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藍媽的手一起走進咖啡廳,董愛玲和趙若水二人也開心地走進咖啡廳,趙若水被這家咖啡廳濃郁的咖啡和裝潢驚艷到,咖啡廳的裝潢非常有文青感,座位是舒適的布沙發,每個座位區幾乎都不受干擾的巧妙用書架分開,讓客人可以隨手拿書來看,她看一下四週幾乎滿位,每位客人說話的聲音都非常小聲,讓人感到舒適又溫馨,店裡的甜點也都是大家非常喜歡的蛋糕、餅乾和鬆餅,趙若水很喜歡這樣一間令人放鬆心情的咖啡廳,董愛玲早就來過好多次了,她看到趙若水的表情就像她當初第一次走進這家咖啡廳的表情一樣,她笑著拍拍趙若水的肩膀,拉著她走到藍媽和朱曉月的身邊,一起坐下來,不久藍爸也走到他們身邊。


「月兒丫頭,終於想到我們了。」藍爸笑著說著,也坐了下來。


「藍爸~您明明知道我最近忙還這樣說,您根本不心疼我嘛!」朱曉月嘟著嘴說。


「我說月兒,妳真的越來越會說話了,看來簡方舟很會教啊!」藍爸看著朱曉月笑著說。


「哪有,明明方舟就沒有教我什麼好不好,我這不是來了嗎?我還拿我的結婚邀請函來了呢!別生氣了,您看~還有我去倫敦買的禮物呢!哪有不想您了,我真的好冤。」朱曉月沒好氣的說著,順手將禮物和結婚邀請函拿出來。


「哈哈哈~月兒生氣了,藍爸不就是說說而已嗎,要喝咖啡嗎?藍爸親自煮如何?」藍爸摸摸頭笑著說。他心裡想著這孩子真的長大了,現在是一名世界級的珠寶設計師還是跟以前一樣,本性純真善良真好。


「嗯!一樣黑咖啡,你們呢?要喝到藍爸親自煮的咖啡很難喔!」朱曉月笑著說。


「我也要黑咖啡和一塊乳酪蛋糕,謝謝。」趙若水笑著說。


「我要卡布奇諾咖啡和一塊巧克力蛋糕,謝謝。」董愛玲笑著說。


「沒問題!月兒要來一塊蛋糕嗎?今天有藍莓口味的喔!藍媽特地為妳做的,要來一塊嗎?」藍爸笑著說,他們知道月兒喜歡莓果類的蛋糕,知道朱曉月要來,今早藍媽特地做一個六吋的藍莓蛋糕。


「真的啊!謝謝藍媽,我要二塊,可以嗎?」朱曉月笑著說看著身旁的藍媽,她知道這是藍媽對她的心意,她也是真的特別喜歡這類有點微酸的莓果類蛋糕,她百吃不膩。


「這有什麼問題,特地為妳做的全吃都行,隱藏版的,哈哈哈~」藍爸笑著說,坐在旁邊的藍媽也笑著看朱曉月,這是他們疼愛的女兒,要什麼都行。藍爸起身去煮他的咖啡,藍媽也拍拍朱曉月的肩膀起身去拿他們的蛋糕。


「曉月,他們怎麼對妳這麼好呢?感覺很像妳的父母。」趙若水剛剛看到他們的互動,覺得他們感情真的很不一般的好。


「是啊!他們就是我的乾媽和乾爹啊!我煮的咖啡就是藍爸親自教導的,你上次到我家時不是喝了我煮的咖啡。」朱曉月笑著說。


「難怪!那天我喝妳煮的咖啡簡直是驚為天人,超級好喝,原來是拜了名師,我還以為妳也是咖啡師呢!」趙若水笑著說。


「曉月本來就是咖啡師啊!若水,妳真的小瞧曉月了,哈哈哈~」董愛玲笑著說,她看著趙若水一臉驚訝就覺得好玩,她知道朱曉月的事比趙若水多,但她還不知道朱曉月也是為茶師、雕刻師和木工師。


「喔~我真的有眼不是泰山啊!曉月妳到底還讓不讓人活啊!」 趙若水看著朱曉月笑著說,她想到當初對朱曉月的鄙視,就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難怪簡方舟對朱曉月像寶貝般的珍惜疼愛。


