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九章  簡方舟單獨約朱曉月父母見面



在簡方舟家裡喝完咖啡後,朱曉月自動將咖啡杯清洗乾淨,才走回客廳,這時客廳已經放著音樂,簡方舟也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傾聽著音響傳來的鋼琴演奏,朱曉月看著閉目養神的簡方舟,真是一個俊逸的男人,她也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怕吵到休息的簡方舟,但她又想應該回家了,爸媽和弟弟應該還在等她回家吃飯吧!


時間一點點的溜走,朱曉月看著似乎已經睡著的簡方舟,心想,這個人就這麼放心她,就不怕她隨便拿走他家的東西,跑了。不過,朱曉月仔細看著這個家雖然很大,至少比她家大很多,好像也沒有什麼東西可拿,客廳前方就是一個矮櫃放著音響和唱盤播放機,還有一排唱片,這個年代還在聽黑膠唱片的人,應該不多吧!沒有電視,但掛了一幅很大的油畫,畫著花田和遠山,看著還蠻舒服的,這個家真的很冷清沒有溫度,難怪簡方舟會用工作來麻痺自己,朱曉月再回頭看著熟睡的簡方舟,覺得這樣一個職場上的幹將,生活上卻不如她來得精彩,她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童裝設計師,但是她的生活可是精彩萬分,每年有幾次的選茶活動和泡茶活動,還能出席咖啡比賽當評審,偶而拿著木頭雕刻一下作品也能賣個不錯的價錢來買其他材料,這小日子過得還真充實呢!


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六點半,這時朱曉月的手機響了,也將熟睡的簡方舟吵醒,屋裡雖沒開燈但還能看清一些,朱曉月拿起手機,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簡方舟,簡方舟起身去開燈,客廳明亮了,簡方舟一臉笑容看著朱曉月,朱曉月不好意思的點頭接了電話。


「曉月,妳今晚要回家吃飯嗎?妳還和方舟在一起嗎?」朱媽媽何雯秀說。


「喔!媽~我在方舟他家呢!剛剛我們逛了街買了他的襯衫,回他家泡了咖啡來喝,正想要回家呢!媽~你們先吃,留一些給我就行。」朱曉月說。


「你問一下方舟,要不要來我們家吃晚餐,他如果要送妳回來就一起來家裡吃就行,我們晚點吃沒關係的。」朱媽媽何雯秀說。


「喔!媽~我自己回家,他還有事啦!」朱曉月說著。簡方舟聽到朱曉月這樣說,他有點不高興,他會開車送她回家的,這點風度他還是有的,除非他真的在工作離不開,這時,簡方舟走到朱曉月的身邊,他拿走她的手機說:「伯母嗎!我是方舟,我會開車送月兒回去的,您不用擔心。」


「方舟啊!如果你有事要忙的話,就讓月兒自己回家沒有關係,不要耽誤到你的工作。」朱媽媽說。


「我今天是休假沒有把工作帶回家,我馬上開車帶月兒回去。」簡方舟說。


「那方舟就一起在家裡吃晚餐,你就不用在到外面吃了。」朱媽媽說。


「好,謝謝伯母,那我們等一下見,我掛了。」簡方舟笑著說,就掛了電話,他將手機還給朱曉月,看著她,朱曉月有點心虛的接過手機,去拿她的包包,簡方舟也去拿他的鑰匙,他牽著朱曉月的手一起出門,在等電梯時,簡方舟看著低頭的朱曉月,他心裡突然覺得這個女孩好像在避開他,他怎麼能讓月兒逃走呢?這可是他等了好久才出現的女孩。


「月兒,以後我們約會結束,我都會送妳回家,不會讓妳自己回去。」簡方舟認真的看著朱曉月說。


「喔!我就是不想麻煩你開車來回跑,你明天還要工作不是嗎?」朱曉月說。


「一點也不麻煩,我雖然不會哄女孩子開心,但基本的態度我還是有的,月兒我們說好的,要好好交往,妳不能拒絕我送妳回家,還有,我們沒有不適合的問題存在。」簡方舟笑著說,他的眼睛卻一直盯著朱曉月,想看清她的表情。


「我沒有啊!這不是讓你送我回家了嗎!至於,我們之間的事,我覺得我們都要好好在想一想,畢竟我們年紀都不小了不該那麼衝動就決定。」朱曉月有點苦惱的說,她確實還想要想清楚她和簡方舟之間的事,算了,他不是也要開始忙了嗎?這時電梯也正好開門,他們一起走進了電梯到地下室停車場,簡方舟一直牽著朱曉月的手到他停車的地方,簡方舟才開口說:「我一直都不會在衝動下決定一件事,月兒放心。」他開車載著朱曉月回她家,今晚又在朱曉月家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簡方舟也要了朱曉月爸媽和弟弟的電話後才離開朱家。


