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十章 藍師傅也喜歡簡方舟



星期六晚上十點左右,朱曉月已經躺在床上看一些服裝時尚雜誌,簡方舟的電話打來,朱曉月看一下來電顯示是簡方舟,她接起電話。


「喂~你好。」朱曉月說,接著簡方舟說:「月兒,我是方舟,妳應該還沒睡吧!」


「還沒,有事?」朱曉月說,接著簡方舟說:「月兒,明天早上要一起先吃早餐嗎?我八點去接妳可好?」


「嗄!不用,我會在家裡吃完早餐再出去,你九點半來就可以了。」朱曉月心想八點,也太早了,好不容易是假日要睡到七點半,八點來,她會有點來不及。


「這樣嗎?我也要到外面吃早餐,才會想問妳….。」簡方舟說話的語氣有點低沉失望的感覺,這讓朱曉月的心徹底破防心軟。


「你早餐都在外面買來吃嗎?要不你來我家一起吃早餐,如何?」朱曉月想了一下說,她家假日的早餐是很豐富的,媽媽都會煮鹹粥,等一下跟媽媽說一下多煮一點就好。


「嗯!可以嗎?,那我八點半去妳家可以嗎?還是月兒覺得我幾點去比較恰當。」簡方舟開心的語氣說。


「八點半可以,那我們明天見。」朱曉月說完,就覺得自己真的有點…..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自己了,對簡方舟她似乎有點無法控制自己的原則。


「好!明天見,月兒晚安。」簡方舟說,朱曉月接著說:「晚安!」就掛了電話,她直接走到客廳跟她媽媽說:「明早簡方舟要來家裡吃早餐。」何雯秀看著朱曉月笑著說:「好,沒問題。」他們夫妻倆還沒有機會跟女兒說說有關簡方舟的事,倒是先跟兒子朱曉風說了,朱曉風覺得簡方舟應該很滿意姊姊才對,所以,他們要找一天好好跟朱曉月洗洗腦,讓朱曉月能安心接受簡方舟,錯過這家就很難再找到像簡方舟這樣好的姐夫了,朱慶生和何雯秀也是這樣覺得,他們三人都覺得簡方舟只有他一人,搞定簡方舟就等於搞定全家,不用擔心公婆,是多麼美好的事。


星期日早上八點半,朱家對講機準時響起,樓下管理員通知他們有一位簡先生來訪,朱曉月開門走到電梯前面時,電梯門也剛好打開,簡方舟看到他好久不見的女孩,不由自主地張開雙手抱著朱曉月,這讓朱曉月有點嚇到,耳邊就傳來簡方舟的低沈嗓音說:「好想妳,讓我抱一下。」朱曉月被簡方舟低沉的嗓音吸引,她也雙手回抱著簡方舟,沒有說話將頭靠在他的胸前,她其實也有點想他,簡方舟感受到朱曉月的擁抱心情也變好了,他輕拍朱曉月的背後牽著她的手走進朱家。


「伯父、伯母、曉風早安!我來打擾您們了。」簡方舟牽著朱曉月的手走進屋內看到他們三人,笑著說,因為時間過於倉促他沒有買禮物過來,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早啊!快進來,我們準備吃早餐了。」朱慶生笑著說,何雯秀也微笑點頭後就先去廚房了。


「簡大哥早安!一起來吧!」朱曉風也笑著說,他猜到簡方舟在想什麼,看來他並不像一位企業家那樣專制又自負,不懂尊重別人的人,這樣很好,對姊姊應該也會講道理的。


朱曉月看著簡方舟不好意思的神情,覺得這大叔其實也很可愛,她牽著他的手走到餐廳,讓他坐下來,她到廚房幫媽媽將今早的竹筍肉絲鹹粥端出來,然後跟媽媽一起坐下來。


「方舟,假日我們家的早餐都是煮鹹粥,你就跟我們一起簡單吃吧!」朱慶生笑著說,他可是非常愛吃老婆煮的鹹粥,不知道這位是不是吃得慣。


「謝謝伯母辛苦做早餐,我很喜歡,好久沒有這樣好好吃早餐了。」簡方舟看到眼前那一大碗鹹粥,心裡一股暖流湧入,他真的好久好久沒有享受過這樣溫暖的家庭生活了。


「那就好,慢慢吃還有點燙。」何雯秀笑著說,她看到簡方舟有點落寞又有點開心的面容,心裡也對他只有一個人感到心酸與心疼,這孩子到底只是一個人生活,是有多渴望一個溫暖的家啊!


