就好。」王風味笑著說。


「筱薇,有空一定要回來喔!大嫂很想再跟妳好好聊一聊。」吳苓苓笑著說。她覺得每次跟筱薇聊天都能有一些收穫,她現在可是非常喜歡筱薇。


「好的大嫂,那我們先去跟其他朋友打招呼了。」筱薇說著。


「我們有空會回去看看大家,我們先離開了。」齊明說著,就點個頭牽著筱薇離開。


齊明看到熟悉的人,想牽著筱薇過去跟他們打招呼,筱薇卻跟齊明說,她想去找大師聊一下,四月音樂會的事,請齊明自己去找友人聊,他們各做各的比較節省時間,不然等一下音樂開始,就沒有時間跟大師聊了,齊明只好自己去找朋友。筱薇找到大師並跟他說,她願意四月和大師一起舉辦四手聯彈音樂會,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這個機會,杜樂開心的抱著筱薇表示當然可以,他一直在等筱薇的回覆,杜樂希望等一下請筱薇也上台彈一首曲子,筱薇說可以,杜樂說他會在他演奏完後,下台走到筱薇的座位,邀請她上台演奏,筱薇笑笑答應,就指著自己的座位給杜樂知道。筱薇就離開想回自己的座位,就在此時,筱薇看見了一位熟悉的身影,一直看著她,筱薇往那個方向看去,她看到了陸曉慶笑著看她,陸曉慶看著筱薇微笑地走過來。


「筱薇,真巧能在這裡遇見妳,真好!」陸曉慶笑著說。


「嗯~你也受邀來參加這場慈善音樂會,要捐錢嗎?」筱薇俏皮的說。


「我跟著家人來的,就算要捐錢也輪不到我,筱薇放心。」陸曉慶笑著說。


「那就好~都是一些噱頭,真正要做慈善,直接捐錢給弱勢團體不就好了。」筱薇微笑說著。


「嗯~是這樣沒錯,對了!我還沒有恭喜妳得首獎,恭喜妳,筱薇真棒!許慶說,妳和巧巧都要辦個展,會是什麼時間,我很高興妳願意讓我加入。」陸曉慶笑著看筱薇說,陸曉慶一直都是這樣溫柔的對待筱薇。


「我的畫作五月十號後才會從法國運回來,所以我估計七月中旬,我要ㄧ直忙到五月底結束,所以我六月才會開始整理我的畫作,巧巧應該會比較早,六月中應該可以先開個展,你先跟許慶敲時間,但是我不希望影響到你的工作,不然我會很內疚。」筱薇看著陸曉慶說著。


「好,我知道,一定不會影響到我的工作,我不希望筱薇有內疚,可以抱你一下嗎?國際禮儀的擁抱,應該可以吧!」陸曉慶還是用他的招牌微笑對著筱薇說著,他從許慶和巧巧那裡知道筱薇在齊家的事,他一方面擔心筱薇在齊家不快樂,一方面又開心覺得自己似乎又有希望。


「嗯~可以。」筱薇走向前一步,靠近陸曉慶,陸曉慶張開雙手給筱薇一個大大的擁抱,並在筱薇的耳邊說:「我等妳來到我身邊,我一直都在,別怕,我的筱薇。」


筱薇聽了陸曉慶說的話,眼眶泛紅,她內心最脆弱的地方,陸曉慶一直都知道,筱薇雙手緊緊的抱住陸曉慶,將頭靠在陸曉慶的胸膛,輕聲的說:謝謝!

陸曉慶感受到,筱薇抱著他的手力度增加,他也加深了他的力度,在筱薇的頭頂上輕輕一吻。


這時,齊明已經走到筱薇身後不遠處,他看見有一個溫文儒雅的男人緊抱著筱薇,齊明突然有點茫然,這時陸曉慶也看到齊明,他在筱薇的耳邊輕聲的說:「齊明往我們這邊走來,我要暫時放開妳,妳自然起身,我愛妳,筱薇。」


說完後陸曉慶就輕輕地跟筱薇分開,然後微笑著說:「我們再聯絡。」齊明剛好走到筱薇身旁。


「筱薇,這位是?」齊明指著陸曉慶說著。


「喔~齊明你來了,這是我大學的學長陸曉慶,許慶的同班同學。」筱薇很自然的向齊明介紹陸曉慶。


「你好~我是筱薇的老公,齊明。」齊明伸手跟陸曉慶握手。


「我是陸曉慶,你們結婚時我也有到場,很高興認識你,音樂會應該要開始了,我們還是各自回座位,有機會我再約你們一起聚聚。」陸曉慶笑著說。


「好~我也很高興認識你,下次到我們齊家飯店聚餐,也請蘇巧巧和許慶一起來,我來做東,那我們就先回座位。」齊明笑著說。陸曉慶點頭表示同意,他們就各自回座位。


緊接著這場許氏集團慈善音樂會,在主持人的宣布之下正式開始,由許氏集團總裁許平鎮主持後,由樂團先演奏,音樂響起,全場安靜無聲地聆聽優美的旋律。


緊接者主持人,請鋼琴大師杜樂先生上台,鋼琴大師杜樂用簡單的英文說幾句話後,隨即演奏了一首蕭邦—華爾滋降E大調第一號圓舞曲op18,琴鍵在大師輕快的彈奏中,樂曲以輕鬆歡樂的旋律,縈繞在整個花園廣場,讓所有在場者聽得如癡如醉,當大師彈奏結束時,全場起立鼓掌。