簡方舟回到家後,他先洗了澡,看一下時間剛好十點,他傳了簡訊給朱曉月,上面寫著:「月兒,晚安!我已經安全到家並準備睡覺,非常開心今天有妳和妳的家人陪伴,讓我享受有家人的感覺,明天開始我將進入瘋狂的工作量,只要有空檔一定會陪月兒,請月兒體諒一下,我真的很喜歡月兒,希望月兒也能喜歡我,也希望月兒不要一直認為我們不適合,我相信時間會證明我們是非常適合的,方舟。」


朱曉月看著簡方舟的簡訊,一遍又一遍地看,他們真的可以在一起嗎?他們之間真的有很大的差異不是嗎?至少在花錢方面他們真的有很大的不同,貧窮限制她的想像,一件襯衫這麼貴,他連看都不看價錢就這樣一次買五件,還有買了一組對戒應該花了好幾萬元吧!想著就覺得心煩,但是朱曉月還是回了他的簡訊,朱曉月寫著:「我知道了,工作要緊還是要注意身體,按時吃飯,不必為我操心,晚安。」


簡方舟一直等到朱曉月回了他的簡訊,他看著簡訊上的內容,有點失望,他明顯感覺到朱曉月,從逛百貨公司後心情的轉變,朱曉月應該覺得他們的生活方式和水平是有很大的差異吧!他必須找時間與朱曉月的爸媽單獨談一下。


三個星期過去了,簡方舟和孫中豪都是在加班中度過,這期間簡方舟只要有暫停一下工作,他都會給朱曉月寫上簡訊,朱曉月也會回他,但幾乎是以一種非常簡單、普通的問候回他,這也讓簡方舟這麼多年來不曾為誰不安,而心裡產生焦慮,他很清楚這次錯過朱曉月,這輩子肯定是一個人孤獨老去,這麼多年也是有不少女人想靠近他,他卻一點也不喜歡甚至有點討厭,朱曉月是唯一讓他感到舒心的女孩。


好不容易將這次案子的架構建立完成,他這次直接交代給一位他覺得可以擔任的副總陳秋盛去執行,讓這位跟他十年的副總陳秋盛非常感激又興奮,他是簡方舟創立這家公司時,就一直跟著簡方舟的工程師,他和老婆谷清玉也是在這裡認識結婚,後來有小孩,老婆谷清玉才辭職回家照顧孩子。陳秋盛一直都非常佩服簡方舟的能力,才會堅持到現在還在簡方舟的公司上班,幫他處理許多中、小案件,這次簡方舟讓他接手大案件,表示他已經得到簡方舟的認可,將來可以獨立接大案子了,十年了終於被師傅認可是多麼開心的事,他會用盡全力完成的,何況架構已經建好,這是簡方舟為他鋪好的路,他會珍惜的。


簡方舟也想改變以往的做法,讓下面的人也能獨當一面,這樣他才能有更多的時間給他未來的家人,他的這項決定,也讓許多工程師感到震驚之餘,更多的是興奮,因為這代表簡方舟已經開始放手,讓他們獨立執行案子了,這樣他們就會有更多的機會,孫中豪倒是很清楚為何簡方舟會有這樣的做法,他是非常贊成的,公司總不能都由簡方舟一個人獨撐大局,他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他也是非常崇拜簡方舟的能力,他也希望他能有機會跟他一起合作完成大案子。這次他也好不容易寫出簡方舟認可的程式,進入這次大案子的核心,他相信是因為朱曉月的關係,讓簡方舟特別注意到他,才會讓簡方舟看到他的能力,他心裡是感激朱曉月的,雖然朱曉月一直讓他感到無趣又討厭,但是,朱曉月的修養倒是讓他認可的,至少,他相信朱曉月在簡方舟的面前沒有說他的壞話,甚至會說老婆董愛玲是她最好的朋友。


簡方舟交代副總陳秋盛一些注意事項後,回到他的辦公室,他閉上眼睛休息一下,眼睛實在太疲勞了,十分鐘後,他看一下時間是下午四點,開始寫簡訊給朱曉月的爸爸,他寫著:「伯父好,我是方舟,這陣子一直在忙工作,現在有一點空檔,不知我能不能單獨約一下您和伯母一起出來碰面,我想跟您們談談月兒的事,明天我有時間,可以約在您們工作的地方附近,麻煩您們了,方舟。」