「簡大哥,我家假日的早餐都是吃鹹粥,當然我媽會煮不一樣的,有時是皮蛋瘦肉粥,有時海鮮粥、芋頭蛋酥魚片粥等等好吃的粥品,你喜歡的話,以後假日有空就來我家吃早餐,保證你會吃上癮的。」朱曉風笑著說。


「曉風,人家可是大忙人,也不一定有假日,你別在那裡亂說啦,吃你的鹹粥。」朱曉月瞥一眼看著朱曉風說,朱曉風這是怎麼了盡說些讓人為難的話。


「月兒,我已經將工作做一個改變,以後盡可能會有假日的,我也希望以後能這樣和大家一起用餐。」簡方舟看著朱曉月笑著說,看來他的女孩還不太能接受他,他要再努力努力了。


「這樣很好,工作重要,也要適度休息身體才能健康,以後你有假日先說一聲就來家裡吃飯,哈哈哈~」朱慶生笑著說,他看著簡方舟是真的滿意了,能為月兒改變已經是很難得的。


「是啊!方舟你不用客氣喔!有空就過來吃飯沒關係的只是要先說一聲。」何雯秀笑著說,她也是歡喜簡方舟能為月兒改變,看來還是曉風看得明白。


「好!謝謝,以後我就厚著臉皮來蹭飯。」簡方舟笑著說,他看向月兒開心地笑著。


「喔!你們真的是…算了!快吃吧!不跟你們說了。」朱曉月嘟著嘴說,她怎麼好像被家人背叛了,明明跟他們說了,她還在考慮的。


「哈哈哈~吃吧!等一下你們還要出門不是嗎?」朱慶生笑著說。這時,他們心領神會的笑著,慢慢地吃著碗裡的這碗竹筍肉絲鹹粥,濃濃的湯,溫暖簡方舟的心,他原本以為他可以一個人孤獨的生活一輩子,沒想到他內心深處還是很渴望一個溫暖的家,而這個家就是眼前的朱家人給他的。


「好吃吧!簡大哥,我媽做的鹹粥真的很棒!湯頭都是用大骨熬出來的高湯呢!我們假日就是愛這個鹹粥,以後你儘管來吃。」朱曉風笑說,他媽的手藝是真的沒話說。


「好,謝謝曉風,這鹹粥確實非常好吃,謝謝伯母。」簡方舟笑著說,他慢慢的品味這碗鹹粥,真的味道很濃,很香,也很有人情味。


朱慶生、朱曉風和簡方舟都吃了二碗,等他們吃完後,朱曉月就和簡方舟出門,他們走到簡方舟停車的地方,一路上朱曉月都沒有說話,簡方舟默默地牽著朱曉月的手看著身邊的女孩,怎麼還是不接受他嗎?或許月兒的家人還沒有機會跟月兒說吧!


「月兒,藍師傅的地址在哪裡,我導航一下。」簡方舟笑著說,他們已經坐進簡方舟的車裡。


「喔!我告訴你怎麼走,現在你一直沿著河堤邊開,到底後右轉再直走過二個紅綠燈右轉你會看到一家『藍。咖啡』就到了。」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她發現簡方舟好像又瘦了一點,看來這將近四個星期的工作量,應該很多吧!


「好!那我們出發了。」簡方舟笑著說,他真的不知道他怎麼會這麼在意朱曉月,他內心堆積的冰山似乎已經在融化了。


簡方舟按照著朱曉月的指示,一直沿著河堤邊開,到底後右轉再直走過二個紅綠燈右轉,一家掛著『藍。咖啡』的招牌已經出現在眼前,前面剛好有一個停車格,簡方舟順利的將車停在格子裡,他們一起下了車,朱曉月這時臉上是掛著笑容。