「哈哈哈~別這樣說,妳也知道我不喜歡讀書,就喜歡一些覺得有趣的東西,我總覺得生活就是要隨著自己的心意來過,不想按照一些框架盲目過活,對自己生活負責,是好是壞都是自己來決定,還好我沒有讓自己過不好,沒讓疼我的家人煩惱就好,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她想到以前自己忙忙碌碌的學這個學那個,口袋永遠空空,爸媽和曉風都沒責備她,有時還會藉機給她零用錢,她每每想到這裡,心裡都是暖暖的,她的家人是如此疼愛她,隨她做任何事,今天她有這樣的成就,都是因為她有這樣一個愛她的家人。


「曉月真的是我見過最特別的人,在那麼小的年紀就知道自己要什麼,還可以自己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過得如此般多采多姿,妳真的很特別,越認識妳越喜歡妳,妳真的很迷人。」趙若水笑著說,她現在也很迷戀朱曉月,怎麼可以活得這般放肆。


這時藍媽端來他們要的蛋糕,也聽到趙若水說的話,她寵溺的看著朱曉月,她的月兒當然是一個這樣迷人的女孩,她還記得朱曉月第一次被藍爸帶回來咖啡廳時的情景,一個女孩有著很大很水靈的眼睛,鼻子聞著濃郁的咖啡,嘴裡說著一些對咖啡的想法,不太願意學煮咖啡,她說她沒時間學這個,要等一段時間有空才能認真學,不然會學不好,被藍爸一把抓到後面撿咖啡豆,撿著撿著突然笑著對藍爸說:「這個挺有趣的,她可以每個星期日先來撿咖啡豆。」就這樣開始學習咖啡的各項知識和煮咖啡、烘咖啡豆的方法,真是一個有趣的女孩。


「這是妳們點的蛋糕,請慢用,你們先聊,等等咖啡就來。」藍媽將蛋糕放在她們面前桌上後就離開去忙別的事,朱曉月她們也對藍媽笑著點點頭。


董愛玲看到蛋糕眼睛就亮起來,她也好久沒有出來逛街喝下午茶,她最近相通好多事,也回想朱曉月過去跟她說的話,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對不起孫中豪對她的疼愛,也對不起二個孩子,她沒有真心實意地對待她的先生和孩子,她只是做到基本的對待而已,最近她開始做服裝設計,幫孫中豪做一套西裝也幫二個孩子做幾件衣服,她也設計一件禮服在朱曉月結婚時穿,她的改變讓孫中豪很是開心,尤其穿上她為他做的西裝和襯衫。


「哇~好好吃喔!藍媽做的蛋糕真好吃,我好喜歡,不知道可不可以外帶,想帶回去給他們吃。」董愛玲吃一口香濃的咖啡蛋糕說。


「等一下問藍媽看看,她一天不會做很多,除非有特別訂。」朱曉月笑著說。


「嗯!如果可以我也要外帶,這乳酪蛋糕簡直濃到不行,太好吃了。」趙若水笑說,她吃了一口蛋糕後也是愛不釋手。


「哈哈哈~我一定可以外帶的,因為我有特權。」朱曉月笑著說,這時藍爸也端來三杯黑咖啡過來,就聽到朱曉月說的話,心裡真是開心,他們的月兒當然有特權啊!


「你們的咖啡,喝喝看,希望如妳們的意,像今天的心情,一樣濃郁。」藍爸笑著說,將咖啡放在桌上後離開,他知道她們是來與朱曉月聊天的,在她出嫁前相聚,做為閨蜜間婚前的情誼。


「好濃郁的咖啡,真好喝,跟曉月煮的咖啡一樣耐人尋味的好喝。」趙若水喝一口咖啡笑著說。


「嗯!藍爸的咖啡比我煮的還要濃郁,主要是咖啡豆不同,來這裡喝咖啡,感受特別深。」朱曉月笑著說,她喝一口咖啡,在口腔裡停留回味那帶著一點苦和甘的味道,她說喝咖啡就讓人過的一生,甘苦參半,她現在的人生也是如此。


