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四十七章 『蘇允兒魔法三明治』記者會暨簽書會


開學前的最後一個星期日,是允兒『蘇允兒魔法三明治』記者會暨簽書會,在上田出版社開設的書店「上田書店」舉行,允兒今天穿著一身米白色洋裝,是許長銘媽媽陳萍為了允兒這場記者會,買給允兒在記者會當天穿的,一早吳嘉瑜就幫允兒裝扮,她將允兒的長髮挽起一個少女的髮型,她希望允兒能美美的開記者會,他們也不知道今天的記者會,會來多少記者,簽書會會不會冷場,但是,無論如何,好好打扮絕對是對的,允兒從樓梯走下來時,許長明就在樓梯下等她,她看到許長明開心笑著,許長明伸出手去牽允兒的手,在允兒耳邊輕輕的說:「我的寶貝真漂亮!」。允兒回給許長銘一個甜美的笑容,他們手牽手一起走到蘇禾的車,蘇禾坐在後座等他們,今天是許長銘開車,允兒坐進副駕駛座位,長銘幫允兒繫上安全帶,蘇美玲和季寧宏、季寧媛已經坐在季華的車裡,蘇永成也開車載著蘇允威,宋志也開車載著宋元和、吳嘉瑜和林芳如,他們一起開出『允兒農莊』朝著「上田書店」的方向前進。


當他們走進上田書局時,門外已經有好多記著在那裡等候,一堆攝影器材都排列在紅線外,場上的座位除了貴賓席外,都已經坐滿,沈毅一家人也到場,他走到允兒身邊說:「允兒,恭喜妳出書了,妳今天真的很漂亮。」


「沈毅,謝謝你,我們好不見了,改天到農莊玩。」允兒微笑著說。


「好,暑假結束前可以跟田俊一起去農莊嗎?」沈毅也帶著笑容說,他沒想到允兒還願意讓他去農莊玩,看來是自己太過矯情了,他後悔錯失允兒,更後悔因沈芯的關係,他都不敢跟允兒聯絡,深怕連朋友都無法做了。


「好啊!歡迎你來,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不會因為別人而改變。」允兒當然知道沈毅因沈芯的關係,不敢與他們接觸,其實,沈毅本人真的很不錯,也是一個非常陽光的男孩,或許現在他也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多麼驕傲,多麼目中無人,讓他也失去往日的笑容,至少在面對他們這些朋友時是如此。


「我們真的非常歡迎學長到農莊來玩。」許長銘一直牽著允兒的手笑著說,他對沈毅沒有任何意見,他也知道他是真心喜愛允兒,如果不是他那天才妹妹,他也不可能跟允兒分手,而自己更不可能擁有允兒。


「嗯!好的!看你們這麼好,我也很開心,我們能當一輩子的朋友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事。」沈毅笑著說,他發現他已經可以接受他們在一起的事了,允兒能幸福就行。


「嗯!我們當然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允兒開心的說。沈毅的爸媽也帶著沈芯走過來。


「允兒,恭喜妳出書了,我剛剛已經買了一本,等等要幫沈媽媽簽名喔!」李春華笑著說,她之前為了寫允兒的三明治料理書的推薦已經大略看過,就發現這是一本非常好的料理書籍,她看著允兒,還是非常惋惜兒子和她分手,她已經知道沈芯的一些行為出現問題,這個暑假她特別盯著沈芯,希望能掰回來一些她的自大與高傲。


「謝謝沈媽媽,也謝謝您幫我寫推薦喔!我等等會幫您簽名,非常感謝您的支持。」允兒笑著跟李春華說。


「哎!不就是一本料理書嗎?也搞得像大明星一般誇張,我若是出一本畫冊應該會來更多人吧!」沈芯冷冷的說著。


「芯芯,怎麼說話呢!等妳有本事出畫冊再說。」李春華生氣的說,看來這個暑假是白教了。


「允兒!抱歉,芯芯真的是口無遮攔亂說話,妳別壞了好心情。」沈豐年感到歉意的說著,他不知道這個女兒怎會變成這樣一點修養都沒有。


「沒關係!或許沈芯出畫冊時,真的會比今天的場面更大呢!有理想有志氣很好啊!」允兒笑著說,她對沈芯已經免疫了,她也跟她沒有什麼關係,何必在意呢!允兒只是覺得上學期在學校藝術學院美術系發生的事,下學期開學後不知會不會爆發,這件事還是許長銘的爸媽聽一位教授氣憤的說,她女兒在美術系受到沈芯無端的屈辱,許長銘跟允兒聊天說話時提到的,如果不是因為在期末考期間,這件事恐怕就已經爆發出來了。


