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十四章 沈毅正式向蘇允兒提出交往請求

日子在蘇永成一家回國後過得真快,半個月一下子就過了,這半個月,允兒大部分的時間不是陪伴自己的爸媽,而是自己專心看著蘇永成買給她的書,有空檔時間會騎著腳踏車到山下市場買食材,沈毅和季寧宏會跟著允兒一起去市場採買,寧媛不會騎腳踏車,田俊會在傍晚教她騎,現在還在努力當中,希望暑假結束後寧媛能學會,不然上了大學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因為第一大學校園很廣很大,萬一課堂排課不在同一區,不會騎腳踏車,就有罪可受了,所以,田俊再辛苦也要教會寧媛。


蘇永成和藍莉莉帶著兒子蘇允威一起回美國了,這次他們最大的收穫就是和允兒比較有話說,蘇允威也跟允兒用英文交談勝歡,他答應允兒會好好學習中文的,保證年底會再回來一次用中文跟姊姊對談,其實,蘇允威的中文非常好,只是他還不想讓自己的爸媽知道,允兒也開心地保證下次會做不一樣的魚下巴料理給他吃。


在半個月就要暑假結束了,蘇允兒和季寧媛都收到入學通知,系所迎新會也將通知書寄給他們,田俊叮嚀季寧媛,小心學長的靠近,季寧媛看著田俊笑著點頭,看著他們如此甜蜜,季寧宏就有些吃味了,他還沒有女朋友呢。


沈毅自從上次向蘇允兒表白後,一直等著允兒的回應,蘇允兒本來就沒在想這些事,她目前腦袋裡裝的全是香料,因為她正讀完二本有關香料的原文書,正做筆記分析哪些有共通性香料或相異排斥性,沒空去理會沈毅的心情,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沈毅覺得必須在跟允兒慎重的表明自己的心意,就算被拒絕,他也不想放棄允兒,他可以等她。


沈毅走在前往農莊菜園的路上,他知道允兒正在菜園裡摘今晚要煮的菜,沈毅一邊走一邊想著該如何問允兒,允兒如果拒絕了該怎麼跟她說下去,允兒會因此不見他呢?想著想著人也走到菜園了,他看見戴著斗笠,蹲在菜園邊專心摘菜的允兒,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18 歲的青春女孩,埋首在山間種菜、摘菜、挖土種樹做土質研究,更專心研究香料、食材和料理,放棄所有年輕人的享樂看電影、跳舞、打電動和逛街買東西,這樣的女孩深深的打動他的心,他想為她蓋一間屬於她的料理廚房,為她努力實踐她的夢想,陪她一起品嚐人間的甘苦喜樂,沈毅沈浸在他的想像中,允兒剛好摘完菜拿著提籃正走出菜園,看到若有所思的沈毅站在那裡。


「沈毅,怎麼站在那裡像個木頭人呢!我剛摘好菠菜和胡瓜,你看,這胡瓜多美多大啊!」蘇允兒笑瞇瞇的指著籃子裡的菠菜和胡瓜給沈毅看。

「嗯嗯~真的很美很大顆,這麼重我來提。」沈毅笑著回答允兒的話,順手接了提籃。


「不會重,我經常提的東西比這還重呢?不過呢~有人幫忙還是挺好的,謝謝了!」允兒抬頭看著身高176的沈毅笑著說,允兒也蠻喜歡沈毅的,上次沈毅跟她說喜歡她時,她少女的心也是被這句話震撼到,只是過了這麼多日子,沈毅對自己也沒有不一樣,漸漸的允兒也就不再想這件事,畢竟她有好多書要看要研究要分析還要做筆記,感情的事對她而言也沒那麼重要,她總覺得會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而這人是可以相信她、尊重她的夢想,體諒她想要的人生,願意和自己無論生老病死都會不離不棄,就像奶奶對爺爺那般尊重爺爺的夢想,而爺爺也許奶奶一輩子的摯愛,像自己爸媽那樣,夢想和愛共同承擔,永不忘記當初相遇的觸動,一道油封鴨腿情牽一輩子。


「允兒,我能問妳一件事嗎?無論妳的答案是什麼,我都希望我們還能像現在這樣可以一起談天說地的好朋友,好嗎!。」沈毅看著允兒笑著說。


「嗯嗯~好啊!你要問我什麼事,直說就好,絕對不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友誼我保證。」允兒抬頭看著俊郎的沈毅笑著說。


