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三十八章 允兒心中對爸媽的糾結

允兒生日的前二天,蘇永成和藍莉莉回國,這次蘇允威沒有回來,他在美國參加暑期夏令營,季風華一家人一早就回「允兒農莊」等待他們回來。


中午過後,蘇永成夫婦坐著計程車回到「允兒農莊」,允兒和長銘、季寧宏和季寧媛都在菜園裡採收白玉苦瓜,今天的訂單需要採收200條,還要用網袋套好再裝箱,打好收件人資料貼在外箱後運出,何叔叔看到他們四個人駕輕就熟的幫忙他們做這些事,心裡很是感激,這群孩子一點都不驕縱任性,比起他的孩子只會看電視打電動,不求上進,讓他看了都覺得非常感慨,同樣是孩子,怎麼就差這麼多。


他們四個人做完最後一箱時,都笑得非常開心,允兒和寧媛雖戴著斗笠,還是被無情的太陽曬的滿臉通紅,像熟透的番茄一般,看在許長銘的眼裡真想咬允兒一口嚐嚐,他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越來越無賴了,看著允兒笑著。


「怎麼了?看著我傻笑。」蘇允兒看著一直盯著他傻笑的許長銘說著。


「嗯!因為很想咬一口熟透的番茄。」許長銘笑著說。


「嗄~這裡沒有番茄啊!」允兒覺得好奇怪說著,站在旁邊的季寧宏和季寧媛都哈哈大笑,他們真的見識到允兒的天真,太好玩了,許長銘也覺得非常無奈地走進允兒身邊,小聲的說:「妳的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這時允兒才知道原來許長銘是想咬她的臉,這下連她都尷尬了,她拍一下許長銘嘟著嘴說:「你敢咬,試試!」允兒說完,季寧宏又笑的更大聲,捧著肚子說:「別再說了,我笑得肚子好痛啊!哈哈哈~」許長銘摟著允兒說:「我是想,但不敢,可以親一下嗎?」,這下允兒更不知該說什麼了,這個許長銘何時變成這樣了,形象呢!還要不要啊!允兒瞪著許長銘,許長銘小心地在允兒耳邊輕聲說:「我好愛妳!別生氣了。」允兒轉頭看著他笑著,這句話她喜歡。


「好了!你們二個在這裡秀恩愛,不太好喔!還好現在只有我們四個人,我們該回家了,走吧!舅舅和舅媽應該回來了。」季寧宏笑著說,他其實很開心許長銘的改變,至少這樣讓允兒這個活潑直爽的個性可以添加一些生活樂趣。


「好!回家了!」允兒笑著說,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一起往主屋方向走去,季寧宏和季寧媛在他們後面走著,他們很開心,允兒和許長銘能這般相處,可以相知相惜的走在一起。


他們回到主屋走進客廳時,就聽到屋內一陣歡樂的聲音,允兒也看到她的爸爸和媽媽已經回來了,正和爺爺、姑姑和姑丈在聊天。


「允兒,爸爸、媽媽回來了,妳怎麼曬的臉這麼紅呢?」藍莉莉走到允兒的身邊,看著曬得滿臉通紅的女兒,臉上露出酸楚不捨的神情。


「媽~沒事,妳看姊姊也是啊!等一下用小黃瓜敷臉就好了。」允兒笑著說,她看得出媽媽是心疼她,但是,這是她的日常,沒有什麼,不是嗎!


「是啊!大嫂,現在寧宏和寧媛也都很喜歡在農莊工作呢!健康膚色也挺好看的,妳別緊張,等一下我拿美白面膜給她們敷一下就好了。」蘇美玲笑著說,她現在反而覺得寧媛跟著允兒在一起,活潑許多,話也比較多,偶而也會跟她撒嬌,她很開心呢!


