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四十九章 沈芯在藝術學院美術系引起爭議


允兒恢復身心靈的健康,在農藝系的實驗室裡,坐在顯微鏡前做實驗分析,許長銘、吳青青和黃文泰也是一樣,他們這學期的實驗項目是改良土壤的方法,他們挖一些土壤有乾硬、鬆軟、黏土、砂質土、砂壤土做分析,看如可利用質地不同改良土壤,提高農作物的產量。


蘇允威已經在建築系上課,基本上都沒有出現太多問題,或許是因為他也不喜歡出風頭的關係,又是一年級新生,很少人知道他是從美國回來的高材生,沈毅倒是帶著允威認識建築系上課的教室和系辦公室、系讀書館,讓允威輕鬆不少,允威的通事學科也經過測試免修,他現在正在做一項建築模型設計圖,他在美國就開始設計還沒完成,他有許多課都是免修學分,所以,他有許多時間可以繼續做這個未完成的模型設計圖,系主任還給允威一間獨立教室讓他可以單獨使用。


藝術學院今年這學期有許多活動,美術系有油畫展、水彩展和水墨展,服裝設計有畢業服裝秀、視覺設計有產品設計視覺展,都集中在這個學期。


沈芯現在是大一美術系新生,但是她上學期已在美術系上課修過了學分,期末考試期間因為美術系需要交一個作品作為期末考作業,無論是油畫、水彩畫和水墨畫都可以,沈芯交的作品是水彩畫,其他人都是交油畫當期末作品,這讓沈芯非常不開心,當場就非常生氣,她覺得大家在抵制她,串通好要整她,她交了水彩作品後,看一下其他人的油畫作品,開口鄙視的說:畫成這樣也敢交出來,笑死人了,然後轉頭離開,留下一堆美術系的同學,一臉錯愕吃驚的表情在原地,震驚過後他們才感覺到心中憤恨難平,而那個挑性的沈芯已經離開現場了,這件事,美術系的學生都知道,但學校還不知道這件事,開學之後,沈芯的水彩畫作也得到高分,其他油畫作品也有很多人的分數與沈芯的差不多,就有許多學生開始想要讓沈芯為上學期的事情道歉。


「沈芯,妳是不是應該為上學期交期末作業時說的話道歉呢?」美術系大二學生蔣凌愛看著沈芯說,她的媽媽就是商學院的教授吳雲,也是許長銘爸媽的同事,都任教在北區第一大學,所以,長銘很早就跟允兒說過沈芯在美術系發生的這件事了。


「我為什麼要道歉?交期末作業時我有說什麼嗎?」沈芯覺得一堆無聊的人。


「妳嘲笑大家說:畫成這樣也敢交出來,笑死人了。妳說了這句話,難道不覺得過分嗎?不應該道歉嗎?」蔣凌愛看著沈芯一臉無辜的臉有點生氣的說。


「啊!我說那句話,有什麼不對呢?我只是把我心裡想說的話說出來而已,為什麼要我道歉,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沈芯心裡覺得蔣凌愛有毛病嗎?她都沒怪他們集體串通好要整她,她還敢要她道歉。


「妳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說錯話嗎?我們在作畫時都是非常認真的,妳憑什麼用這樣的話語批評大家,不管大家的畫作如何,畫的好不好,妳也不應該這樣說不是嗎?」蔣凌愛看著沈芯生氣的說。


「妳真的很奇怪,畫的不好還不讓人說,你們都敢拿出來當期末作品了,還不敢讓人批評,怎麼?難道你們要我說謊,說你們畫得非常好,這樣你們就滿意了,是這個意思嗎?」沈芯指高氣昂的看著蔣凌愛說,蔣凌愛聽到沈芯說這話時,已經被她氣得半死,一時對不上話,這時另一位美術系大二的學生走到沈芯面前。


「沈芯,我們都知道妳在畫畫上是非常有天份的,但是妳也不應該如此出言不遜的批評別人的作品,就算我們的畫不能入妳的眼,妳也不應該說出這樣傷人的話,不是嗎?」美術系王英英說。