大師向主持人要來一支麥克風,大師說:「我要向所有的觀眾,介紹一位新秀鋼琴家,即將在下個月與我在國家音樂廳,舉辦四手聯彈音樂會,現在,我將下台邀請這位新秀鋼琴家,到台上來為大家演奏一曲。」說完,大師就走向筱薇所在的位置,親手牽起筱薇的手,走向舞台,全場驚訝不已,尤其是王家的大姐王筱嬌,她完全不知道筱薇會彈鋼琴,更不知道筱薇,何時認識這位鋼琴大師杜樂,她崇拜杜樂已久,都無法與大師近距離見面,今天已是王筱嬌與杜樂距離最近得一次,筱薇竟然能讓大師親自下台牽她的手上台,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全場驚訝之餘,筱薇已站上舞台,簡單的介紹自己的名字後,筱薇就宣布她即將彈奏的曲目是蕭邦降E大調夜曲op9 No2,說完,全場掌聲。


筱薇坐在鋼琴上,閉上眼睛,她在回想樂譜,所有的樂譜出現後,筱薇睜開眼睛,舉起手,開始用她的手指輕輕地敲動這琴鍵,帶著一點憂傷而優雅的曲子,慢慢得隨著筱薇跳動的手指彈奏出來,在筱薇的詮釋下,琴聲跳動在每一個音符裏,筱薇搭配著踏板將右手彈奏出渾厚的旋律,以圓舞曲式的伴奏方式溫柔地加強了韻律感,曲末,樂曲的音域突然升高,筱薇以最平順的速度彈出,最後一連串的重複音型之後平靜地結束整個樂曲。


當筱薇演奏完整曲時,全場依舊起立鼓掌,杜樂大師上台擁抱筱薇,他並不知道筱薇今晚也準備演奏蕭邦夜曲,跟他演奏的蕭邦圓舞曲互相襯托,這讓杜樂非常意外更令他開心不已。


在不遠處,陸曉慶站在哪裡靜靜地閉上眼睛,聆聽著筱薇優美的琴聲,筱薇琴彈得真是唯美動人,跟她的人一樣讓人心動。陸曉慶也彈了ㄧ手好鋼琴,他在大二時,聽到筱薇彈琴後就喜歡上筱薇,練琴也更加用心,他和筱薇認識後,筱薇知道他會彈鋼琴就主動邀他一起練習四手聯彈,在筱薇心情不好時,他也會邀筱薇到音樂系的琴房,二人四手聯彈,彈了二個小時,筱薇就會隨著音樂聲,漸漸心情平和下來,然後會笑著跟他說:「謝謝!」,筱薇笑得開心,陸曉慶也跟著心情愉快,這也是他們之間的小秘密,連巧巧和許慶都不知道的事。


陸曉慶和筱薇在大學三年的時光裡,他們也創造了很多的回憶,這回憶讓陸曉慶可以用一輩子來回味。筱薇當時因為雙修主系,學業繁重的關係,並沒有多大的心思,放在男女之間的感情上,一方面是家庭因素,她不輕易將感情放出來,筱薇也喜歡坐陸曉慶的車,一起出去外面寫生,也喜歡和他ㄧ起在音樂系的琴房彈琴,陸曉慶總是微笑,總是輕聲細語,總是溫柔地對著筱薇,總是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斯斯文文的模樣,瘦高的身板,給人感覺非常的雲淡風輕,這樣的一個人,讓筱薇一直沒有防備的和他相處,也願意和他分享心情,陸曉慶會在每次大考後的晚上,開車載著筱薇到郊區的山上,往下看萬家燈火,往上看滿天星星,一起說著有趣的事,即使多年二人都不見面,陸曉慶依舊能從許慶哪裡,知道筱薇的所有事情。


齊明的眼睛也一直盯著筱薇,他真的覺得筱薇,彈琴時的優雅與氣質是與生俱來,湯盈盈也會彈鋼琴,她與筱薇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齊明不否認,至今他心裡確實還有湯盈盈的影子,雖然她讓他痛苦不已,但那二年湯盈盈,也帶給他真實的快樂幸福,他們在一起的時光都是美好的。齊明以為他可以忘了她,卻在今天見了她之後,過去快樂的片段還是會浮現在眼前,這讓齊明現在有些不知所措,筱薇,他也是真的愛筱薇,但他偶而也會想起湯盈盈,心中的矛盾讓齊明感到懊惱,他知道如果他沒有好好處理,以筱薇極高的敏感度一定會察覺到,或許筱薇已經察覺到他的心思,那他和筱薇還能繼續走下去嗎?


這時,王家人也在筱薇的琴聲中,聽得如痴如醉,內心最大起伏的除了王筱嬌外,就是筱薇的媽媽陳依蓮,這是從小就求過她,她想學鋼琴的孩子,卻被她以大姐已經在學鋼琴,會影響大姐學琴的進度而拒絕,陳依蓮不知道筱薇,何時學會鋼琴,又用什麼時間去練習彈鋼琴。現在,在舞台上彈出這麼優美的琴聲,竟然是被她拒絕過的孩子,我當年為何會如此對待她,她那弱小的心靈又是如何自我安慰?又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學習鋼琴,我怎麼對她這麼慘忍,我真的是她的媽媽嗎?看著筱薇坐在舞台上彈鋼琴,她是那麼耀眼奪目,那美麗的倩影是那麼迷人,我是她的親媽媽,怎麼這麼多年,都不曾好好看看這個美麗又動人的女兒!


