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二十八章 許長銘的告白


星期六下午,允兒正在農莊菜園裡採些四季豆、茄子、絲瓜和番茄,這些都是當季的蔬菜,許長銘剛從實驗室走出來,經過菜園時看到戴著斗笠一個瘦小身板蹲在那裡採著番茄,他帶著笑容走了過去,也跟著採番茄,允兒感覺旁邊有人的氣息轉身過來,正好看到許長銘彎腰摘番茄,允兒笑了,允兒也不知道最近她看到許長銘都有一股莫名的開心,上次季寧宏說的那些話時,讓允兒有些尷尬,但是,允兒心裡知道她是開心的,如果表哥說的人是許長銘的話。


「長銘,你怎麼在這裡呢?不是在實驗室嗎?」允兒看著許長銘笑著說。


「剛從實驗室出來看到妳在這裡,就過來了。」許長銘將手中的番茄放入籃子裡,微笑的看著允兒說。


「喔~那你今天還要進實驗室嗎?」允兒看著許長銘說,她知道最近爺爺研究中心接到一個案子是分析一批農產品的農藥,殘留在這批農產品中是否安全無虞,所以,許長銘就被爺爺安排在這項工作中。


「今天的工作結束了,明天早上再進實驗室做最後一批農產品,我的工作部分就完成了。」許長銘看著允兒用他柔和的眼神說著。


「嗯~你辛苦了。」允兒笑著說,她真的很喜歡許長銘的笑容。


「不辛苦!不過,允兒可要慰勞我一下嗎?」許長銘一邊摘番茄一邊說著,他不敢看允兒怕她給他一個白眼。


「嗄~可以啊!你要我怎麼慰勞你?」允兒覺得許長銘越來越厚臉皮了。


「嗯~晚餐後可以陪我在農莊走走嗎?今天天氣不錯,我想晚上應該會有許多星星可以看。」許長銘瞇著眼睛望著天空說,他想今晚跟允兒說他喜歡她,前幾天知道允兒和沈毅分手後,他就一直想這麼做了。


「好!沒問題,今晚我做好吃的給你吃,飯後我們去走走消消食。」允兒看著許長銘笑著說,她很喜歡許長銘溫聲的說話聲音,慢條斯理的動作,在農地裡拔草、種菜卻沒有一點的違和感,反而讓人賞心悅目。


「嗯~我當下手。」許長銘笑著說。


「今晚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不過,明天他們要來農莊玩,我做晚餐時你要來當下手喔!明天要做好多料理,因為我媽一家人也要來。」允兒笑著說。


「好!都聽妳的。」許長銘說。他們採了一籃子的蔬菜後,許長銘提著籃子和允兒一起走在田園邊的小徑上,安安靜靜地走著,迎著微微的風向他們吹來,一直到那棟白色二層樓主屋,他們笑著走進屋內,許長銘將籃子放到廚房。


今天晚餐只有蘇禾、允兒和許長銘三人,允兒做了:乾扁四季豆、清蒸黃魚、海鮮蒸蛋及絲瓜蛤蠣湯,都是清淡爽口的料理,他們三人吃得很開心,蘇禾看著允兒和許長銘相處融洽也非常開心,他私下問過許長銘對允兒的看法,許長銘給蘇禾一個非常肯定的說:允兒會是他這輩子無法抹去的人,如果可以,他願意用生命愛她、護她一輩子。蘇禾笑著對許長銘說:那你加油,爺爺會幫你的。這也是蘇禾給了許長銘今晚對允兒表白的勇氣。


餐後許長銘和允兒一起收拾碗筷到廚房,許長銘跟允兒說他來洗碗就好,他請允兒出去休息,等等他們一起去散步,允兒笑著點點頭。蘇禾看見允兒從廚房出來,就叫允兒過來坐在他身邊,因為蘇禾也知道,許長銘今晚要跟允兒表白的事。


「允兒,今晚的料理非常清爽,爺爺很喜歡。」蘇禾笑著看允兒說。


「嗯~天氣有點熱了,吃清淡一點比較適合,爺爺喜歡就好。」允兒靠在蘇禾的肩膀上說著。


「允兒,妳覺得長銘這個孩子如何?」蘇禾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允兒說。


「長銘啊!很好啊~爺爺怎麼問我對長銘的看法了,爺爺不是很喜歡長銘嗎?怎麼長銘有哪裡出錯了。」允兒有點擔心的眼神看著蘇禾。


「長銘怎麼會出錯,他那麼細心,做事有條有理,爺爺問的是妳對長銘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蘇禾被允兒的反問覺得好笑的說。


「特別感覺?嗯~沒啊!要有什麼特別感覺嗎?」允兒想不出有什麼特別感覺,她只知道自己很喜歡看許長銘溫暖的笑容,但是這能跟爺爺說嗎?


