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二章  簡方舟生日禮物



朱曉月離職後就開始認真的做起朱曉風和簡方舟的西裝,她將銀灰色的西裝布匹拿來,裁剪好布料作為簡方舟的西裝、背心和西褲,發現布料還可以做一件西褲,朱曉月想想不如就順便裁剪多做一件西褲,不然剩下的布料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朱曉月也將墨綠色的布料裁剪成朱曉風的西裝、背心和二件西褲。



朱曉月的動作真的很快,這是九年不斷在職場工作累積下來的動作,她只用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做好簡方舟和朱曉風的西裝、背心和二件西褲。


朱曉月喜歡二顆扣子的西裝,她覺得這樣的西裝很帥氣又不失幹練,簡方舟試穿時就覺得穿上朱曉月做的西裝真的變得很有朝氣還顯年輕,他真心喜歡這套西裝,她看著朱曉月得意的笑容在他身上上下游走,她綻放的笑容除了自信的得意之外,也含著繾綣的溫柔。


「月兒,好看嗎?我好看還是西裝好看?」簡方舟環抱著朱曉月笑著說。


「嗄~都好看,方舟覺得如何?我的裁剪和縫紉技術比起你買的名牌衣服可有遜色?」朱曉月抬頭看著簡方舟笑著說。


「比我衣櫥裡的每件西裝都來得好,怎麼辦呢?我不想再穿那些衣服了。」簡方舟笑著低下頭親一下朱曉月的額頭說。


「哈哈哈~那可不行,那些衣服可是很貴的,不能浪費,要不~我有空幫你改改,可好?」朱曉月溫柔的說。


「月兒~還能改嗎?會不會很麻煩呢?」簡方舟驚訝地看著朱曉月說。


「當然能啊!麻煩一些,但是前面排釦沒辦法改要維持三排扣,不過,我還是可以改變一下。」朱曉月笑著說。


「那麻煩月兒了,不要有壓力,當作實驗品來做。」簡方舟低下頭,額頭頂著朱曉月的額頭笑著說。


「嗯!知道了,那方舟可以脫下西裝了,我還要用熨斗燙一下。」朱曉月笑著說,她墊起腳吻了一下簡方舟,簡方舟回給朱曉月一個深深親吻。



朱曉風收到朱曉月為他做的西裝也是一樣的讚不絕口,得到他們的認同,朱曉月比什麼都開心。


時間過得真快十月也敲敲來臨了,朱曉月也將珠寶設計比賽的設計圖畫好,她也將珠寶設計圖稿寄至「亞洲區寄至香港珠寶設計師總會」,等待通知,收到通後要在一個月內完成作品根本不可能,所以朱曉月已經先著手開始做作品,不管有沒有通過,朱曉月都要開始做珠寶首飾,工作辭了,總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


朱曉月先做耳環,她這次還是選用藍寶石來做,她觀察她所買的寶石品質,藍寶石最佳,其他都差一點,但也算得上是良品,這是她選擇藍寶石來做為比賽的原因。


孫中豪跟董愛玲說老闆的生日是十月十八號,董愛玲很早就跟朱曉月說,朱曉月一直在思考要做什麼東西送給簡方舟當四十歲生日禮物,早知道西裝就不要那麼早幫他做了,朱曉月想了許久決定做一把「猜信刀」,於是朱曉月就去材料行買了材料在工作室做了好幾天才完成,主要是朱曉月做的「猜信刀」,不是一把簡單平滑的「猜信刀」,她必須在木頭上先將要雕刻的圖案和字先畫在紙上,再將圖案畫在那把「猜信刀」木頭上,在一刀刀細細的雕刻,有一刀出錯做全部毀了,朱曉月做一把非常精緻的「猜信刀」在表面雕刻著朱曉月畫的芍藥花和寫著「一花葉一根莖,沁人心脾贈與君」下方還刻著小小的朱曉月,代表著朱曉月對簡方舟的情意,這一刀刀非常細緻的雕工,將這把「猜信刀」的藝術價值提升到無法想像的地步,多年後在一場木雕展覽會,朱曉月應邀拿出二件作品出來展覽時,經過國際木雕協會的木雕權威大師評鑑後,簡方舟和朱曉月才知道這把「猜信刀」的價值,她將禮物包好,準備十八號送給簡方舟當生日禮物,她看著包好的禮物開心地笑。


