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四十二章 蘇允兒與世界名廚DaDa大師聯手登場慈善餐會


星期六清晨五點,允兒、許長銘依舊和蘇禾出門去收集晨露,他們今天的心情是非常開心的,因為中午過後他們要一起搭飛機飛往香港,準備明天在香港半島酒店舉辦的『蘇允兒與世界名廚DaDa大師聯手登場慈善餐會』。


蘇禾開心的帶著允兒和長銘回主屋,從廚房裡傳來陣陣的香味,吳嘉瑜一到早就過來做早餐,她烤了烙餅,做了雞絲冬粉、煎厚蛋還炸了油條,她將雞絲冬粉、油條和厚煎蛋包裹在酪餅再加了生菜沙拉,一共做了12 份,今天林芳如來當她的下手,一起學習烙餅的製作,和油條的製作方法,她開心的說:「媽~我明天可以做給宋志吃看看,希望能成功。」吳嘉瑜看著林芳如滿意的點頭,林芳如從小在家就是被家人嬌著養大,認識宋志後才開始學習一些家務事,結婚後二人在中部工作,宋志才慢慢教她做料理,她也非常認真的學習,這讓吳嘉瑜非常的感動也非常疼愛這個媳婦。


「媽~嫂嫂怎麼這麼早就來做早餐呢?真是辛苦您們了,不過,好香啊!我就知道是烙餅和油條,嗯!還有雞肉的味道。」允兒循著味道看去,原來是雞絲冬粉,她開心地笑著。


「妳啊~就是狗鼻子,什麼食物都逃不過妳的鼻子。」吳嘉寵愛的笑容看著允兒,她其實也很羨慕允兒有這個天生的本領,她就沒有,她靠的是不斷學習、不斷做料理、不斷強迫自己記下所有食材味道的方式,才有今天的成就,她想站在世界舞台,希望她的親生父母能看見她,而想起被他們遺棄的孩子。


「哈哈哈~媽,我就是啊!我先上去洗漱喔!」蘇允兒笑著說。


「快上去吧!我們已經做好了,爸爸和哥哥等一下就過來了。」吳嘉瑜笑著說,允兒點點頭就走出去,和許長銘一起上樓。


沒多久,宋元和、宋志也從門外走近來,季寧宏笑嘻嘻到下樓,蘇禾和蘇永成、季風華和蘇美玲都在客廳聊天。


「爺爺、爸媽,二位舅舅、哥早安,我去廚房幫忙了。」季寧宏開心的說著,就往廚房走去。


「寧宏這小子最近心情不錯,整天笑嘻嘻的,偶而還會哼著歌。」蘇禾看著離去的季寧宏笑著說。這時寧媛剛好下樓聽到爺爺說的話,她笑著走過來。


「爺爺早安,大家早安喔!我哥是得到愛情滋潤當然天天開心了!」寧媛笑著說。


「喔!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哪家姑娘被我們寧宏看上了。」蘇禾睜大眼睛驚奇的說著。


「爸!就是允兒的復健醫生孫醫生的女兒徐思穎,允兒生日不是有邀請他們來嗎,就是拿雜誌給允兒簽名的那位姑娘,我也很喜歡呢!」蘇美玲笑著說,她聽到季寧宏跟她說他和徐思穎正式交往時,開心得不得了。


「喔!是那位徐英達醫生的女兒啊!我記得了,很活潑可愛又直爽的好孩子,這個不錯,難怪這小子這幾天這麼開心,哈哈哈~」蘇禾笑得很開心,在客廳裡的人都哈哈笑著,允兒和長銘也走下樓聽到這個消息都覺得不意外,因為那天他們都感覺到季寧宏和徐思穎二人都對對方有好感。


這時吳嘉瑜請大家入座吃早餐,他們也往餐廳的方向移動,做好自己的位置,看到桌前的早餐,都開心不已,原來烙餅也能變成這樣豐盛的料理啊!