「那妳覺得沈毅跟許長銘二個人,哪一個當妳的男朋友,妳會覺得比較快樂幸福呢?」蘇禾對這個孫女只能明著問,不能用暗示表示有點頭疼,畢竟有些話講白了也會讓人尷尬,但對允兒來說,似乎要明講她才會明白。


「嗄~爺爺怎麼這麼問呢!當男女朋友是要二個人互相喜歡才能啊!沈毅是直接跟我說,他喜歡我,要我當他女朋友,那時我也喜歡沈毅就答應他了,只是那時我不知道喜歡跟愛是不同而已,可是我不知道長銘的意思啊!又不是說我選長銘,長銘就會同意當我的男朋友,爺爺也真是的,您就這麼擔心我沒人喜歡沒人要嗎?」蘇允兒嘟著嘴說,她被蘇禾這麼一問,她在心中想了一下,她當然會選許長銘了,這段時間的相處,允兒知道許長銘的個性真的很好,修養也很好,做事仔細認真,又有一張溫文儒雅的臉,她確實喜歡極了。


「哈哈哈~我的允兒怎麼會沒人要呢!妳說的沒錯,總要讓男生主動跟妳表白才行,對吧!」蘇禾笑的開心,允兒已經間接告訴他答案了,看來今晚長銘的表白不會落空了。


「就是!」允兒瞥一下臉說著,蘇禾看著允兒的神情就哈哈哈地笑著,這時許長銘剛好從廚房走出來,看到允兒瞥著臉,蘇禾哈哈哈笑的這一幕,他也不自覺地笑著走到他們面前,允兒看到許長銘走過來,就從沙發起身走到許長銘的身邊。


「你都清理乾淨了。」允兒看著許長銘說。


「嗯~料理師要檢查嗎?」許長銘笑著看允兒說。


「不用,你做事我放心。」允兒笑著說。


「爺爺,我和允兒約好一起到後山坡走走,可以嗎?」許長銘早就跟蘇禾說過,但是他還是再說一次,徵求蘇禾的同意。


「喔~我們自家農莊很安全,你們去吧!」蘇禾笑著說。


「好!爺爺那我帶允兒去走走消消食了。」許長銘笑著說,他看著允兒,允兒笑著跟蘇禾揮揮手就跟著許長銘一起出門了。


他們走到後山坡的一處有欄杆的地方,旁邊有一張長椅子,他們坐在長椅子上,允兒閉上眼睛靠著椅背,享受晚風的吹拂,許長銘看著身邊閉著眼睛的允兒,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湧入心頭,這是許長銘最喜歡的生活方式,他也靠著椅背閉上眼睛,享受一下片刻安寧的美好。


「允兒,我很喜歡妳,非常非常喜歡妳,妳可以也喜歡我嗎?」許長銘慢悠悠地說著,彷彿是在說故事般,溫柔帶著磁性的嗓音,在這般安靜的夜晚,格外好聽。


「嗄~長銘你剛剛說什麼?」允兒聽到許長銘說的話,睜開她那雙大眼睛看著許長銘,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我說,我很喜歡妳,非常非常喜歡妳,妳可以也喜歡我嗎?」許長銘用最溫柔的眼神,看著張大雙眼的允兒重複的說著剛剛說的話。


「你~真的喜歡我,是哪種喜歡,你說清楚不要讓我誤會你的意思。」允兒這次聽清楚了,但是她還是要弄明白,許長銘說的喜歡,是不是跟自己想的那種喜歡是一樣的。


「嗯~我改個說法,我喜歡妳的同時應該說,我也愛上妳了,我能當妳一輩子的男朋友嗎?這樣夠清楚了嗎?」許長銘還是帶著他最溫柔的眼神一字一字的說給允兒聽。


「聽清楚了!」允兒低下頭來說著,她停了一下說:「你說要當我一輩子的男朋友,所以你以後不打算結婚了。」


「誰說我們結婚後,我就不是妳的男朋友了!」許長銘被允兒的問話搞笑了,他伸手摸摸允兒的頭髮說著,允兒抬起頭看著他,笑著不說話。


「允兒,妳可有喜歡我?願意接受我當妳的男朋友嗎?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會努力成為一個可以站在妳身邊的人,可以給我機會嗎?」許長銘的手還是摸著允兒的頭髮,慢慢地說出他想對允兒說的話。


「嗯~我也很喜歡你,我喜歡你溫柔的笑臉,喜歡你認真工作的樣子,也喜歡你說話的聲音,謝謝你也喜歡我,喜歡我這個直話直說的個性。」允兒說著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所以~我是通過了。」許長銘低著頭看著允兒有點臉紅的臉,笑著說。


「對!通過了,你別這樣看我。」允兒不好意思地别過臉不看許長銘說著。


「既然我通過了,現在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為何不能看妳。」許長銘逗著允兒笑著說。


「許長銘,你~」允兒看向許長銘,話還沒說完就被許長銘抱入懷裡。


「嗯~不逗妳了,允兒,謝謝妳願意接受我,我會用一輩子來愛妳、疼你,我們一起互相鼓勵,往我們的夢想前進,如果哪天妳不喜歡我了,跟我說,我會讓妳離開,妳不用害怕會傷害到我,因為妳會離開我,一定是我做的不好,懂嗎?」許長銘想把最不好的事都先說出來,他希望允兒跟他在一起是幸福、快樂的,可以做自己,而不是委屈自己來遷就他。


「嗯!你也一樣,謝謝你的真誠對待,我也會真誠地看待我們的感情,以後,有什麼話要直說,我不喜歡拐彎抹角,猜來猜去很傷腦的。」允兒也抱著許長銘在他的懷裡說著。


「好,我對妳絕不隱瞞,這是我對妳的承諾,我愛妳。」許長銘抱著允兒微笑著說,他在允兒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允兒迎向許長銘的臉笑著,他們一起看著星光閃閃的夜空,今晚是一個美好的夜晚,他們這輩子每年的今天都會來到這個他們許下承諾的地方,一起看著夜空,在星光閃閃的見證下,幸福的過一輩子。