「是啊!莉莉,允兒和寧媛這樣看起來很有活力,年輕就是要這樣。」蘇永成看著允兒笑著說,他覺得允兒喜歡這樣的生活,就讓她開心的做自己就好,何況允兒把自己處理得很好,他們也沒有資格說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藍莉莉點頭看著允兒說。


「媽,我有做紅棗蓮子甜湯喔!」允兒笑著說,就往廚房走去,季寧媛也跟著去廚房。


「蘇爸爸、蘇媽媽您們好,我是許長銘。」許長銘向蘇永成和藍莉莉問候。


「你就是長銘,很高興認識你,剛剛我們還聊到你,謝謝你!在允兒受傷期間無微不至的照顧她,希望今後你也能不忘初衷的疼愛允兒。」蘇永成看著面前溫文儒雅的許長銘滿意的說著。


「我會的,謝謝您願意接納我,我會努力!」許長銘笑著說,他前幾天就很擔心允兒爸爸、媽媽會不會喜歡他而有點失眠。


「嗯!允兒是個單純的孩子,希望你不要辜負她。」藍莉莉看著許長銘也是很滿意,又聽到蘇禾說許長銘是個難得的孩子,她也就放心讓他們交往,雖然對她來說,允兒跟誰在一起她都無所謂,只要不找她麻煩就行。


「我知道,蘇媽媽放心,允兒比我的命還要重要。」許長銘看著藍莉莉非常誠懇的說。這時允兒和寧媛已經將紅棗蓮子甜湯放在餐桌上,走出來時剛好聽到許長銘跟她媽媽說這句話,允兒聽了看著許長銘,她不知道自己在許長銘的心中竟然有這麼重要,她的心好溫暖好溫暖,這世上有這麼一個愛她如命的人,她也會用相同的態度來愛著他。


季寧媛也聽到這句話,她看了一下允兒,她真心為允兒高興,許長銘說的每句話都那麼真誠,沒有一點虛情假意,真好。蘇禾看著眼前的許長銘,他知道這個孩子不是隨便說說,沈著穩重,做事細心,對允兒更是呵護備至,他滿意的點點頭。季寧宏也被許長銘的話震撼到,他沒想到許長銘只有二十歲,他真能懂得何謂生死相許嗎?他知道自己目前應該還做不到這樣的承諾給一個女孩子,或許自己也還沒有遇到真愛吧!蘇美玲滿心歡喜的看著許長銘,越看許長銘越喜歡,她家的允兒,能遇到這樣真心待她的人真好,至少,她可以預見將來她不必因為允兒而操勞,這是她最高興的事。


「好孩子,謝謝你對允兒如此厚愛,蘇爸爸很高興。」蘇永成看著許長銘也是滿心歡喜,這個男孩真的很愛他的女兒,不管眼前這個男孩說的話是否能做到,至少,他敢在這麼多長輩面前勇敢說出這麼重的承諾,就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他更相信爸爸蘇禾看人的眼光,這個未來女婿一定會好好愛他的允兒。


「我們去吃紅棗蓮子甜湯吧!允兒和寧媛已經準備好了。」季風華笑著說,他也很感動,他也希望田俊也能這樣對待他的女兒寧媛。


「去吃吧!」蘇禾起身走進餐廳時,他看到允兒,笑著摸摸她的頭。隨後一群人都跟著進去,許長銘走到允兒身邊笑著看允兒說:「妳聽到了,我說的是真心話,所以,允兒不要再受傷、不要生病。」允兒抬頭看著許長銘點點頭,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走進餐廳坐下,他們一起吃著這碗紅棗蓮子甜湯,真的很甜很甜,在允兒的心裡特別的甜。


