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在一起簡直是一對金童玉女,讓人無法忽似他們的存在,迎接他們的是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他們與朱曉月用簡單的英文寒暄,朱曉月面帶微笑地與他們交談,這讓簡方舟有點驚訝地看著朱曉月,他不知道朱曉月能用流暢的英語與人交談,等他們離開後簡方舟笑著看朱曉月。


「怎麼?方舟該不會以為我英文會話很爛吧!」朱曉月看著簡方舟笑著說,她是書讀不好,但英文很好啊!主要是她想看懂國外一些書籍,還有她也想以後賺夠錢要當背包客好好到世界各地走走,這樣的人生才不會白活。


「嗯!我確實這麼認為,月兒又讓我再一次跌破眼鏡,我都準備要當妳的翻譯了。」簡方舟笑著說,這時朱曉風走過來也聽到他們的對話。


「姐夫,我姐英文可好了,她法文也很好喔!為了學一些她想要的東西,我姐就會努力去學,喔!她日文也很好,我覺得我姐當姐夫的翻譯還差不多,哈哈哈~」朱曉風笑這說,他可知道朱曉月從國小開始就跟爸媽說要學英語,國中時說她要學法文、高中時又說要學日文,搞的爸媽一直幫她買教材,後來爸爸還要求她去檢定考試,通過了才能在學別的,她都一一通過,這也讓爸媽很開心,至少會多國語言以後就不會餓死。


「原來如此!難怪~月兒就是這般特別,總是讓人驚艷。」簡方舟笑著說,他又想到一些有趣的畫面,別人猛讀書考試,月兒也是猛讀書考檢定,只是讀的書不同目標不同罷了。


「嗯!下次去法國旅行時,我幫你翻譯喔!哈哈哈~」朱曉月笑的開心,這時朱慶生和何雯秀剛去吃一些東西後走過來,就聽到朱曉月說的話。


「月兒的法文是真的厲害,哈哈哈~恭喜月兒今天拔得頭籌,爸爸真為妳開心,一路走來的辛苦在今天都值得了,爸爸為妳感到驕傲。」朱慶生笑著說內心也有許多說不出的心酸,這個女兒在求學過程一直被朋友同事指指點點,他們做父母的也只能幫她說一些話,也不知道女兒自己的內心是否跟她外表一樣豁達,今天她有這樣的成就,他是真的很開心,遠處趙若水和宋婉慈二人也朝他們這裡走來。


「謝謝爸爸,今天真的好像在作夢一般,有點不太真實,現在都覺得自己還在飛呢!哈哈哈~」朱曉月開心地笑著說,簡方舟站在她身邊,牽她的手用力一下,朱曉月看向簡方舟笑著點點頭,用力回他一下,感覺好真實。


「曉月真的好厲害啊!我在台下看到妳的作品時就非常驚訝又喜歡,恭喜妳為國爭光,了不起喔!」趙若水開心地笑著說。


「是啊!曉月姐真的好厲害,我會好好報導一番的,也謝謝妳先前願意接受我的採訪,我替中央社感謝妳。」宋婉慈笑著說,她在比賽結束後就與前十強一一單獨訪問,朱曉月受訪時間最長,中央社準備做一個專題報導朱曉月。


「謝謝你們,我自己也很意外,其實我心裡是想這次能進前十就很滿足了,這樣的結果對我來說其實會有壓力的,哈哈哈~不管了,有獎金就能買更多材料來創作就好,希望將來可以做出更好的作品。」朱曉月笑著說,她其實只想好好做自己喜歡的珠寶設計,但是這次得首獎後,這樣的想法或許會被破壞,這不是她心裡想要的,簡方舟看出她心裡的為難,在她耳邊輕聲說:「儘管做自己就好,其他交給我,不用擔心。」朱曉月看向簡方舟笑著說:「好,都交給你處理。」他們的交談很小聲,但站在旁邊的人都聽到,這二人真的可以這麼犯規嗎?趙若水感觸最多,簡方舟很可以啊!遇到對的人哪怕時堅硬的石頭也會被融化。


「姊,其實妳也是十年磨一劍啊!並不是僥倖獲得,安心做自己,姐夫是妳的靠山怕什麼呢!再說也還有我們啊!我們絕對的支持,不怕!」朱曉風笑著說,他剛剛也聽到他們二人的對話,他更清楚自己的姊姊真的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他也知道姊姊喜歡的事並不是只有珠寶設計這一項,如果將姊姊綁在這一項她會很痛苦。