翌日清晨五點,蘇禾帶著愉快的心情和允兒、許長銘一起出門去採晨露,他知道他的允兒終於找到可以相伴一生的人,他心裡感到非常舒坦,雖然允兒今年才十九歲,長銘二十歲,但是蘇禾覺得遇到對的人就要好好把握。


今天採集的晨露不算多,或許是因為天氣變熱的關係,但用來煮一壺好茶和一壺晨露水還是夠的,允兒今天做三明治配熱牛奶,允兒的三明治是包著允兒自製豬肉凍卷、馬鈴薯泥、番茄、小黃瓜和厚煎蛋抹上允兒自製的芥末口味的沙拉醬,讓這個三明治變成超豪華版的三明治,蘇禾看到這個三明治,哈哈大笑起來。


「允兒,今天的三明治是屬於皇帝版的三明治嗎?」蘇禾笑著說。


「爺爺,哪有這麼誇張,就是食材多了點,要配一些顏色,你看~橫切面多美麗啊!我現在想做一些這樣的三明治,然後拍照做一本三明治食譜,讓想在家做簡單三明治的人,能自己動手做,早餐很重要,吃飽吃好才能迎接美好的一天。」允兒開心的說著,她想出一本這樣簡單的料理書。


「嗯~這個想法很好,那爺爺以後的早餐,是不是都可以吃到這麼豐盛的三明治了。」蘇禾笑著說,允兒想這麼做就這麼做,他都會支持,何況她說的一點都沒錯,現代人在家吃早餐的人很少,如果做簡單又豐盛的三明治不花太多時間,應該可以改變一些人不吃早餐或隨便吃的人,也是好的。


「允兒的三明治真的是豪華版,一定很好吃。」許長銘看到盤中的三明治也被驚艷到。


「嗯~吃吃看好不好吃,今天是芥末口味喔!有一點點嗆鼻。」允兒笑著說。


「好吃,有芥末的嗆味但不會太嗆,還有淡淡的醬汁混合在其中,我覺得口感也很好,厚煎蛋很好吃很像玉子燒,好吃。」許長銘一口氣說了好多話,這讓蘇禾有點驚訝,允兒已經不驚訝了,因為昨晚他說的話更多。


「嗯~像長銘說的那樣,好吃。」蘇禾笑著說,話都被這小子說完了,他還能說什麼。


「好吃就好,等等長銘可以幫我拍三明治的照片嗎?我廚房還有留下拍照用的三明治。」允兒笑著看長銘說著。


「我的榮幸,義不容辭。」許長銘笑著看允兒說,蘇禾看在眼裡滿是欣慰,開心的一口接一口吃著三明治喝著熱牛奶。


早餐過後,允兒就在廚房將三明治擺盤後,放在廚房的一角,許長銘將照相機架好,調整好光圈和亮度後,按下快門拍了一張照片,允兒看一下相機裡的照片點點頭,開心地笑著,許長銘微微的蹲下身子,點點自己的臉頰示意允兒,允兒看了看許長銘的臉頰沒有沾到東西啊!


「你臉頰沒有沾到東西啊!」允兒又看了看許長銘的臉頰說著。


「我是要獎勵!妳不能親一下嗎?」許長銘真的被允兒的話差點噎到,原來昨晚允兒說有話要直說,是真得要這麼直白嗎?看來他還是對允兒的理解不夠。


「嗄~原來你要我~喔!那你再來一次。」允兒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線的說著,許長銘也笑了,他只好微微的蹲下身子,點點自己的臉頰示意允兒,允兒這次開心的在許長銘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說:「嗯~給你獎勵,以後我知道這什麼意思了。」許長銘也被允兒的話逗樂了,他溫柔的笑臉看的允兒很是歡喜,在他們準備收拾東西時,一個爽朗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允兒妳在廚房,我要進去了喔!」季寧宏開心的說著就走進廚房。


「哥~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啊!表姐也來了!」允兒看到季寧宏有點驚訝的說,因為現在才七點半。


「喔~我自己先來,田俊會帶寧媛來,你們在拍照?」季寧宏只看到許長銘在收相機腳架。


「嗯~拍早上我們吃的三明治,哥~你早餐吃過了嗎?」允兒覺得季寧宏應該沒有吃早餐。


「還沒呢?你說的三明治還有嗎?我好餓呢!」季寧宏說後,就看到允兒端來一盤超級無敵美味的三明治到他面前。


「你真有口福,我如果沒有要拍照,你今天真的要餓肚子了。」允兒笑著說,將手中的盤子遞給季寧宏,季寧宏跟允兒說聲謝謝後,開心地接過盤子往餐廳走去,就坐在餐桌上,開心的吃著他的三明治,一邊吃一邊說好吃,許長銘和允兒已經收好照相機從廚房走出來,許長銘拿著照相機和腳架往樓上去,允兒拿了一杯溫牛奶給季寧宏並坐在他的旁邊。


「哥~跟你說一件事,你不要嚇到喔!免得你噎到。」允兒看著季寧宏說。


「什麼事?你說。」季寧宏放下手中的三明治,等允兒說。


「昨天晚上長銘跟我表白了,他現在是我的男朋友,爺爺贊成的,你不會不高興吧!」允兒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季寧宏說。


