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五十八章 季寧宏、田俊和沈毅大學畢業迎接新的開始


六月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月份,鳳凰花開時節驪歌緩緩輕唱,畢業生在大禮堂裡聽著校長及畢業生致詞,總會被他們的演講,搞的大家淚眼婆娑,說真的,人是感情動物一點都不假,明明畢業是大家非常開心又值得慶祝的事,偏偏每年的畢業典禮都會讓人依依不捨,感覺畢業是一件讓人心酸的事,這是季寧宏心裡的感覺,他真想不來參加畢業典禮,偏偏他媽不准,他也只好來參加了,但是他卻不准家人來參加,他覺得自己去面對就行,他也跟徐思穎說,大約幾點結束,到時候記得送他一個吻就行。


上午十點左右,一群穿著大學服的畢業生,緩緩從大禮堂走出來,他們手中都拿著畢業證書的長條圓桶,有的人手中捧著花束,田俊和季寧宏開開心心地笑著走出來,他們都希望家人不要去會場聽一些無聊的演講,季寧媛和徐思穎二人手上都捧著一束鮮花,在禮堂外面等著他們心愛的男朋友出來,當她們看到他們二人笑容滿面地從禮堂出來,就快步的迎向他們,將手中的花束遞到他們手中,齊聲說:「畢業快樂!」二人接過花束後,也將手中裝著畢業證書的圓筒交給她們,空出手環抱著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的女朋友臉頰親吻了一下,輕聲的說:「謝謝!」


「我們走吧!回農莊,今天舅媽和允兒有準備慶祝會。」季寧宏笑著說。


「對啊!剛剛媽媽也打電話說,他們已經先回農莊了,田爸爸、田媽媽也已經去農莊等我們了。」季寧媛笑著說。


「寧宏,我爸媽今天醫院都還有門診,沒法參加今天的慶祝會,他們請我先跟你說聲恭喜了。」徐思穎笑著說。


「沒關係!畢業罷了!沒事,我們一起走吧!坐我的車就好,如何?」季寧宏看一下田俊說。


「好!我今天也沒有開車過來學校,怕沒有車位可停,就坐你的車,回家搭我爸的車就行。」田俊笑著說。他們愉快地走到季寧宏停車的地方,剛好遇到沈毅也正要去開車,於是,季寧宏走到沈毅身邊笑著。


「沈毅,畢業快樂啊!你要回去還是要跟我們一起去農莊呢?今天農莊有慶祝會喔!」季寧宏笑著說,他現在看到沈毅心裡難免有點難過,其實,他知道至今沈毅依舊很愛允兒,對這個兄弟他真的很無奈,希望他去美國讀書後,能遇到與他相知相伴的女孩才好。


「喔!方便嗎?」沈毅也笑著說,他知道允兒和長明的親事已經定下了,他已經徹底的沒望,但是,他還是很希望能再看一下允兒,從上次服裝秀之後,他已經好久都沒看到允兒了,他很想她。


「方便啊!一起去吧!」季寧宏笑著說,他相信允兒不會反對的。


「那好,一起去,謝謝邀請。」沈毅笑著進入他的車裡,跟著季寧宏的一起開往他非常熟悉的農莊,車子緩緩前行,往農莊的路原本就沒有什麼車子,他們開了三十分鐘就抵達農莊,對沈毅而言『允兒農莊』絕對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忘懷的地方,因為這裡有一個活潑、開朗又善良女孩,她總是笑咪咪的,總是笑著做料理,也總是令他難以忘懷。