「看吧!爸爸、媽媽連她自己都這麼說了。」沈芯得意的說著。沈豐年、李春華和沈毅都感到無語,沈芯哪裡來的自信啊!


「爸媽,我們去位置上坐吧!不然恐怕連位置都沒有了,允兒,先祝妳圓滿成功,新書大賣。」沈毅笑著說,就先走到他們的座位,他對沈芯已不再像以前一般傻傻的寵愛了,沈豐年、李春華只好跟允兒微笑點頭後就帶著沈芯離開。允兒看著身邊的許長明笑著說:「還好,現在是你在我身邊。」許長銘寵溺的看著允兒笑說:「晚上給我獎勵喔!」許長銘將手指,指著自己的嘴唇說,允兒笑著點點頭。


黃文泰牽著吳青青走過來,手裡都拿著一本『蘇允兒魔法三明治』,他們微笑的走過來。


「允兒,恭喜妳了,我剛剛翻了一下妳的料理書,哇噻!每個三明治我都好想吃喔!我一定會回去按著書裡教的做法,做來吃。」吳青青笑得開心的說。


「嗯!一定要做喔!這樣買我的書才有意義嘛,是不是啊!謝謝二位捧場。」允兒感到非常窩心的看著他們說,沒想到他們四個人的感情會變得這麼好,這是意外的人生收穫,朋友不在多,在於真心對待。


「嗯嗯!我下次再跟妳報告心得,嘻嘻嘻!」吳青青笑著說。


「允兒,我也會自己做來吃,看起來按照妳的做法來做,應該是零失敗才對,哈哈哈~沒想到我也會有心甘情願,洗手作羹當的一天。」黃文泰笑著說。


「那你們好好做,改天做好拿到學校給我們嚐嚐看。」許長明笑著看他們說,許長明看著這二位活寶,心裡也是歡喜。


「好喔!長銘該不會以為我們是隨便說說的吧!開學後本姑娘就做給你們吃,哈哈哈~」吳青青笑著說,心裡想著一星期時間練習應該可以才對。


「嗯!那我們等著喔!你們快去座位坐好,應該快開始了。」允兒笑著說。


蘇禾、蘇永成和允威、宋元和、吳嘉瑜和宋志、林芳如、許育笙和陳萍、季風華、蘇美玲和季寧宏、季寧媛都已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時有人過去跟他們打招呼,允兒看著她最喜歡的人都坐在第一排,心裡真的很開心,她看著坐在中間的蘇禾,心裡滿滿的溫暖流淌在她全身上下的血液中,沒有爺爺全心全意地照顧她、寵愛她、教導她,她怎會有今天,謝謝我最親愛的爺爺!


田仲崑、李春美和田俊這時也走到允兒身邊,他們手中也都拿著書,打斷允兒的思緒,允兒向他們微笑示意。


「允兒,今天真漂亮,田媽媽先恭喜妳的新書大賣喔!」李春美笑著說,還拿起手中的書揮一揮。


「好的!謝謝您的吉言了,也謝謝您幫我寫推薦喔!」允兒笑著說。


「允兒,那我們去座位了。」田俊笑著說。


「嗯!姊姊在那裡呢!」允兒看著寧媛的方向說著,田俊笑著點點頭,因為他和季寧宏開發的醫療影像程式設計,他已經一個多月沒和寧媛見面了,只靠著電話簡單聊聊,他確實也很想寧媛了,於是,他大步的走向寧媛旁邊的位置,這是允兒貼心的地方,季寧宏旁邊也空一個位置給徐思穎。


