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一章 朱曉月、董愛玲和趙若水變成好閨蜜



朱曉月在一星期後就結束九年的工作,孫中豪這次接的案子經過一個月的時間也很順利的完成五之四,剩下最後連接各家分店的總測試,所以,他跟董愛玲說,最後階段應該都會在公司過夜,他還是會怕中間出問題,他知道以前簡方舟和陳秋盛都是這樣做,董愛玲明白孫中豪的意思,也知道他這次的案子對他很重要必須拼一下,她看到孫中豪這一個多月為了工作如此辛勞,她也終於明白自己以前有多麼的揮霍無度,根本沒有好好愛惜孫中豪賣命賺來的錢,她突然間就了解朱曉月一直以來對她的勸說,她的丈夫是用命來賺錢給她花的。


「你不用擔心家裡,我會照顧好二個兒子,我媽媽也會幫我的,安心工作,我會二天幫你拿換洗衣服去公司的。」董愛玲看著孫中豪心裡滿是不捨的說。


「愛玲長大懂事了,這次不鬧騰,我還有點不習慣呢!」孫中豪看著董愛玲笑著說。


「我以前就是還沒習慣當媽媽嘛!才會這樣吵你煩你,曉月說的沒錯,你賺錢是用命換來的,要我好好存錢,孩子以後花費很大的,以前我不懂現在懂了,你真的很辛苦,尤其升職後你更辛苦了,我也感受到了,對不起喔!中豪,讓你一直忍受這樣無知的我。」董愛玲瞪了他一眼說,但董愛玲的神情是愧疚的。


「愛玲,沒關係的,我愛妳知道妳的個性,現在妳能這樣想我也很開心,我們家二個寶貝都可以上幼稚園了,如果妳覺得很無聊想出去工作也可以,或去學一些插花或是瑜伽課都行,只要自己開心就好,我努力工作,就是希望我們一家四口人能快樂生活而已,妳不用說對不起,沒那麼嚴重。」孫中豪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終於長大了,他也是開心的,他也覺得朱曉月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對愛玲如此對他也是如此。


「嗯!我知道,那你快去公司吧!曉月跟我說她再過一星期就離職了,我想找她出來說說話。」董愛玲笑著說。


「妳去找她聊聊也好,她和老闆似乎進展的很順利,最近老闆真的放手讓我們處理大部分的工作,這次開會時他還誇我做得很好,所以,我一定要順利完成這次的案子。」孫中豪認真的說。


「嗯!中豪,老闆既然栽培你這麼久,磨你的耐性,你可要穩著性子仔細點,不要辜負他這幾年對你的栽培。」董愛玲想到上次朱曉月說的話,再一次提醒孫中豪。


「嗯!我知道,這次我是真的記住了,沒有亂發脾氣,所以下面的人也比較不怕我,願意提供意見,才會這麼順利,真的要謝謝老闆的用心良苦栽培。」孫中豪頭腦好,脾氣不好但他也記住朱曉月說的話,每次想發脾氣時就想起要有耐心,才按下脾氣好好跟下屬溝通,確實也順利不少,董愛玲起身拿了一個旅行袋給孫中豪,孫中豪親了一下董愛玲就出門了。


董愛玲約了朱曉月到「福來飯店」的咖啡廳喝下午茶,她將二個孩子託給媽媽後,就叫一部計程車前往「福來飯店」,朱曉月已經在那裡等她了,她們上次吃完飯後只有通過幾次電話,都沒時間見面呢!她們可珍惜這次的相聚。


「曉月,不好意思我遲到了。」董愛玲看到朱曉月笑著說,就自動坐到朱曉月的對面。


「愛玲沒關係啦!二寶都安排好了,這是給他們的玩具。」朱曉月笑著說,他買了一些益智遊戲的玩具送給愛玲的二個孩子。


「曉月,這二個傢伙還真好命,有妳這個姨疼他們,謝謝妳喔!」董愛玲笑著說,她將裝玩具的袋子放在身邊的座位上,這時服務生也走過來問她們需要的餐點,朱曉月點了一杯黑咖啡和一個檸檬塔,董愛玲點了一壺水果茶和一個巧克力蛋糕。


「愛玲,最近孫中豪應該很忙吧!那妳一個人帶二個孩子很累吧!」朱曉月看著董愛玲說。


「哎!中豪今天才跟我說他最近會在公司過夜,他怕最後階段出問題不能及時更正就會很麻煩,不過,他這次真的有聽話耐著性子了,這都要謝謝妳上次的提醒,我呢?現在才真的感受到他是用命來賺錢讓我花,以前我真的很不懂事亂買一通,現在想想真的很對不起他,說實話我二個孩子真的很乖,是我沒有意識到當一個母親的覺悟,還一直想玩不知足,現在想通了,我媽也跟我說要對中豪好一點,對孩子盡心一點,現在我才真的懂得如何當一個媽媽和老婆了。」董愛玲有感而發地說著,她這些年雖然表面上有做到妻子、媽媽的責任,但她自己知道她不是心甘情願去做這些,只是她是真的很愛孫中豪,不想讓他失望。


