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四章 姑姑一家人來農莊度假


天氣真好!菜園裡的地瓜葉長得真好,可以摘一些來做個蒜炒地瓜葉 ; 絲瓜棚架上也有好幾條絲瓜,已經長肥了身子垂掛下來,也可以割下來炒個蛤蠣絲瓜 ; 佛手瓜也成熟了摘幾個來燉栗子排骨湯,再拔一些蔥,好做蔥爆雞丁或是蔥烘蛋也行,真好啊!蘇允兒看著菜園裡許多菜都能摘來做菜時心裡開心的不得了,她拿著剪刀走進菜園,就去摘她心裡想要的菜,菜籃子裡已裝滿她摘下的地瓜葉、絲瓜、蔥還有佛手瓜,開開心心地往家裡走去。


「爺爺,你看我摘了好多菜喔!今天我要大展身手了,中午弄給您吃。」蘇允兒走入屋裡就開心的大聲嚷著說,因為宋嬸的媳婦生孩子了,宋嬸請了二個月的假要幫媳婦坐月子,剛好蘇允兒也大考結束在家就等入學通知上大學,她可以掌廚為爺爺和自己做菜,她開心的不得了。


「允兒,爺爺有口福了,對了,允兒妳姑姑剛剛來電話說她要來農莊過暑假,這次姑丈、妳表哥和表姐都會來,應該傍晚就來了,晚餐爺爺跟妳一起準備,妳不用擔心。」蘇禾雖然好久沒有見到自己的女兒蘇美玲和外孫們,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難過,他跟這個女兒還真沒什麼感情,也許年輕時自己忙於研究,沒有太多時間給自己的孩子,所以,兒子和女兒都跟他不親,老婆離開後,他們幾乎都不回家了,兒子也只是打電話回來問問允兒的狀況,這讓蘇禾心裡難免有些遺憾,但他也無法改變現狀,所以,他對允兒才會付出他所有的愛來呵護,希望他的孫女雖然沒有父母在身邊,依舊是被愛寵著的孩子,允兒活潑乖巧懂事,也用相同的態度來回應他,這讓他心裡空缺的洞口慢慢地被填滿。


「爺爺,姑姑他們一家人怎麼突然要回農莊呢?他們已經好多年沒有回來了,啊!會不會是回來告訴您表姐考上哪個大學,回來炫耀的呢?」蘇允兒說著,她回想這個在北區第二大學任教的姑姑,總是拿她的成績跟自己的女兒季寧媛的成績做比較,總是訓她不用功讀書,壞了他們家的書香門風,每次回來蘇允兒都要乖乖的聽她嘮叨訓話,因為蘇美玲總覺得哥哥、嫂嫂遠在美國沒人管教她,她要替哥哥管好這個姪女,免得這個姪女將來成為別人口中的笑話,讓他們丟臉。


「嗯~有這個可能,不過這次妳姑姑要失望了,我的丫頭這次可是高分考上北區第一大學呢!哈哈哈~」蘇禾也覺得他這個女兒這次回來一定是來炫耀自己的女兒順便貶低允兒的。她的外孫女季寧媛和允兒同年,比允兒大三個月,季寧媛是北區一中的高材生,允兒是北區二中的中等生,三年前回來就是數落允兒不好好讀書,才沒能考上北區一中,三年都沒有回來過,這次回來肯定是季寧媛考上北區第一大學回來炫耀並數落允兒的,真是讓人不省心,哪有這樣當姑姑的每次都是說自己的姪女不好,蘇禾也懶得理她,還好允兒心理數值非常健康,不然真的不知允兒會變成怎樣的孩子。


「嘻嘻~爺爺說得對!姑姑要失望了。」允兒開心的咧嘴笑著,眼睛眯成一條線,提著籃子往廚房走去,接著說:「爺爺,晚餐我一個人就行,今晚絕對讓姑姑一家人刮目相看,讓姑姑知道允兒是能文能武的。」允兒舉起雙手比個讚的手勢。


「哈哈哈~好樣的,那爺爺拭目以待,等我的允兒做出“滿漢全席“可好。」蘇禾開心的笑著看著可愛的允兒模樣。


「爺爺~“滿漢全席“是沒辦法,但是“滿漢半席“應該可以,哈哈哈~」蘇允兒開心的笑著說。


「嗯~爺爺對允兒手藝有信心,不過,也不用準備太多,我們還是要藏拙,免得妳姑姑吃了妳的料理後,會一直指使妳幫她的家人做料理,她可是不太會做料理的人,我們允兒不能吃虧給她當槍使。」蘇禾想想自己的女兒那副自以為是的樣子,就提醒允兒要當心這位姑姑的壞心眼,他可不願允兒被她當傭人來使喚,允兒可是他的心頭肉呢!他蘇禾的乖孫女。