「允兒,我來晚了,路上塞車呢!我爸媽今天醫院臨時有事會晚點過來,他們請我向妳說聲恭喜。」徐思穎笑著說,她的一雙大眼睛跟允兒一樣非常靈動有神,允兒也很高興季寧宏能有這麼一個聰慧活潑的女朋友相伴。


「嗯!謝謝徐醫師和孫醫師,妳快去我哥那裡,他等妳好久了呢!」允兒笑著說,徐思穎笑著點頭就往季寧宏方向走去。這時,允兒和長銘也一起入場坐在台上最前方,因為長銘是本書的攝影師,所以就跟允兒一起坐在台上。


上田書局社長陳世昌先生上台說明今天的記者會,他先請推介本書的名廚吳嘉瑜大師上台,發表一下對本書的看法後,陳世昌社長請大家看向前面的大螢幕,螢幕出現名師 DaDa 大師,他用簡顯易懂的英文向大家推介『蘇允兒魔法三明治』這本書,他笑著說:「他將書裡的三明治都親自做了一遍,對不會做料理的人來說是非常容易上手的,而且成功率應該是百分之百,除非你沒記住作法的程序,這是一本值得珍藏的書,他祝福每位喜歡料理的人都能擁有這本書,不再為早餐、宵夜而煩惱。」螢幕關閉後,全場掌聲雷動。


陳世昌社長接著請本書的作家名廚蘇允兒老師,為大家解說這本料理書的特色及本書的發想,接著是記者的發問,蘇允兒也都一一說明,記者會也在大家熱烈發問及得到蘇允兒作家滿意的回答後,順利結束。


接下來就是『蘇允兒魔法三明治』的簽書活動,會場已經排滿人,有的人是從香港專程過來參加簽書會活動,他們都在香港看過蘇允兒在香港參加料理比賽的實況轉播,對於這位年輕又漂亮的新科冠軍料理師蘇允兒,已成為他們心中非常崇拜的偶像。


簽書會一直進行二個多小時才結束,允兒簽書的手都快要斷了,長銘握著允兒的手不斷地輕柔,他為允兒開心也為她心疼,允兒累的閉上眼睛,躺在許長銘的懷裡,讓長銘幫她揉著手腕,這時徐英達和孫鳳儀走進休息室想跟允兒打聲招呼,他們因為晚到沒有親自向允兒恭喜,就想著來休息室看允兒,他們看見許長銘在對允兒的手作輕柔轉動復健,都覺得這個男孩真的非常體貼又溫暖。


「長銘,允兒的手你不用擔心,回去用一下冰敷在手腕的部位,暫時不要再用這隻手工作,應該就會緩和。」孫鳳儀笑著輕聲細語說,她看見閉著眼休息的允兒,不忍心吵醒她。


「好的!謝謝孫醫師,我會按照您說的做。」許長銘溫柔的笑臉看向孫鳳儀,孫鳳儀真的覺得這個男孩是個非常溫文儒雅的孩子,跟季寧宏陽光爽朗不同的性格,她都喜歡。


「既然允兒休息了,我們就不吵醒她,讓她多休息一下,我們先離開了,今晚我們也會去『允兒農莊』參加慶祝會。」徐英達笑著輕聲說。


「好!歡迎您們!我們晚上見。」許長明笑著說。徐英達牽著孫鳳儀的手離開休息室,允兒似乎聽到關門的聲音,眼睛睜開,她就對上一張令她難忘的俊臉在她眼前,許長銘溫柔的說:「吵醒妳了,剛剛是徐醫師和孫醫師過來看妳,看妳這麼累不忍心吵妳,手還酸嗎?還要再睡一會兒嗎?」允兒一雙大眼盯著許長銘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微笑著,許長銘俯下身在允兒的唇上親了一下,他就想離開,允兒卻伸出雙手抱著許長銘的脖子,深深的吻著許長銘,這是允兒第一次這樣主動,許長銘開心的擁吻著允兒,這個女孩是他心中的天使。


不久後,他們陸陸續續地回到農莊,沈毅一家人也跟著去農莊,蘇禾原本不太願意,但允兒跟爺爺說:「爺爺,沒關係!沈毅是我們的朋友,雖然她也不喜歡沈芯,但是不能因為沈芯這樣就讓沈毅也跟著遭罪。」蘇禾點點頭的看著這個善良的孫女,他很欣慰允兒能明白是非對錯,不會遷怒他人。


