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四十八章 蘇允兒治癒內心深處的創傷


暑假結束後,許長明和蘇允兒就迎來大二的學校生活,蘇允威也正式成為北區第一大學建築系的學生,每天早晨 5 點,蘇禾依舊領著許長明和蘇允兒一起在農莊的竹林裡收集晨露,允兒經過藍莉莉事件後,變得有點沈默不語,這讓蘇家人都感到非常緊張,以前無論遇到什麼事情,允兒都不會這樣,看在蘇禾的眼裡滿是心疼,他也不敢再提任何事,深怕再一次讓允兒受傷。


吳嘉瑜也很擔心允兒,她現在每天一大早就會到主屋來做早餐,宋元和、宋志和林芳如也都來這裡用早餐,季風華、蘇美玲和季寧宏、季寧媛也都不放心允兒的狀況,繼續住在農莊,蘇永成更是焦慮不安,連蘇允威也都一直觀察著允兒的動靜,深怕姊姊想不開,長銘更是寸步不離的允兒身邊,除了晚上睡覺之外,他為允兒設計的心理實驗,他也要做好自己扮演的角色。


今早吃完早餐後,宋志上班前走到允兒身邊,他看著他心愛的妹妹,從活潑、可愛、愛笑的女孩,變成現在沈默不語的模樣,心裡有著萬般不捨。


「允兒,哥哥今天出差去中部,晚上會帶妳愛吃的老婆餅,可好?」宋志已經盡量用他最好的笑容看著允兒說,但是,他的眼神依舊隱藏著悲傷,允兒看在眼裡,心頭一暖,她的宋志哥還是跟以前一樣的疼愛她,沒有變,太好了。


「好!謝謝哥哥!」允兒看著宋志,眼眶有點紅的點點頭,宋志忍不住地抱著允兒,拍拍允兒的背,輕聲的說:「沒事了!允兒,哥哥在呢!沒事!」。


這時,宋元和也忍不住地走到允兒身邊,他也面帶愁容的看著允兒,林芳如也走到宋志和允兒面前。


「允兒,小元寶下星期日會跟嫂嫂的爸爸、媽媽回農莊,他想吃姑姑做的牛奶餅乾。」林芳如看著允兒也很心疼,她和宋志一樣都很疼愛允兒,那天的事,對允兒的打擊真的很大,她是學醫的,怎會不知,從小就沒有父母親在身邊的允兒,本來就是強忍心中的不安長大,從等待到失望,在從失望到絕望,最後變成媽媽口中的害人精,她脆弱的心早就千穿百孔了,如果沒有身邊的爺爺和他們的愛,允兒應該早就崩潰了。


「好,我會烤好牛奶餅乾的,嫂嫂放心。」允兒看著林芳如說,林芳如也向前擁抱允兒在身邊輕聲說:「允兒,嫂嫂愛妳,我們會等妳,慢慢來!」允兒在林芳如的懷抱點點頭,她的眼淚在不知不覺中流下來,長銘一直都站在允兒身邊觀察,他也發現允兒這二個星期內心有些變化,從允兒的表情和晚上跟他一起散步時,若有所思的狀況,他確定允兒心中應該隱藏著很深的創傷,或許他這次無意中的提議,讓允兒可以真正深入探視自己一直不敢面對的傷痛。


她知道這是她跟長銘說好一起做的實驗,但是,在她剛開始沈默不語時,她發現在她內心深處有一個她不想打開的盒子,當她試著打開開盒子,那一次次被父母拋棄的影像,一直在她腦海裡不停的播放著,原來真正的自己,內心是恐懼不安的,這也讓允兒開始加深的對自己檢測,她自己的內心裡最真實的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而外表的自己究竟又扮演著怎樣的一個角色,她赫然發現,她不是不在乎她的父母,而是太在乎他們,怕自己再次被拋棄,而封閉真實的自己,剛開始她也有些慌亂,不時的在做惡夢,一邊哭一邊喊著不要丟下我,但同時在她哭到不行的時候,爺爺、奶奶慈愛的臉對她笑、長銘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她安撫著她、宋爸、宋媽寵愛她的臉龐也浮現在允兒面前、宋志哥疼愛的眼神看著她,向她微笑,還有姑姑、姑丈、寧宏哥、寧媛姐、田俊、沈毅還有吳青青、黃文泰他們一個個對她微笑的臉龐,讓她不安的情緒,漸漸緩和下來。