「爺爺~我知道姑姑的個性,但是現在我也不是好惹的喔,姑姑從我這裡是拿不到好處的,爺爺可以放心,我只會煮一些好吃的家常菜,這就足夠讓姑姑一家人刮目相看了。」蘇允兒非常有自信的說,她才不會笨到讓姑姑把她當傭人來使喚,要使喚人做事,也該使喚她自己的兒女,怎麼說也使喚不到她。


「好~允兒知道就好,要爺爺請何叔叔抓隻雞嗎?順便幫妳處理好。」蘇禾看著允兒走出廚房來到客廳說。


「好喔~晚上做個蔥爆雞丁和三杯雞,爺爺麻煩您請何叔叔幫我處理了,謝謝爺爺。」蘇允兒看著爺爺認真的說著。


「好~跟爺爺不用謝,是爺爺要謝謝允兒才對,妳姑姑這一家子來農莊也不知要住幾天,都還要妳忙著準備飯菜,宋嬸又剛好不在,爺爺又不能拒絕妳姑姑一家人回來,都已經三年沒回來了,突然就說要回來,真是傷腦筋!」蘇禾看著允兒心裡滿是歉意,他是真的捨不得允兒為那一家人忙碌。


「沒事的爺爺,剛我讓我練練手藝,我聽宋嬸說今年年底有廚藝比賽,我要去參加,所以,剛好讓他們當我的練手,讓他們評一評我做料理的程度是不是真的好,是不是有資格拿到名次。」蘇允兒認真的說,她從宋嬸那裡知道這個比賽,宋嬸也鼓勵她參賽,她自己也躍躍欲試。


「妳要參加廚藝比賽?允兒,爺爺知道妳喜歡做料理,但是要參加比賽不是開玩笑的,爺爺怕妳萬一沒得到認可,會毀了妳對料理的熱情,我們要不等等幾年後再參加料理比賽?!」蘇禾希望允兒可以開心的做料理,參加比賽總有輸贏之分,允兒還小不能因為比賽輸了,埋沒她對料理的天份與熱情,這是他最擔心的事。


「爺爺~我不會因為怕輸就不敢參加料理比賽,我參加料理比賽是為了觀摩其他料理師的手藝,輸了沒關係,我對料理是至死方休的志向,爺爺不用擔心,爺爺為我加油就可以了,允兒會從比賽中學到更多料理的,做料理不能故步自封,要多多參考其他人的做法和佐料的用法以及他們對火侯的掌控,食材運用及烹煮時間的長短都會影響料理的美味及營養,我最近一直在看這方面的書,做了好多功課呢!筆記本可是寫得滿滿的,比大考還認真呢!」蘇允兒認認真真的跟蘇禾說,她知道爺爺擔心什麼,她的爺爺就是這麼愛她,她打從心裡尊敬爺爺,爺爺對他研究的態度是認真嚴謹不鬆懈,這是爺爺最好的身教,她也要跟爺爺一樣對她熱愛的料理永不懈怠。


「好~允兒能這樣想,爺爺就放心了,懂得虛心學習別人的優點,不怕失敗是成功必要的條件,允兒要記得永遠保持一個赤子之心對待妳喜歡的人事物,還要保持寬闊的心胸開心的過生活,這是爺爺對允兒的期待。」蘇禾看著允兒用他慈愛的眼神說著,他希望允兒能開心的過一輩子,沒有任何包袱的生活著,這個農場就是為允兒開闢的,是他送給允兒唯一的東西。


「嗯嗯~爺爺,允兒會開心的和爺爺一起過日子的,將來有一天我會讓更多人吃到我做的料理,參考我的料理書做料理。」蘇允兒夢想著自己的料理能紅遍整個世界,當然,這只是她的夢想,她也沒告訴蘇禾,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認真學習所有食材的味道、營養成分及耐熱度。


「好~允兒有這樣的夢想,那就努力去實踐,爺爺會永遠支持妳,為妳加油打氣!」蘇禾說著比出一個讚給蘇允兒,允兒笑瞇瞇的回給蘇禾一個愛心手勢。


「爺爺,我下山買些東西,怕晚了豬肉沒了還有其他配菜要買,姑姑他們不知要住幾天,我多買一些回來放冰箱,我不想每天下山去買東西。」蘇允兒邊說邊想著,要買些農莊沒種的食材。


