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二十五章 農曆年



允兒從南部回來後就知道許長銘父母已經同意他住在「允兒農莊」。


在他們下南部旅行期間,許長銘的爸爸許育笙、媽媽陳萍也來過「允兒農莊」拜訪蘇禾,他的父母都是第一大學商學院的教授,他們也都知道蘇禾教授是農藝系退休的名教授,更是國內唯一得過「世界自然生態獎」的農業科學家,雖然跟他們同在第一大學任教卻並沒有交集過。


許長銘會就讀農藝系是因為他高中時,看了許多蘇禾的著作,非常崇拜蘇禾教授書中的論點,他們也知道蘇禾的孫女蘇允兒也是許長銘的農藝系同組同學,而她和兒子都是高分進入農藝系,不久前蘇允兒得了亞洲區料理比賽冠軍,是北區第一大學上學期的一件大事,他們當然也知曉,同時他們也知道兒子非常欣賞蘇允兒。


他們特意拜訪蘇禾教授,想請教一些有關農藝系所學的事,他們才能更了解兒子喜愛的事,畢竟許長銘是他們的獨子,他們希望能跟孩子有更多共同的話題,既然兒子熱愛農業及自然生態,他們當然也希望能為兒子爭取到更好的資源,如果能讓許長銘長期跟在蘇禾教授身邊學習,對許長銘來說就是一個天大的幫助,他們才會冒昧來到「允兒農莊」。


一進入農莊就被農莊的週遭景物所吸引,空氣好的讓人身心舒暢的農莊,雖然農莊有養牛、養雞卻沒有一點難聞的氣味,整個農莊就是一個極為美好的自然生態,他們終於知道為何許長銘會如此著迷於「允兒農莊」,經過與蘇禾教授長談後,他們也知道蘇禾對自己兒子的讚許,也認同許長銘對改變植物生態環境有著強烈的使命感,他們真誠地將許長銘託付給蘇禾,讓許長銘依照蘇禾的要求住進「允兒農莊」。


回到農莊後,農曆年也即將來臨,許長銘過幾天會回去與父母過年,年後再回到「允兒農莊」,允兒也開始將之前和吳嘉瑜學習的許多西點做一個總整理,她在農莊看著許長銘和爺爺一老一少的認真做一些實驗,就會想起她以前和爺爺一起度過的時光,許多一起做實驗的日子一一浮現在眼前,她在爺爺的臉上看到了許久不見的專注與讚許的眼光,她相信許長銘現在應該已經取代了她在爺爺心中的位置,當然是指研究實驗這部分。


允兒和許長銘說好一人一天到學校菜園做例行觀察、澆水及測量,這樣許長銘就不需要每天這麼辛苦學校和農莊來回跑,允兒也很開心許長銘住在農莊,那他們就可以結伴一起上學,一起回農莊,明天許長銘要回家過節了,允兒想著不如做些餅乾讓他帶回去給他爸爸、媽媽嚐嚐看,於是,整個早上允兒都在廚房忙著烤餅乾,允兒順便準備晚上要做的料理,她想做一些簡單的料理用食材的新鮮度取勝的料理,這是這趟南部之旅給允兒的啟示,允兒寫下今晚的料理:清蒸鮮魚、蒜炒蘑菇豆乾、白斬雞、九層塔烘蛋、竹筍排骨湯。


蘇禾和許長銘一起從外面走進來,就聞到一陣陣烤餅乾的香味,蘇禾笑著走進廚房,她看到允兒正在吃一片餅乾,臉上滿是笑容。


「允兒,烤餅乾啊!怎麼自己吃呢?」蘇禾笑著說。


「爺爺!我是試吃啊!好吃喔,這是純牛奶做出來的餅乾,很適合爺爺吃呢,不過現在只能給您吃一塊,晚飯快到了。」允兒先吃下口中的餅乾,笑嘻嘻的看著蘇禾說著,並拿一塊牛奶餅乾給蘇禾,蘇禾拿過餅乾後吃了一口,睜大眼睛看著允兒說:「這也太好吃了,濃醇香的餅乾,口感還如此鬆軟,外皮是脆的,太好吃了,真不能再來一塊嗎?」


「爺爺晚餐您會吃不下的,不行!」允兒插著腰說。


「好好好~那可以給長銘一塊嗎?」蘇禾看向外面說著,沒有允兒的許可,許長銘也不敢走進允兒的禁地廚房。


「嗯~可以啊!」允兒說著就對外面客廳大聲說:「許長銘你可以進來廚房一下嗎?」


「喔!好~」許長銘聽到允兒叫他,回話說,人也快步的走進廚房。


「這給你吃看看。」允兒拿一塊餅乾給許長銘笑著說。


「好吃,好好吃喔~允兒妳做的餅乾怎麼這麼好吃。」許長銘接過允兒的餅乾吃了一口開心的說著,這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牛奶餅乾。


「好吃就好,這裡有一盒牛奶餅乾、一盒巧克力餅乾和一盒蔓越莓餅乾,明天讓你拿回家請你爸爸、媽媽嚐嚐,當作新年禮物。」允兒笑的燦爛看著許長銘說,許長銘看著笑容滿面的允兒,心裡真的非常歡喜,他不知道允兒和沈毅已經分手的事,但在他心裡對允兒的愛意卻越來越深,而此時他也只能放在心裡,他現在可以住在農莊,天天吃允兒做的料理,開學後可以天天和允兒上下學他就心滿意足了。


「允兒,謝謝妳,我相信我爸、媽一定會非常喜歡,辛苦妳了。」許長銘笑著看允兒說。


「不辛苦!做自己喜歡的事怎會辛苦呢?我要謝謝你陪著我爺爺一起做研究和實驗,我現在把時間都用在研究料理、食材上,沒有時間陪著爺爺,你能來我真的很開心。」允兒是真心感謝許長銘,雖然這對許長銘而言有利而無害,但允兒還是希望有人可以陪在爺爺的身邊照應著,畢竟爺爺年紀已經大了。