「允兒,爸爸也要去研究中心了,妳今天騎腳踏車下山,要小心點,還是讓爸爸載妳和長明一起上學呢!」宋元和溫聲的說,他輕輕的摸著允兒的頭髮,看著流著淚的允兒,心裡那個痛真的疼啊!他用手輕輕的抹去允兒的眼淚,抱著允兒說:「爸爸的寶貝女兒,別怕,爸爸在呢!別怕!」允兒在宋元和溫暖的懷裡,點點頭帶著鼻音說:「爸爸快去上班,我會小心騎腳踏車的,我愛爸爸喔。」宋元和聽到允兒今天多說好多話還說愛他,很是開心的點頭,眼眶不經意的紅了起來,他慢慢的走跟宋志、林芳如一起出門上班了。


「姊姊,可以跟我一起坐爸爸的車上學啊!長銘哥也一起啊!」蘇允威很不解姊姊為什麼不跟他一起坐爸爸的車上學,要騎腳踏車轉公車,不是很麻煩嗎?

是啊!允兒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允兒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為何自己如此堅持要這麼費力費時,這二個星期允兒終於找到答案,因為她想放縱自己的心靈交給這片山林,她想坐在公車裡看著形形色色的人,趕著上班、上學坐公車的神情模樣,讓自己知曉每個人都是一樣在為自己奔波打拼,她也是一樣的,沒有爸媽在身邊,她自己仍然可以。


「姊姊喜歡騎腳踏車,它是姊姊最好的夥伴,允威還習慣大學的課程嗎?有問題可以問沈毅哥哥,他是你的學長。」蘇允兒看著允威說,她知道這個弟弟受的折磨不比她少到哪裡,好在允威一直以來對藍莉莉都不親,在美國一直都非常獨立的做自己喜歡的事。


「嗯!我知道,姊姊妳不用把她說的話當真,She’s talking bullshit.」蘇允威看著允兒流過淚的眼睛很難過的說,允兒點點頭說:「好!姊姊記住了。」這時蘇永成也走到允兒和允威身邊說:「孩子,都是爸爸的錯,你們都是爸爸的寶貝,是爸爸需要反省,對不起了!允兒,也謝謝妳!」蘇永成握著允兒的手說著,他謝謝允兒願意打開沈默說話了,他不敢去抱他的允兒,是他讓孩子的心承受過多的痛,他沒有資格,允兒看著愧疚不已的爸爸,她抽出被蘇永成握著的手,環抱著她的爸爸,在爸爸的懷裡,她還是覺得非常溫暖,允兒低聲的說:「爸爸!我愛您,真的,謝謝爸爸回到我身邊,沒有拋棄我,讓我可以安心,謝謝爸爸!」允兒說著說著眼淚也隨之滑落,她內心深處確實一直害怕爸爸會永遠拋棄她,蘇永成把允兒抱得更緊說:「傻孩子,爸爸很愛妳和允威,你們永遠都是爸爸最愛的寶貝。」蘇禾看了心裡很是難過也感到欣慰,這二個孩子現在沒有媽媽反而更好過些吧!他感謝老天爺讓他的寶貝允兒願意開口說話了,會把話說出來就好。


「允兒,姑姑這些年也是對妳要求過多,明明妳已經做的很好,我還是會雞蛋裡挑骨頭,姑姑真心的請妳原諒。」蘇美玲為她以往的行為感到羞愧而難過得落淚說。


「姑姑,您別這樣,我知道您是關心我,爺爺跟我說了,是我沒有好好跟姑姑說清楚,還讓姑姑這三年來為我操心功課,我很開心姑姑這麼疼我喔!我也很愛姑姑的。」蘇允兒看著蘇美玲難過落淚的模樣,也感到自己一直以來對姑姑的誤解而不好意思。


「允兒寶貝,可以讓姑姑抱抱嗎?」蘇美玲聽允兒這樣說,破涕為笑的看著允兒說。允兒走到姑姑的身邊讓姑姑抱著,允兒的記憶裡,她似乎沒有印象被姑姑抱過,今天在姑姑的懷裡,允兒覺得此刻她是很幸福的人。


「允兒,姑姑會一直好好疼愛妳,別害怕!妳是蘇家的寶貝,沒有人可以欺負妳,知道嗎?」蘇美玲抱著允兒瘦弱的身體,心裡一陣心疼,允兒怎麼可以這麼瘦,比寧媛還要瘦,可憐的孩子,都是她的錯沒有好好照顧她。


