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此,這樣吧!鬧鐘還是要設定,但是可以等妳做好一個階段後再吃飯休息,妳必須錄影傳給我看,讓我知道妳有乖乖吃飯休息,如何?」簡方舟笑著說,他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他一進入寫程式時就沒有休息吃飯時間,怎能要求時間一到就放下手邊工作去吃飯呢?


「嗄~方舟,別這樣啦!我答應你做一個段落一定會吃飯休息,可是別讓我錄影行嗎?很奇怪耶~」朱曉月苦惱地看著簡方舟說。


「那妳說看看,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不擔心你吃飯休息呢?」簡方舟笑著摸摸朱曉月的頭說。


「嗯~要不我寫簡訊告訴你,我要吃飯了,這樣可以嗎?」朱曉月渴望的眼神看著簡方舟。


「好!這樣也行,如果妳一天沒按照我們的約定,就要改回錄影喔!」簡方舟笑著說,抱著朱曉月彎下身親著她的額頭。


「嗯~知道了,我不會忘的。」朱曉月笑著說,她才不要錄影自己吃飯休息的樣子,被人看到了不是很丟臉嗎?哎!誰叫自己被人抓到把柄呢!


「月兒,要愛惜自己身體不要讓我擔心妳,我真的很怕失去妳。」簡方舟摟緊朱曉月,他是真的很害怕再一次失去他所愛的人,他對父母突然的離世,至今依舊無法抹去內心的驚恐與害怕。


「好!方舟,你別擔心,對不起!上次讓你受驚了,以後不會了,你也要按時吃飯喔!我也會怕失去你。」朱曉月安撫著簡方舟說,她知道他內心失去雙親的傷痛,即使經過這麼多年他依舊無法釋懷,簡方舟抱著朱曉月,他真的越來越愛這個女孩了,她的溫柔給他無限的力量,他也會好好保持健康只為了能更久的守候他的月兒。


時間也在他們各自忙碌中度過,簡方舟最近又接一個大案子,也利用時間將所有架構都完成,並將比較難做的區域自己做,其他準備交給陳秋盛去執行,陳秋盛的案子也在谷清玉的幫助下順利完成,谷清玉直接接一個小案子,目前孫中豪正努力進行簡方舟給他的『虹益集團』。


今天簡方舟終於完成這次「泰風集團」的主要區域,他將其他的區域全部交給陳秋盛,簡方舟交代完工作後,看一下時間是晚上七點,他拿起手機看朱曉月有沒有寫簡訊過來,手機裡沒有任何簡訊,簡方舟拿起電話撥了朱曉月的手機號碼,卻一直沒有人接聽,這下讓簡方舟又心急了,他直間關掉手機,拿起西裝往外走去,秘書也讓他嚇一跳,他直接說:下班。就直往停車場開車回家。


當簡方舟一路緊張開著車,直奔回家時,他打開大門走進朱曉月的工作室時,他看見朱曉月站在桌前看著桌面東西,一動不動,簡方舟迅速的走到朱曉月身邊。


「月兒,我回來了。」簡方舟敲一下門後說。


「方舟,你下班回來了,今天不用加班嗎?現在幾點了?我還沒煮晚餐呢?你要回家吃飯怎麼沒有先說呢?」朱曉月看到簡方舟有點驚訝又開心的說。


「月兒沒接我的電話啊!」簡方舟看著朱曉月沒事後心裡不安情緒也吹散了,他摟著朱曉月笑著說,他也將眼睛往桌面上看,他親一下朱曉月的臉頰接著說:「月兒,妳完成作品了,這套珠寶首飾也太美了,雖然鑲著不少藍寶石,卻只顯得高貴優雅,一點也不誇張俗氣,無論是誰戴上它們都能展現出典雅的氣質。」


「對吧!我也是這麼覺得,這些藍寶石都是我精心挑選過,不論是密度、顏色和硬度都是極品,我在項鏈、戒子、手鍊和耳環上都是設計用相同的花紋,用雕刻刀一筆一筆的雕刻出來,是不是很有藝術價值呢!我很滿意這組珠寶首飾作品。」朱曉月看著自己的作品非常滿意的說著。


「嗯!月兒真的是一位藝術家,妳的作品真的很棒,我無法形容它的美,辛苦月兒了,妳只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能完成這麼複雜的工藝,讓我對月兒由衷佩服,真的!我怎麼會這麼幸運呢!」簡方舟摟著月兒的手更緊些,從他知道朱曉月是高級珠寶設計師,他不清楚她的作品會是在哪個層次,現在親眼見證她從無到有,他真心佩服他的月兒,難怪她可以以一個沒沒無聞的珠寶設計師賣出三件高價的作品。