「允兒這樣說我就慚愧了,明明是我受益比較多才對。」許長銘笑著說,這是他的真心話。


「好了!你們二個,都別說了,你們都是好孩子,我很開心現在有你們二個人陪在身邊,允兒做好自己的事,長銘也是,這樣就足過了,長銘就收著那三盒餅乾,那是允兒的心意。」蘇禾看到這二個孩子都感到欣慰,也非常開心他們能陪在他身邊,許長銘話不多,但懂得察言觀色,又認真努力學習,簡直是宋元和的翻版,蘇禾喜歡的很,他覺得他更適合允兒,只是沈毅也不錯就是,算了,允兒喜歡就好。


「好的爺爺!」許長銘笑著說,這是蘇禾要他跟著允兒一起叫爺爺的,允兒也知道這件事。


「許長銘,今晚當我下手可好?」允兒看著許長銘說,允兒覺得他要長期住在這裡,當下手是應該的啊!總不能都她一個人做啊!


「嗯~允兒覺得可以,我義不容辭。」許長銘笑著說,能當允兒的下手許長銘當然開心,他也想更貼近允兒喜歡的料理。


「那太好了,你先將這些餅乾拿到餐廳放好,再進來當下手。」允兒說著又轉向蘇禾說:「爺爺不可以偷吃喔!您先上樓去休息一下,我和許長銘做好晚餐再叫您下樓吃。」


「好!不會偷吃,我上樓休息,不過允兒,妳不能直接叫長銘的名字就好嗎?一直連名帶姓的叫,爺爺覺得不太好,現在長銘也算我們家一份子不是嗎?」蘇禾希望允兒能跟許長銘的互動像家人般更親切些。


「喔~可是我已經習慣了,不過爺爺既然發話,我改就是,許~啊!長銘你拿餅乾出去吧!爺爺也出去。」允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拍拍自己的腦袋。


「好,允兒。」許長銘開心的笑著,看著允兒叫錯拍自己腦袋時的可愛模樣,他真的開心極了。


接著許長銘走進廚房幫允兒洗菜做下手,當他看到允兒做料理時的認真態度及完成料理時臉上裝滿燦爛笑容,他真的覺得這時的允兒好有魅力,更加讓人欣賞,晚餐的料理就在他們二人的合力下完成,允兒開心的笑著看許長銘,給許長銘比一個讚,許長銘也用最美好的笑容回應允兒,此時,允兒覺得許長銘的笑容怎麼能這般溫文優雅呢。


「允兒,妳真的很喜歡做料理,妳做料理時的神情是專注的也是興奮的,我懂這種感覺。」許長銘看著允兒笑著說,眼前這個不算高,瘦瘦呦嘿的女孩,有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笑起來燦爛無比,這個身影一直刻畫在許長銘的心裡慢慢蘊藏著。


「嗯~你懂就好,做喜歡的事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了,哈哈哈~」允兒說著哈哈大笑,她是真的開心,沒想到許長銘能懂她做料理時的心情。


「嗯~允兒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就喜歡跟著爺爺一起研究廢棄的葉子、果皮能再做出什麼有用的東西,這陣子一直在尋找其中可用的分子在做分析,就算再累我還是會感到幸福,因為我在做對地球、人類有貢獻的事。」許長銘笑著說眼睛是明亮有神,這也是他第一次和允兒說出這樣的話。


「原來爺爺讓你做這個啊~很好喔,長銘,加油!」允兒有點意外爺爺會讓許長銘資歷這麼淺的新生做他研究中心的事,看來爺爺是真的要培養許長銘了。


「會的!謝謝允兒,我會加倍努力,不讓自己和爺爺失望!也不辜負妳對我的鼓勵。」許長銘聽到允兒直接叫他名字很是開心,他也感到非常幸運能遇見允兒,才有機會認識蘇禾教授,才能加入這個研究實驗行列,他也知道自己的知識、學問都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他會加倍認真讀書,多看一些學術上發表文章增加自己的基本知識。他們聊了一會兒話,就將今晚做好的料理端到餐桌上,允兒上樓去請蘇禾下樓用餐,今晚他們三人開開心心地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隔天早晨,允兒依舊早起要跟爺爺一起去採集晨露,只是今天多了許長銘,這是昨天他們聊天時允兒說出每天清晨五點她和爺爺會一起去採集晨露,許長銘說他從明天開始只要住在「允兒農莊」他也會一起加入採集晨露的行列,蘇禾看到許長銘開心的笑著,他們今天因為許長銘的加入收穫頗豐,蘇禾煮了一壺晨露水裝在保溫瓶裡,讓允兒、長銘隨時可以喝。


早上允兒煮了魚粥,烘了一個厚蛋加火腿,她想許長銘十點就要回家,讓他吃得飽飽的,不知道是因為許長銘已經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的關係,他要離開,允兒卻有些捨不得,因為許長銘的修養真的很好,雖不愛講話卻很用心,在妳需要時都能適時出現,這讓允兒有些感動。蘇禾下樓後在客廳看到許長銘正在看昨天實驗的資料,滿意的點點頭,走到許長銘的身邊。


「吃早餐了,等一下我們在討論,先吃飯。」蘇禾用慈愛的眼神看著許長銘說,並拍拍他的肩膀。


「好的,爺爺!」許長銘笑著看蘇禾說,就跟著蘇禾走進餐廳的椅子上坐下。允兒已經將早餐放在餐桌上了,他們看到一大碗魚粥和一個盤中放著二大塊厚蛋加火腿,眼睛都亮了起來,冬天早上能吃上一碗熱騰騰的魚粥是一件多麼讓人溫暖的事,加上厚厚的蛋加火腿,更讓人滿足。


「爺爺、長銘,好好享用!」允兒從廚房走出來坐在椅子上笑著說。


「謝謝款待!」許長銘拿起筷子向前面的食物微微鞠躬說著,他一直有這個動作,之前允兒沒注意到,這些日子只有他們三個人,允兒就發現許長銘的行為舉止有點像日本人那樣客氣,後來允兒才知道許長銘的媽媽是日本人。