朱曉月離職後幾乎都住在簡方舟的家裡,每天都會幫簡方舟做早餐、晚餐,今天將簡方舟的生日禮物完成,她就拿著禮物回她家放好,免得被他發現,她也好想念媽媽的菜了,她回到家,家裡都沒人,都還沒下班,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自己的房間怎麼變大了,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買了好多工具,將自己房間的空間佔據,現在這些東西都搬到簡方舟家的工作室,房間自然就變大了,朱曉月坐在自己的書桌上,看一下書架上的書,還真多啊!連地上一整排都是書,她開始回想自己以前的生活,還真是忙碌啊!她似乎沒有像今天這樣靜下來回顧一下過去的自己,想想就想笑,她三十一歲了,沒有任何存款,應該算有學會一身本領,有時她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為何就是不安分些,看看這些書她都認認真真的拜讀過,也記得滾瓜爛熟,因為她喜歡,很簡單的答案,她喜歡她就勇往直前,她現在很滿意自己的勇往直前,至少她沒有後悔學會這些東西,她想到簡方舟,這個大叔真的對她非常好,他為她改變工作模式,雖然這一個星期他因新接案子會忙碌到十一點多才回家,但至少沒有忙到要在公司過夜,他的四十歲生日快到了,她要幫他過一個令他難忘的生日。


已經下午五點半了,朱曉月走出房門來到廚房,她打開冰箱看一下,媽媽好像已經處理好晚餐的食材,那她還是不要動好了,她回到客廳拿出手機寫簡訊給簡方舟,她寫著:「方舟,我回我家喔!如果你可以七點半到我家,那就一起用晚餐,不行的話,晚餐要自理,不要餓肚子,我明天才會去你家,月兒。」


朱曉月寫完簡訊就坐在沙發上,她閉著眼睛休息,她好久沒有好好休息了,真的有點累,今天就偷懶一下好了,沒有多久她就睡著了,連手機簡訊聲響了她都沒聽到,六點半左右,朱慶生和何雯秀一起回家,他們打開燈,就直接回房間換下衣服,何雯秀換好衣服就到廚房準備晚餐,這時朱慶生來到客廳才發現朱曉月在客廳睡著了,他有點嚇到,月兒怎麼回來了,沒先告訴他們,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這麼累,連他們開門的聲音都沒聽到,他走到朱曉月的身邊,摸一下朱曉月的額頭,怎麼這麼燙。


「月兒,快醒醒,妳怎麼了,別嚇爸爸。」朱慶生搖著月兒大聲說著,連在廚房的何雯秀都聽到他的聲音,先關火就跑了出來。


「月兒,怎麼了,怎麼回家沒先說呢?」何雯秀看著月兒一動不動也急著說。


「月兒發燒了,妳看看家裡有沒有退燒藥。」朱慶生看著何雯秀說。


「你快叫醒月兒,我去找。」何雯秀緊張的說著就到書房去。


「月兒,快醒醒,妳快醒醒,別嚇爸爸。」朱慶生用力搖著月兒大聲說著,這時朱曉月才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朱慶生說:「爸~我很不舒服。」說完又暈了過去,這時朱曉風也回家,看到這樣情況,快步走過來說:「爸~我抱姊姊,您開車,姊姊必須去急診看看。」說完他就抱著朱曉月,朱慶生覺得應該要這樣才對,他跟何雯秀說一聲,就帶著朱曉月去醫院看急診。


經過醫生看診後,確定朱曉月是因為過度勞累才會發燒,醫生給朱曉月打了退燒針和一劑營養針並囑咐病人要適度休息好好吃飯,就讓他們回家,朱曉月打了退燒針後,體溫就漸漸恢復過來,她的臉色真難看,朱曉風看著朱曉月心疼不已,姊姊最近一定累壞了,幫他和姐夫做整套西裝又接著忙珠寶設計比賽,才會累壞了,還好她今天有回家,要是一個人在姐夫家該怎麼辦才好。


「曉風,姐沒事了,不要一副苦瓜臉,對不起,以後不會這樣了,我會注意身體的,打電話給媽媽說我沒事要回家吃飯,我好餓呢!」朱曉月笑著說。


「好!姊~以後別這樣嚇人,好好休息身體重要,妳有告訴姐夫妳回家嗎?還是你們吵架妳才回家呢?」朱曉風疑惑的看著朱曉月說。


「我有寫簡訊跟方舟說我今天回家,我們沒有吵架,你快打電話給媽媽啦!她一定急壞了。」朱曉月有氣無力的說。


「曉風,跟媽媽說一聲,你讓姊姊休息,我們很快就到家了。」朱慶生開著車看著後視鏡說,朱曉風才打電話跟何雯秀說姊姊打針沒事了,他們現在正在回家的路上。


他們回到家已經八點了,沒多久簡方舟也來到朱曉月的家,因為他回朱曉月簡訊,朱曉月都沒看也沒回,打電話也沒接,他急了,怕朱曉月出事,於是他打電話給朱曉風,朱曉風簡單跟他說一下朱曉月的狀況,他很快將事情交待一下就開車來到朱曉月的家,他一進門就看到臉色蒼白如雪的朱曉月,心如刀割般的疼,他走到朱曉月的身旁坐在沙發上。