藍師傅夫妻膝下無兒女,他們也認朱曉月為乾女兒,將朱曉月當成藍家的女兒來疼愛,朱曉月的家人也知道,他們也經常跟藍師傅夫婦聚會,朱曉月私下也會叫他們藍爸、藍媽。


朱曉月看著『藍。咖啡』她應該有一年沒來這裡,這一年她實在太忙了,忙著考高級珠寶設計師的執照,她跟藍師傅說過一年後她才能來店裡煮咖啡,還被藍爸臭罵一頓,其實藍爸知道朱曉月的性子,喜歡學東西,但都會學到精還會去考執照,證明自己有認真學,真的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女孩,這點也是藍爸、藍媽喜歡她的原因,他們對這個乾女兒也沒辦法,這一年除了跟他家人一起聚餐時有見到面,基本上是沒時間和機會碰面的。


「走吧!我好久沒來了,好想念這裡啊!」朱曉月看著招牌笑著說。


「月兒想念的地方一定是很好的地方。」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他們站在這裡都能聞到陣陣的咖啡香,非常誘人,朱曉月看著簡方舟,她還真不知道簡方舟心裡在想什麼,他真的喜歡自己嗎?怎麼他總是一直叫著自己月兒呢?還叫的這麼順口,朱曉月突然想到簡方舟買的對戒是要送給誰呢?有送人對戒的嗎?


這時簡方舟看著朱曉月看著自己若有所思的樣子,他笑著,牽著朱曉月的手走到『藍。咖啡』的大門,推開大門走進去。


藍師傅正在為客人煮咖啡,藍夫人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


「月兒,妳可算來了,讓藍媽好等喔!快過來這裡坐。」藍夫人笑著說,她拉著月兒的手,簡方舟只好放開朱曉月的手,跟著走到旁邊的座位坐下。


「藍媽!我好想妳喔!藍爸在煮咖啡好香喔!想喝。」朱曉月撒嬌的說,這讓簡方舟有點詫異,朱曉月也會撒嬌?他看著笑了,這女孩也太有意思了。


「好!等等讓藍爸煮給妳喝。」藍夫人笑著說,她看向簡方舟說:「月兒,這位是?」


「喔!藍媽,他是簡方舟,我的朋友。」朱曉月笑著說,她看向簡方舟說:「這位是我的藍媽媽。」


「藍媽媽好!我是簡方舟。」簡方舟笑著說,這丫頭竟然沒說我是她的男朋友。


「喔!你好啊!你喝咖啡嗎?」藍夫人看一下簡方舟笑著說,何雯秀已經告訴她簡方舟是朱曉月最近認識的男朋友,只是月兒還在猶豫,他們家三個人都喜歡簡方舟,雖然他已經四十歲,但外表、修養都很好,麻煩他們也幫忙一下,不然月兒不知何時才能再遇到這麼好的人。


「我喝美式熱咖啡,謝謝!」簡方舟笑著說,他也發現這位藍媽媽在注意他。


「好!黑咖啡最耐人尋味,你們等等。」藍夫人笑著說,她起身離開,這時藍師傅也走過來和藍夫人交換一個眼神後,坐在背著朱曉月的位子坐下。


「月兒,為何沒說我是妳的男朋友,我有點失望。」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


「喔!就是~我覺得還要想想我們之間的關係,我跟你說過的,你不覺得我們太快了嗎?」朱曉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她確實答應當他的女朋友,現在這樣說,確實對他不好。


「或許是有點快,但是,我們已經說好要當男女朋友了,就跟快沒有關係,我很努力在改變我的工作模式,因為我想要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妳,月兒,是不是也應該給我更多的機會接近妳,妳都不叫我名字,妳也說過會直接叫我名字的,這個也讓我有點難過。」簡方舟慢慢地說,他在說這話時,悄悄坐在他們旁邊位子的藍爸都聽到了,他的直覺這個男人會對月兒很好,他喜歡。


「我~對不起,知道了,我還不習慣直接叫你的名字。」朱曉月低著頭說,她什麼時候會這樣慫了,對簡方舟她好像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妳現在叫一次看看,好嗎?」簡方舟看著朱曉月笑著說,跟上次一樣讓朱曉月直接叫他名字,朱曉月抬頭看著簡方舟,他又來了。


「方~舟,可以了吧!」朱曉月無奈的說,坐隔壁的藍爸聽了都好想笑,這丫頭真的遇到剋星了,絕配。


「嗯!只有二個字,不用分開說吧!再說一次我聽聽。」簡方舟像在跟小學生說話一樣說著,坐隔壁的藍爸聽了更想哈哈大笑,但他不敢出聲,這也太逗了吧!


