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十三章 為爸爸媽媽準備的晚餐



允兒不知道到外面爸媽和姑姑、姑丈們說什麼,她只想好好做料理,今晚的料理雖不是用特別食材,但她依稀記得爸媽喜歡吃油封鴨腿,所以前天她就先做好油封鴨腿的前置作業,算是特別為爸媽準備的料理,至於她不熟的弟弟,她就不得而知了。


允兒今晚的料理:涼拌雞絲、蘆筍干貝、涼筍、鹽烤鮭魚下巴、乾扁四季豆、油封鴨腿、冬瓜雞湯和白飯。


她請寧媛將涼拌雞絲分成十一份,再將涼筍也分成十一份,放在一邊備妥。

烤箱裡已經在烤鮭魚下巴了,她烤前就已經分好十一份了,等烤好放在有檸檬片的盤子上就好,冬瓜雞湯也已經完成,剩下的蘆筍干貝和乾扁四季豆,在允兒的妙手下也已完成,分好十一份,允兒請寧媛宣布開飯,等大家都入座後,允兒和寧媛就陸續的端出今天的第一道菜:涼拌雞絲、白飯


蘇允威吃到涼拌雞絲後,開心直說著 Delicious!所有的人也覺得在這炎熱夏天,吃這帶點椒麻的涼拌雞絲,非常下飯好吃。


「這道涼拌雞絲非常好吃,醬料也很特別麻辣麻辣的,很下飯,好吃。」蘇永成吃得非常開心,這是他第一次吃到女兒做的料理。


「這道涼拌雞絲可是寧媛表姐做的喔!她很厲害吧 !」蘇允兒笑著看向田俊說。


「是嗎~寧媛現在也這麼會做料理了。」藍莉莉驚訝地看著寧媛說。


「舅媽~是允兒下午教我做的,肌肉要嫩要等水滾後放入,用小火煮10分鐘再關火悶 5分鐘,再取出放涼,醬料的調配也是允兒說我做,與其說是我做的不如說是允兒假我之手作出的料理。」季寧媛覺得這道涼拌雞絲,不應該說是自己做的料理,她期待下一次可以自己做好這道菜。


「我就說嘛~我們都跟過允兒做下手,何時寧媛可以讀當一面了。」季寧宏吃味地說著,他就不懂為何輪到自己做下手時,允兒都剛好沒有讓他可學的菜,雖然複雜的料理他是真的學不來,但是這個算是簡單的應該沒問題才對啊!


「哈哈哈~這樣也是很利害了,當然,料理師是允兒。」蘇美玲笑著說,她女兒這次暑假應該學會不少料理,允兒不藏私的心,讓人喜歡,現在她是真的打從心裡疼愛允兒了。


接著第二、三道蘆筍干貝和涼筍接著出後第四道菜:烤鮭魚下巴這道菜一出,蘇允威開心的拍拍手,直說my favorite!


「烤鮭魚下巴是允威的最愛,允兒怎麼知道弟弟喜歡這道菜呢!?」蘇永成開心的看著允兒說。


「我並不知道允威最喜歡烤鮭魚下巴,只是剛好今早到市場時有新鮮的鮭魚下巴,就買回來做了,弟弟喜歡就好。」蘇允兒看向蘇永成一版正經地說著,她確實不知道的事,不能因為誤打誤撞就睜眼說瞎話,這種事允兒是做不出來的,這也是宋嬸的要求,誠實對待每件事,才能做好每件事。


「這有什麼關係呢!料理好吃就行,剛好遇到喜歡的料理就開心接受,沒有遇上自己最喜歡的料理,能好好吃一頓美味的料理都應該感恩。」蘇禾夾了塊魚肉吃了一口,點點頭的說著,他並不是非常喜歡吃魚,但是,只要允兒做的,他都會感激地吃下,吃著吃著,他竟然也喜歡上魚料理了。


「對!爸爸說得對,這烤鮭魚下巴真的是外酥內嫩,味道也很入味,保留魚的鮮美,允兒,妳的手藝,媽媽真的大開眼界了,辛苦允兒了。」藍莉莉看著自己的愛女滿是慈愛的眼神,有種我家有女初長成之感,雖然她都是做給蘇永成看的,但此刻她確實覺得這烤鮭魚下巴真的讓人驚艷,一點都不輸給餐廳的大廚。


「不辛苦,您們喜歡就好。」允兒笑著說。


「It’s great,I like it。」蘇允威看著允兒接著說:「My sister is doing well 。」


「Thank you for liking。」蘇允兒笑著回答蘇允威,蘇允威比一個讚給允兒。

他們姐弟倆並不熟悉,但是,蘇允威知道姊姊一直沒有像他一樣有爸媽陪在身邊,只有爺爺,他對姊姊也是有些憧憬的,今天吃到姊姊做的烤鮭魚下巴,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烤魚下巴,他對姊姊的崇拜就更加深了。


「允兒做的料理真的沒話說,而且幾乎餐餐不同,我真的好想搬來農莊住,可惜啊!長輩不允許啊!」季寧宏又說要搬來農莊住,話一出引起一陣笑聲。


接著允兒和寧媛端出乾扁四季豆,這道菜季風華最喜歡,他覺得這道菜配著白飯一起吃,真是人間美味,沈毅和田俊也是這麼覺得,他們都要了第二碗飯。


今天的主菜:油封鴨腿上菜後,蘇永成和藍莉莉二人熱眼盈眶,他們知道這道菜絕對是女兒為他們準備的,因為允兒知道,他們的定情料理就是油封鴨腿,每年他們都會在六月十日吃一次這道菜,這道油封鴨腿是讓他們牽一輩子情意的料理。


