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十七章  愛心貼紙



簡方舟和朱曉月回到朱家時,朱曉風也剛剛回到家,他們親切的問候簡方舟,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吃著晚餐,晚餐後朱曉風主動收拾碗筷,簡方舟和朱曉月在客廳陪著朱家二老說話聊天。


「方舟今天工作比較不忙嗎?能抽空載月兒回家,以後有這樣機會,就一起來家裡吃飯,不用客氣。」朱慶生笑著說,他開心簡方舟真的為月兒改變工作方式,這樣他們結婚後,月兒就不會經常孤單一人了。


「最近工作調整後比較能早點下班,我這樣常來蹭飯,就怕會讓伯母辛苦多做我的飯菜。」簡方舟笑著說。


「怎麼會呢!還不是一樣要煮這些飯菜,沒關係的,方舟儘管來家裡吃飯,管夠的不用客氣。」何雯秀笑著說,簡方舟點點頭笑著回應何雯秀的話。


「爸、媽,我告訴您們喔!不要嚇到喔!我今天賣了三件珠寶作品,一共四百四十萬,開心嗎?」朱曉月高興的說著,這時朱曉風剛從廚房出來,聽到朱曉月說的話,開心地大叫起來,全家人開心的不得了,這樣溫馨的一家人,彼此關心著對方,這也讓簡方舟羨慕不已,現在他也能和他們一起分享著快樂,對他們而言朱曉月能將作品賣出,表示朱曉月這段日子的努力是成功的,他們為女兒開心,為姊姊高興,這才是他們最關心的事。


「姊~真厲害,妳不是只有初階珠寶設計師資格嗎?怎麼妳的作品可以賣出這麼高的價位,太令人驚訝!」朱曉風開心的說著。


「曉風,不好意思你姐剛剛取得高級珠寶設計師資格,還沒來得及跟你們分享,最近事情太多,忘了說,對不起啊!我沒做到有事要分享這件事,我很抱歉。」朱曉月不好意思的說,他們家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凡事都要跟家人分享,無論好事、壞事。


「嗄~那姊姊中階珠寶設計師是何時考上的?妳也沒說啊!」朱曉風驚訝地看著朱曉月說,他只知道這一年來朱曉月下班回家後吃完晚餐,就到她自己的房間做一些他都不知道的工作,有時還會有磨石的聲音,和鑲電鑽振動的聲音。


「嗯!二年前拿到的,今年剛拿到高級的執照,哎!忙到忘了跟大家說,對不起啦!下次不會了。」朱曉月笑著說,雙手做出拜託的動作。


「月兒啊!妳的作品真的賣那麼多錢,妳可要存好喔!不會想要再學什麼東西了吧!」朱慶生一臉疑惑的看著朱曉月,這女兒一有錢就會想再去學東西,他真的有些搞不懂月兒怎麼就停不下來。


「爸!我現在只剩下一百萬,錢都買寶石材料了,我還要做作品,老師幫我報名年底世界珠寶設計大賽,所以,我….要有寶石才能做嘛!」朱曉月看著朱慶生笑著說,她也有點不好意思,其實她學東西都是有點巧合,剛好有空或無意間被人拉去學,煮咖啡這事就被藍爸拖去做的啊!


「哈哈哈~沒關係!爸爸就是問一下,既然要參加比賽當然就要買材料才能做啊!那一百萬要存起來當自己的嫁妝喔!」朱慶生笑著說。


「嗄~方舟,我沒嫁妝喔!要嫁妝的話,你找別人去。」朱曉月看著簡方舟有點生氣的說,她都跟簡方舟說過她沒錢啊!


