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忙。」朱曉月笑著說。


「是啊!那天妳和方舟拍婚紗照回家吃個晚餐就又匆匆地離開,都沒有時間跟妳好好說話,明天就要出嫁,事情都安排好了嗎?」何雯秀笑著說。


簡方舟跟他們說什麼都不需要準備,結婚當天他會自己開車來迎接他的新娘,他不想和別人一樣準備六輛車浩浩蕩蕩的迎娶,他想親自迎接他最愛的新娘,希望他們可以接受他的想法,朱慶生點頭答應,這是他們二個人的事,他們沒有意見,只是他沒想到的事,簡方舟除了迎接他的新娘之外還要載著他們全家直接到戶政辦理結婚登記,讓全家人親眼見證他和月兒正式結婚成為他們的家人,這讓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非常開心簡方舟別出心裁的想法,也非常開心的接受與贊成,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證明他對朱曉月的愛。


「嗯!方舟說他都安排好了,明天要穿的婚紗和媽媽的禮服上次都拿到家裡了,方舟說明早十點他會準時到家來迎娶我們,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


「月兒說什麼傻話,是迎娶妳,帶我們到戶政做你們結婚登記的見證,別胡說!」朱慶生笑著說。


「就是啊!姊~妳真的像小孩一樣調皮,我明天會穿姊姊幫我做的新西裝參加妳的婚禮,我姐一定是全世界最美麗的新娘。」朱曉風笑著說,他昨天去幫朱曉月拿婚紗照時,他看到自己的姊姊經過淡淡的化妝後,真的美如仙子般迷人,和簡方舟簡直就是一對天造地設的佳偶,看得他都不想離開視線,他開心極了,他的姊姊就是值得這樣被人寵愛著。


「哈哈哈~開玩笑嘛!對了,曉風~方舟已經在幫我成立『朱曉月設計公司』就在方舟公司隔壁,你不是要投資我的公司嗎?方舟說給你20%認股權,你要這麼多嗎?200萬喔!」朱曉月笑著看朱曉風,她知道朱曉風一定會很開心。


「真的嗎?姐夫真的說給我20%股份認購權?我當然要啊!200萬我有啊!沒問題什麼時候要呢?」朱曉風笑著說。


「應該是我和方舟度蜜月回來,你準備好錢就是了,對了,愛玲也會到我公司上班給她5%,趙若水也會來公司當行銷總監給她10%,她們好像都覺得我的公司會大賺錢一般,尤其是趙若水她本來要15%,被愛玲懟回去,我說你們就這麼看好我嗎?」朱曉月還有點害怕說,她怕讓他們虧本。


「我說姐妳真的不用擔心,妳絕對會幫我大賺一筆的,謝謝妳和姐夫願意分我這麼多股份,我等著當股東賺錢就是了,哈哈哈~」朱曉風笑著說。


「月兒,努力把事情做好就是了,壓力不要太大,爸爸對妳的作品有信心,肯定會賣得很好,世界第一的珠寶設計師品牌不是人人都能擁有的,妳不忘初心做自己就好,這樣設計出來的作品才對得起妳自己,不要只為了賺錢隨意設計產品就行。」朱慶生看著朱曉月說,他希望她的月兒隨心意去做而不是盲目追求行銷自己。


「嗯!爸~我會記住您對我的期許,我也不會做一些我都看不上眼的作品來賤賣自己的設計,我想追求的是挑戰自己的極限,這樣人生才有意義不是嗎?」朱曉月笑著說。


「月兒這樣想就對了,我和爸爸都以妳為榮,做自己就好,人生在世也不過數十載何必為一些世俗名利毀了自己的心,不值得,明天我女兒就要出嫁了,媽媽也不知道要交代妳什麼,媽媽只希望妳在做自己的同時,不要忘了方舟,他一直是孤獨一人,妳要給他更多的愛與包容,有時缺愛的人容易鑽牛角尖,妳必須更有耐心與他相處,懂媽媽的意思嗎?」何雯秀看著朱曉月慎重地說。


