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六十一章 東部旅行


七月的天氣真的熱到不像話,連在山間的樹林裡,依舊沒法逃過酷熱,許多樹木、植物都受不了炎熱而低頭嘆息,看著沒有生氣的樹和植物,允兒的心情特別不好,她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到菜園做事了,今天剛看完一本紅酒相關的書籍後,想要緩緩心情的思緒,才會走到菜園看一看,看了菜園裡的苦瓜,雖然還是長得非常飽滿,但是葉子都已經有點被曬傷,允兒就好心疼,但這個時間也不能澆水,她只好忍下心來往別處去,她逛了一下,採了一些四季豆、茄子、苦瓜和鳳梨就直接回主屋的廚房準備晚餐的料理,她今晚和媽媽一起做料理,她非常開心能和媽媽一同做晚餐,而且是各做各的料理。


許長銘這段時間都在實驗室裡埋頭苦幹,昨晚他和蘇禾做檢討分析時,似乎說到今天會有更近一步的結果出來,允兒知道在植物解剖纖維這方面的知識,她不如許長銘,他在爺爺和宋元和爸爸二位大佬的指導下,成長之快讓允兒有些嫉妒,怎麼自己僅僅二年多就輸給一個本來比她差很多的許長銘呢?雖然心裡很不服氣,但高興的成分還是多一些,她知道自己在這方面並沒花多少時間,而許長銘卻是一天到晚都在做實驗分析和研讀許多的文獻資料,這也是讓允兒相當佩服的地方,說老實話,她雖喜歡這些植物,不外乎是因為料理的關係,她需要了解這些食材的生長環境,加上爺爺的關係,她才會特別偏愛植物環境的生長,許長銘卻是打從心裡熱愛這個自然生態,他也是從小開始就準備長大後做一輩子這方面的工作,所以,他和爺爺、宋元和爸爸才會特別好,也是因為他們三人是同類的關係吧!


季寧宏和田俊的公司已經開始運作,暑假期間,寧媛都會到公司幫他們接電話,處理其他公司事務上的事,徐思穎沒事也會自動去幫忙,他們做的醫療影像,經過徐英達醫生做過數次的人體測試後,有些地方的影像並沒有顯現出來,於是季寧宏和田俊,繼續修改程式,花了一個月的不眠不休的修改再自行測試後,他們再度麻煩徐英達醫生幫他們做人體測試,這個測試還需要二個月的時間,他們暫時先休息一下,緩解過度的精神集中,今天他們四人也會一起回農莊,這時農莊建照的房子已經挖好地基,蘇允威天天都去工地實地查看,雖然他不是學土木工程,但是他卻對建照房子很有興趣,他正在想雙修建築系和土木工程系,對他而言,這樣從無到有的過程是非常迷人,或許,他現在可以理解姊姊對料理的熱衷了,從平凡無奇的食材,創作出色香味俱全的料理,這個過程就夠令人陶醉了。


蘇禾的身體也完全康復了,宋元和最近又順利拿到一筆國家補助金,給他的團隊帶來及時雨,讓他寬心不少,蘇永成也將他在美國研究中心所研究的項目順利取得美國專利,對他們研究中心帶來一筆可觀的授權金,這陣子農莊裡的每個人似乎都很忙,一起吃飯的時間也不多,讓吳嘉瑜有更多的時間整理她的食譜,宋志、林芳如最近先回娘家入,因為林芳如的父親身體健康檢查出現一些毛病,他們就先搬回去住,讓林芳如媽媽能安心一點。


今晚是大家說好一起回家相聚的日子,宋志、林芳如也一起回來,看他們臉上的笑容就知道林芳如爸爸的身體應該無礙了,這讓宋元和、吳嘉瑜寬心不少,宋元和想來想去,他家也是夠大夠寬敞,不如讓親家一起搬過來住,吳嘉瑜也同意,只要親家沒問題,大家也有個照應,畢竟他們也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媳婦也會擔心自己的父母,他準備今晚跟林芳如提一下這件事。