吳嘉瑜已經在廚房忙著,今天林芳如當她的下手,因為季家兄妹的未來親家都來,他們必須招呼他們,林芳如非常開心能幫上忙,因為今天的料理跟平常不同,是宴客用的料理,她今天也買了一本允兒的書,她在車上翻看了一下,覺得照書中的做法來做,應該可以做得好,沒有百分百也有九成的成功機率,想來也會是好吃的,下回回娘家時,她要親手做給她的爸爸、媽媽吃。


一群客人在農莊悠閒的散步閒聊,黃文泰和吳青青到空地幫忙將場地的桌椅擺好,這時,黃文泰看著吳青青說:「我們要不要請人將鋼琴也搬過來,似乎有點音樂會更好些。」吳青青看著黃文泰笑著說:「好啊!不過,我們還是打電話問一下允兒,而且我們也沒有倉庫的鑰匙。」黃文泰笑著點頭,他摟著吳青青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吳青青害羞地瞪著他一眼,就拿出她的手機打電話給允兒,允兒同意後,黃文泰就通知專門搬鋼琴的人過來搬鋼琴。


等一切就緒後,慶功宴會也在黃文泰的鋼琴聲中展開,每個人的座位上都已擺好餐盤和餐具,可以自行到餐車上取餐,今晚的慶功宴吳嘉瑜是採用自助餐方式,ㄧ共出了十二道餐,三樣甜點,百香果冰沙、冷泡茶。


每個人都非常開心的品嚐今晚的美食佳餚,欣賞著優美的鋼琴現場演奏,今晚許長銘也上場彈了一首曲子,允兒看著彈鋼琴的長銘開心的拍手喝采,黃文泰和吳青青也輪流上台表演,整個氣氛被炒的越來越熱鬧,歡笑不斷,連沈芯都開心的忘了搗亂,這時,何叔叔卻急急忙忙地跑過來,他東看西看得在尋找蘇禾和蘇永成,他找到他們的座位,急忙地走過去,在蘇禾和蘇永成面前說了些什麼話,允兒覺得有點奇怪就走到爺爺身邊。


「允兒,不用擔心,妳媽媽不知為何突然來了。」蘇禾看著允兒有點憂心的臉說,他確實不知這時候藍莉莉過來做什麼,旁邊的蘇允威聽了有些害怕的拉著蘇永成的手,蘇永成安撫著允威說:「有爸爸在,不用擔心。」在美國時藍莉莉就曾經威脅蘇允威,別以為跟著爸爸生活就可以不認她這個媽媽。不久後,藍莉莉已經出現在大家的面前,許長銘快步的走到允兒的身邊。


「看來,我今天是趕上你們的慶祝會了,允兒,媽恭喜妳!」藍莉莉走向允兒身邊笑著說,她也不在隱藏,手拿著名牌包包,一身名牌衣服和鞋子,讓人感到一股顯掰的貴婦臨門氣息,讓蘇美玲好驚訝!這是她認識的那個氣質出眾的藍莉莉嗎?怎麼穿得這麼慫。


「謝謝您,不知您來此有何事?」蘇允兒看著一身花枝招展的藍莉莉,不知該哭還是該笑,難道她以為一身名牌衣服就是美,難道她不知道衣服是需要搭配自己的膚色、身高,還不如以前穿的素雅衣服來的有氣質些。


「是啊!妳出息了,現在連在澳洲的外婆、舅舅都知道妳現在是一位名廚。」藍莉莉有點不難煩的說,如果不是她哥哥和媽媽要她過來,她才懶得過來。


「藍莉莉,妳到底來我家做什麼?請妳明說。」蘇永成不客氣的說,他看到藍莉莉一身的穿著就覺得好笑,原來,這才是真實的她,對自己過去的愚蠢感到好笑,也許,他在研究室忙碌時,她在外面都是如此穿著吧!