過不久,門外傳來吳嘉瑜的聲音,允兒笑著走出來,她見到吳嘉瑜就開心的跑著去抱她,還在她的臉頰上親一下,吳嘉瑜有點受寵若驚,允兒自從讀大學之後,就沒有這個舉動了,今天是怎麼了,這麼撒嬌,這一幕也被蘇永成和藍莉莉看到,他們心裡湧入無盡的酸楚,他們的女兒真的跟他們不親,蘇永成也想起允兒二歲時,當他們要離開她去美國時,小小允兒哭著抱緊他,不讓他走的情景,這一幕他一輩都忘不了,他當時為何不能堅持帶著允兒去美國呢!為何這般忍心丟下她呢!隔年他們原本要回國看允兒,又遇到莉莉懷孕沒能回來,接著是蘇允威出生,就再拖二年,等允威一歲才回國,這時允兒已經四歲,當時允兒看到他們抱著弟弟就不在跟他們親近了,總是躲在爺爺、奶奶的身後,不願意讓他們抱,或許允兒等他們太久了,已經不想再等了,就這樣一直到現在,允兒依舊不願意跟他們擁抱親近,總是淡如水般跟他們互動,這是蘇永成心中永遠的痛,應該也是允兒心中無法抹去的傷痛吧!


「允兒,怎麼了,這般撒嬌呢!」吳嘉瑜柔聲的說著。


「媽~今天就是好想抱媽媽,不可以嗎?」蘇允兒撒嬌的說。


「當然可以!我的女兒隨時都可以這樣抱媽媽啊!」吳嘉瑜也寵溺的親了一下允兒的額頭笑著說。


「嗯嗯!爸爸、哥哥、嫂嫂呢?怎麼沒來。」蘇允兒離開吳嘉瑜的懷抱看著外面說。


「爸爸去開會,晚上就會回來一起吃飯,哥哥、嫂嫂去看小元寶了,他們會留在嫂嫂家用晚餐,今晚我們一起聯手做料理可好,距離妳去香港的時間也接近了,再練習一下和別人一起做料理的感覺,如何?」吳嘉瑜看著允兒紅通通的臉,就知道允兒剛剛一定去菜園工作了,原本想讓她休息,但一想到允兒香港之行,不能出差錯,畢竟是允兒的初登場還是跟世界名廚DaDa合作,她還是先將DaDa的一些習慣再跟允兒講解一下會比較好。


「嗯!好啊!謝謝媽媽,上次我們聯手做料理時媽媽就有跟我提醒DaDa的做菜習慣,今天我再試試,看有沒有比較順手,那我今天可要好好表現,讓媽媽誇獎,嘻嘻!」允兒笑笑的說,這時餐廳裡的人也都回到客廳,吳嘉瑜看到他們也笑著點頭示意。


「大嫂,您來了,我哥哥和嫂嫂今天剛從美國回來。」蘇美玲剛也看到允兒對吳嘉瑜的親暱動作,也看到自家哥哥、嫂嫂臉上的無奈,她也無法改變允兒心中的想法,這些年都是吳嘉瑜陪著允兒寵愛著允兒,就連她都三年沒回來看允兒,允兒跟他們不親也是應該的,風華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們都只想到自己沒有想到允兒這些年的孤苦無依,雖有爺爺疼愛,但是夜深人靜時,她一個小小孩是有多無助,也許她也曾經看著天空數著星星等著爸爸、媽媽回來,卻也是一等就是二年,爸爸媽媽還抱著一個她未曾謀面的小男孩叫弟弟的,她心裡是有多受傷啊!


「大嫂,謝謝您這麼疼愛允兒,真的很謝謝您!」藍莉莉看著吳嘉瑜笑說著。


「哪裡!允兒這般乖巧,人見人愛的,你們剛坐這麼久的飛機應該累了吧,先上樓休息,我和允兒也該開始準備晚餐了。」吳嘉瑜也有些尷尬的說,她想允兒剛剛會不會是故意的,讓她有點喧賓奪主的感覺。


「我看你們就先上樓梳洗休息一下,晚餐時再請允兒去叫你們。」蘇禾也感覺場面有些微妙的尷尬,這允兒真的是故意氣她爸媽的嗎?哎!他也沒辦法,當初他們自己選擇讓二歲的允兒留下的,現在變成這樣他也愛莫能助。


「好!確實也累了,那大嫂就麻煩您了,我們先上樓休息。」蘇永成牽著藍莉莉的手說著,就拿著行李往樓上走去,允兒覺得很奇怪,她只是因為許長銘說她是比他的生命還重要的人開心罷了,想抱抱媽媽不行嗎?他們這是怎麼了,真是奇怪,她又沒有做錯什麼,她不也煮了紅棗蓮子甜湯給他們喝了嗎?