「我不覺得我說的那句話有什麼不對?我就不知道了,現在說實話的人,反而是錯的,這是什麼道理,再說,你們串通好一起交油畫作品,唯獨沒有知會我一聲,讓我交一個跟你們不一樣的水彩畫,難道你們集體霸凌我,就不需要跟我道歉了嗎?」沈芯越說越氣的瞪著王英英說,這時,所有的人都氣炸了,什麼他們霸凌她,明明這學期在課堂上大家都是畫油畫,不交油畫作品,要交什麼?難道還要大家跟她一樣再畫一張水彩畫來交作業嗎?大家都還有許多學科的書要讀準備期末考,不像沈芯那麼有時間,畢竟沈芯也只是來修學分還沒正式入學。


「妳交妳的水彩畫作品跟我們交我們的油畫作品,到底哪裡我們霸凌妳了?教授明明說得很清楚,油畫、水彩畫或水墨畫都可以,不是嗎?」蔣凌愛看著沈芯覺得這人真的有點腦迴路,這樣就是霸凌嗎?她到底腦袋裡裝的是什麼。


「教授是這樣說沒有錯,但是你們全部都交油畫,這該不會是巧合吧!你們就怕我也跟你們一樣交油畫,會讓你們的成績更加難看,所以你們才不告訴我對吧!」沈芯瞪大眼睛看著蔣凌愛說。


「妳真的是不可理喻,莫名其妙、思想齷齪,真不知道該如何與妳交談。」蔣凌愛被沈芯氣到說了重話。


「你們看,這不是霸凌嗎?說我不可理喻,莫名其妙、思想齷齪,妳的家教還真是好啊!」沈芯瞪著蔣凌愛說。


「沈芯,妳~別把我爸媽扯進來,我說妳不可理喻,莫名其妙、思想齷齪,是因為妳剛剛說的話,我們交油畫並沒有霸凌妳,更不會擔心妳的成績好到讓我們難堪,成績好壞是教授給的,我們都會欣然接受。」蔣凌愛覺得沈芯雖然畫畫很有天份,但卻過於目中無人,一點藝術家的風範都沒有,不會放下身段去欣賞別人的作品,這樣的人實在無法與他人相處。


「就是啊!我們上學期的美術課就是油畫,不交油畫要交什麼?我們還有很多書要讀,哪有時間再去畫其他的畫作。」一位美術系女同學說。


「是啊!沈芯,我們跟妳不一樣,妳不能這樣說。」另一位美術系女同學說。


「你們當然跟我不一樣啊!一樣還得了,每個人都得大獎了,跟妳們說話簡直浪費我的時間。」沈芯笑著斜眼看著剛剛說話的那位學生。


這時,已經好多人圍觀了,季寧媛剛好經過,她也聽到他們的對話,她對沈芯只能搖頭了,看在她是田俊的表妹,她還是去通知一下沈毅,於是寧媛快步的往建築系方向走去,一陣陣竊竊私語在場邊縈繞著,這樣的情形在美術系是很少發生的,因此也引來不少藝術系的學生觀看,許多人都在他們的對話中了解一二,都對沈芯這位大一新生感到好奇,能在上學期就到美術系選修課程上課,這樣的人應該是美術系招收進來的優秀學生,怎麼說起話來這麼沒有經過大腦思考,何況剛剛的對話中,就可以清楚知道是這位沈芯,自己誤會了全部的同學還不自知,自恃自己的天份,也不能如此不尊重別人。


「沈芯,妳很了不起,小小年紀就得大獎,是我們望塵莫及的高度,但是,這不是妳可以用來鄙視同學的理由,不是嗎?」美術系一位男同學厲維安看著沈芯說,他覺得有天份的人不是更應該謙和待人嗎?像沈芯這樣不是讓自己招來更多麻煩,製造更多敵人嗎?