「好!我知道,姑姑真好!」允兒又在蘇美玲的懷裡蹭啊蹭著,這時,蘇禾、蘇永成和許長銘看到允兒的動作,笑了,他們知道允兒已經沒事了,真是太好了。


「我說,允兒,妳是小貓咪嗎?怎麼這麼會蹭著人呢!哈哈哈~」蘇美玲被允兒蹭著有點癢的笑著說。


「姑姑~我喜歡妳才會這樣啊!爺爺第一、爸爸、長銘再來就是您呢,哈哈哈~姑姑,讓我蹭一下嘛!」蘇允兒撒嬌的看著蘇美玲笑著說。


「好!好!妳蹭吧!只是姑姑有點癢就是。」蘇美玲被允兒撒嬌的樣子給驚喜了,寧媛就是不會撒嬌,這下她有允兒撒嬌也挺好的,允兒在蹭著蘇美玲一下就放過蘇美玲。


「允兒,那哥呢?哥也很愛允兒啊!怎麼妳沒來蹭著我呢!」季寧宏有點吃醋的說著。


「哥!你不是我的長輩也不是我的情人,怎能蹭你呢?徐思穎看到會怎麼想?傻瓜哥哥。」蘇允兒笑著說,她已經走到許長銘身邊,許長銘抱著允兒笑著。


「傻瓜哥哥?好啊!蘇允兒你說什麼呢?虧我這麼疼愛妳。」季寧宏做出生氣的樣子說。


「哥~生氣了?別嘛!我會教徐思穎怎麼蹭你如何?哈哈哈~」蘇允兒俏皮的說。


「嗯!這還差不多,哈哈哈~不過,寧媛,妳過來,先學著點,妳剛剛有看到允兒示範不是嗎?去~給媽媽蹭一下,蹭久一點,媽媽怕癢喔!」季寧宏笑著說,他其實是看到寧媛剛剛有點羨慕允兒在媽媽身上蹭著的模樣,寧媛一直是乖乖牌的孩子,從小就膽小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寧媛,過來~媽媽抱一下,妳也來蹭一下媽媽。」蘇美玲也看出寧媛不好意思的神情,知道這女兒只敢想不敢做,這次看到允兒這樣在自己的身上撒嬌的模樣,她露出羨慕得眼神,讓她和寧宏看見了,原來自己的女兒也很想讓她抱著寵著,可能自己平時說話太過直接,膽小的寧媛不敢靠近自己,而不是她不想撒嬌讓她抱。


「媽媽,我愛您,好想媽媽抱我。」寧媛走過去讓蘇美玲抱著,她學允兒在她媽媽懷裡蹭著,蘇美玲心都軟了,這女兒其實是會撒嬌的。


「嗯!媽媽也很愛寧媛寶貝,對不起喔!媽媽一直都說話太直接,嚇到我家寶貝了,以後不會了,媽媽會改,妳別怕,媽媽也很想抱妳呢!爸爸也很想抱妳喔!有時候也給爸爸機會蹭他一下。」蘇美玲溫柔的說著,她拍拍寧媛的背說著,她真的是一個很失格的媽媽。


「嗯!好,媽媽真好!」寧媛笑著說,她在蘇美玲的臉龐親了一下,蘇美玲開心的回親寧媛一下,母女二人都笑得很開心。


「太好了!爺爺真開心啊!我家寶貝們都要開開心心的,有話要說,我們是一家人,沒有不能說的事,哈哈哈~」蘇禾開心地笑,這二個星期的心裡煎熬總算撥雲見日,外加也解開寧媛膽小的原因,他這個女兒,觀察力真是太差了,也不知道像誰,還好她選對老公,季風華對女兒蘇美玲真是沒話說,這讓他很欣慰,允兒看著寧媛也笑了,原來不是只有自己怕姑姑啊!許長銘抱著允兒在她耳邊輕聲的說:「寶貝,內心的魔鬼走了吧!」允兒抬頭看著許長明的俊臉笑著說:「嗯!我打敗他們了,我很厲害對吧!」許長明笑著俯下身在允兒的額頭上親下,笑著點頭,他希望他的允兒寶貝,從今以後,再也沒有心魔能幸福生活了。


他們也開心地去騎腳踏車騎下山,他們今天騎著腳踏車格外覺得神清氣爽,允兒突然跟許長明說:「我們今天下午只有二堂課,我們早點回家做晚餐,我手癢了可好?」


許長明笑著說:「好啊!我也好想吃允兒做的料理,今晚我當妳的下手可好?允兒料理長。」


允兒笑著說:「准了!哈哈哈~好開心喔!長銘我愛你,謝謝你,這個心理實驗真是值了,晚上做好吃的料理給我心愛的家人,一起共享我的快樂。」


「哈哈哈~允兒說愛我呢!我好幸福喔!我也好愛好愛允兒喔!謝謝允兒把我當成妳的家人了。」許長明燦爛的笑容看著允兒說,迎面吹來的風,吹著他們的頭髮,允兒紮著馬尾隨風搖曳著,二人滿臉的笑容就像如沐春風般的愜意,在這幽靜的山間裡遊蕩,連二旁的樹都能感受到他們心中的快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