「嘉瑜,今天吃晚餐的人不少喔!11人份,辛苦妳和允兒了。」蘇禾笑著說,總要緩和一下氣氛,他看著允兒一直看著她的爸爸、媽媽往樓上去,一臉疑惑不解,他知道允兒不解她爸爸、媽媽的臉色為何如此難看,他也只能在心中搖頭,這孩子真的太直太不懂人情世故了,這樣好嗎?


「爸!沒事,不是還有下手嗎?」吳嘉瑜看著許長銘笑著說。


「舅媽,我也要當下手可以嗎?論資歷,我還比長銘資深呢!」季寧宏看吳嘉瑜看著許長銘急著說。


「舅媽,我也要當下手。」季寧媛看著吳嘉瑜說,以前她絕對不敢這樣直視吳嘉瑜,現在,她的膽子也變大了,允兒跟她說,有時機會要自己爭取喔!她記住了,她也學會了。季風華和蘇美玲看著寧媛的改變都好驚訝,心裡是高興萬分,這個女兒,終於會為自己爭取機會了。


「你們都想當下手?」吳嘉瑜看著他們的眼神堅定,她轉身看允兒,允兒點點頭笑著說:「媽~哥和姐已經當我的下手許久了,讓他們和長銘一起吧!」


「好吧!那就一起吧!」吳嘉瑜笑著說,他們就一起跟著吳嘉瑜走進廚房,今晚他們能親眼看到吳大師和允兒一起做料理,真是讓人非常興奮的事。


今晚的料理:油封鴨腿、鹽烤下巴、海嵾燴鮑魚、鹹蛋苦瓜、脆皮五花豬、紅燒豆腐、豆鼓炒鮮蚵、豆苗炒腐竹、豌豆蝦仁、什錦海鮮羹湯。


今天的脆皮五花豬由季寧媛、季寧宏一起負責烹調,油封鴨腿允兒在前天就已經先做好,現在拿出來煎成雙面金黃就可以,允兒教許長銘做鹽烤下巴。


吳嘉瑜和允兒一起做海嵾燴鮑魚,允兒先醃製花菇後,處理海嵾,她先將海嵾和薑片、蔥一起汆燙一分鐘後取出,清洗乾淨,吳嘉瑜用大火煮鮑魚一分鐘後,用湯匙取出鮑魚肉去除內臟,在表面上畫個十字花刀,這時,吳嘉瑜將熱鍋油中放入薑片爆香後加入醃製好的花菇及調味料,用小火悶煮一個小時後,將花菇拿起擺放在盤上,這時允兒將海嵾放入煮過的花菇湯汁中煮上5分鐘,再加入鮑魚煮6分鐘,將海嵾和鮑魚擺放在花菇上,淋上鍋裡的醬汁,海嵾燴鮑魚就完成了,允兒開心地看著吳嘉瑜,吳嘉瑜給允兒一個微笑,她們合作無間的完成這道料理,許長銘將魚下巴放入烤箱後,就站在旁邊觀看她們之間的合作模式,不細看,還以為是一個人在做這道料理,讓他感到非常驚奇。


接下來,紅燒豆腐、鹹蛋苦瓜、豆鼓炒鮮蚵、豆苗炒腐竹、豌豆蝦仁、什錦海鮮羹湯,吳嘉瑜和蘇允兒各自負責三道菜,沒用多少時間,他們都完成今天所有的料理,許長銘的魚下巴也做好11份,季寧媛和季寧宏也完成四條脆皮五花豬,他們開心的切著脆皮五花豬,偷偷吃了一塊,二個人都非常滿意,吳嘉瑜看見這一對兄妹,也點頭表示讚揚,許長銘鹽烤下巴也做得非常好,允兒也點點頭表示滿意,接著,他們三位下手將今天的佳餚紛紛上桌,吳嘉瑜請允兒上樓請她爸媽下樓用餐,她自己將廚房各處都清洗乾淨,她才走出廚房。