今晚的料理是由吳嘉瑜和蘇允兒一起完成的,她們各自做出五道料理,吳嘉瑜的料理以海鮮為主:紅燒海參、鱸魚滾豆腐、糖醋蝦球、蘆筍燴干貝、韭黃炒鱔魚。蘇允兒的料理是:脆皮烤雞、糯米雞翅、蒜炒綠花耶、乾扁四季豆、魚香茄子外加一個鳳梨苦瓜雞湯。她們各分二邊做自己的料理,從清洗菜、切菜到完成這些菜餚,都是二人親手完成,在這廚房裡,二位料理師沒有拼技巧、沒有競爭,只為了給家人一頓豐盛的家宴,他們開開心心的做這料理,炒鍋裡不斷出現不同的聲音,有快有慢,有輕有重,還不時有呲呲呲的聲響,像一段不太和諧的交響樂,最後在一個休止符中回歸平靜,也完成今晚的料理。


吳嘉瑜和蘇允兒將今晚的料理一一端上餐桌上,在客廳裡的人都已經忍不住香味的侵襲,紛紛走到餐桌前看了滿桌的佳餚都笑得開心,這是他們這一個月以來最為豐盛的一餐了,他們坐在椅子上,等蘇禾夾一塊魚肉後,大家開始享用今晚豐盛的佳餚。


「芳如,妳爸爸身體還好嗎?」蘇禾看著林芳如說。


「謝謝爺爺關心,我爸爸經過藥物治療已經沒事了。」林芳如笑著說。


「那就好,人上了年紀難免有些毛病和病痛,還是要注意一下。」蘇禾想著之前自己也是病了一場,還動了微創手術,年紀大都會遇到的。


「嗯!我爸爸自己是醫生,他知道的,謝謝爺爺。」林芳如感到很溫暖,蘇禾也是將她當成孫媳來疼愛。


「芳如,爸爸有一個想法,妳聽聽看,我想妳爸媽都退休了,還幫我們照顧小元寶,如果親家覺得搬來跟我們一起住沒有不方便,爸爸希望親家能搬過來,大家住一起方便照應,妳也能放心些,妳覺得如何呢?上次親家也我們家住了一個月,應該能適應農莊單純平靜的生活吧!」宋元和笑著說。


「爸爸~真的可以嗎?如果可以我爸媽一定會很願意的,他們上次來住時,就說這裡是退休的天堂呢!真的很感謝爸爸媽媽的體諒和愛護我,我真的是一個幸運的人。」林芳如眼眶泛紅的說著,她爸媽是真的很想搬來住,只是林芳如一直不敢開口。


「芳如,這樣真的很好,妳就不用擔心岳父岳母了,大家住在一起就能互相照應,真的太好了,謝謝爸媽的體諒,當你們的兒子真是我的榮幸。」宋志笑著說,他其實在蘇禾爺爺說要加蓋房子時,就想說可否再加蓋一間給他的岳父岳母,但他還是沒說出口,因為他們現在的房子也是蘇禾爺爺送給他們的,他實在沒有理由再要求。


「是啊!如果不夠住,允威未來岳父的家就先給親家住也行,到時候等允威結婚時,可以住在主屋就好。」蘇禾看了一下宋志,他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孫子呢?


「爸~不用啦!親家跟我們一起住就行,我們家夠住的。」宋元和馬上說,他知道蘇禾一定覺得沒給宋志準備一間是他的錯。


「爺爺,我爸媽跟我們一起住就行,真的不用麻煩。」林芳如也趕緊說。


「我覺得爺爺說的可以喔!那間可以先給大嫂的爸媽住,真的可以!」蘇允威笑著說,他很喜歡宋元和一家人,尤其是吳嘉瑜媽媽。


「謝謝允威,真的不用。」林芳如笑著說。


「不管要不要住都沒關係,總之,大嫂的爸媽可以先搬來跟你們一起住,等房子蓋好了再說也不遲。」蘇允兒笑著說。


「嗯!允兒說得對極了。」宋志笑著說。


「現在大嫂的事情解決了,我們是不是訂一下何時去東部旅行呢!趁現在我和田俊有空檔,拜託大家了。」季寧宏看著允兒說,這是允兒當初說的,不能賴帳喔!允兒看到季寧宏的目光只好點點頭表示自己沒忘。


