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這是她第一次做完一整套的珠寶首飾,這對一位珠寶設計師來說也是一種挑戰,畢竟整套首飾的珠寶協調性非常重要,珠寶的大小、質地和硬度都必須相符合,在燈光照射下才不會產生色澤上的差異,簡方舟感受到朱曉月的緊張,他笑著緊握她的手看他的月兒。


「月兒這是緊張了?現在就緊張,後天正式比賽妳不是要暈倒了。」簡方舟笑著說。


「是啊!方舟,我現在心跳得很快怎麼辦?我真的好緊張喔。」朱曉月笑著看簡方舟說。


「是該緊張,這可是月兒用心設計出來的珠寶首飾,不管這次成績如何,依我個人的眼光來說,我覺得它們不僅僅是珠寶首飾,反而更像是一件藝術品,月兒其實更像是一位藝術家。」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他並沒有誇大其詞,在他心裡也是這麼認為的。


「方舟,謝謝你!不管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都有安慰到我,我只希望自己設計出來的作品能得到大家的賞識,能得獎自然是好,但面對全球來參加的珠寶設計師,我就有點沒自信了。」朱曉月低著頭說。


「月兒,妳已經盡力去做了,有時候得獎也要靠一點運氣,比如說評審對寶石的喜愛也會影響她的評判,所以不用太在意,月兒在我心裡永遠都是第一。」簡方舟摸摸朱曉月的頭笑著說,朱曉月也回給他一個笑容,然後點點頭。


不知經過幾小時後,機長通知乘客飛機即將降落時,簡方舟和朱曉月也被廣播聲叫醒了,他們互相對視而笑,不管如何該面對還是要面對,朱曉月從小到大的考試,除了讀書方面的考試,幾乎都是順利拿下執照,還真沒考過第二次,她心裡默念著:這不是學校考試喔!要讓我順利進前十。


下了飛機簡方舟的秘書已經安排一輛小巴,接他們直接到飯店,他們稍稍休息後,就決定來一趟倫敦市區旅遊,他們坐著小巴一路從波羅市場沿著泰晤士河往倫敦塔橋逛去,朱曉月看到倫敦塔橋就被它迷住,這個有百年歷史的塔橋,外觀是用哥德式建築,因為光線不段變化下這座倫敦塔橋也猶如萬花筒般不斷改變樣貌,真是令人著迷。


「月兒,很美吧!我想如果在夕陽西下時,躺在泰晤士河旁邊的草地上觀看倫敦塔橋一定非常浪漫。」簡方舟看著朱曉月那雙閃閃動人的眼睛,就知道朱曉月被這迷人的景緻吸引著。


「嗯!真的好迷人,不過,現在你陪在我身邊一起看變化莫測的倫敦塔橋,也是很浪漫啊!我好開心!」朱曉月笑著說,她靠向簡方舟身邊,輕吻一下他的臉龐,她真的很幸福,將來她不知道會怎樣,但此刻足以讓她記一輩子。