蘇禾聽到這二個人的對話笑的開心,吃起粥來更是感到無比的溫暖,他相信允兒是懂的用料理溫暖人心的人,而許長銘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他的內心還是真的非常希望他們二人能走在一起。


早餐過後,蘇禾和許長銘就一起討論著昨天實驗出來的數據再做一下詳細的分析,允兒上樓研讀她的西點書籍,時間很快就到許長銘要離開的時候,一輛車已經開進「允兒農莊」停在白色主屋前面,許長銘的爸媽從車子內下車走出來,這時許長銘也帶著他的行李來到他們面前,蘇禾和允兒也跟著走出來。


「蘇教授好,我們來接長銘了,謝謝您這段時間對長銘的照顧與指導。」許育笙笑著跟蘇禾說。


「是啊!長銘能讓蘇教授親自指導是他的榮幸,我們真的非常感激,這是一些人蔘茶,蘇教授,新年快樂!」陳萍笑著說並拿一盒人蔘茶遞給蘇禾。


「你們太客氣了,長銘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只要他能堅持,努力不懈,我相信假以時日,他會在這個領域大放光彩的。」蘇禾笑著說,這是他的真心話。


「那也是您細心的栽培,真的謝謝蘇教授了。」許育笙聽到蘇禾如此稱贊許長銘開心的說,蘇禾聽了擺擺手表示沒這回事。


「許爸爸、許媽媽您們好,我是蘇允兒,是長銘大學的同學。」蘇允兒向他們打招呼介紹自己笑著說。


「嗯~妳就是允兒,長銘跟我們提過妳,他說上學期因為妳的指導讓你們那組得到第一名,現在看到本人了,是個美麗又可愛的孩子,很高興認識妳。」陳萍笑著說並看著眼前這個眼睛靈動的女孩,純真善良令人歡喜。


「是我們一起合作才能得第一名的,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也很開心能見到您們。」允兒不好意思的說,許長銘看著臉頰有點泛紅的允兒,覺得允兒真是可愛極了,這麼薄的臉皮,是怎麼去參加料理大賽的。


「嗯~是個謙虛的好孩子,許爸爸歡迎妳有空能來我們家玩。」許育笙笑著說,他看著允兒很是喜歡,他決定跟兒子說管她有沒有男朋友,跟兒子說說「近水樓臺先得月」的道理,一生就這一次,能找到共度一生的人就要把握才是,他就是這樣才能追到現在的老婆。


「是啊~許媽媽也歡迎妳到我們家玩喔!」陳萍笑著說,她也非常喜歡允兒。


「好,謝謝許爸爸、許媽媽,我有空一定會去的!」允兒開心的說著,她知道許長銘為什麼這般溫文儒雅了。


「爺爺、允兒,那我先跟爸媽回去,年後再回來,新年快樂。」許長銘看著蘇禾、允兒笑著說,他在不知不覺已經覺得這裡是他的家了。說著他就跟著他的爸媽一起坐車回去,蘇禾牽著允兒的手回到屋內。


除夕當天,允兒整天都忙著準備晚上的料理,因為今晚宋元和一家人也會來一起用餐,他們也是允兒的家人,要一起過年的,今晚也會跟蘇禾和允兒一起守歲。吳嘉瑜在下午二點多拿了許多東西到農莊,她直接到廚房,看著允兒正在煮雞清湯,鍋裡還燉著東坡肉,瘦弱身板在清洗著菜,吳嘉瑜站在後面良久,靜靜的欣賞這一幅動人的畫面,她的允兒真的長大了。


吳嘉瑜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檯面上弄出聲音,她怕嚇到允兒才笑著說:「允兒,今天跟媽媽聯手做料理吧!」


「媽~您來了,怎麼還帶那麼多東西呢?我已經準備好多東西了。」允兒看著檯面上的東西笑著說。


「嗯~過年嘛!我們先準備多一些東西,你姑姑大年初二回娘家時也能用到,不然過年期間是買不到東西的。」吳嘉瑜一邊整理買來的東西,一邊笑著說,往年蘇美玲沒回來,不需要準備太多東西,今年她預估蘇美玲一家人都會回來過年的。


「喔!我忘了姑姑,他們一家人今年肯定會回來,昨天美國媽媽有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六月在我生日時,會回來幫我過生日。」允兒放下手邊的工作看著吳嘉瑜說。


「很好啊!怎麼了,不開心。」吳嘉瑜看著若有所思的允兒笑著說。


「沒有不開心,只是,我跟美國媽媽真的沒話說,她的工作我也不懂,我的喜好她也不懂,哎~看到她我有點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雖然我知道她很在乎我也很疼我,可是,我就是沒辦法跟她像跟您一樣自在。」允兒每次看到自己的媽媽都有著陌生的感覺,她知道媽媽很難過,她也不想這樣,但是她也真的沒辦法對自己的媽媽做出假情假意的事來。


「允兒,妳爸媽因為工作的關係不得已才去美國工作的,這些年他們一直很努力想跟妳親近,妳媽媽甚至想辭掉工作回來陪妳,妳是個善良的孩子,妳可以跟她說說妳的事就好,至於媽媽聽得懂不懂都沒關係,當媽媽的只是喜歡妳跟她說說妳的事而已,這樣她也會更了解妳的想法,妳懂嗎!」吳嘉瑜耐心地跟允兒說,她很清楚允兒跟父母分開的原因,她希望允兒能擁有更多人的愛與關懷,當然她更希望作為一位優秀的料理師,允兒自己也能用心去體諒別人。