「下星期五可以一起去東部玩的人,明天跟寧宏哥哥報名,我們統計一下人數要訂飯店,這樣可以嗎?」蘇允兒笑著說,她其實也想出去看看其他地方的風景,這二十年她去南部玩一次、去香港二次,其他就沒有了。


「可以,我明天請年假,我和芳如、岳父、岳母、小元寶和媽媽先報名。」宋志笑著說。


「志兒,你是不是忘了爸爸嗎?」宋元和看著宋志開心的樣子,卻心裡發酸,怎麼就沒他呢?


「爸~我又不知道您能不能請假啊!怎麼敢幫您報名呢?我很早就跟研究中心說過,八月我和芳如會請假幾天,所以,我們的休假沒問題的。」宋志笑著跟宋元和說。


「喔!爸還以為你把我忘了,還真難過呢!我也請好八月份的休假了,所以我也要報名,哈哈哈~」宋元和笑著說。


「我和爸爸、允威都報名參加。」蘇永成笑著說,蘇允威開心的說:「YA!」


「我們全家報名,田俊家也報名,我跟李春美教授問了。」蘇美玲笑著拿出手機說,她一聽就打電話問了。


「媽~您真夠快的,那有順便問思穎的媽媽嗎?」季寧宏有點生氣的說。


「寧宏,徐醫生他們都有門診你覺得他們可以請假嗎?」蘇美玲雖這麼說,但是她也覺得好像做得不對,但是,時間只夠她問一家啊!


「可以,當然可以,醫生身體又不是鐵做的,當然有休假,不然也能調班啊!媽媽就是這樣,我幫徐醫生一家三人報名。」季寧宏有點生氣的說。


「我家三人也報名。」許長銘笑著說。


「這樣的話就有二十四人了,太好了,不如我們訂一台小型遊覽車,大家一起快樂去旅行,行程我們可以自己決定,大家覺得如何?」季寧宏笑著說。


「這樣好,一起行動,不用開那麼多輛車,也環保一些。」季風華笑著說。


「好啊!這樣就麻煩哥哥找旅行社安排了,太好了,不過,我要看漁船入港,卸貨的樣子喔!一定很壯觀。」蘇允兒開心的說著,旁邊的許長銘看著蘇允兒開心興奮的模樣真是可愛,他摟著允兒低聲地說:「應該會是壯觀的,不過,要很早起床,不知其他人是否起的來,但我一定能陪妳的。」允兒聽了覺得好像是這樣,就笑著靠在長銘的身邊說:「有你真好!」長銘摸摸允兒的頭笑著。


「好,沒問題,不如安排一個晚上住在漁港附近,只是,環境會差一點,這樣大家能接受嗎?」季寧宏也想到會很早起來,怕這些大老爺們起不來。


「沒問題,想要看不一樣的風景,當然也該付出應有的代價,不是嗎?」蘇永成笑著說,他這幾年倒是想得透徹,許多事在經歷過才懂得其中的道理。


「嗯!大哥說得對,我也同意!」季風華笑著說,他們太久沒有回頭看來時路了,他也是從貧困家庭中長大,今天有這樣的成就,除了一路上領獎學金讀完博士,這中間都是蘇禾這個岳父一路扶持,送給他現在的房子又給美玲不少嫁妝,讓他能安頓家人,對他而言,蘇禾是一個非常值得尊重的人,當然他也一直視蘇禾為父親,還好,現在老婆也知道自己錯了,能好好的對待自己的父親,這也讓他安心不少。


