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九章  籌辦『朱曉月設計公司』



從倫敦回來之後,朱曉月就進入工作室開始設計她自己的婚紗和禮服,她也要幫媽媽設計一套禮服,還有趙若水的訂婚禮服,這讓她的工作瞬間忙得不可開交,何況還有不少珠寶設計的預訂單子在等她,讓朱曉月有點負荷不了,她不喜歡這樣被人盯著要作品的日子,這不是她想要生活,她只好暫時不去想,做好目前的禮服就好。


趙若水也依約來到簡方舟家跟朱曉月商討禮服的顏色和她喜歡的樣式,當然她希望朱曉月能用她專業的設計師眼光來幫她設計禮服,她來到簡方舟家時,朱曉月已經設計出三套禮服供趙若水挑選,這讓趙若水感到非常驚喜。


「曉月,妳怎麼會知道我喜歡這樣的款式,剪裁簡單俐落的設計風格,還有這裙擺猶如波浪般柔和,曉月,我好喜歡,三件都喜歡,要不這三件我都訂下來,二件等我明年結婚時穿,如何?」趙若水看著眼前三件禮服設計稿開心的說著,她實在無法割捨也無從選擇。


「嗯!可以啊!這三件我是依照妳的身形和感覺設計出來的,不過,妳還是要先選一件出來先縫製才行,還有我的設計費和製作費不低喔!因為有很多地方都是手工縫製的,我初估一下一件要六萬起跳,妳要考慮清楚是要做還是去婚紗店租禮服。」朱曉月看著趙若水笑著說。


「當然要做啊!才六萬而已,我老公有的是錢不用幫他省啦!再說,妳設計的禮服搭配不同珠寶在平時參加宴會都能穿啊!一點也不貴。」趙若水笑著說,她看著朱曉月覺得這女孩真實誠,這件禮服沒有十萬是出不來的,她到底會不會算啊!


「若水,我說的是六萬起喔!可能會比六萬還要多,我要看最後用多少時間來做才能確定最後價格。」朱曉月再強調一次說。


「嗯!十萬都行,曉月,我們是朋友才跟妳說,妳這件禮服是全新設計加手工縫製,外面行情都是十萬起跳,妳可以到婚紗店走走就知道,妳不可以一個人悶著做,只算工錢和布料,那不是虧大了,設計本身就是無價,妳不懂這個簡方舟一定懂,所以以後定價妳先問一下簡方舟,不然就問我,妳可不是縫紉女師父,妳是服裝設計師,以後妳設計好禮服、衣服可以請縫紉師傅來縫製,妳就不會這麼忙,知道嗎?」趙若水想想還是跟朱曉月說,她實在不忍心這樣一個出色的設計師被當成一個縫紉師傅。


「喔!這樣啊!好,我有空去婚紗店走走看看,謝謝妳若水,我是真的不懂行情啦!謝謝妳提醒我,我確實應該請一些人來幫我做縫製的工作,這樣我才有時間做其他的事,我現在真的忙死了,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


「嗯!我就知道會這樣,算了,反正妳記得我的禮服要幫我做好,十萬一件就是,其實是我佔妳的便宜,我們就這麼說定了,我們來量一下我的尺寸吧!」趙若水乾脆直接定價,省得朱曉月還在那裡算來算去,又不好意思收太多。


「好,謝謝若水,妳真是一個好客戶呢!」朱曉月笑著說,她不懂行情是真的,但是有人願意出高價她是樂意的,她起身拿著皮尺幫趙若水量了尺寸後,趙若水選了一件粉色當訂婚禮服,二人開心的喝著朱曉月沖煮的咖啡,趙若水也是咖啡控,她看著朱曉月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朱曉月只是笑著靜靜的喝著她手中的咖啡。


這樣耐人尋味的咖啡香醇,二人的心情也隨著時間的靜謐,咖啡的香濃慢慢充滿愉悅,在這樣美好的午後,朱曉月難得有這樣得空閑,趙若水提議朱曉月婚前幾天約董愛玲三人來一次約會,她也好久沒有跟董愛玲見面了,朱曉月很開心地答應,她確實也很久沒有跟董愛玲見面,她們有電話聯絡,她知道愛玲最近開始重新拾起服裝設計,也幫孫中豪做一套西裝,這讓孫中豪開心不已,不再羨慕簡方舟了。


