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四十章 蘇允兒生日音樂會

清晨 5 點允兒和長銘依舊跟著蘇禾一起出門採集晨露,今天是允兒的生日,許長銘在允兒身邊笑著說:「生日快樂,寶貝!」允兒回給他一個明媚無暇的笑容,她在長銘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長銘也回給允兒一個親吻在允兒的額頭上。


夏天清晨的陽光很早就已經非常明亮了,蘇禾今天的心情也特別開心,因為他的傻兒子終於發現藍莉莉的本性就是一副嬌柔樣只說不做,蘇永成一直被她牽著鼻子走,雖然藍莉莉本身不壞,但她卻很自私,只為她自己一個人好過,其他的事她都不管,她會對蘇永成撒嬌裝柔弱,讓蘇永成一直以爲是別人在為難她,當年蘇禾就看出藍莉莉是這樣的女孩,告誡過蘇永成,卻被蘇永成認為他在刁難藍莉莉,父子間本就不和諧加上藍莉莉的因素就更加深隔閡,後來又因為蘇禾沒能在老婆過世前在身邊陪伴,還在實驗室裡埋頭工作,更是讓蘇永成痛恨蘇禾的無情,父子就一直處在沒有過多的交集上,這也是蘇禾心中的痛,還好,允兒的個性遺傳到他,好脾氣善良不拐彎抹角,讓蘇禾心裡寬心不少。他很感嘆,藍莉莉都能懷胎十月生下允兒,怎麼也能用虛情假意來對待自己的女兒,想要做出慈母疼愛允兒的樣子,卻又只用嘴巴說說卻沒有半點行動,真是讓蘇禾開了眼界,親身體驗到世上一樣米養百種人的真諦,他常想如果他那傻兒子能早些發現身邊的老婆是這樣的人該有多好,現在應該也不晚吧!看著允兒燦爛的笑容,他的心情就變得跟陽光一樣的燦爛,蘇禾也跟允兒說聲:「生日快樂!」允兒也開心地擁抱爺爺,她這二天像是洗著三溫暖般,心情忽冷忽熱,現在她很開心,因為愛她的爸爸真的回來了。


允兒今天有動力做早餐,她本想做一大鍋竹筍肉絲鹹粥,他們收集晨露回來時就聞到廚房傳來的一陣香味,允兒笑著說:「竹筍肉絲鹹粥」,許長銘寵溺的摸一下允兒的鼻子說:「狗鼻子!」允兒抬頭看著許長銘那張溫柔的臉笑著,蘇禾看了他們的互動開心極了,看來嘉瑜是不放心允兒了,一早就來,這樣才是一個母親疼愛子女應有的關懷。允兒走進廚房果然看見吳嘉瑜正在煮竹筍肉絲鹹粥,看來,媽媽真的跟自己心有靈犀。


「媽~今天怎麼過來做早餐呢?」允兒笑著說。


「允兒,生日快樂!我希望今天我的女兒都不用做任何事,當公主就好。」吳嘉瑜寵溺的著允兒笑著說,她是真心疼允兒,她也不知道昨天後來如何了,這次允兒的父母回來,似乎不像上次那樣,允兒沒說,她也不敢問,深怕允兒二度受傷。


「媽~您這樣寵我不好喔!會被您寵壞的,哈哈哈~」允兒心裡非常開心,雖然自己的親媽不喜歡她,但是眼前這個媽媽卻非常寵愛自己。


「我寵我的女兒有什麼不好?不過,也只有今天喔!明天開始我可要嚴格督處妳了,妳可是我吳嘉瑜的關門弟子,不能在舞台上怯場漏氣,懂嗎?所以,今天讓妳打混摸魚一天,好好把握!」吳嘉瑜笑著說,許長銘、蘇禾也都在廚房邊聽到二人的對話,他們互看一眼都笑著走出廚房,允兒還是幸運的,有這樣一個亦師亦母的人陪在身邊,至少彌補了她失去的母愛。


「媽~昨天爸爸跟我道歉了,他說他知道太晚了,他以後會盡可能陪我,我可以再相信爸爸嗎?」允兒其實已經相信蘇永成了,她只是想聽聽吳嘉瑜的想法。


「允兒,當然要相信啊!跟爸爸、媽媽好好相處,多個人疼不是很好,媽希望我的允兒能讓很多人疼愛,因為妳值得。」吳嘉瑜看著眼前善良純真的女孩長大,怎會不知道允兒是多麼好的孩子,她愛她寵她,是因為她值得被人愛著寵著。


「嗯!不過,只有爸爸喔!另一個才是不喜歡我的人。」允兒說著低下頭,她也不知道她媽媽為何裝作喜歡她怕她生氣,結果卻是演戲給爸爸看,這是她自己昨晚想出來的,不然,爸爸為何突然對媽媽那樣,現在,允兒覺得允威應該沒有比她好到哪裡才對,想想她還比弟弟幸福,至少,在這裡她得到更多人的愛,她希望下次弟弟回來可以跟他好好聊聊,或許也該讓弟弟回來住。


「允兒,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妳媽媽不是一向很在意妳嗎?」吳嘉瑜有點驚訝的說。


「以前我也覺得是這樣,但是經過昨晚我們說的話,我可以確定不喜歡我的人是媽媽不是爸爸,媽~我覺得我媽媽只喜歡她自己,我弟弟跟她住在一起應該比我更可憐。」允兒感嘆地說,她也沒想到她的媽媽會是這樣自私的人,這樣想起來,受傷最深的人應該是爸爸,他那麼愛她相信她,她卻只愛她自己。


「好了!允兒,不要想太多,能體諒盡量體諒,每個人都有她的想法,也許有一天她會發現,你們才是她的寶,無論如何,妳也是要感謝她生下妳,讓妳來到這世界,我才能遇見妳,妳才能變成我的女兒,不是嗎?」吳嘉瑜慢慢地說著,她也想知道生下她的媽媽為何將她丟到孤兒院,從沒來看過她,她沒有恨過她的媽媽,也許她是未婚少女,也許她也被爸爸拋棄,或者她現在已經不在人世,如果有一天她的媽媽出現了,她應該還是會感謝她生下她,還幫她找到這家非常好的「微笑孤兒院」,讓她健康平安長大,還供她讀書,讓她有機會遇到疼愛她的蘇元和,她已經非常感恩了。


「嗯!媽我知道,我會的,今天是我生日也是母難日,我不會忘記她對我的恩情,她不喜歡我沒關係,我感恩她就好。」允兒看著吳嘉瑜笑著說,她當然也知道吳嘉瑜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心胸都能如此寬廣對人謙和,允兒看了吳嘉瑜笑著,這樣的媽媽才是她學習的榜樣。


「好孩子,媽媽愛妳喔!」吳嘉瑜開心的笑著說,允兒也說:「我也好愛媽媽喔!」這時大鍋裡的「竹筍肉絲鹹粥」也已經做好了,允兒幫忙拿出大碗放在桌上。


「媽,爸爸、哥哥和嫂嫂會來嗎?」允兒說。


「不會,昨天媽媽有烤麵包,嫂嫂會幫他們準備,媽也要回去跟他們一起用早餐,我還有烤許多餅乾和做許多甜點,等一下會跟他們一起拿過來,妳慶生音樂會要用的,媽再考一個大蛋糕,妳要麼口味的?」吳嘉瑜開心的說著。