「方舟、方舟、方舟,可以了吧!」朱曉月被簡方舟氣得不行,連叫三次這樣總可以了吧!坐隔壁的藍爸聽了嗚住自己的嘴巴,笑得離開位子,再不離開他真的會受不了大笑出聲。


「嗯!可以,不過,下次要自然一點,月兒,請多多指教了,我的女朋友。」簡方舟笑著說。


「嗯!好!請多多指教。」朱曉月很無奈的說,這時藍媽已經端來她為他們煮好的黑咖啡,端放在他們面前。


「請慢用,月兒、方舟你們聊,我還有事,喝完了再到後面。」藍媽笑著說,朱曉月看著藍媽用疑惑不解的眼神,怎麼藍媽這樣叫簡方舟呢?這麼親切!


「好的,謝謝藍媽。」簡方舟笑著說,朱曉月轉頭看著簡方舟,這人怎就這麼厚臉皮跟她一樣叫藍媽,藍媽笑著點頭拿著托盤,她拍拍月兒的肩膀離開。


「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然的叫藍媽呢?不是應該叫藍媽媽。」朱曉月有點不懂的說著。


「藍媽和藍媽媽有什麼區別嗎?」簡方舟笑著看朱曉月說,這月兒還真小心眼啊!朱曉月越來越勾起簡方舟的興趣,也讓他塵封已久的本性漸漸甦醒。


「當然有區別啊!你不覺得藍媽是比較親暱的稱呼嗎?你剛剛是叫藍媽媽,怎麼又改了。」朱曉月不解的說。


「嗯!因為藍媽剛叫我方舟啊!所以,我覺得她也覺得可以親近我。」簡方舟笑著說,朱曉月聽了之後覺得簡方舟真的臉皮很厚,這還是他剛認識的那位一版一眼的人嗎?她不想再跟他說話了,朱曉月端起前面那杯黑咖啡,閉上眼睛在她鼻前聞了一下,嘴角仰起一個微笑的弧度,然後滿意的喝了一口,簡方舟的動作和朱曉月如初一轍,讓藍爸和藍媽有點驚訝,看來簡方舟是懂得喝咖啡的,這讓他們更加喜歡簡方舟了。


簡方舟和朱曉月二人靜靜的品味咖啡,他們各自感受咖啡帶給他們味蕾上的衝擊,是微酸、微苦還是回甘,時間一點點流逝,等這杯咖啡見底了,朱曉月心情也變好了,她似乎也覺得最近自己過於庸人自擾,眼前的男人就算生活和她有天壤之別又怎樣,就算他們結婚,他們一樣可以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何必太在意這些呢!想開了,朱曉月看著簡方舟就不在憋扭了。


「我帶你到後面,我們去撿咖啡豆。」朱曉月笑著說。


「好,不過,月兒是不是以後跟我說話時先叫我名字。」簡方舟笑著說,他要想辦法讓月兒習慣直接叫他的名字。


「你~真的很計較耶!我還不習慣我盡量,方舟,我們去後面撿豆子。」朱曉月沒好氣的說。


「嗯!聽月兒的。」簡方舟笑著說,這時朱曉月已經起身並拿起他們喝完的咖啡杯,往裡面走去,簡方舟也起身跟在朱曉月的後面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往裡面走去。


藍爸已經在撿咖啡豆,朱曉月看到藍爸開心的跑到藍爸身邊的椅子上坐下。


「藍爸!月兒來了,今天要撿多少咖啡豆?」朱曉月笑著撒嬌的說。


「不少喔!咦!這是誰啊!我都快不認識妳了。」藍爸故意不高興的說。


「藍爸~我很早就跟您請假了,您別這麼小氣嘛!愛生氣對身體不好喔!今天我來撿豆子還帶幫手來呢!感不感動啊!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就轉頭看著站在他身後的簡方舟說。