宋元和這時也在客廳和蘇禾、季風華和蘇美玲聊天,他跟蘇禾說國家農業研究中心撥出一筆基金讓他繼續研究農作物生產改良的品種,他剛剛就是去開這場會議,蘇禾給他一些建議,他希望宋元和能自己決定研究員人選,不要用研究中心的人,不好帶,宋元和明白蘇禾的意思,他知道下一次會議該怎麼說了,季風華和蘇美玲現在才知道宋元和是「生態科技論壇」本年度首獎得主,他們二人心中也多了許多敬佩之意,難怪當時蘇禾認宋元和為乾兒子時,會說多一個優秀的哥哥有什麼不好。


允兒上樓敲著她爸媽的房間,蘇永成過來開門,他看到允兒時開心的說:「允兒,進來啊!」


「喔!我是來請爸爸、媽媽下樓用餐的,晚餐已經做好了,您們可以下樓吃飯了。」允兒說完就轉身想走,這時藍莉莉走出來說:「允兒,媽媽有東西要給妳,妳能進來一下嗎?」


「媽!可是要送我生日禮物?那後天我生日時媽媽再送我可好。」允兒笑著開心的說。


「好!那我們一起下樓吃飯。」藍莉莉有些卑微地說著,蘇永成看了很是心酸。


「嗯!那一起下樓吃飯。」允兒說完轉身就走,她突然想到鋼琴是媽媽的,她還沒跟她說要借她的鋼琴來用,於是允兒突然轉身差一點就撞倒藍莉莉,蘇永成眼明手快的拉著藍莉莉到自己的懷裡,他是用著嚴厲譴責的眼神看著允兒,這個眼神已經讓允兒看見了,允兒也覺得是自己錯了連忙說:「對不起!我剛想到一件事沒顧慮到您在我後面就轉身,對不起!」


「允兒,沒關係!我沒事還好有妳爸爸護著我,妳想到什麼事?」藍莉莉笑著說,她無心的一句話,讓允兒以為她也是在怪她做事蟒撞,如果妳爸爸沒在我身後,我會被妳撞倒的後果會不堪設想,這時,允兒心裡真的很不好受,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爸爸、媽媽就這麼無法諒解她嗎?算了,反正跟他們在一起,她也沒話可說。


「妳想到什麼?讓妳這樣不加思索的轉身。」蘇永成本想接下說~差點撞倒妳媽媽,妳不知道嚴重性嗎?但是他看到允兒的臉突然變得有點冷漠時,他才意識到他剛剛似乎是用一種非常嚴厲的眼神看著允兒,他才停止下面的話沒說出口,這時,蘇永成已經非常懊惱,他這是怎麼了,允兒已經不跟他們親近了,這下不是把允兒更往外推嗎!


「喔!我再一次向您道歉,真的對不起,以後我會小心絕對不會碰撞到您的,我是想跟您借用一下倉庫裡的那台鋼琴,同學要來農莊幫我過生日,他們想彈鋼琴,不知道可不可以,如果不行也沒關係,我會自己想辦法。」允兒說著。


「允兒,當然可以啊!媽也好久沒有彈鋼琴了,後天媽媽也可以為妳彈一首曲子慶生。」藍莉莉還沒意識到允兒的轉變,笑著說,但蘇永成已經敏感的發現允兒稱呼藍莉莉為“您“了。


「那謝謝您了,請下樓用餐,您們先走吧!免得我又無俚頭的隨便轉身,我先回我房間洗把臉,慢走!」允兒說完就走到對面她的房間去洗臉了。


「永成,允兒怎麼了,我怎麼覺得哪裡不對呢?」藍莉莉這時已經意識到允兒說話的方式,跟他們的距離似乎更遠了。


「莉莉,沒事啦!可能允兒剛剛也嚇到了,我們下樓等她。」蘇永成看著允兒關著門的房間,心裡萬般後悔,他怎麼就因為莉莉的一個卑微的眼神責怪允兒了,這跟允兒沒關係啊!是他們自己心裡對允兒有愧才會這樣啊!這下,他該如何彌補呢!他剛剛確實是用嚴厲譴責的眼神看著允兒。他們下樓後走到餐廳的餐桌時,其他人都已經就坐,他們夫婦也坐了下來。