「是啊!我們也沒意見,最差的過程我們都嚐過了,還有什麼地方能嚇到我們呢?」宋元和摟著吳嘉瑜笑著說。


「好!那就樣吧!我想你們都是能吃苦的孩子,謝謝你們都擁有一顆非常純良的心,這比什麼都重要。」蘇禾看著這群孩子,老少都是他的寶貝,他這輩子真的很足夠了。


「爺爺,您可以放心了吧!我們都沒長歪喔!」蘇允兒笑著說。


「姊~長歪是什麼意思?我不懂啊!」蘇允威疑惑的看著蘇允兒說,大家聽了哈哈大笑,這讓蘇允威更不明白了。


「允威,長歪就是不聽話,沒學好,自以爲是,就像樹沒有經過雕琢的痛苦,長得歪歪的除了不好看之外,也沒有機會再長成大樹,人也一樣沒經過努力是不會成長的,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就是這的道理,現在你可懂了。」蘇禾看著允威笑著說。


「喔!懂了,就是要努力做好自己的事,不要想東想西,怪東怪西的意思,我知道,我會努力的,大家都很認真,我也會這樣做才是蘇家人。」蘇允威認真的說,他回來農莊生活這一年來,是他最幸福的日子,他很珍惜的。


「好孩子,你當得起蘇家孩子,哈哈哈~你跟允兒一樣都是認真努力的孩子,爺爺覺得很開心。」蘇禾笑著看允兒和允威說。


「爺爺~我和寧媛雖不姓蘇,但是我們也是很努力喔!爺爺應該會認可我們吧!」季寧宏吃味地說。


「當然,你們也是我蘇禾引以為榮的外孫,還有,志兒、芳如、長銘都是我蘇禾最為驕傲的孩子,爺爺有你們真的很欣慰又幸福。」蘇禾看著他們說。


「我們有您這樣的爺爺以身作則才是最幸運的人,謝謝爺爺,我好愛您喔!」蘇允兒走到蘇禾前面抱著爺爺撒嬌的說。


「對啊!我也覺得好幸運又好幸福。」季寧媛笑著說,大家都以這位大家長為榮,他們決定七月二十一日出發,玩五天。


他們在出發當天,吳嘉瑜和蘇允兒做了許多點心和滷了一大鍋的滷味,分裝後拿到車上,蘇禾也採了許多的梨子,許長銘幫忙搬到車上,礦泉水也搬了三箱到車上,他們一行人開開心心地出發,往東部前行,一路上沿著海邊行走,碧藍的海與天連成一片,這裡和南部的海不同,廣闊的海洋一望無際,允兒和長銘坐在一起,她開心的跟長銘說:「海真美,蔚藍的天、蔚藍的海,真的快讓人分不清了。」長銘輕聲的說:「是啊!我也希望我們跟海和天一樣,永遠不分妳我。」許長銘心裡對沈毅還是有點擔心,那天看到沈毅和蘇允威相處的如此契合,而他和允威卻只有淡淡之交,說不難過是假的,只是他真的也沒時間可以和允威磨合,蘇允兒也知道那天沈毅出現時和允威的互動,不但長銘驚訝,她和爺爺也都被震驚到,當時,她也是有點茫然,但是,她也很清楚,她愛的人是長銘,她不能再給沈毅任何希望,不然真的會同時傷害長銘和沈毅,這種事她蘇允兒做不來,她笑著靠在許長銘的身邊說:「嗯!我們不是早就不分彼此了嗎?」


許長銘聽到允兒這樣說,心情瞬間開朗起來,就像外面的天空一樣蔚藍,他低頭吻著允兒的小嘴,輕聲的說:「嗯!我的允兒真好!」


蘇允兒開心地笑著說:「是啊!你也很好,你是我的,別想跑!」


許長銘摸摸允兒的頭說:「這輩子只會是妳離開我,絕不會是我離開妳,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蘇允兒笑著說:「你不負我,我絕不會負你,因為我真的很愛你。」