「嗯~這位是~月兒還不介紹一下嗎?」藍爸看著月兒說。


「喔!這位是簡方舟,是~我的男朋友。」朱曉月記起剛剛簡方舟說的話,她不好意思的說著。


「原來月兒交男朋友了啊!難怪沒時間來這裡,哈哈哈。」藍爸笑著說,這丫頭改口了被說了就改口,哎呀呀!被吃得死死的。


「藍爸~不是因為這樣的啦!您明知道我去做別的事情,還這樣說,跟您說我執照拿到了,改天我做二個送給藍爸和藍媽。」朱曉月笑嘻嘻的說。


「好!我等著,不過,妳爸媽、曉風和這位男朋友都要一個吧!不然我可不敢收啊!」藍爸笑著說,他看著朱曉月點點頭後,他看向簡方舟說:「坐吧!我直接叫你方舟可以嗎?」


「當然可以,藍爸您好!」簡方舟笑著說的同時也坐在朱曉月的旁邊。


「嗯!我是月兒的咖啡師傅兼乾爸,我家月兒是很好的姑娘,方舟可要懂得珍惜啊!有時呢!會讀書不一定會比我的月兒好喔!家境富裕的女孩也不一定比我的月兒懂事,你慢慢體會月兒的好,保證你會愛死她,就像我和老婆真的愛死這個丫頭一般。」藍爸想著朱曉月和他們夫妻在一起相處四年多的光景,那就一個美好歲月,你沒想過一個小姑娘會這般肯吃苦,原本只打算教她認識咖啡、煮好一杯咖啡,她卻願意跟我們一起撿咖啡豆、烘咖啡豆,即使汗流浹背也沒說過累,自己還看了不少這方面的書,這樣與眾不同的女孩真的不想疼都不行,後來朱曉月各項都合格出師了,依舊對他們夫妻好到不行,有空都會來陪他們聊天,學什麼都不會忘記給他們做一份,也會跟他們分享她學的東西,常常來幫他們撿豆子、烘咖啡豆。


「藍爸~你今天怎麼這麼話多啊!我們要撿豆子不是嗎?」朱曉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她哪有那麼好啦!太丟人了。


「藍爸!我知道月兒很好,認識她是我的榮幸,月兒害羞了!我們放過她吧!教教我如何撿咖啡豆,還有為什麼咖啡豆需要撿呢?」簡方舟笑著看月兒,看她臉頰微紅,心裡莫名開心的說,他也想知道為何要撿咖啡豆的原因。


「嗯!讓月兒教你吧!我還要準備等一下烘豆的事,這裡就先交給你們了。」藍爸笑著說,讓月兒跟簡方舟說不是更好,他笑著起身拍一下手離開。


「嗯!撿咖啡豆就是挑選咖啡生豆時,形狀、厚度、尺寸、色澤、中央線的伸展樣子等全部都要均勻的豆子是最佳的。簡而言之,狀態平均的豆子就是好豆子可惜這樣的豆子極為少見,但是雖不能挑出最佳的豆子,也要撿出大小和厚度色澤接近的豆子,這樣烘焙出來的咖啡豆,風味才不會受影養。」朱曉月細心地說明生咖啡豆挑選時要注意的原因。


「喔!原來如此,也就是說,經過撿出來的豆子大小、質地會比較相同,烘焙時不會出現有的中心不熟或是比較焦的意思。」簡方舟也是仔細的聽朱曉月說的話。


「嗯!方舟真的很聰明喔!一聽就懂,還有就是沒經過撿豆子直接拿去烘焙就會產生你說的那樣,連帶煮出來的咖啡就會有嗆喉嚨的重味道,真的很難入口,這不是一位咖啡師能改變的,所以,好的咖啡師就必須擁有好的咖啡豆鑑賞能力,才能煮出一杯迷人的咖啡,讓人流連忘返。」朱曉月說她喜歡的事物時,都會有這般通透明亮的眼神,也讓聽者非常心動,至少,簡方舟是這樣被朱曉月迷倒三次了,一次是朱曉月在說她的服裝設計,一次是泡茶還有就是現在。


「懂了!月兒真的很厲害,妳不愧是一位很好的咖啡師,所以,上次妳才會說要喝到妳煮的咖啡不容易,我現在知道自己有多幸運了。」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他現在已經發現朱曉月身上有許多才能,這些都不是他能做到的,真是一塊好璞玉,他何其有幸。


「嗯!知道就好,我們開始撿豆子吧!等一下還要去烘焙豆子呢!」朱曉月笑著眉眼彎彎,她是真的開心了,簡方舟這樣說她,她很開心。


「好!我會努力的。」簡方舟笑著說,朱曉月笑著看他點點頭,他們就開始埋頭在這一堆咖啡豆裡,簡方舟從來都沒想過,有一天他會坐在這裡撿咖啡豆,他撿咖啡豆的同時他的世界也悄悄在改變中。