「永成,你這是怎麼了,我們即使離婚,也不該是如此陌生,不是嗎?」藍莉莉看著蘇永成有點難過的說,她是真的很喜歡蘇永成的俊和溫柔,不然也不會在家人反對的情況下依舊嫁給他,還為了他在他面前掩飾自己的喜好,只是,她沒辦法因為孩子犧牲自己。


「我確實不太了解妳,原來現在才是真實的妳,看來這些年還真辛苦妳,壓抑自己喜好。」蘇永成用鄙夷嘲笑的眼神說。


「你知道就好,我為了配合你的喜好,放棄我喜歡的東西,你難道一點都不感動嗎?」藍莉莉委屈的說。


「妳今天為何而來?不會是單純來給允兒祝賀的吧?」蘇永成看著藍莉莉說。


「她可沒有這麼大的面子讓我飛一趟過來。」藍莉莉瞥一下允兒笑著說。


「那妳來幹嘛,沒事請回,這裡不歡迎妳!」蘇禾聽到她這麼說允兒,他生氣的說。


「你以為我喜歡來這個破地方,允兒,妳外婆要妳去澳洲一趟,到舅舅的餐廳教幾道料理,他們會幫妳出機票和住宿的費用。」藍莉莉用命令的口吻說。


「我為什麼要去呢?我又不認識他們,還有,他們要給我多少出場費和用多錢聘我教他們的廚師呢?」允兒非常不高興的說,她連外婆、舅舅長怎樣都不知道,要她去她就去,好大的口氣。


「妳說什麼?幫妳出機票和住宿的費用就已經很好了,妳還想要要求出場費和教學費,那可是妳親舅舅。」藍莉莉生氣的瞪著允兒說,她現在才發現允兒的長相跟她還真像啊!也是個美人。


「親舅舅嗎?我沒見過,我不清楚有沒有這號人物,再說,您剛剛也說我出息了,自然要談好出席活動的價錢,不是嗎?」允兒話一說完,在大家都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藍莉莉在允兒的臉上甩了一個巴掌,允兒吃痛的哎!了一聲,許長銘見狀後,立即將允兒抱在懷裡,眼睛怒瞪著藍莉莉。


「妳做什麼?竟敢出手打我的允兒。」蘇禾氣的摀住胸口,他有輕微的心絞痛病,允兒看著蘇禾難過的摀住胸口,她忘了自己臉上的疼痛,離開許長銘的懷抱,跑到蘇禾的身邊。


「爺爺您沒事吧!別嚇允兒,我沒事,我不會痛,爺爺,藥呢?」允兒眼眶都紅了,她伸手摸一下蘇禾的口袋著急的說著,蘇永成、蘇美玲也走到蘇禾身邊著急著看著蘇禾,他們都不知道蘇禾有心絞痛的毛病。


「允兒,別怕!爺爺沒事,只是剛剛被激怒才會這樣,沒事,爺爺的藥在這裡,吃一顆就好。」蘇禾看到眼眶泛紅的允兒心疼的說,他還不能倒下,他的允兒還需要他,這時許長銘已經端來一杯水,蘇禾吃下藥後就坐下來休息。


「妳~憑什麼打我家允兒,經過我們同意嗎?妳算什麼東西,有資格在這裡大呼小叫嗎?妳家跟我家已經沒有任何瓜葛,妳姓藍,我們姓蘇,沒事就給我滾出我家,這裡不是妳可以隨意進出的地方。」蘇美玲氣憤地瞪著藍莉莉說著,她真的被藍莉莉氣死了,以前她對藍莉莉可是尊敬萬分,她真後悔自己認人不清。這時季寧宏和季寧媛也都瞪著藍莉莉,他們都覺得她就是個惡魔,媽媽說得好極了,季寧宏更是握緊拳頭,準備隨時揍人。


