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二十九章 不一樣的黃文泰


陳海教授已經將全部分組的「種植與土壤實驗報告」全部審閱完,允兒這組又拿到全班第一名,這也讓他們四人開心不已,這學期的期中考也來臨了,這星期密集的考試,也讓校園裡安靜了不少,讀書館更是一位難求,好不容易期中考終於結束了,五月也悄悄的來到報,平靜的校園也開始有了生氣,樹上的鳥兒也開始放聲的歌唱,學校將在五月十五日舉辦一場「校園歌唱比賽」,吉他社的成員最為熱衷,到處都能聽到吉他彈奏與歌聲,讓整個校園圍繞在歡樂的氣氛中,沒參加的學生也是開心的迎接這場「校園歌唱比賽」。


允兒不太會唱歌,也不會彈任何樂器,她專注在自己的料理世界,許長銘歌唱得很好,鋼琴也彈得很好,也會彈一些基本的吉他,吳青青倒是彈了一手好鋼琴,她是從小就開始學習,最讓人意外的是黃文泰他也彈了一手好鋼琴和吉他,歌聲還非常不錯,他高中還是吉他社社長,只是上大學後他在北部的家會偶而拿吉他來彈,也會彈彈鋼琴,這次他偷偷報名「校園歌唱比賽」沒讓允兒他們知道,他想讓允兒他們看到不一樣的他,他其實沒有那麼吊兒郎當,好讓他們放心的將一些實驗的工作交付給他,因為他從排斥農藝系到認識他們後,已經深深喜歡上農藝系的課程和實驗。


五月十五日晚上,他們四人和季家兄妹、田俊已經約好一起去聽這場「校園歌唱比賽」,吳青青很早就去佔位置等允兒他們,她打電話告蘇允兒她在哪區等他們一起來,位置她搞定了,這時,吳青青看到沈毅和沈芯一起走過來。


「吳青青你們也來聽?那他們是不是也都來聽?」沈毅看到吳青青有些驚訝的問著。


「嗯~學長,我們約好在這邊一起聽校園歌唱比賽,你和沈芯也來聽,真巧啊!」吳青青覺得有點倒霉,尤其看到沈芯,雖然允兒和季寧宏沒說什麼,但是她聽黃文泰說的情形,就肯定是沈芯讓允兒不舒服的人。


「是啊!芯芯喜歡聽歌唱比賽,我就帶她來了,我們就跟你們一起聽也比較有伴。」沈毅笑著說,他沒想到允兒會花時間來聽歌唱比賽,也沒聽田俊提過,現在沈毅跟季寧宏基本上是不聯絡,主要也是怕沈芯跟季寧宏碰面,但今天這麼多人分開坐應該沒有關係。


「喔~這幾個位置是我們的,旁邊你們可以隨意坐。」吳青青笑著說。


「為什麼妳要佔那麼多位置,把好的位置都佔走了,不是先來先坐嗎?妳這樣是土匪的行為,妳不知道嗎?」沈芯氣鼓鼓理直氣壯的看著吳青青說。


「妳~怎麼這樣說呢,妳看大家都是這麼做啊!這是被允許的,只要有一人留守在位置上不超過十個位置就可以,妳不知道嗎?我只佔七個位置怎麼就不行了,好的位置當然要先來佔不是嗎?」吳青青也不客氣的說,旁邊還有不少佔位置的同學聽到沈芯說他們是土匪也都瞪著沈芯。


「芯芯,學校確實有這個規定,我們到旁邊坐。」沈毅看著沈芯不高興的臉就拉著她往右側吳青青放礦泉水的位置旁坐下,這時,允兒和許長銘他們從左邊來,聽到剛剛沈芯、許青青和沈毅的對話,同時,季寧宏兄妹和田俊則從右側走來,也聽到沈芯、許青青和沈毅的對話,他們都覺得沈芯自己搞不清楚就罵人,而沈毅也沒跟吳青青道歉,這對兄妹真的很可以啊!


「你們也來聽啊~真巧啊!」季寧宏還是很有風度地跟沈毅和沈芯打招呼。


「對啊!季哥哥坐這裡,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呢!」沈芯用燦爛的笑容看著季寧宏,季寧宏心想就是這個笑容差點讓他萬劫不覆啊!