「愛玲,妳能想通就好,孩子很可愛但也長的很快,他們都可以上幼兒園了,再過幾年就上小學、中學,妳想抱他們親他們,他們可能都不願意呢!跟孩子親近一些也只有這幾年,好好享受當媽媽的甜蜜負擔吧!我現在也希望我有機會做媽媽呢!」朱曉月笑著說,以前她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現在她真的很希望能生一個簡方舟的孩子。


「會的啦!妳不是跟老闆處得很好嗎?他沒說何時跟妳結婚嗎?」董愛玲笑著說,看來朱曉月已經愛上簡方舟了,真好。


「嗯!她說希望十二月能結婚,他會安排好。」朱曉月笑著說。


「真的嗎!如果老闆這樣說,那你們十二月一定會結婚的,中豪說老闆不會輕易說些不確定的事,先恭喜曉月了。」董愛玲開心的說,這是她最期待的事,她真心希望朱曉月有一個好的歸宿。


這時服務生端來一杯黑咖啡和一個檸檬塔,一壺水果茶和一個巧克力蛋糕,放在她們的桌上後離開,朱曉月端起黑咖啡聞了一下,香濃有點焦糖的味道,還算不錯可以喝下口。


「嗯!我也希望能成,方舟真的對我很好很好。」朱曉月笑著說。


「那就好,曉月這麼好配上老闆真的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呢!」董愛玲想了一下簡方舟的容貌和舉止,很開心的說。


「謝謝你們夫婦的介紹,真心感謝!」朱曉月笑著說。


「哎!這麼多年了,妳終於遇到妳的他,真好,對了!曉月,妳是因為要結婚才辭掉工作的嗎?」董愛玲看著朱曉月說。


「不是,我是因為有別的事要忙,需要專心安靜的工作,沒辦法二邊都顧好,還有就是公司我都待九年了,還是不能調到成人設計部,依公司的用人風格我的爛學歷一輩子都只能待在兒童、孕婦設計部。」朱曉月想到這裡心裡也有一點酸楚,公司不看能力只看文憑,真的很奇怪這樣的公司竟然還是排名前五的服裝設計公司。


「曉月,辭掉也好,妳設計的衣服在學校都是第一的,你們公司沒倒還真是奇怪呢!不過,妳要忙什麼呢?」董愛玲真的不知道朱曉月除了工作還能忙什麼事情,她是知道朱曉月是咖啡師,但是應該不是這件事才對。


這時突然有一個人向她們的方向走來,不是別人正是趙若水。


「妳不是朱曉月嗎?真巧,我剛剛跟朋友吃飯正想離開,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我能坐下來嗎?」趙若水笑著說,她知道朱曉月是高級珠寶設計師時,就對朱曉月另眼相待,也非常想和她做朋友。


「是趙小姐啊!真巧,請坐,這是我朋友董愛玲,愛玲,這是趙若水『天縱企業』千金。」朱曉月笑著說,她上次見識過這位千金的大膽說話,朱曉月其實很欣賞這樣勇於將話說出來的人,也很欣賞她拿得起放得下的健康心態。


「妳好!我是董愛玲,也是曉月大學同學,很高興認識妳。」董愛玲看著趙若水一身的打扮,就知道這位小姐真的是上流社會人士,她覺得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她一時想不起來。


「妳好,我是趙若水,很高興認識妳。」趙若水笑著說,又認識一個三流大學畢業的人,不過,她的穿著還是很時尚的,經過上次朱曉月的事後她就不敢隨便看不起別人。


「朱曉月,妳何時會設計出新的珠寶首飾,可以先讓我看看嗎?我對珠寶首飾很有興趣呢?」趙若水看著朱曉月說。


「是嗎?妳也設計珠寶還是收藏呢!」朱曉月有點驚訝的說,難怪那天會自動退出。


「收藏,我哪有能耐做珠寶設計啊!我就是個學商做行銷的人,妳是高級珠寶設計師,是我最欣賞的人,珠寶設計師不僅僅要懂珠寶的鑑定還要懂得珠寶的材質,才能完美設計出一件作品,這可是要花費很多時間和精神去學習的,所以我真的很佩服妳,方舟哥會愛上妳也是應該的。」趙若水說著她內心的想法,她以前有想學珠寶設計,但她剛學就發現自己的耐心不足,美感不足和知識不足,根本就沒辦法繼續下去,所以,當她知道朱曉月不是讀珠寶設計,卻能考取高珠寶設計師的執照,她簡直無法想像朱曉月是如何做到的,三流大學又怎樣,都比她強不知道多少倍,她還敢跟她搶簡方舟,真是不自量力。


「嗯!是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我也是花好多年才達到目標的,我現在還剩一星期的服裝設計工作,結束後才會開始設計新的作品,不過,我要先設計比賽的作品,所以可能沒辦法先拿給妳看,妳比較偏愛哪種珠寶呢?等我有空可以先設計一款妳喜歡的珠寶,到時候再請妳過來看,當然,妳也不一定要買就是。」朱曉月笑著說,趙若水會收藏,那可是潛在客戶呢!