「嗯~我盡量試試,謝謝媽媽~今天我們要做一桌好料理,哥哥、嫂嫂還有小元寶都要來呢!」允兒想到宋志要來就非常的開心,因為宋志這次又幫她收集一些香料的書。


「妳喔~就只在乎宋哥哥要來對不對呢?不要讓妳宋爸知道,他會吃醋的。」吳嘉瑜笑著說,宋元和真的很愛允兒這個女兒。


「喔~我知道,我也愛爸爸啊~」允兒吐吐舌頭笑著說。他們就一起準備晚上的料理,今晚除夕的料理:四喜拼盤(脆皮雞、香腸、海蜇皮、烤烏魚子)、梅干東坡肉、紅燒豆腐魚、佛跳牆、蒜炒綠花椰菜、清雞湯。


允兒在做「佛跳牆」時,吳嘉瑜在旁邊看著,指導允兒再放入食材時應注意哪些細節,因為這是允兒第一次自己做「佛跳牆」,這是一道在中菜裡非常有名的一道名菜,所用的食材也非常豐富,但也因人而異可以依照料理師的喜愛用各種不同的食材,並非每個「佛跳牆」的食材都是相同的,因此,每位料理師做出來的「佛跳牆」味道也會有所不同,允兒今天的「佛跳牆」用的食材有:干貝、海嵾、鮑魚、魚皮、香菇、豬腳、豬腳筋、排骨、雞腿肉、芋頭、栗子、鳥蛋和紅棗,這些食材都要先經過處理,有的要油炸有的要汆燙,且要先做好高湯,工序繁複,允兒在吳嘉瑜從旁指導下,終於將「佛跳牆」做出來,完成吳嘉瑜對她這次的考核。


廚房傳來陣陣的香味,宋元和、宋志、林芳如和小元寶都已坐在客廳和蘇禾聊天,他們聊著這次宋元和發表在「生態科技論壇」的新發現,蘇禾覺得這次宋元和得獎的機會很大,他們開心的說這說那,也聊到宋志已被研究中心升為院士的事,蘇禾滿意的看著宋志,這個孩子將來不會輸給宋元和,雖然他走的領域跟他們不同是生技醫學,但以他的資歷能這麼早就成為院士著實不易。


吳嘉瑜和允兒已經將今晚的佳餚都端放在餐桌上了,蘇禾也請其他人入座,他們看到眼前美味佳餚都忍不住要食指大動。


「媽和允兒辛苦了,我們今晚有口福了,哈哈哈~」宋志開心的笑著說。


「這些都是允兒做的,我只是在旁邊看著,允兒越來越能掌握火侯了,這些大菜對允兒來說都已經不是問題了。」吳嘉瑜開心的摸摸身邊允兒的頭說著,眼神充滿了慈愛與寵溺。


「真的啊!允兒太讓哥哥敬佩了,哥給妳一個大大的讚!哈哈哈~」宋志只有對允兒才會露出他那爽朗的笑聲,林芳如也在一旁抿嘴笑著,他知道宋志有二位天才級的父母,壓力很大,宋志跟她說過,只有允兒能讓他放輕鬆,從小就很喜歡這個小他十二歲的活潑又天真的允兒,在允兒這裡他得到鼓勵與自信。


「哥~我收到了喔!我還要恭喜哥哥正式成為院士呢,我的哥哥就是了不起!妹妹也給你一個大大大的讚喔!哥有沒有收到啊!」允兒笑著拿起手來比了三次讚,朝著宋志方向比去。


「啊啊啊~太多了,好重啊!謝謝允兒,哈哈哈~」宋志做出拿不動的樣子說著,大家被他們二人的對話弄的哈哈大笑,他們品嚐著美味佳餚,想著允兒瘦弱的身板在廚房裡辛苦的模樣,不覺得內心有些不捨與感動,這是允兒選擇的路,是她堅持的夢想,宋志更是想到自己的媽媽吳嘉瑜,在他小時候不斷在廚房做料理的樣子,他也不能辜負她以身作則的示範她成功的路,是靠著堅強的毅力得來的,他的爸爸宋元和即使生病依舊堅持研究的精神,作為他們的兒子,怎能辜負他們呢!現在他手上的研發已經有了初步的結果,他必須更加專心認真才行。


「你們二個互捧都沒看到有人眼紅嗎?」蘇禾看著宋元和笑著說。


「喔~爸爸允兒恭喜您,祝爸爸這次得首獎喔~」允兒聽到蘇禾看著宋元和馬上笑著說。


「謝謝允兒,可是爸爸沒有收到讚啊!」宋元和看著允兒笑著說。


「現在正要送呢~給爸爸五個大大大大大的讚,爸爸收好了。」允兒笑著拿起手來比了五次讚,朝著宋元和方向比去。


「哈哈哈~收到了,太開心女兒送的讚了!」宋元和笑著合不攏嘴說著。又是一陣大笑後,這頓團圓飯也讓大家吃得盡興,歡歡喜喜地度過一個美好的晚餐。隨後林芳如就跟允兒一起將碗盤收到廚房清洗完後,在走到客廳坐下來和大家一起閒聊。允兒端出紅棗茶出來,給每位一杯溫溫的紅棗茶。


「允兒,新年快樂,這是爸爸、媽媽給妳的壓歲錢,我們希望允兒能平安、健康、快樂做自己喜歡的事。」吳嘉瑜拿出一個包有一萬二千的紅包給允兒,這是他們第一次用這樣的稱呼給的紅包,意義非凡。


「謝謝爸爸、媽媽,也希望爸爸、媽媽身體健康,新年快樂,紅包我收下因為這是爸爸、媽媽對我的愛,我喜歡。」允兒笑著說將紅包緊緊的揣在懷裡,她真的很珍惜這份親情。


「允兒,這是哥哥和嫂嫂給妳的紅包,謝謝允兒真的變成哥哥的妹妹,希望我的好妹妹能幸福快樂一輩子,哥哥愛妳喔!」宋志真心的疼愛允兒,他看著允兒笑著說。林芳如在旁邊也說:「允兒,嫂嫂也很愛妳喔!」