「媽~提拉米蘇口味的可好?」允兒想到許長銘喜歡吃提拉米蘇就直接說了,因為她什麼口味都喜歡。


「好!沒問題,媽媽先回去了。」吳嘉瑜說著就脫下工作圍裙,允兒跟她一起有出廚房,這時,季寧宏、寧媛和許長銘都剛好下樓。


「舅媽早安!」季寧宏笑著說,寧媛也說:「舅媽早安!」許長銘說:「宋媽媽早安!」


「你們早!早餐做好了,你們幫忙去盛,讓允兒上樓梳洗,可好?」吳嘉瑜笑著說。


「我沒問題,允兒妳上樓吧!」季寧宏笑著說,許長銘、寧媛都點點頭。他們三個人就直接走進廚房。


吳嘉瑜回她家,允兒上樓去梳洗,當她下樓後,餐廳都已經坐著許多人,藍莉莉昨晚沒睡好,她一直想不懂蘇永成怎麼突然就不疼愛她了,這讓她很難過,她看見允兒走過來,坐在蘇禾和蘇永成中間,心裡就有點生氣的說:「大家都在等妳,妳怎麼可以讓長輩等妳呢?」允兒沒說話。


「舅媽,這早餐是允兒和大舅媽一起煮的,她剛剛只是先上樓去梳洗,妳怎麼可以這樣說允兒呢!」季寧宏已經憋了二天的怒氣,他一直忍著,沒想到這個一向溫柔婉約的舅媽,怎麼就變成這樣的人了。


「允兒,辛苦了,生日快樂!」蘇永成笑著說,他沒辦法改變藍莉莉,但他可以做他認為對的事,允兒的長相跟藍莉莉幾乎是一樣的,所以,蘇永成是非常喜愛允兒。


「不辛苦,都是我媽媽做的,還有謝謝爸爸!」允兒看著蘇永成笑著說。


「你們一個叫舅媽、一個叫媽媽是什麼意思?我就覺得奇怪,這二天為什麼允兒會叫他們爸爸、媽媽還有美玲妳怎麼也叫他們哥哥、嫂嫂呢!」藍莉莉不知道蘇禾認了宋元和為乾兒子,宋元和認允兒為乾女兒這件事,因為,蘇永成還沒告訴她。


「很簡單,宋大哥現在是爸爸的兒子,允兒也認他當乾爸爸,所以,我們現在是一家人,哥~你沒跟嫂嫂說嗎?」蘇美玲說。


「美玲,我還沒說,前陣子研究院很忙一直沒有機會說,回來後又發生一些事情就忘了說。」蘇永成覺得這是他的疏忽,感到抱歉地說。


「永成,這麼大的事,你怎麼可以沒說,還有為什麼家裡要多這麼多不相關的人當家人呢?宋嬸不過是我們家的廚娘,她有什麼資格當爸爸的媳婦。」藍莉莉這下急了,她想到的是蘇禾的財產不少,現在多了宋元和,不是也要分給他們嗎?那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妳說什麼?那妳又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我蘇禾想讓誰當我的孩子妳還沒有資格反對,吳嘉瑜不是我們家的廚娘,我們家還請不起她,她只是怕我跟允兒沒有東西吃來家裡幫忙,她可是世界級大廚,妳都有資格當我的媳婦,她怎麼會沒有資格呢?」蘇禾非常生氣的說。


「嫂嫂,妳真的不應該說這種話,宋大哥現在也是農業生態科技界的大佬,吳大師更是世界級的大師,他們對允兒的疼愛無人能及,爸爸認他們當兒子,我覺得很好啊!我多個哥哥、嫂嫂挺好的。」蘇美玲不高興地看著藍莉莉說著。


「莉莉,沒先說這件事,確實是我不對,但是就像爸爸說的釀,爸爸有權利想讓誰當爸爸的孩子,妳確實沒有資格反對,我也沒有資格,我也覺得宋大哥當我的哥哥很好,當允兒的爸爸也很好,宋嬸確實是世界名廚,不是我們請得起的人物,若不是宋大哥,允兒也不可能得到宋嬸的親傳,她當允兒的媽媽我很放心,允兒這些年若不是有他們像爸爸、媽媽般的疼愛她,允兒會有多可憐,我很感激,很謝謝他們幫我照顧允兒,妳做不到的別人幫妳做了,妳確實沒有資格在這裡說這些話。」蘇永成昨晚也想了很久,他抱著哭泣的允兒時,他真的體會到允兒的無助與不安,他雖然愛藍莉莉,但他也愛他的孩子,連他都不愛他們,他們該怎麼辦呢!如果現在要他選擇,他現在要選擇他的孩子,他不再對藍莉莉百依百順,一個連自己親生的孩子都可以拿來當籌碼的人,實在不值得他的愛,這麼多年才認清一個人,代價真大啊!慶幸的是他的二個孩子個性都不像她。


「永成,我怎麼就沒資格了,允兒可是我生的孩子,她要認誰當爸爸、媽媽我可是有資格的。」藍莉莉一副委屈的說著。


「我是您生的沒錯,我也感恩您生下我,尤其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母難日,但是生養的恩情不同,您只有生我,沒有養我,認真說起來,乾媽還養了我九年,她夠資個當我的媽媽,今天我在您們面前說清楚,宋叔、宋嬸是我蘇允兒永遠的爸爸、媽媽,誰也無法改變,謝謝爸爸贊成,您也是我親愛的爸爸。」蘇允兒非常慎重的說,蘇永成拍拍允兒的背給允兒一個慈愛的笑容,允兒也回他一個笑臉。


「快吃吧!粥已經涼了,等一下還有人要來幫允兒慶生。」蘇禾說著,就吃起竹筍肉絲粥,藍莉莉也不敢再開口說話,他們就開始吃眼前這碗美味的竹筍肉絲粥,實在太好吃了。


十點左右,吳青青和黃文泰就來到農莊,接著田仲崑和李春美、田俊來了,沈豐年、李春華和沈毅、沈芯也來到農莊,許育笙、陳萍也開車前來農莊,最後來的客人是許長銘邀請的,允兒也不知道,就是復健醫生孫鳳儀和她的醫生老公徐英達、女兒徐思穎她是第一大學醫學院的醫學系二年級學生。


他們一群人就這樣走入客廳,將主屋客廳擠得滿滿的,都沒人敢坐下椅子,這時,許長銘、黃文泰就請所有的客人往會場移動,吳青青、寧媛已經在會場招呼客人坐到安排的位置上,季寧宏也當忙在場外架起BBQ的用具,田俊、沈毅看到季寧宏後也走去幫忙,他們三人難得聚再一起,有說有笑的恢復以往的感情,他們也開心的一起把所有的用具都裝好,今天也是採用BBQ的戶外用餐方式,有許多甜點、餅乾和飲料供大家自取享用。


許長銘領著復健醫生孫鳳儀和她的醫生老公徐英達、女兒徐思穎一起到會場,這時,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完成,季寧宏也認識復健醫生孫鳳儀,他看到她時,開心地走過來跟她大招呼。


「孫醫師,您也來了,歡迎您,真謝謝您幫助,允兒才能恢復健康,謝謝您請坐。」季寧宏陽光般的俊臉笑著說。


「季同學,你好啊!這是我先生徐英達是內科醫生,這是我女兒徐思穎,北區第一大學醫學系大二學生,我帶他們一起來參加允兒的生日音樂會。」孫鳳儀笑著說,她雖比較少遇到季寧宏,但是她對季寧宏印象非常好,她也有意讓女兒看一下他。