「不會啊~許長銘很好啊!哥舉雙手贊成,不過,你們先不要跟其他人說,今天沈毅不是也要來嗎?這時候不說也不算騙人,能省一事是一事,我怕沈毅會以為妳是因為許長銘才跟他提分手的,如果這樣的話,有理也說不清啊!」季寧宏說著他擔心的事,其實他更擔心沈芯知道後會更加得理不饒人的說允兒的壞話。這時,許長銘也走進餐廳,剛好聽到季寧宏說的這段話。


「嗯~我覺得學長說得對,我也不想給允兒帶來麻煩,謝謝學長的提醒,」許長銘覺得這個擔憂是有必要的,主要是時間點太近,不能讓允兒受不白之冤。


「許長銘你懂就好,我們三個人知道就好,連寧媛都不能告訴她,畢竟沈毅和田俊是表兄弟,還是謹慎些,不能讓允兒招人非議。」季寧宏是真心疼愛允兒的,他已經傷害允兒一次了,這次他絕對會保護好允兒。


「好!絕對不能讓允兒受到任何傷害,我同意這樣做。」許長銘滿眼溫柔的看著允兒說。


「嗯~那就這樣做,謝謝哥哥提醒。」允兒很開心眼前這二個人如此為她著想,她真的很感動。


「允兒,哥還有一件開心的事要跟妳分享,這件事讓我昨夜興奮到睡不著覺。」季寧宏又拿起三明治繼續吃著,邊說邊笑著。


「哥~別賣關子了,什麼事,快說啦!」允兒看著邊吃邊說又邊笑的季寧宏,真的很想搶他的三明治不讓他吃。


「好啦!我不是和田俊組隊參加『數據驅動創新應用大賽』嗎!我們得到大學部第一名,獎金五十萬,妳哥強不強啊! 哈哈哈~太爽了,我和田俊辛辛苦苦一個半月的時間,不眠不休地寫程式測試修改再測試,終於讓專家認可,允兒都是妳的功勞,不然我還在悠悠哉哉的過我的大學生活,謝謝妳允兒。」季寧宏想到自己以前的生活和現在的生活,就很後悔為何沒有早點回來農莊,浪費那麼多時光。


「這是你和田俊努力的成果,怎麼會是我的功勞呢!哥~真的恭喜你了,太開心了,今天要慶祝的事真多。」允兒笑著看許長銘,他們本來也想跟大家說他們的事,現在只能閉口不談,許長銘笑著回應允兒,他們自己慶祝就好。


「真的是允兒的功勞,妳對料理的執著和認真程度,激發我們對原本的夢想重新找回熱情,我相信沈毅也是受妳的影響,才會這麼拼的。」季寧宏非常認真的說。


「嗯~我同意學長的說法,因為我也是。」許長銘看著允兒說,他確實是因為看到允兒做事的態度深深被折服,繼而喜歡上允兒,到現在他已經深深的愛著允兒。


「好了,你們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允兒本來一本正經地說,突然自己笑了起來,讓季寧宏和許長銘見識到允兒的調皮,他們也跟著哈哈大笑。


這時,蘇禾從外面走進來,雙手還拿著一個大冬瓜,許長銘見狀起身走到蘇禾身邊接過蘇禾手中的大冬瓜,將它放到廚房後再回到餐桌。


「寧宏,你今天這麼早來是特地來吃早餐的嗎?」蘇禾笑著看季寧宏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吃進嘴裡說。


「爺爺,也可以這麼說,哈哈哈~允兒做的三明治真的很好吃。」季寧宏笑著說,他拿起牛奶就往嘴裡喝,一口氣就喝完了。


「算你有口福,允兒要做三明治食譜,多做一個拍照,你才有機會吃到,你這小子,就是個吃貨,哈哈哈~」蘇禾看著季寧宏也是滿眼慈愛,他也越來越喜歡這小子,主要還是季寧宏對允兒的好,他都看在眼裡。


「允兒要做三明治食譜?出書嗎?」季寧宏看著允兒說。


「嗯~我想出這樣簡單的食譜書,讓看書的人都能親自動手做。」允兒笑著說,她也是在「法國美食評論雜誌」訪談時想到的,她希望讓更多人吃到她的料理,出書也是一種間接讓喜歡她料理的人,看著她的料理書親手下廚,和家人一起吃她書中的料理,想想就覺得很開心。


「真好!那我真想搬來住,早上就能一起品嚐允兒書中的每道三明治,也能跟長銘一起幫妳拍照。」季寧宏是真的好想搬來住,想想剛剛吃下的那美味三明治,就覺得如果能天天吃該有多好。


「寧宏,那你搬來住吧!住到允兒完成書中的每道三明治為止,不過,你必須每天開車載允兒和長銘一起上、下學,不管你下午有沒有課,都要等他們一起回來,如果你答應,爺爺允許你來住,但寧媛不行,不然你媽媽會生氣。」蘇禾看著季寧宏渴望的眼神,也是心軟的提出條件,這樣這二個孩子也能早點回農莊,不需要騎腳踏車再轉公車。


「沒問題,我做得到,沒課我去讀書館看書或去計算機電腦室寫程式,最近經教授介紹我接一個軟體公司的案子,必須找一些資料參考,所以等他們下課到讀書館找我,我們再一起回農莊。」季寧宏開心的說著。


「喔~寧宏開始認真了,爺爺真高興,趁著年輕給自己一點壓力是一件好事,好好努力,你爸媽知道一定很開心。」蘇禾看著這個頭腦聰明但不太用心的外孫,終於認真看待他未來的事了,他也感到很欣慰。