「謝謝哥哥、嫂嫂,我也很愛你們,謝謝你們給我紅包,我收下了,新年快樂!祝哥哥、嫂嫂和小元寶能健健康康的幸福生活。」允兒開心的笑著說。


然後她也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盒子,允兒在金飾店裡選了一個一兩重的「小元寶」送給小元寶宋承峰當新年禮物,當林芳如打開時,他們都嚇了一跳允兒竟然送了這麼貴重的禮物,對一個小女孩來說,這是一筆不小的錢啊!比他們給的紅包都來得多。


「允兒,這金子貴重了。」林芳如還沒說完就被允兒搶先說:「嫂嫂,這是我的心意,我上次比賽得獎有獎金一百萬喔!我有錢,這是小元寶的不是哥哥、嫂嫂的。」允兒笑笑著,這算什麼,宋志給她的書和東西都不止這些錢。


「你們收下吧!允兒喜歡這樣做她開心就好不是嗎!」蘇禾用欣慰的眼神看著允兒,他知道允兒對宋元和一家人的心意,允兒若要送其他人他們都不會收,唯獨小元寶宋承峰他們要拒絕的話,允兒一不高興他們也只能收了。


「收下,哥哥、嫂嫂收下,哥哥幫小元寶謝謝允兒姑姑了。」宋志笑著說。


「嗯~我當姑姑的人送姪子禮物我很開心呢!」允兒抬高下巴一副得意的樣子讓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


「蘇教授,這是我和家瑜送您的新年紅包,請蘇教授能收下我們的新年祝福不要嫌棄才好。」宋元和已經沒有親人,他早就將蘇禾當作自己的父親般尊敬,吳嘉瑜更是感激蘇禾對宋元和的照顧與不離不棄的幫他,沒有蘇禾無私的對待,絕對沒有今日的宋元和。


「元和,你說什麼呢!我早就把你當成我的親生兒子了,我收下還不行嗎?」蘇禾看著現在健康的宋元和已經非常欣慰了,這個孩子值得他用心對待。


「爺爺,不然你也收爸爸當兒子啊!這樣爸爸就不用一直叫蘇教授,多生疏啊!」允兒笑著說,全部的人也都看著允兒,這孩子怎麼會這樣說,這是他們不敢想的事情,能收允兒當女兒已經是一份恩寵了。


「嗯~也好,元和可願意當我蘇禾的兒子?」蘇禾笑著看宋元和說著,蘇禾很早就想認這個兒子,但怕允兒不開心,一直不敢提,後來允兒變成宋元和的女兒後,他覺得這樣他們也是一家人了,就沒有再提起,現在允兒自己提出來,那他自然樂見其成了,至少,宋元和這個兒子比自己的親兒子更懂自己。


「真的可以嗎?這是我的榮幸,爸爸在上,從今天起您就是我的父親,請接受兒子奉茶。」宋元和說著就拿起旁邊裝著紅棗茶的杯子,跪在蘇禾面前向蘇禾奉上茶。


「好,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蘇禾的兒子,快起來。」蘇禾拿起宋元和手中的茶喝完後,扶起宋元和。


「爸~你還不快叫爺爺一聲『爸爸』。」允兒比誰都興奮,這下他們真的變成一家人了。


「爸爸,請多多指教。」宋元和一時不知要說什麼摸摸自己的頭,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叫一聲爸爸了,吳嘉瑜也是孤兒,她也沒叫過爸爸,這下她也有爸爸可以叫了,她眼中的淚水在不知不覺中落下,蘇禾也知道吳嘉瑜的身世,他真心敬佩吳嘉瑜在沒有親人的相伴支持下,靠著自己的力量一步步走到世界舞台,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對允兒的真心相待更是沒話說。


「我的好媳婦,是不是也該叫聲爸爸了。」蘇禾看著流淚的吳嘉瑜笑著說。旁邊的宋元和拍拍吳嘉瑜的背。


「是的!爸爸以後請多多指教,兒媳會盡我所能完成。」吳嘉瑜一本正經地說著,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哈哈哈~我們一家人開心就好,哪有事讓妳做,哈哈哈~」蘇禾笑著開心說。


「爺爺,我以後也能這樣叫您,真是太好了,允兒,哥哥現在覺得妳真的成為我的親妹妹了。」宋志開心的笑著說,他用很溫柔的眼神看著他的允兒妹妹。


「叫得好,志兒,爺爺看好你,你加油!你一點都不輸你爸爸的,要對自己有信心,你的認真程度爺爺都看在眼裡,研究中心的院長跟我提過你的事,今年你的研究有明顯進展,多注意相關可能觸及的事項,研究工作就是不要怕麻煩盡可能找到相關問題,在最後做實驗時受到的阻礙才會少些。」蘇禾看著宋志長大,也知道他在如此優秀的父母親下生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宋志選擇生技醫學,盡可能不要跟他父親所學相同。


「謝謝爺爺您的肯定與建議,我會的,芳如現在是我團隊中的研究專員,我們會一起努力。」宋志牽著林芳如的手說著,宋志對林芳如的感情很深厚,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在學校就相愛攜手,在工作上更是密切合作,林芳如的父親和母親都是醫生,她因為要幫宋志放棄當醫生,轉而研究生技,現在也是一位優秀生技醫學的研究員,她幫宋志尋找出許多方案讓宋志不至於走到研究叉路上,如果說宋志將來能得獎,那第一功臣絕對是林芳如,他們二人都是醫學院畢業的高材生。


「爺爺,我也看好哥哥,哥哥有嫂嫂幫忙肯定能的。」蘇允兒很羨慕林芳如能遇到宋志這麼好的人,一起攜手努力,相知相惜且相愛一生,允兒希望她也能遇到一個真正把她放在心裡的人,一起尋夢。