「真好吃!咬一口就能吃到好多不一樣的口感,真好吃。」季寧宏邊吃邊說。


「你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吃貨。」季風華笑著說。


「哥哥以後可以做美食評論家了,對料理的闡述非常獨到。」季寧媛笑著說。


「別!別!別,我現在工作都做不完了,我只管吃和做料理長的下手就好再多一樣工作都不行。」季寧宏趕緊的說。


「哥~是啊!不然連約會的時間都沒有了,對不對啊!」允兒開玩笑的說。


「我說允兒,妳怎麼知道了,我今天才要正式跟你們介紹我的女朋友思穎的,是誰沒講江湖道義的。」季寧宏看向季寧媛瞪著說。


「我可沒有說什麼喔!是媽跟爺爺說的,允兒剛好下樓聽到的。」季寧媛心虛的說著,她也喜歡徐思穎當她哥的女朋友,所以高興就說溜了嘴。


「是媽說的,怎麼不行嗎?什麼江湖道義,我可沒答應你不說喔!這是好事,先說後說還不是都要說,真是的,搞什麼神秘,自己臉上藏不住,還好意思說。」蘇美玲一句一句的輸出,讓季寧宏不知該如何說,他真的表現的這麼明顯嗎?


「寧宏,我們都很喜歡思穎,這是好事,我們都替你高興。」季風華打圓場的說,他這兒子就是藏不住心思,看臉就知道他的心情很好猜。


「哈哈哈~也是,今天她也會跟我們去香港,請你們手下留情,不要嚇到她,拜託了。」季寧宏摸摸自己的頭說著。


「哥~我們是那種人嗎?頂多讓她請吃飯而已。」允兒故意這樣說。


「允兒,小事,哥請妳就好,可以嗎?」季寧宏看著允兒認真的說。


「哈哈哈~逗你的啦!我現在確定哥遇到真命天女了,真的替哥開心呢!我很喜歡思穎姐喔!她是好相處的人,她也喜歡做料理還是我的粉絲呢!真好。」允兒笑著說。


「對啊!她很喜歡做料理也是允兒的粉絲,允兒謝謝妳,如果不是妳,我也不會認識她。」季寧宏笑著說,這真的是緣分,沒有載允兒去醫院治療,偶而陪她和長銘一起去了解狀況,他不會認識孫醫生,孫醫生也不會看中他,真的是緣份。


「哥是說,我摔斷腿也是有好處的意思!」允兒再次調侃季寧宏說。


「允兒,哥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才不希望妳受傷呢!」季寧宏又緊張的說,突然大家哈哈大笑,他才發現他被允兒給整了,他看著允兒,能怎麼辦呢?他就對允兒沒轍,再說,允兒也沒有一句話說錯。


「哥~開玩笑,不要當真,我是真的很開心,哥哥能找到自己心儀的女朋友,而且是我們都喜歡的人,想想就開心,我相信我們這次香港之行,一定會更加美好。」蘇允兒看著季寧宏微笑著說,她哥哥值得擁有一個愛他的女孩。


「嗯!謝謝允兒,會的,哥相信允兒明天也能做得很好。」季寧宏真的很疼愛允兒,他一說完,家人都鼓掌,這才是一個溫暖的家。


早餐用完後,允兒就和吳嘉瑜在討論明天允兒要做的料理,西餐由 DaDa 掌廚,中餐由蘇允兒掌廚,飯後甜點是他們共同完成,DaDa會做出三道西餐料理分別是:主菜香煎比利豬佐馬鈴薯泥佐芥末醬、白蘆筍干貝佐松露白醬、香濃蘑菇松露雞湯。蘇允兒要做出三道中餐料理分別是:乾燒蝦仁、脆皮烤乳豬、櫻花蝦米糕燒賣,甜點是馬卡龍、巧克力塔、南瓜布丁。


其他人都已經準備好行李,這次隨行的人有許長銘、吳嘉瑜、宋元和、蘇禾、蘇永成、蘇美玲、季風華、季寧媛、田俊、季寧宏和徐思穎,田俊和徐思穎都已到農莊會合,他們租一台小巴士一起出發到機場,搭乘下午二點的班機飛往香港。


他們抵達香港後就直接到半島酒店,今晚他們就直接入住半島酒店,因為蘇允兒的關係,有二間房免費其他四間房也都以半價優惠方式讓允兒的親人入住,允兒進入飯店房間後,就先梳洗身體,吳嘉瑜和允兒同房,她等允兒出來後帶她到飯店行政部門報到。


這時DaDa大師也剛好在場,他看見吳嘉瑜非常開心,親切的走向前擁抱吳嘉瑜,他很早就認識吳嘉瑜,還當過吳嘉瑜的助手,受過吳嘉瑜親自的指導,他一直認為他也是吳嘉瑜的徒弟,他非常尊敬吳嘉瑜,這次他會同意參加這場慈善活動,也是因為蘇允兒是吳嘉瑜唯一承認的關門弟子,他很想念吳嘉瑜,希望能再一次見到吳嘉瑜,現在他真的看見他的恩師,他特別開心。


