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十九章  簡方舟穿上朱曉月親手衣服



清晨的陽光是微微溫暖的,在微風吹拂下讓人感覺非常舒暢,簡方舟帶著朱曉月在周邊公園慢跑,朱曉月平時也會在清晨和曉風一起在他們家附近的河堤上慢跑,他們除了晚上會陪爸媽在河堤散步外,二姐弟為了健身都會相約一起去跑步,朱曉月都是被朱曉風硬逼起床出門,但朱曉月從未抱怨過,她知道曉風是為她身體著想,今天身邊變成簡方舟,她還是很開心,早上也是簡方舟一直在她耳邊說該起床了,不然太陽要開始發威了,就這樣被半推半拉起床盥洗出門,他們總共跑了十圈後,簡方舟和朱曉月都汗流浹背,他們看著對方的臉都有汗珠,朱曉月喘著氣笑著。


「月兒,還好嗎?累不累啊!」簡方舟喘著氣慢慢說。


「嗯!還好,我們再慢慢走一圈,就回家洗澡,準備作早餐。」朱曉月笑著說,她已經慢慢緩和呼吸順暢。


「好,我們慢慢走。」簡方舟笑著牽著朱曉月的手慢慢走一圈後,他們才一起回家。


回到家後朱曉月先去洗澡,接著簡方舟也進浴室沖澡,朱曉月到廚房開始做今早的三明治,她將昨天醃製好的豬排,拿出來裹一層雞蛋再裹一層麵包粉,用油煎炸至金黃,再做作一個厚煎蛋,切一些番茄和小黃瓜,將它們一層層鋪在吐司上,裡面加一些糖醋醬料,朱曉月自製三明治就完成,她煮了二杯香濃的黑咖啡,當她全部都做好放在餐桌時,簡方舟也已經從浴室出來走到餐廳。


「嗯!三明治看起來就很好吃,黑咖啡真香。」簡方舟看著桌上的三明治和黑咖啡笑著說。


「方舟,坐下來吃吧!我做的三明治有點厚喔!我已經墊好油紙,用油紙拿起三明治來吃。」朱曉月笑著說,她直接坐下來,她先端起咖啡聞了一下,喝一小口,點頭滿意地笑著,接著她拿起三明治來吃,厚實的三明治讓她嘴巴無法完全咬來吃,她只好咬一小塊慢慢吃著,看著簡方舟搖頭笑著,看來他的月兒是依照他的嘴巴大小來做這個三明治吧!


簡方舟輕鬆地咬了一口三明治,厚蛋和豬排的汁液一起融入蕃茄和小黃瓜與吐司相配合,美味不油膩,真的很好吃,他想著月兒昨天要他買的東西,都用在昨天午餐、晚餐和今天的早餐,算的幾乎是剛好的量,看來月兒對料理這方面還是懂的如何準備食材,他何其有幸能擁有月兒。


簡方舟吃完三明治,慢慢的喝著黑咖啡,這樣的生活讓簡方舟非常歡喜,看著朱曉月還斜著頭在咬著三明治,簡方舟莫名的覺得朱曉月實在太天真可愛,哪裡是三十一歲的熟女了,明明還如此般單純,朱曉月吃完三明治後,心裡想著下次要做不一樣大小的三明治才行,這個實在太大了,她抬頭看著正在優雅喝著咖啡的簡方舟,她也開心的喝著咖啡。


「月兒,三明治真好吃,份量還這麼大,看來中午我們可以只吃水果了。」簡方舟笑著說。


「嗯!嗯!我應該吃不下了,我有點撐呢!下次我的要做小一點才行。」朱曉月說著。


「下次月兒要教我怎麼做三明治嗎?妳不住這裡時我也可以自己做來吃。」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


「嗯!可以啊!下次教你,我幫你醃製好豬肉片、雞肉片,這樣早上用煎的也可以,再煎一個荷包蛋配上薯泥,烤二片吐司,加一杯牛奶,這樣早餐應該算是豐富了。」朱曉月想想是可以這樣做成西式早餐來吃。


「好啊!下次月兒就教我做西式早餐。」簡方舟笑著說,這樣月兒還會再來這裡住才對,朱曉月點點頭,他們喝完咖啡,簡方舟就收拾好餐具和咖啡杯到水槽準備清洗,朱曉月沒有拒絕,因為她今天還要縫好多釦子,於是,她親一下簡方舟的臉頰後直接走開,來到她的工作室房間,開始縫起扣子。