時間就在他們二人非常認真仔細的撿咖啡豆時,悄然到了中午用餐時間,這時他們的咖啡豆也同時撿成了三種規格的咖啡豆,這時,朱曉月伸個懶腰時,她看到簡方舟也在伸懶腰,她笑了,簡方舟也笑了,這時藍媽正好走過來叫他們去吃飯,他們同時起身,簡方舟很自然的牽起朱曉月的手走進另一個房間。


簡單的義大利麵和炸薯條讓他們四人吃得開心,說著等一下要烘豆的事情,今天朱曉月負責一爐淺烘焙咖啡豆,其他藍爸自己處理。



這時朱曉月又跟簡方舟仔細講解說明烘咖啡豆的事情,朱曉月認真的說:「決定咖啡的風味有三大要素:咖啡豆60%、烘培30%和沖煮10%,咖啡烘培大約分五個階段:暖機、脫水期、梅納反應期、發展期和出豆冷卻。而咖啡烘焙度就與咖啡的風味有絕對的關係。」簡方舟聽了覺得咖啡烘焙的學問還真的很深,他看一下朱曉月,這女孩的時間都花在這些上面,還如此開心,她真的非常與眾不同,不是因為她不聰明讀不了好大學,而是她根本不在意讀哪一所大學吧!她只在意她心裡想要的東西。


朱曉月繼續說:「淺烘焙的咖啡帶著花香、果香、及檸檬香是最佳的淺烘焙,淡雅幽香。若出現碗豆和草味時就不是很好的烘焙也是俗稱的沒烘焙。中烘焙的咖啡已有明顯的焦糖化反映,甜度也會加重,強調核果、奶油、花生、杏仁、榛果等風味,帶著濃郁的核果香甜。深烘焙的咖啡主要是出現巧克力、香料、木質等風味,迷人的木質和香料味,不酸不苦的柔順口感,最讓人喜愛,但是對於風味享受和健康來說,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卻是一般人最喜歡也最熟悉的風味。」她說完後看一下簡方舟正笑著看她。


「你有聽懂我說的話嗎?這樣笑是幾個意思?」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


「朱老師說得真好,我受教了,今天才懂咖啡烘焙的深淺度,對風味竟有如此強烈的不同,謝謝月兒教我烘培咖啡豆的知識。」簡方舟由衷的佩服朱曉月,沒有看講義就能說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本身已經了然於心,是不可能講的這般清楚明白,他自己也會跟公司的工程師上課,他都要事先準備才能完全將課程講解清楚,所以,他明白朱曉月是真的很厲害。


「嗯!明白就好,我要開始烘豆子了,你要在這裡看也可以,但是不要說話,我在做任何事時,不准別人說話打擾我,如果你做不到安靜,那你必須離開這裡。」朱曉月開啟工作模式,就是這樣,這跟簡方舟做事的方式是相同的,他自然是理解,這也讓簡方舟更欣賞朱曉月了,這樣的態度是做事負責的態度,很好,真的很好,他非常喜歡,現在簡方舟看到的朱曉月就是具備了智與美的職人令人敬佩。


「明白,我也是如此,我在這裡觀摩,絕不出聲。」簡方舟笑著說,朱曉月也回給他一個微笑,就開始她今天的烘焙工作了。


簡方舟看著工作認真的朱曉月,一臉認真的盯著烘焙機上的溫度,做她該做的程序一點也不猶豫,這是要做過無數次的人才能達到的程度吧!對朱曉月是打從心底的真心佩服,他也終於明白朱曉風和藍爸說的話,這樣一個女孩內心到底隱含多少能量來供她使用,在不同的領域都能完美做到,他這次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了。


一陣陣咖啡豆烘焙的香氣撲鼻而來,有種置身在花香裡的感覺,朱曉月終於完成今天的淺烘焙工作,她額頭上冒著汗珠,臉上卻掛滿笑容,這樣一幅美好的畫面深深的刻畫在簡方舟的心裡,他從口袋拿出一條手帕,幫朱曉月擦掉額頭上的汗珠,這一幕也讓藍爸和藍媽看到,他們都開心地笑著,他們的月兒真的找到疼惜她、懂她的人了,真令人開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