「嗯~月兒,有空我一定陪妳帶著我們的孩子到世界各地走走,可好?」簡方舟笑著說。


「好~帶我們的孩子一起看看世界的美。」朱曉月笑著說。


「那我和爸爸呢!就不理我們了。」何雯秀笑著說,他們是公務員養二個孩子還有買一棟房子,前幾年才有餘錢出國去玩,倫敦他們也是第一次來。


「爸媽,我們也會帶你們一起去玩的,不會不理您們啦!對不對,方舟。」朱曉月在心裡咯噔一下的說。


「對,當然是全家一起出國玩。」簡方舟笑著說,他親一下朱曉月,開心的笑著。


「哈哈哈~妳媽是被你們撒狗糧撒的眼睛睜不開才這樣說的,不要放心上,不過,一家人有空出來走走看看大千世界,是件幸福的事。」朱慶生笑著說。


「是啊!一家人一起出來玩是真的幸福,帶著孫子、孫女更好。」何雯秀笑著說。


「一定的,我和月兒會努力的。」簡方舟笑著說,他親親朱曉月的臉龐,朱曉月有點害羞地靠在簡方舟的身邊,朱慶生和何雯秀都哈哈大笑,他們是真的很期待外孫、外女的到來。


時間的關係他們就沿著泰晤士河繞了一圈後就回飯店,用完晚餐準備明天到珠寶設計比賽會場交比賽作品,其他景點就等曉風來時再一起去玩。


早餐在飯店用完後,他們就一起搭著小巴,簡方舟負責幫朱曉月拿這次參賽的作品到會場,朱曉月牽著簡方舟的手,朱慶生和何雯秀此時的心情也很緊張,到了比賽會場他們依照指示牌抵達作品收件處,這時珠寶設計師公會理事長沈曼娟也在那裡幫助其他參賽的設計師,朱曉月看到沈曼娟在那裡非常開心,心情也放鬆不少,她牽著簡方舟小聲的說:「沈曼娟老師在那裡,她是理事長也是教我珠寶設計的老師。」簡方舟笑著點頭,他們直接走到沈曼娟那裡。


「沈老師,您也來了,真好!看到您我安心不少。」朱曉月笑著說。


「曉月,妳的作品呢!來~我帶妳先去交參賽作品。」沈曼娟笑著說,她看到簡方舟牽著朱曉月的手,她笑著,曉月終於交到男朋友了,不錯,這男生看起來很不錯。


「好,方舟,我們先跟老師去交作品。」朱曉月笑著跟簡方舟說,他們就跟著沈曼娟一起到收作品的櫃檯,朱曉月先將她初選過關的單子交給比賽單位核可後,再將她的珠寶作品盒子交給比賽單位,他們接過盒子,打開看一下作品並拍照後,就在他們面前直接用封條封上在上面掛上朱曉月的名字和號碼牌,再給朱曉月一張寫著號碼牌的收據,朱曉月在賽後用這張號碼牌收據取回作品。


將作品安全交給比賽單位後,朱曉月一顆不安的心也跟著沈靜下來。


「沈老師,這是我爸媽,還有我未婚夫簡方舟。」朱曉月笑著說,她現在已經不會不好意思介紹簡方舟了。


「你們好,看來我應該很快就可以喝到曉月的喜酒了。」沈曼娟笑著說。


「沈老師,到時候我們歡迎您來參加曉月和方舟的婚禮,還有謝謝您這些年對曉月的指導,真的很感謝您。」朱慶生笑著說。


「朱先生您別這麼說,曉月真的很有美感,設計出來的作品件件都是極品,我很高興有一個如此優秀的學生,還有啊!我一定會去見證二位的婚禮,也請簡先生要好好疼愛曉月,她真的是一位非常美好的女孩。」沈曼娟笑著說,她看著簡方舟特別叮嚀的說。


「會的,沈老師,曉月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妻子,她確實是一位非常美好的女孩。」簡方舟牽著朱曉月的手說。


「這樣就好,這次初選通過的設計師只有三十六位,所以作品就只有三十六件,是歷年來最少的一次,看來這次的評審很嚴格,曉月的作品我剛剛看一下很不錯,很有希望可以入前十。」沈曼娟笑著說,她也只能在他們拍照時看一下,但她直覺朱曉月這次的作品真的像一件藝術品,非常精緻高雅。


「哇!這樣我最少也是第三十六名啊!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她聽到只有三十六件作品時就非常開心,就算是比賽最後一名也是全球第三十六名,能不開心嗎!現在她就一點壓力都沒有了。


「哈哈哈~月兒說得對!」朱慶生笑著說。


「是啊!所以這次比賽大會才會經過評審後,直接辦一場本次比賽作品展覽,這是以往沒有的,所以,曉月妳經過這次比賽後,已經變成一位名珠寶設計師了,老師先恭喜妳,今年我們國內也只有二件作品通過初選,最慘的一年。」沈曼娟笑著說,她的也沒通過初選,還好朱曉月有通過,另一個通過的邱依旻設計師。