「嗯~一定會的,爺爺也相信志兒和芳如有這個能力完成他們手中的研究,進而實驗成功,為人類做出貢獻,爺爺期待那天的來臨。」蘇禾看著宋志和林芳如笑著說,林芳如旁邊坐在嬰兒椅的小元寶宋承峰咿咿呀呀的出聲,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原來小元寶也覺得爸爸、媽媽會成功呢,是不是啊!姑姑的小元寶,來姑姑給你一塊牛奶餅乾,這是姑姑用純牛奶做的喔。」允兒走到小元寶的身邊看著粉嫩嫩的小臉,有著一雙明亮的丹鳳眼,嘴巴不實的咿咿呀呀的出聲,真是可愛極了,現在手中拿著允兒給他的牛奶餅乾正認真的吸允著。一家人在小元寶吃牛奶餅乾的吸允中開心的說說笑笑,這個除夕是允兒這些年來過的最美好的一年,對蘇禾和宋元和而言未嘗不是改變他們未來的人生。


大年初二中午過後大約四點左右,季風華開車載著蘇美玲、季寧宏和季寧媛回農莊,他們預計在農莊住一星期,他們直接將車開往農莊停車場,季寧宏和季寧媛下車後就提著一盒乾香菇和一盒臘腸、一盒粉腸和一盒乾的干貝,走進主屋的客廳,看見坐在客廳沙發椅上的蘇禾。


「爺爺,新年快樂!」季寧宏宏亮的聲音說著,接著是季寧媛也跟說著:「爺爺,新年快樂!」


「寧宏、寧媛新年快樂!」蘇禾笑著說,隨後他就看到季風華和蘇美玲一起走進來。


「爸~新年快樂!我們回來了。」季風華笑著說,跟在後面的蘇美玲也笑容滿面的向蘇禾說:「爸~新年快樂!」


「爺爺,允兒呢!」季寧宏沒看到允兒說著,他們自從南部回來後就沒再聯絡過,主要是季寧宏跟田俊組一個隊要參加今年度的「數據驅動創新應用大賽」他正忙著寫程式,現在沒看到允兒也不知她跟沈毅分手後,有沒有情傷。


「允兒去她媽媽家,等一下就回來。」蘇禾笑著說。


「喔~那爺爺最近允兒好嗎?有沒有哪裡不對勁或哪裡不舒服呢?」季寧宏覺得趁著允兒不在,問一下爺爺也行。


「沒有啊!怎麼這麼問?允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嗎?」蘇禾有些驚訝地看著季寧宏說著。


「嗯~是有發生一些事,不過允兒沒事就好。」季寧宏安心地說著。


「那你說說發生什麼事?何時發生的?」蘇禾看著季寧宏有些擔心說著,他知道允兒是一個很能忍的孩子,她會怕他知道難過,閉口不說難過的事。


「就是我們去南部旅行時,因為沈毅妹妹沈芯的關係,允兒和沈毅已經和平分手,現在他們只是普通朋友。」季寧宏有點心虛的說著,要是讓他爺爺、爸爸和媽媽知道是因為他和沈芯的事,讓允兒受罪,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他,他慶幸寧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喔~分手就分手,允兒還年輕沒關係的,再說如果因為妹妹就跟允兒分手,那沈毅也不是良配,他將來還是只會護著他妹妹。」蘇美玲說著,她覺得允兒還小沒什麼關係。


「嗯~美玲說的沒錯,分手就分手吧!年輕人多談幾個戀愛也沒什麼,我看允兒也沒有半點難過樣,她還是每天開開心心做她自己的事,那三盒餅乾是允兒做的,你們嚐嚐。」蘇禾這時反而覺得不錯,這樣許長銘就有希望了,他感覺到許長銘對允兒是真心喜歡的。


「是啊!爸爸說得對,允兒這麼優秀不需要擔心。」季風華笑著說,他轉向寧媛說:「妳和田俊還好嗎?」季風華是滿喜歡田俊的沈穩,如果可以,他是覺得讓田俊當他未來女婿,他是滿意的。


「爸~我和田俊相處得很好。」季寧媛不好意思的低頭說著。


「爸~田俊對寧媛很好的,您別擔心,我看著呢,我和他現在組隊要參加大學組的「數據驅動創新應用大賽」,正忙著呢!」季寧宏笑著說。


「喔~終於被允兒刺激到了,知道要認真了。」蘇美玲看著季寧宏說。


「媽~您知道就好,一定要說出來嗎?」季寧宏埋怨的語氣說著,其實,他也是受到沈毅和沈芯的刺激,沈毅怎麼會這麼瞧不起他。


「能激起鬥志都是好事,加油了!」季風華看著季寧宏說著,他知道季寧宏是聰明的孩子,就是太懶,如果能讓他激起他內在的能力,他認真起來也會創造出不凡的人生,希望這次能真正讓他領悟。


「是啊!寧宏你都大三了,對自己要負責,既然參加比賽,就要毛足勁努力準備做出最好的成果來。」蘇禾也鼓勵季寧宏,他這個外孫就是不夠努力,還需要讓他自己認清自己才行。


「爺爺、爸媽,這次我一定會用盡全力完成的,有沒有得名不是重點,重點是我也想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這也是允兒說的,我和田俊都接下這個挑戰,就會努力完成,請你們放心。」季寧宏正經八百的說,他幾乎沒有這樣認真的跟蘇禾和她父母說過話。


「嗯~哥哥這次真的很認真,從南部回來後,他和田俊就一起在討論、分配工作寫程式,我都沒看過哥哥這麼認真過。」季寧媛從田俊那裡知道的,田俊什麼話都跟寧媛說,他怕他一忙就忘了時間去陪寧媛。


