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章  朱曉月親手做桌子



簡方舟拿著一個大袋子牽著朱曉月的手回到朱曉月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開心地在門外迎接他們,這讓朱曉月有點尷尬,好像她是回娘家一般與家人久別重逢。


「爸媽、曉風你們這是…有必要這樣嗎?我們才二天沒見而已。」朱曉月看著他們三人說。


「月兒,我們是歡迎方舟,又不妳,妳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何雯秀笑著說,她沒說昨天家裡收到簡方舟請人送來的頂級牛肉、香菇和干貝。


「就是啊!姊姊妳頂多是沾姐夫的光罷了。」朱曉風笑著說,他上次改口稱簡方舟姐夫後,他看簡方舟沒有不高興,索性他決定以後都這樣叫。


「哈哈哈~快進來吧!月兒也別傷心,我們也是因為妳才讓方舟看得起我們啊!」朱慶生笑著說,就走進屋內來到客廳,他們也陸續地走進來,簡方舟笑著看朱曉月嘟著嘴的表情甚是可愛,心情也變得很好。


「方舟,請坐啊!這一大袋子又是什麼?可別再嚇伯母了。」何雯秀笑著說,她的冰箱真的被那些頂級牛肉、干貝塞買了。


「對啊!姐夫我們家的冰箱都塞爆了。」朱曉風笑著說,他已經端來一杯冰涼的冬瓜茶放在他們面前。


「你們說什麼呢?你們買了什麼東西啊!冰箱竟然會塞爆?」朱曉月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說,而旁邊的簡方舟只是笑著。


「姊~姐夫沒有跟妳說嗎?」朱曉風也有點驚訝的說,看朱曉月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


「嗯!說什麼?方舟~怎麼回事?」朱曉月轉頭看一下簡方舟說。


「嗯!我只是請人送一些東西過來而已,我覺得沒什麼就沒跟妳說。」簡方舟笑著看著朱曉月說。


「喔!方舟,你送東西到我家時,也要考慮一下我家的冰箱是不是能放得下那些東西啊!何況我媽也會買一些東西放在冰箱裡,方便使用。」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她現在倒是不反對簡方舟買東西送給她的家人,畢竟她也幫他做衣服不是嗎?這樣挺公平的。


「好~我以後會注意的,這是我的疏忽沒考慮到。」簡方舟笑著說,他摸摸朱曉月的頭看著她,她不生氣他送東西給她的家人,這讓簡方舟真正相信他的月兒已經接受他了。


「姊~袋子裡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朱曉風還是很好奇那一個大袋子裡面到底裝的什麼。


「曉風,這可是我這二天努力不懈的成果,你可要好好謝謝我喔!」朱曉月笑著看朱曉風說,她從袋子裡拿出那些襯衫,她看一下拿出朱曉風的襯衫給他。


「哇!姊~我的襯衫做好了,這麼多件嗎?」朱曉風看著那麼多件襯衫心裡樂開花的說。


「你的是這四件用淺粉色的扣子,這二件用一般扣子是爸爸的,另外三件是方舟的,你最多了滿意了吧!先去試穿看。」朱曉月笑著說。


「嗯嗯嗯!滿意!非常滿意。」朱曉風笑著說,就拿一件襯衫到他房間試穿。


「爸~您的襯衫我沒有用袖扣型的扣子,不是我捨不得喔!是怕您平常不好意思穿,我希望爸爸平時就要穿,這樣才不會浪費這麼好的布料,爸爸也去試穿看看。」朱曉月笑著說。


「知道了,爸爸去穿看看,一定很合身,哈哈哈~」朱慶生開心地笑著說,他沒想到月兒也幫他做二件襯衫,這麼高級的布料他還真是沒穿過,雖然月兒幫他做的襯衫布料也是非常舒服的,但比起手上這一件觸感還是差異很大。


