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相信她穿上這件婚紗一定非常動人才對,她也為自己縫製頭紗,鑲著珍珠和白色繡花做成一個花冠,這是她的嫁衣,她現在能想像古代女子出嫁前親自縫製自己嫁衣的心情了,歡喜又緊張不就是她現在看著眼前自己做好的婚紗嗎?她輕輕地笑著,她想著之前就幫簡方舟做好的新郎西服銀灰色的,配上自己銀牙色的婚紗很是相配,朱曉月看了好久好久才走出工作室,客廳已經昏暗,十二月的天五點多天色就暗下來了,她突然覺得好累,往客廳走去,她打開唱盤放下唱片,讓優美的音樂響起整個客廳,她坐在沙發上靜靜地閉上眼睛,她此刻真的好想好好睡一下,隨著音樂聲朱曉月很快就進入夢想。


簡方舟今天回來特別早,因為早上朱曉月就告訴他,今天婚紗會完成,他很想看看朱曉月為自己設計的婚紗,更想看他的月兒穿上婚紗的樣子,當他進門時屋內黑漆漆他覺得不太對勁,他隨手打開燈走入客廳,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睡著的朱曉月,他腳步放輕的走到朱曉月身般的沙發坐下,看著熟睡的朱曉月,他心裡有些不捨,不捨他的月兒這般勞累辛苦縫製婚紗。


「月兒,我回來了,還要睡嗎?回房間睡可好?」簡方舟輕聲的說著,他將朱曉月抱入懷中,用手輕輕撫拍著朱曉月的背。


「喔!方舟回來了,我睡這麼久了嗎?現在幾點了。」朱曉月看到簡方舟笑著說。


「現在七點多了,妳還沒吃飯吧!要叫外賣嗎?」簡方舟笑著說。


「嗯!還沒吃呢!肚子好餓,方舟吃了嗎?」朱曉月笑著說。


「我也還沒吃,那叫披薩、薯條如何?」簡方舟笑著說。


「好!方舟我婚紗做好了,我很喜歡喔!」朱曉月笑著說,簡方舟已經打開手機叫了外賣。


「真的~那去看看,一定很好看。」簡方舟笑著說,她牽著朱曉月一起走進工作室,他看到衣架上的婚紗禮服,再看一下朱曉月,這件婚紗禮服跟他想像中的婚紗禮服不同,因為它沒有長長的裙擺,記憶中不是很長的裙擺才是代表更加尊貴嗎?眼前這件婚紗禮服根本沒有什麼裙擺吧!簡方舟有點訝異,但他走近後在仔細看這件婚紗就知道整件婚紗的做工有多麼細緻,繡花是一朵朵縫製上去,珍珠也是一顆顆縫上,整件婚紗的裙擺如波浪般動人,有點少女的俏麗又有點少婦的端莊,這與其他婚紗竟有那般的與眾不同,真的很美。


「如何?是不是跟你想像的婚紗禮服不同呢?」朱曉月笑著說,她看到簡方舟眼裡的驚訝,就知道他覺得這件婚紗過於不同其他的婚紗禮服。


「嗯!真的顛覆我的思維,不過,月兒會設計出這樣的婚紗禮服,一定是月兒心裡真正想要的婚紗,我也相信月兒穿上它一定是我今生最美麗的新娘。」簡方舟抱著朱曉月笑著說。


「方舟,我不喜歡拖著長長的裙擺走路還要人一路服務,我覺得結婚這天是我從少女蛻變成少婦的開始,所以我的新娘禮服一定要有這樣的含義存在,我想用一件婚紗迎接我未來的日子,對自己的婚姻我有許多憧憬和期待,一層又一層的波浪裙擺有著我願意與你共度未來每個階段,這樣解釋我設計自己的婚紗概念,方舟可明白了我的心意。」朱曉月看著自己縫製的婚紗慢慢的述說著,她一邊縫著一邊想著她將與簡方舟共同組一個家,不管將來他們會遇到何種事情,酸甜苦辣她都願意陪他一起度過。


「嗯!我懂月兒的心意,也懂月兒在縫製這件婚紗時的心情,謝謝月兒願意嫁給我,願意與我攜手一生,明天可以拍婚紗照嗎?」簡方舟親吻著朱曉月說。


「嗯!可以啊!照相館說好了啊!不是嗎?我等等要試穿一下,我需要方舟幫忙喔!」朱曉月笑著說。


「好!我非常樂意。」簡方舟笑著說,他親一下朱曉月的臉頰,這時門鈴響了應該是披薩、薯條來了,他們一起走出來,簡方舟去取外賣,朱曉月走到廚房去拿餐具,他們一起吃著熱騰騰的披薩、薯條,簡簡單單的享用他們的晚餐。