「芯芯!」沈毅馬上叫沈芯的名字,手還不忘拉著沈芯,季寧宏看了直搖頭。


「沈毅,安啦!我還沒有到飢不擇食的地步。」季寧宏就叫田俊坐在沈芯旁邊,季寧媛坐在田俊旁邊,他請吳青青坐在季寧媛旁邊,接著讓允兒、許長銘坐著,他坐到許長銘旁邊,隔壁留給黃文泰。


「哥~你看啊!季哥哥又不理我了。」沈芯看著季寧宏走到最邊邊離她最遠的位置就很不高興的跟沈毅抱怨,她其實很喜歡季寧宏英俊陽剛的臉。


「好了!妳是來聽歌的不是嗎?再說妳自己不是也說對季寧宏沒有什麼感覺的嗎?那就靜靜的等待,聽歌唱比賽不好嗎?」沈毅這時已經確定自己的妹妹明明喜歡季寧宏,偏偏那時又不承認,還怪允兒多嘴,剛剛季寧宏又被他惹惱了,連“飢不擇食“這麼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看來,他跟季寧宏多年的兄弟情誼也到盡頭了。


短暫的安靜後,吳青青一直看來看去的,允兒覺得她好像在找什麼人,這時允兒也發現黃文泰還沒來。


「青青,妳有跟文泰說清楚位置嗎?」允兒看著有點緊張的吳青青說。


「有啊!他說他早就來了,怎麼還沒看到人影呢?比賽都要開始了,這個文泰真的讓人不省心。」吳青青邊說邊東張西望尋找黃文泰的身影。這時許長銘正在看節目單,他突然笑了,允兒也看到許長銘看著節目單在笑,覺得很奇怪,也從包包裡拿出節目單來看,允兒看了也笑了,她和許長銘對視而笑,允兒忍不住哈哈哈地笑出來,吳青青、季寧宏、季寧媛、田俊、沈毅連沈芯都看向允兒。


「妳不用找文泰了,等等他就會出現在舞台上表演給我們看,記得要大力拍手幫他加油喔!」允兒看著吳青青笑著說。


「什麼~我看一下。」吳青青接過允兒手中的節目單,赫然發現黃文泰的名字在上面,自彈自唱「今山古道」,吳青青看完後轉頭看著允兒也哈哈哈的大笑起來,她更誇張的捧著她的肚子,這時節目單就這樣被所有人傳看了一遍,一陣陣笑聲在這個小區塊響個不停,直到比賽開始。


前面許多比賽的學生都唱的非常好聽,大家幾乎都拿著吉他自彈自唱,台下的學生也都非常配合台上的歌手跟著拍手合唱,讓整個體育場都充滿著歡樂的氣氛,好不快樂!


接下來上台的參賽者帶著一副墨鏡,身穿一件白色T-Shirt和一條牛仔褲背著吉他,真的很像鄉村歌手,身材微胖卻讓人感覺是精壯結實的而不是軟胖小子,吳青青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的黃文泰,這是她認識的那個黃文泰嗎?不是只有吳青青這樣認為,在場認識他的人應該都有這樣的感覺吧!台上的黃文泰看向台下允兒他們坐的位置,他深深敬禮後, 就撥動他的吉他,唱出他今天要唱的「今山古道」,歌聲嘹亮渾厚,吉他彈的一極棒,沒有任何瑕疵可挑惕,一點也不輸原唱黃大城,這讓允兒他們感到非常驚艷,原來他們眼中吊兒郎當的小胖男孩,竟然是一個深藏不露有音樂才華的人,台上的黃文泰唱完,吉他的聲音也停止,全場鼓掌聲不絕於耳,「真的唱得太好了」,允兒從周遭的同學口中聽到了許多這樣的聲音,她和許長銘手牽手看了對方一眼,他們都會心一笑的感到開心,為黃文泰的演唱感到驕傲與感動,尤其是允兒,她一點音樂天份也沒有沒有遺傳到她的媽媽藍莉莉,她的歌聲只能在擠牛奶時,唱歌給牛媽媽聽,她好開心她的組員裡有這樣能歌善琴的人。