「爺爺,哥和田俊組隊參加『數據驅動創新應用大賽』您知道吧!他們得到大學部第一名,獎金五十萬呢!哥已經啟動他的成功密碼了,您開心吧!」允兒看著爺爺的眼神就知道爺爺也很關心季寧宏。


「喔~寧宏和田俊很棒啊!值得慶賀,聽允兒說沈毅今天也要來農莊,你們是要幫他慶賀參加各大院校建築設計比賽得首獎,現在可以同時一起慶賀你和田俊了,你們都是肯努力追尋夢想的人,爺爺真的替你們開心,現在年輕人都不知道短暫的享樂,會讓他們未來的日子活的更辛苦,追求小確幸的同時就是放棄未來可能的更多幸福,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個道理似乎已經不流行了,也沒有多少人會去實踐了。」蘇禾真的替這群年輕人感到開心,他看著許長銘,這個孩子的成就絕對不會輸給他們,他同時也感嘆時下年輕人盲目追求小確幸,對未來沒有規劃沒有夢想,更不願意吃苦耐勞。


「對啊!一起慶祝,今天會是一個歡樂無比的一天,爺爺就別傷感了,至少我們會努力實踐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道理啊。」允兒開心的說,他們也很認同允兒說的話,隨後季寧宏將自己的空盤和杯子一起拿去廚房清洗。


許長銘和蘇禾一起去實驗室工作,季寧宏上樓在他的房間拿出他的筆電開始工作,允兒一大早已經煮好紅豆湯,現在放在冰箱裡,她現做一個大蛋糕,和烤一些餅乾,晚上慶祝晚會時可以吃,允兒就開始在廚房裡忙著。


大約10點半左右,田俊開車載著寧媛和沈毅來到農莊,吳青青和黃文泰也坐計程車過來,他們剛好在大門前遇到就一起進入「允兒農莊」,他們一進客廳就聞到濃濃的蛋糕和餅乾的香味。


「好香啊!允兒在烤餅乾。」季寧媛放下手中的包包,往廚房走去,其他人不敢過去允兒的禁區,就留在客廳。


「允兒,妳在烤餅乾!好香喔!」季寧媛洗手準備當允兒的下手。


「喔~寧媛姐!你們都來了嗎?」允兒笑著說。


「對!在門口遇到吳青青和黃文泰,允兒,我要幫什麼忙嗎?」季寧媛笑著看桌上的餅乾說。


「喔~應該不用了,這盤放入烤箱就都做好了,妳看我做了一個提拉米蘇大蛋糕呢!妳去冰箱把紅豆湯拿出來,幫我先盛七碗,然後幫我將這個大蛋糕放進冰箱,喔~盒子在左邊上面櫃子,先裝入盒子在放冰箱,謝謝了!」允兒用手指著櫃子說。


「好!沒問題,料理長。」季寧媛迅速地從冰箱拿出紅豆湯盛了七碗,再去櫃子拿出盒子,將蛋糕裝入盒子裡再放入冰箱。


「我先拿紅豆湯出去嗎?」季寧媛看著允兒說。


「嗯~可以,哥~在樓上,妳叫他下樓吃紅豆湯,我等這盤烤好再出去吃。」允兒已經將最後一盤餅乾放入烤爐中。


「那烤好的餅乾要裝盒嗎?」季寧媛看著允兒說。


「等涼了再裝不急!寧媛姐,妳先幫我端出去給他們吃,等我出去吃完紅豆湯,我們再來裝餅乾,今天我做很多,你們都可以拿回去吃。」允兒知道寧媛想吃餅乾。


「好!那我先拿出去。」寧媛笑著說就拿托盤將紅豆湯分二次拿出去給大家吃,她也到樓上叫季寧宏。


他們坐在餐桌上,看著眼前的紅豆湯沒有人先吃,因為季寧宏沒下樓,允兒也沒出來,他們大約等了十五分鐘,季寧宏下樓來到餐廳坐下,沒多久允兒也出來了。


「你們怎麼沒有先吃,這樣紅豆湯不是就不冰了嗎?」允兒覺得很奇怪,這些人看到食物不是都先搶著吃嗎?今天怎麼變成這般含蓄。


「我們不好意思先吃啊!季寧宏也剛剛下樓,現在我們可以一起吃了。」沈毅笑著說,他看允兒的臉紅紅的,應該是廚房烤餅乾的溫度太高被熱紅了,不過,很好看。


「喔~原來如此,那我們開動吧!」允兒坐下來笑著說。


他們喝著微涼的紅豆湯都非常的高興,四月初的天氣已經有點熱了,這時有涼涼的甜品,確實會讓人心曠神怡,喝完紅豆湯後,允兒就請男生將烤好的餅乾拿到餐桌上,並請他們在櫃子中拿出紙盒和塑膠袋,將烤好的餅乾每種口味放二片在塑膠袋裡,用細繩綁好後放進長條形紙盒裡,他們照著允兒說的做,沒多久就將全部餅乾裝好。