吳嘉瑜向他介紹蘇允兒,並告訴他,允兒也是她的女兒,這時DaDa在心中的疑惑終於得到解答,原來是恩師的女兒,他開心地跟允兒用簡單的英文交談,他發現允兒的英文講得很好,他就放心的用英文和允兒深入交流這次的活動,他跟允兒說,他明天做的三種料理都是吳嘉瑜教他做的,至今他還在學習,希望明天能讓恩師滿意,允兒也跟他說,明天她做的料理也是吳嘉瑜媽媽教她做的,她會好好努力不讓媽媽失望,他們二人開心地笑著,DaDa 大師比允兒大十二歲,他笑著跟允兒說,他看了『法國美食評論雜誌』,很羨慕允兒從十歲就能跟在吳嘉瑜身邊學習,他也看到『允兒農莊』的樣貌,他心生嚮往,希望有機會能去參觀住上一星期,允兒立即邀約 DaDa,『允兒農莊』隨時都歡迎大師親臨,是『允兒農莊』的榮幸,他應允了,等這個活動結束後,他還要去深圳一趟參加一個國際料理大會,結束後他會去拜訪『允兒農莊』,吳嘉瑜開心的說,她也會在『允兒農莊』等他,再跟他一起做料理,DaDa 開心地再次擁抱吳嘉瑜,他們討論完後就離開行政部門,各自回房休息。


許長銘和宋元和住一個房間,他在房間裡和宋元和聊到植物纖維中的分子結構,宋元和提供他的想法給許長銘,他希望許長銘可以先破壞分子的結構,用儀器檢視一下破壞的狀況,再重新組合後是否比原本的分子結構更加堅韌或更加鬆散,這都是需要經過多次的實驗才能找到正確的組合方式,也能用不同種植物中的纖維分子來做相同實驗,最後用堅韌的纖維分子重新結合再分析實驗結果,這是一項複雜但有趣的發現,他恭喜長銘在這麼小的年紀就能發現這個纖維分子,真的非常了不起,許長銘感謝宋元和給他的指導,他會依照他的建議做一系列的研究分析和實驗。


「長銘,你比起我更加敏銳聰明,一點就通,難怪爸爸會這麼看重你,將你帶在身邊直接親自指導。」宋元和看著許長銘點點頭說,真的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啊,他相信十年後許長銘絕對會是植物生態科技界不可或缺的一員。


「謝謝宋爸爸的指導,我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加強,爺爺就說我讀的書不夠,看的文獻不足,這是我需要補足的,所以,我幾乎天天都要讀一篇文獻,今天我已經在飛機上讀完一篇了,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許長銘說著,他自己也覺得自己的知識量嚴重不足,才會發現這個植物纖維分子有異於其他分子時,不知該從何下手,其實爺爺已經告訴他許多方法,他還是有些不解,今天才會請教宋元和,蘇禾是希望他自己能摸索出來,所以沒有像宋元和跟他說的那麼詳細。


「確實是這樣,以你目前只是大一的學生,自然知識量是不足的,你能安排自己的時間多讀一些書和文獻就已經是非常好了,這條路是一個漫長無止境的路,前人努力留下來的都是他們畢生的經歷,我們有責任將他們發揚光大,甚至努力發現更多植物生態的秘密,一起努力。」宋元和很喜歡許長銘,他也發現許長銘跟自己年輕時非常相像。


「好,我會更加努力的,謝謝宋爸爸的指導。」許長銘說著,他對眼前的宋元和非常尊敬,一個打敗病魔的人還能靠著毅力繼續研究、實驗無數次終於完成他的發現,獲得這十年來唯一的首獎,真是了不起。這時門鈴響了一聲,許長銘從門上的一個洞看到外面的人是吳嘉瑜和允兒,他開心地打開門,笑容滿面地迎接她們進來。