「哈哈哈~方舟真的是這樣認為的嗎?我好高興喔!那~我喜歡畫設計圖,珠寶或是衣服都喜歡,將這些設計圖完成作品更是開心,我現在還缺一個盒子來裝這組珠寶首飾,明天我親手來做一個珠寶盒,啊!我肚子餓了。」朱曉月笑著說,肚子突然咕咕叫起來,她笑著說。


「嗯!我們去吃飯,其他明天做,今天就好好陪我,我也完成我的工作,明天我們請爸媽、曉風到外面吃飯,順便問一下他們要不要一起去倫敦看看妳的比賽,我要買機票和訂飯店了。」簡方舟笑著說。


「好,聽你的。」朱曉月轉身親一下簡方舟,簡方舟也回親她一下,他們一起手牽手走出房門,到外面餐館用晚餐。


隔天晚上朱曉月一家人和簡方舟約在『星城飯店五樓歲月居』,這是一家很好吃的潮州菜,簡方舟很喜歡在這裡請廠商,因為離公司很近的原因,所以這裡的經理與簡方舟非常熟悉,簡方舟已經點好菜,等他們都到齊就可以馬上出菜。


朱曉月今天已經將珠寶盒外面設計一個簡單的Logo,她用雕刻刀雕刻好圖樣,再用磨砂紙將表面磨滑,最後才組裝好盒子,裡面用一層硬海綿鋪上一層黑色絨布,將它做好的項鍊、手鍊、耳環和對戒放在她設定好的位置上,朱曉月越看越喜歡,忙完這個她將盒子關好後出門前往『星城飯店五樓歲月居』。


簡方舟原本想回家接朱曉月一起到『星城飯店五樓歲月居』,朱曉月出門前寫簡訊跟他說,她已經出門前往了,他才直接前往『星城飯店五樓歲月居』,朱慶生和何雯秀、朱曉峰今天都是從公司下班後直接前往『星城飯店五樓歲月居』,他們幾乎同時抵達『星城飯店五樓歲月居』,他們看到對方都開心地笑了一起走進『歲月居』,經理馬上帶領他們到包廂,服務員馬上端茶過來,不久,簡方舟點的菜就陸續地被服務生端上桌,朱慶生說:「我們先用餐,再來討論。」他們靜靜地吃著佳餚,這是朱家的習慣,「食不語」細細品味佳餚,用餐完後,服務生重新砌好一壺茶過來。


「方舟,這家潮州菜真的很好吃喔!」何雯秀笑著說,她喜歡做菜,她剛剛吃到『酸菜鯽魚』、『潮州匯小炒』都很好吃,她要學起來。


「媽喜歡就好,這裡離公司近,我請客戶基本上都在這裡。」簡方舟笑著說。


「姐夫,何時要去倫敦呢?大約要去幾天?」朱曉風說。


「預計下星期四出發,因為月兒比賽日期是星期六,我預計帶著你們到英國玩一星期再回來,所以要請八天假,如果你辦法請那麼多天假,也可以星期五出發後再提早回來。」簡方舟笑著說,他知道朱曉風的工作也幾乎跟他一樣忙起來時也是沒日沒夜的。


「嗯!那我星期五出發,跟你們一起回來,這樣我請特休七天,我早就跟公司說過會請七天特休假了,所以工作已經排開,沒問題了。」朱曉風笑著說。


「我們可以跟你們一起出發,我們也早就跟局裡說好這個月會請特休假八天,所以沒有問題的。」朱慶生笑著說,何雯秀笑著點頭。


「那太好了,明天麻煩大家將護照給我,我請秘書去處理。」簡方之笑著說。


「方舟,妳看看旅費多少再跟我們說,我們再匯給你,哈哈哈~」朱慶生笑著說,他都還沒說當初說好小聘是一百萬,結果變成一百二十萬,他們夫婦又不敢退給簡方舟,怕女婿生氣,還有二十四項聘禮都是給他們夫妻二人的,他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爸媽、曉風,我說過以後我們全家出國的所有費用都必須由我來出,不然的話,我以後和月兒都不敢回家吃飯了。」簡方舟笑著說。


「這樣不好,方舟,我們都還在上班有錢可以支付的,跟你回家吃飯不衝突啊!」朱慶生說。


「爸~你們就聽方舟說的做就好,讓方舟花一些錢也好,我去住他家之後才發現他真的很省,所以他一定存很多錢,那些錢放在那裡還真可惜。」朱曉月笑著說,她以前真的誤會他了,看來她還比他更會花錢呢!