「真的嗎?妳真的可以幫我設計一款珠寶首飾嗎?太好了,我跟妳說,我喜歡藍寶石,黃寶石也可以,妳幫我設計一組項鍊、耳環,可以嗎?」趙若水眼睛發亮的看著朱曉月說,她去查過,今年亞洲區只有朱曉月一人考取高級珠寶設計師還是由法國珠寶設計大師親自認可的高級珠寶設計師,將來朱曉月絕對會是珠寶界的寵兒。


「嗯!可以,我記下了!我們加個聯絡方式,不過,妳最近不能吵我喔!我要專心做珠寶首飾時,不能分心,就算妳打來也沒用我不會接的,我工作時電話是關機的。」朱曉月笑著說。


「好!我沒那麼不識相好嗎?我們加一下好友。」趙若水說著就拿出手機跟朱曉月加好友,這時董愛玲終於想到了,那天他們聚餐時,孫中豪有提到趙若水追了簡方舟五年,原來是這位千金大小姐啊!


「趙小姐,妳要不要也跟愛玲加一下好友呢!她比妳更容易找到我喔!」朱曉月笑著說,她說的實話,朱曉月一定會回董愛玲的電話或簡訊。


「真的嗎?那我們也加好友,可以嗎?董小姐。」趙若水驚喜地看著董愛玲說,看來朱曉月很在意董愛玲才對。


「可以啊!趙小姐。」董愛玲笑著說,她也拿出手機跟趙若水加好友。


「我們以後叫名字好了,這樣比較親切些,如何?」趙若水笑著說,她現在覺得朱曉月挺好的,跟一般珠寶設計師不一樣,一點架子都沒有,或許這也是簡方舟喜歡她的原因吧!


「好啊!若水,妳不用上班嗎?」董愛玲笑著說。


「要啊!我剛剛是跟客戶一起吃飯啊!我做的行銷顧問公司,沒有那麼嚴格規定上班時間,把事情做好就行。」趙水笑著說。


「原來如此,我已經很久沒有上班了,對了!曉月,我怎麼不知道妳會珠寶設計啊!妳何時開始學的。」董愛玲突然覺的她一點都不了解朱曉月了。


「大二開始去學的,無聊嘛!剛考上咖啡師執照,覺得可以再學學別的事,剛好珠寶設計師公會有免費教學,就去報名了。」朱曉月看著董愛玲說。


「那妳怎麼都沒告訴我這件事呢?」董愛玲覺得心塞得很,虧她自己還以為是朱曉月最親密的朋友。


「妳那時候一直熱衷在談戀愛,幾乎有空就跟孫中豪去約會,哪裡會有時間管我學什麼啊!」朱曉月笑著說,她也想起那段時間,她一下課就跑去珠寶設計師公會上課,假日只要有開課她也都不會放過,其實她為了瞭解自己是不是真的懂寶石的鑑定,,寶石鑑定書籍都讀不少還去考寶石鑑定師的執照,她也是擁有高級珠寶鑑定師執照的人。


「哈哈哈~這倒是真的,曉月就是牛逼,我根本就只知道玩而已。」董愛玲不好意思的說,她真的也很後悔沒有好好把握學習的機會,她對服裝設計是有熱忱的,她畢業只工作二年就結婚離職了,她看著朱曉月再想想自己,她雖然結婚有二個孩子,老公又愛她疼她,但她就是因為內心空虛才會用花錢來發洩,現在,她想重新來學習服裝設計,應該還來得及吧!


「喔!曉月真的很認真耶!讀大學的人哪有這麼拼的,妳真的讓我刮目相看,難怪妳可以這麼成功,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相信妳這次參加比賽成績也不會太差才對。」趙若水想到自己讀大學時也是經常跟同學出去玩,讀書考試只求過關了就好,除非還想要讀研究所或考其他公司的人才會拼一下,不然,玩的人還是比較多。


「我就是喜歡學東學西的,停下來沒學習就覺得混身不舒服,我家裡的人也都慣著我,讓我『胡作非為』的亂學一通,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她想到媽媽跟她說過的話就覺得好笑,媽媽說她像一條蟲,到處蠕動不停歇。


「哈哈哈~『胡作非為』還能變成高級珠寶設計師,那我也來『胡作非為』看看,曉月妳說的輕巧,妳是真的值得我趙若水欽佩的人。」趙若水笑著說。


朱曉月笑著看他們,她拿起黑咖啡來喝,已經涼掉的黑咖啡,有點苦但回甘,沒有熱的時候好喝,但人生際遇也是如此,沒把握機會轉眼就過了,時間沒有重來的可能,所以,朱曉月一直都非常尊敬時間的可貴,她永遠都會善用時間來點綴自己的生命曲線。


三個人不期而遇在「福來飯店」的咖啡廳,這也是她們三個人的緣分,她們也沒想到未來的日子裡,她們變成非常親密的好閨蜜和工作夥伴。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