「姊~妳看真合身啊!這袖扣型的扣子真的是畫龍點睛呢!還有左邊口袋中間那三顆小小鑽釦真的很別緻,我好喜歡喔!」朱曉風笑著說,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襯衫,真是滿意極了,朱曉風身高也有178公分,也是瘦高型的身材,朱曉月家的身材都是如此。


「轉一圈看看,手伸一下讓我看看。」朱曉月起身看著朱曉風說,朱曉風照著朱曉月的話做一遍,朱曉月滿意的點點頭說:「可以了去換下來,我等一下燙平再拿給你。」


「好,謝謝姊姊,這二天辛苦姊姊了。」朱曉風開心的說著,但他看一下這麼多件襯衫,心裡對朱曉月除了感謝外還多了一點心疼。


「去換吧!姊喜歡幫你們做衣服啊!不辛苦的。」朱曉月笑著說,她的弟弟就是一個非常體貼的人,善解人意的孩子比她還要懂的人情世故,朱曉風笑著走回自己的房間,這時朱慶生也換好襯衫走出來。


「月兒,穿起來很合身喔!布料真好,穿起來真舒服,手舉起來也很舒服不會卡卡的,辛苦月兒了。」朱慶生真的很喜歡,他笑著開心地看著朱曉月,這女兒的手藝真的很好,再看一下簡方舟,他很滿意這麼一個優秀的企業家,能看到月兒的好,真心對待他的女兒。


「爸爸喜歡就好,布料是方舟出錢的,我那時候口袋是空的呢!下次我一定買好的布料做衣服給爸爸穿,我現在也有一點點積蓄了,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她以前買布料都是買中等價位以舒適為主,主要也是她沒有多少存款。


「那還是要感謝方舟,託你的福了,哈哈哈~」朱慶生笑著說。


「伯父別這麼說,這是應該的。」簡風舟也笑著說。


「爸~您可以換下來,我還要燙平才行。」朱曉月說完,朱曉風就走過來拿著襯衫交給朱曉月,沒多久朱慶生也將襯衫拿給朱曉月。


「那我現去將這些襯衫燙平再給你們,你們先聊聊。」朱曉月笑著說,就拿著衣服往她的房間走去。


簡方舟在客廳跟朱家人聊天,他們聊得非常愉快,何雯秀看一下時間,就往廚房走去準備晚餐,她今天就用簡方舟買的牛肉做料理,還有大干貝也一起和蘆筍做一道蘆筍燴干貝,她對料理有興趣,很喜歡研究一些料理做來給家人品嚐看看,她覺得這樣為家人做料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她的家人也都不吝嗇給予她無限的讚美,讓她更加開心。


朱曉月一下子就將所有的襯衫都燙平,她拿出套袋在三人的襯衫分別套好拿出來,這時何雯秀也將晚餐準備好,她中午就已經著手將食材處理好,所以做起來就容易許多。


「你們的襯衫都完工了,這兩件是爸爸的,這是四件是曉風的,先那去放好吧!方舟回家記得拿喔!我吊在這裡。」朱曉月笑著說,朱慶生、朱曉風開心的拿著自己的襯衫回房間,何雯秀請大家一起到餐廳吃晚餐,他們一家人圍在餐桌上,看著桌上有「紅酒燉牛肉」、「蘆筍燴干貝」、「蒜炒綠花椰菜」、「海參燴香菇」、「蝦醬高麗菜」、「清燉牛肉湯」,朱曉月轉頭看一下簡方舟,她知道了桌上的許多高級食材是簡方舟送來的,好大手筆啊!這些花很多錢吧!她應該可以買好多布或是珠寶用的白銀,就這樣吃掉了,心裡有點可惜的嘟著嘴,看在簡方舟的眼裡以為朱曉月不喜歡吃牛肉。


「月兒,不喜歡吃牛肉是嗎?」簡方舟溫柔的說。


「沒有啊!只是…這些都是頂級牛肉很貴吧!就這樣吃掉,好像我的高級布料或是白銀就這樣不見了,好可惜!」朱曉月苦笑著說,她是買了許多寶石,但是白銀還沒買啊!那一百萬,看來還是沒得存下來。