「妳們真的很懂咖啡,我就真的不懂無法體會,所以我只能喝加料的咖啡,不過就算這樣,我也能喝出這裡的咖啡真的跟外面的不同,特別濃郁香醇,真的很好喝。」董愛玲笑著說。


「愛玲不喜歡喝有苦味的東西,她喜歡甜的,跟她的生活一樣。」朱曉月看著董愛玲笑著說。


「喔~這樣說來,愛玲的老公很疼愛玲了,真好!」趙若水看著董愛玲笑著說。


「是啊!我老公對我真的沒話說,他真的對我和小孩非常好,最近就算公司忙一點,他也會盡量回家睡覺和我們吃早餐,以前我比較不懂事,現在才知道他真的很辛苦用命在賺錢,我還亂花錢,真的很糟糕,不過,我最近開始設計衣服,幫他做一套西裝和襯衫,他竟然感動到流眼淚,妳們說,我怎麼就這麼幸運嫁給他呢!他還是高材生呢!」董愛玲笑著說。


「因為孫中豪沒妳不能活啊!他真的很愛妳,始終如一,妳給他做衣服他當然會感動啊!方舟穿我做的襯衫時也是二眼發光呢!」朱曉月笑著說。


「啊~妳們怎麼都這麼厲害啊!我連拿針線都不會呢!」趙若水看著她們笑著說,這樣說來他未來老公還真是不幸。


「若水,我和曉月是讀服裝設計,如果連做衣服都不會,那我們還真的是在混日子的,大學都白讀了。」董愛玲笑著說。


「嗯!也是,那我不會算是有理由了,哈哈哈~」趙若水笑著說。


「愛玲,我要開一家設計公司,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工作呢?給妳認5%的股份五十萬,妳要加入嗎?不要也沒關係。」朱曉月看著董愛玲說。


「曉月~妳真的願意讓我去妳公司上班嗎?還要讓我入股?簡方舟知道嗎?」董愛玲看著朱曉月說,她知道朱曉月剛剛拿到世界第一的珠寶設計,她現在的名聲可是大著呢,服裝設計藉著朱曉月的名氣也絕對是不能忽視的,孫中豪有跟她提過,讓她問一下朱曉月看能不能讓他們入股,沒想到朱曉月竟然自己跟她提,她真的很感激朱曉月總是對她這般好,有這樣的朋友是她的福氣。


「方舟知道啊!讓你們入股也是他提的,妳是我信任的朋友,將來我們一起工作,可能會將服裝設計部門讓妳負責,珠寶設計會花掉我很多時間。」朱曉月看著董愛玲說。


「曉月,我服裝設計功力不如妳,縫製部分妳絕對可以放心交給我,讓我負責服裝設計部門沒問題,但是妳能不能初期時也幫忙設計一些呢!我怕我還不是很行,畢竟離開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了。」董愛玲看著朱曉月認真的說,她現在知道她和朱曉月之間的差距絕對不是一星半點兒。


「愛玲,我當然會幫忙設計,我那裡已經有不少設計稿,妳有空也先想想一些主題來設計,這樣說來,愛玲是同意了,要不要問一下孫中豪呢?」朱曉月笑著說。


「他一定會同意的,還會很開心呢!最近二個孩子都上幼兒園,我媽也說他們下課會幫我帶回家照顧,他們都希望我去工作不要一個人在家胡思亂想的,他們太害怕我亂買東西了,哈哈哈~」董愛玲笑著說,想到她以前一不高興就是買買買,一家人都很頭疼,最近開始做衣服他們都開心的不得了,她覺得她的家人能容忍她這般無理取鬧這麼多年,她就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而感到羞愧。


「那真是太好了,公司會設在方舟公司旁邊喔!妳還可以坐孫中豪的車一起上班呢!」朱曉月笑著說。


「喂~妳們怎麼這樣,那我以後不是被你們孤立了。」趙若水看著她們一直說話不理她就覺得自己好像人形立牌。


「若水,我們只是在談工作而已,妳有自己的工作,不然妳也加入曉月公司,那樣我們三個人不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何況妳那麼愛珠寶、衣服,這不是正好嗎?」董愛玲笑著說。


「嗯!有道理,我對現在這個公司已經有點疲乏了,天天數字真的很煩人,曉月不如我去妳的公司上班如何?」趙若水想想覺得也是,要做行銷做自己喜歡的珠寶衣服不是更好。


「若水,妳真的要來我這家剛開的設計公司嗎?我可沒辦法給妳很高的薪水,妳也知道我剛剛成立公司,資金不多,哈哈哈~」朱曉月笑著說,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沒想到趙若水自己說要來,這不是太好了嗎!