「月兒,怎麼了,都是我不好沒有好好照顧妳,對不起!」簡方舟非常懊惱地說,他這一星期因為一個新的大案件,陳秋盛手上已經有案子在進行,他只好親自接手,才會比較忙,沒有特別關心朱曉月在做什麼,因為回家都很晚了,朱曉月也都笑著跟他說話,沒有任何異樣,怎麼就這樣了,他真的很害怕失去朱曉月,就像當初他父母突然的離世。


「方舟,沒事,是我自己太貪心,想趕快把事情做好才會這樣,以後不會這樣了,你不要自責,我知道這一個星期你也很忙,所以我是你的前車之鑒,你還是要適度休息,免得跟我一樣去挨針。」朱曉月看簡方舟一臉自責緊張的神情,也覺得自己真的很差勁,讓家人都為她擔心,她以後會注意的。


「方舟,月兒沒事了,這次把自己累壞發燒也讓月兒長一點記性,別以為自己是無敵女超人,可以這樣損害自己的身體,也是好事。」朱慶生看著簡方舟自責不已的神情,也很欣慰,他是真心對待月兒的。


「姐夫,我爸說得對,姊姊就是這樣,做起事來都沒有時間觀念,不過,我們好像都是這樣,所以,我們都該好好注意身體才行。」朱曉風想想覺得他和簡方舟也都是這樣,他們真的沒有資格責備朱曉月。


「嗯!你們三個都該反省,沒有健康的身體賺再多錢都沒用。」何雯秀剛好從廚房走出來說。


「是!伯母說得對,對不起,月兒在我那裡竟然生病了,是我的錯我沒照顧好月兒,我很抱歉!」簡方舟起身向他們行禮道歉的說。


「方舟,這不是你的錯,你也很忙,是月兒自己沒有衡量自己的體能,以後你們都要注意,累了就要休息。」何雯秀看著簡方舟這樣自責也不忍心的說。


「老婆,可以吃飯了嗎?大家都餓了。」朱慶生笑著說,他們都餓了,剛剛月兒在車上就喊餓了。


「嗯!可以吃了,月兒可以吃飯嗎?」何雯秀故意說。


「媽~我好餓!醫生說我可以吃,真的!不信你問爸爸和曉風。」朱曉月緊張的說,她今天只吃早餐,快餓死了,但她不敢說。


「月兒可以吃,那月兒可以自己走,還是要人扶呢?」朱慶生笑著說。


「我可以自己走,沒問題。」朱曉月說著就起身想自己走,簡方舟看她這樣就直接將朱曉月攔腰抱起,直走到餐廳的椅子旁讓她坐好,其他人也笑著走進餐廳坐好,朱曉月尷尬地笑著看簡方舟,簡方舟回給朱曉月一個溫暖的微笑。


「今天大家都受驚了,好好品嚐你們媽媽做的料理,壓壓驚!以後你們做事一定要量力而為,不要仗著自己還年輕的想法,吃吧!」朱慶生有點嚴肅的說,他這次真的被月兒嚇到了,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他的孩子會因為過勞而發燒虛脫生病,朱曉月看著爸爸難過的眼神也覺得很難受,她知道是自己這幾天一直想快點做好簡方舟的生日禮物,又因為簡方舟這星期也加班不會回家吃晚餐,她就偷懶沒吃飯才會這樣,她以後不會了,簡方舟看到朱曉月難過的表情也跟的不舒服,他覺得以後再遇到他需要加班時,或許該讓月兒回家住才行,他猜月兒應該沒有按時吃飯才會虛脫無力加上過於勞累,一放鬆人就病倒了。


「爸~月兒知道錯了,以後會按時吃飯,不會再這樣了。」朱曉月還是如實說出來,她不能讓家人在為她擔心,這次確實是自己的錯,本來不該發生的事因為自己偷懶造成的,她應該認錯。


「月兒,原來是妳沒乖乖按時吃飯啊!媽不是告訴過妳一定要按時吃飯,方舟加班不回家吃飯,妳就可以這樣不管自己的身體了,妳這樣以後叫方舟怎麼安心工作呢?真的是~」何雯秀這次也生氣了,這孩子怎麼一離開家,就不會照顧自己了,剛剛方舟還一直自責,這~該讓她這個做媽媽的如何是好啊!