許長銘親一下允兒的臉頰說:「我也真的很愛允兒,至死方休。」


他們在車上說的話讓坐在前面的季寧宏和徐思穎聽得清清楚楚,後面的田俊和季寧媛也聽得清清楚楚,他們彼此也十指相扣的互相承諾,這三對戀人,在此刻心裡都是滿滿的幸福。


下午五點多他們來到一個漁村,旅行社已經幫他們訂好旅館,環境還算不錯,比他們想像中的好很多,晚餐就在漁村的海鮮食堂用餐,滿滿的海鮮,簡單料理,沒有添加有的沒的,就讓人食指大動,他們不顧形象的撥蝦、啃螃蟹拿牙籤挑起燒酒螺裡的肉,吃得不亦樂乎,晚餐後,他們到海岸邊散步,一對、二對、三對的手牽手散步在海岸邊,蘇禾看了呵呵大笑。他跟徐英達夫婦說:「你們看,是不是可以讓寧宏和思穎的親事定下,我知道思穎醫院畢業還有四年,但是孩子定下親事,對他們來說也是好的,我家寧宏就跟我們提過了這件事,不知徐醫生和孫醫生覺得如何?」


「好啊!我們答應過寧宏說他大學畢業就讓他們定下親事,當然,等寧宏研究所畢業後,他們想先結婚,我們也會同意的,到時候思穎也是在醫院當實習醫生,所以並沒有關係的。」徐英達笑著說,他大孫鳳儀二歲,他也是醫學院畢業就跟孫鳳儀結婚,當時,孫鳳儀也還在醫院當實習醫生,孫鳳儀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樣很好啊!我們都很喜歡思穎這孩子,可想早點讓她成為我的媳婦呢?」蘇美玲聽到徐英達這樣開明的說,她心裡就開心極了,她是真的很喜歡思穎。


「這樣啊!那我們這次回去就開始來籌備他們訂親事宜。」孫鳳儀笑著說。


「好啊!我們要不要也依照長銘和允兒的定親儀式來辦呢!我覺得這樣很溫馨又不會太繁瑣。」蘇美玲笑著說,她真的覺得越簡單越好。


「可以,我覺得越簡單越好,主要是孩子幸福美滿,我們就滿足了。」徐英達點點頭說。


「那~我家田俊和寧媛能不能也一起定下親事,一起在農莊辦一辦呢?」李春美聽到他們的對話說。


「喔!可以啊!這樣更好,雙喜正好,我也很滿意田俊這孩子。」季風華笑著說。


「是啊!親家,不是我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我家田俊真的很不錯喔!我也很滿意寧媛,這孩子真的讓人疼到心裡了。」李春美笑著說。


「謝謝您這麼疼愛我家寧媛,這孩子比較文靜,但很貼心就是。」蘇美玲笑著說。


「親家,我也很謝謝您們對田俊的厚愛,這樣真好,大家都是親戚,以後又要一起搬到農莊住,這樣的生活真的讓人非常嚮往。」田仲崑說,他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但是,現在在這裡的每個人他都非常喜歡,和這樣的人當親家,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太好了,我這把年紀,能和你們成為親家,是我蘇禾的榮幸,謝謝你們看得起我家孫子、孫女,以後大家一起住在農莊會是一個幸福的大家庭,哈哈哈~」蘇禾想了就開心,他原本不喜熱鬧,但這幾年和他們相處下來,覺得和大家泡茶聊天也是一種人生樂趣,他蘇禾原來也可以這樣悠哉地過生活,一群人就這樣定下那二對人兒的親事,當事人卻一無所知。