「好~爺爺開車載妳下山,妳買好了再載妳回來。」蘇禾說完就要起身去拿車鑰匙。


「爺爺,我要騎腳踏車下山買,我好多天沒騎腳踏車了,腳踏車快生鏽了,我的腳也癢了。」蘇允兒說著拉了蘇禾的手讓他坐下。


「好~那妳小心點,午餐爺爺煮個麵來吃就好,妳自己在山下吃個東西,不要餓肚子了。」蘇禾看一下手錶已經10 點多了,允兒下山來回就要一個小時,他可不能讓允兒餓肚子騎腳踏車,萬一血糖低了就不好。


「嗯嗯~我在山下吃午餐,爺爺別擔心,中午爺爺也要吃好,那我出門了。」蘇允兒說著就去停車場騎她的腳踏車出門。



允兒買了好多東西之後就騎著單車回家了,她開始準備晚上的菜餚,在廚房裡處理所有的食材後,她先把五花肉切好綁好煎好,爆香薑和蔥再將糖先炒好再一起放鍋中加入水、紹興酒、醬油、蠔油、胡椒粉、辣椒、八角等材料後一起燉煮二個小時,允兒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開火先燉煮東坡肉了,其他菜就等姑姑他們來了之後再做,允兒走出廚房,爺爺沒在客廳,看樣子姑姑他們應該來了,爺爺去門口接他們了。


允兒在客廳休息沒多久就看到爺爺帶著姑姑他們一家人走進來了。


「姑丈、姑姑好,表哥、表姐好,歡迎你們,請坐~」蘇允兒微笑的跟他們打招呼,就直接走到廚房打開冰箱,將做好的蓮子銀耳湯端出來,用碗盛了6 碗端放在餐桌上,再回到客廳。


「允兒,看到客人來也不會倒杯水給客人,就直接跑掉,這麼大了妳還這麼沒規矩呢!」蘇美玲看著空手走出來的允兒不開心的說。


「妳這是在說什麼話,妳是客人嗎?這樣說自己的姪女,難道妳回家還要我們端茶伺候妳。」蘇禾不開心的說。


「爸~我這是在教允兒規矩,您怎麼就這樣說呢!再說,我們大老遠的回來,給我們倒杯水喝也是應該的。」蘇美玲也回蘇禾說著,她知道他爸爸對允兒的疼愛遠遠超過愛她。


「姑姑,我盛了冰涼的蓮子銀耳湯在餐桌上,請你們到餐桌品嚐,我想這個比冰水好才對。」允兒也不跟蘇美玲對嘴,只慢悠悠地說著。


「還是允兒想得周到,妳別跟妳姑姑計較,她沒惡意,我們還是去吃蓮子銀耳湯。」允兒姑丈季風華笑著說,他也拿自己的老婆沒辦法,他其實還滿喜歡活潑開朗的允兒,他覺得自己的女兒雖然優秀懂事,卻缺少小女孩應有的笑容。


「是啊!表哥也覺得允兒說得對,蓮子銀耳湯比冰水好。」季寧宏笑著說,季寧宏目前就讀第一大學應用數學系二年級,個性開朗健談,他雖好多年沒有見到允兒,他對允兒活潑的個性,比起自己的妹妹季寧媛的內向,他還是喜歡的允兒比較多些。


他們就走到餐廳坐下來吃自己桌前那碗蓮子銀耳湯。


「好吃~蓮子煮得剛剛好,銀耳也軟嫩,甜度恰到好處,宋嬸的手藝還是這麼厲害啊!」蘇美玲吃得開心的說著。


「這可不是宋嬸做的,宋嬸媳婦坐月子請了二個月的假,這可是允兒知道你們要來專門做給你們吃的,妳剛剛還說允兒不懂規矩,不知道是誰不懂珍惜。」蘇禾沒好氣的說著。


「這是允兒妹妹做的!允兒也太厲害了,真好吃,一點都不輸大廚呢!」季寧宏驚訝地看著允兒說。


「是啊!允兒真厲害,我什麼都不會做。」季寧媛笑著說,她是真心覺得允兒好厲害,而她除了會讀書什麼都不會做。


「是啊!這方面允兒真的很棒,真的很好吃,姑丈謝謝允兒為我們準備這麼好吃的蓮子銀耳甜湯。」季風華吃得開心笑著說,他是真心覺得允兒這孩子很不容易,明明可以跟爸媽一起到美國讀書,卻為了陪自己的爺爺留下來,還能保持樂觀的態度,光憑這一點就值得讓人疼愛。


「你們這是吃人嘴軟,不過,真的好吃,姑姑有被驚訝到。」蘇美玲也笑笑的說,總不能剛剛說好吃,現在知道是允兒做的就說不好吃吧!