「美玲,我可是藍莉莉,幫過妳的人,妳怎麼可以翻臉不認人了,再說,她是我生的,打她怎麼了,妳也聽到她剛剛說的是什麼話,那可是我大哥,她的親舅舅。」藍莉莉也很生氣的說,她對她大哥可是非常尊重的,她出嫁時她大哥可是給她一筆豐厚得嫁妝,這些年也是一直給她金錢上支柱,不然憑蘇永成給她的錢還真不夠她花用,如果不是為了她大哥的連鎖餐廳,她才懶得來這地方呢!唯一讓她還有點念想的也只有蘇永成一人,她是真的很想他,離婚後她也迅速由閨蜜介紹一個男朋友,但是,那男人只想花她的錢,一點也不貼心,她一下子就不要他了,還給對方一筆分手費,真不划算,想想蘇永成以前對她可說是百依百順的,如果不是允兒這個臭丫頭,蘇永成怎會跟她離婚,她看向允兒就越看越火大。


「允兒是你生的沒錯,妳養過她嗎?連我哥每個月給妳十萬,請妳寄回來給允兒的生活費,都被妳從中污走,妳算哪門子的媽,親舅舅~連面都沒見過算哪門的親舅舅,怎麼?允兒現在是名廚了,想吃免費的午餐,門都沒有,是~妳幫過我,我也感激妳十幾年了,早就抵消了,別在這裡要人情。」蘇美玲生氣的說。


「蘇允兒,妳給我過來,無論如何我都是妳媽,妳敢不聽我的話。」藍莉莉大聲的說著。


「藍莉莉,妳再說一次看看,別忘了我們離婚的條件裡,妳除了放棄撫養權之外,還有永遠不能用母親的身份威脅允兒和允威,也就是說,二個孩子是我用美國房子買斷妳跟他們的親情,忘了嗎?」蘇永成原本不想在孩子面前說出這樣慘忍的話,但是,今天藍莉莉會用媽媽的名義來威脅允兒,明天也會用同樣的方式來威脅二個孩子,他必須斷掉藍莉莉的念想。這時,允兒和允威反而露出笑容,爸爸太厲害了。


「永成,你怎麼可以在孩子面前說出來呢?你答應我的。」藍莉莉不敢置信的看著蘇永成,他明明答應她不說的。


「妳今天會用媽媽的名義來威脅允兒,明天也會用同樣的方式來威脅我二個孩子,妳沒有資格做孩子的母親。」蘇永成用怒目的眼神看著藍莉莉。


「你~竟然這樣對我。」藍莉莉不可置信的看著蘇永成,這個對他百依百順的人真的已經不在了,她的心真真切切的被搓了一個大洞很痛。


「蘇允兒你這個害人精,我怎麼會生下妳這個害人精。」藍莉莉歇斯底里得喊叫著。蘇禾捂著允兒的耳朵不讓她聽見,但是這麼大聲她都聽見了,蘇禾示意許長銘將允兒帶走,長銘抱著允兒離開,吳嘉瑜看著淚流滿面的允兒心痛不已,這時,允威走到她身邊看著吳嘉瑜說:「媽媽,姊姊好可憐。」吳嘉瑜抱著允威說:「姐姐有我們,不怕!」允威點點頭靠在吳嘉瑜的懷裡,他現在16歲,他的媽媽從來沒有這樣溫柔的抱過他,他的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下來,這是他第一次流淚,第一次感到姊姊的不容易,原來,姊姊比他還慘。


「不出去,叫警察。」蘇禾吃過藥後,盡量不讓自己生氣,他不想再讓允兒為他擔心。藍莉莉聽到這話,她知道她不走蘇禾一定會叫警察來帶她走,她可不想去警局,她看一下蘇永成難過地轉身離開。


在場的每個人都被這一幕驚嚇到,他們都不知道允兒原來過得這麼辛苦,沈毅心裡更是難過,他想到他們南部之旅時沈芯如此對待允兒,現在他明白允兒當時為何會如此決絕的選擇分手了,如果他夠關心她,夠了解她生長過程,他應該會選擇不一樣的處理方式,對不起了允兒,我真的沒有資格站在妳身邊。


這一個鬧劇結束,慶功宴也草草結束,許育笙和陳萍都很心疼允兒,他們雖已知道允兒父母離婚的事,卻沒想到允兒的媽媽是如此的不負責任,還好,允兒在蘇禾的教育下長大,善良、活潑、開朗又樂觀,他們決定以後要更加疼愛允兒,讓允兒享受有爸媽的疼愛。