「媽~我知道,方舟很節制他自己的情緒,在我面前一直都是如此,我知道他在乎我才會這樣,我會努力讓他放鬆自己的情緒,至少在我面前不要刻意,您不用擔心這個,我雖然有點不靠譜,但我還是知道輕重的,媽媽放心吧!」朱曉月笑著說,她怎會不知道呢!這幾個月的相處他們睡在一起,她都知道簡方舟的睡眠質量非常低,經常沒睡著,她一定會想辦法讓他能睡好覺,還沒成為他的老婆,有些事她也不好做不好說,明天之後,她就能做了。


「月兒知道媽媽的意思就好,夫妻之間不要分誰做的多誰做的少,不然就會沒完沒了,只要方舟對妳好尊重妳就行。」何雯秀笑著說,她肯定簡方舟一定會對月兒很好,就怕自己的女兒在做工作時什麼都拋在腦後不理簡方舟。


「哈哈哈~老婆,今晚吃什麼?我們家月兒今晚是出閣前最後一天,我們該好好請她,讓她永遠想念我們家的飯菜,才會回來看我們。」朱慶生笑著說。


「爸~就算我結婚還是會常回家跟你們吃飯啊!別這樣說,我會哭的。」朱曉月看著朱慶生說,她這時才感覺到她真的要出嫁了,她看著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心裡真的湧入一股濃濃酸意,出嫁的女兒為什麼會哭,她現在明白了,明天她也許真的會哭。


「好了~媽媽今天準備一桌家常菜,我們一家人好好吃一頓晚餐,晚上月兒敷一下面膜,早早睡一覺,明天當個漂亮的新娘,開心的出嫁就行。」何雯秀笑著說,她心裡就算有萬般不捨也不能讓女兒看見,她的女兒內心有多軟她怎會不知道,她怎能讓女兒看到他們的不捨呢!她只要女兒幸福就行。


一家人在餐桌前吃一頓豐盛的晚餐,聊一下天後就各自回房休息,迎接讓他們開心又不捨的明天到來。


早上十點簡方舟準時開著他的休旅車來到朱曉月家門前,說好的今早朱曉月穿一件粉色禮服,簡方舟來到朱曉月家,他手裡拿著捧花,一進門就看到朱曉風牽著朱曉月的手來到客廳,他將朱曉月交給簡方舟,簡方舟牽著朱曉月的手將捧花送到朱曉月的手,他們一起走到朱慶生、何雯秀面前,二人雙雙跪下,他們給朱曉月的爸媽行跪拜禮。


「爸、媽,謝謝您們願意將月兒嫁給我,我會用生命守護月兒,也會將您們當成是我的父母,曉風也將是我的弟弟,我很開心從這一刻開始,我終於有了家人,我會寵愛月兒一輩子,千言萬語都無法形容我現在的心情,謝謝您們的成全。」簡方舟跪著說,他深深地向朱曉月父母鞠躬行禮。


「爸、媽,謝謝您們生我養我,讓我一直在您們的疼愛寵溺下做我自己的事,對我沒有任何要求,今天我和方舟結婚,以前沒有好好孝順您們的,今後我和方舟一定會加倍孝順您們的,我和方舟還是要常常回來趁飯吃喔!謝謝爸媽一直對我無盡的愛與關懷。」朱曉月笑著說,她也對她的父母深深行跪拜禮,她的眼淚也在此刻無聲無息地流下來,她在此時想到小時候的種種畫面在她眼前一一掃過,她才發現她的父母是如何的寵愛她,讓她肆意妄為做她想做的事,這樣的父母是她朱曉月的父母,她何其有幸當他們的女兒,她既開心又難過,因為她從未好好孝順過他們。


