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四章 朱曉月通過「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初選



他們一群人開開心心的過一個美好的假期,每個人在回程的路上都有著不同的心思,孫中豪和董愛玲二人的內心最為激動興奮,他們和朱曉月認識十多年,十多年來他們也一直不間斷地在幫朱曉月牽紅線,然而一直都沒有成功過,沒想到幾個月前孫中豪無意間的閒談,將這二位基本上是不可能聯想在一起的人,竟然成功牽起紅線。


「中豪,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曉月訂婚了,真的訂婚了,對象還是你介紹的簡老闆,昨晚,那個求婚會場真的很浪漫,我好感動,看來曉月真的找到疼愛她的人了,真是太好了。」董愛玲眼中含著淚光說,她是真心將朱曉月當成最好的朋友,即使她們很多想法不同,她們依舊感情深厚。


「可不是嗎!說實話我也覺得不可思議,緣分真的讓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我在公司七年多,要是早一點介紹他們認識,是不是他們就能早點結婚呢!」孫中豪也苦笑的說。


「中豪,我說啊~要是你早些年介紹給你老闆,恐怕只會踢到鐵板,你這幾年有多麼怕那位簡老闆,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外號不是萬年冰山嗎?我覺得就是時間和緣分剛好對上了,不然,那天你剛好有事處理才會晚到聚餐地點,被安排跟老闆坐一起,又剛好我前幾日約曉月去買包,回來逼你介紹男朋友給曉月,你才會在那天喝了酒壯膽跟老闆說要介紹曉月讓他認識,你也只是想跟我交差了事,沒想到老闆竟然同意,這不是配合的剛剛好嗎?不過,成了就好,哈哈哈~真是開心,對你和曉月都是好事,你現在也因曉月得到老闆提早重用交待大任務,曉月能嫁到疼愛她的老公,真好。」董愛玲笑著說,有時冥冥中自有安排,早認識也不見得能成為佳偶。


「這倒是真的!我真沒想到這次老闆會將那麼大的案子交給我,所以,愛玲,接下來二個月我會非常非常的忙,回家吃飯睡覺的機率也很少,不過等我將大案子的分區處理好,了解狀況後,以後接到大案子我會更容易知道如何安排,老闆也跟我說用人很重要,這次我也會好好觀察其他工程師的專長,讓他們有機會出頭,這樣我才不會累死。」孫中豪想著簡方舟做大案子時,都比他們做中案子的時間還少,這其中一定有他們不懂的地方,他一定要搞清楚才行。


「中豪,你安心工作沒關係,老闆信任你交大案子給你執行,你剛接要耐著性子喔!不要發脾氣好好跟大家溝通,知道嗎?」董愛玲看著身邊的孫中豪說,孫中豪只有對她才有耐性,他就是看不慣不聰明的人,說幾句話對方聽不懂就會失去耐心說,這也是董愛玲擔心的事,因為曉月就是說他的耐性不足才會被老闆一直磨不是嗎?


「愛玲,我知道,我現在不會這樣了,老闆說了用人是一門學問,有人幫忙自己才不會累,我懂他的意思,不會讓曉月難做人,妳放心。」孫中豪現在覺得都是因為朱曉月的關係,他才能這麼順利完成一個中案子就能接大案子,明明老闆是說要做十個案子的,所以,他當然知道其中的道理。


「嗯!你知道最好,真好,這次來中部小旅行,泡溫泉,還見證他們二人的求婚的過程,真開心,心情都變好了呢!那二個小傢伙也玩得很開心,現在都累趴睡著了,哈哈哈~」董愛玲說著回頭看著睡著的孩子心情開心極了。


「是啊!下次應該就是他們的婚禮了,十二月,我有點趕啊!要毛足勁在他們結婚前完成這次的案子,不然我可能就沒心情參加了。」孫中豪想想時間還真是緊迫啊!


