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筱薇人生:第七章 齊明回齊家交功課

齊明才剛剛腳踏入屋內,宋雪華就抓著他的手不放,直接將他拉到沙發椅上坐下,神情非常愉悅地看著齊明。


「齊明啊!你和筱薇都聊什麼呢?聊得還開心嗎?筱薇是不是長得美又和善呢?快說給媽聽聽。」宋雪華著急著,想知道他們談話內容說著。


「媽~您別急!我和筱薇聊得很好,妳放心!我又不會把她吃了。」齊明笑笑的看著宋雪華調皮的說著。


這是這麼多年來,齊明用這樣的口氣跟宋雪華說話,讓所有齊家人都感到非常驚訝與驚喜,他們家的齊明彷彿又回到從前那個會開玩笑的男孩。隨後是一家人從驚喜中露出的大笑聲,笑聲裡包含著齊家人內心中的千言萬語,也包含著家人間的溫暖。


「齊明!媽就是怕你把我的好媳婦給吃了!怎樣不行嗎?你們都聊了些什麼?從實招來免受罪。」宋雪華故意手叉腰一副兇巴巴的樣子對齊明說著,其實內心卻無比的開心,她的二兒子又可以跟她開玩笑了。


「嗯~筱薇問我婚後要住在家裡還是會搬去外面住,我跟她說婚後應該會搬到城北街那裡住,大哥結婚後也是搬出去住,偶而回家住幾天,我們也會照著這樣做。」齊明看向宋雪華說著。


他沒有說筱薇希望搬出去住,他怕說實話會讓媽媽不舒服,因為當時大哥大嫂要搬出去住時,可是鬧了一場家庭大革命,一直到現在媽媽對大嫂,還是不滿意而且還有些許意見。齊明不希望筱薇也讓自己的媽媽不待見,他希望自己的媽媽可以多疼愛筱薇,畢竟筱薇在王家,王家人應該不疼愛她,有關她的事家人才會一無所知。


「你已經這樣跟筱薇說啊!那我就不好意思再跟她說要一起住家裡了。」宋雪華感到有些失望的說著。


「媽!您不要這樣啦~筱薇有跟我說,她非常喜歡媽媽,她覺得媽媽應該會很好相處,只是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喜歡她,她有些擔心!我跟她說:媽媽應該是喜歡她的,請她不用擔心。媽~我說的對嗎?」齊明再一次調皮的說。


他清楚他這樣說的話媽媽肯定會開心,從相見禮談話中,他已經知道,自己的媽媽不知有多麼喜歡筱薇,才會急著跟王家拿生辰。


「哎!你說的對極了!我可喜歡筱薇了,就差沒當場把人帶回家,你想想啊~第一大學畢業又在國際綜合事務所工作,那是多麼優秀的人才能做到啊!這麼優秀的人就快要變成我的媳婦,能不喜歡,能不開心嗎!原本我們根本沒有期待這個媳婦能有多好的條件,只要過得去就好。」宋雪華有所感嘆的說著,接著停頓ㄧ會兒又說:「現在可真是給我來個大驚喜,我們家可沒有人是第一大學畢業,現在有了,我可以在我的姊妹淘面前大肆宣傳了,哈哈哈!」宋雪華開心的說著。


每個人也跟著很無奈地搖頭,他們都知道宋雪華除了喜歡藝術之外,就是跟她那群姊妹淘們喝喝下午茶聊一些八卦。這家中除了大媳婦沈婉不太開心之外,所有的人都非常開心筱薇能加入他們家。


「筱薇還有說什麼?快說~」宋雪華接著說。


「筱薇說我們婚期如果定在十二月,可能會很趕,要做的事還很多,她想先安排,比如我們婚後的家需要稍微裝潢,她可能要馬上處理裝潢事宜,還有拍婚紗時間,她希望我明天回辦公室問一下秘書哪天可以,她會配合我的時間,先去預約拍照時間,盡可能在結婚前幾日就能完成。所以,我想知道是不是北城街那一戶會讓我們做新房?還是別間?」齊明說著把頭轉向齊爸齊晏成,因為齊晏成曾說過北城街會給他當結婚禮物。


「嗯!就是北城街那戶,我記得跟你說過要送你當結婚禮物,如果婚後要搬出去住,那就那間吧!離我們家很近,到時候也方便見面,等一下去我書房,我把鑰匙給你。」齊晏成跟齊明說。


「老公,你怎麼沒跟我說呢?我還不知道你跟齊明說,他結婚你要給他北城街當新房住呢!我本來還想讓他們結婚後一起住呢!這下子真的沒希望了!」一臉失望的宋雪華說著。


「老婆!老二一直都住在外面,又不想結婚,我才會想這個辦法鼓勵他趕快結婚啊!我怎麼會知道他會這麼爽快答應這門親事。反正離家近隨時要見面,一通電話很快就能回家,老大他們不是也結婚後搬出去住嗎!我們還有老三,別怕!」齊晏成拍拍宋雪華的肩膀說著。