清晨三點天還是昏暗的,漁港已經人聲沸騰,許長銘牽著蘇允兒,季寧宏牽著徐思穎,田俊一隻手拿著腳架,脖子掛著他的照相機,另一隻手牽著季寧媛,他們找到一個離岸邊不遠的地方,田俊將相機裝在腳架上準備隨時開拍,蘇禾和蘇永成、蘇允威也跟在他們身後,宋志和林芳如也走了過來,允兒興奮的眼神都寫在臉上,許長銘看著神采飛揚的允兒也感到特別開心,這時一艘中型漁船緩緩入港,靠岸後,船夫將船隻固定後,就推出一個個貨櫃箱子,用吊車吊走,田俊已經拍下不少張照片,這時他們也跟著吊車的後面走,他們走到吊車後方,田俊再度將相機裝在腳架上準備隨時開拍,這時吊車上的櫃子被打開,一櫃子的魚從櫃子裡宣瀉而下,像極瀑布,銀白色的魚,根本分不清是何種魚,一下子就這樣全部躺在空地上堆成一個小山,一群工作人員,開始將魚依大小分類成堆,接著另一組工作人員將分好的魚放在簍子裡,用搬運車載到魚市場裡,這樣有順序的操作,讓允兒看得目瞪口呆,原來他們在市場買到的魚是這樣來的,田俊拍下所有讓他們震撼的場景,各行各業的辛勞,沒有親眼看到是不會體會到的,他們經過今天的洗禮後,會更加珍惜現在他們所擁有的一切,他們是多麼的幸福的一群人。


等他們離開漁市場後,天才有點亮,田俊幫大家照了幾張團體照,他們每個人的心思各不同,蘇禾、蘇永成和蘇允威走在最前面,接著是宋志和林芳如,他們快步離開,這裡腥味很重,他們有點不舒服,長銘牽著允兒輕聲說:「我很佩服他們,在船上捕魚生活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還只是在近海,那遠渡大西洋的船不知要多久才能回家與家人團聚,我幾天沒看到妳就很難過,真不知他們是怎麼熬過來的。」


「嗯!我的想法和你一樣,我每天做料理所用的海鮮都是用他們的命換回來的,我會更加珍惜食材,絕不浪費可用的食材,長銘,我們要好好的珍惜彼此在身邊的日子,你放心在實驗室裡工作,我會安心的在廚房做我的料理。」蘇允兒看著俊朗的許長銘,心裡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這樣一個美好的男孩是她的夫婿,真好!還有什麼不滿足呢!


「好!我會的,會更加細心用心做實驗,如果可以因為我的努力照拂人類,再辛苦都是值得。」許長銘笑著說,是啊!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件事。


他們笑著一路往旅館的方向走去,後面的季寧宏牽著徐思穎笑著說:「剛剛有嚇到嗎?這麼多的魚從櫃子裡被倒出來,真是壯觀。」


「是啊!突然覺得自己非常緲小,以前,我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剛剛看到那一幕,我還真的被震撼到,寧宏,我很開心有你在我身邊,抱著我。」徐思穎笑著說。


「嗯!光說不好喔!」季寧宏笑著說完後,徐思穎就墊起腳跟在季寧宏嘴邊親一下,季寧宏順勢的回親她,給她一個深刻的吻,走在後面的田俊和季寧媛,眼前都浮現三條黑線,這二個傢伙,真的讓人怎麼活啊!田俊笑著說:「我們回房裡再做。」季寧媛看著田俊笑著不說話,這是在說什麼呢!他們不管正在熱吻的那二位,直接越過走到允兒和長銘後面,一起走回旅館。


下一個行程就是去稻米的故鄉,這時剛好是稻米插秧的時候,綠油油一片的稻苗在田裡,讓人感到無限的希望,期待十月時能有好豐收,他們坐著電動車,在田中間穿梭,感受一下豐收忙碌的情形,蘇禾對這裡特別有感,這是他還在任教時輔導過的農地,重遊這裡,他開心地笑了,他當年苦口婆心的勸導下,今日的成果,讓他非常感動,這時有個農人騎著腳踏車過來,他停下來看著蘇禾很久,然後開心地笑了。


「蘇教授,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為我認錯人呢!你還來調研嗎?」陳姓農夫說。


「喔!陳老啊!好久不見,您還這麼硬朗啊!我不是來調研的,是陪家人來這裡玩的。」蘇禾看到舊識老友開心地笑著說。


「是嗎?你們不嫌棄的話到家裡來坐坐,午餐就在家裡吃,如何?」陳老開心的說,他是受過蘇禾恩惠的人,他對蘇禾的家人肯定是要上心的。


「陳老不用客氣,我們這一群人一共有二十四人,怎能讓你請呢?」蘇禾笑著說,陳老能這樣說就已經很讓他欣慰了,怎能讓人真的請客呢!