「妳考慮我們之間的事了嗎?我一直在等妳的答案。」沈毅伸出手摸著允兒的頭笑著說。


「嗄~什麼事?我們之間有什麼事呢?」允兒睜大眼睛迷惑地看著沈毅說著。


「允兒~原來妳一直沒有在考慮要不要跟我在一起,我還以為妳~」沈毅笑著看允兒,非常無奈,早知會是這樣,他就應該早些在跟允兒談談了。


「什麼在一起?我們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允兒更加不懂沈毅的意思了。


「我說“在一起“的意思是我可以當妳的男朋友的意思,上次你爸媽回國時,我牽著妳的手說“我喜歡妳“妳還記得嗎?」沈毅一方面小心翼翼地說著,一方面看著允兒的表情變化。


「喔~我沒有多想啊!不過,沈毅,你真的喜歡我?你瞭解我嗎?我沒有白皙的皮膚,也沒有絕世容顏,我喜歡種菜、摘菜、挖土種樹做土質研究,更專心研究香料、食材和料理,這樣的我,沒有多少時間分配給別人,這樣你還會說你喜歡我嗎?」允兒認真地反問沈毅,她對沈毅是喜歡的,從這將近二個月的相處,她知道沈毅也是個陽剛的男孩,是喜歡大自然的人,但是,她也要讓沈毅明白自己的喜愛和想追求的事,所有的事情都應該說得清清楚楚才行。


「這個我都知道,雖然我並不完全了解妳,但我就喜歡妳對料理的執著與熱愛,對未來充滿憧憬,活潑樂觀、善良心美,我第一次看到妳時就喜歡妳那雙靈動的大眼睛,皮膚呦嘿的健康膚色,不做作的真誠,都深深的吸引我,我知道我還差妳很遠,但我會努力在我的專業領域追上妳對料理的用心程度,妳沒有時間陪我,沒關係,我來陪妳,妳讀書做研究分析,我也陪著妳一起讀書做我的建築結構和設計,妳種樹種菜,我陪一起種樹種菜,妳做料理我陪著妳一起品嚐,現在這樣不足的我可以嗎?」沈毅看著允兒慎重地說著,他真的很喜歡允兒,真的覺得自己差允兒很多,這二個月以來,是他學到最多的人生道理,知道追求自己的夢想不是用嘴巴說說,而是全心全意的投入,他看到認真投入做料理的允兒,身上帶著自信的光芒,他自認為自己已經在同儕中非常優秀而自滿,卻不曾想更加優秀的人反而更加謙虛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允兒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沈毅,我是一個不會說虛假不實的人,我想要的另一伴一定要尊重我的想法和我想要的工作,會把我擺在心裡的人,我追求的夢想是料理,我可能會在將來的日子裡四處去尋找香料,到世界各國去嚐遍美食提升自己的味覺和嗅覺,你確定你可以接受這樣不常在你身邊陪伴你的女朋友嗎?」允兒希望沈毅能真的明白她說的話,因為允兒知道等她大學畢業後,走遍世界嚐遍異國美食是她一定會做的事。


「我當然可以接受,我還要為妳設計建造一棟屬於妳的料理博物館,有空我也會陪妳一起走遍世界,我追求我的建築夢也需要看看各國不同的建築,與妳一起追求我們的夢想,和妳想成就完美的料理並不衝突,就算我們必須短暫分隔二地,我們還是會知道,彼此在另一個國度裡,努力追求我們的夢想不是嗎!我喜歡直球對決的妳,不需要拐彎抹角的妳,我們無論何事都能坦誠於對方,這樣我們才能更接近對方的心不是嗎?允兒,我希望妳也能在未來的日子裡看見我對妳的真誠與真愛。」沈毅的俊臉已經寫滿笑意,他知道允兒不排斥他當她的男朋友,他看著允兒的臉滿是愛意。


「嗯~那我們可以試試,先說好我不喜歡太黏人的人喔!我們可以一起讀書一起旅行,但是,有時進入實驗室無法相見時,不可無理取鬧黏人不放,當然我也會做到不黏你,只要我們在一起時都能想到對方,不要因為一些人事物傷害對方,還有呢~你可要好好將有關建築的所有知識和技能都學習透徹,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建築師喔!你剛剛可說要蓋一棟屬於我的料理博物館,我可記住了喔~」允兒笑著看沈毅,看著那張陽光帥氣的臉,真好!如果可以她希望他們能亦師亦友、互相尊重的努力追自己的夢想,一起攜手相愛一生。


「謝謝允兒願意和我試試!我說過的話絕不食言。」沈毅笑著說並伸出手握著允兒的手。


「沈毅,我沒談過戀愛,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感受,即使現在你變成我的男朋友,我還是沒有感到任何觸動心弦的感覺,所以,未來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會真的愛上你,但是現在的我是真的喜歡你,如果哪天我們覺得不適合對方,我希望我們可以和平分手,就像今天我們決定試試做男女朋友一樣,你可以做到嗎?我希望我們最後當不了情人也可以是永遠的朋友。」允兒看著面前的沈毅笑著說,她是真的希望哪天不當情人也是能當朋友的,所以,允兒覺得在剛開始時把事情先說清楚,或許她從小就跟父母分開的原因,她覺得父母之情就算變淡了,他們還是她的父母,那麼情人變淡了不是也能是朋友嗎!


「好,我答應妳,我也會努力讓允兒愛上我。」沈毅看著允兒真誠的說,她相信他一定可以打動允兒的心,他也很感謝允兒能對他說實話,這樣一個特別的女孩,他一定會好好珍惜。


二個人把話說清楚了,心情也變好了,開開心心地手牽手走在農莊小路上,陽光熾熱像極了沈毅現在的心也是那般熾熱,他希望他手上牽著的女孩有天會跟他說:我愛上你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