「月兒,我沒有要妳的嫁妝啊!我只要妳就好。」簡方舟看著氣鼓鼓的朱曉月說,他伸手摸摸朱曉月的頭開心的笑著。


「月兒,怎麼說話的,妳爸爸只是希望妳能把錢存下來而已,妳那一點錢方舟才看不上。」何雯秀笑著說,她這女兒還真是直白得可愛。


「姊~妳的口袋終於沒有空空的時候了,妳不想一直保持這種感覺嗎?有錢很有安全感不是嗎?」朱曉風也笑著說,他這個姊姊永遠口袋沒剩多少錢,但是,姊姊也從不會向家裡要錢。


「嗯!有錢這種感覺對我來說有點不真實,我還是習慣口袋空空的,這樣我才會比較有危機感,哈哈哈~」朱曉月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線,她這麼說在場每個人都笑了,包括簡方舟,朱曉月真的很可愛,他實在太喜歡了。


「方舟,你以後錢絕對不能讓月兒來管理,知道嗎?」何雯秀看著簡方舟說。


「對!簡大哥,千萬要記住喔!」朱曉風也趕緊跟簡方舟說。


「喂~我又不會花方舟的錢,我會自己賺錢來花,放心好嗎!我也不會理財,麻煩的事不要交給我就是了。」朱曉月笑著說,她一點也不想花時間在管錢這件事,一點意思都沒有。


「嗯!月兒還是可以花我的錢,不然,我賺錢就沒意義了,只是,會給月兒一個定額,這樣月兒就不用擔心,只管花那些錢可好?」簡方舟笑著說,他看朱曉月的眼神是無限的寵溺。


「嗯!到時候再說吧!還早的事情不用現在煩惱這個。」朱曉月看著簡方舟笑著說,她是開心的,簡方舟是可以讓自己依靠的人,雖然她並不需要,但是聽到他這麼說,她還是感到心頭暖洋洋。


「姊~那我的襯衫和西裝妳還有時間做嗎?」朱曉風看著朱曉月說,他下個月就升職了,真想穿姊姊做的新西裝襯衫去上班。


「喔!我差點忘了,沒問題!姐姐明天開始動工保證月底前完成。」朱曉月笑著說。


「月兒,那我的呢?妳可不能忘記喔!」簡方舟笑著說。


「嗯!嗯!不會忘記啦!一起做好,月底就能穿新衣服了。」朱曉月笑著看簡方舟,她當然不會忘了他的。


說說笑笑時間也過得很快已經快十一點了,簡方舟也該回家了,朱曉月送簡方舟出門搭電梯時,簡方舟將朱曉月拉到懷裡,抱著,他真不想和她分開,終於知道戀愛中的男女為何會如此難分難捨了。


「月兒,真不想離開回到那間沒有溫度的家。」簡方舟將頭放在朱曉月的肩上說。


「嗯!這樣啊!那明天你有休假嗎?我去你家陪你可好?不過,我要開始做你和曉風的衣服了,怎麼辦呢?」朱曉月也非常捨不得簡方舟呢!聽他這樣說,她心裡也不好受。


「明、後天我都休假,月兒來我家住二晚可以嗎?我去買裁縫車妳就可以在家裡做了。」簡方舟笑著說,這時朱曉風剛好拿垃圾出來,他聽到他們說的話,也覺得簡方舟真的很可憐一個人真的很孤單,他悄悄地進屋跟她爸媽說,這時,朱慶生開門出來,簡方舟和朱曉月嚇一跳,但簡方舟還是抱著月兒沒有鬆手,他對朱慶生笑著說:「伯父,我等電梯來。」朱慶生笑著看電梯根本沒按啊!騙誰呢!


「方舟,明天有休假嗎?」朱慶生笑著說。


「明、後天我都休假。」簡方舟說,這時他才放開朱曉月,改牽著朱曉月的手。


「月兒,不然這二天妳去方舟家陪方舟好了,難得方舟有假日。」朱慶生笑著說。


「伯父,月兒真的可以跟我回家住二天嗎?謝謝伯父。」簡方舟開心的說著。


「爸~我們還沒結婚呢!怎麼可以一起住呢?這樣不好吧!」朱曉月害羞的低下頭說。


「月兒,都什麼年代了,我和妳媽也沒那麼迂腐想不開,但是,方舟,伯父還是希望在某方面你還是要注意一下,月兒畢竟是女孩子。」朱慶生含蓄地說著,他相信簡方舟聽得懂才對。