他們停好車就往主屋走去,來到主屋推開門走了進去,客廳裡已經坐滿了人,大家開開心心地喝著鳳梨檸檬汁。


「喔!回來了,畢業快樂!」蘇美玲看著他們開心地笑著說。


「對啊!三位畢業生,畢業快樂!」李春美笑著說,她到沈毅雖有些訝異,但畢竟是自己的姪子,沈毅又是個好孩子,她也不想讓他尷尬。


「謝謝啊!畢業真好,就是再換一個跑道往前行,哈哈哈~」季寧宏爽朗的笑聲,讓客廳多了些愉快的氣息。


「是啊!懂得自己該往哪裡走是很重要的,你們快坐吧!」蘇禾笑著說,他也看向沈毅,心裡不知為何也有那麼一點心酸,這個孩子其實也是非常優秀的。


「沈毅啊!你媽說你要去美國讀書,是真的嗎?學校申請了嗎?」李春美看著沈毅說。


「阿姨!學校已經申請好了,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建築系研究所,應該下個月我就會先去美國跟教授見面。」沈毅笑著說。


「喔!麻省理工學院的建築系研究所,很不錯喔!恭喜你。」蘇永成聽到沈毅說的話點點頭說。


「謝謝蘇爸爸,我會努力學習的。」沈毅笑著說。


「真是個好孩子。」蘇禾有感而發的說,他這一說,也讓在場的人都不知該如何回答了。一度的無聲,直到長銘、允兒和允威一起回來,大家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不知情的三個人都覺得客廳裡的人有點奇怪,但他們也不想知道,但長銘看到沈毅時,他頓時明白了,或許他們聊到一些讓人有些尷尬的事吧!他很輕鬆的牽起允兒的手,帶著允兒和允威一起將東西往廚房送去。


有時候,人總是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也總以為失去沒關係還有機會可以再追回來,卻不知道,失而復得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沈毅現在是最明白的了,他後悔當初不該輕易放手,如果他能堅持一下,如果他能為允兒多考慮一下,今天,或許今天還會是他牽著允兒的手,想著想著,思緒被人打斷了是季寧宏的聲音。


「今天我們三個好朋友畢業了,我和田俊繼續在學校讀研究所,沈毅去美國留學,我們三人雖然即將分別,但我們友誼常在,沈毅你學業完成,應該會回國吧!還是留在美國工作或繼續深造。」季寧宏笑著說,他也希望沈毅這個兄弟能一切安好順心。


「順利的話二、三年會回來的,這期間也歡迎來美國找我敘敘舊,哈哈哈~」沈毅笑著說,現在這樣應該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好!我們一定去找你玩,你回國也歡迎你來農莊找我們玩喔!」季寧宏笑著說。


「沒問題,不過,你要搬來農莊住嗎?」沈毅疑惑的說。


「嗯!一群人都搬來農莊一起住呢!」季寧宏笑著說,沈毅疑惑的看著田俊。


「表哥,農莊要加蓋五間房子,我家、長銘、徐醫生和季寧宏家,預留允威未來老婆家。」田俊笑著說。


「那感情好,我也很想搬來跟你們一起住,不過,應該不可能吧!」沈毅有點難過的說。


「哎!沈毅,你不是要出國讀書嗎?這樣吧!等你回國後,還覺得大家住一起沒關係時,蘇爺爺同意你也搬過來一起住,這樣可好?」蘇禾看著沈毅,心裡是酸的,他也希歡沈毅這孩子,當不成孫女婿也能當他的孫子,蘇禾說的話剛好讓長銘、允兒和允威聽到,長銘有點驚訝爺爺說的話,允兒和允威倒是覺得沒什麼,這樣挺好的,尤其是允威,他其實是比較喜歡沈毅的,他們有共同話題,他跟許長銘比較沒有共同興趣。


「好啊!沈毅哥哥,我等你從美國回來搬過來一起住喔!」蘇允威笑著說,他走向沈毅。


「好啊!允威,謝謝你這麼歡迎我喔!那你可要等我回來。」沈毅看著允威笑著說,他拍拍允威的肩膀說,他和允威在建築設計上,有許多觀點可以溝通,他們無論是在學校還是私下都會聯絡的,這是蘇允兒沒有想到的事,允威的這個舉動也讓長銘有點驚訝,他心想也對,他們都是讀建築系的,可以聊的東西自然會比起他來得多。