「這樣才對,生活才有意義,年輕就要懂的珍惜年輕歲月的美好,不要留白虛度光陰,免得以後後悔。」季風華點點頭說著,他期待季寧宏這次的表現。


允兒從屋外走進來就聽到季風華說的話,直覺告訴她,他們是在說季寧宏。


「姑丈、姑姑、哥哥、姊姊你們來了,新年快樂!」允兒開心的說著。


「允兒妳去宋嬸家學料理嗎?」季寧宏看著允兒問著,手拿著一塊巧克力餅乾嘴裡還吃著。


「只是去拿一些東西,哥~嘴裡吃什麼啊!」蘇允兒笑著說,這時季寧宏已經將手裡的巧克力餅乾放入嘴裡吃著。


「巧克力餅乾啊!真好吃,好濃的巧克力啊!」季寧宏笑著說,又拿了一塊巧克力餅乾在手上。


「哥~你吃幾塊了,這樣吃下去,晚上還吃不吃飯呢?」允兒笑著說。


「吃啊~怎能不吃允兒做的料理呢?這塊吃完就好。」季寧宏趕緊將巧克力餅乾放入嘴裡。這個動作惹得大家笑得捧腹。


「允兒,這牛奶餅乾好好吃喔,真的濃醇香,我只吃一塊喔!」季寧媛笑著說。


「嗯!寧媛姐最乖了,不像哥~」允兒說著看向剛吃完餅乾的季寧宏。


「允兒,餅乾好吃自然會一口接一口,而且是爺爺說可以吃的啊!」季寧宏有些委屈的說著,他怕等一下允兒不讓他當下手。


「哈哈哈~跟你開玩笑的啦。」允兒笑得好開心,她看到季寧宏委屈的模樣覺得非常逗趣,這話一說出,全部的人又被弄笑了。


這時允兒看看牆上的時間已經是四點半了,她想想該先準備晚餐,這樣六點才能準時開飯。


「你們今天要做我的下手喔!因為今天要出很多料理,宋爸一家人也會來一起用餐喔!不過媽媽會拿來二道菜。」允兒看著季家兄妹說。


「沒問題,我們願意當你的下手,料理長。」季家兄妹互看一下齊聲說。


「好~那我們進廚房吧!」允兒笑著說,就走進廚房了,後面跟著季家兄妹。


蘇禾看著三個孫子這般友好,心裡覺得很舒坦,尤其剛剛季寧宏問起允兒近日的狀況,是因為寧宏擔心允兒與沈毅分手後心情會不好,更是讓蘇禾窩心。


「爸~為什麼宋嬸一家人要來我們家吃飯呢?」蘇美玲覺得很奇怪,雖然宋嬸的身份是一位國際級名廚,但也不至於過年期間,尤其是大年初二回娘家的日子來家裡吃飯,這讓蘇美玲心裡有些吃味。


「喔~本來我想晚上一起用餐時再跟你們說的,既然妳問起我就先說原因好了,除夕夜我收宋元和為義子,所以他們現在也是我們的家人,妳應該知道宋元和的事,他現在也沒有親人了,也一直非常尊敬我視我為父親,我其實早就想收他為義子,只是怕允兒心裡難過就沒這樣做了,除夕夜允兒邀他們全家來家裡吃飯,是允兒提出來的,我就放心地收下這個義子,妳多一個非常優秀的哥哥不好嗎?」蘇禾說的詳細,他不管這個女兒怎麼想,宋元和就是他蘇禾的兒子,這件事是不會變的。蘇美玲對宋元和其實沒有關注,她只知道他是爸爸的學生,吳嘉瑜的先生而已。


「喔~那哥哥知道他也多一個哥哥嗎?」蘇美玲覺得哥哥應該不會同意。


「我沒跟他說,一個常在國外生活的人,應該也無暇管我的事吧!你們同不同意都沒關係,不認宋元和當哥哥也沒關係,我希望妳要維持應有的風度,客氣待人,當他們是客人也行。」蘇禾感嘆地說著,他跟自己兒女的感情真的不如宋元和來的親。


「爸~宋元和也是一名非常有名的植物生態院士,我很高興多一位哥哥。」季風華看得出蘇禾眼裡對美玲的無奈,他趕緊打圓場說著。


「風華,美玲多虧有你,爸爸謝謝你對她的寬容。」蘇禾用柔和的眼神看著這個女婿,說白點這個女婿還比自己的兒女懂他,這點讓蘇禾很欣慰。


「爸~美玲只是比較心思單純,想什麼就說,她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季風華說的是真話,蘇美玲對他的父母真的好的沒話說,他一直銘記在心,比起他大嫂不知要孝順多少倍,連他爸媽都讚不絕口。


「爸~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我知道分寸的,我會把宋元和當親哥哥的,您放心!」蘇美玲也從蘇禾的眼神中看出落寞和無奈,尤其說到在美國的哥哥時,她也知道這些年自從媽媽過世後,如果不是允兒的陪伴,爸爸應該撐不下去,因為她知道爸媽是非常相愛的。


「美玲,年輕時我專心做研究沒有好好跟妳和哥哥相處培養感情,是爸爸的不對,那時是因為有妳媽媽專心照顧你們,我相信妳的媽媽會用心在你們身上,事實也是如此,我才能安心去做研究和實驗,現在年紀大了,我對你們兄妹從來沒有要求你們做任何事,那是因為我自己心裡對你們有愧,妳三年沒回來,我也沒怪妳,就算你和你哥哥都不回來看我,我也不會怪你們,只要大家安好就好,我只希望允兒幸福,她是我這輩子親自養出來的孩子,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妳懂吧!」蘇禾慢慢地說出這些年沒說的話給他的女兒聽,他希望將他對他們的愧疚說出來,他們原不原諒已經不重要了,他只覺得他有必要跟他們道歉罷了。


「爸~對不起!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謝謝您一直包容我的任性,風華一直都有勸我,我只是過不去媽媽過世時你不在她身邊的那個坎,其實我也知道媽媽對您的重要性,也看到爸爸當時快崩潰的樣子,如果不是您看到一直哭泣的允兒,我想爸爸應該會倒下,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是女兒不孝,請您原諒我,哥哥上次有跟我說,他已經深深體會到爸爸的心情,他希望我能多多回來看爸爸,以後我會常回來的,可以嗎!?」蘇美玲二行淚一直落下,她後悔沒有早些聽季風華的勸,今天竟然讓爸爸先跟她道歉,她內心真的懊悔不已。