「你們今天要回去時,每個人都拿一盒餅乾回去,嚐看看好不好吃。」允兒笑著說。


「只有一盒嗎?這裡有二十二盒呢!」黃文泰摸摸頭說著。其他人也點點頭表示同意黃文泰的說法。


「你們嫌少就不要拿好了,我還要送給別人,還有今天晚會我們也要吃,不是嗎?」允兒無奈的說,她還要給宋爸一家人。


「不少不少,一盒夠了,黃文泰不要多嘴。」季寧宏馬上說,他竟然忘了自己要住在農莊了,跟他們搶什麼啊!這一說全部的人哈哈大笑。


「中午我們簡單吃喔!晚上我們再來一頓豐盛的慶祝宴。」允兒笑著說,沈毅心裡非常開心,允兒為了慶祝他比賽奪冠,要親自為他辦一個盛大的慶祝宴。


「好啊!中午不吃也行,晚上大家再開開心心的大吃一頓。」季寧宏笑著說,他看到沈毅看著允兒的眼神心裡直搖頭,這個傻瓜。


「中午簡單吃!簡單吃!」黃文泰趕緊說著,中午不吃怎行呢,大夥被他說的簡單吃!簡單吃!逗得笑開懷。


「文泰,你剛剛才吃紅豆湯,餓了?」吳青青看著黃文泰微微凸出的肚子笑著說。


「中午會餓啊!距離午飯還有將近一個小時,到時候就餓了。」黃文泰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又讓大家笑的噴淚捧肚。


「你們先去菜園幫何叔叔他們摘四季豆,今天有一批訂單要出貨,我呢就進廚房煮好吃的午餐慰勞大家,這樣可好?」允兒想起了爺爺說今天要摘三十公斤的四季豆,就請這些人去幫忙吧,她本來就要煮午餐給爺爺和許長銘吃的,他們今天上午都在實驗室裡工作,肯定會餓的。


「好,我們去摘四季豆。」吳青青說,她越來越喜歡農作物的種植與採收,這次他們在校園種植的高麗菜,採收到好多顆,她也拿了二顆回家,她爸媽都很開心呢。


「允兒需要我當下手嗎?」沈毅突然看著允兒說。


「不用喔!我一個人可以搞定的,你們去幫何叔叔比較重要。」允兒笑著對沈毅說,沈毅也點點頭,他知道他不能操之太急,畢竟他們也才分手不久,能這樣相處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我們都去幫忙採四季豆了,走了。」季寧宏大聲的說著,一群人跟在季寧宏身後往菜園走去,餐桌上只剩下允兒一人,允兒起身走進廚房,為午餐和晚餐做準備,今天午餐,允兒想做鯧魚芋頭米粉,她就著手開始去做午餐。晚餐她想做:乾燒蝦仁、紅燒海嵾、水煮魚、脆皮烤雞、乾扁四季豆、魚香肉絲、海鮮烘蛋、蒜炒高麗菜、蒜炒綠花椰菜、煲筍子雞湯十道菜,代表著十全十美的含意,祝賀所有得獎的人。


允兒已經將鯧魚芋頭米粉做好,她看看手機上時間已經來到中午12:15,她解開圍裙放好後走出廚房,來到客廳沒有一個人影,爺爺和許長銘也沒有回來,允兒心裡有點擔心,她擔心實驗室的實驗沒有如預期中順利,這樣的話,中午爺爺和許長銘就會餓著肚子,這個對允兒來說,再熟悉不過了,以前爺爺也經常這樣,她眼睛往屋外看去希望能看到爺爺和許長銘的身影,她看到的不是爺爺和許長銘,而是一群年輕男女笑嘻嘻地往她這裡走來。


「允兒,我們暫時收工,等吃完飯再去摘四季豆,今天真的有好多四季豆要摘呢!真有趣。」季寧宏笑著說。


「你們辛苦了,我午餐做好了,你們洗洗手就可以吃了,我剛剛將鯧魚芋頭米粉放在餐桌上了,你們快去吃。」允兒笑著說。


「你呢?一起吃啊!」季寧宏覺得允兒臉色有些不好,不知是身體不好還是有別的事,季寧宏有點擔心的看著允兒說。


「喔!我不餓,剛剛有試吃一些,你們去吃吧!」允兒說著眼睛還是往外看。


「允兒,有事嗎?妳怎麼一直往外看,還有人要來嗎?」沈毅看允兒的神情似乎在等人的樣子說,沈毅看了一下這裡的人,發現好像少了許長銘,難道允兒在等他。


「喔!沒事,你們快去吃,涼了就不好吃了。」允兒看著沈毅笑笑說。


「對了,怎麼沒有看到爺爺呢?允兒是不是在等爺爺?」季寧宏看沈毅的眼神有些怪異,就忙說著。


「嗯~爺爺一早就和長銘去實驗室,還沒出來,我怕爺爺這次實驗沒有那麼順利,沒吃午飯,我怕爺爺會受不了。」允兒說出她的擔心,她是真擔心爺爺的身體,他已經七十三歲了體力當然不能跟許長銘比啊!