一整個早上,朱曉月都在努力的縫扣子,簡方舟不敢去吵她,他回他的書房看看明天的工作會報,孫中豪的能力真的沒話說,上次給他的『越式料理連鎖店』的案子,他竟然成功拿下,還說服『越式料理連鎖店』老闆,做一個大規模改造內部的資料庫管理系統,這個案子幾乎跟大案子沒有二樣了,這也讓目前總經理陳秋盛非常緊張,因為他目前的大案子還在與對方議價中,並沒有那麼順利,反而谷清玉順利在一個月內完成簡方舟給她的案子,坐穩二部經理的位置,看來簡方舟沒有猜錯,上次那個大案子確實是谷清玉出手幫陳秋盛的,能力這種事,有時還真不是會讀書就可以完全掌握的,有時還真的需要一點天份才行,谷清玉雖也是第一學府畢業,但成績並不出色,學程式的天分卻毋庸置疑,她一上手就沒有不成功的,跟他自己的邏輯思維一樣敏銳,陳秋盛書讀得非常好還是第一名畢業,然而邏輯思維能力卻有限,他也很努力啊!人也勤勞又老實,執行能力強,自己要獨立思考獨當一面時就顯得能力不足,還好他有一個厲害的老婆,簡方舟看完後,內心感觸良多,他想到朱曉月,他的月兒就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女孩,三流大學畢業,對一般的世俗觀念來說絕對不會有好印象,所以月兒在工作上才會一直這般辛苦,因為沒有好的學歷當她的依靠,然而,誰會想到她擁有的天份是如此的高,昨天他穿上月兒做的襯衫,剪裁非常俐落合身,舒適度極好,一點都不輸給他買的高級襯衫,在泡茶、煮咖啡、珠寶設計又是這般出色,三流大學畢業又如何,有誰能在三十一歲時就能擁有這些才能呢?簡方舟想想又拿出那盒裝著他買的對戒,這是月兒喜歡的,以月兒的眼光,這對戒子絕對是好的,他很想早點讓他們一起都戴上。


簡方舟聽到朱曉月的腳步聲,他將戒子收回抽屜裡,起身走出書房,他就看到朱曉月在客廳手裡拿著二件襯衫,眼神有點茫然地站在那裡,簡方舟笑著走到朱曉月身邊。


「月兒,怎麼了?需要什麼呢?」簡方舟笑著看朱曉月說。


「嗄!剛剛沒看到你,正想著你是不是出門了。」朱曉月苦笑著說,她看著身邊的簡方舟,她剛沒看到他時心裡有一陣慌,這位大叔可能真的走進她心裡了。


「月兒,我出門前一定會跟妳說的,除非妳還在睡,而我非出門不可,我也會留紙條在冰箱上或留簡訊給妳,讓妳擔心了?」簡方舟摟著朱曉月看著她有點緊張的臉說。


「嗯!有點害怕不是擔心,怕你不見了。」朱曉月說著就轉身抱著簡方舟說。


「這樣啊!我的月兒別怕,我怎會捨得離開妳,妳可是我找了四十年的人。」簡方舟笑著安撫著朱曉月,他現在心裡很是開心,他的月兒真的把他放在心裡了,他要加緊腳步安排求婚的事了。


「好!方舟,你這裡有燙衣服的熨斗和燙衣板嗎?」朱曉月抬頭看著簡方舟笑著說。


「月兒,不好意思,我這裡沒有,我的襯衫、西服需要燙平的衣服,都拿去洗衣店洗了,所以我這裡沒有,我們等等去買可好?」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


「我想也是,我剛剛還去更衣室找也沒看到,那下次買好了,妳先試穿這二件襯衫,我用不同扣子,看看效果如何?」朱曉月拿著二件襯衫給簡方舟說,簡方舟接過襯衫。


「好,我現在穿看看。」簡方舟說著就脫掉他的衣服,換上第一件用淺藍色扣子的襯衫,他們走到浴室鏡子前看一下,雖然襯衫有點皺,但是真的很好看,令簡方舟意外的是縫上扣子後,這件襯衫似乎變成一件訂製款襯衫,淺藍色扣子變成非常別緻的袖扣,舉手間就能讓人的目光盯著,他看一下口袋二邊竟然也縫了二顆非常小的淺藍色小鑽,要在燈光照射下才會閃閃發光,月兒真的是一位優秀的服裝設計,她真的被埋沒許久了。