「嘉瑜,妳帶允兒去報到了,有看到DaDa嗎?你們應該有將近十年沒有見面了吧!」宋元和笑著說,他也認識 DaDa 也跟他一起吃過飯。


「報到了也見到DaDa了,他還跟允兒說了好多話,明天應沒有問題了,他也許半個月後會來農莊小住一個星期。」吳嘉瑜笑著說。


「喔!我想他應該很想念妳,妳認識他的時候他才十八歲,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就過了十多年。」宋元和想到他生病就有七年之久,這七年都是愛妻不離不棄的照顧他,還要幫他將研究資料打入電腦中,對吳嘉瑜他是既歉疚又感激,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是啊!我們都老了,看這些後輩都能靠自己的力量站在舞台上,我就心滿意足了。」吳嘉瑜笑著說,她走到宋元和的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她知道宋元和想到什麼,生病又不他願意的,她也心甘情願為他做任何事,畢竟在這世上除了宋元和、宋志、林芳如、小元寶是她的至親,再加上允兒和蘇禾,也可能加上許長銘這個未來女婿外,就沒有其他可以讓她牽掛的人了。


「媽~您哪裡老了還很年輕呢!我可以邀您們一起搭乘『世星號』遨遊壯麗的維多莉亞港,享受難忘的半島體驗呢!船上有好多鹹甜的點心喔!還可以遊覽尖沙嘴及將軍澳跨灣大橋。」蘇允兒開心的笑著說。


「允兒這是要先預訂的,妳不知道嗎?直接去應該沒有座位。」吳嘉瑜笑著說。


「宋媽媽,我們已經預定好12個位置,現在該出發了,不然會來不及搭船。」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笑著說。


「原來你們早就安排好的,那就走啊!我們也跟著年輕人去浪漫一下。」宋元和笑著說,他也牽著吳嘉瑜的手,跟著長銘和允兒一起出門去搭『世星號』。


他們一行人一起搭乘『世星號』在船上欣賞魅力無窮的半島景觀,蘇禾和蘇永成二人坐在椅子上,吃著甜點喝著咖啡,看著其他人都是一對對的,這父子二人竟然都笑了。


「爸~現在我反而覺得是自己最輕鬆的時刻,我已經跟允威說了,我跟藍莉莉離婚的事,還有要幫他轉回國內北區第一大學就讀,他開心的說很好,還跟我說了好多藍莉莉以前對他做過哪些讓他很難過的事,我真的是一個不合格的爸爸。」蘇永成慚愧的說。


「永成,爸爸也是,只是你的媽媽是一個非常美好的人,這是我比你幸運的事,看來,我還是比你還會看人。」蘇禾感慨地說著,他看著美麗的維多莉雅港,心中無限懷念自己的妻子,這裡他們也曾經來過,也曾像眼前那些年輕人一般,一起依偎在船的欄杆上,欣賞美景,往事只能成追憶了。


「爸,是啊!當初如果不是我對您的偏執看法,或許,今天會是不一樣的風景吧!」蘇永成笑著說。


「也許吧!但是你就沒有允兒和允威這二個好孩子了,藍莉莉就是一個自私的人,她也不是壞女人,算了,現在只要允兒和允威安好,我們就能安好不是嗎!」蘇禾說著。


「爸說得對!明天能看到允兒站在她的夢想舞台幫她加油打氣,我想了都開心晚上也不知能不能睡著呢!」蘇永成笑著說。


「哈哈哈~應該會睡不著喔!上次允兒來香港參加比賽那次,我也是都沒睡只閉著眼睛休息,今晚,我們父子二人好久沒有同房,應該也會睡不著吧!」蘇禾看著自己的兒子蘇永成笑著說,他以為他到死都不可能得到兒子的諒解,現在他的兒子、女兒都諒解他了,他慶幸自己還活著,真好!


「嗯!爸爸說的是,以後我會多陪陪您的。」蘇永成笑著說,爸爸真的老了,還好他總算沒讓爸爸失望,他知道爸爸已經等他很久了。他們二人靜靜的的看著香港半島大樓林立,他們想著未來一起生活的榮景好不快樂,二人嘴角都微微揚起。


靠在欄杆迎著風面,感受香港有點濕熱的味道,坐著船欣賞不一樣的香港也是一種美好的體驗,跟上次不同搭接駁船不同的感受。


「允兒,妳緊張嗎?剛剛和DaDa大師見面,聊得很愉快吧!他都答應來『農莊』了,明天應該會合作愉快才對。」許長銘一隻手環抱著允兒,他低頭看著允兒笑著說。


「嗯!剛剛和DaDa大師見面聊的非常愉快,所以,我一點也不緊張反而更加興奮,原來他也曾經和媽媽一起工作,他說媽媽是他的恩師,明天他要做的料理是媽媽指導他做過的料理,這讓我非常興奮不已。」蘇允兒開心的說著,她知道吳嘉瑜在料理界的地位,但是她不知道DaDa也曾當過媽媽的下手。