「對啊!我被月兒誤會的太深了,現在終於還我清白,所以爸媽就不要放在心上,我有花錢才有賺錢的慾望,不是嗎?」簡方舟看著朱曉月笑著說。


「哇!這也太好了,先謝謝姐夫!」朱曉風笑著說,他覺得一家人誰出都沒關係,他也可以出的。


「曉風,你真的很…算了,那就讓方舟破費了,只好麻煩月兒辛苦點,多多照顧方舟了。」何雯秀笑著說。


「媽~我有照顧方舟啊!家事大部分都是我做的喔!早餐也是我煮的,方舟早點回家我也會煮晚餐,真的!」朱曉月很認真的說,她覺得媽媽不相信她。


「嗯!月兒對我真的很好,是我的好老婆。」簡方舟寵溺的笑著說,一家人笑得很開心,這時,經理敲敲門進來說有二位女客人想過來跟你們打招呼,走進來的人是趙若水和她的表妹宋婉慈


「方舟哥、曉月好久不見了,聽我爸說,您們訂婚了,怎麼沒邀請我?真不把我當朋友了。」趙若水笑著說。


「若水,怎麼這麼巧妳也在這裡吃飯,方舟求婚加訂婚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邀請妳啊!快坐下吧!這是我爸媽、我弟弟朱曉風。」朱曉月笑著說,這時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覺得有點奇怪,她們何時變這麼熟了。


「伯父、伯母好啊!曉風弟弟你好,我跟曉月同年,所以你也是我弟弟,哈哈哈~喔!對了,這位是我表妹宋婉慈,她也是第一學府經濟系畢業的。」趙若水開心的笑著說,。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宋婉慈,朱曉風學長你還記得我嗎?」宋婉慈笑著看朱曉風說,她大學時和朱曉風是同一個合唱團,朱曉風比她大二屆,她一直都很喜歡朱曉風,只是朱曉風個性活潑,對每個人都很好,一心只想考研究所並沒有想要交女朋友,所以也不會知道她喜歡他,後來,朱曉風研究所畢業後去當兵,她也失去與他的聯繫。


「喔!妳是跟我同一個合唱團的學妹宋婉慈嗎!真巧,好久不見了。」朱曉風看了一下宋婉慈總算想起來了,朱慶生、何雯秀看著宋婉慈,他們都從她的眼睛看出她對曉峰有著愛慕的眼神,但看著曉風並沒有異樣。


「嗯!曉風學長總算想起我了,真的好久不見。」宋婉慈笑著說。


「哇!這是怎樣的緣分啊!原來曉月你弟弟就是朱曉風啊!」趙若水看著朱曉風笑著說,她又看一下自己的表妹宋婉慈笑了。


「表姐~不要亂說話喔!」宋婉慈緊張的說。


「怎麼?若水很早就聽過我弟弟的名字嗎?」朱曉月看著趙若水狐疑地說,這時身邊的簡方舟搖搖頭,他也看向朱曉風,朱曉風似乎明白了什麼,他看向宋婉慈的眼神變了一下後很快就恢復,簡方舟笑了,現在只有他的月兒不懂,真是單純的可以。


「曉月,這是自然啊!婉慈和妳弟是同一個合唱團,雖然我都在國外讀書,但是我和表妹經常視訊聊天,你弟弟歌聲可好著呢!不知迷倒多少女孩,還長的這樣帥!」趙若水笑著說,她又看向宋婉慈就覺得今晚拖她出來吃飯真是對極了。


「這倒是,我弟本來就很會唱歌也長得很帥,看是誰的弟弟。」朱曉月笑著說,她還是沒搞清楚其中的緣由,簡方舟摸摸朱曉月的頭,朱曉月看著簡方舟笑得很詭異,她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簡方舟會這樣笑著看她,她沒說錯話不是嗎?她一臉茫然地看著簡方舟,簡方舟舟笑得更開心,其他人也被朱曉月的單純、呆萌惹笑了,朱曉風這時也看著宋婉慈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她為何會喜歡自己,他們只有在社團練唱時才會碰面,並沒有多少接觸不是嗎?