「好孩子,今後你們要互相扶持,不管遇到任何事都要說出來一起解決,我們永遠都是你們最堅強的後盾,隨時歡迎你們回家吃飯,這是爸爸媽媽給你們的紅包,祝福你們恩愛一生。」朱慶生將紅包給了他們,看著朱曉月落淚心裡一陣酸楚的說著,他和何雯秀順手將他們扶起,在一旁的朱曉風眼裡也含著淚,他是高興姊姊出嫁,卻也捨不得姊姊,這樣莫名的心情讓他很不舒服。


「好了!你們結婚是好事,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了,還是接著下面的行程吧!今天是你們二人最美好的日子,要開心一點。」何雯秀眼眶含著淚笑著說。


接著他們就下樓坐上簡方舟的車,朱曉風搶著去開車,簡方舟只好跟著朱曉月坐到後座,他們一起用愉快的心情來到戶政辦理結婚登記,當簡方舟和朱曉月走進戶政時,這樣一對俊男美女的新人,讓戶政裡辦事的職員都眼睛一亮,更吸引了許多來到戶政辦事的人,他們幾乎圍著簡方舟和朱曉月二人,把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擠到一邊,這群可愛的人都一一恭喜他們,還在他們拍下合照時幫他們拍手,這是他們異想不到的插曲,得到這麼多人的祝福,簡方舟牽著朱曉月的手走出戶政時,是帶著幸福滿滿的祝福離開,一家人愉快的回到簡方舟的家休息準備晚上的結婚宴會。


簡方舟是親力親為準備這場婚禮,他想給朱曉月一場與眾不同的婚禮,他租下飯店一個大型婚宴廳,舞台在宴會廳中間用鮮花裝飾著四週,花燈也放在舞台四周,彷彿來到一座花園,讓他們邀請的賓客都是一樣尊貴沒有主桌之分,舞台搭一個八方形的涼亭每根柱子都用粉白的玫瑰花裝飾,八面都擺放大型螢幕供賓客觀賞他們認識以來所記錄下的軌跡,賓客的座位是採用圓弧形的方式,桌上都放著一份謝禮,賓客入場時服務人員都會給他們一個花燈放在他們的桌前,舞台和賓客位置中間有很大空間,供賓客跳舞,現場安排十人的弦樂樂團分別在舞台二旁,他們沒有伴郎和伴娘,只有小小花童,是由董愛玲的二個孩子和谷清玉的小兒子三個小朋友來擔任,主持人是孫中豪,大學時代孫中豪原本就是一個很出色的活動主持人。


時間來到下午六點,是婚禮晚宴的開始,現場燈光變暗,賓客桌上的花燈和舞台四周的花燈閃耀整個會場,讓整個會場變得溫韾又浪漫,音樂響起現場掌聲不斷,在主持人溫韾的喊話聲中,三名小花童身穿小小西裝,手裡拿著花籃,他們慢慢走入會場將花瓣灑在通道上,非常可愛,這三位小花童完成任務後都開心的走到媽媽的身邊。


接著主持人請新郎簡方舟進場,簡方舟帶著微笑一個人慢慢走入會場在舞台前停下來,接著主持人請朱慶生帶著新娘朱曉月入場,現場一片鼓掌,由現場樂團演奏結婚進行曲,宴會廳裡花瓣片片飄落好不浪漫,朱曉月挽著爸爸朱慶生的手臂緩緩走入會場,她身穿她為自己做的嫁衣,這樣與眾不同的婚紗在朱曉月緩緩行走時,裙擺上的波浪緩緩隨著朱曉月的腳步擺動,在燈光照映下搖曳生姿,鑲在裙擺上的珍珠,一顆顆亮著光,閃閃動人,溫婉美麗的新娘彷彿在水波中漫舞,當他們走到簡方舟前面時停下腳步,這時主持人再度邀請何雯秀和朱曉風入場,音樂響起時朱曉風帶著何雯秀緩緩入場來到簡方舟面前停下,朱曉風站在朱慶生的身邊,何雯秀站在朱曉月的身邊,這時主持人再度請朱慶生親自將朱曉月的手交給簡方舟,讓新人面對朱曉月的家人,這時主持人請朱慶生說幾句話,朱慶生說:「先恭喜你們完成人生第一件大事,我家月兒以後麻煩方舟接手照顧,現在我們已經是一家人,希望你們能遵守我們之間的約定相伴一生、甘苦與共,歡迎方舟成為我們家的一份子。」