「嗯!沈毅大哥,你去美國讀書我們還是要經常聯絡喔!我還有許多地方想請教你呢!」蘇允威看著沈毅說。


「嗯!沒問題,我們可以視訊,一起討論。」沈毅對允威是真的非常寵,不僅僅是因為允兒,而是他跟允威有共同的理想和興趣。


「好!先祝福沈毅哥哥,美國之行滿載而歸。」蘇允威笑著說。


「謝謝允威。」沈毅笑著說,蘇允兒看到沈毅對允威的態度竟然是這般寵溺,原本心裡無波的感覺,突然覺得有點酸澀,許長銘敏感的感覺到允兒的心情,他握著允兒的手,輕聲的說:「怎麼了,不舒服嗎?」允兒抬頭看著長銘點點頭,她不想隱瞞長銘,這是他們二人之間必須經歷的過程,雖然他們定下親事了,如果長銘無法體諒她的心情,那他們感情也走不遠不是嗎?長銘看著允兒微笑的點點頭,表示他懂,允兒也沒說什麼,這樣微妙的心情變化,正在考驗著他們之間的感情,允兒其實也不清楚,她對沈毅的感情明明就是很淡很淡,為何會因為看到沈毅對允威的態度後,竟然在她的心裡深處有股酸酸的心痛縈繞在她心裡。


「這樣也好,好朋友住在一起彼此也有個照應,這是好事,哈哈哈~」蘇禾笑著說,他很意外允威竟然會對沈毅如此的好。


今天吳嘉瑜做了披薩、烤雞和洋蔥湯當作午餐,他們也開心地吃著披薩,一個下午都是開心不已,有人說好久沒有唱歌了,我們來唱歌吧!季寧宏就去打開卡拉OK伴唱帶,一群人一首接一首的唱著歌,沒唱的人就拍手,非常愉快地度過一個整個下午。


傍晚時分天色還沒暗下來,宋元和、宋志和林芳如也都下班回來了,晚餐是允兒和吳嘉瑜一起掌廚,寧媛當下手,今晚的料理是南洋風的料理,咖哩雞、椒麻雞、叻沙柚子醬烤海鮮、蝦醬炒青菜、檸檬魚、蝦餅、泰式海鮮酸湯,這樣濃郁的料理,讓在座的每個人都食慾大開,開懷的吃、開心地笑,真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晚餐後,客人陸續的回去,蘇美玲一家人都留下來,他們一起陪著蘇禾在農莊散步,他們期待以後搬來農莊時,也能這樣輕鬆地漫步在農莊的每個角落,長銘也牽著允兒的手一起到後山散步著,他們一路沒有說話,許長銘當然知道允兒今天心情有些起伏不定,允兒對沈毅不可能沒有感情的,初戀是最讓人難忘的,就像他一樣,如果跟允兒分手了,他也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允兒一般,他必須耐心的等待允兒的心回歸平靜,他相信他和允兒之間的感情,經過這一關會更加鞏固才對,許長銘想到這裡,心裡也難免有點苦澀,也許他和允兒的感情來的太容易,還好,外婆有先見之明,早點想到先將親事定下來,不然,面對沈毅這樣不求任何回報,只是用心的對待允兒和他的家人,默默付出他的真心,他都怕允兒也會被沈毅感動到,允兒似乎也感受到許長銘內心的不安,她抬頭看著長銘,笑著說:「怎麼了,換你不舒服了。」許長銘低下頭親了一下允兒說:「嗯!真的不舒服,怎麼辦呢?」蘇允兒笑著看面前這個俊逸不凡的臉說:「我讓你不舒服了,對不起喔!不過,別擔心,我還沒有那麼貪心就是了,有你一人足矣。」許長銘聽了蘇允兒的話終於笑了,他抱著允兒說:「我真的很愛妳,謝謝允兒願意來到我身邊。」蘇允兒笑著看許長銘,她墊起腳跟在許長銘的唇邊親了一下,他們看著天上的星星,想著不一樣的事,允兒希望沈毅能找到很好的女孩,長銘想的是希望在沈毅回國前把允兒娶回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