「哈哈哈~月兒真可愛,我可以送妳白銀啊!我知道妳需要這個做珠寶首飾作品,別擔心。」簡方舟突然笑著說,他的月兒該怎麼說她呢!太可愛了。


「不用不用~我還有錢可以買,還沒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不過,聽他這麼說還是很開心。


「月兒,不用擔心,爸爸這裡還有一點錢可以借給妳,等妳賣了作品再還給爸爸。」朱慶生笑著說,他們家對孩子都是一樣的,他們開始工作後就不在給孩子任何錢,孩子需要週轉可以借但要還,這是他們的原則,當然家裡一切開銷還是他們夫妻支出,不用孩子來出任何錢。


「姊~我也有,可以支持妳的,不用擔心,放手去買妳需要的東西,才能做出完美的作品出來比賽。」朱曉風笑著說,他是要送給姊姊的,不需要姊姊還他。


「嗯嗯嗯!謝謝你們,我還行,我們先吃飯我還有事要跟大家說。」朱曉月笑著說,大家開心地吃著桌上的料理,真的很好吃,所以說食材真的有好壞之分,吃起來真的不一樣。


他們細細品嚐滿桌佳餚後,朱曉風自動整理所有的碗盤,沒多久他也回到客廳與大家一起聊天。


「爸媽、曉風,我想辭掉工作,認真做我的珠寶首飾作品,不管比賽結果如何我都覺得這份工作我已經盡全力了,公司今年升我為專業設計師,但還是依舊在原單位,現在我覺得想做成人設計師在公司是不可能的,我想先將珠寶設計師這個角色做好,你們覺得如何?」朱曉月看著大家說。


「月兒,爸爸支持妳,妳也喜歡設計珠寶,也考取高級珠寶設計師,爸爸也不希望妳二頭燒,身體也要顧好,放心,大錢沒有,養妳還是沒問題的。」朱慶生笑著說。


「對啊!月兒,媽媽也支持妳的決定,努力過了沒達到目標也沒什麼,妳如果還想設計成人的衣服,不如等妳這次珠寶設計比賽結束,自己開一間工作室也能達成心願,媽媽相信月兒有這樣的能力,妳這次幫爸爸、方舟和曉風做的襯衫就別出心裁,可見妳的設計能力有多好,辭掉吧!沒什麼好留戀了。」何雯秀很早就希望月兒離職了,只是有些事還是要尊重月兒,她不想插手。


「姊~我也支持妳,就像媽說的,這次的襯衫真的很別緻,有誰會想到用袖扣當扣子來用,男生的襯衫幾乎千篇一律,姊姊卻能設計出不一樣的心思,就證明姊姊的功力很深厚,我也可以養姊姊的。」朱曉風笑著說。


「謝謝爸爸、媽媽和曉風,我會更努力的,沒得獎我的珠寶作品也能賣出去的,這點我不擔心,因為有珠寶商跟我預定作品了,到時候我在衡量看看,這也是我敢辭職的原因,你們不用擔心,我大概會當米蟲幾個月而已。」朱曉月笑著說。