「你們喜歡就好,晚餐也是我掌廚喔!希望不會讓你們失望。」允兒笑著說,難得姑姑讚美她。廚房這時也飄進來東坡肉燉煮的香味,讓在座的每個人都聞得差點口水直流,又聽允兒剛剛說今晚她掌廚,那這燉肉香味也應該是允兒的傑作,那允兒今晚的晚餐是可以期待的。


「好香喔!允兒妳是在燉肉嗎?」季寧宏聞著香味看著允兒說。


「是啊!表哥,我正在滷東坡肉,晚上吃。」允兒笑著說。


「太好了!我超愛吃東坡肉了。」季寧宏開心的說著。


「我也愛吃東坡肉,允兒好手藝。」不愛說話的季寧媛聞到香味也開心的說著,她更加佩服允兒了。


「看樣子今天晚餐應該是非常令人難忘的一餐。」季風華笑著說。


「允兒今天可是忙了一天呢,她的手藝可不輸宋嬸。」蘇禾得意的說。


「是嗎!看樣子允兒是把精力都用在做料理了,對了!這次大考允兒妳考得如何了,有沒有考上北區大學呢?寧媛可是考上北區第一大學藝術設計系跟他哥哥一樣厲害呢!」蘇美玲得意的說著。


「媽~有您這樣誇自己的孩子嗎?行行出狀元,又不是會讀書就比較好,會做料理一樣很了不起好不好,我覺得允兒已經很棒了,至少在料理這一塊,我和寧媛是比不上的。」季寧宏忙接著話說,他也真的覺得自己的媽媽有些不可理喻,他真的覺得允兒一點也不差。


「是啊!行行出狀元,允兒不必太在意,妳姑姑沒有惡意,她也是關心妳。」季風華看著允兒說,他也知道允兒的成績只是中等,若能考上北區大學就算不錯了,但是自己的老婆也沒必要誇自己的兒女來貶低允兒,這也讓他覺得對允兒非常的抱歉也不公平。


「呵呵~我說美玲,難道只有妳的兒女優秀,我家允兒也非常優秀!真不巧啊!允兒也考上北區第一大學農藝系,還是高分錄取,可別小瞧我家允兒的實力了。」蘇禾就知道女兒會這樣,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允兒,他也非常開心二位外孫這般優秀,也疼愛他們的,就是這個女兒他實在不知如何說才好,明明也是大學教授怎麼就不知道疼惜別人也是一種美德的道理,何況還是自己的親侄女。


「爸~您剛剛說什麼?允兒考上哪裡?北區第一大學農藝系還是高分錄取,您說的是真的!」蘇美玲不相信的瞪大眼睛說。其他人的臉上也是同樣驚訝,他們確實沒有想到允兒會考上北區第一大學,他們都知道允兒書讀的並不是很好只是中等成績,難道這三個月,允兒變化這麼大嗎?


「我沒說錯,允兒總分538分不是高分錄取是什麼?農藝系是她第一志願,明白了嗎!妳這個做姑姑的怎麼就這般瞧不起自己的親侄女呢!」蘇禾有些感嘆的說。


「爸~我沒有瞧不起允兒,我只是~只是以為允兒和以前一樣不愛讀書,怕她考不上北區大學要離開北部一個人生活,擔心她而已,沒有別的意思。」蘇美玲確實沒有想到允兒這次大考考出的分數這麼高,還比寧媛還高出12分。


「恭喜你,允兒,這樣就可以跟表哥、表姐一起上同樣大學,姑丈恭喜妳,想要什麼禮物,只要姑丈做得到的一定買給妳。」季風華為了免除自己老婆的無理與尷尬只好轉移話題這樣說,也希望允兒不要怪她。