「徐醫生您好!歡迎您!我是季寧宏,我也是北區第一大學應用數學系三年級的學生,歡迎妳來參加我表妹的生日音樂會,以後在學校碰面,記得打招乎,哈哈哈!您們先坐一下,我先去忙,等一下再過來跟您們聊,我的家人也安排跟你們同桌。」季寧宏點頭笑著就離開去忙別的事。


「如何,思穎,這位是不是很陽光啊!媽,沒說錯吧!」孫鳳儀笑著看徐思穎說,她看女兒一直看著季寧宏遠去的目光沒有移開。


「嗯!很不錯!看起來個性爽朗陽光型男孩,謝謝媽!」徐思穎開心地笑著,她也是活潑外向的女孩,直爽的性格。


「妳喔!女孩子不需要矜持一點嗎?不過,妳媽很會挑人,這個不錯,哈哈哈~」徐英達笑著說。


「爸~什麼年代了,女孩子矜持的話,好男人都被搶走了,我會先跟他做朋友再觀察觀察,他自己都說看到他要打招呼,我照做就是了。」徐思穎笑著說。


「是要好好觀察,等一下他家人也跟我們同桌,也可以聊聊知道他家的狀況,妳在跟他好好聊一聊學校的事,允兒的事也可以聊。」孫鳳儀笑著看徐思穎說,他們都知道蘇允兒的事,徐思穎還是蘇允兒的粉絲,她特別喜歡料理,所以對蘇允兒成為亞洲區料理比賽第一名非常讚賞,何況還是他們學校的學妹。


「好!今天我也是為了看蘇允兒來的,我還想讓她幫我簽名呢!」徐思穎開心的說,她的包包裡放了一本『法國美食評論雜誌』是蘇允兒受訪當封面的那本雜誌。


允兒今天是主角,在她房間打扮,陳萍送給允兒一套洋裝當生日禮物,她在允兒房間幫允兒打扮,平常允兒都是綁著馬尾,穿針T shirt 和牛仔褲,上次去許長銘家穿的洋裝還是為了去他家才去買的,今天她穿上陳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一件鵝黃色的小碎花,陳萍還將允兒的頭髮挽起來,戴上一個髮夾,像極了小公主,允兒雖然皮膚呦黑但穿上鵝黃色的衣服卻格外好看亮麗,許長銘這時已經在客廳等允兒了,允兒和陳萍下樓後,長銘幫允兒戴上花冠,允兒看起來像個天使,蘇禾、蘇永成、藍莉莉、蘇美玲看了都非常驚訝,原來他們的允兒真的長大了,今天裝扮得像天使也像公主,吳嘉瑜和宋元和剛好走進來,看到如此美麗的允兒都非常開心,他們一起陪著允兒走入會場。


會場響起一陣掌聲歡迎今天主角壽星蘇允兒出場,她由許長銘帶她走過三個佈滿百合花的拱門,這時音樂響起,就像新娘與新郎入場一般的浪漫,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蘇允兒驚訝的表情告訴許長銘,他的允兒很開心,允兒抬頭看著許長銘笑得非常燦爛,她輕輕的說:「謝謝!我好喜歡。」許長銘笑著說:「晚上要給我獎勵喔!寶貝,生日快樂!」允兒點點頭笑著,許長銘牽著允兒一起入席,蘇禾看著這一幕內心的喜悅喜形於表,他點點頭的看著他心愛的孫女,真的長大了,他更感謝許長銘對允兒的用心,他沒有看錯人,沒有將允兒託付給錯的人身上,這是讓他感到欣慰的事。蘇永成內心也起伏不定,他有多久沒有好好看著他的女兒了,已經長成這般亭亭玉立的模樣,他一邊感到欣喜一邊感到慚愧,這十七年他沒有為允兒做過任何事,有的只是帶給她的傷害,他在內心喊著:「爸爸的寶貝允兒,希望妳永遠平安幸福,爸爸答應妳的事絕不食言,我親愛的寶貝,謝謝妳健康成長,謝謝妳單純善良,也謝謝妳能原諒爸爸。」,蘇美玲看著允兒這般像公主般優雅很是欣慰,她會代替藍莉莉給允兒母愛的,她頻頻拭擦眼角的淚水,旁邊的季風華摟著她,輕輕的說:「允兒以後也是我們的女兒,我們一起疼她愛她,可好。」蘇美玲感激的點點頭。


這時沈毅也看到這一個溫馨的場面,他已經從田俊那裡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消息,因為允兒摔傷後,許長銘無微不至的照顧下,他們的感情升溫相知相惜的走在一起,這是田俊告訴沈毅,他們走在一起的理由。沈毅看著二人也覺得他們很般配,他真心祝福他們,是他自己沒有把握不能怪別人,沈毅的父母也看見這麼般配的一對佳偶,沈豐年內心感嘆,沈毅這麼輕易放棄允兒,真是可惜了,他覺得允兒是一個非常美好的一個女孩。沈芯當然也看見了,她很嫉妒蘇允兒,竟然可以讓這麼多人來幫她慶生,如果不是因為今天的料理都是出自吳嘉瑜大師之手,她才不要來呢,誰要幫她慶生,現在看到她像公主一般讓這麼帥的許長銘牽著入席,她就更生氣了。


「嗯!原來是有別的男朋友了,才會故意找砸跟哥哥分手。」沈芯非常不客氣的說。


「芯芯,別亂說,不是這樣的。」沈毅看著沈芯說,他真的很無奈芯芯怎麼會變成這樣無理。


「怎麼不是,哥哥你看,他們是同學跟你分手馬上就在一起,我有說錯嗎?」沈芯依舊無理的說著。


「表妹,不是這樣,明明是妳害允兒和表哥分手的妳自己難道不知道嗎?現在,允兒跟長銘在一起是哪裡惹到妳了。」田俊聽不下去說著。


「表哥,你是因為季寧媛才這樣說的吧!我告訴你,季寧媛是蘇允兒的表姐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你自己小心,免得跟我哥一樣的下場。」沈芯得理不饒人的瞪著田俊說著。


「芯芯,妳怎麼說這樣的話,跟表哥道歉。」沈豐年訝異沈芯說的話。


「我又沒說錯,幹嘛要我道歉。」沈芯嘟著嘴說,這時田仲崑、李春美也都不高興了,沈芯竟然瞪著田俊,他們也跟寧媛吃過好多次飯,知道這女孩家教修養都很好,他們都很喜歡,沈芯真的被他們寵壞了,這般傲嬌的性格,以後一定會吃大虧。


「沈芯,妳少管到我這裡來,我可不是妳的親哥需要忍受妳的無理,還有,寧媛是我喜歡的人,跟妳一點關係也沒有,妳不喜歡沒關係,以後妳別來我家,我們也不會去妳家就行。」田俊一點也不讓步的說著,這時,季寧媛剛好走過來要跟田俊的父母打招呼,就聽到田俊說的話,她心裡一股甜蜜湧入心頭,田俊這樣護著她,真開心,她就更有信心的走過去。


「田媽媽、田爸爸,不好意思,我一直在忙,現在才有空過來跟您們打聲招呼。」季寧媛優雅而甜美的微笑說著,她今天也穿一件淡粉色洋裝,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優雅的氣質,讓田俊看得很是歡喜地走到寧媛身邊牽著她的手。