「月兒,都忘了我嗎?我可以養妳一輩子沒問題的。」簡方舟不疾不徐地說著,全部的人都看著他,他也不慌,他也希望月兒可以依靠他一輩子,他願意養她一輩子。


「嗯嗯嗯!方舟是我未來的大金主,沒忘沒忘啊!」朱曉月笑著說,這讓其他人也開心地笑了,看來讓月兒去方舟家住二天是對的。


「喔!對了,曉風,這個你拿著,幫我買這些尺寸的木板,厚度至少要十公分,不然無法載重,然後寄到上面的地址,就是方舟的家。」朱曉月將她寫的紙張給朱曉風。


「好~不過,姐這是要做什麼桌子?需要這麼長,電梯可以進嗎?可能要裁切二個拼在一起喔!」朱曉風看著紙張上的尺寸說。


「喔!我沒想到,那就裁成二片,謝謝曉風提醒,我要做工作桌,方舟一個房間給我當工作室,我要好好規劃。」朱曉月笑著看簡方舟說。


「喔!那感情好,到時候幫姊姊搬工具到姐夫家。」朱曉風笑著說。


「嗯!這星期六可以幫我搬木工工具到方舟家嗎?」朱曉月說。


「可以啊!星期日不行,總部長官來,星期日我要陪總經理一起去接待他。」朱曉風笑著說。


「那好,星期六就麻煩曉風了。」朱曉月笑著說。


「月兒,妳~要自己做桌子?我沒會錯意吧!」簡方舟一臉驚訝地看著朱曉月說,他的月兒也會木工。


「姐夫,你還不知道我姐會木工嗎?她可是有執照的,還有雕刻師執照呢!我姊姊是不是深藏不露啊!」朱曉風非常得意的說。


「月兒,妳到底還有多少才能要讓我驚喜的。」簡方舟看著朱曉月難以置信的說,這女孩,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心思,木工、雕刻,他無法跟他們與月兒聯想在一起。


「方舟,沒有了,就這些,底牌都沒有了,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家人也開心地笑著,他們看到簡方舟的臉,都想到當初他們知道朱曉月去學做木工、雕刻還去考試時的心情,就跟簡方舟現在一樣無法理解與驚訝。


這一個晚上注定讓簡方舟久久無法入眠,他想著朱曉月,想著剛聽孫中豪說她是三流大學畢業,中規中矩的漂亮女孩,和現在他所認識的朱曉月,簡直讓他無法想像這中間的差距,孫中豪說的都對,但也錯,孫中豪根本不了解朱曉月這個人,根本不知道這女孩有多麼讓人驚艷。


朱曉月隔天就向她部門的經理遞交辭職書,經理有些訝異也挽留,但朱曉月辭意堅決準備一個月完成交接工作,朱曉月的辭職讓公司很不明白,做了九年好不容易升職當專業設計師,竟然在這時候離開,但她的部門經理卻明白,一個不被重視的設計師再有天份和努力也是無用,或許這九年朱曉月已經讓自己蛻變成他們所不知道的另一個朱曉月也說不定,如果不是她在今年剛接這部門的經理,她或許也看不見朱曉月的才能吧!


簡方舟將家裡的鑰匙打了一份,全部交給朱曉月讓她隨時可以去他家,幾天後朱曉風就幫朱曉月所需要的木材送到簡方舟家裡,朱曉月還特地請假到簡方舟家裡收這些木材,這次朱曉月一次性的將她房中的所有工具都清理出來,順便自己租了一台小貨車將工具送到簡方舟家,她收到木材後就開始將這些木材做記號,再將表面用砂紙重新用雙手來回摩擦,讓木材表面更加光滑,她開始用鐵鎚、銼刀和鑽孔機在她做記號的地方開始打洞,四根粗木條也一一在畫線的地方用銼刀削去不要的地方,在底部貼上滑止墊,二根粗木條中間也都打著洞,將一條長木條裝好在二根粗木條上,最後將四根粗木條裝上挖好洞的木板上,朱曉月靠著牆邊將做好的桌子翻正,一張簡單的桌子就做好了。