「爸!我為什麼結婚後不能像哥哥們一樣搬出去住呢?這樣不公平啦!」齊盛嘟著嘴說著。


「哪裡不公平了,你有本事的話自己買房子,你想搬出去的話我就不反對。」齊晏成說著。


「怎麼這樣!哥哥們的房子都是爸媽給的,怎麼輪到我就要自己買,還不能說不公平,哪有這種道理。」齊盛低著頭說著。


「哥哥們的房子確實是我們給的,但是我們也給你相當金額的股票,哥哥們都沒有,為什麼呢?因為就是讓你結婚後住在家裡。你不記得當時我問過你們要房子還是要股票嗎?大哥選擇房子,你選擇股票,後來我才跟你二哥說房子的事,因為我知道齊明不會拿股票,我哪裡不公平了!」齊晏成詳細的說著。


「什麼?原來爸爸當時就想好了,我可以重選嗎?」齊盛非常苦惱的說著。


他想著大哥要結婚時,大嫂跟大哥要求婚後搬出去住,大哥回來跟爸媽商量時的激烈慘況,就覺得害怕,萬一他的未來老婆也想搬出去住,那時他還真不知該如何跟未來老婆解釋,是因為他選擇股票沒選擇房子,所以只能跟爺爺、爸媽一起住,想想就頭疼。


「股票都過戶了沒得改,你老老實實的接受你當初的選擇。這也是在教你對自己的選擇要負責選擇後帶來的後果。」齊晏成說著。


他不忘順便給孩子另類的教育,他希望孩子在選擇或下決定前,必須先考慮到後果是不是自己能承受得起,再做決定免得後悔。


「對!你爸說的對!你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沒的,給我安靜一點。」宋雪華對齊盛說著便轉向齊明。


「齊明,媽覺得筱薇自己一個人,處理裝潢會不會太累,要不要請公司的總務幫忙呢?她一個女孩子又要上班又要監工,媽是怕她累著了就不好,當初你哥的房子也是公司設計部門設計的,監工也是公司總務在做,你跟筱薇說說看,我們請公司的人去做。」宋雪華覺得監工的事情還是由公司的人去做就好,大媳婦就是什麼都不管等著當少奶奶,筱薇自然也可以這樣。


宋雪華是真心喜歡筱薇,又覺得大媳婦當初什麼事都丟給她,雖然最後是公司的員工處理,她心裡到現在還是沒辦法用心去疼愛這個大媳婦,只是看在大兒子的面子上,不去說什麼罷了!但是一想到以前的事,宋雪華還是會生氣。


「媽!筱薇說她想自己處理,她說自己在家的時間比任何人都長,而且,她只想簡單裝潢一下,設計自己想要的舒適空間,所以,我明天抽空帶她去北城街的房子看看,順便把鑰匙拿給她,再問她需不需要公司幫忙,如果需要再請她打電話給媽,我星期三要出國,真的沒辦法幫她,媽也可以打電話給她,筱薇應該會很高興接到媽媽的電話。」齊明說著。他真心希望筱薇能得到自己媽媽的關心,他可以感覺到筱薇在意齊家人對她的感覺。


「好啊!那媽媽會打電話給筱薇的!你忙你的,有媽媽在呢!」宋雪華開心的說著,因為她喜歡的媳婦也喜歡她。


此刻真的有人開心有人傷心,齊家大媳婦就是那個傷心的人,她一直都在討好這個婆婆,盡量有時間就陪她去欣賞音樂會,逛美術館,以婆婆的喜好為主,卻從來沒有看過婆婆像今天這般開心,對這個還沒進門的弟媳,原以為是個沒有任何能力的人,卻沒想到竟然是頂尖優秀人物,想到這裡她就有些堵心,無法喜歡這個王筱薇了。


「對了!二哥,你知道二嫂是用什麼方法,拿到國際綜合事務公司的入門票,我回國後也有去面試過,只是沒有被錄取,所以要進去應該很難才對,二嫂是怎麼進去的,我從中午知道這件事後,就一直想不通,每年只有3位能被邀請進入國際上班,二嫂就那麼幸運嗎?」齊盛一直想不通只好厚著臉皮問齊明。


「這不是幸不幸運的問題,是夠不夠優秀的問題。我想筱薇的畢業成績,應該是全系前3名,你可以上網查一下,筱薇當年第一大學會計系畢業成績,前3名會公布在學校教務處,歷年優異畢業生成績榜單,你查查我也想知道筱薇是第幾名畢業。」齊明微笑著說,他也想知道他這個未來老婆到底有多牛。