「寧媛,沒關係,田媽媽知道妳今天很忙,妳爸爸、媽媽呢?」李春美看著氣質非凡的季寧媛很是喜歡,田仲崑也是,他們一想到剛剛沈芯批評寧媛就覺得沈毅跟允兒分手絕對是田俊說的那樣,因為田俊不會說謊,他頂多不說。


「我爸爸、媽媽坐在那裡,他們和徐醫生一家人坐在同一桌。」季寧媛溫聲的說著,她的聲音溫柔好聽。


「這樣啊!田俊,妳陪寧媛回座位,去跟季爸爸、季媽媽打個招呼,改天我們二家一起聚個餐。」李春美笑著說,她可喜歡這個未來的兒媳婦。


「好,媽~那我帶寧媛過去了。」田俊說著就想牽著寧媛離開,寧媛拉一下田俊的手,田俊停下腳步。


「沈教授、李教授你們好,歡迎你們撥空來參加允兒的生日音樂會,我們和沈毅依舊是很好的朋友,我先回座位就不打擾您們了,請用愉快的心情享用今天餐點和音樂饗宴。」寧媛笑著說完後,點點頭就跟著田俊離開。


「媽~妳看,她沒看到我嗎?真沒禮貌。」沈芯嘟著嘴指著季寧媛說。


「芯芯,妳也沒有跟寧媛打招呼啊!別胡鬧了。」李春華現在覺得芯芯說的話應該不是事實,沈毅跟允兒分手應該是沈芯的問題,看她今天說的話就清楚知道原因了,她看向沈毅覺得兒子真的太冤了,被自己疼愛的妹妹坑了。


「嗯!我哪有胡鬧,我才懶得跟她打招呼!」沈芯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讓人看了都想打她一巴掌,沈豐年看了沈芯,心裡不由的擔心起來。


「芯芯,妳說出這樣的話,真的讓姨媽感到非常意外,寧媛是田俊喜歡的人,也是姨丈、姨母喜歡的人,請妳以後對她說話客氣一點,不要傷了大家的和氣。」李春美有點受不了的說,看來,他們都把她寵壞了。沈芯原本還想回話被李春華拉著手,只好乖乖坐好不出聲,喝著她手中的飲料。


田俊牽著寧媛到季風華他們這邊,向他們打招呼就回到他的位置,季風華、蘇美玲都很喜歡田俊,都覺得田俊是一個沈穩的孩子,他現在也跟季寧宏一起努力想創立公司,他們也都樂見其成。


「孫醫生,我是允兒的姑姑,允兒受傷期間謝謝妳這麼用心幫她做復健治療,她才能這麼快好。」蘇美玲笑著說。


「哪裡,這是我的工作應該的,您太客氣了。」孫鳳儀笑著說。


「這是令千金吧,我聽寧宏說,也是就讀北區第一大學醫學系,真優秀,跟爸爸、媽媽一樣都是學醫的。」蘇美玲笑著說,她看著徐思穎很是喜歡,一雙大眼睛,白皙皮膚,身高165跟寧媛一樣高,孫鳳儀笑著點頭。


「是的!阿姨,我是徐思穎,是北區第一大學醫學系大二學生,今天我很開心可以來參加我的偶像生日音樂會。」許思穎笑著說。


「妳說允兒是妳的偶像,這話怎麼說。」季寧宏驚訝的說,他更好奇眼前這個女孩。


「是啊!我也喜歡作料理,所以我非常關注有關料理方面的消息,我知道亞洲區料理冠軍蘇允兒是我們學校的學妹,我不知道有多麼高興,只是在學校我都遇不到,醫學院離農學院太遠了,後來,她受傷到醫院治療剛好是我媽媽的病患,她結束治療時送我媽她親手做的餅乾,真是好吃到不行,太崇拜她了。」徐思穎說得好生動,可以感覺出來,她真的很喜歡允兒和料理,她成功的吸引季寧宏的注意,他看著眼前這個女孩對料理著迷的程度應該不低。


「原來是這樣,我們家允兒在料理方面是真的很厲害,妳也喜歡做料理那真是太好了,寧宏、寧媛暑假也會住在農莊跟允兒學習料理呢!」蘇美玲笑著說,這樣的女孩又聰明又會做料理,要是寧宏能~想到這裡她看一下季寧宏,嗯!這小子似乎也對這女孩有興趣的樣子。


「真的嗎?學長,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機會也可以跟你們一起學習,我在還沒有醫院實習課時,要趕緊學習料理,不然實習課開始時間就會變少了。」徐思穎說著略有苦腦的表情,很是可愛。


「嗯!要跟允兒學習可能會有困難,我們也只能在廚房當她的下手,不過,暑假期間妳來農莊玩應該可以的。」季寧宏笑著說,他看她有些失望就覺得這個女孩也很真,挺可愛的,只是他現在不太感動情,要觀察觀察才行,在碰到一個沈芯那還得了。


「對啊!學姊,允兒一定會歡迎妳來農莊玩的。」季寧媛也很喜歡徐思穎的真性情,她覺得徐思穎很直爽沒有心機會很好相處。


「好啊!我等等還要請允兒幫我簽名呢!」徐思穎笑著說,就從包包拿出那本有允兒當封面的『法國美食評論雜誌』。


「妳還真的是有備而來,太厲害了,哈哈哈~」季寧宏看到徐思穎拿出雜誌時,瞬間被她逗笑了。他們愉快的說說笑笑,談了一些農莊的趣事,徐思穎非常心動的跟他們約好下次來農莊玩的事,季寧宏跟徐思穎說他們下星期六會跟允兒去香港,參加星期日允兒與DaDa的聯袂活動,徐思穎說她可不可以跟他們一起去香港觀摩這場盛會,蘇美玲一口答應她,歡迎她跟他們一起去香港。


這時,台上活動正式開始,由黃文泰上台主持,這時大家才知道黃文泰的台風有多麼穩健,他先邀請我們的女主角蘇允兒上台為大家說幾句話。允兒開心地走上舞台,這時,許長銘的眼睛一直看著允兒沒有離開視線,他早就設置好錄影設備,整場生日音樂會他都會錄影留存。


「謝謝大家撥空來參加我的生日音樂會,這是我十九歲生日,我很開心我的幾個同學和我的表哥、表姐一起幫我佈置會場,還有今天的餐點都是我的恩師兼媽媽吳嘉瑜大師親自做的料理,我在這裡深深表達我的謝意,還有我非常感謝我的爺爺,他是我最親最敬愛的爺爺,謝謝爺爺一直為我遮風擋雨,以後換我為爺爺遮風擋雨,我好愛您喔!接下來還有我的同學為大家演奏鋼琴和歌唱,剛剛主持人黃文泰同學,可是我們北區第一大學歌唱比賽第三名得主喔,節目都是他們安排的,我也不知道有哪些,請大家一起欣賞他們為大家帶來的表演,謝謝您們!」允兒開心的說著,她深深一鞠躬後就走下台,回到她的座位,她的台風也是無庸置疑的好,蘇禾聽到允兒對他說的話,感動的老淚縱橫,身旁的蘇永成看了更是慚愧萬分,他第一次拍自己父親的背,原來爸爸真的老了。