朱曉月將桌子靠在牆邊看一下,她很滿意的點頭,這家木材行與朱曉月相識很久了,他們知道知曉月的喜好,也會幫朱曉月將木材裁好尺寸並大致處理表面,讓朱曉月只要稍稍動一下手就能順利完成,這是他們的默契,朱曉月的紙張上都會註明需要裁哪些地方和公分數,這次朱曉月除了做她的工作桌之外,她還偷偷量了玄關前靠牆的尺寸,她準備做一個可以坐著的矮櫃,她發現簡方舟穿鞋彎腰很不方便,她做一張可以讓他坐著穿鞋的櫃子應該很不錯,她今天就順便將這些木材組合好鎖上開關門即可,她很快就做好了,但她做好矮櫃就後悔了,她搬不動啊!這下要等簡方舟來搬了,朱曉月看著已經做好的桌子和矮櫃,心裡是高興的,她看一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她寫簡訊給簡方舟,她寫著:「方舟,今天會加班嗎?月兒。」簡方舟剛好在辦公室看一些公文,手機響了一聲,他看一下是月兒的,他笑著打開看就回朱曉月,他寫著:「月兒,我大約七點左右會到家,月兒可要和我一起用晚餐,方舟。」朱曉月看了一下回說:「方舟,那回家一起吃晚餐,我會煮好等你,月兒。」簡方舟回:「月兒辛苦了,我會盡量早回家,方舟。」朱曉月看了一下笑了,她先看一下冰箱有哪些東西,嗯!有絞肉、雞肉、蔬菜、蛋太好了這樣就夠了,今晚煮個蔥爆雞丁、蒜炒高麗菜、蔥烘蛋、蒼蠅頭、清牛肉湯是朱曉月媽媽做好給她拿過來的,先將菜處理好,等一下就可以開始做晚餐,她還可以再做一張桌子,朱曉月將菜處理好後就再回到工作室。


六點半朱曉月開始做晚餐,在她即將做好時,簡方舟已經下班回來了,他將公事包放到書房後,來到廚房,看到朱曉月還在忙,他輕輕咳一聲,朱曉月聽到聲音轉頭看到俊郎的簡方舟對她笑,她笑著說:「快好了,先將衣服換下,等一下吃飯。」簡方舟點點頭轉身回臥室,不久朱曉月已經將今晚的料理做好,簡方舟也來到餐廳,他很開心一回家就有飯菜香,這種有家的感覺真好,他走到朱曉月的身旁抱著她,親吻著朱曉月,輕聲的說:「月兒辛苦了。」朱曉月笑著回親他一下說:「不辛苦,你也辛苦了。」朱曉月就牽著簡方舟讓他坐下來,她去盛二碗飯,簡方舟起身拿餐具,擺好餐具,他們一起享用朱曉月用心做的晚餐,簡方舟胃口大開,將菜都吃光光,還想幫忙洗碗盤,朱曉月沒推遲,她今天也累了,就讓簡方舟幫忙,她再回到工作室,等簡方舟來到月兒的工作室時,簡方舟看到三張桌子和一個矮櫃,他驚訝地看著朱曉月,這是月兒自己做的,真不可思議,如果沒看到地上的木屑,他真不敢相信這些是朱曉月做的。


「方舟,這個矮櫃太重了,你可以跟我一起搬到玄關邊嗎?」朱曉月說。


「嗯!我看看我能不能自己搬,不能的話,等星期六曉風過來,我在跟曉風一起搬就好。」簡方舟笑著說,他試著搬矮櫃,真重,他一個人沒辦法。


「我們一起搬,我可以的,我力氣可大呢!」朱曉月笑著說就彎下腰要去搬矮櫃,簡方舟卻起身走到她身邊,拉著她不讓她搬。


「月兒,放二天沒關係,又不會妨礙妳做其他的桌子,月兒要不要也教我做桌子呢?」簡方舟笑著說。


「嗯!我自己做比較快,再做四張桌子就全部做好了,明天就能做完,反正我請三天假。」朱曉月笑著說。


「這樣,那其他明天在做,我們出去散步消食,月兒晚上可以不回家嗎?」簡方舟用非常期待的眼神看著朱曉月。


「嗯!不回家。」朱曉月笑著說,簡方舟聽了很是開心,他將朱曉月拉入懷中親了她一下,就牽著她一起到外面的公園散步消食,這樣簡單平凡的生活卻是簡方舟最想往的生活,他現在很幸福看著天空上的星星,在心裡告訴過世的父母,他已經找到可以陪伴一輩子的女孩,請他們放心,以後他也能開心的笑著過日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