「厲害啊!真看不出來這小子這麼會唱,太意外了,改天我們辦慶祝會時,一定要他出來獻唱彈吉他才行,好樣啊!黃文泰!」季寧宏說著就大聲的向舞台喊著「好樣啊!黃文泰!」允兒他們也跟著喊「好樣啊!黃文泰!」,他們旁邊的同學也跟著他們一起喊,這一操作下竟然也被這樣傳喊下去,整個體育場充斥著「好樣啊!黃文泰!」的聲音,直到主持人請下一位參賽者出場為止。


「有這麼興奮嗎?唱得好的人大有人在,你們這樣會影響評審的評分,對其他參賽者很不公平,適可而止!」沈芯雖不討厭黃文泰也覺得他唱的不錯,但是她就是看不慣他們這些人這麼好,卻不理她,她真的很生氣又嫉妒。


「喔!沈芯,我們這樣喊就能改變評審評分,那其他人也是這樣替其他參賽者加油吶喊,不是也會改變評審評分嗎,這不就扯平了,妳管得真寬!」吳青青不客氣地回沈芯。


「妳~」沈芯話沒說完就被沈毅打斷,沈毅看著允兒的表情就知道允兒也很不屑自己的妹妹說的話,確實也是如此,連他自己都無法替芯芯說話。


「吳青青不好意思,沈芯沒有惡意,別把她的話放在心上。」沈毅說。


「我的心才沒有多餘的空間,放些不該放的人來煩自己。」吳青青看了一下沈毅,瞥過臉說著,她覺得沈毅真是可憐有這麼一個妹妹。


吳青青的一番話,除了沈毅和沈芯,其他人都低頭偷笑著,但這些也都讓他們兄妹看得清清楚楚,這時的沈毅看著允兒低頭偷笑的動作,心裡真的非常難過,他知道他已經跟允兒失之交臂了,在無可能。


這個歌唱比賽一直到晚上九點才結束,很快評審就統計出今天的成績,黃文泰第三名,被主持人第一個叫上台的參賽者,吳青青聽到黃文泰的名字,大叫起黃文泰的名字,允兒他們也都拍手叫著,接著是第二名黃衫,第一名是吉他社社長王子強,更是讓全場的人大叫吶喊,還有人吹著口哨,頒獎結束了歌唱比賽也結束了,許多人都往體育館場外移動,允兒他們依舊坐在原地,他們在等黃文泰過來找他們。十分鐘過後,那個穿白色T-Shirt和一條牛仔褲背著吉他的男孩帶著微笑,手上拿著獎杯向他們走來。


「文泰,你藏得可真深啊,唱得真好,台風穩健,吉他也彈得很好,我被圈粉了,哈哈哈~」吳青青拍拍黃文泰的肩膀說著。


「是嗎!要簽名嗎?哈哈哈~」黃文泰爽朗的說著。


「哇~好喔!簽這裡!」吳青青拿出節目單給黃文泰簽名笑說著。


「別鬧了,青青,應該沒讓你們失望吧!」黃文泰笑著說。


「第三名呢!是我望塵莫及的高度,文泰歌聲真好聽,渾厚又宏亮,給你一個讚!」允兒笑著說,比一個讚的手勢。


「謝謝允兒,我以前高中就是玩吉他的,鄉下娛樂少,沒事練練吉他追女生,只可惜一個也沒追到,哈哈哈~」黃文泰開玩笑的說,他其實在南區第一中學也是個風雲人物。


「哈哈哈~你減重5公斤,保證馬上被『歐爸』。」吳青青認真的說。


「對啊!你站在台上看起來其實很不錯,會彈吉他又會唱歌,減重5公斤戴著墨鏡,確實秒變韓國『歐爸』。」季寧宏認真的說,今天看到站在台上自彈自唱,自信滿滿的黃文泰,真的很有魅力。


「確實如此!」許長銘點頭認同的說。


「黃文泰今天真的讓我們刮目相看。」季寧媛笑著說。田俊也點頭表示贊同。


「謝謝你們的鼓勵,其實呢,我是非常喜歡音樂的,只是我家就我一個孩子,家裡一大堆土地,我爸媽就是希望我將來可以對家裡的土地做妥善的管理,他們覺得我可以學音樂也可以喜歡音樂,他們都不管,但是,非讀農藝系不可,就這麼簡單,所以,剛進大學時,我確實抱著混日子能畢業就好,沒想到我們這一組竟然有二個高材生,自願來讀農藝系,還這麼認真,我是真的被允兒和長銘你們二位感動到,再去農莊後,心裡更加堅定要好好讀書做實驗了,謝謝你們給了我最好的啟示,今天我就是要上台為你們這些好朋友,好好唱歌給你們聽,你們為夢想而努力,我也會為家裡的那片土地而努力,謝謝你們,真心感謝你們看到一副吊兒郎當的我,從不嫌棄還真心待我,謝謝你們,我會努力絕不拖『允兒組』的後腿。」黃文泰真心告白,讓所有聽到的人都好感動,尤其是吳青青,因為黃文泰也說出她心裡的話。