「是嗎!或許他會答應這場盛會也是因為宋媽媽的因素,他竟然說出宋媽媽是他的恩師,那麼我想他應該非常想念宋媽媽吧!畢竟宋媽媽已經離開料理界許多年了,如果不是為了允兒,應該不會有人知道宋媽媽的消息。」許長銘覺得應該是這樣,他看著允兒笑著,吳嘉瑜真的把允兒疼入心裡,為了允兒重出料理界,這不是母愛是什麼呢!


「嗯!是這樣沒錯,他看見媽媽時非常開心的擁抱媽媽,所以我覺得他是為了想見媽媽一面,才來答應參加這場盛會的,真的好讓人感動,可見媽媽是一位多麼讓人敬佩的料理師。」允兒笑著說,她希望自己將來也能成為一個不被人遺忘的料理師。


「嗯!我的允兒將來也會是一位了不起的料理師。」許長銘看著允兒,他知道允兒心裡在想什麼,他也可以肯定以允兒的天份,加上她不斷努力吸收料理、食材、香料方面的新知識,允兒絕對會是料理世界裡的一個閃亮的星星。


「哈哈哈~就你對我最有信心了,謝謝長銘,我會更努力的,希望明天我不會讓你們失望。」允兒抬頭看著許長銘笑著說。


「妳只會讓我們刮目相看。」許長銘笑著說完俯下身親吻允兒的唇一下。


「長銘,你越來越犯規了喔!」允兒雖然這樣說,卻笑得很開心看著長明。


「嗯~我是遵守愛情法則的人,我愛我的允兒,沒犯規。」許長銘在允兒的耳邊輕聲的說,允兒也在許長銘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他們看著手上的戒子,都開心地笑了。


季寧宏也牽著徐思穎在船邊看著船外的風景,竊竊私語,田俊也牽著季寧媛在船的另一邊說著悄悄話,季風華也牽著蘇美玲在欄杆邊欣賞香港的風景,他們靜靜地享受這樣美好的時光,雖沒有交談在他們心中卻感受到對方的情感,二個人從認識到變成一對戀人,再從戀人變成家人,一路走來雖沒有太多坎坷,也有許許多多的不盡人意,因為相信對方才能走到現在,懂得珍惜是他們心中最珍貴的價值。宋元和和吳嘉瑜也一起靠在欄杆上,迎著風看著遠方,宋元和不善言詞,他用行動來表達對吳嘉瑜的愛,吳嘉瑜懂宋元和,她知道他沒生病之前,讓吳嘉瑜盡情發揮她的才華在料理世界,他無條件的支持她,這讓吳嘉瑜深深感動他對她的愛與包容,所以,當她知道他病了,她也義無反顧地放棄所有光環,回到他身邊照顧他,因為這個男人值得她這麼做,他們的愛情是在過日子中不斷加溫,他的一舉一動她都知曉,她的一言一行他也明瞭,這是他們相愛的方程式,只要找到屬於自己愛的方程式,不管遇到任何困難,也能迎刃而解的。


晚上他們回到飯店,各自回房,他們都帶著愉快的心情入夢,迎接明早的曙光來臨。


一大早吳嘉瑜和允兒就起床梳洗,很快就用過早餐,他們沒有跟其他人會合,因為今天允兒必須在早上6點就進入酒店的中央廚房,進行作業,吳嘉瑜以允兒的下手一起進入廚房,他們在廚房裡遇見DaDa,他愉快的跟吳嘉瑜和允兒打招呼,就開始進行他們要做的事情,允兒做的料理是乾燒蝦仁、脆皮烤乳豬、櫻花蝦米糕燒賣,除了脆皮烤乳豬需要比較長的時間處理之外,其他現場做就可以了,小乳豬已經處理好,接下來就是允兒將辛香料調配好抹上小乳豬全身,進行按摩後讓辛香料入味,再用紹興酒塗抹全身,用叉子在豬皮上戳,再進入烤箱烤約一個半小時,期間要再刷上辛香料數次,美味的脆皮烤乳豬就完成可以取出切塊擺盤。