「對對對!曉月長得美,曉風長得帥,伯父、伯母基因好啊!真令人羨慕。」趙若水笑著說。


「哈哈哈~這個伯父喜歡聽,原來曉風也認識這位宋小姐,能這樣重逢還真巧啊!」朱慶生笑著說。


「是啊!還真巧啊!地球是圓的,還好我沒在學校做過壞事,哈哈哈~」朱曉風笑著說。


「曉風學長怎會做會壞事呢!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是合唱團的榜樣,學長你知道這事嗎?」宋婉慈笑著說,她知道朱曉風是活潑開朗的個性,也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非常喜歡他。


「是這樣嗎?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名聲和魅力。」朱曉風笑著說。


「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工學院的風雲人物嗎?是女生的理想對象嗎?」宋婉慈有點驚訝地看著朱曉風說。


「嗄~是這樣嗎?我真不知道,我一上大學後就一心一意讀書想考研究所,唱歌和打籃球都是為了放鬆自己,沒有想過要交女朋友,自然不會留意那麼多其他的事情。」朱曉風笑著說,他的功課本來就多,他也一直沒打算求學階段交女朋友,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分給別人,就不要耽誤別人的戀愛學分。


「哈哈哈~曉風你還真的是我弟弟,跟我一樣戀愛學分是零分,只不過我忙著學東學西跟功課一點關係也沒有。」朱曉月笑著說,她笑著燦爛開懷,簡方舟看著如此純真的女孩,心裡深處隱藏許久的個性也漸漸甦醒過來,他其實也很陽光。


「戀愛學分零分沒關係,嫁到好老公就好,真羨慕妳啊!喔!對了,曉月妳何時去倫敦呢?不是這個月二十號要比賽嗎?」趙若水說。


「我們剛剛就是在說這個,我們下星期四飛倫敦。」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


「喔!方舟哥要陪曉月去倫敦嗎?」趙若水有點疑惑的說,簡方舟是一個只知道工作的人,會為了朱曉月休那麼多天的假嗎?


「自然!月兒帶那麼貴重的東西,我當然要負責送她去參加比賽,不然,我怎麼會放心呢!」簡方舟握著朱曉月的手說著。


「方舟哥真的變了,變成一位暖男了,曉月真的太有魅力了,竟然能捂熱這塊萬年冰山。」趙若水笑著說,這就是愛與不愛之間的差距吧!


「嗯!遇到對的人,心自然會跟著她走,何況我的月兒還是一位美麗佳人。」簡方舟溫柔的笑著看朱曉月,是啊!他的心也只有月兒能將他捂熱成柔情的人。


「嗯~我的方舟可好呢!羨慕嗎?自己去找一個對妳溫柔的人。」朱曉月知道他們之間的事,也知道趙若水沒有惡意,五年追一個人要放下已經不容易了,朱曉月更希望趙若水也能和她一樣遇到對的人。


「會的!曉月,我會去看倫敦看珠寶設計比賽,我每年都去看,妳知道我對這個很愛的,哈哈哈~現在妳可以幫我設計珠寶了吧!」趙若水笑著說,目前確實有一位追她九年的男孩,從美國追她到國內,是她哥倫比亞大學的學長,她已漸漸接受他的追求了,她因為了解被簡方舟冷落的感覺也同時明白追她九年的人有多的不容易。


「妳要等我從倫敦回來,現在我需要休息。」朱曉月笑著說。


「沒問題!我表妹也會去,她現在在中央社當專訪記者,所以公司派她去專訪比賽前十的珠寶設計師,也許曉月也會被她採訪到喔!」趙若水笑著說,她覺得她的表妹一直愛慕朱曉風,或許有戲,這些年他表妹一直都知道朱曉風的動靜,她對朱曉風可真是一網情深,卻不敢表白,默默看著他愛的男孩,說也奇怪朱家孩子還真特別,二個都不談戀愛,真是怪胎。


「學妹是中央社專訪記者,我們公司有一個新的儀器即將在國內公開,不知是否可以請貴社專訪報導呢?」朱曉風正愁著沒有認識的記者,這次是他負責的工作,升上副理就會有這樣不專業的事,他其實一點都不喜歡。


「可以啊!曉風學長要跟我加好友嗎?我們再約時間詳談可以嗎?」宋婉慈內心開心卻不敢表現出來,終於可以單獨跟他在一起談事情了,她拿出手機看著朱曉風。


「好~我們加好友,我們再聯繫,謝謝妳。」朱曉風燦爛的笑容說著,他拿出手機與宋婉慈加好友,朱曉風的笑容讓宋婉慈心跳加速的臉紅了,在場的人除了朱曉月其他人都明白是什麼意思,連朱曉風都感覺到宋婉慈的不同。


他們又說了一些客套話後,趙若水帶著她的表妹離開,簡方舟也開車載朱家人回家,順便拿走他們的護照,然後才開車載著朱曉月回他們的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