「說的好,我也是絕不拖『允兒組』的後腿,我也真心感謝允兒和長銘,下次換我彈琴給你們聽吧!我鋼琴彈得不錯喔!」吳青青笑著說。


「喔~青青會彈鋼琴啊!那太好了,下次我們可以一起四手聯彈喔!」黃文泰看著吳青青笑著說。


「你也會彈鋼琴?」吳青青驚呀的眼神看著黃文泰說。


「會啊!我從小就學了,一直到來北部讀大學才停止學鋼琴,但是我北部家有鋼琴,我二天會彈一次鋼琴,音樂讓我身心靈都舒暢。」黃文泰說。


「哇~黃文泰你真的讓我太驚訝了,改天你和吳青青彈給我們聽,我真的很想看你坐在鋼琴前面彈鋼琴的樣子,會是怎樣的情形,會不會跟今晚ㄧ樣讓我們驚喜你的音樂才華。」季寧宏看著黃文泰說著,這是他的真心話,今晚他其實也被黃文泰圈粉了。


「學長,沒問題,還好有一樣還能拿出來獻寶的。」黃文泰摸摸自己的頭笑笑的說著。


「嗯!我也是,沒問題。」吳青青也說著,她沒想到他們二個最菜的,在音樂方面竟然還能讓他們認可,吳青青這時的心情也變得特別好。


「好啊!下次我們到農莊辦一場音樂會饗宴,我美國媽媽會彈鋼琴,所以農莊有鋼琴只是很久沒有人彈了,可能要調音,到時候我會請爺爺將鋼琴從倉庫搬出來。」允兒笑著說。


「喔!對喔,我記起來了,舅媽鋼琴彈得很好,沒錯!」季寧宏拍拍腦袋說。


「好,我會調音,我也有工具,到時候我去調音就好。」黃文泰說。


「你還會調音,你有考國家註冊調音師執照嗎?」吳青青看著黃文泰說。


「嗯~我有執照高中去考的,我自己動手調鋼琴比較快,不用等調音師。」黃文泰說。


「你也太厲害了吧!你有絕對音感吧?!」吳青青用崇拜的眼神看著黃文泰說。


「哈哈哈~被妳發現了。」黃文泰笑著說,他有絕對音感,他鋼琴也考到四級,都能當專業演奏家了。


「哎!看來你應該比我強,佩服了,今天真的被你圈粉了。」吳青青不敢再說下去,看來這小子音樂造詣應該非常高。


「我看,我們還是往外走吧,體育館快關門了,允兒我們也要快回家,不然爺爺要擔心了,田俊,寧媛拜託你了。」季寧宏看看時間已經十點十分了,回到山上都要十一點了,爺爺雖然知道他們今晚要聽學校的歌唱比賽,但太晚爺爺還是會擔心。


「嗯~太晚爺爺會擔心,我們快走吧,明天我們再聊,恭喜你了,文泰,你唱得真好。」允兒笑著說,她看著黃文泰真誠地送上恭喜。


「謝謝,我們一起走吧!青青怎麼回去?」黃文泰看著吳青青說。


「喔!我搭公車,沒問題的。」吳青青說,黃文泰點點頭。


這時沈毅也牽著沈芯離開,今晚他一句話也說不上,他感覺他已經遠離他們那個朋友圈了,沈芯一路嘟著嘴不說話,跟著沈毅走出體育館。


允兒、長銘坐著季寧宏車回到允兒農莊,爺爺正在客廳等著他們,蘇禾看到三人一同回來就放下心,跟他們道聲晚安後就上樓休息,他們三個人也上樓各自梳洗後上床睡覺,這是一個令人難忘的音樂會,也改變他們對黃文泰的認知。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