只因當初生筱薇的時候,王風味人在國外不在身邊,只有王嬸陪著她在醫院生產,筱薇又讓她足足痛了十五小時才生出來,自己的老公不在身邊的無感,加上陳依蓮希望這胎是兒子,在懷孕期間,堅持不讓醫生告知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當她知道她生的是女孩時,陳依蓮當場就痛哭,再也不想多看筱薇一眼,筱薇一直不知道媽媽討厭她的原因,陳依蓮也一直把當年的事放在心裡。


今天的她,再也承受不了內心的悔意,她無法想像這個孩子,是經過多麼辛苦的努力,才能站在這舞台,她的成就,竟還遠遠超越她苦心栽培的大女兒王筱嬌,陳依蓮的內心湧上滿滿的歉意,她真的好想抱抱筱薇,真的想跟她說聲對不起,請求她的原諒,滿臉的淚痕已經將陳依蓮的視線變的模糊,她還是想多看筱薇一眼,看著她接受滿場人的喝采,看她深深的一鞠躬,看她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陳依蓮心中滿是驕傲。


湯盈盈聽到筱薇的琴聲,也非常驚訝!她只知道筱薇是一位會計師,除此之外,她並不知道筱薇,竟然也是一位鋼琴家,琴藝還讓鋼琴大師杜樂如此欣賞,她走到齊明的身邊,坐在筱薇的位子上。


「齊明,沒想的她這麼優秀,應該比我還要厲害!我還真羨慕她。這些年我過得並不好,我先生有外遇,在外面也有二個孩子,我真的很後悔當年離開你,而選擇聽家裡的安排和許維雄結婚,我們已經在辦離婚手續了,雖然有點無恥這麼說,但我知道,你們的婚姻也是長輩安排的,並不是自願,在沒有相愛的基礎下,婚姻是很難維持的,就像我和許維雄。我們是不是可以重回我們相愛的時光呢!我知道當年我的離開帶給你無盡的傷痛,我想彌補對你的虧欠,給我機會,可以嗎?」湯盈盈看著齊明,帶著她這些年來的悔意,希望能和齊明重新開始。


「妳想的真簡單,我們的婚姻雖然是長輩安排的,但我們相處得很好,也能溝通的很順暢,感情一直在升溫中,妳哪裡來的自信,我會離開筱薇,再一次選擇妳,對於妳現在的情況,也是妳當初的選擇和妳這些年,沒能好好與妳丈夫相處、溝通的結果。我不否認,我心裡確實還有我們曾經相處的記憶,我也對妳目前的境遇,感到難過和些許的不捨,但是,這也不足以讓我再次相信妳,妳真的讓人覺得無言,妳怎麼會那麼自私。這麼多年了,妳一點都沒有改變,妳自以為是的想法,將來,就算我會與筱薇分開,我也絕對不會再與妳有任何瓜隔,我們早在你抉擇離開時,緣分就斷了,斷了的線就算再一次打結,也不會是原來那條直平的線,今天,我會跟妳說這麼多話,就是想了結我們之間的關係,請妳自重,也希望妳以後好好生活。」齊明對著湯盈盈面無表情說著,他原本對她,還存有的一點點愛意,已在此刻完全消失殆盡,他沒想到一個人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這時候筱薇已經下了舞台來到齊明身邊,他看到湯盈盈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筱薇並沒有生氣,她也好奇,齊家人的反應,更好奇齊明的反應,齊家人個個面帶鄙視的眼神看著湯盈盈,齊明的眼中卻有些不捨,筱薇現在確信自己心中的想法,齊明還沒完全放下,他眼前的這位曾讓他刻骨銘心的女人,至今,還佔據在他心裡的某一個角落,那自己呢!也應該不要再有貪念了,不該妳的就不會是妳的。


「你們好像還有話需要聊,那我先離開去找一下朋友,你們慢慢聊。」筱薇微笑的說著。正想轉身離開時,齊明拉著他的手。


「沒有,我們已經沒話可說了,湯小姐麻煩妳離開我老婆的位子。」齊明看著筱薇後又看向湯盈盈說著。


「不好意思齊太太,我和齊明還有些話要說,還是請妳先去找妳的朋友,給我和齊明一點時間,可以嗎?」湯盈盈對著筱薇微笑的說。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我二哥都說了,跟妳沒話說了,妳怎麼還好意思要求我二嫂離開呢?妳不覺得,妳這麼做非常失禮嗎?需不需要我請許先生過來?」齊盛怒氣的說著,她湯盈盈算什麽東西,竟然要趕筱薇離開。


「齊盛,沒關係,湯小姐應該還有話跟齊明說,讓他們說吧,這麼多年心裡的話,不說開怎麼行呢!鬧出病來就不好,我剛好也想去找那個久違的朋友,齊明,你們好好聊聊,我一點都不在意。」筱薇看著齊盛說著後看向齊明,轉頭就離開。