簡方舟下班已經是晚上九點,回來後沒看到朱曉月直接走進她的工作室,看著朱曉月埋頭在縫製她的婚紗,他微笑看著他的新娘在縫製自己的嫁衣,內心的喜悅無法形容,他覺得自己何其有幸能遇到這樣一個特別又美好的女孩。


「月兒,要不要休息一下,已經很晚了。」簡方舟敲一下門笑著說。


「方舟回來了,吃過晚餐了嗎?肚子餓不餓?」朱曉月轉頭看一下簡方舟笑著說,她將手中的針線和婚紗放好,走到簡方舟的身邊。


「吃過了,月兒有吃晚餐嗎?」簡方舟笑著說,他環抱著朱曉月寵溺的在她額頭上親一下。


「嗯!有吃,你看一下我的二件禮服做好了,剩下婚紗比較麻煩,後天要拍婚紗照恐怕來不及,要用婚紗公司的婚紗了。」朱曉月有點遺憾的說。


「月兒沒關係,拍婚紗照用現成的就行,我們結婚時就有專業攝影師幫我們多拍幾張就好,那天才是我們最美好的時光。」簡方舟笑著說,他低下頭親吻著他這輩子最愛的女孩。


「嗯!如果不是宴客要用我一點都不想拍婚紗照呢!又貴又不真實。」朱曉月嘟著嘴說,她真不知為何拍婚紗照要這麼貴,她真的有點心疼。


「拍婚紗照不是所有女孩最想要的嗎?月兒不喜歡嗎?沒有期待嗎?」簡方舟不可思議的看著朱曉月說。


「有期待但不是非要不可,我總覺得拍婚紗照浪費時間又不真實,結婚是因為彼此相愛共同在一起生活的開始,並不會因為拍了婚紗照就能相知、相隨一輩子,不是嗎?」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


「嗯!是這樣沒錯,還是我們就不拍了,等妳將婚紗縫製好後,我請專業攝影師來幫我們拍幾張宴客用就好,這樣就不能做成影片讓賓客觀看了,這樣月兒覺得可以嗎,不會遺憾嗎?」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他也覺得沒有必要拍婚紗照,真的很累又浪費時間,只是他想讓朱曉月用快樂又幸福的心情嫁給他,所以他會滿足朱曉月的結婚憧憬與願望。


「好啊!這樣最好,怎會遺憾呢!有你在身邊就行,其實我們有不少照片呢!我們一起去茶山喝茶、慶祝活動時,他們拍了不少照片,還有上次去藍爸的咖啡廳,他們偷偷拍了我們撿咖啡豆子的照片,你求婚的照片和影片還有我們去倫敦的照片,這樣就可以剪出一支影片了吧!我們不需要跟別人一樣,用我們一起走過的路就行,愛玲和孫中豪已經幫我們拍了當初我們初次見面的餐廳和咖啡廳,我也將我們一起拍下的照片給他,前天孫中豪已經幫我們做好一支影片送給我們當結婚賀禮,我看過影片了真的很開心,有你的日子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一起做過好多事,一起度過這樣幸福的生活,方舟,這是我從來都沒想過的事,我們要一直這樣幸福的走下去喔!」朱曉月笑眼彎彎的看著她這輩子要相伴一生的男人,她發現她現在很愛眼前這個男人,他讓她很安心。


「真的~月兒怎麼可以一個人看呢?那可是我們一起走過的美好日子,我愛妳真的很愛妳月兒,我現在很害怕月兒離開我,妳是如此美好又閃耀的人,而我只是一個會賺錢的簡單人。」簡方舟想到朱曉月站在領獎的舞台上是如此的光彩奪目,他配得上這個女孩嗎?這讓他有點害怕。


「方舟,你是我這輩子願意託付的人,你不是只會賺錢,你懂我,知道我要做什麼,你願意讓你未來的妻子做她喜歡的事,這是我最幸福的事,還有你讓我感到安心,有你在我就不用煩惱其他的事,我愛你真的很愛你,你不負我,我怎會離開你身邊呢!這輩子我賴定你了。」朱曉月笑著說,她看到簡方舟的不安,她墊起腳親吻她的愛人,讓他心安,她知道他受過親哥哥的傷害,他的心靈還沒撫平,就讓自己用愛來填平他的傷口吧!