這次的慈善活動是從下午五點開始,主持人先介紹這次慈善活動的主辦單位香港亞洲集團,他請集團總裁為大家說幾句話後,接著是邀請『法國美食評論雜誌』社長上台致詞,緊接著就是介紹今晚晚宴的二位主廚,世界名廚DaDa大師和今年亞洲區料理比賽冠軍蘇允兒料理師出場,他們連袂出席這次慈善活動,為今晚的晚宴做出最好的料理,請各位嘉賓好好享用今晚最特別的晚宴,我們鼓掌謝謝二位主廚,在掌聲中,二位主廚對台下賓客行禮後,走下舞台回到中央廚房繼續今晚的晚宴做準備,這時已經有鋼琴家在台上演奏鋼琴,接著是弦樂四重奏在台上演出,晚宴料理開始,服務員端出第一道料理是白蘆筍干貝佐松露白醬,接著是第二道是脆皮烤乳豬,緊接著是乾燒蝦仁、香濃蘑菇松露雞湯、主菜香煎比利豬佐馬鈴薯泥佐芥末醬,最後是櫻花蝦米糕燒賣,甜點是馬卡龍、巧克力塔、南瓜布丁,餐後飲料是咖啡、菊花茶。


今晚各媒體都出動攝影團隊和記者,他們分別訪問了名廚DaDa大師,對於本次與蘇允兒料理師一同連袂登台有何感想以及對一名新秀料理師蘇允兒有何建議,DaDa對記者說:「我很高興這次能參加這次慈善活動,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活動,對與本次能與蘇允兒料理師一起完成今晚的晚宴料理,我深感榮幸,如果你能親眼看到她親自調配的辛香料及醬汁,你就不會懷疑她小小年紀就能取得亞洲區料理比賽冠軍了,因為連我都沒有把握能調配出這麼獨特又美味的醬汁和調味料,她不愧是名廚吳嘉瑜大師的關門弟子,希望不久將來我能有機會再與蘇允兒料理師一起做料理。」


蘇允兒也同樣被記者問到相同的問題,蘇允兒對記者說:「能參加今晚這麼有意義的活動,我深深感謝主辦單位給我這個新人一個機會,更感謝能與名廚 DaDa大師一起做料理,我在他身上看到對料理的執著與認真的態度,對食材與火候精準的掌握,他的料理除了色香味俱全外,更是一種料理藝術的展現,這是值得我學習的地方,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棒的體驗,非常感謝他不藏私的分享他所做的料理方式,他是一個了不起的料理大師。」


慈善活動在晚間十點結束,DaDa 走到吳嘉瑜和允兒身邊,他擁抱吳嘉瑜也擁抱蘇允兒,他謝謝恩師能讓他再一次感受到當時在她身邊學習時的感動,他已經好久沒有發現新的料理,他這次是來尋找當初對料理的悸動,恩師能來是他這次最大的收穫,他的心靈已經得到全新的滋養,他一定會拜訪『允兒農莊』在與恩師、蘇允兒好好一起做料理。


吳嘉瑜開心的用手拍拍他的肩膀,笑著對他說:「你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料理師,我以你為榮,如果你現在還是希望我成為你的師傅,那麼你就是我的唯二弟子,允兒是你的師妹。」DaDa聽到後馬上拿起桌上吳嘉瑜的茶杯恭敬地奉茶,吳嘉瑜接過DaDa的茶後,喝了一口將杯子放下,她跟DaDa說,你來『允兒農莊』師傅教你新的創意料理,DaDa 感動落淚,他知道恩師知道他遇到瓶頸了,願意出手拉他一把,他連連點頭,吳嘉瑜將他擁入懷裡拍拍他的背,這一幕也被記著遠遠的拍到,後來這張照片被放在各大媒體上,大標題寫著:名廚 DaDa 尋找多年的恩師吳嘉瑜大師,終於如願團圓。


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後面的季寧宏也牽著徐思穎,田俊牽著季寧媛,三對年輕的情侶開心地走在香港的街道上,天已經很晚,但是外面的人還是很多,他們走在尖沙嘴海濱花園,看到璀璨的燈火,真是迷人,他們六個人找到一個可以坐下聊天的地方坐下來。


「允兒,你實在太厲害了,今晚的晚宴太好吃了,DaDa 大師做的三道料理也都是一級棒的,我實在是太幸運了。」徐思穎笑著說,她的手一直挽著季寧宏的手,這讓季寧媛覺得不可思議,她跟她哥哥不是才剛開始嗎?怎麼就能這麼親密了,她還不敢這樣用手挽著田俊呢。


「嗯!妳真的很幸運呢!誰叫妳是我未來的嫂子呢!」蘇允兒看著她跟季寧宏非常親密的笑著說,她都覺得自己跟長銘已經夠親密了,真的是不能比,不能比啊!允兒看一下寧媛,就覺得好笑,他們這三對戀人,看來他們真的是後來居上啊!