「姑丈,謝謝您,我不需什麼禮物,我什麼都有了,爸爸已經送我好多我要的書從美國寄給我了,但還是謝謝姑丈的好意。」蘇允兒開心的說著,她爸爸蘇永成從美國打電話回來問她考得如何時,允兒就跟他爸爸說自己考上北區第一大學,要爸爸從美國給她買一些料理書寄給她當作禮物,蘇永成開心地答應,這還是他女兒第一次要求要禮物,怎能不上心,他買了二十本厚重的料理、香料、食材等原文書寄給允兒,還問允兒需不需要爸、媽幫她翻譯,他們夫妻二人都願意為女兒做這件事,允兒回絕爸爸的好意,她說自己可以看得懂,蘇永成有些詫異,於是用英文跟允兒對話,允兒能用英文與他對答如流沒有任何障礙,這讓蘇永成更是開心,內心卻更加不捨這個女兒,讓她一個人在國內讀書沒有父母陪伴,雖然有自己的爸爸,女兒的爺爺非常照顧她,但畢竟還是隔代教養,蘇永成知道自己的父親知識淵博也曾是大學教授,對允兒的教育應該不需要太擔心,但心裡總還是遺憾女兒不在身邊長大,今年他們一定會帶著兒子蘇允威回國看看久違的爸爸和女兒。


「這樣啊!原來允兒是愛看書的,姑丈現在才知道,難怪允兒大考能考出好成績。」季風華說著,原來是他們不懂允兒,不是允兒不會讀書。


「姑丈,我喜歡看的書是有關食材、香料及料理方面的書,國外這樣專業的書籍比較多,所以才跟爸爸要這個禮物。」蘇允兒覺得還是有必要說清楚,不然到時候姑姑又會問她讀哪些書,知道是料理書就會再數落她一番。


「那些都是專業書吧!而且全部是原文書,允兒妳沒問題嗎?」季寧宏有些驚訝的說,難道允兒的英文能力這般強。


「沒問題,我英文可好呢!爸爸本來要幫我翻譯我拒絕了,所以,爸爸跟我用英文交談考考我的實力,我是被爸爸認可的喔!」蘇允兒非常有自信的說著。


「原來允兒妳的英文這麼好啊!太厲害了!」季寧媛羨慕的說著,她英文也不差,但英文會話就弱好多,聽允兒可以用英文交談,瞬間,允兒就變成了她的偶像,還有允兒還會做料理,她不知道媽媽口中不學無術的允兒,怎麼會變得這般厲害了,原來能力差的人是自己不是允兒。


「原來允兒這麼厲害啊!表哥英文也不差,但要能用英文交談無障礙還是有些差距,簡單會話可以,深入交流就有困難了,看來,我要加把勁了。」季寧宏非常認可允兒能通過舅舅的考核,他就不能,二年前舅舅回國曾去他家,他趁機會跟舅舅用英文交談就有些坑坑疤疤的,舅舅還教他一些方法,他卻沒有用心學習,現在想來是自己對自己太放鬆了。


「看來姑姑真的低估允兒的實力了,這樣才是我們蘇家的好孩子,以後就能和表哥、表姐一起上大學了,很不錯。」蘇美玲不得不承認現在的蘇允兒一點也不輸自家兒女了。


「好了!我們都是一家人,都希望家人能有好的成就,但是說話的語氣和態度還是不要太嚴厲,孩子成績好當然可喜,成績差也不需要太過責備,行行出狀元,只要品行端正就行。」蘇禾有些不快的看著自己的女兒說著。


「嗯嗯嗯~姑姑,謝謝妳的指教還有謝謝姑丈、表哥、表姐的讚美,當然更謝謝我最愛的爺爺,謝謝爺爺的身教與包容我所有的任性,讓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覺得自己非常幸福,所以,今晚我會做好吃的料理來回饋你們對我的好。」蘇允兒真心感謝所有的人,雖然姑姑一副讓人討厭的嘴臉,但允兒知道姑姑其實還是很關心她的,只是她表達的方式不同罷了。


「我好期待今晚的晚餐喔!」季寧宏看著允兒笑著說,他覺得眼前這個好久不見的表妹,真的變成一個他看不懂的女孩了,她身上似乎還有好多東西是他不知道的,也許不久將來,還有讓他大開眼界的事發生。


「我也好期待允兒會做出什麼好吃的菜肴呢!」季寧媛也笑著說,她現在真的很喜歡這個表妹。


「嗯嗯!你們就好好期待吧!現在時間差不多該開始弄晚餐了,你們到農莊內到處走走,我要去廚房做晚餐了,誰也不要進來幫忙,我已經把食材都準備好了,只要起鍋煎、炒、煮就行,我們準時6點開飯。」蘇允兒笑著說就請大家出門去。一群人就這樣被蘇允兒請出門外去農莊走走逛逛,等到晚上6點再回餐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