齊明臉上露出一點憂傷,看在齊家人的眼裡,更是對筱薇的話和行為,感到不開心,尤其是宋雪華,她覺得筱薇最近的行為都讓她搞不清楚,她都託齊明跟她說清楚了,她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湯盈盈這件事,筱薇也是知道的,她是齊明的老婆,怎麼就不能幫齊明擋一下,還放任不管。


「麻煩妳離開我兒子身邊的位置,這不是妳應該來的地方,妳與我們家,早在幾年前就已經無任何交集,這還是妳夫家舉辦的音樂會,妳好自為之,我媳婦大度,不表示我們全家人都會如此。」齊晏成怒目的看著湯盈盈說。


「齊伯父,我知道你們不會諒解我,但是當初我也必須聽家裡的安排,這點齊伯父應該也明白不是嗎?齊明的婚姻不也是被安排的,我現在後悔了,我也跟我先生在辦離婚手續,我還年輕,我只想找回我愛的人不行嗎?你們當初也很喜歡我不是嗎?我只是走錯一步,現在想導正回來,不可以嗎?為何要這樣對我。」湯盈盈像瘋了ㄧ樣大聲怒斥的說,引起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好了,湯小姐妳不該在這裡說妳家裡的事,妳這樣大聲說話並不合適,而且妳跟我們齊家已經沒有關係,也跟我齊明沒有關係,希望妳能自重,妳說妳還年輕沒有錯,妳想找怎樣的人是妳的事,別把我扯進去。我們以前在美國確實曾經是情侶關係,但是,我們已經分開多年,還是湯小姐自己的選擇,既然妳想讓與會的人都知道,那我齊明在此跟在場所有的人說清楚,這位湯盈盈小姐早在七年前就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我請許維雄先生,不要有任何誤會和猜疑,今天湯小姐的行為,已經嚴重的傷害到我的妻子和我的家人,請各位在場人士做個見證,我齊明在此發誓,我跟湯盈盈小姐沒有任何關係,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謝謝大家當我的見證人。」齊明站起來說明並表明立場,他現在對湯盈盈已無任何情誼可言,之前的不捨也已蕩然無存,此時,齊明的眼光ㄧ直在尋找筱薇的身影,卻被圍觀的人擋住,他找不到筱薇,他希望筱薇能聽到他剛剛的表明,他覺得筱薇已經離他越來越遠,讓他有些害怕會失去筱薇。


「湯盈盈妳在幹什麼,一場美好的音樂會被妳搞成什麼樣了,我們即將離婚的事情,不需要妳在這裡宣傳,等辦好手續我們許家自然會公開說明,妳不需要急著找妳的舊情人,纏著人家,齊明已經結婚了,妳還這麼無恥的糾纏,他的老婆是剛剛被大師讚許的新秀鋼琴家,妳拿什麼跟人家比,年齡、容貌、才能妳哪一樣比得上人家,還有臉來在這裡搶人家的老公,真是夠了,我還真是倒霉,遇到妳這樣的人。在場各位,今天這場鬧劇,本人深感歉意,希望大家還是把焦點,回到舞台上的音樂,不然就太對不起大師及所有的音樂家了,謝謝各位的體諒,我在此也向齊明和齊氏集團深深感到歉意。」許維雄拉著湯盈盈說著並鞠躬道歉,強行拉走不想走的湯盈盈。現場也恢復平靜,一曲浪漫的音樂聲再度瀰漫整個會場。


王家被安排的位置離齊家有些距離,但也因為聽到湯盈盈的聲音,將目光看向齊家這邊。王風味聽不清楚,只看到齊明站起來說什麼,王依蓮還沈溺在她對筱薇的思緒中,並沒有注意到發生什麼事,倒是王勝益和吳苓苓聽得清楚些,他們互看了一下,覺得情況有些複雜,必須搞清楚。


「爸,好像是齊明,跟許維雄的老婆湯盈盈,有關係的樣子,湯盈盈剛剛好像對齊明的爸爸大聲說什麼,齊明才站起來說話,現在許維雄將湯盈盈拉走了,不知道許維雄說什麼,才結束,我們是不是要去問一下,這跟筱薇有關係,我覺得應該到齊家那裡問清楚。」王勝益看著王風味說著。


「什麼事跟筱薇有關係,齊明怎麼了?他們欺負筱薇嗎?」陳依蓮聽到筱薇和齊明的名字,就緊張的問。


「媽!妳先不要緊張,我們去弄清楚,爸,我和苓苓去齊家那邊問看看,再回來跟你們說。」王勝益和吳苓苓現在對筱薇是非常在意的。


自從筱薇建議他們飯店,可以出售點心類的冷凍食品,他們現在點心類的冷凍食品出貨量都讓他們嚇一大跳,有些負荷不了,他們現在準備蓋食品工廠,專門來做點心類的冷凍食品,今天筱薇再一次讓他們驚奇,筱薇竟然會彈鋼琴,還彈奏出如此優美的夜曲,這個琴聲,觸動了他們塵封已久的心,比起讀音樂系畢業的王筱嬌彈的還更加動人心弦,這個妹妹真是太厲害了,不知道她還有什麼才能是他們不知道的,他們現在必須要保護好筱薇,筱薇可是他們的珍寶。