我喊一、二、三之後大家一起大聲的說:「允兒!生日快樂!」,一、二、三「允兒!生日快樂!」,整個會場的氣球都飄向會場的頂棚,祝福允兒生日快樂,允兒抬頭看著滿滿各種顏色的氣球好開心,許長銘在允兒的臉頰上親一下,輕聲說:「生日快樂,開心嗎?寶貝。」允兒開心的說:「嗯!好開心,晚上給妳獎勵,謝謝長銘為我做的。」許長銘抱著允兒說:「開心就好,要永遠開心。」他們一起看著滿滿五顏六色的氣球,這時台上黃文泰已經坐在鋼琴前的椅子上,他開始彈了一首經典的曲子「少女的祈禱」悠揚柔美的琴聲,縈繞整個會場,接著吳青青和黃文泰的四手聯彈,讓在座的每個人都非常驚艷,連連說『安可~安可』。


黃文泰將麥克風拿給吳青青,吳青青拿起麥克風說:「親愛的允兒,能認識妳,是我們的榮幸,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我們祝福妳,幸福滿滿,永遠健康美麗,生—日—快—樂~」,現場掌聲響起,生日快樂的喊聲不絕於耳。


黃文泰拿起吉他唱起了「老情歌」,聲音非常渾厚綿長,一點也不輸給原唱呂方,黃文泰再一次展現他的舞台魅力,一曲唱畢後,黃文泰笑著說:「允兒,生日快樂,希望我們的友誼也跟這首老情歌一樣,越久越深,我們允兒組四人永不分開,生日快樂~」掌聲響起的同時,黃文泰拿起麥克風慎重地介紹一位特別來賓,她曾經得過蕭邦鋼琴大賽第三名的黃萍教授,請她上台為大家演奏一曲莫札特C大調第16號k.545,這時,黃萍身穿一件銀白色禮服走上舞台,曼妙身材緩緩得坐在鋼琴的椅子上,她輕輕地抬起她的手,慢慢舉起她的手指在琴鍵上飛舞,輕快而優美的琴聲,完美展現這曲中的抑揚頓挫,讓人陶醉,演奏結束,黃文泰將麥克風拿給黃萍。


「謝謝大家,我是黃萍也是許長銘的媽媽,今天是可愛的天使允兒的生日,許媽媽祝福妳,心想事成,美夢成真,生日快樂,謝謝妳讓我們的家人認識妳,認識妳的真與純,認識妳的善良與勇敢,允兒,生日快樂!」黃萍開心地走下台,來到允兒的座位上,她從包包拿出一個紅色的盒子,打開是一條鑲著一顆大珍珠的項鍊,她拿出來親自幫允兒戴上,笑著說:「允兒寶貝,祝妳生日快樂!」她擁抱著允兒在允兒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這讓所有的人都驚呆了,這是下聘的意思嗎?蘇禾卻是開心不已,允兒看著許媽媽笑著說:「謝謝許媽媽,我會珍惜您對我的愛,我愛您喔!」黃萍笑著說:「我也愛妳,寶貝!」許長銘不知道媽媽會來這一齣,他也有點驚訝,但他馬上就知道他們怕他不懂表達愛意給允兒,他們只好代勞,覺得他爸媽真好玩,他怎麼不會呢?遇到真愛時再厚臉皮的行為他也會做的。


黃文泰說:接下來是允兒最最親密的朋友,我們熱烈歡迎許長銘上台。許長銘上台接過麥克風說:「今天是允兒的生日,希望我的允兒能開開心心、幸幸福福的過每一天,今後的每一天我都會陪著妳一起度過,我愛妳,生日快樂!」許長銘說完後就走到鋼琴前面的椅子上坐下,他抬起他的手指在鋼琴上彈著生日快樂頌,這時,黃文泰跟著琴聲唱著生日快樂歌,全場來賓一起跟著黃文泰拍手唱著,吳青青推著提拉米蘇大蛋糕出來,蘇永成牽著允兒的手上台,允兒站在台上看著眼前的提拉米蘇大蛋糕和彈著琴的許長銘,她既驚訝又驚喜,原來長銘鋼琴也彈得這好啊!等音樂和歌聲停止,長銘也走到允兒身邊說:「生日快樂!允兒寶貝,許願吧!」允兒看著許長銘又看向蘇永成笑著點頭,她閉上眼睛默默許下她的心願,她希望爺爺身體健康、她希望愛她的人都能平安幸福、她希望她做的料理能撫慰人心。允兒睜開眼睛時,她吹熄蠟燭,拿起長刀在蛋糕上切了一刀,全場的人都拍手說著「生日快樂!」這時蘇永成牽著允兒回座。許長銘也跟著回到允兒的身邊座下。


黃文泰接著說:接下來我們看一下允兒的成長過程,請大家看一下前方的大螢幕,這是由許長銘親自操刀剪輯和他自己彈奏的鋼琴當配樂的「親親允兒美麗成長」video,請大家一起欣賞。一幕幕允兒成長的過程,透過這個螢幕一一呈現在大家的眼前,他們看到一個小小孩跟在蘇禾的菜園旁邊拔草、灌溉、採收,墊起腳跟在菜園裡摘豌豆,在實驗室用顯微鏡觀察著土壤,在牛舍開心地擠牛奶,在廚房裡拿著比她的手掌還大的馬鈴薯在削皮,拿一把菜刀在切菜,拿著鍋鏟在做料理,騎著腳踏車在農莊開心地笑著,挽著蘇禾的手走在農莊小徑,與季寧宏他們一起採百香果、一起在廚房做果醬、南部之旅的照片,香港料理比賽場景、夜遊香港太平山,法國美食評論雜誌社專訪及笑瞇瞇拿著拐杖走路的允兒,與長銘一起採摘番茄、做實驗、做餅乾和料理,一起採買食材、一起看書、一起看農莊的夜空。這一幕幕的成長回憶,讓允兒掉下喜悅的眼淚,她看向身邊的許長銘,他如此用心的珍惜她每個階段的成長,包容她的一切,此刻,允兒的是感動滿滿的,她發現自己真的愛上這個男孩了,他值得她愛上他,許長銘看著喜極而泣的允兒,他溫柔的擦去她的眼淚輕聲的說:「我很愛妳,寶貝,生日快樂,以後有我,要一直在我身邊可好?」允兒看著許長銘笑著說:「你這麼好別想溜走。」她話說完在許長銘臉龐親了一下,在場的每個人都開心的拍拍手,這麼一個美好的畫面,會一直留在每個的心中,一直到允兒和許長銘結婚,這個畫面加了更多的浪漫,再一次呈現在大家的眼前。


宋元和牽著吳嘉瑜、宋志牽著林芳如一起來到允兒的身邊,允兒站起來擁抱吳嘉瑜,吳嘉瑜開心的抱著允兒拍拍允兒的後背。


「允兒,生日快樂,這是爸爸、媽媽送妳的禮物,希望我們的寶貝女兒能永遠健康快樂。」吳嘉瑜笑著說,她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允兒開心地接過來打開,是一條鑲著許多碎鑽的手鍊,相當美麗。


「謝謝爸爸、媽媽,我很喜歡,媽媽幫我戴上。」允兒笑著說,吳嘉瑜幫允兒戴上手鏈,允兒舉起手看了看開心極了,她看向身邊的許長銘,許長銘點點頭笑著說:「真好看,很適合允兒。」允兒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允兒,生日快樂,這是哥哥、嫂嫂送妳的禮物,希望允兒天天開心做自己喜歡的事,不要生病要平安健康,哥哥、嫂嫂愛妳喔!」宋志笑著說,他抱了一下允兒,允兒開心地接過禮物,她打開看一下,開心的回抱一下宋志。