「伯父,我知道,我會尊重月兒的,四十年都在等了,沒差這幾個月。」簡方舟笑著看月兒說,他這麼說,朱慶生懂了,看來簡方舟應該很快就會跟月兒求婚了,真是太好了。


「你們在說什麼啦!要去方舟家住的話,就要把布拿過去,還有裁縫車,這樣很麻煩。」朱曉月只想到東西搬來搬去很麻煩,聽得他們直搖頭,不知道月兒到底懂不懂他們說的是什麼。


「我們拿一些布回家,明天再去買裁縫車和工具,這樣以後就不用搬來搬去的,明天也一起去買做珠寶作品要用的工具,家裡一個房間讓月兒當工作室可好?」簡方舟寵溺的看著朱曉月說。


「方舟,真的嗎?太好了,我有工作室了,就不用在房間裡搬上搬下的。」朱曉月開心地拍拍手說。


「這樣吧!我幫姊姊的工具通通送過去姐夫家,要添新的再買,不然,姊姊的房間都塞滿了,以後姐夫要在家裡住下,會很麻煩的。」朱曉風突然走出來,笑著說,他已經將裁縫車和工具都帶出來了,何雯秀拿著一匹做襯衫的米白色布和一個旅行袋裝著月兒的換洗衣服,看著他們笑了。


「哇!媽~曉風你們速度也太快了吧!還有,曉風你說姐夫叫誰呢!八字都沒一撇呢!」朱曉月翹著嘴說。


「月兒,八字是二撇,我很快就會寫好送妳了,在等我幾個月。」簡方舟笑著說,他會給月兒一個溫馨的求婚,也會給月兒一個浪漫的婚禮。


「方舟,你~臉皮真厚,我等著,反正我最近都沒空。」朱曉月笑著說,她其實還是很期待簡方舟的求婚。


「好了,一起走吧,我們一起拿這些東西送到方舟的車上,有欠缺的月兒再回來拿就好,你們再不走就天亮了,哈哈哈~」朱慶生笑著說,他們一起將東西放到簡方舟的車子後車廂後,跟他們道別,簡方舟開心的載著朱曉月回他的家。


回到簡方舟家,簡方舟將東西放到一個房間,裡面只有一張長桌子、一張椅子和一台電腦,其他都沒有,這些都是簡方舟最近才買的,他確實是為了朱曉月買的,讓朱曉月來家裡時也可以有地方設計衣服和製作衣服。


朱曉月看這間寬敞的房間裡放著一張長桌子和電腦還有一張椅子,她的裁縫車已經放在桌上,工具和布料都放好,還有好大空間,她開心的抱著簡方舟笑著說:「這裡真好啊!真寬敞,我就不用將東西搬上搬下的,太好了,不過,方舟,我可以再要二張長桌子嗎?如過靠著牆面都是桌子更好。」朱曉月想著自己還要有做木工的桌子、寶石焊接作業的桌子及設計圖用的桌子。


「喔!月兒是希望三面牆都有工作桌的意思嗎?」簡方舟看著月兒說,她需要這麼長的桌子做什麼呢?


「嗯!嗯!如果可以最好,不過現在這樣就很好了。」朱曉月抬頭看著簡方舟說。這時簡方舟笑著地下頭親了一下朱曉月,笑著說:「很晚了,剩下明天再說,先去洗澡睡覺了,可好?」朱曉月笑著說:「好!」簡方舟帶著朱曉月到他的房間,將朱曉月的旅行袋放在更衣室裡。


「月兒,這是新的毛巾和盥洗用具,妳先洗,我在洗。」簡方舟笑著說。


「方舟,外面不是還有一間浴室嗎?我去那間洗,這樣比較快。」朱曉月笑著說,她現在才感到不好意思了,她突然發現自己的神經是不是太大條了,還有爸媽和曉風到底是多怕她嫁不出去啊!非要這樣做不可嗎?