「既然跟筱薇有關,我是筱薇的爸爸,自然是由我出面,你們二個想去就一起去問清楚。」王風味說著就起身離開,往齊家位置的方向走去,王勝益和吳苓苓也在後面跟著王風味,陳依蓮本來也想去,但是她有些害怕,只好坐在椅子上等消息。王筱嬌還停留在筱薇的琴聲中,她無法想像筱薇,竟然能將蕭邦夜曲詮釋得這麼完美,沈儒生也是滿臉難以置信,這是他認識的小姨子嗎?到底這個小姨子還有多少他們不知道的才能。


筱薇離開齊明後就去找陸曉慶,她想問他,剛剛她彈的蕭邦夜曲,他聽完的感想,陸曉慶在音樂造詣這方面,筱薇是非常佩服的,他可以將他聽過的樂曲分析的非常透徹,並給予精闢的解說,這是筱薇沒法比的。


陸曉慶看到筱薇往他的方向走來,心裡像開了朵花一樣開心,他也以最大的步伐和速度移動腳步,來到筱薇的面前,帶著他的招牌微笑。


「筱薇,可是過來找我?很高興妳能來找我。」陸曉慶笑著說。


「嗯~那邊事情太煩了,不想待在那裡,我想聽聽你的意見,就是剛剛我彈的蕭邦夜曲,你覺得如何?」筱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她突然想起剛剛陸曉慶最後跟說的那三個字,突然臉頰紅了起來。陸曉慶看著臉紅的筱薇,就知道筱薇應該想到,他對她說的那三個字了,他微笑著,雖然是淺淺的笑,但他的內心卻是跳躍不已,這麼多年了,應該十年了,他一直小心呵護著的人,終於願意向他敞開心扉,雖然現在有點晚也有點麻煩,但他願意等,願意等到她自動願意來到他身邊。


「我們要不去那邊,這邊有點吵。」陸曉慶笑著看筱薇說。


「好,我們去那邊坐著說。」筱薇說著就往陸曉慶說的方向走去,陸曉慶跟在筱薇的身後。他們來到花園一處,遠離會場的地方坐下來。


「筱薇,剛剛好像看到齊明那邊發生什麼事,讓妳不開心嗎?」陸曉慶看不太開心的筱薇說。


「齊明的初戀情人,就是今天主辦的許氏集團許維雄的妻子湯盈盈,剛剛湯盈盈去找齊明坐在我的位置上,我想讓他們好好溝通,我不想管他們的事,就離開那個地方,想來找你說說音樂的事,還比較快樂一些。」筱薇低著頭說。


「嗯~難過嗎!不要想太多,也許那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妳不用太擔心,我想齊明應該會好好處理,妳還是笑起來好看些,妳這樣子我會心疼。」陸曉慶看筱薇無精打采的樣子,心裡非常擔心。


「如果我跟你說我不難過呢!我沒有笑,不代表我心裡難過,只是覺得這些事很煩,他自己去處理就可以,我只想簡簡單單過生活,沒想到結了婚,婆家的事情,反而讓人不能清閒,現在,我真的有點想要逃避,你別笑我。」筱薇慢悠悠的說著,然後抬頭看著陸曉慶。


「我不會笑妳,妳可以逃到我這裡來,我會打開雙臂迎接妳,所以不要害怕,妳只要記得有我在,一直在等著妳就可以了。」陸曉慶看筱薇笑著說。


「你別對我太好,我現在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這個婚姻的枷鎖,如果齊明沒有對不起我,我很難離開他,畢竟,婚姻不是兒戲,雖然這個婚姻是長輩的決定,但我也沒有反對,所以,我還是會努力,維持我和齊明的婚姻關係,除非,發生了讓我無法忍受的事,那時我就會義無反顧地離開。」筱薇有些無奈的說著。


她現在很清楚自己的內心想法,齊明的家人,現在也跟剛開始對待她的態度不一樣了,筱薇對齊家人是付出真心的,所以她才會難過,連帶筱薇對齊明也開始將心慢慢封閉起來,不再付出任何感情,所以,她才可以心平氣和地看待齊明和湯盈盈之間的事,把自己當成局外人,靜靜的看他們表演。


「那妳也別管我,這十年多來,我一直這樣過著,也沒有什麼不好,我也會靜靜的默默的看著妳,只要妳幸福那我也沒關係,所以,別委屈自己讓我難過就好,我喜歡妳是我的事,妳不要有負擔,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沒有跟妳表白的關係,我希望跟妳在一起,是用最自然的方式相處,讓妳願意自動靠近我,所以我一直在等妳,我在美國努力做研究的工作,就是想要和妳的距離拉近,筱薇妳實在是太優秀了,我追得好辛苦,但我沒想到妳會這麼早結婚。」陸曉慶第一次低著頭帶著一點憂傷的聲音說著。


「我結婚前巧巧才跟我說你喜歡我,我當時真的嚇一跳,現在仔細想想我真的很粗心,我一直在接受你對我的好,也以為這只是朋友間的好,真的很對不起你對我的用心,聽到你對我的表白,我才發現,原來你早已在我心裡住了很久很久,但是,我已經結婚了,我們是不是錯過了,我曾為這件事感傷過,我不知道幾年後,我還有沒有勇氣走向你,這樣對你非常不公平,因為,你是個非常溫柔又優秀的人,也是懂我的人,是我發現的太晚。」筱薇看著低頭的陸曉慶,心裡淡淡的心疼,不知不覺地湧上心頭,這樣全心全意愛她的男人,還不求回報,她心裡怎能不被打動,尤其是在此刻。