「老師,不要感傷了,我還是有一點希望往前幾名的。」朱曉月知道沈曼娟的無奈,她這個理事長也是當得相當辛苦,最近幾年想學珠寶設計的人越來越少了,這也讓她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地方。


「對~老師相信妳有這個實力,明天就知道了,我還有事,你們現在可以去市中心玩一下,白金漢宮離這裡不遠,去走走看看。」沈曼娟笑著說。


「好,那我們先走了,明天見!」朱曉月笑著說,他們一群人點頭揮手再見後就離開比賽會場,直接前往白金漢宮去欣賞衛兵交接儀式,接著他們就準備前往機場去接朱曉風。


朱曉風下了飛機過了海關走出來就看到他的家人和簡方舟,他開心地笑著拉著行李往他們的地方走去。


「爸媽、姊、姐夫,我來了,謝謝你們來接我,哈哈~」朱曉風爽朗的笑聲說著,看上去沒有一點疲憊樣。


「曉風看起來精神還不錯,這樣我們就先去肯頓市集,我查一下許多網路資料都說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市集。」簡方舟說,他查過倫敦比較特別的地方,他相信朱曉月會喜歡。


「好,姐夫,我在機上有睡覺,真的很有精神。」朱曉風笑著說。


「嗯!我們快走吧!我好想去逛逛市集喔!」朱曉月笑著說,她看著簡方舟心裡更是開心,他竟然會去查倫敦的景點,讓她心好暖。


他們開開心心地一起走到停車場,將朱曉風的行李放好後,坐上車請司機載他們去肯頓市集,經過一段車程後車停了,司機告訴他們從前面直走就能看到肯頓市集,他們下車後就依照司機的指示往前走,肯頓市集就在那裡,走到了市集,一路上的行人都打扮得非常龐克風,有種來到嘻皮世界的感覺,攤販上販售的各國服飾、手工藝品、美食小吃和居家擺飾,幾乎包括各國的民族風,琳瑯滿目的東西,讓人看得眼花撩亂,朱曉月非常開心的東看西看,她對攤位上手工藝品相當著迷,看到一把雕刻刀相當喜歡,簡方舟掏錢買下來,朱曉月笑著看他,她挽著簡方舟的手幸福地依偎在他的身旁,她看著身旁的簡方舟真的越來越喜歡他了,這麼了解她的人可不多啊!她真的很幸運能在三十一歲遇見懂他、愛她的人。


朱慶生看到一組銀製的茶罐非常喜歡,他正想掏錢出來買時,朱曉風先幫他付了,簡方舟晚了一步有點懊惱,朱曉月笑著說:「沒關係~曉風出錢也是應該的,大的你出,小的他們都能自己付,不然就沒有樂趣了,不過,我的都讓你出這樣行嗎?」簡方舟笑著說:「好!榮幸之至。」他們愉快地在肯敦市集閒逛,也買了不少戰利品,肚子也真餓了,他們就在市集裡找到一家韓國小吃店,隨意吃了烤肉飯、拌飯和海鮮煎餅,接著他們前往停車場坐上他們的小巴,再往下一個景點大笨鐘,他們決定去坐泰晤士河遊船,午後傍晚搭船遊一趟泰晤士河,河畔二邊的風光盡收眼底,這時的氣候已經有點冷,簡方舟抱著朱曉月,他們一起欣賞不同樣角度的大笨鐘和倫敦眼,泰晤士河畔不同於法國的塞納河畔浪漫,但卻有種紳士與優雅的氣氛縈繞著周身,或許是因為至今英國還保有著君國制度吧!簡方舟在朱曉月的耳邊說著他的感覺,他又跟朱曉月說:「我們的蜜月去法國可好?」朱曉月笑著說:「有你的地方都好。」簡方舟開心的親吻朱曉臉龐說:「妳怎麼可以搶我的台詞呢!不過,我喜歡,我答應妳的事一定做到,會帶著妳和我們的孩子一起看看這美好的世界。」朱曉月點點頭靠在簡方舟的身邊輕聲的說:「方舟,我好幸福!」簡方舟將朱曉月抱得更緊了,他們二人在短短幾個月之間叫醒了他們沈睡已久的心,這樣的變化連他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非常珍惜彼此相愛的緣分。