接著簡方舟寫訊息給朱曉月,他寫著:「月兒,我的工作會在幾天後大致告一段落,我很想妳更想看看月兒,這個星期日妳有空可以陪我嗎?地點由月兒決定,方舟。」


簡方舟寫完朱曉月簡訊後,他又走出辦公室,他想到上星期還有一個案子要他們公司報價,他直接走到業務部,讓業務部將資料直接給副總陳秋盛估價,再給他過目,他想乾脆直接丟給陳秋盛,看他的能耐如何,是否可以接下更多的事情,畢竟在他身邊一起工作十年了,估價應該不是問題才對,總要試試,這個命令也直接告訴員工,陳秋盛副總這次如果完成任務,應該要升官了,會是他們公司的總經理吧!


簡方舟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秘書端來一杯咖啡,簡方舟喝了一口,再看一下咖啡,他覺得這杯咖啡真的很難喝下去,他放下咖啡杯,拿起手機,看見有簡訊傳來,他嘴角不知不覺揚起一個微笑的弧度。


一封是朱曉月的爸爸,另一封是朱曉月傳來的,他先點開朱曉月的簡訊,上面寫著:「好!星期日我有空,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我想去看教我煮咖啡的藍師傅,可以嗎?」


簡方舟看著簡訊笑著,他回朱曉月:「月兒,當然可以,星期日幾點去接妳,我很榮幸與月兒同行去看看妳的藍師傅,方舟。」


接著簡方舟打開朱曉月的爸爸傳來的簡訊:「方舟,我們約明天中午12:10 在北區第一區國稅局旁一家「歲局小館」,我們一起用午餐,那裡有一家雅間,我用朱慶生的名字訂好了位置,明天見!」


簡方舟開心地笑著馬上回說:「好的,伯父!我們明天見,方舟。」簡方舟愉快的心情瞬間傳到他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疲憊之感也隨之消失。


不久,朱曉月回傳簡訊給簡方舟:「星期日九點半,我家樓下,我會在那裡等你,星期日見。」


簡方舟馬上回給朱曉月:「好!月兒,星期日九點半見,方舟。」簡方舟看了一下他們的簡訊往來,他的月兒幾乎不寫他的名字,她還是跟他有距離。


隔天中午12點左右簡方舟就走進「歲局小館」,報了朱慶生的名字,服務員就領他到一間包廂,他坐了下來等候,不久,朱曉月的爸媽就走了進來,簡方舟看到他們走進包廂立即起身行禮。


「伯父、伯母您們來了。」簡方舟笑著說。


「方舟,快坐吧!不用拘謹,我們也不是外人。」朱慶生笑著說,簡方舟笑著點頭也坐了下來。


「伯父已經點好菜了,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朱慶生笑著說,他不想讓簡方舟點菜請客,怎麼說他們也是長輩,帳單他也已經結好了。


「我不挑食,謝謝伯父,改天必須讓我請全家人一起吃飯,今天我就厚著臉皮讓您們請了。」簡方舟笑著說。


「方舟,你不嫌棄這裡就好,我們大部分都在家裡吃飯,你別客氣。」朱媽媽笑著說,他們可是聽月兒說簡方舟買東西的經過,這也讓他們覺得他們和簡方舟的家境差異很大,他們也有點擔心。


「伯母,我沒客氣,您們也不用對我客氣,當我是晚輩就好。」簡方舟也明顯感受到朱媽媽對他說話的態度也不一樣了,應該他們有跟朱曉月聊過才會這樣小心又客氣,這不是簡方舟想要的,這時服務員已經將菜餚端進來,有四菜一湯。


「好,方舟,那我們先吃飯再聊月兒的事,請用!」朱爸爸笑著說,但還是有點距離感,簡方舟點點頭,他等朱爸爸和朱媽媽夾菜後,他才開始夾菜來吃,這家的蔥爆雞丁真好吃,簡方舟吃得很愉快,吃了二碗飯,看在朱慶生和何雯秀的眼裡是開心的,至少簡方舟對他們選的菜是喜歡的,等用完餐後,服務生拿來一壺茶,他們喝著茶。


「伯父、伯母,我知道我和月兒認識沒有多久,但是,我是真心喜愛月兒想跟月兒早點結婚,不知道您們是否同意。」簡方舟不想說些有的沒的寒暄的話,他直接進入他今天的主題,朱家父母聽到後,有點驚訝地互相看著對方,看來兒子曉風還是比較厲害,他覺得簡方舟約他們出來是要說他想跟姊姊結婚。