「月兒,妳真的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服裝設計師,我以後的衣服都要麻煩月兒了。」簡方舟看著鏡子裡,朱曉月專心看他身上穿的襯衫,那種專注又專業的態度,他真的很欣賞,這樣的人才,月兒的公司竟然只讓她做童裝和孕婦裝,他心裡有另一種想法出現,他想給月兒一個屬於她的舞台。


「方舟,真的嗎?可以讓你這樣成功的企業家認可,是我的榮幸,你~真的喜歡我做的襯衫嗎?不會是因為要討好我吧!」朱曉月看著鏡子裡的簡方舟笑著說,她是真的希望簡方舟是打從心裡的喜歡與認可。


「月兒,真的喜歡,我從不說謊。」簡方舟環抱著朱曉月說,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嗯!這樣就好,方舟,你看~淺藍色扣子也非常適合你呢!真好看。」朱曉月笑著說。


「真的很適合我,我一直以為我比較適合灰、墨色的,看來,以後有月兒的專業指導,我應該會變得更加年輕些。」簡方舟笑著說。


「嗯!你膚色偏白些,這樣亮一點的顏色會讓你活潑些,灰、墨色也很適合你的,你換上另一件。」朱曉月笑著說,就將手上另一件給簡方舟,簡方舟脫下襯衫換上另一件襯衫,他看著鏡子,舉起手來看是墨綠色的扣子,口袋二邊也縫了二顆非常小的墨綠色小鑽,真的很有紳士氣質,簡方舟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感覺自己像是要參加一場宴會一般。


「好看吧!真的很帥呢!穩重又不失帥氣,真好看。」朱曉月滿意的說著,她看著簡方舟穿這件襯衫,真的很開心,對四十歲的簡方舟而言,確實更適合他一些,但是淺藍色卻是讓簡方舟年輕很多,二件襯衫都很好看。


「嗯!真的很好看,月兒眼光真的很好,淺藍色也很好看,我都喜歡。」簡方舟笑著說,他真的都很喜歡。


「很好!你滿意就好,這樣我就有信心做好你的西裝,不過,你的西裝似乎都是三個扣子,我想做二個扣子的西裝,行嗎?」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她剛剛去更衣室時順便看一下簡方舟的西裝,她總是要了解一下他一慣的風格,但是朱曉月覺得有點太規矩有點老氣。


「月兒是設計師,就依照妳的直覺來做就好,我是因為沒有時間想這些,乾脆穿起來舒適不難看就好,所以,我也沒有所謂的喜歡或不喜歡的問題。」簡方舟笑著說,這麼多年來,他只是一直努力工作,不讓他那位大嫂看不起說他只會拖累他大哥,對於自己的衣著只要不影響工作,讓客戶看不起,基本上他都不在意的。


「那好,就讓我來改造一下方舟的穿著,謝謝你願意當我的模特兒,方舟我其實很喜歡做成人的衣服,男生、女生都可以,不過呢!學歷太難看,公司不願意讓我嘗試,你知道嗎~我爸爸、媽媽和曉風的應酬衣服都是我做的,別人都還問他們去哪裡買的呢!」朱曉月有點喪氣的說,她喜歡設計衣服也喜歡做衣服,這九年來在公司就是一直做童裝、孕婦裝,今年才升專業設計師,但還是童裝、孕婦裝,她心裡雖有點難過,但她還是覺得自己很幸運,這個部門比較沒有壓力,她才有時間去學習其他的東西,正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嗯!我知道月兒很辛苦,以後我的衣服就全權交給月兒了,當然我會付妳錢的,可好?」簡方舟笑著說,他真的心疼月兒的才能被埋沒,他會讓她發光發熱的,讓世人也能重新認識一下所謂的好學歷不一定就是絕對的好,他自己也是認識月兒之後才明白這個道理。