「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個道理難道你們不懂嗎?虧你們還是這領域的高材生呢!」沈芯看一下厲維安,這人還長得真好看,所以,沈芯說的語氣柔和了許多,但還是一副我就是厲害你們又能拿我如何。


「哎!沈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妳不懂嗎?既然妳如此自命清高,那就沒什麼好說的,再說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凌愛,算了吧!可好?」厲維安說著看向蔣凌愛笑著說,他是蔣凌愛的男友,還沒等蔣凌愛說話,沈芯看到厲維安這樣溫柔對蔣凌愛,她心中的一把火突然被點燃。


「算了!誰說可以算了?你們先找我麻煩,就這麼算了,不用跟我道歉就想一走了之,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沈芯怒瞪著蔣凌愛說。


「沒有人找妳麻煩,這件事應該在上學期期末時就該解決,會一直拖到現在也是因為考試的原因和放了暑假,妳說了那樣的話,不跟大家道歉就算了,還說別人找妳麻煩,妳的認知能力似乎有待加強。」厲維安慢慢的說著。


「是你們賭我在這裡,還要我向你們道歉,這是哪門子的道理,還說我的認知有問題,應該是你們的認知有問題吧!別把所有的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自己以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人,你們配嗎?」沈芯看著厲維安生氣的說,她覺得厲維安不應該這樣對她,她可是得過獎的人,也長得比蔣凌愛好看,憑什麼對蔣凌愛這麼溫柔,卻對她這麼嚴厲。這時,美術系系主任也來到這裡,他也聽了他們的對話,他也知道厲維安不會輕易與別人起衝突,即使有關係到蔣凌愛的事,他也是不偏不倚的按照道理來處理。


「你們都散了,快去上課。」美術系系主任羅致光教授說。


「怎麼可以這樣,他們還沒有跟我道歉呢!」沈芯不高興的說著,這時,沈毅已經請他的爸爸沈豐年和媽媽李春華過來,他們都有聽到一些他們對話,路上沈毅也跟他們說了一下原委,是寧媛跟他說的,沈豐年和李春華都感到非常頭疼,這女兒上學期剛來上課就口無遮攔的亂講話,不知道要謙遜些嗎?


「沈芯,妳說什麼呢?怎能用這樣的態度跟同學和主任說話呢?」沈豐年看著沈芯生氣的模樣,就覺得這女兒真的被寵壞了。


「爸,是他們集體欺負我,又不是我主動找他們麻煩。」沈芯委屈的說。


「妳上學期發生的事,為何回家沒提呢?妳怎麼可以說出那樣的話,藝術沒有好看不好看,對創作者都應給予尊重,不是妳可以隨便評論。」沈豐年看著沈芯說。


「我又沒說什麼,我也只是實話實說而已,難道這樣也有錯嗎?」沈芯委屈的說著,她爸是怎麼了,怎麼沒有為她說話,讓她感到難過。


「實話實說,妳不知道美術系裡的學生都是臥虎藏龍的嗎?別以為自己得過獎就看不起別人,妳怎知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去參加比賽的緣故,妳才有機會拿到獎呢!藝術沒有絕對,妳不要太自負,會耽誤了妳自己,跟同學道歉。」沈豐年看著自己寵愛的女兒說著,他們真的把沈芯給寵歪了,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難怪,允兒不敢跟沈毅繼續交往下去,誰會想要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姑子。


「爸!我沒錯,我不道歉。」沈芯嘟著嘴說。


「沈芯!道歉,這是妳該做的,妳沒有權利羞辱別人的作品,不是嗎?妳想想看如果今天是別人這樣說妳的作品,妳會如何?」沈毅走向前說。


「我~不會讓別人有機會這樣說我。」沈芯依舊不願道歉的看著沈毅說。


「芯芯,聽媽媽的話,妳跟大家道個歉,說錯話本來就應該道歉,妳怎麼會變成這樣啊!」李春華有點難過又失望的說,他們引以為豪的女兒,今天怎麼會變成如此得理不饒人呢!沈芯還是瞥過臉一點也不想道歉,蔣凌愛看沈芯一眼直搖頭,他們覺得再下去就沒意思了。


「算了!妳也不用道歉了,妳是怎樣的人,大家現在都很清楚了,以後大家再遇到這樣的事,自己別當一回事就好,系主任,那我們去上課了。」蔣凌愛笑笑說著,她真不知沈芯是天真無知還是怎樣,看她的爸媽和哥哥都是正常思考的人,怎會出現這樣一個奇耙的人。