許長明帶走允兒走到他們最喜歡去的半山腰,在長椅上坐下,他默默地摟著淚流不已的允兒,他知道允兒其實還是很在乎她的媽媽,只是今晚她媽媽說的話太傷人了。


「允兒,我們無法選擇誰是生下我們的父母,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我們未來的人生,不管前面的路是平坦還是崎嶇,有我在的地方,就會有允兒溫暖的家。」許長銘用手抹去允兒臉上的淚水,地下頭親吻著她的淚痕,他試圖用他溫暖的唇瓣溫暖允兒受傷的心靈。這時,允兒抬起頭看著那張俊臉,竟是帶著憂心與傷痛,允兒也很心疼。


「長銘,我真的是害人精,看我把你的俊臉都變成什麼樣子了。」允兒心疼的看著許長明的臉,伸手摸著他的臉說。


「嗯!妳不是害人精,是我的小天使。」許長銘低下頭深深的吻著他的小天使,允兒接觸的許長銘溫熱的吻,心裡的痛也漸漸的淡了,不久後,許長明看著允兒笑著,他不能讓允兒看到他憂心的臉。


「長銘,今晚過後,我真的沒有媽媽了,其實,我還是有點在乎,只是,我聽爸爸說他們離婚的條件時,先是驚訝,後是開心,我也感覺到允威是高興的,你說,世上真有只要自己不愛孩子的媽媽嗎?那又為何要忍受十月懷胎的不舒服生下我們呢?」蘇允兒確實無法理解她媽媽的所作所為。


「嗯~我其實也不清楚她為什麼會這樣對妳,但我看得出來她確實在乎妳爸爸,或許是你爸爸希望有孩子,她才會生下你們,允兒,我們往前看可好,以前的妳我沒法參與,以後的妳讓我一直陪在妳身邊,參與妳全部的人生,我們一起創造我們的小世界,可好?」許長明看著允兒慢慢地說。


「好!妳真不怕我是害人精嗎?還有你爸媽也都聽到了,他們會不會也這樣認為呢?」蘇允兒抬頭看著許長銘擔心的說。


「我怎麼會怕呢!我遇見妳之後只有好運,所以我才說妳是我的小天使,我爸媽妳就更不用擔心了,他們只會更疼愛妳,寶貝!」許長明寵溺的看著允兒在她的額頭上親一下。


「是這樣嗎!那其他人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們了。」蘇允兒情緒低落的說著,她將身體靠在長銘的懷裡。


「其他人也只會更加心疼妳、愛妳,不會有人認為允兒是害人精,妳姑姑剛剛說話可是非常犀利的護著妳,不是嗎?不然,我們來做個實驗,看我說的對不對?」許長銘笑著看允兒,心裡卻一陣酸楚湧入心頭,他的允兒竟然如此擔憂她媽媽說的那句話。


「嗯!實驗?怎麼做呢?」蘇允兒疑惑的眼神看著許長銘說。


「妳假裝一個月內少說話,只做妳自己的事,這樣妳就可以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他們對妳是關心還是想遠離妳,就可以證明我說的話不假,如何?」許長銘希望透過允兒自己的觀察來解除她心中的疑惑,也能重新補足她已經破碎的心靈,真正還給允兒一個健全的心。


「嗯!好,聽妳的我試試,不過,我沒把握可以忍一個月呢!」蘇允兒突然笑了,她自己知道她會忍不住跟他們說話,尤其是爺爺,但是,她又想知道結果如何,他們都是她在乎的人。


「那至少要忍半個月,如何?」許長銘笑著說,他看允兒已經恢復以往的神情,就安下了心,允兒真的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即使傷心難過也能很快就抽離,這是老天爺送給允兒最好的禮物~開朗活潑又樂觀的態度。


「嗯!半個月我應該做得到,長銘,我還是有點害怕。」蘇允兒低著頭說。


「有我,寶貝別怕!」許長銘摟著允兒輕聲的在她耳邊說,他們決定做這心理實驗,在這夜空中幾顆星星出來露臉,一閃一閃很有規律,樹的蟬鳴也爭先恐後的唱著,他們起身手牽手走下山坡往主屋走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