「嗯!曉風最了解我了,謝謝喔!哎!看看我家曉風穿這套西服怎麼這麼帥啊!是誰設計的呢!哈哈哈~」朱曉月看著朱曉風穿她做的西服很合身,身材一極棒,看得她開心不已。


「月兒,那我就不帥嗎?」簡方舟吃味地說。


「嗄~你也很帥啊!看看這套西服還是要靠方舟的好身材才能駕馭呢!帥啊~當然帥,我量身特製的西服,穿在你們二人的身上,當然是帥到爆啊!」朱曉月看著吃味的簡方舟笑著說。


「嗄~他們二人的西服都是曉月做的,我還以為是哪家的訂製服呢!」趙若水看著朱曉風再看一下簡方舟,她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說。


「嗯!我是服裝設計系畢業的,妳說~我會不會做衣服呢?我身上的禮服和我媽媽身上的禮服都是我做的,如何?」朱曉月笑著說。


「真的嗎?我要訂製一件晚禮服妳接不接單呢?這應該比珠寶設計快一些時間吧!我本來就想來問妳,妳今天穿的禮服是哪家的,設計洋裝式的禮服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美啊!幫我設計一件啦!曉月拜託!沒意外的話,我二個月後要訂婚,行嗎?」趙若水開心的說,她和李亞安預計明年一月底訂婚。


「是嗎?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我想想辦法,因為下個月我和方舟要結婚,時間上我有點趕,回國後妳到我家,我先量一下妳的尺寸再說。」朱曉月笑著說,看來她真的放下簡方舟了,而且還能這麼快就訂婚,想來那位男生應該追她很久了,朱曉月心裡很是開心,她當然願意幫她設計禮服了。


「好啊!曉月麻煩妳了,錢不是問題喔!我未來老公挺有錢的,妳不用幫他省錢,這是他應該支付的。」趙若水笑著說。


「喔~這樣更好說了,哈哈哈~」朱曉月笑的開心,他們愉快的聊著天,宋婉慈走到朱曉風身邊,她從上次與朱曉風相遇後,心裡還是很喜歡他,一直無法忘記,她的動作讓何雯秀看在眼裡,她也覺得宋婉慈很不錯,現在看到他們站在一起還真的蠻登對的,只是曉風似乎還沒有感覺到,這孩子對別人的事倒是機靈,遇到自己的事卻一點反應都沒有,真傷腦筋啊!


這時沈曼娟帶來一位外國女士朱莉亞.羅倫走過來,她是國際M品牌執行總監,掌管全球品牌的定位及行銷商品項目,她來參加此次的珠寶設計比賽晚宴也是來尋找合作對象,她對朱曉月的珠寶設計能力感到驚訝,於是透過友人介紹認識沈曼娟,希望透過沈曼娟認識朱曉月,再進行合作事宜。


「曉月,妳在這裡啊!今天妳穿的禮服真漂亮,在哪裡訂製的,也幫老師介紹一下啊!」沈曼娟笑著說,她在頒獎時看朱曉月穿的禮服就覺得非常新穎創新又不失優雅,就想問她,現在再看著朱曉月換了這件銀牙色晚禮服也是非常優雅迷人,剪裁乾淨利落大方,一定是出於名服裝設計師之手,朱莉亞.羅倫也盯著朱曉曉月的禮服看著出神,她也覺得這樣的晚禮服似乎能成為新的設計潮流,目前市場上並無這類的禮服,以她對時尚的敏銳度這絕對會是未來的風潮。


「沈老師,這是我自己設計的晚禮服,您忘了嗎?我是服裝設計師啊!」朱曉月笑著說。


「啊~對啊!曉月也是服裝設計師,那幫老師也設計一件晚禮服可好,老師很喜歡你這件的樣式,可以嗎?」沈曼娟笑著說,她真沒想到朱曉月竟然也是這般出色的服裝設計師。


「可以,不過老師可能要等等喔!我最近有點忙。」朱曉月笑著說,她就搞不懂了,今天她是珠寶設計師不是嗎?怎麼都對她設計的禮服感興趣了呢?


「好!老師可以等,喔!對了,這位是朱莉亞.羅倫,她是國際M牌的總監,她希望有機會能與妳合作。」沈曼娟笑著說。


「Nice to meet you, I am Julia。」朱莉亞.羅倫笑著說,她用簡單的英文說。


「Nice to meet you。」朱曉月笑著說。


「I admire your work very much and hope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cooperate with you.」朱莉亞.羅倫笑著說。


「Thank you very much and I hope we have opportunity to cooperate.」朱曉月笑著說。


「This is my business card.We will contact you later for cooperation.」朱莉亞.羅倫笑著說,她將名片給朱曉月,朱曉月接下名片看一下收著。


「OK,I will contact you, thank you.」朱曉月笑著說。


「OK,I wait for your contact , See you next time.」朱莉亞.羅倫笑著說。


「See you next time.」朱曉月笑著說,她們禮儀上的擁抱後朱莉亞.羅倫就離開這裡往別的地方走去。


「曉月,這是非常有名的M牌公司,他們的珠寶、服裝、手錶、皮包都是世界有名的,妳能與他們合作對妳是非常美好的事,妳要好好保握喔!」沈曼娟開心的說,這是所有設計師夢寐以求的合作對象啊!