「伯母,不要責備月兒了,她現在已經很難過了,我們今天放了她吧!我以後會注意的,不會再讓月兒自作主張不吃飯,會規定好她該吃的東西,您放心交給我,我知道怎麼做。」簡方舟看著一直低頭的月兒,摸摸她的頭髮寵溺的說著,他猜對了,這丫頭真讓人不省心。


「嗯!原因找到了,就容易了,吃吧!有人快餓扁了。」朱慶生看著朱曉月又看到簡方舟對月兒的寵溺,心裡好過一點。


「姊~知道錯就要改喔!今天真的嚇死我們了,拜託都要嫁人了,還這樣,那姐夫以後該怎麼辦?還有以後我的小外甥、外甥女怎麼辦?」朱曉風故意這樣說,緩和一下氣氛,他猜姊姊一定在做一個對她很重要的東西,而且時間很緊迫才會這樣。


「知道了!我都說以後不會這樣了,我可沒有讓方舟餓著啊!更不用說以後我自己的孩子。」朱曉月心裡也有點委屈,簡方舟笑著拍拍朱曉月的背說:「嗯!確實如此!」這時,一家人才開始安心地吃晚飯,朱曉月身體慢慢的也恢復了血色,回到原本的紅潤,讓全家人都安心了。


他們用完晚餐已經快要十點,一家人在客廳也可以像以往一樣輕鬆的聊天。


「我想邀請大家下星期六到中部短旅行,在谷關『虹夕諾雅』飯店住一天,順便過我四十歲生日,我也邀請公司的總經理夫婦和孫中豪夫婦一起去,不知道大家時間上可以嗎?」簡方舟笑著說。


「我可以,我剛剛完成一部儀器的校正,我報名。」朱曉風開心地笑著說,開玩笑,這家飯店可是很貴的,還有溫泉可以泡,真是太享受了。


「我們也可以,方舟的生日當然要參加,不過,這樣會不會讓方舟太破費呢?」朱慶生笑著說,他當然也知道這家飯店是非常高級的溫泉飯店。


「伯父怎麼會呢!我很高興可以邀請大家一起參加我四十歲的生日,我已經很多年沒有過生日了。」簡方舟說著,他內心確實有些傷感,但是他也很期待,他已經準備好求婚的事宜了,就等那天的到來,他選在他的生日那天,一輩子也不會忘的日子。


「方舟,真的要去短旅行嗎?愛玲也會去嗎?好開心喔!我會好好幫你過生日的,你可以期待喔!」朱曉月開心的說著,他沒想到簡方舟已經安排好了,還好她還沒安排餐廳。


「嗯!我會期待月兒給我的驚喜。」簡方舟笑著說,他希望月兒點頭答應他的求婚就是給他最好的生日禮物。


「嗯!姐夫,我也會準備禮物讓你驚喜的。」朱曉風笑著說,他最近自己摸索做了一台無人飛機,剛好可以送給簡方舟當禮物,順便錄製當天的活動。


「謝謝曉風,我很期待曉風的禮物。」簡方舟笑著說,他覺得曉風應該會送他有趣的東西。


「那我們是不是也要準備禮物才行啊!」何雯秀笑著說。


「伯父、伯母您們就不用準備禮物,我是晚輩,送我一首生日快樂歌就行,這會是我非常難忘的生日禮物。」簡方舟笑著說,他們只要將月兒送他就行,還有什麼禮物會比月兒更貴重呢?


「哈哈哈~那好,我們這星期會好好練歌聲,哈哈哈~」朱慶生笑著說。


「方舟,明天還要上班,這裡也沒有你的換洗衣服,時間也晚了,還是早點回家休息。」何雯秀看一下時間都快十一點了。


「是該回去了,月兒要跟我回去,還是明天再回去呢?」簡方舟看著朱曉月笑著說。


「嗯!跟你回去好了,不然明天早餐你沒東西吃。」朱曉月笑著說。


「那你們快走吧!月兒,妳自己知道該怎麼做吧!別把身體弄壞。」何雯秀看著月兒說。


「媽~我知道啦!對不起,絕對不會再發生今天的狀況。」朱曉月不好意思的說著,何雯秀點點頭,就將他們送出門外,讓他們回去,今天真的讓朱家人擔心受怕的一天,但一想到下星期的短旅行就開心不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