「老公~加油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董愛玲笑著說還比出一個愛心給孫中豪,孫中豪笑著點頭,他們開開心心地開著車回北部的家。


另一台車陳秋盛載著谷清玉和他們二個兒子,也開心的一路玩回北部,他們也在途中聊天,二個孩子也玩累了,正在後座睡得香甜。


「老公,你說老闆何時變了性子,竟然一場求婚戲碼搞得如此浪漫,他多年的萬年冰山還真徹底融化成柔情的水了。」谷清玉笑著說。


「可不是嗎!我昨天接到他的電話還嚇一跳呢?我還以為只是來幫他慶生,結果是他要辦求婚活動,還把活動場地佈置得如此浪漫,真的太讓我驚訝了。」陳秋盛跟在簡方舟身邊最久,他和簡方舟之前都在『天縱企業』上班,簡方舟出來創業,他就跟著他一起出來一直到現在,他算是最了解簡方舟的習性。


「是啊!我還覺得他比你更不懂浪漫呢!結果是我錯了,他竟然還會唱歌,還唱的很好聽,真是讓我跌破眼鏡,你說~朱小姐的魅力應該不會只是一位雕刻師,她好像還是一位服裝設計師,能讓老闆這麼用心疼愛,這位朱小姐應該不簡單喔!」谷清玉笑著說。


「應該是,今天老闆和她弟弟穿的衣服都是她親手做的,老婆,妳不覺得他們二人穿起來很合身又很挺直嗎?我看了都很想要一件這樣的襯衫,人要衣裝不是嗎?」陳秋盛看到朱曉風穿的襯衫很好看,就問他是什麼牌子,他也想買一件來穿,朱曉風跟他說,他們二人穿的衣服是朱曉月親自做的,有錢也買不到喔!除非,我姐願意開工作室接單。


「是嗎?我還以為是哪家名牌出的新款,他們的袖扣好別緻,也想說回去問一下老闆幫你買幾件,沒想到是出於朱小姐之手,這就很厲害了。」谷清玉嚇一跳看著陳秋盛說,能設計這樣別出心裁的襯衫真的很不簡單。


「老婆,那不是別上去的袖扣喔!是扣子直接做成袖扣的感覺,妳說~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思,還有他們襯衫上的口袋還有小鑽釦呢!說朱小姐是名設計師一點也不為過,難怪老闆會心動,不是沒有原因的。」陳秋盛對襯衫也是很講究的,畢竟他的工作也需要對外,所以對襯衫他的要求也很高。


「嗯!我倒沒特別注意,真是一位秀外慧中的女孩,人美手藝又好,總之,我們老闆贏得美人歸是好事,難怪最近會把事情一直交出來,連孫中豪都被要求接大案子,看來我們二個要加把勁了。」谷清玉看著陳秋盛說,她有危機意識,因為孫中豪比她知道的還要厲害,難怪簡方舟會這樣磨他足足七年,用心栽培他不是因為朱曉月,而是孫中豪是簡方舟看中的人才,她清楚自己的老公認真執行力強,但是變通就不如孫中豪和自己,這也是為什麼簡方舟要她跟自己老公同一組的原因。


簡方舟他們這一台車就顯得更加快樂無比,他們一路開開心心地回台北,回程朱曉風自告奮勇地說他要開車,還請簡方舟到後面跟姊姊和爸媽一起坐。


「爸、媽,我預計十二月二十日與月兒結婚,您們覺得可以嗎?」簡方舟笑著說。


「你們覺得可以,我們沒有意見啊!哈哈哈~」朱慶生看著簡方舟開心的說,這次簡方舟安排這趟求婚之旅,讓他很開心,這樣一個優秀的企業家,願意為女兒做到這樣,他滿意極了,滿意他的真心對待他們一家人和對月兒的寵愛。


「方舟,你看月兒一點都沒反應呢!還睡得這麼沈。」何雯秀笑著說,她轉頭看著不說話的月兒就知道這孩子又睡著了。


「媽~讓月兒睡沒關係,她昨晚開心的睡不著覺,還自己去泡一次溫泉,這些日子她一直在畫珠寶設計搞,也開始在做了,不過您們放心,我不會再讓她身體發生問題。」簡方舟看著旁邊睡得很沉的朱曉月,滿臉的寵愛一臉無遺。


「月兒以後就麻煩方舟了,我看她也只有你能治她,她自己都說她說不過你,哈哈哈~真是一物剋一物。」朱慶生笑著說,簡方舟也笑了,真是這樣嗎?他怎麼覺得他拿月兒一點辦法都沒有呢!