「嗯!薪水肯定妳是給不起我現在的,不過,妳若讓我入股,薪水就不是問題了,畢竟是我們一起創業的公司,不能相提並論,如何?給我入股15%,這樣一切都好談。」趙若水看著朱曉月說,她直覺朱曉月的設計公司絕對會火紅。


「若水,15%太多了吧!我跟曉月的交情都才5%,妳要15%我覺得太多了,妳能力強沒錯,但曉月的名氣擺在那裡,妳行銷起來也容易不少,還有能讓大家求妳給產品呢!我覺得妳要嘛跟我一樣5%,要嘛最多10%,不然我也會生氣的,妳說是不是呢!若水~」董愛玲看著趙若水笑著說,她覺得趙若水不能這樣要脅朱曉月,是她自己要來上班的又不是朱曉月請她來,她怎能這樣獅子大開口,她記得孫中豪說朱曉月的公司有可能不比他們公司差。


「失算了,沒想到愛玲還在這裡,哈哈哈~真是的,那10%總可以了吧!」趙若水看著董愛玲笑著說,她怎麼就一時忘了董愛玲在旁邊呢!這個可是一點都不吃虧的傢伙啊!失算了!


「哈哈哈~這還差不多,多我一倍還嫌少嗎?真是的,曉月,如何?讓若水加入當公司的行銷總監。」董愛玲笑著說。


「嗯~應該可以,若水加入我自然是非常開心的,我不懂定價和行銷,若水能來是最好的,謝謝妳願意屈就我這家小公司。」朱曉月笑著說,內心是開心的不得了,還有愛玲的神助攻真是太好了。


「這樣我們說好了,我們三個人一定能將公司做的風風火火的。」董愛玲笑著說,她太開心了,回去跟孫中豪說這件事,他一定會開心的不得了。


「說好了,我們謝謝曉月老闆,以後請多多照顧了。」趙若水笑著說。


「我以後才是要請二位多多幫忙,先謝謝了。」朱曉月笑著說,她們繼續喝咖啡,在她們的心裡,咖啡的香濃滑順,此刻正是她們內心的寫照,對於未來先苦後甘的滋味。


趙若水和董愛玲先離開『藍。咖啡』,朱曉月留下來陪著藍爸和藍媽說話,簡方舟今天會來這裡接朱曉月回家,朱曉月陪著藍爸藍媽一起用晚餐,他們疼愛的女兒再過二天就要出嫁,他們為朱曉月開心,這樣美好的女孩終於遇到對她寵愛有加的人,他們對簡方舟是放心的,晚上十點左右簡方舟走入『藍。咖啡』手裡拿著一個水果籃,他很尊敬藍爸、藍媽,因為他們對朱曉月似如己出的疼愛,簡方舟就會對待他們如父母般的尊敬。


跟他們閒聊後簡方舟就帶著朱曉月離開『藍。咖啡』,一起開心的回到他們溫暖的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九章  籌辦『朱曉月設計公司』

從倫敦回來之後,朱曉月就進入工作室開始設計她自己的婚紗和禮服,她也要幫媽媽設計一套禮服,還有趙若水的訂婚禮服,這讓她的工作瞬間忙得不可開交,何況還有不少珠寶設計的預訂單子在等她,讓朱曉月有點負荷不了,她不喜歡這樣被人盯著要作品的日子,這不是她想要生活,她只好暫時不去想,做好目前的禮服就好。 趙若水也依約來到簡方舟家跟朱曉月商討禮服的顏色和她喜歡的樣式,當然她希望朱曉月能用她專業的設計師眼光來幫她設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