「傻丫頭,這是妳永遠的家,爸爸當然歡迎妳隨時回來,謝謝妳能原諒爸爸,今年真是一個好的開始,一定會有好事發生。」蘇禾看著哭著的蘇美玲,內心也無比酸楚,他們解開心結了真是個好兆頭。


「嗯~謝謝爸爸。」蘇美玲拿著手帕擦眼淚,季風華拍拍她的背,她終於破啼微笑,這時客廳的三個人已經有說有笑了,廚房的三個人一直在忙碌著,這時宋元和拿著一個竹籠子裡面放著脆皮烤豬和佛跳牆走了進來,吳嘉瑜跟在他後面也走了進來。


「爸,我們來了,宋志帶芳如和小元寶回娘家就不過來了。」宋元和笑著說,這時他也看到季風華和蘇美玲坐在那裡,他只好向他們微笑。


「大哥、大嫂你們來了。」蘇美玲微笑的跟宋元和和吳嘉瑜打招呼。


「美玲,謝謝妳。」宋元和有點驚訝地笑著說,吳嘉瑜也看著蘇美玲微笑著點頭,他們心裡都很高興蘇美玲能這樣稱呼他們。


「大哥、大嫂坐一下,允兒說六點開飯,我家那二個在當允兒的下手。」季風華笑著說。


「你們先聊,我先拿這二道菜去餐桌,順便去廚房看看。」吳嘉瑜接過宋元和手中的竹籠子說完話就轉身走進餐廳,端出脆皮烤豬和佛跳牆放在餐桌上,接著就走進廚房,允兒正在做三杯雞,鐵板上已經有豌豆蝦仁、糖醋魚、炒四鮮菇、白菜滷,吳嘉瑜走到鐵板上,將每道菜都端起來聞一下,用小湯匙舀一些嚐一下味道,吳嘉瑜點點頭滿意地笑,這時允兒的三杯雞也做好,剛好看到吳嘉瑜點頭微笑,允兒真是開心極了,站在旁邊的季家兄妹也非常緊張的看著吳嘉瑜,等看到她點點頭微笑時,他們也開心地笑著,這些佳餚都是允兒用心做出來了,當然菜是他們洗的,蒜是他們撥的,薑跟蔥都是他們切的,蝦子也是他們撥好的,所以這些菜也有他們的心意,現在被認可,他們也非常的開心。


「媽~可以嗎?過關了!」允兒笑著看吳嘉瑜。


「過關了,允兒料理師,可以出菜了。」吳嘉瑜笑著摸摸允兒的頭用寵愛的眼神看著允兒。


「好,出菜,麻煩哥哥、姊姊出菜了。」允兒笑著說。


「好喔~」季家兄妹笑著說,他們拿出托盤將鐵板上的菜一一端到餐桌上,吳嘉瑜和允兒將廚房請洗乾淨後也一起出來,餐廳裡已經坐滿該坐的人,吳嘉瑜和允兒也坐下來。


「今天我歡迎閨女一家人回娘家,新年快樂!」蘇禾開心地笑著,允兒不知爺爺今天為何這麼說,還非常開心,她想,爺爺和姑姑應該解釋清楚了,看姑姑眼睛還紅紅的,應該哭過才對!真替爺爺開心。


「謝謝爸爸!大家新年快樂!」蘇美玲開心地笑著說。


「新年快樂!乾杯~」季寧宏也感覺媽媽態度的轉變,他覺得是往好的方向轉動,就開心地拿起桌上裝滿普洱茶的杯子說。


「新年快樂~乾杯~」大家都開心地拿起桌上裝滿普洱茶的杯子說。


「寧宏、寧媛,你們以後改叫宋叔叔和宋嬸為舅舅和舅媽,宋叔叔現在是爺爺的兒子,媽媽的大哥、大嫂,知道嗎?」蘇美玲跟二個孩子說。


「太好了,舅舅、舅媽好,新年快樂!」季寧宏開心的說著,季寧媛也跟著說:「舅舅、舅媽好,新年快樂!」


「寧宏、寧媛新年快樂!這是我和舅媽給你們的壓歲錢。」宋元和笑著說,他從口袋裡拿出二個紅包給他們。


「謝謝舅舅、舅媽,我們收下你們的祝福,祝舅舅、舅媽身體健康、事事順心、財源滾滾來。」季寧宏笑的燦爛大聲說。季寧媛接著說:「謝謝舅舅、舅媽,我們收下你們的祝福,祝舅舅、舅媽身體健康、圓滿如意。」


「好孩子,舅舅、舅媽接下你們的祝福。」宋元和笑著說。


「允兒,新年快樂!這是我和姑丈給妳的壓歲錢。」蘇美玲笑著看允兒說。


「謝謝姑姑、姑丈,我收下你們的祝福,祝姑姑、姑丈平安健康。」允兒笑著說。


「你們三個,這是爺爺給你們的壓歲錢,祝你們今年都能得償所願。」蘇禾拿出三個紅包給他們,笑著說。


「謝謝爺爺!我們收下爺爺的祝福,祝爺爺健康吃到一百二。」三個人齊聲的說,這是他們在廚房時說好的台詞。


「好好好~爺爺努力完成,哈哈哈~」蘇禾笑的開心,在場的每個人都開心的吃著這頓晚宴,吳嘉瑜的「佛跳牆」跟允兒的味道幾乎是一樣的,因為他們做高湯的手法一樣,使用的食材也幾乎一致,這讓吃過允兒版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這就是火侯的拿捏及做料理的方法順序是相同的結果,才能做出幾乎相同的味道來,允兒真真切切地得到吳嘉瑜的傳承,吳嘉瑜也在吃自己做的「佛跳牆」之後感動地看著允兒,允兒也是一樣開心,她,真的是媽媽的嫡傳弟子。

這是一個非常溫暖的夜晚,他們享受著美味的佳餚,說著一些未來要做的事,一種不可言喻的親情,此刻緊緊地維繫著他們,屋外星光燦爛,一閃一閃的像在跟他們說聲:恭賀新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