「好!去上課吧!大家都去上課了。」系主任羅致光教授說。圍觀的同學都走了,有的去上課有的去別的地方,沈芯、沈豐年、李春華和沈毅留在現場與系主任羅致光教授。


「羅主任,真的很抱歉,沈芯這樣的行為身為父親的我,也感到非常遺憾,請您原諒她這一次,我們會好好教導與糾正她偏差的行為,真的很抱歉。」沈豐年羞愧得向系主任羅致光教授說。


「沈教授、李教授,這次的事確實是沈芯的不對,再有天份的人也該懂得尊重別人,而不是要別人一直順著她,如果沈芯不改,吃虧的人絕對是她,看來,沈芯往後在美術系,是交不到朋友了,你們還是要好好監督她,不然就浪費了她的天份。」羅致光教授有點惋惜說。


「好的!謝謝羅主任了,我們知道怎麼做的,這次沈芯造成美術系的麻煩與躁動,我們深感歉意。」沈豐年向羅致光教授表達歉意的說。


「沒關係!我只是擔心沈芯日後在美術系上課時,不會有太多同學願意與她互動,這對一個剛上大學的學生來說,應該會是不少的衝擊,你們還是多多關注沈芯,我系裡還有事就先離開了。」羅致光教授說後就轉身離開,他一邊走一邊搖頭,看在沈豐年、李春華和沈毅的眼裡滿是心酸,他們該拿沈芯如何,而沈芯也聽到羅致光教授說的話,她卻感到非常生氣,說她交不到朋友那就交不到啊!誰稀罕跟那些人做朋友。


寧媛下課回農莊後,將她看到沈芯跟同學爭執的這件事情告訴季寧宏,她還笑著說:「哥~你是不是應該感謝允兒呢?如果那次我們南部之旅,允兒沒有跟沈毅提到你對沈芯有意思的話,或許哥現在的女朋友應該不是思穎姐,而是沈芯吧!那~現在頭疼的人應該也是哥哥喔!」


「嗯!寧媛妳說得有道理,還好還好,嚇死我了!思穎比起沈芯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個性、品行都好,我和田俊這次開發的醫療影像程式設計,思穎幫我們好多忙,她為了幫我們整個暑假都在研讀人體器官功能,再提供給我們人體各部位的資料,寧媛,有這樣的嫂嫂是不是很棒呢!」季寧宏開心地笑著,他對徐思穎的感情是越來越濃,不僅僅只是因為徐思穎會幫他,而是,徐思穎處處為他著想,活潑可愛,每次他們約會都是甜甜蜜蜜的,但是討論事情時又是非常認真專注一點都不馬乎,對事情的輕重緩急能拿捏的很好,不會驕縱耍賴,又喜歡做料理,這樣下得了廚房,上得了廳堂的女孩去哪裡找。


「是啊!我也很喜歡思穎姐,她真的很好相處,我很開心哥哥的女友是她。」季寧媛笑著說,田俊也跟她說過,徐思穎是個不錯的女孩,當他們的嫂嫂是他們的榮幸。


這時,允兒和長銘也下課回到農莊,剛好聽寧媛說的話,他們對視而笑,因為他們知道季家兄妹一定是提到沈芯事件。


「你們在聊什麼啊!可以說來聽聽嗎?」允兒笑著說。


「允兒,妳知道沈芯在美術系發生的事嗎?」季寧宏看著允兒說。


「嗯!知道啊!我想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這種事傳得最快不是嗎?我們組裡還有青青這個“新新聞“學社社員,能不知道嗎?看樣子明天“新新聞“的頭版就是這一條了。」允兒看著他們說,她其實沒有過多的幸災樂禍,因為,她覺得這時的沈毅應該是最難過的,許長銘似乎也感覺到允兒的心情,他走到允兒身邊牽著她的手,允兒看著許長銘,心裡暖暖的,長銘總是能察覺她的心情。