「原來妳擔心蘇爺爺啊!」沈毅不經意地說著。


「允兒,別擔心啦!不是還有長銘在嗎?他會留意爺爺的狀況的。」季寧宏拍拍允兒的背說。


「許長銘為何會跟蘇爺爺一起去實驗室呢?」沈毅有點驚訝的說。


「他寒假就一直跟著我外公學習,現在沒上課時都跟在我外公身邊,許長銘的爸媽也因為要拜託我外公來農莊拜訪,就這樣許長銘也算是我外公的學生。」季寧宏說著,沈毅才點頭的表示原來如此。


「不過,允兒,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吃一些,不然妳萬一餓昏了,晚餐不就沒得吃了。」黃文泰故意這麼說,他希望能轉移一下允兒的心情,他也知道實驗室不是說停就能停的。


「我說文泰你真的只擔心吃喔!」吳青青也笑著說,她現在也摸清楚黃文泰的想法了,他是想轉移允兒的心情,那她就來助攻。


「好了!我們一起吃吧!我知道擔心也沒用。」允兒說完就走進餐廳坐下來跟大家一起吃鯧魚芋頭米粉,這湯頭真的讓人百吃不厭,季寧宏吃得很是開心,他突然想到自己以後可以住在農莊一陣子,就感到無比興奮。


午飯後,季寧宏和季寧媛自動幫忙洗碗,沈毅拉著田俊到一旁說:「田俊,季寧媛有跟你說些允兒的事嗎?」


「沒有啊!寧媛過年全家有回來住一星期,她沒說什麼啊!」田俊想了一下說。


「她知不知道許長銘為何要跟蘇爺爺學習,只是學習為何要住在農莊,季寧媛沒說嗎?」沈毅覺得許長銘長期住在這裡跟允兒會不會日久生情,他很擔心,尤其現在允兒和芯芯的心結也還沒解開,他是真的頭很大。


「寧媛沒說,我說表哥,你應該先跟表妹談好才對吧!你們真的太寵沈芯了,沈芯沒有搞好,我覺得你和允兒就沒有可能,你自己好好處理吧!其他的想也沒用。」田俊難得說這麼多話,主要是沈芯真的說話態度太差了,誰要忍受她的無理。


「嗯!我也知道芯芯這次有點過分了。」沈毅也知道沈芯的脾氣,要她認錯是不太可能的,他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看到沈芯也說不出重話來。


「喔!你覺得只是有點過分了,那就這樣了,我也無話可說。」田俊搖頭看著沈毅,沒救了,他幫不了。


季寧宏和季寧媛出來後,看著二二成群在說話,覺得這個畫面有點意思,笑著說:「我們去菜園繼續摘四季豆吧!」說完就直接走出去,其他人也跟著走出去,田俊走到寧媛身邊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在他們後面。


「剛剛沈毅跟你說什麼?」寧媛看著田俊說。


「他問我妳知不知道許長銘為何要跟蘇爺爺學習,只是學習為何要住在農莊,我說妳沒說什麼。」田俊將剛剛沈毅問他的話跟寧媛重複一遍。


「這事我是真的不知道,過年回來時我們才聽爺爺說的,他擔心了?他妹妹那樣對允兒,我也很生氣,沈芯是你的表妹,允兒也是我的表妹喔!」季寧媛抬頭看著田俊有些不開心的說。


「嗯!我知道,我不會偏袒做錯事的人。」田俊笑著看寧媛,他是真的很喜歡寧媛的個性溫婉柔和,沈芯會讓寧媛生氣真的不簡單。


「嗯!這樣就好,我們快去摘四季豆吧!」寧媛給田俊一個溫柔的微笑,田俊牽著寧媛的手快步往菜園走去。


下午三點多,蘇禾和許長銘從實驗室走出來,他們一邊說一邊笑著,看來心情很好的樣子,他們回到主屋時,就聞到廚房裡飄出來的香味,他們到樓上清洗一下身體後下樓,許長銘下樓就直接走進廚房,他看見允兒自己一個人在哪裡切菜,他走到她身邊敲一下桌面後,從背後抱住允兒,允兒放下菜刀抬頭看到許長銘,她沒有被他嚇到,因為她先聽到敲桌子聲音,她開心的笑著看他,他輕輕地彎下身在允兒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在允兒耳邊輕輕的說:「我和爺爺都餓了。」


「知道了,那放開我啊!不然怎麼給你們拿吃的。」允兒笑著說。


「我要獎勵。」許長銘用手點點自己的臉頰說。


「你讓我等這麼久還擔心你,哪有獎勵?」允兒沒好氣的說著。


「嗯!因為我發現一個植物的纖維中隱含一個分子,可以提取作為另一個用途,所以我跟爺爺一直在儀器中來回檢測,才會弄這麼久,對不起,讓妳擔心了,是我的不對!」許長銘將下巴靠在允兒的肩膀細說。


「真的!意外收穫!」允兒有點訝異的說著。


「是意外收穫!我的運氣真好,爺爺說的。」許長銘溫柔的眼神對著允兒笑著說。


「那是該給你一個獎勵。」允兒轉身在許長銘的臉頰上親一下,許長銘開心的笑著,才放開允兒,允兒預留了他們的午餐,她熱一下就盛了二大碗鯧魚芋頭米粉,許長銘端出去餐廳和蘇禾一起享用午餐,用完午餐,蘇禾去菜園看看採收四季豆的情形,許長銘進廚房當允兒的下手。


大約五點多,宋元和一家人也到農莊來,吳嘉瑜帶了二道菜:紅燒蹄膀、櫻花蝦米糕過來,宋志抱著小元寶,林芳如拿著一盒人嵾茶,他們走進客廳發現沒人,但廚房已經飄出來讓人垂涎三尺的香味,吳嘉瑜先將二道菜放在餐桌,人就直接進入廚房,她看見允兒在做乾扁四季豆,鐵板上已經有紅燒海嵾、水煮魚、脆皮烤雞、魚香肉絲、煲筍子雞湯,而許長銘正在撥蝦殼,許長銘看到吳嘉瑜笑著點頭。