「方舟,那你想怎樣安排你和月兒的婚禮呢!要請多少客人?我們可以一起來做,你工作那麼忙,不要跟我們客氣,還有不要太浪費,這次你辦這樣的求婚會場,已經讓月兒覺得很滿足了,月兒之前也跟我們說過,她喜歡簡單浪漫婚禮。」何雯秀笑著說。


「嗯!我知道,不過,我的客戶不少,不請他們恐怕不行,所以這一點我也有點擔心月兒會不高興。」簡方舟苦惱的說。


「哎!這也沒辦法,我們這裡可以只請一些走近的親朋好友,同事就不發帖,送他們喜糖吃就好。」朱慶生笑著說。


「爸、媽,你們想請多少人都沒關係,喜糖、喜餅倒是要先訂做,所以我們要先知道有多少人來參加我和月兒的婚禮,我想每人都發一份,讓他們分享我和月兒的喜悅。」簡方舟笑著說。


「這樣啊!那要花不少錢喔!看來方舟口袋要大失血了,哈哈哈~」朱慶生說,他是同意這樣做的。


「沒關係~我其實花費不多,就是衣著方面比較多而已,所以我其實還蠻委屈的,月兒竟然會說我們生活水平差距很大,真的很冤望我,我的時間幾乎在工作,根本沒有時間花錢。」簡方舟笑著看朱曉月說,朱曉月已經醒了,她笑著看簡方舟,這大叔真的很可以啊!以前的高冷個性在哪裡了?明明就很會告狀撒嬌好不好啊!


「哈哈哈~方舟啊!我們當時都是這樣想的,錯怪你,對不起啊!還好你和月兒順利在一起,哈哈哈~」朱慶生笑著說,這也不能怪他們會著樣想不是嗎?


「方舟你很會告狀喔!不過爸爸為什麼說你會大出血呢?你又要背著我買什麼東西了。」朱曉月嘟著嘴說,簡方舟用手捏著他的小嘴笑著。


「老婆大人,我怎麼敢背著妳亂花錢呢?不信妳問爸媽。」簡方舟笑著說。


「姊~妳真的很會冤望姐夫,姐夫跟爸媽討論喜糖喜餅的事,他希望來參加你們的婚禮的客人,每個人都能帶一份回家分享你們的喜悅。」朱曉風在前面開車也開心地說話。


「喔!是這樣啊!嗯嗯嗯~那真的會大失血,哈哈哈~」朱曉月笑的開心的說著,她現在很滿足了,昨晚她其實就覺得像是他們的婚禮了。


「月兒,妳也統計一下你要請幾個人,回去大家都統計一下,順便問一下他們十二月二十日是否可以參加,方便我找尋婚體場地簡方舟笑著說。


「十二月二十日是我們要結婚的日子嗎?」朱曉月瞪著大眼睛看著簡方舟說。


「嗯!剛剛跟爸媽說過,我希望月兒也可以同意是那天,那天也是我媽媽的生日,我希望媽媽在天上也能看到我幸福的樣子。」簡方舟深情的看著月兒說。


「好,就那天,我相信天上的媽媽會祝福我們的。」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


「謝謝月兒,願意嫁給我,妳讓我重拾少年的笑容,妳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寶貝,我很開心妳的出現,我愛你月兒。」簡方舟在一次深情告白,在朱家人的面前說著他心裡的話。


「嗯!我也一樣愛你喔!謝謝你的寵愛,我們以後的笑容只增不減。」朱曉月滿臉的幸福,她看著簡方舟這個人是她未來相伴一生一世的人,她會好好照顧他的。


「哇!撒狗糧了,你們也太閃了,哈哈哈~不過我喜歡,姊姊、姐夫要幸福一輩子喔!」朱曉風笑著說,他接著唱起 Marry Me ,簡方舟也跟著唱起來,朱曉月也加入合唱,他們一路開開心心地回到朱曉月的家,接著一起到朱曉月家附近的「富錦小館」吃晚餐後,簡方舟才開著車帶著朱曉月回到他們的家。


幾天過後,朱曉月就收到香港珠寶設計師協會的通知,她通過本屆「世界珠寶寶設計大賽」的初選,朱曉月開心的抱著簡方舟,簡方舟對朱曉月能通過初選一點也不意外,他看過她的設計圖,是一套非常精緻優雅,項鍊還隱含著細膩的雕工,如果可以雕出來那必定不是凡品,收了朱曉月的「猜信刀」之後,他對朱曉月能做出這樣的一件藝術作品非常有信心, 他覺得或許這次朱曉月還能得獎,也許他應該為他的女孩開一間屬於她的工作室或公司。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