「月兒,要不我們一起洗更快,哈哈哈~」簡方舟笑著看朱曉月害羞的臉都紅了,就想逗她。


「方舟,你~不跟你說了,我現在去洗。」朱曉月拿著衣服就往浴室走去,簡方舟笑得更加開心,我的月兒真可愛,今晚可以抱著她一起睡真好。


二十分鐘過去,朱曉月穿這她可愛的睡衣出來,簡方舟起身看著朱曉月的睡衣竟然還畫著卡通,忍不住笑了出聲,朱曉月擰著眉頭說:「方舟你快去洗澡很晚了。」簡方舟只好往浴室走去,等簡方舟出來,朱曉月已經在簡方舟的床上躺著睡著了,這讓簡方舟哭笑不得,他的月兒就這麼放心地睡著了,他也躺到床上看著熟睡的朱曉月,乾淨白皙的臉,睡著了依舊讓人心動,他輕輕的親了一下朱曉月的臉頰,關燈摟著朱曉月一起睡,今晚他們睡得很熟很安穩。


早上窗外透進陽光,將朱曉月驚醒,睡眼惺忪的她看一下四周,是一個陌生的地方,她連忙起身,看一下手機已經八點了,啊!她怎麼睡這麼晚呢!這裡是….她想起來了,這是簡方舟的房間,她昨天太累睡著了,那昨晚應該沒事吧!她翻開被子看一下床單,再看看自己,沒事!還好,她起身走進浴室盥洗一番換上休閒衣服後,走出房門來到客廳,簡方舟已經坐在那裡看報紙了,簡方舟聽到開門的聲音看了過去,就看到朱曉月笑著看他,他向朱曉月招招手,朱曉月走到他身邊坐下。


「月兒,早安!昨晚睡得好吧!」簡方舟笑著說,他伸手摟著朱曉月並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嗯!睡得很好,昨晚我可能太累了沒等你出來,不小心睡著了。」朱曉月不好意思的說。


「嗯!沒關係,只要我們結婚那天妳有等我就行,肚子餓了吧!我們去吃早餐。」簡方舟笑著說,起身牽著朱曉月的手到餐廳,桌上已經有M排漢堡和一杯牛奶。


「方舟,你剛剛去買的?」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


「嗯!妳睡得很安穩,沒叫醒妳,就下樓去買,我也剛剛回來,所以漢堡還是熱的,我們一起吃吧!」簡方舟笑著說,朱曉月笑著點頭,他們一起吃著漢堡配牛奶,早餐過後朱曉月煮了二杯咖啡,他們慢悠悠的喝著濃醇咖啡,度過一個靜謐的時光,屋裡瀰漫著濃濃的咖啡香氣,簡方舟不得不由衷欣賞朱曉月煮咖啡的功力,真的非常好喝,香氣一直留在唇齒之間久久不散。


簡方舟拿出一疊貼紙給朱曉月,朱曉月不解的看一下簡方舟。


「月兒,這是我給月兒的愛心貼紙,以後月兒來家裡,我不在時可以貼一張愛心貼紙告訴我,月兒需要什麼,下次來我一定會準備好。」簡方舟笑著說。


「哈哈!真的嗎?寫什麼都可以嗎?」朱曉月俏皮的說。


「嗯!我買得到的才行,月兒不可以調皮。」簡方舟摸摸朱曉月的頭說。


「嗯!那好,方舟等一下你可以去買菜和肉嗎?我會寫給你,我等一下要開始剪裁布料做襯衫了,你買好東西回來,我煮好吃的給你吃,如何?我們分工,不浪費時間。」朱曉月甜甜的笑看著簡方舟說。


「嗯!可以,那月兒可以獎勵我一下嗎?」簡方舟說著就彎下身親吻起朱曉月的唇,他很貪戀朱曉月的唇,許久簡方舟才移開,低聲地說:「今天有沒有進步一點點呢?」朱曉月笑著抬頭看著簡方舟,簡方舟又再一次送給朱曉月一個長長的吻,他才甘心地放開對方,簡方舟開心的出門,去買朱曉月指定的東西,朱曉月進入她的工作室開始她的襯衫製作。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