「齊盛!還不快查,筱薇今年二十八歲,應該畢業六年了,你快查看看,媽媽也好想知道。」宋雪華催著齊盛說,她也非常好奇。


「好-好-好,我查~我查。」齊盛拿起手機點進第一大學教務處,找到會計系,翻到六年前優異畢業生成績榜單時,兩眼突然瞪得大大的,順便也把嘴張得大大的,一臉不可置信,深怕自己看錯,拉大螢幕仔細的看清楚,赫然發現他沒有看錯。


「第一名~第一名王筱薇是二嫂的名字,天啊!第一大學第一名畢業,到底是什麼情況,二嫂原來是學霸,實在太牛逼了。」齊盛大聲的說著。


全家一臉彷彿被電到一般驚嚇的表情,隨後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厲害!厲害!太厲害!“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客廳,連在二樓休息的齊海生也被這個聲響給震驚到,下樓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全家人竟然這麼興奮的叫著。


「你們是怎麼了,是誰中了大彩券!這麼興奮。」齊海生一臉疑惑的說。


「爺爺!不好意思吵到您了,是二哥中了頭彩啦!當然也算是我們家,中頭彩。」齊盛開心的跟下樓中的齊海生說。


「哦!齊明中頭彩了?獎金是多少啊!哈哈哈~」一臉疑問在臉上的齊海生說著,因為他不相信齊明會去買彩券,但也附和著大家哈哈笑。


「爸!是齊明的未來媳婦~太優秀了,齊盛才會說齊明中頭彩。」宋雪華笑哈哈的說著。


「這不是中午見面禮時就知道的事,怎麼你們現在還在說這事來調侃齊明。」齊海生不解的說。


「爸~不是這樣的,是剛剛齊盛問齊明,為什麼筱薇可以被邀請進入國際綜合事務工作,齊明請齊盛查ㄧ下筱薇的畢業成績排名,結果您知道嗎~筱薇是第一名~是第一名畢業,您說,第一大學畢業已經很厲害了,第一大學第一名畢業是什麼情況,我們不就是因為撿到這個寶才大叫的嗎!實在太令人意外,比中頭彩還讓人開心。」宋雪華笑得合不攏嘴的說著。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們會這麼大聲叫著,我在二樓都聽得到你們的聲音,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事,趕緊下樓看看,真沒想到事情的轉變會這麼大,我們原本以為筱薇應該是普普通通的大學畢業,一份安安穩穩的工作,王家才會給我們資料時寫得這麼含糊,原來筱薇竟是如此般優秀,就算沒有留學讀書,一點也不遜色。」齊海生點點頭說著。


「是啊~我也沒想到王家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好閨女,還讓她嫁到我們家來,想想之前,還為了讓哪個兒子跟他家聯姻而傷腦筋,現在想想,我們好像又佔了人家便宜呢!」齊晏成感慨的說著。


「看來!我為了報恩逼著孫子與他家閨女結婚,反而是做了最正確的事,沒有對不起齊明就好。」齊海生原本對齊明有著難以言語的愧疚,現在這種情況下也讓他釋懷了。


「爺爺!別這麼說,您也沒有逼我,您跟我說的時候,我是自己願意跟筱薇結婚的,現在想來還要謝謝爺爺才對,幫我選了這麼好的老婆。」齊明寬慰著齊海生笑笑的說著,他心裡對筱薇這個女孩是越來越好奇,如此優秀的女孩,在王家怎會如此般的被忽略呢!王家人又為何會對如此美麗又優秀的女兒視若無睹,這讓齊明心裡更加心疼筱薇這些年是如何度過。


現在有一個人非常懊悔,當初爸媽想讓他跟筱薇結婚時,他卻一口拒絕。


「你們剛剛說筱薇是第一名畢業,那實在是太了不起!剛剛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難怪你們會這麼開心,以後我們可要好好疼惜筱薇,讓她嫁到我們家可以自在些。齊明,既然知道自己中了頭彩,你以後工作盡量放在國內,不要一直在國外工作,讓筱薇一個人在家,你要好好疼愛她,知道嗎!」齊海生懇切地對齊明說,他總不能辜負了一個正當年華又如此優秀的女孩,讓她嫁入齊家而讓她獨守空閨。


「是啊!齊明,媽也覺得你爺爺說的對,你以前在哪裡工作,我們都不管你,讓你做你喜歡的事,你不來我們自家的公司工作,我們也沒有意見,但是,現在你既然答應結婚,就要有責任心,不能心裡只有工作,老婆是需要用心來疼的,也要時時的關心,才能增進彼此間的感情,你聽懂了嗎?!」宋雪華其實也是非常擔心,這個兒子還沒真正走出失戀的陰影而對筱薇不上心的說著。