「我覺得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是沒有理由的,也沒有公不公平的問題,筱薇,妳沒有對不起我,我反而感謝能遇見妳,雖然我們是錯過了某個階段,但不代表我們會永遠錯過,我可以等妳,妳累了妳想走來我這裡休息的時候,妳一定要毫不猶豫地走來,我會用我最有力的雙手擁抱妳。」陸曉慶心裡樂開了花,因為筱薇說她心裡住著他。


「嗯~到時候不要嫌我老,嫌我醜就好了。」筱薇笑著說,算是給陸曉慶一個交代,只是這個交代,筱薇也不知道能不能實現。


「我一定不會嫌妳老,嫌妳醜,但我希望我不會等太久,我是不是越來越貪心了。」陸曉慶笑著說。


「嗯~有點,你覺得我今天演奏的蕭邦夜曲詮釋的如何?」筱薇看著陸曉慶轉移話題說著。


「我覺得你今天的狀況非常好,我閉著眼睛欣賞妳的演奏,每個地方都詮釋的恰到好處,極盡完美,我為妳感到驕傲,不愧是鋼琴大師杜樂,發掘的一塊璞玉,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彈琴了,等妳忙完,我們也來四手聯彈,可好?」陸曉慶笑著說。


「好,你那裡有平台鋼琴嗎?我和齊明的家有一台,那是我婆婆買的,我現在不太想用它。」筱薇說著。


「我那裡有一台平台鋼琴,到我那裡彈吧,我們也邀請許慶和巧巧一起來,如何?跟大學一樣四人組。」陸曉慶笑著說。


「好,我覺得下個月初,我要先去你那裡彈鋼琴,如果你有空的話跟我一起練習四手聯彈,在我跟鋼琴大師杜樂舉辦音樂會之前,我要先把曲子練好,不然怕傷了大師的名聲就不好了,可以嗎?」筱薇瞪著大眼睛看著陸曉慶說著。


「可以,妳把要演出的曲目告訴我,我先準備樂譜,等妳來,我把地址傳給妳,要來時打電話給我,我怕我會在實驗室裡,聽不到電鈴聲,我也可以開車去接妳。」陸曉慶笑著說,他伸手摸了摸筱薇的頭,這也是他第一次敢這麼做,筱薇笑著回應他。


「我們該回去了,不然怕有人找來對妳不好,筱薇,妳先離開,我等二分鐘後再離開。」陸曉慶帶著笑容,筱薇站起來,她的身體往前走了幾步,筱薇回頭看著他,用燦爛的笑容看著陸曉慶後離開,陸曉慶看到笑容滿面的筱薇,心裡的快樂無法形容,二分鐘後,也離開回到音樂會廣場。


同時王風味、王勝益和吳苓苓也走到齊家的這邊,他們想問明白剛剛發生什麼事,希望跟筱薇沒關係才好。


「親家,你們這次也來了,筱薇呢?齊明,剛剛發生什麼事,你能跟我說明一下嗎?」王風味看著齊明說。


「親家,其實也沒什麼事,這是很久以前的事,現在已經沒關係了,親家不用擔心。」齊晏成有些心虛的笑著想替齊明說。


「既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怎麼會鬧成這麼大,我只是想讓齊明說說,應該沒關係吧!」王風味看著齊晏成有些緊張就覺得有些奇怪,他就更想知道事情的原委,說話語氣就有些強硬些。


「爸,這件事是我在美國讀書時候的事,現在已經解決了,以後不會發生任何事,請爸爸放心。」齊明向王風味說。


「你們一直說解決了,倒是說說是什麼事情,會吵的鬧哄哄的,筱薇呢?她去哪裡了,這件事情筱薇知道嗎?」王風味看著齊明說。


「筱薇當然知道啊!我們並沒有隱瞞筱薇這件事,筱薇是自己不想待在這裡,不想幫齊明,只想離開去找朋友,總之,這件事已經解決了,親家是不是可以不要再提了。」宋雪華生氣地對王風味說,她覺得他們已經說得夠清楚了,還要他們說什麼,難道我們就不是受害者嗎?怎麼會有這種親家,非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宋雪華不知道王家人並沒有聽到他們剛剛所有的對話。


「我們只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由來,目前是什麼狀況,親家母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如果這件事是齊明的事,為什麼要筱薇來幫呢?齊明一個大男人本來就要把事情處理好不是嗎?這跟筱薇有什麼關係。」王勝益覺得宋雪華有些莫名其妙,說話這般強勢,看樣子這件事對筱薇來說一定是不好的事。


「親家,這件事真的沒有什麼好講的,都已經解決了,筱薇也確實知道這整件事的來攏去脈,你們就不要再追究了,何況這件事是在他們結婚之前發生的,現在也沒有必要再討論,你們這樣只會傷二家人的和氣。」齊威也覺得王家人不是不關心筱薇嗎?這時候出來是要表達什麼呢?故意來找麻煩。


「怎麼他們結婚前的事,我們就不能知道嗎?我們連問的權利都沒有嗎?有關我女兒的事,我不能知道嗎?你們真當我王家沒人嗎?」王風味這時也火冒三丈,筱薇在齊家一定沒有好日子過。