朱曉風看著姊姊和姊夫如此恩愛,他心裡滿滿的感動與祝福,他知道姊姊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孩,有著通透的心靈和執著,她真的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哪怕那件事只有男生會做,她也不管,這樣的姊姊從小就令他著迷與追隨,所以他也跟著自己的心意去做跟機械、零件組裝和模具有關的事,看著天色漸暗的的河畔風景,一樣的地方不一樣的風貌,善變的永遠是大自然,他笑著迎著有點冷的風,麥克風傳來他們已到終點,遊客陸續下船,他們一家人帶著不一樣的心情回到飯店,迎接明天的到來。


倫敦的清晨沒有陽光普照反而帶著一層陰霾,朱曉月昨晚睡得很好,簡方舟依舊抱著她閉上眼睛休息,睡眠一直是簡方舟的難題,最近已經好多了,至少他還能真的睡著二、三個小時,朱曉月每天起床時,簡方舟都已經做好盥洗坐在那裡看報紙或雜誌,這也讓朱曉月非常不好意思,這男人是老了嗎?這麼早起讓她很難做人。


朱曉月起床後就走到盥洗室洗漱換上衣服後,她走到簡方舟身邊坐下。


「方舟早安,怎麼又這麼早起床,不多睡一會兒,你可是來度假的。」朱曉月笑著說,她看著簡方舟,覺得他真的像超人一般,不需要太多睡眠,還能精神百倍的工作。


「月兒早,我習慣了妳不用不好意思,能睡是福,不要為了配合我改變妳的習慣,這不是我希望的。」簡方舟笑著說。


「嗯!我知道,所以都會睡飽才起床啊!只是我也希望方舟可以放鬆一點,多陪我睡一會兒不好嗎?」朱曉月撒嬌的說,這是朱曉月第一次用撒嬌的口吻對簡方舟說,這讓簡方舟看得心好癢好開心,他站起來走到朱曉月身邊坐下。


「月兒,妳一早就在誘惑我可不行喔!」簡方舟笑著說,直接抱著朱曉月親吻著她那櫻桃般的紅唇,朱曉月被嚇一跳,但也享受被愛的親吻。


「方舟,我餓了~是肚子餓,不要想歪了。」朱曉月說著就趕緊站起來看著簡方舟笑個不停的臉。


「嗯!我們去吃飯吧!其他的我可以忍忍,最多在等一個月罷了。」簡方舟笑著說也站起來走到朱曉月身邊,牽著她的手下樓去飯店的自助式早餐,他們在餐廳遇到朱曉月父母和朱曉曉風,他們一起享受著難得的異國早餐,雖然他們心裡都知道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用完餐後他們各自回房在做一番休息,準時下樓坐上小巴前往今天『世界珠寶設計大賽』現場,他們一到現場,人潮眾多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他們才順利進入比賽會場,朱曉月今天穿著她自己設計的洋裝式禮服,活潑不失端莊,這也是朱曉月一直想要改變晚禮服讓穿的人不自在的設計,她走入會場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她的美貌和氣質與她身穿的禮服,都讓在場的許多人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簡方舟、朱曉風今天都穿著朱曉月幫他們設計製作的西服和襯衫,他們也吸引不少男、女生的目光,男生看的是他們身上的西服,女生是被他們的顏值所吸引,朱曉月被主辦方的服務員帶入會場,家屬就被帶到比賽會場。