「沒關係,只是怕我家婆娘和媳婦做不出好菜來請你們,我家食材很多,你們不用客氣,走走走跟我一起走就是了。」陳老就騎著他的腳踏車往他家的方向騎去,他還不忘了回頭喊著:「蘇教授快點來喔!不然我會生氣。」蘇禾無奈地請大家跟著他過去,來到陳老家,他的老婆和二個媳婦都出來迎接他們,還端來冬瓜茶請他們喝,這時已經是十一點,該開始做飯了,蘇允兒走到陳老面前停下腳步。


「陳爺爺,可否這餐讓我去做呢!你們出食材,我來做料理,這樣我們吃起來才覺得心安。」蘇允兒說完後,她看到陳老的老婆笑著點頭,她沒做過這麼多人要吃的菜,心裡難免有點慌,現在有人這麼說,她自然非常樂意。


「這怎麼可以呢!你們來是客,我是主人,怎麼能讓客人來做飯了?這不符合規矩。」陳老搖頭說。


「怎麼不符合規矩?我孫女和媳婦都是料理師,你們都坐下來,讓我媳婦和孫女去忙就好。」蘇禾覺得這樣很好,不然一大家子的人這樣讓人請實在不妥。


「那好吧!我還沒吃過料理師是做的料理呢!那就麻煩你們兩位了。」陳老說。


吳嘉瑜和蘇允兒就到他們的廚房,還好是現代廚具,不然光生火就不知過多久了,還有處理好的雞、蔬菜、蛋、二條五郭魚、香腸這樣就很不錯,他們開始做料理,一個多小時全部料理完成,也分了二份,席開二桌,雖擠了些,但大家臉上還是帶著笑容,他們做了:三杯雞、蔥爆雞丁、菜圃蛋、紅燒吳郭魚、香煎排骨、烤香腸、炒高麗菜、炒絲瓜,看起來就非常豐盛可口,陳老一家人看了都覺得桌上的菜是他家的食材做的,怎麼會變成像在“辦桌“呢!大家坐下來吃得非常開心,這一頓飯吃出人情味的感動,這樣的感覺讓他們感到溫暖。


晚上他們住在一個民宿,整整二棟房子,距離海很近又能看到山脈,是一處非常幽靜的地方,這裡沒有夜生活,天空清澈明月高掛,星光閃爍,一對對的夫妻、戀人一一佇著欄杆而立,耳邊有海浪拍打的聲音,此時無聲勝有聲,在這個沒有煙火依舊浪漫的夜晚,海風徐徐,一種美好的夜讓他們盡享,多年後他們還是記得,那夜在海邊民宿時的浪漫,與相愛的人依偎在欄杆邊,那種簡單的幸福。


接下來他們的行程是坐船到外海去垂釣,一整個下午竟然沒人釣到一條魚,船東哈哈大笑,這是他接到成績最差的一隊客人,船東還是很開心的為他們準備許多海鮮料理,大部分都是清蒸的,只有少部分用炒的,像炒海瓜子之類的,他們在船艙裡用餐,隨著海浪搖擺,這樣的體驗也讓他們回味無窮。


晚上他們到一個部落,參加他們的豐年祭,這個豐年祭每年都有,部落裡的男男女女都穿著他們部落特有的服裝,載歌載舞,喝著部落自製的米酒,非常熱鬧,季寧宏和徐思穎也下去跟他們一起跳舞,玩得開心極了,允兒、寧媛都不會跳舞,她們坐著看他們,也開心地拍拍手,長銘和田俊自然是陪伴在佳人身側,也拍手叫好,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他們帶著些醉意回到旅館,隔天他們就要返回北部,這一次的東部旅行,他們還是玩得非常盡興,旅行之所以讓人心情愉快,除了美麗的風景之外,最重要的事還是和對的人一起旅行,更讓人覺得處處好風景,他們坐上車子往回家的路前進,帶著滿滿的幸福回憶回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