「方舟,我們是沒有意見,只要月兒同意就行,結婚是你們二個人的事,也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我們不求月兒能嫁入大富大貴人家,我們只希望月兒平安、幸福。」朱慶生看著簡方舟說。


「是啊!方舟,我們是很喜歡你,只是我們也聽月兒說起,你的生活品質很高她有點覺得以後生活在一起,會有很多摩擦發生,她想要考慮一下你們是不是適合。」朱媽媽何雯秀說,她想想還是跟簡方舟說清楚月兒的想法,她怕月兒不會跟簡方舟說。


「嗯!關於這一點我不否認月兒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會帶月兒去買我平常上班穿的襯衫,就是希望月兒了解我的經濟狀況,我也知道月兒不買名牌的東西,也知道她非常節儉,這是我喜歡她的原因之一,以前只有我一個人,賺錢也沒有人可以跟我分享,但我也不是亂花錢的人,我只是喜歡穿比較舒服的襯衫工作,畢竟我的工作時間很長,有時會有客戶臨時來拜訪,我只能規規矩矩的穿上正式的襯衫,因為那也是我的工作之一,將來如果月兒,願意幫我做襯衫,我也非常樂意穿著月兒做的衣服上班的,希望我有這個福氣。」簡方舟解釋他買襯衫的原因,希望朱曉月的父母能理解,他真的一點也不奢華。


「這樣啊!那就不是什麼問題了,我們月兒是真的很省,但是,她賺的錢也都花光光,她都用在學一些她有興趣的東西上,不過,我們從小都有幫二個孩子保險,他們每年都會有固定的零用錢,方舟,我們都是公務人員,可能沒有什麼嫁妝可以給月兒,當然,我們也不會收任何娉金和娉禮就是,這點我們要事先說清楚。」何雯秀笑著說,她心裡壓著的那塊石頭也隨之不見。


「伯母,您們養大月兒又把她教育的很好,這就是月兒最好的嫁妝,至於娉金部分,我希望您們一定要收下我的誠意,我已經沒有父母了,將來我和月兒結婚後,您們也是我的父母,我還想常常回去家裡蹭飯吃,您們不收,我以後就不好意思帶著月兒回家蹭飯了。」簡方舟笑著說,他岳家以後就是他的家人,他不在乎那一、二百萬的娉金。


「哈哈哈~方舟你儘管帶月兒回家吃飯,至於,聘金~我覺得還是不要收比較好,你的誠意我們都收到了,你只要對月兒好就行。」朱慶生說,他看著簡方舟內心也感到欣慰不少,這孩子真的很不錯。


「是啊!月兒這孩子喜歡學東學西的,她會的東西很多,如果你們結婚後,只要月兒不影響到你們的家庭生活,伯母希望,方舟你可以放縱一下月兒,讓她去做她喜歡的事,有時,月兒做的事也會讓你感到不可思議,但也會讓你很開心。」何雯秀笑著說,她的月兒真的與眾不同。


「伯父、伯母,這樣吧!我還是覺得應該給娉金,那就小聘一百萬,我也答應伯母剛剛說的事,我會讓月兒做她喜歡做的事,之前我就答應過月兒了,這點請您們安心我說到做到,也請您們不要再推遲娉金的事情,我和月兒以後還是要麻煩您們很多事,這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這樣可以嗎?」簡方舟的神情非常誠懇,讓朱曉月父母不知該如何拒絕。


「既然方舟這樣堅決,那我們就收下先幫你們存下來,將來你們有需要,我再將錢拿出來。」朱慶生笑著說,他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讓大家心情不好。


「好!收下就好,還有,我想請伯父、伯母幫我好好說服月兒,她最近有意跟我保持距離,我不太會哄女孩,這點讓我有點苦惱。」簡方舟不好意思的說。


「好,這沒問題,我們家三個人都會幫你的,月兒想通了就沒事,她其實跟外表給人的感覺不太一樣,其實她很活潑,並不像外表那麼文靜,只是遇到不喜歡的事情,她會選擇不說話而已,方舟,你不用擔心,我們會說服月兒的。」何雯秀笑著看簡方舟說,這個孩子一點也不像四十歲的人。


「好,謝謝伯父、伯母,月兒的事就煩您們了,我希望能早點叫您們爸爸、媽媽。」簡方舟笑著說。


「好!好!好!沒問題。」朱慶生開心笑著說,他們三個人繼續聊著一些月兒小時候的事情,簡方舟也誠實的跟他們說,目前上班的公司是他自己創立的公司,也請他們放心將月兒交給他,他會用心與月兒相處的,他們聊得很愉快,也一起離開「歲局小館」,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