「齊明,媽媽說得對!尤其你們不是因為交往結婚,是被安排的婚姻,難免對彼此的個性、習慣有些不了解,更需要時間來磨合,大哥也覺得你還是儘量把工作移到國內會比較好。」齊威看著齊明說著,他確實也擔心這麼一個好女孩遇到齊明這樣有過感情重創的人,齊明是不是能真的用心對待她。


「好!爺爺!爸媽,大哥,我知道你們的意思。我今天跟筱薇溝通過我的工作了,她已經了解我的工作狀況,她說她會體諒我,因為她有時也必須出國工作幾天,叫我安心工作不用擔心她,她會盡量配合我在國內的時間,排開國外的工作,我想我們應該在相處上不會有問題。我們也說好,有問題要明講不要噎著不說,才能解決問題。說實話,經過今天跟筱薇深談後,她的想法確實能讓我感到非常舒服,沒有壓力。我現在也非常期待能與她共同生活,也許我會因為筱薇的關係走出那段不堪的記憶。這麼多年不甘的心情緒,到現在還ㄧ直埋在我的內心深處,無法相信任何人,更無法放開心去擁抱另一個愛情,雖然有你們這樣愛我的家人,我依舊無法接受新的愛人,我原本就沒打算要結婚,這時爺爺跟我提出結婚的事,我本來也只是想幫爺爺完成多年的心願,對我來說跟誰結婚都一樣,沒想到~這個不被看好的對象,人長得漂亮又善解人意,處理事情不拖泥帶水,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我今天是徹底被她征服了,我也沒想到,這麼多年的心病竟然在短短幾個小時就被她治癒。」齊明已經很久沒有跟他的家人講那麼多話,今天他終於變回那個充滿陽光又滔滔不絕的男孩。


「齊明!媽的好孩子!媽媽真的太開心聽到你這麼說,我說筱薇一定是我們家的福星,幾小時的時間就治癒我家的二寶,又讓我們全家驚喜連連,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說啊~我就怎麼在筱薇一抬起臉的時候,看到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非常喜歡,看樣子筱薇真的跟我們家有緣。」宋雪華聽到齊明終於說出心裡話時,她那內心的激動都有些讓她喘不過氣,但她還是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慢慢地說出這段話。


「是啊!齊明一切都過去了,你要向前看,不要因為不值得的人,辜負了筱薇的真誠,今天能聽到你這麼說,爸爸由衷地替你感到開心。」齊晏成也為齊明能說出心裡的話而感到欣慰,他們為齊明的事,不知煩惱了多少日子,又不能在齊明面前明說,怕齊明再次受到刺激,今天,齊明願意自己開口說出,那就表示,齊明真的願意與家人面對面討論那段他最不堪的日子。


「爸爸說的對,齊明,大哥也非常期待你有展新的生活,尤其希望你有美滿的婚姻生活。」大哥齊威感慨的說。


「大嫂也預祝你與筱薇能美美滿滿。」沈婉笑著說。


「二哥,我也恭喜你能娶到二嫂這麼聰慧的女子當老婆。」齊盛有些感慨的說著,誰叫他自作聰明拒絕呢!


「好了!齊明,我們全家人都為你感到高興,還好我這個老頭子擅自決定你的婚事,沒有讓你失望,還治癒了你多年的心病,這是我最開心的事,也是我們齊家最欣慰的事。」齊海生點點頭說著。


「謝謝你們,我能有你們這樣的家人,我感到非常的幸運與幸福!謝謝爺爺幫我挑到好媳婦,謝謝爸媽多年的體諒,感謝大哥大嫂和小弟這些年的支持,我齊明到現在才知道我是一個多麼的幸運的人。」齊明由衷的感恩有如此疼愛他的家人。


齊家是一個溫暖的家庭,對孩子都非常包容與疼愛,也因為有這樣的家庭,在齊明被狠心的初戀戀人拋棄後,頹廢了整整一年的時間,過著行屍走肉般的日子,齊家人只是默默在身邊關心他,不給他任何壓力,只希望時間能治療他的傷痛。後來他的教授知道原因後,看不慣齊明自暴自棄,找他深談讓他自己想通願意走出黑暗,重新面對不堪的自己,順利完成論文取得碩士學位,但心理的創傷卻依然日日壓著他不放,畢業後這些年,沒有人要求他為齊家企業做任何事,反而讓他去做他想做的事,只希望他能早日走出那段不堪的日子,今天他們的願望終於實現,全家人都因為這個沈重的壓力瞬間解開而開心不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