筱薇其實已經站在哪裡很久了,她聽到了他們全部的對話,此時,她突然好想哭,因為她的爸爸和哥哥現在正在維護著她,而齊家人真的認為,她沒有家人可以依靠,可以任意欺負她,欺負王家人,是嗎?這讓筱薇原本失望的心情更加難過。


此時筱薇心裡除了難過就是痛心,自從她嫁給齊明這幾個月來,她真的把他們當做家人來對待,幫齊家解決問題,幫齊明解決問題,只因爲她說不搬回去和他們同住的原因,齊明的媽媽,馬上變成另外一個筱薇不認識的人,筱薇真的沒辦法接受,難道說實話也有錯就這麼不可原諒,現在又聽到齊明的媽媽和大哥,這樣的態度對她爸爸說話,她真想馬上離開齊家,她想要逃回她的小公寓,她現在應該還可以逃回去王家,爺爺和爸爸都說會當她的靠山,現在,爸爸真的來當她的靠山了,大哥和大嫂也來了,她不在是一個人了,筱薇搶忍著淚水走向王風味身邊。


「爸,您怎麼來了。」筱薇叫著王風味笑著說。


「筱薇,妳還知道要回來,妳自己跟妳爸爸說,這件事我們有沒有欺瞞妳,妳看妳爸爸這樣對我們興師問罪,好像不妥吧!」宋雪華生氣的看向筱薇說著。


宋雪華非常氣憤,齊家人被湯盈盈已經搞的七竅生煙,好不容易才剛剛平息,王家人就來興師問罪,難道剛剛齊明說的不清楚嗎?這不是來找碴,筱薇也是一樣,自己的老公受委屈,沒有幫忙還跑走,這是怎樣,沒把齊家和齊明放在眼裡了。


「爸~沒事,我沒事,我有空再回家跟你們說,你和大哥、大嫂先回座位。」筱薇和善的看著王風味說。


「好~妳沒事就好,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儘管回家跟爸爸說,大不了搬回王家,爸爸也可以養妳一輩子,不用擔心,不用委屈自己,那爸爸先走了。」王風味也不留情面給齊家,霸氣的為筱薇說話。


「嗯~大哥大嫂,麻煩你們帶爸爸回座位,改天我在回家看你們。」筱薇看著王勝益和吳苓苓說著。


「筱薇~有事記得回家就好,大哥、大嫂也會護著妳,知道嗎?」王勝益看著筱薇說,看著筱薇點點頭,就跟著王風味離開,吳苓苓也拍拍筱薇的手後離開。筱薇這時才坐下來,沒有說任何話,看在宋雪華的眼裡更是生氣。


「筱薇,不好意思,讓你爸爸擔心生氣了。」齊明非常自責的說。


「齊明,你說什麼,這件事也不能算你的錯,我們又沒有欺瞞她任何事,她倒是把自己當局外人,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宋雪華還在氣頭上就直接用不客氣口吻說著。


「好了,事情過去就算了,但是,筱薇,剛剛妳爸爸說的話,確實過分了點,讓人聽了確實會不舒服,好像是我們家對不起妳,怎麼能說,叫妳搬回去這種話,我們齊家還真沒遇過這種待遇。」齊晏成也非常生氣的說著。


筱薇還是沒說話,她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要她說自己的爸爸,為她說話是不對的嗎?有這樣的道理嗎?他們齊家還真了不起,自己兒子的事,她都沒說什麼了,離開讓他們說清楚也不行嗎?真是可笑。


「二嫂,妳也別難過,二哥剛剛已經表明跟湯盈盈不會有任何關係,妳放心,沒事了,不要難過。」齊盛用很溫柔的語氣說,她看筱薇都不說話,以為她為這件事在難過。


「我沒有難過,這件事本來就跟我沒關係,我也會回家跟我爸爸說清楚,以後不會增加你們的困擾。」筱薇平靜的語氣跟齊盛說,因為齊盛的語氣是沒有敵意的。


「妳知道就好,妳回去跟妳爸爸說清楚,不要動不動就說要妳搬回家,好像我們齊家一直在欺負妳,大家以後還要不要當親家,搬回家容易可要搬回來就難了,不要以為我們齊家是可以讓你們這樣無理欺負。」宋雪華又不客氣的直接說。


這時,陸曉慶剛好走過來,他看到宋雪華怒氣的臉,聽到宋雪華用這樣的態度對筱薇說話,他簡直想要揍人了,但他只能握緊拳頭的忍下來,默默的從筱薇身旁離開,筱薇也看到陸曉慶握緊拳頭的樣子,她突然心情變好,她覺得她可以,再拿出她的絕技,在齊家扮演一個透明人了。


「嗯~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你們現在可以好好想一想,我們二家是不是還有必要繼續當親家。那我先搬回我的小公寓,暫時不要打擾大家,免得讓大家更不自在。」筱薇不經意地說。齊明二眼直直看著,筱薇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齊明心裡有了不安的感覺,這次媽媽真的踩到筱薇的底線了。