「爺爺去哪裡了,還在實驗室嗎?」吳嘉瑜看著許長銘說。


「爺爺去菜園,今天要採很多四季豆,他們應該也快回來了。」許長銘說。這時允兒也做好乾扁四季豆,轉頭看到吳嘉瑜,笑著說:「媽~您來了,爸和哥哥、嫂嫂、小元寶來了嗎?」


「他們都在客廳,還要做哪些菜,要不要媽媽接手?」吳嘉瑜看著允兒說。


「不用,媽去客廳坐著就好,我今天有做餅乾喔,餐廳長桌有一個用保鮮盒裝的牛奶餅乾是要給小元寶吃的,爺爺去菜園等等就回來。」允兒笑著說。


「媽拿了紅燒蹄膀、櫻花蝦米糕二道菜,放在餐桌上,今天有幾位用餐呢?媽和嫂嫂先去擺餐具。」吳嘉瑜看著允兒笑著說。


「十三大一小。」允兒用手指算著說,看得許長銘和吳嘉瑜直笑著,允兒數學真得不好。


「好~媽去擺餐具了,那允兒料理師今晚辛苦了。」吳嘉瑜笑著說,她也看一下許長銘這個蘇禾看上的未來孫女婿,也是她未來的女婿,她也覺得很不錯比沈毅年紀小,卻比沈毅更加穩重,她也很滿意,許長銘也用微笑回給吳嘉瑜。


沒多久允兒就將乾燒蝦仁、海鮮烘蛋、蒜炒高麗菜、蒜炒綠花椰菜全部完成,今天允兒做了十道菜,這時客廳裡已經充滿了說話的聲音,季寧宏、季寧媛、沈毅和田俊也走進廚房,他們看到鐵板上那十道菜簡直看傻了眼,這時他們也看到穿著工作圍裙的許長銘,都有點驚訝,尤其是沈毅和田俊,他們是今天才知道許長銘目前住在農莊,沒想到他已經是允兒的得力下手了。


「你們回來了,先洗手幫我將菜端出去,我要先上樓洗一下臉。」允兒覺得有點熱說完後就轉身離開廚房上樓去洗一下臉,讓自己清爽些。


「麻煩你們,我也需要洗一下臉,謝謝你們。」許長銘說後也離開廚房了,留下他們四個人,季寧宏看一下沈毅驚慌的臉,他現在覺得沈毅有點可憐,但是這一切也是他自己造成的,疼愛妹妹可以,寵上天就不行,活該。


他們四人就將允兒做好的料理菜端出去放在餐桌上,季寧宏請大家入座,沒多久大家都入座了。


「今天是為了恭賀沈毅參加各大院校建築設計比賽榮獲首獎,還有寧宏和田俊組隊參加『數據驅動創新應用大賽』大學組第一名,允兒和嘉瑜做了這一桌豐盛的料理用來祝賀他們三位,大家舉杯恭喜他們了!」蘇禾開心的說著,大家也舉杯開心的說聲恭喜。


「我們得第一了?」田俊不知道這件事,因為隊長是季寧宏,通知書是寄到季寧宏家。


「對啊!開心不~昨晚收到通知,看到我們第一名後高興地大叫,整晚都興奮得睡不著覺。」季寧宏看到田俊驚訝的臉就很開心自己忍著沒告訴他是對的。


「開心!太開心了,哈哈哈~」田俊高興的笑了起來,大家也替他們感到開心,沈毅也嚇了一跳,原來他們二個也這麼拼啊!看來努力的人不是只有他而已,他也真心的為二位好友開心。


他們在歡笑中吃這美味佳餚,開心的談論他們即將要做的事,每個人都有夢想都有他們不認輸的理由,這是一個歡喜的日子,宋元和也跟蘇禾說,他的研究實驗論文也向「生態科技論壇」投稿了,蘇禾很高興的跟宋元和說,他一定會得獎耐心等待,今年真是一個讓人欣慰的好年。


最後,允兒拿出她特別做的提拉米蘇大蛋糕,這是許長銘最喜歡的蛋糕,也是允兒特別為他們成為男女朋友,所做的慶祝蛋糕,這也是她和許長銘之間的秘密,當許長銘看到提拉米蘇大蛋糕的那一霎那,他看著允兒用他最燦爛的笑容取悅他心中的女神,允兒也笑得非常開心,他們讓得獎的三個男生一起切蛋糕,大家直呼說:「看下一個是誰得獎,大家還要一起來慶祝。」美味的提拉米蘇蛋糕是今晚的壓軸甜點,它帶給在座的每個人一個難以忘懷的夜晚。


等到大家都開心地離開農莊後,允兒看著許長銘正在收拾廚房的碗盤,她走到許長銘的身旁說:「今晚開心嗎?」許長銘點點頭笑著看允兒,允兒看著正在清洗碗盤的許長銘說:「我來接手,你今天在實驗室累了去休息。」許長銘笑著說:「我做就好,允兒去休息,今天妳應該比我還累才對,謝謝妳為我做了提拉米蘇蛋糕,我很開心!」允兒看著許長銘笑著,她墊起腳尖在許長銘的臉頰親了一下小聲的說:「獎勵。」就出去了,許長銘摸摸自己被允兒親過的臉頰微微地笑著,看著跑走的允兒,心裡暖烘烘的。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