經過主持人的說明接著是翻譯說明後,今天的比賽開始,以現場直播的方式讓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今年的比賽作品和評審的依據,今年的主評審就是法國名設計師珍.路易斯也就是核可朱曉月高級設計師資格的人,當主持人宣布時讓沈曼娟開心不已,因為她知道她對朱曉月的設計及工藝非常欣賞,接著主持人在大螢幕上介紹今年參賽的三十六件作品,依據設計師對設計的作品自我闡述一一對照作品說明給所有的觀眾,接著就是評審對比賽作品的評鑑,他們都用放大鏡仔仔細細的看著珠寶的大小、色澤及做工的細緻度,在看整組作品的完整性,經過五個小時的初選評鑑,及所有的評審一致通過,選出前十個作品,前十作品馬上就被公佈出來,朱曉月的作品是在最後被主持人說出來的名字,簡方舟、朱慶生和何雯秀、朱曉風一聽到朱曉月的名字完全忘了形象大聲叫喊出來,這是多讓人興奮的事,沈曼娟也是開心的拍手鼓掌,這是唯一進入十強的亞洲區參賽者,遠處趙若水也激動的拍手鼓掌,趙若水從螢幕看到朱曉月的作品就已經激動萬分,這樣的作品不進十強才怪,今年的作品就只有朱曉月的作品最耐人尋味,因為她還包含著雕工美學在裡面。


公佈完前十作品後,主持人請總評審珍.路易斯公布今年第一名至第三名得獎設計師,今年還多一項創新獎,這時珍.路易斯向大家說明今年評鑑珠寶設計的依據,還有最特別的是今年的第一名得獎和創新獎都是所有評審一致通過,沒有任何疑異,她先公布第三名得獎是法國設計師盧修,第二名英國設計師珍妮佛接下來是第一名和創新獎是同一人,這名設計師師來自亞洲的朱曉月設計師,珍.路易斯特別說明朱曉月得獎原因,她說:「創新珠寶設計對一位設計師來說是非常不容易,因為有太多以往的設計師的作品範例讓設計師們參考,以至於目前的設計風格幾乎大同小異,評審只能從做工細緻度、寶石成分來鑑定,而這次朱曉月設計師,除了上述條件都吻合之外,她還加入藝術雕工及圖騰設計,親手雕刻出如此唯美細緻的圖騰讓整件作品增加柔美抵銷寶石的剛硬冰冷,這個範疇已經超越珠寶設計師的領域,將珠寶設計推升到一個藝術層次,從此珠寶設計師設計的產品不再只是一種奢侈品,它也是一種藝術品,所以今年『創新獎』項頒給朱曉月設計師沒有任何懸念,所有評審一致通過。」


朱曉月聽到自己的名字還覺得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經主持人走下階梯帶她上台時,她才開心的喜極而泣,雙眼沾滿淚水,簡方舟開心的拿著他的手機錄下這個令人難得的畫面,他的月兒真的是一顆閃亮的星星,朱慶生、豪雯秀和朱曉風他們的雙眼也都沾滿淚水,他們從沒想過朱曉月會有這樣的成就,站在世界最閃亮舞台的一天,沈曼娟也是滿眼的淚水,她是最清楚朱曉月一路走來的辛酸與艱苦,這樣一個優秀又謙和的女孩,用她自己的力量一步步走到世界舞台,朱曉月確實是一位多方面的藝術家,趙若水和宋婉慈也激動又開心地用力拍手叫好,趙若水不知道朱曉月一路走來的辛酸,但她相信朱曉月絕對是個天份極高的藝術家。


珍.路易斯將獎盃和獎金五十萬歐元親手班給朱曉月,她對朱曉月說,她在評鑑高級設計師時就發現她是一位非常棒的藝術家,她很高興認識她,這讓朱曉月開心不已,朱曉月告訴珍.路易斯,她是自己的偶像,是她的作品吸引她一步步走過來,此刻她們二人是惺惺相惜的,會後也留下彼此的聯絡電話,珍.路易斯告訴朱曉月這次得獎作品不要賣掉會比較好,朱曉月點頭她懂,這是她的第一個榮耀她會珍藏一輩子,珍.路易斯笑著親親朱曉月二邊的臉頰,代表著她們的友誼。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