接著主持人請新郎和新娘感謝朱家人,他們一起向朱家人行一鞠躬,簡方舟說:「感謝爸媽將月兒嫁給我當老婆,願意讓我成為您們的家人,今後月兒就是我一輩子要用生命守護珍惜的老婆,我會將您們當成我的父母般尊敬和孝順您們,也謝謝曉風一直以來對月兒的萬般照顧,請您們放心把月兒交給我。」說完簡方舟又向他們行禮。


接著朱曉月對著自己的家人說:「謝謝爸爸、媽媽對月兒一直以來的支持,我覺得當您們的女兒真的很幸福,讓我做自己想做的事,今天我結婚了,您們應該最開心吧!這樣一個不省心的女兒終於嫁掉了,不過,今天我也幫您們拐了一個兒子回來,是不是很厲害呢!我和方舟一樣會常常回家趁飯吃,謝謝爸爸媽媽永遠都為我留一盞燈,讓我知道家在哪裡,也謝謝我帥氣的弟弟曉風,對我這個姊姊操不少心,今後我會努力讓幸福一直在我身邊的,請您們放心。」說完朱曉月也向他們行禮,她的眼眶已經佈滿淚水,朱慶生雙手抱著朱曉月拍拍她的背,輕聲的說:「月兒不哭會醜的。」讓朱曉月忍不住笑了,朱慶生再度將朱曉月的手交給簡方舟,全場賓客都用掌聲祝福他們。


這時主持人請他們走向舞台,拿起紅酒杯向賓客敬酒,感謝他們來參加今晚的結婚晚宴,主持人接著說:「今晚是一個非常令人難忘又迷人的日子,我們都是用最真誠的心來祝福這對佳偶,請大家往上看一下,上面的大氣球『月兒彎彎在方舟』這是他們真愛的象徵,今晚還有一支『愛在三十一、四十』影片,請賓客一邊享用美食一邊觀賞,隨後想跳舞的就自行找舞伴我不負責這一塊,後面沒有所謂的敬酒活動,桌上的花燈和禮物記得拿回家,婚宴後記得拿喜餅,一家一份不要多拿,算得剛剛好,現在用我們最熱烈的掌聲祝福今晚的新人。」孫中豪說完後全場掌聲不斷,大家都因為孫中豪說話的語意笑聲連連,接著就是今晚的晚宴,雖然沒有敬酒活動,賓客依舊走過來與新人道賀。


藍爸和藍媽也走過來祝福簡方舟和朱曉月,藍爸笑著說:「我家月兒今天真美,藍爸開心妳找到如意郎君,方舟,月兒是我的寶貝,你給我注意點不要欺負她,不然有你好受的,哈哈哈。」


「藍爸~您放心,月兒也是我的寶貝啊!謝謝您和藍媽這樣照顧月兒,以後也請您們多多照顧小婿。」簡方舟笑著說。


「哈哈哈~沒問題只要你對我的月兒好,我們也會一樣疼你,現在你也是我們的家人,隨時歡迎回家。」藍爸笑著說。


「好,謝謝藍爸,我們有空會去撿咖啡豆的。」簡方舟笑著說。


「方舟,月兒是個好女孩,只是有些事要明說,她不會想太多細節,你要記得有事不要瞞著她,要說出來一起解決,讓她知道你瞞她時,你絕對會後悔終生的,她很記仇喔!」藍媽看著他們笑著說,她記得有一次藍爸生病住院瞞著月兒,月兒知道後就說她一個月不跟他們說話當作懲罰,後來,來了咖啡店只做事不說話,做完就離開,足足一個月讓他們很難熬,期間不管他們怎麼跟她解釋,她還是一樣不說話,一直到一個月時間到了她才開口跟他們說話,從此他們夫妻二人再也不敢滿著她任何事。