「嗯!不用工錢,但是要支付材料費,這樣就行,還有必須我有空才能幫你做衣服,我們要先說好才行。」朱曉月笑著說。


「好,沒問題,月兒也幫自己做幾件衣服,上次不是也有買一些布嗎?伯母也做一件晚禮服,我們結婚時,我們都穿月兒做的衣服可好?」簡方舟笑著說。


「嗯!你都還沒求婚呢!結婚~你想什麼時候?我年底還有世界珠寶設計比賽呢?」朱曉月想了想說。


「嗯!月兒等我籌備好,我會給月兒一個難忘的求婚和我們結婚的婚禮,我是希望在十二月底前完成我們的婚禮。」簡方舟開心的說,他的月兒沒有說不同意結婚,這是他最開心的事。


「嗯!十二月啊!我等方舟求婚喔!那我要開始忙碌了,方舟,妳先將襯衫換下來,我還有事跟你商量。」朱曉月笑著說,她現在很期待他的求婚,也很期待他們的婚禮,所以她心裡有一些想法想跟方舟說。


「好,我衣服在客廳,我去換下來。」簡方舟笑著說,他牽著朱曉月的手走出浴室來到客廳,簡方舟將衣服換上後,他們一起坐在客廳。


「月兒,要跟我說什麼呢?」簡方舟笑著說,他很喜歡月兒這樣有事找他商量的樣子,這讓他心裡覺得月兒是在意他的意見的。


「方舟,我想辭掉目前工作,你覺得可以嗎?」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這是她想很久的事,她這些年一直希望能調部門卻一直落空,如果不是她還有許多東西要學需要錢,她真的很早就想離開,她現在可以多設計一些珠寶,將這些做好的珠寶首飾拿去賣,應該會比她目前的薪水高很多。


「嗯!辭吧!這家公司埋沒月兒太久了,不值得月兒浪費時間在那裡。」簡方舟笑著說,


「是吧!我有好多衣服、珠寶的設計圖,我辭掉工作,多做一些珠寶首飾,沒參賽的珠寶可以拿去賣,沈老師說我目前設計出來的珠寶首飾,已經會有不少珠寶商願意買了,一個月賣一件小作品,都比我的薪水還高,我自主性和時間也比較自由。」朱曉月想了想說,她抬頭看簡方舟,簡方舟笑著摸摸她的頭,眼神是無比的寵溺。


「嗯!月兒想通了就做,這樣很好啊!我們把那間工作室的桌子買齊,再將月兒的工具都搬來這裡,缺的再買,辭掉工作後月兒就來這裡做月兒想做的事,白天我去上班沒有人干擾月兒,這樣可好?」簡方舟笑著說,若月兒答應了,那他的月兒就能天天來這裡了。


「可以嗎?會不會太麻煩你呢?我有時會工作到很晚還會有一些聲音,這樣行嗎?」朱曉月閃閃發亮的眼睛看著簡方舟說。


「嗯!沒問題啊!我有時也會很晚才回家。」簡方舟笑額說。


「那好,不過,方舟不要再買桌子了,我們現在去量一下牆面,我們還是按照我們要的規格來做桌面會比較好。」朱曉月開心的說,就拿著那二件襯衫往工作室走去,簡方舟也跟在朱曉月的後面走。


朱曉月放下襯衫,拿出量尺來開始量牆面,她量好後做一下紀錄,再量一下現成桌面寬度後,她收起量尺,看一下時間已經是下午二點多。


「方舟,你應該餓了吧!我去弄一點吃的給你添一下肚子,等一下我們先回我家,我要把衣服燙平整,這樣就完工了。」朱曉月笑著說。


「月兒,妳都縫好扣子了,這麼快!我現在不餓,我們現在回家好了。」簡方舟笑著說,他不想讓月兒再辛苦為他做料理,他們早餐吃得晚又是那麼大的三明治,真的一點也不餓。


「嗯!這樣嗎?可是冰箱還有一些醃豬肉,你明天早上記得煎來吃,你會嗎?」朱曉月笑著說。


「嗯!應該會,我也會煎荷包蛋。」簡方舟笑著說。


「這麼厲害!那就沒問題了,我把這些襯衫折好一起帶回家燙平,你回來時再帶回你的襯衫就可以了,真好,都做完了。」朱曉月笑的開心說,她也將全部的襯衫都折好,簡方舟出去拿來一個大袋子,朱曉月將襯衫裝入袋子裡,簡方舟拿著袋子牽著朱曉月的手,一起下樓開車回朱曉月的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