「允兒呢!怎麼沒下來呢?」蘇禾看著蘇永成夫婦問。


「允兒說她回房間洗把臉就下來了。」蘇永成笑著說,他話說完允兒就走到餐廳,她看一下她的位置是在藍莉莉的旁邊,頓時,沒有往前走,停在那裡,這時許長銘發現允兒的神情不對,蘇禾、宋元和、吳嘉瑜都發現允兒的不對勁。


「允兒,過來坐啊!怎麼還站在那裡呢?」蘇禾笑著起身去牽允兒的手,走到餐桌前,他將他的位置給允兒,他就坐在藍莉莉的旁邊,解決了這個尷尬的場面,這時,季寧宏和季寧媛才發現允兒的表情不對勁,剛剛在樓上一定發生什麼事情了,不然允兒不會這樣。這時的藍莉莉表情有點難堪,但她也不能說什麼,女兒不跟她坐在一起,她也沒辦法。


「我們開動吧!這是嘉瑜和允兒他們一起做的料理,大家一起慢慢享用,開動了。」蘇禾說著,他夾了一塊脆皮五花豬給允兒,允兒笑著看蘇禾,認真地開吃起來,她才不會因為他們不吃這麼美好的食物呢!蘇永成和藍莉莉看著眼前的料理有「油封鴨腿」、「鹽烤下巴」,他們看向允兒有說不出的感動,原來允兒為他們夫婦準備了「油封鴨腿」,為弟弟準備了「鹽烤下巴」,只是這次允威沒有回來。


「允兒,謝謝妳為爸媽準備我們最愛吃的『油封鴨腿』。」蘇永成笑著看允兒說,他真的希望允兒不要介意剛剛的事。


「您們喜歡就好!」允兒簡單的回了蘇永成的話,沒有看著他,自己靜靜地吃著她盤中的菜餚,蘇禾確定了剛剛在樓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讓允兒封閉了她與父母之間的連結,雖然允兒活潑個性好又善良,但相同的她一旦決定不想理會任何人事物時,那就絕對是無法通行了,看來他這個兒子和媳婦是徹徹底底地將自己的女兒推開了。


這頓飯吃的有些憋扭,沒有人敢多說一句話,把餐桌上“食不語“做個徹底,連蘇美玲都覺得事態嚴重,不知道哥哥、嫂嫂剛剛跟允兒發生什麼事,真讓人擔心,而吳嘉瑜更是擔心是因為允兒剛剛抱她親她,讓允兒父母不開心造成的,她看著允兒一副沒有表情的臉,心好痛啊!許長銘更是擔心的注意著允兒,等等一定要帶允兒出去走走,探一下情況。


等大家都吃飽了,季寧宏、季寧媛自告奮勇的要清洗碗盤,允兒笑著說:「今天麻煩哥和姐了。」季寧宏拍拍允兒的背說:「妳跟長銘一起去園子裡走走消消食。」允兒點點頭,她現在真的需要有人可以讓她倚靠一下,她的心好累。


許長銘走到允兒身邊,牽起她的手往外面走去,屋裡留下來的人,各有所思,宋元和覺得這時他們應該有事要商談,就帶著吳嘉瑜跟他們告辭回他們自己的家,客廳裡就只剩下蘇家人了。


「怎麼回事?你們在樓上發生什麼事?」蘇禾帶著生氣的口吻說,只要關係到允兒,蘇禾都不會給誰留情面的。


「爸!其實也沒有什麼事,就是允兒突然轉身差點撞倒我,我也說沒關係,剛好永成在我後面護著,允兒也跟我道歉了,就這樣啊!我也不知道允兒為何突然又跟我生疏了。」藍莉莉急切地說,她沒有看見蘇永成用那嚴厲譴責的眼神看允兒,她也不知道她無心的一句話會傷到允兒脆弱的心。