「對~我很記仇的,方舟不能瞞我任何事,不然後果自負。」朱曉月看著簡方舟笑著說。


「嗯!不會對妳隱瞞任何事,放心。」簡方舟笑著說。


「嗯!我也一樣,不管任何事我們都一起面對就好。朱曉月看著簡方舟笑著說,他們又說了一會兒話後,藍媽抱著月兒拍拍她背後跟藍爸離開去找朱慶生夫婦說話。


音樂響起時,簡方舟也邀請他的新娘在舞池中漫舞,這是簡方舟在幾天前與朱曉月在家練習的舞步,他們今晚是開心的,這是一個雖不高調的婚禮卻充滿著簡方舟對朱曉月的愛,朱曉月在簡方舟的耳邊說:「謝謝你找到我,我愛你,方舟。」簡方舟笑著說:「謝謝妳在原地等我,我愛妳,月兒。」他們親吻著對方,現場一片掌聲,這時,簡方舟才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鑽戒戴在朱曉月的手上,朱曉月也將一枚戒子戴在簡方舟的手上,這二枚戒子都是朱曉月設計請工匠做出來的,他們接受現場賓客的祝福,也隨著舞步繞著會場一週跟所有賓客致意,在舞池中那一對俊男美女的新人,讓今晚的賓客無法忘懷。


朱曉風看著姊姊得到幸福開心的眼眶含淚,宋婉慈走到朱曉風的身邊輕輕說:「曉月姐今晚真美,她一定會幸福的,學長不用擔心。」朱曉風看著宋婉慈笑著說:「這是當然的,我是替我姐開心,謝謝妳來參加他們的婚禮。」宋婉慈笑著點點頭回應朱曉風,朱曉風沒多久就被別人叫走,宋婉慈看著朱曉風的背影心裡還是有點失落,這個她喜歡多年的人,怎麼會一點都沒感覺呢!他不喜歡自己嗎?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歡他,或許她該找機會跟他說明白,至少自己不想還沒說清楚就錯過他。


結婚晚宴結束,簡方舟和朱曉月終於回到自己的家,簡方舟牽著朱曉月來到他們的房間時,她驚訝地看著簡方舟,因為他們的房間裡有一面牆做成愛心形狀,裏面都是朱曉月的各種照面,旁邊寫著:「滿心都是你,月兒彎彎在方舟。」


朱曉月開心的抱著簡方舟,簡方舟輕聲的說:「月兒嫁給我幸福嗎?」朱曉月也輕聲說:「嗯!我好幸福,謝謝方舟給我這麼浪漫的婚禮,我愛你。」簡方舟抱緊朱曉月說:「我更愛月兒,謝謝月兒來到我身邊當我的老婆,今後請多多指教。」說完他親吻著他深愛的月兒,等他們洗漱完躺在床上時,他們等待已久的時刻也跟著來臨,今晚是他們成為真正夫妻的開始,隔天他們二位新人就到韓國的濟州島度蜜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九章  籌辦『朱曉月設計公司』

從倫敦回來之後,朱曉月就進入工作室開始設計她自己的婚紗和禮服,她也要幫媽媽設計一套禮服,還有趙若水的訂婚禮服,這讓她的工作瞬間忙得不可開交,何況還有不少珠寶設計的預訂單子在等她,讓朱曉月有點負荷不了,她不喜歡這樣被人盯著要作品的日子,這不是她想要生活,她只好暫時不去想,做好目前的禮服就好。 趙若水也依約來到簡方舟家跟朱曉月商討禮服的顏色和她喜歡的樣式,當然她希望朱曉月能用她專業的設計師眼光來幫她設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