「謝謝哥哥、嫂嫂,我好喜歡這件廚師服喔!還有一組廚具呢,哥哥、嫂嫂我好愛你們。」允兒開心的笑著,拿著手中的禮物看了好久,果然,還是宋哥哥最了解她。他們看著允兒開心的模樣也覺得這個禮物送的真好,他們一一回了座位,這時蘇永成、藍莉莉也到允兒的身邊,這時允兒的笑容突然變得有些不安,她不知道她媽媽會不會說出一些奇怪的話來,這時,許長銘感覺到允兒的情緒,他握著允兒的手讓她安心。


「允兒,生日快樂!這是爸爸、媽媽送妳的生日禮物,希望妳可以去買妳自己想要的東西。」藍莉莉拿出一個紅包,允兒看著紅包一下,她還是接了過來。


「謝謝爸爸、媽媽送我的生日禮物,謝謝!」允兒低頭說著,藍莉莉看了一下允兒心裡有點生氣,怎麼差別這麼大。


「允兒,爸爸還有生日禮物送給妳,希望允兒帶著它,知道爸爸無時無刻都想念著我的寶貝女兒。」蘇永成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盒子,他打開盒子是一隻 Cartier 手錶。


「爸爸,可以幫我戴上嗎?」允兒看著爸爸笑著說,蘇永成拿起手錶幫允兒戴上,允兒給蘇永成一個擁抱,蘇永成摸摸允兒的背說著:「爸爸真的很愛很愛妳。」允兒在蘇永成的懷裡又是蹭了蹭的點頭輕聲的說:「我也很愛爸爸。」蘇禾、宋美齡看了都很高興,他們父女終於冰釋前嫌,藍莉莉看了非常生氣,如果不是現場太多人,她很想問蘇永成既然買了禮物,為何不說,讓她又包了一個十萬元紅包,她現在越來越不明白蘇永成為什麼突然不喜歡她了。


這個生日音樂會在下午三點多圓滿結束,在場的人都帶著愉快的心情離開,允兒也收到好多禮物,她也一一答謝,他們在離場時都收到一盒綜合餅乾,大家都非常的開心。


「允兒,我是孫醫生的女兒徐思穎,妳能幫我簽名嗎?」徐思穎看著蘇允兒非常開心,就像個小迷妹般注視著允兒,她手上拿著雜誌。


「好!沒問題,沒想到我也有幫人簽名的一天,哈哈哈~」允兒開心的笑著說,她拿起雜誌就簽下蘇允兒三個字,再將雜誌還給徐思穎。


「謝謝妳幫我簽名,我會跟你們一起去香港喔!」徐思穎笑著說,允兒一頭霧水,她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不是嗎?


「允兒,剛剛我媽替妳答應了,反正多一個粉絲一起去也挺好的。」季寧宏笑著說,允兒看了一下季寧宏,該不會哥~允兒再看一下徐思穎,嗯!這個比沈芯好太多了,可以喔!


「嗯!好啊!姑姑答應了,就一起去吧!」蘇允兒一本正經的說。許長銘看著允兒微微的笑著,他也看向季寧宏,這個人就是藏不住心思。


「嗯!那我們再約,看要在哪裡集合。」徐思穎開心的說著。


「妳跟我哥聯絡就好,我最近會很忙,怕妳聯絡不到我。」蘇允兒想想不如製造機會給他們。徐思穎看一下季寧宏。


「喔!好啊!我們加一下Line,可以嗎?」季寧宏說,徐思穎笑著點頭,馬上拿出手機,他們互相掃一下加為朋友了,徐思穎開心極了,這個陽剛男孩她要定了,今天跟他們家人聊得很愉快,她的爸媽都是教授,家庭非常單純,她媽媽又是允兒的姑姑,這樣的家庭多好啊!她的爸媽也都很喜歡他的家人,真好今天真是大豐收,隨後季寧宏送他們出農莊,寧媛也送田俊的家人離開。


沈豐年、李春華帶著沈毅和沈芯也走到允兒這邊,許長銘一直都是陪在允兒身邊,他微笑著看著沈毅向沈毅點點頭。


「允兒,妳今天真漂亮,沈媽媽祝妳生日快樂,期待妳下星期日香港之行能順利圓滿。」李春華看著允兒說。


「謝謝沈媽媽的祝福。」允兒笑著說。


「允兒,生日快樂,要永遠和長銘一起幸福下去,我真心的祝福你們。」沈毅看著允兒笑著說,他是真的放下了,他知道有沈芯在,他們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何況他也發現許長銘比他更愛允兒,允兒跟他在一起會更幸福。


「沈毅,謝謝你的祝福,我和長銘會珍惜彼此的緣分,你也會找到更適合你的女孩,因為你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允兒開心的笑著,她真心希望沈毅也能找到一個適合他的女孩子。


「允兒,沈爸爸也祝妳生日快樂,妳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女孩,妳值得接受大家的祝福,生日快樂!」沈豐年笑著說,他看了影片後,心裡的感觸特別多,一個小小女孩就有自己的夢想,還不怕辛苦努力去實踐,一直到現在還在堅持著實踐自己的夢想,這世上有幾人呢?至少他自己就放棄了。


「謝謝沈爸爸的祝福,也祝福您平安健康。」允兒笑著說。


「允兒姐生日快樂!」沈芯有點不情不願地說,允兒還是很有禮貌的說:「謝謝妳。」,他們就離開會場往農莊門口走去。


許長銘的爸爸許育笙和媽媽陳萍,他們都帶著笑容走到允兒和許長銘身邊。


「允兒,生日快樂,許爸爸看了影片之後,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妳了,活潑可愛,純真善良還是美麗動人的公主呢!總之,妳就是讓人非常喜愛的孩子,生日快樂!」許育笙開心的笑著說,他是打從心裡喜愛允兒,這樣不同凡響的女孩,還能保持一顆單純的心,真的是難能可貴啊!


「是啊!許媽媽也是這種感覺,難怪長銘會這般喜愛妳,謝謝允兒接受長銘對妳的愛,也謝謝允兒喜歡我們,妳現在也是我們家的寶貝喔!」陳萍抱著允兒說著。


「我才要謝謝您們這麼疼愛我,謝謝長銘可以這麼疼我愛我呢!我很高興這也是我的榮幸!」允兒開心的說著,站在允兒旁邊的蘇禾也開心的點點頭,他們也先告別蘇禾和允兒,然後離開農莊,蘇禾累了就先回屋休息,蘇永成、藍莉莉和季風華、蘇美玲也都回主屋休息,許長銘先帶允兒回去換衣服,他再折回來幫忙善後。


宋元和一家人和吳青青、黃文泰都在幫忙收拾會場,不久,季寧媛換好衣服回來現場幫忙,季寧宏也開心地走回來一起幫忙收拾,許長銘這時也回來幫忙,他們開開心心地收拾著,季寧宏拿起旁邊的餅乾就往嘴裡塞,一邊吃一邊收著東西,黃文泰看到季寧宏這樣做,也跟著拿一塊餅乾往嘴裡送,惹得大家一陣狂笑,熱鬧的氣氛一直延續到所有東西都收拾完畢,今天雖然辛苦但是他們卻很開心,他們看著彼此汗流浹背的樣子,都開懷大笑,他們一群人一起往主屋方向走去。