「哎!我是很慶幸南部之旅讓我遠離災難啦!但想到沈毅還是替他難過,算了,允兒,今晚妳掌廚是吧!舅媽他們一家人去大嫂家吃飯喔!妳知道嗎?」季寧宏看著允兒說。


「嗯!知道啊!我先上樓換一下衣服就去廚房準備晚餐了,姐妳要當我下手嗎?今天有幾道菜可以讓姐來做,如何?」允兒笑著說。


「好啊!那我們今晚要做什麼料理呢?」季寧媛開心的說。


「嗯!南瓜雞肉燉咖哩、魚香茄子給姊姊掌廚如何?我來做醋溜魚片、宮保雞丁、糖醋排骨酥、苦瓜鑲肉、海鮮湯。」允兒想想早上在冰箱看到的食材說。


「好啊!允兒可以教我苦瓜鑲肉嗎?田俊很喜歡吃這道菜,我想把這道菜學好,可以嗎?」季寧媛笑著說,她經過上次跟媽媽擁抱之後,對事情的態度也比較積極敢說出來。


「嗯!沒問題,那我先上樓喔!」允兒笑著說,許長銘還牽著允兒的手沒放開,允兒看了他一下說:「怎麼了?」


「沒事,我要先進一下實驗室,不知道能不能準時出來用餐。」許長銘看著允兒笑著說,最近,他的實驗裡的植物纖維分子,已經開始有些變化,他不敢懈怠,深怕一個不小心錯過一些環節就不好,雖然他架設錄影機,他還是希望能親眼見證一下他們的變化。


「嗯!知道了,我的長銘辛苦了,我會幫你留晚餐的,那你快去吧!」允兒甜甜的笑容融化了許長銘的心,他再辛苦都值得。


「哇!撒狗糧了!還好還沒吃飯,長銘快去實驗室,爭取快點出來吃飯。」季寧宏笑著說,他們會這樣也是他和徐思穎帶壞他們的,他沒資格埋怨。


「好,我去實驗室了。」許長銘說完在允兒額頭親一下,就開心地笑著闊步走出門外,往實驗室方向走去。季寧宏終於知道,他和徐思穎當初在他們面前做那些事時,別人是怎樣的心情了,他看到季寧媛和蘇允兒笑著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她們在告訴他,你也有今天啊!她們二人先去樓上換衣服再下樓準備晚餐。


沈芯這個事件已經在校內“新新聞“的報導中,傳遍整個北區第一大學的校園,這也讓許多人很想要看看沈芯這號人物,竟然可以以一敵眾,某方面來說,沈芯也是算是一個厲害的角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二章  浪漫婚禮

明天是簡方舟和朱曉月結婚的日子,今天中午朱曉月就回到她家,朱慶生、何雯秀和朱曉風都請休假在家,朱曉月一進門就看到家裡最愛的家人笑著迎接她回家,朱曉月開心的走到家人身邊,她抱著自己的媽媽久久不肯放手,何雯秀只好拍拍自己心愛的女兒,拉著她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月兒,明天要出嫁了,還這般撒嬌啊!」何雯秀笑著說。 「媽~就是想您們了,我這些日子實在太忙了,昨天好不容易去看藍爸藍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一章  婚前相約閨蜜

結婚前二天,董愛玲、趙若水約朱曉月一起吃飯喝下午茶,她們吃完飯後來到藍爸、藍媽的『藍。咖啡』一起喝咖啡,這是朱曉月提議的,她真的忙到沒時間來看藍爸、藍媽,她非常想念他們。 當她們走進『藍。咖啡』時,藍媽看到朱曉月開心地迎了過來,朱曉月也是一樣開心的走到藍媽身邊抱著藍媽將頭埋在藍媽身上。 「月兒,藍媽想死妳了,快進來,藍爸快要望穿秋水了,妳再不來,他要殺到簡方舟家了,哈哈哈~」藍媽笑著說,朱曉月挽著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三十章  浪漫婚紗禮服

朱曉月經過一星期的努力縫製自己的婚紗,終於在今天下午四點多完成,她看著衣架上的婚紗俏皮又帶點溫婉,朱曉月滿意極了,她不喜歡許多婚紗都是拖著長長尾巴的裙擺,穿的人不舒服,身後幫忙拉長裙擺的人也不舒服,她希望她在婚禮上穿的婚紗是有著讓她由少女變成少婦的心情,所以她設計自己的婚紗擺脫以往的蓬鬆長長裙擺,而是前面短至膝蓋沿著二側漸漸加長至地面上,以旋轉的波浪百摺當作裙身,每個波浪上都繡著珍珠和繡花,朱曉月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