「妳剛剛說什麼?妳知道妳說的意思是什麼嗎?妳沒聽懂我說的話嗎?還要搬回妳的小公寓是什麼意思?」宋雪華聽到筱薇說的話簡直火冒三丈,怒氣的對筱薇說。


「這是您剛剛說的,我覺得很有道理,如果可以讓大家舒服,不當親家有何不可,我不想因為我,讓大家不愉快,我離開就可以了,至於,我和巧巧已經跟“齊藝.廊“簽好的合同,我們會履行合約,宋館長如果不想繼續跟我們合作,我們會依照合約來要求“齊.藝廊“賠償我們的損失,我們等“齊.藝廊“的回覆。」筱薇心平氣和地說。齊家人這時才意識到筱薇的想法,她想要離婚離開齊家和齊明。


「筱薇,我們不要再談這件事了,我們回家再好好說。」齊明緊張的說。


筱薇沒有再說話,她心如止水,目光直直看著舞台上樂團的演奏,沒有移開。這時,齊家人也安靜下來,他們看著不說話的筱薇,想著筱薇剛剛說的話,宋雪華這時心情稍稍緩和下來,她也覺得剛剛說的話語氣有些差,但是,她是長輩筱薇也不該這樣回她的話不是嗎?宋雪華並沒有要筱薇和齊明離婚的意思,只是氣頭上說出的話,這個目中無人的丫頭,還敢跟她提違約金的事,怕我宋雪華付不起嗎?我宋雪華就一定非跟妳們合作才行嗎?笑話,宋雪華一肚子氣,瞪著筱薇看了許久。


「音樂會結束後,我們要不要去齊家飯店喝喝小酒,放鬆一下呢,杜樂大師這次也是住在我們飯店,我們也邀請他一起來,你們覺得如何?」宋雪華笑著說,她看向筱薇,筱薇並沒有看她,筱薇心裡覺得真好笑,有事求於她就和顏悅色,原來這才是齊明媽媽的真面目,她才不想跟她聞雞起舞,有本事自己去請。


「好啊!~媽這個提議真好,筱薇,妳去問問杜樂大師,看他可不可以來賞光。」沈婉開心的說著。這時音樂會也接近尾聲,杜樂鋼琴大師正好走到筱薇面前。


「筱薇,今天表演的非常精彩,我會盡快將我們即將演出的曲目給妳,妳看了曲目後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告訴我,我再來做調整,相信我們能合作愉快。」杜樂大師笑著說,並擁抱一下筱薇。


「好~那就麻煩大師了,大師今晚也住在齊家飯店!齊家飯店的主人想邀請您晚上在飯店酒吧喝些小酒慶祝一下,不知大師是否能賞光?」筱薇還是幫他們問一下。


「筱薇也會去嗎?」杜樂問一下筱薇,他看筱薇的臉色不太好,應該累了。


「我不去了,今天有點累,我想先回家休息,大師可以去放鬆一下,有他們陪您也是一樣的。」筱薇看著杜樂笑著說。


「既然筱薇不參加,那我就沒必要去了,我明天要飛回紐約,也應該早點休息,謝謝你們,我就不參加了,祝你們玩得愉快。」杜樂笑笑的說後就離開。


「筱薇,妳怎麼不去呢?妳看,妳不去大師就不會去,真可惜!我還想跟杜樂大師要簽名呢。」沈婉覺得很可惜的說。


「我明天還有工作,我不熬夜,所以要回家睡覺了,那我先走了,大家晚安,祝你們晚上玩得愉快。」筱薇說完後,點個頭轉身就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齊家人,齊明愣了一下,追了上去。


「筱薇,等我一下,我們一起回去,妳沒有車不是嗎。」齊明喘著氣說。


「不用,你去陪他們,我自己會想辦法,還有,我明天要搬回我的小公寓住,一直到五月底為止,我不想有人干擾我,四月還要跟大師合辦音樂會,請你體諒,我剛剛說的話不是開玩笑,等我忙完再來解決二家的事,你們家也好好討論一下。」筱薇沒有情緒的跟齊明說。


「筱薇,別這樣,我知道剛剛我的家人口氣不好,對不起!我媽說的話也是無心的,筱薇,妳不要當真,生氣說的話不能當真。」齊明溫柔的說著,他知道筱薇心裡一定很難受,他也不知道他媽媽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我現在只是想要專心工作和專心練琴,跟你住在一起我沒辦法專心,有太多的事情跑出來,所以,六月我回來後我們再談可以嗎?齊明,我是真的沒有多餘的體力,可以去應付你們家的事,你就好心幫幫我吧!」筱薇有氣無力地說著,齊明看到筱薇這樣也真的很心疼,就答應筱薇的請求,但他堅持送筱薇回家,他不放心她ㄧ個人回去,筱薇就讓齊明送她回他們的家,在車上筱薇一直閉著眼睛休息,沒有跟齊明說一句話,筱薇知道,齊家,她是無法再敞開心胸去對待他們了,齊明呢!筱薇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待他了,此刻,筱薇心力交瘁,閉著眼睛的筱薇,一個始終都帶著微笑的男人,清晰地出現在筱薇的腦海裡,他們認識了十年,這個人一直用相同的心對待她,沒有因為她已經結婚就改變初衷,還是在原地等她。


這場慈善音樂會,雖然有齊明和湯盈盈的事件,受到一點影響,最後還是募到三千五百萬的善款,捐給音樂協會當做推展音樂的基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