允兒換好衣服就下樓煮紅棗蓮子甜湯,燉了一個小時後,允兒加了冰糖煮滾後關火,允兒將煮好的紅棗蓮子甜湯放在冰桶中冰鎮,她希望他們回來時就能喝到冰涼的紅棗蓮子甜湯。


允兒做好走廚房來到客廳,就看到蘇家人都在客廳休息,允兒走到蘇禾旁邊。


「爺爺,要不要先上樓休息,等做好晚餐再叫您。」允兒撒嬌的說。


「不用,爺爺坐在沙發一樣可以休息,妳又在忙什麼?」蘇禾慈愛的眼神看著允兒說。


「我剛剛煮了紅棗蓮子甜湯啊!等他們回來可以吃。」允兒笑著說。


「妳煮好了,不是可以先給我們吃嗎?」藍莉莉因為顧慮到形象,中午不敢多拿多吃,現在肚子餓得很,一聽到有紅棗蓮子甜湯,就直接說出口。


他們一群人也剛好一起回到主屋,就聽到客廳裡交談的聲音,他們只好都站在門口沒有進去,但客廳說的話卻讓他們聽的一清二楚,只有許長銘、季寧宏、季寧媛三人默默地走進去。


「現在還很燙,等涼了比較好吃。」允兒看著藍莉莉說。


「我現在就想吃,妳給我弄一碗過來。」藍莉莉不客氣地說。


「妳想吃可以自己去廚房拿,為什麼要叫允兒幫妳,她今天已經很累了,妳沒有手還是沒有腳。」蘇禾也不客氣地說,他本不想跟藍莉莉計較,免得蘇永成跟他生氣,但是這種態度,他無法忍,先說再說。


「爸!您怎麼這麼說?今天我也很累,允兒也經常拿給別人,我是她媽媽拿給我也是應該的,永成你說對不對啊。」藍莉莉一副委屈的樣子看著蘇永成,蘇永成看著藍莉莉這張臉,心裡想著為何我會為了這張委屈嬌柔的臉如此著迷呢!現在看了只覺得做作矯情。


「爸爸沒有說錯,妳想吃可以自己去廚房拿,允兒已經很累了還去幫大家煮紅棗蓮子甜湯,妳是她媽媽不是應更該心疼她體諒她。」蘇永成看著藍莉莉說。


「永成,連你也這樣說。對了!我問你,既然你有買禮物為什麼不告訴?還讓我包紅包給允兒。」藍莉莉突然想到說,忘了客廳裡還有別人。


「我問妳有沒有買禮物要送給女兒,並不表示我沒有買禮物,既然妳沒有買那送紅包有什麼不對?」蘇永成心想,原來這才是妳對女兒的態度,其實,他也是昨天才出去買的。


「我們是一體的,既然送了禮物就不需要再送紅包。」藍莉莉說著就看向允兒,允兒原本想開口說那紅包還妳時,蘇美玲已經先開口了。


「嫂子,就算哥哥送禮物給女兒,妳再送紅包給允兒也不衝突,不是嗎?妳不會這麼小氣了。」蘇美玲鄙夷的看著藍莉莉說。


「她只是個孩子不需要拿那麼多錢,不是嗎?」藍莉莉說著。


「請問妳一個月寄多少錢回來給允兒當生活費?沒有,一毛錢都沒有,所以,妳除了生允兒有功勞之外,其他妳都沒做,妳還敢說她只是個孩子不需要拿那麼多錢。」蘇禾乾脆破碗破摔的將事情說清楚,揭開他們夫妻的真面目。


「什麼?我不是每個月都給妳錢,讓妳寄回十萬給爸爸當允兒的教育和生活費嗎?妳為什麼都沒寄回來,那錢呢?」蘇永成無法想像藍莉莉竟然將允兒的生活費都扣下來。


「我想當時爸爸應該不需要這些錢,所以就沒有寄回來了。」藍莉莉沒想到蘇禾會說出這些話,這麼多年他不是都沒提嗎?


「那錢呢?妳是幫允兒存起來還是妳花掉了。」蘇永成看著藍莉莉說。


「我花掉了,我去買包包跟衣服,你也知道一個名牌包都是幾十萬,你平常也只給我二十萬生活費,加上我的真的不夠啊。」藍莉莉嘟著嘴說。


「妳也知道一個名牌包都是幾十萬,妳要那麼多做什麼?連女兒的生活費妳都敢偷來滿足妳自己的慾望,妳到底藏了多少張面具,妳真的很恐怖,我實在無法繼續跟妳一起生活了。」蘇永成簡直快要崩潰了,他被她騙得好慘啊!他低下頭流著傷心的淚,他想到他的一雙兒女就感到愧疚。


「永成,你說什麼?我只不過是拿去買名牌包,又沒有做出對不起你的事,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何況爸爸又不缺錢。」藍莉莉委屈的說,她現在仍然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她喜歡包包和漂亮衣服有怎麼錯呢。


「爸爸又不缺錢是爸爸自己賺來的,不是妳不寄錢回家養自己女兒的理由,妳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可以自私到這樣的地步,妳讓我在爸爸和允兒面前如此不堪的無地自容,我們到此為止吧!我累了,下半生我要護著我父親、女兒和兒子,我這次回美國就申請回國,昨天國內研究院院長跟我通過電話,他要退休,也希望我回來接他的位置,現在我可以回覆他了。」蘇永成徹底想跟藍莉莉離婚,他說這話之前,就將手伸進口袋的錄音筆開始錄音。全部的人都驚訝地看著蘇永成,允兒更是驚訝的看著他爸爸,他是溫柔的人,但他還是有他為人處世的界線,藍莉莉已經觸犯到他無法原諒他的界線。


「離婚就離婚,你以為我怕你不成,美國的房子歸我,還有你該給多少我贍養費,你說?」藍莉莉馬上變臉,她了解蘇永成,她知道他決定後絕不會改變,就像當年蘇禾不喜歡她,蘇永成決定喜歡她之後就沒有改變過,直到這幾天一些事情被他發現後,他才改變了對她的一心一意。


「贍養費,妳還真敢要,妳盜用了我每月十萬元,讓妳寄回給女兒的教育生活費足足十七年之久,這要怎麼算,在美國即使是夫妻仍算是竊盜罪,妳不知道嗎?何況當初是妳要求我簽下夫妻財產分開制的約定書,妳忘了嗎?妳覺得我提告,妳需要賠償我多少金額和精神賠償金額呢?美國房子是我的資產妳不會忘了吧?我有足夠的理由申請離婚,妳信不信呢?我可以看在妳是孩子的母親,將美國的房子給妳,但是,妳必須放棄子女監護權和贍養費,如果妳不同意,我們法庭見,我保證妳連房子都要不到。」蘇永成慢慢地說,清清楚楚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藍莉莉不可思議地看著蘇永成,這是她認識的那個溫柔體貼的男人嗎?