「爸媽,歡迎您們回來,這是女兒為您們特別做的料理,希望爸媽永遠相愛一輩子,謝謝您們生下我,也謝謝您們讓我留在爺爺身邊,讓我可以做我喜歡的事,我才能從爺爺的身上學到知識和勇往直前的勇氣,更讓我遇到我的恩師,學習我最愛的料理,真的很謝謝您們。」允兒說完後起身向自己的爸媽鞠躬致意,她真的沒有埋怨過爸媽,她知道爸媽是真心愛她的,只是,她也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們相處,但是,她想讓他們知道,她內心是感激,沒有怨懟過他們,希望他們不要在感到愧疚。


允兒這一席話,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為之動容,因為,他們都知道允兒的事,都知道她一個二歲小孩就沒有爸媽的陪伴,在爺爺、奶奶的照顧下,依舊保持心靈純淨,更堅持做自己想要的料理,再辛苦都用微笑帶過,一步步邁向自己的理想,試問有幾人能做到呢?蘇禾聽到允兒說的話更是熱淚盈眶,他有多少年沒掉眼淚了,這個孫女真的是他心尖裡的一塊肉啊!


「允兒,是爸媽要謝謝妳,謝謝妳長得這麼好,謝謝妳擁有最純真的善良,謝謝妳幫爸媽陪伴爺爺,謝謝你記得爸媽的最愛料理,我的女兒,爸媽永遠愛妳支持妳,放手去做妳喜歡的料理,往後我們會成為妳的後盾,爸媽會繼續幫妳尋找這方面的書,辛苦了,允兒。」蘇永成看著允兒說著,身旁的藍莉莉眼眶濕潤頻頻點頭,他們的女兒沒有埋怨他們,這是他們這次回來最大的收穫。


「嗯~謝謝爸媽,快吃吧!要給意見喔,你們吃過最多的油封鴨腿一定知道哪裡的做法最好吃才對。」允兒看著爺爺和爸媽都紅著眼睛,就有點不好意思,只好催著他們趕緊吃。


「好好好~沒問題。」蘇永成切開油封鴨腿的那一霎那,整個香氣和鴨腿的嫩度讓他有些驚訝地看著允兒,他吃了一口,外皮酥脆內部的鴨肉軟嫩,一點也不油膩,真好吃。藍莉莉也有相同的感覺,二人面面相視,都知道彼此的意思,這是他們吃過最好吃的油封鴨腿。


「如何?爸媽~」允兒剛剛看到爸媽的表情,就知道她今天做的油封鴨腿是成功的擄獲爸媽的味蕾。


「允兒,爸爸先說,我並不是為了討好妳才這樣說,今天的油封鴨腿是爸爸吃過這麼多次以來最好吃的,除了外皮酥脆內部的鴨肉軟嫩之外,最重要的是你用來醃製鴨腿的辛香料,並沒有完全取代鴨肉本身的味道,只是提升鴨肉的香氣,鴨肉的本質沒有被破壞,這點是很難達成的,允兒,妳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料理師,爸爸以妳為榮,今天真的很開心,真的!」他心裡的震撼何止如此,他知道允兒跟著名師在學習,不知道允兒的料理已經到了如火純青的地步,她才18歲,他的女兒究竟是經過怎樣的磨練,該有多辛苦啊!


「謝謝爸爸,我會繼續努力的,得到爸爸的讚美真是讓人開心。」笑得燦爛的允兒更加清新可人,沈毅看著這樣純淨無瑕的允兒,內心湧上萬般的心喜。


「允兒,媽的感覺跟爸爸一樣,妳辛苦了,學習過程一定很辛苦吧!女兒,媽媽也以妳為榮。」藍莉莉含淚說著,她雖對允兒沒有什麼感情,但她此時也是真的心疼地看著允兒,那瘦瘦巴巴的身體是如何度過這些艱辛的日子,換作是她,她才不幹這種辛苦事。


「謝謝媽媽,我不辛苦,我喜歡做料理我一點也不辛苦。」允兒笑著說。


「允兒,油封鴨腿真的好吃到姑姑無法形容,妳真了不起。」蘇美玲也是吃的直點頭的說。


「姑丈也沒有多餘的形容詞來讚美這道菜了,能吃到允兒的料理,姑丈三生有幸,有妳這樣優秀的姪女,真是與有榮焉啊!」季風華感性的說。


「嗯~真的好好吃。」寧媛看著允兒說,她沒看到這道菜是如何做出來的,過成的複雜程度她也不知道,因為這是前天允兒自己醃製的沒有人幫忙。


「謝謝表姐,爺爺!好吃嗎?您怎麼沒有發表意見呢?」允兒看著一直靜靜在吃的蘇禾忍不住的問。


「當然好吃啊!話都被他們說完了,爺爺已經詞窮了,總之,我的允兒做的料理是最棒!」蘇禾慈愛的眼神笑著看允兒說。


「對啊!我也詞窮!就是好吃。」季寧宏說著時,沈毅和田俊也點頭附議,大家一聽都笑了,最後的冬瓜雞湯作為最後的一道晚餐。今晚有芒果奶酪當甜點,是早上允兒親自做的,每個人都吃得非常滿足,飯後他們一起在農莊散步消消食。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