晚餐結束後簡方舟牽著朱曉月下樓散步消食,他們從英國回來後就沒有時間這樣悠閒散步過,朱曉月一頭栽進她的工作縫製禮服,簡方舟也因結婚和度蜜月需要一個長假做準備,盡可能將工作安排好,他很慶幸讓谷玉清回來公司上班幫忙陳秋盛,更慶幸將孫中豪升上來當一部經理,有他們加入簡方舟簡直是如虎添翼,減輕他不少工作壓力,最難得的是孫中豪的成長速度讓他驚奇連連,現在他也讓孫中豪接大案子,公司的業務由他們三人來承擔大任後反而更加順暢,這也是簡方舟始料未及的驚喜,簡方舟開心的牽著朱曉月在附近走走,二人的心情都特別愉快,雖然十二月的天氣晚上已經有點冷了,但是他們的心卻是溫暖無比,只因佳人相伴在側。


回到家後他們將身體洗漱乾淨後,就到朱曉月的工作室試穿禮服,當朱曉月穿上自己設計親手縫製的婚紗時,簡方舟看呆了,看起來不怎麼出色的婚紗禮服穿在朱曉月的身上,怎麼就變得如此俏麗浪漫又溫婉呢!簡方舟盯著朱曉月看著,久久無法回神,他的新娘這般完美無瑕,他何其有幸。


「方舟,怎麼了,不好看嗎?」朱曉月笑著說,她看簡方舟呆若木雞般的神情就覺得好笑。


「喔~怎會不好看,是太美了,原來婚紗也可以如此般俏麗浪漫又溫婉,月兒真的是一位非常厲害的服裝設計師,我的妻子這般優秀又美麗,為夫真是三生有幸。」簡方舟笑著說,他走到朱曉月身邊親吻她的額頭,這是他簡方舟的妻子,他此生絕不負她。


「真的好看嗎?我老公說好看就好,我只在乎你的感覺。」朱曉月抬頭看著簡方舟笑著說。


「我也只在乎月兒的感覺,這樣明天我們就能如約到照相館拍照了。」簡方舟攬著朱曉月的腰笑著說。


「希望能拍出我們喜歡的婚紗照,幫我一下,我要換下婚紗,今晚要早點睡才行,明天要美美的。」朱曉月笑著說,就轉身讓簡方舟幫她將後面的拉鍊拉下來,換上她自己的睡衣。他們一起走回臥室安穩的睡一個美好的覺。


隔天早上朱曉月就坐著簡方舟的車,來到一家個人攝影工作室拍攝他們的結婚照,當朱曉月穿上自己設計的婚紗禮服,經過專業美容師精心打扮下,朱曉月走入攝影棚,就驚呆所有工作人員,攝影師也不自覺地拿起相機猛拍,深怕遺漏眼前這位模特兒的任何表情,簡方舟適時的加入,他牽著朱曉月的手深情的看著她,也怕遺漏眼前這位他深愛女孩的一舉一動,真的好美,美得讓人無法移開視線,他深情的俊臉映入朱曉月的眼珠,朱曉月回給他一個深深的微笑,眉眼彎彎的望著她此生將託付的男人,她知道她真心愛著眼前這個男人,她也相信他們會努力認真地把握未來的每一天,有他在她安心。


在攝影師認真的拍攝下,竟然也拍下六十多張照片,讓簡方舟和朱曉月驚訝不已,然而年輕的攝影師告訴他們,這是他開這家拍攝工作室以來,拍得最開心的一次,因為他們這對新人實在太完美了,而新娘是他見過最驚豔的一位,新娘身上穿的婚紗也是他見過最出色的一件完美婚紗禮服,他問簡方舟和朱曉月可否使用他們的婚紗照,做為他們攝影工作室內的宣傳照,他願意支付肖像權費用,簡方舟看一下朱曉月,朱曉月說她的個人婚紗照可以給他們用,但是合照不行,她不希望簡方舟出現在大眾廣庭之下,反正她自己已經在各大報紙和數位媒體出現過,不怕再出現一次,但簡方舟不同,她不希望干擾簡方舟的生活,攝影師明白朱曉月的意思,朱曉月不收他的肖像權費用,她知道開設公司不容易,但是她也希望將來她的衣服、珠寶能在這裡拍攝,在她未發表前必須保密,攝影師非常開心的答應朱曉月的要求並將這次拍攝的婚紗照全免,他們也為未來的合作達成協議,簡方舟也跟攝影師說,等「朱曉月設計公司」成立後,會將合作事宜用合約方式完成,雙方都有保障,這次的拍攝竟有這樣的意外之喜,讓雙方都非常滿意,朱曉月開心的看著簡方舟笑著說:「我們好幸運對吧!」簡方舟開著車愉快的心情寫在臉上說:「嗯!自從遇見月兒我的幸運一直都在。」他們開心地開著車回家,將婚紗禮服放好後,再開車回朱曉月的家與他們一起享用晚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九章  籌辦『朱曉月設計公司』

從倫敦回來之後,朱曉月就進入工作室開始設計她自己的婚紗和禮服,她也要幫媽媽設計一套禮服,還有趙若水的訂婚禮服,這讓她的工作瞬間忙得不可開交,何況還有不少珠寶設計的預訂單子在等她,讓朱曉月有點負荷不了,她不喜歡這樣被人盯著要作品的日子,這不是她想要生活,她只好暫時不去想,做好目前的禮服就好。 趙若水也依約來到簡方舟家跟朱曉月商討禮服的顏色和她喜歡的樣式,當然她希望朱曉月能用她專業的設計師眼光來幫她設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