「蘇永成,沒想到你這麼絕情,好,我同意你的條件,何時去辦,明天嗎?」藍莉莉也非常火大的說,她也是非常高傲的人,她娘家本就是一個財團大戶,所以,她的嫁妝非常豐厚,她父母才會教她結婚前要簽下夫妻財產分開制的約定書,她婚後蘇永成每個月都會給她生活費就是蘇永成薪資的三分之一,他的薪水歸她自己,她娘家給的嫁妝她能不用就不用,一直她都存放在信託公司裡。


「明天可以,反正我們先在國內辦離婚,很快的二個證人即可,美國也能明天一並在網路上申請,半個月就可以完成,完成後我會將房子過戶給妳,但是過戶需要的手續費必須妳自己出,我知道妳從妳父母那裡拿到不少錢,妳才會要我簽下夫妻財產分開制的約定書,別想讓我再出任何一筆錢在妳身上。」蘇永成看著藍莉莉說著,蘇永成今年才五十歲。


「好!我上樓拿我的東西,我們明天早上十點在戶政事務所辦理離婚,蘇美玲和季風華你們就當我們的證人。」藍莉莉說完就上樓去拿她的東西,她有的是錢,不要告她就好,以她的美貌還怕交不到男朋友,只是,蘇永成長得帥又對她百依百順,她心裡真的非常捨不得,事到如今也只能放棄了,沒有孩子來煩她更好。沒多久她就拿著她的行李,連打招呼都沒有的離開了,這時,宋元和一家人剛好回來,看到藍莉莉拿著行李往外走去,他們覺得有大事發生,他們一起走進客廳,看到客廳的人都呆呆的沒有說話。


「永成,是不是爸爸不該將事情說出來呢?」蘇禾看著蘇永成心裡感到非常愧疚,他是知道這個傻兒子是多麼愛藍莉莉,他怎麼就沒忍住呢,他這幾天怎麼就一直將心裡的話說出來呢?他有點後悔,還害了兒子離婚,不知道事實或許他能幸福過一輩子。


「爸!對不起,是我的執著害了我,也害了我的孩子,跟爸爸沒關係,您當初就跟我說過,是我自己無知,現在,沒有她來從中攪局,允兒和允威也能好好生活不是嗎?允威上次回來後就一直學習中文,他說他想回來這裡跟爺爺、姊姊一起生活,他也很不喜歡他媽媽,是我發現太晚了,等我回美國後,把事情都辦好,我想讓允威回國內讀大學,我也轉回國內接任研究院院長職位。」蘇永成看著蘇禾蒼老的臉,心裡對父親的愧疚更深的說。


「你想開就好,生活都是自己在過,過得精彩要靠自己。」蘇禾看著蘇永成感慨的說,他們父子總算能溝通了,但付出的代價好像太高了。


「允兒,對不起,在妳生日的時候,爸爸做了這樣的決定,希望爸爸、媽媽離婚不會影響的妳未來的婚姻,長銘是個好孩子,爺爺看人比爸爸準,不會錯的,妳可以原諒和體會爸爸的決定嗎?」蘇永成走到允兒身邊說,他摸摸允兒的頭髮,看著他心愛的女兒,對女兒的歉意,他想用他的下半人生來補償她。


「爸!我支持您的決定,我非常歡迎您和允威搬回來,真的!我跟媽媽沒有感情,既然允威也不喜歡媽媽,那我們跟爺爺一起生活很好,我們一定可以過得很精彩很幸福的,我知道長銘很好,我們不會因為您們離婚而影響我們的,您放心,對不對啊!長銘。」允兒雖然驚訝!她卻更開心這樣的結果,她媽媽既然不在乎他們,那分開反而對彼此都好,這時許長銘早已走到允兒身邊。


「對!蘇爸爸,您放心我說過允兒比我的生命更重要,這句話至死方休。」許長銘抱著允兒的肩膀說著。


「好孩子,以後跟允兒一樣直接叫我爸爸,可好!」蘇永成看著長銘很是喜歡的說。


「當然好,爸爸,以後多多指教。」許長銘開心地笑著,今天他儼然跟允兒成為一家人了。


「哥,太好了!總算有一件喜事了,我也支持你,歡迎你回家。」蘇美玲笑著說。這時蘇禾也笑了起來,全部的人也都開開心心的。


「今晚我們要吃什麼呢?聽說有人會做披薩是嗎?」吳嘉瑜笑著突然說。


「我會做,允兒料理師教過我、寧媛和長銘。」季寧宏高興的說著,看樣子今天吳嘉瑜大師也會跟他們一起做披薩。


「好,今晚長銘、寧宏、寧媛就跟我一起進廚房,我們一起來做六種口味的披薩。」吳嘉瑜笑著,他們齊聲說好,他們就一起走進廚房做起披薩,今天的披薩口味有:鳳梨蝦球、西班牙火腿、海鮮、辣子雞丁、燻鮭魚、肉醬起司,還有海鮮清湯,他們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終於披薩陸續出爐,他們一群人吃得非常開心,飯後,宋元和一家人先回家,接著允兒和許長銘一起送吳青青和黃文泰坐上計程車回去,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走在農莊的小徑上,他們一起看著天空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星星,許長銘突然停下腳步,允兒也跟著停下來,她望向許長銘那張溫柔的俊臉。


「怎麼了?」允兒不解的說。


「獎勵呢?不是說要給我獎勵嗎?」許長銘笑著說,允兒害羞的低下頭。許長銘雙手環抱著允兒,輕聲的在允兒耳邊說:「生日快樂,寶貝!」允兒抬起頭正好迎向低下頭的長銘,許長銘給允兒一個很深很深的吻,今晚的星星也開心地閃爍個不停,許長銘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盒子,允兒接過手打開盒子,裏面有一個對戒,允兒抬頭看著長銘,許長銘笑著說:「允兒,可願意套住我。」允兒笑著說:「我願意!」允兒拿出大的那個戒子套在長銘無名指上,許長銘也拿出另一只戒子套在允兒的無名指上,他們舉起被套上戒指的手,映著月光閃閃動人,這是一對簡單的戒子,戒身只有線條裝飾,沒有鑽石,也沒有寶石,只有許長銘的真心在戒子裡,因為這是許長銘專門去學,親手打造的戒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四十二章  二寶的名字

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朱曉月在家坐月子也不忘想一下手鏈的新系列,這可是公司目前最穩定的賺錢產品,她決定在聖誕節推出『聖誕系列』手鍊,她這次設計二十個吊飾圖案,她想推出二套聖誕手鍊,各三萬條,另外每個吊飾都做出二萬個吊飾,她想同時推出聖誕項鍊,是兩款聖誕吊飾混搭的項鍊,每條項鍊有十個吊飾款式,項鍊也經過朱曉月設計,直接將吊飾鑲嵌入項鍊中,一共四款每款限量五千條項鍊,價格比手鍊要貴上五千元,因為是由朱曉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四十一章  朱曉月生了一對龍鳳寶寶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就到了九月,朱曉月的肚子也越來越大,身體越來越笨重,今天簡方舟帶著朱曉月到醫院做例行性檢查,醫生告訴他們目前胎兒已經不小了再一星期就滿四十週,可以先回家梳洗一番,然後再回到醫院待產,因為是雙胞胎的緣故,醫生覺得可以先催生盡量採用自然產的方式,萬一有狀況就可以直接進行剖腹產,這樣對產婦和孩子會比較安全,簡方舟一聽醫生這麼說就直接跟醫生說,可以直接剖腹產他不希望朱曉月和孩子有任何閃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四十章  董愛玲實現自己的設計師夢

服裝秀圓滿結束後,朱曉月設計公司就接到 M 公司和 L 公司的電話,他們都對這次的休閒服裝感到興趣,希望能找時間談談合作事宜,趙若水很快就與二家公司安排時間討論合作事宜,朱曉月已經將公司的成本告訴趙若水,至於公司得多少利潤就由趙若水來決定,另外設計費必須另計一款最少二十萬,這是朱曉月開出的底價。 很快 M 公司決定用朱曉月設計的五款休閒服裝,M 公司內部討論的結果是朱曉月的設計風格跟他們的服裝品牌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