「對!允兒說得對極了,思穎是你們未來的嫂子,哈哈哈~」季寧宏看著徐思穎笑著說,其他人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我說哥~,你們的進度會不會太快一點,我都沒辦法跟上了。」允兒看著得意的季寧宏說。


「怎麼會呢!你們加緊腳步就好啊!我和思穎應該是失散許久的戀人,才會一見鐘情吧!是不是這樣,思穎。」季寧宏自己也想不通,他們真的可以無所不談,非常自然的做一些親密動作。


「嗯!也許你們不相信,我對寧宏真的是一見鐘情,允兒生日那天,我看到寧宏和他說話後,就決定跟他表白,他是我的。」徐思穎也不藏著掖著,她喜歡季寧宏就是喜歡他,她很開心他們能真心相愛在一起。


「原來如此!這樣就可以理解了。」季寧媛笑著說,她就覺得應該是徐思穎主動,不然她哥經過沈芯事件,應該會很小心才對。


「沒關係!結果是好的就好,你們看~這是長銘自己做的喔!」允兒開心地舉起戴上戒子的手,這時許長銘也舉起戴戒子的手給他們看,秀恩愛誰不會。


「哇!長銘你很可以啊!太浪漫了,閃瞎了。」季寧媛張大眼睛看著說,旁邊的田俊這時也不淡定了,這是怎樣都沒事先說好,這二對還是朋友嗎?


「田俊,你~加油了!」季寧宏笑著看田俊說,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


「季寧宏,你也送戒子了。」田俊面無表情的說。


「我沒送戒指,但我送的初吻,你送了嗎?」季寧宏笑著說後,又在思穎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哥~真有你的,嫂子你就這樣縱容我哥嗎?」季寧媛害羞的說。


「寧媛,這是不是縱容,是因為他是我愛的人,他不會在別人面前這樣做的,妳放心,從醫學角度來看,兩個互相喜歡的人在一起時,自然而然會做出親密的動作,這是正常的現象,只是我們要對自己所做的行為負責。」徐思穎認真的說,她可以接受親密行為,但是要自己拿捏分寸,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她覺得接吻是一種愛的表現。


「嗯!我知道,我也知道妳一定是我哥很喜歡的人,他才會這樣做。」季寧媛笑著說,她和田俊也是有過接吻,只是他們不會這麼大膽在別人面前做。


「所以,田俊你送什麼呢?」季寧宏真的是故意這樣說,他覺得以後大家一起出來玩,他和思穎肯定是經常會在他們面前接吻,允兒這對他不擔心,唯一擔心的是田俊和寧媛。


「跟你一樣,不過,我還送寧媛一本我們去南部拍攝的照片,你有嗎?」田俊不甘示弱地說。


「很好,這個我沒有,你行,我們不是要比這些,主要是我跟思穎都屬於行動派的,我喜歡思穎,若遇到什麼感動的畫面,我們就會情不自禁地接吻,怕嚇到你們,所以剛剛才會有這樣的動作讓你們知道。」季寧笑著說他看著身邊的思穎心裡有說不出的甜蜜。


「嗯!我同意哥的想法,我和長銘偶而也會這樣,哈哈哈~」允兒笑著說,他們六個人聽了都哈哈大笑,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了,他們準備回飯店休息,今天對允兒來說是一個非常難忘一天,想到這裡允兒突然停下腳步,身邊的許長銘也跟著停下腳步,他看著允兒,允兒也看著他笑,許長銘明白了,他俯下身允兒墊起腳跟,他們在這個美好的夜晚給對方深深的一吻,沒錯,對愛的人就是要這樣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多麼喜歡他。田俊看到這一幕也笑著擁抱著寧媛給寧媛一個深刻的吻,季寧宏和徐思穎二人看著對方笑著,他們也互相擁抱,在浪漫的香江邊留下他們非常深刻的一吻,今晚,真的夠浪漫了,浪漫到天際的星星都不敢窺看,躲到雲層裡,他們這才滿意地回到飯店休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