「月兒謝謝妳,能得到妳的愛是我這輩子最得意的事,我絕不辜負我們的愛,妳安心做妳喜歡的事,其他交給我就行,我們開一家設計公司如何?月兒想將公司取什麼名字?明天我請會計師去申請,如何?」簡方舟笑著說,他牽著朱曉月一起走出工作室,來到客廳沙發上坐好。


「嗯!我不太會取名字,方舟你幫我想就好,那公司要多少錢呢?我想讓愛玲加入可以嗎?她其實設計的衣服風格很不錯,她的孩子也可以上幼兒園了,愛玲的媽媽也希望她回職場,我想請她來公司上班,至少她的縫紉技術我很放心交給她。」朱曉月笑著說。


「可以,我們給她5%如何,五十萬他們應該拿得出來,我想問一下趙若水願不願意過來當我們的行銷總監,她的能力是不錯的,如果她願意我們也給她入股10%如何?」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


「好!我來問她們,若水的時尚眼光很不錯,今天她來這裡選她的訂婚禮服,我設計三件讓她挑,結果她三件都要,她說一件訂婚穿,其他二件結婚穿,她還說我訂的價錢太低,她直接就說一件十萬,還跟我說不要隨便定價,要我問你呢!如果若水願意來,這樣我就不需要煩惱了,那公司要設在哪裡呢?」朱曉月笑著說,沒想到簡方舟會想到趙若水,真好,他還是能公事公辦的。


「我辦公室隔壁空著,就設在那裡如何?我已經買下來了。」簡方舟笑著說。


「嗄~那要多少錢啊!我的五十萬歐元應該不夠吧!」朱曉月一臉哭笑不得的臉看著簡方舟,這人真是土豪啊!


「哈哈哈~月兒,我買下來給老婆用有何不可?算房租就好畢竟是公司,還有其他人參股就要明算帳,房租可以算便宜但還是要算清楚,免得以後算不清麻煩。」簡方舟笑著說。


「嗯!這樣是對的,不然成本很難算,我爸媽也這樣說過,曉風說他也想要加入,能給曉風10%嗎?」朱曉月笑著說。


「可以給他20%,曉風是我們的弟弟應該給他的沒問題。」簡方舟摸摸朱曉月的頭笑著說,她的月兒真的很尊重他,這是她的事業曉風又是她的弟弟,她其實可以直接給曉風,他也不能有任何意見。


「真的!方舟真好,曉風跟我提的時候還很怕你不同意呢!他要是知道你給他20%認股,他肯定開心極了。」朱曉月笑得非常燦爛的說著。


「那公司名字就直接取『朱曉月設計公司』如何?現在妳的名字在時尚界應該就是個名牌了。」簡方舟笑著說。


「真的嗎?那行,名字好記又好用,沒想到我的名字也能這樣用,哈哈哈~」朱曉月想了就想笑,她想到以前的老師看到她的名字就搖頭,總是跟她說你爸媽都很優秀,妳怎麼會這樣呢?


「月兒真調皮,很晚了,該洗漱睡覺了,妳的眼睛都紅了,不要太累知道嗎?我明天去取消拍婚紗,月兒確定不拍了嗎?」簡方舟看著朱曉月說。


「確定,取消吧!我還有好多事要做,一天的時間耗在那裡很不值得呢!方舟你沒關係嗎?畢竟是我們二個人的事,如果你想拍那我也能配合你去拍。」朱曉月看著簡方舟說。


「月兒不想拍就不拍,我們等妳做好婚紗後在拍幾張婚紗照,我想這樣會更有意義。」簡方舟笑著說。


「嗯!我也這樣覺得,再一星期就能做好,婚禮會場都好了嗎?」朱曉月笑著說。


「都好了,後天邀請函就會出來,我在發出去就行,妳做好婚紗我們就拍婚紗照,後面妳必須休息不能在工作,安心準備做我的新娘,可以嗎?」簡方舟笑著說。


「嗯!知道了,聽你的,你先去洗漱我去工作室收拾一下。」朱曉月說著就起身,簡方舟也跟著起身,朱曉月回工作室,簡方舟走進房間的浴室,今晚他們將事情說好,安安靜靜的睡入夢鄉,迎接明日的朝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