「好!我會好好考慮的,謝謝沈老師。」朱曉月笑著說。


「嗯!這是妳自己的設計能力夠強得來的,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反而因妳才認識她。」沈曼娟笑著說,她們在經過一些談話後,沈曼娟的朋友走過來跟朱曉月寒暄一番,他們就離開了。


「姊,M是世界名牌的龍頭,他們竟然要跟妳合作實在太好了,這下姐真的是世界級珠寶設計師了,好開心真的好開心喔!」朱曉風開心的說著,誰說三流大學就不行了,我姐可是比一級大學畢業的人更加出色呢!看以後還有誰會說朱曉月不行的話。


「曉月這次珠寶設計比賽得第一名,就已經是世界級設計師了,M品牌不找曉月要找誰呢?再說我相信其他品牌也會陸續找來,所以,我覺得方舟你可能要想想後面要如何處理,我覺得曉月對這方面應該不懂,要靠你了。」趙若水笑著看向簡方舟說。


「嗯!確實如此,這次回去我會花一些時間幫曉月成立工作室或公司,衡量一下後續的事,不會讓月兒傷腦筋,月兒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其他我來做就行。」簡方舟靜靜得看著剛剛的事,他覺得趙若水說得沒錯,或許到時候也挖趙若水過來幫朱曉月,做行銷總監也是可以的,畢竟她的行銷能力是非常厲害的,對於時尚流行也很在行。


「方舟,那就交給你喔!我真的沒辦法做這些,我還想去做別的事呢!」朱曉月嘟嘴說。


「嗯!交給我,不用煩惱,回去我們就要拍婚紗照了,嘟著嘴不好看。」簡方舟寵溺的抱著朱曉月說。


「嗯!我要自己做婚紗,我設計好了,布料也定好了,回去應該會收到我就可以開始做了。」朱曉月笑著說。


「曉月,那我的婚紗也交給妳來設計喔!妳不能拒絕。」趙若水開心的說。


「嗄~婚紗跟晚禮服設計和製作是不同等級的,若水,妳真的是再找我麻煩,一件手工婚紗禮服縫製最少也要一個月,何況還要設計,我的婚紗是採用簡約的設計風格,妳呢?算了,回去幫妳量身時再談。」朱曉月看著趙若水渴望的眼神也不好意思拒絕,這下她真的會忙死。


「嗯!回去說,妳不用急,我明年三月才結婚,有時間給妳設計縫製的,哈哈哈~」趙若水看著朱曉月的表情就覺得朱曉月真的很可愛,難怪簡方舟這般愛她疼她,沒有心機、純真又美麗的女孩有誰會不喜歡,連她自己都很喜歡朱曉月。


他們在談笑之間,又是一波人往他們的方向走來,沈曼娟也帶著幾位珠寶商過來與朱曉月認識,他們都希望能預定朱曉作品,朱曉月也只能笑笑點頭收下他們的名片,最後都讓簡方舟來應付其他珠寶商,這些讓朱曉月有點頭疼,這樣應酬的感覺對朱曉月來說是一種折磨,她希望能好好回到以往的日子,她雖然開心自己的作品得到世界頂尖珠寶設計師的肯定,但她更希望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人,她好想回去撿咖啡豆、烘咖啡豆更想沖一杯好喝的咖啡,和簡方舟悠悠哉哉的品嚐,也想再去茶山走走,享受一下山嵐的微風吹拂,和簡方舟手牽手走在山間小路,現在她的臉不是自己的,微笑的嘴有點僵硬了,她轉身看著簡方舟幫她擋一些人群,她感受到簡方舟超強的應酬能力,他怎能都不需要微笑就能一一擺平啊!真讓人羨慕,她也知道自己是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這一個環節是跑不掉的,她已經很幸運了,簡方舟、朱曉風和趙若水、宋婉慈都主動來幫她,今晚的晚宴對朱曉月來說是一個新的人生起點,全世界有名的珠寶設計師都聚集在此,都認識她都讚美她這顆美麗的星星在珠寶界閃閃發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