「如果只是這樣,允兒不會有這種表情,還有什麼事?快說!」蘇禾生氣的大聲說。


「允兒想借倉庫的鋼琴在生日會上用,我也答應她了,我還說可以在生日會上彈一首曲子為她慶生,其他就沒有了,爸,我也不知道哪裡說錯話了,真的,您知道我一直都對允兒有愧疚,怎麼會傷害她呢?」藍莉莉說著眼眶都含著淚就快掉下來。


「不可能!你說看看,還有什麼事?」蘇禾轉向蘇永成說。


「嗯!我不該在允兒轉身差點撞倒莉莉時,用嚴厲譴責的眼神看著允兒,允兒看到了,加上莉莉說還好有妳爸爸護著我,言下之意是,如果沒有爸爸護著我妳就會撞倒我,讓我受傷的意思,爸!我當時只是心急帕莉莉出事,沒想那麼多,當我看到允兒變得面無表情時,我才意識到我剛剛看允兒的眼神是那麼嚴厲,那麼兇,應該嚇到允兒了,我也很後悔!」蘇永成難過的說著,這些話剛好被走到客廳的季寧宏、季寧媛聽到,他們真的很擔心,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開允兒受傷的心了。


「後悔,後悔有用嗎?允兒是用怎樣的心情等你們回來,是用怎樣的心情在前天就開始做油封鴨腿,你們怎麼可以對她這麼苛刻,允兒二歲你們就丟下她去美國,她天天問奶奶,爸爸、媽媽何時回來,天天在門口等你們回來,她足足等了你們兩年,你們帶著允威回來,在允兒面前開心的又抱又親的,允兒呢?她也只有四歲,等待爸爸、媽媽回來的心情卻被弟弟佔據了,從那次你們回美國後,允兒再也沒有問過奶奶,爸爸、媽媽何時要回來,你們心疼允兒,哪裡心疼了,後悔,什麼叫後悔,我都不知道該跟你們說什麼了,允兒是我的命根子,沒有我的允許,你憑什麼對她嚴厲?何況她不是故意的,莫名其妙。」蘇禾一口氣將他埋在心裡的話說出來,他本不想說這些徒勞讓人心痛的往事,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蘇永成的心裡,只有藍莉莉沒有允兒這個女兒,難怪當初會如此狠心丟下二歲的允兒去美國工作,一去就是二年沒有回來。


「爸!我真得不知道允兒是這樣過來的,我真的不是要拋開允兒去美國工作,我們當時真的是不得已,怕帶允兒過去反而不能好好照顧她,真的是這樣,我也沒想到會懷上允威,才會二年沒回來,真的不是故意的。」藍莉莉解釋著當時的情況說。


當時她確實害怕帶允兒去美國,允兒從出生就都是婆婆幫忙帶的,她沒把握帶好二歲的孩子,何況她還要工作,蘇永成也怕藍莉莉太累,就請他媽媽幫忙,他們無意中的決定已經傷害了允兒,難怪允兒跟他們不親,她自己也沒有想過要如何親近允兒,允兒高中時她的確有想帶著允威回來,但是允兒反對蘇永成也反對,她的內心其實也是不想回來,才會沒有堅持回來。


蘇永成這時也意識到四歲的允兒,是怎樣從悲傷中走過來的,他比他的爸爸蘇禾更差勁,更沒有資格當允兒的爸爸,也更沒有資格怨恨他爸爸蘇禾,客廳中聽到蘇禾這段話的季風華、蘇美玲都不知道小小允兒的內心,承受的是爸媽拋下她的悲傷,她是怎麼走過來的,現在又是用怎樣的心情面對她的爸媽,蘇美玲心裡更是對允兒無比的愧疚與萬分的不捨,難怪爸爸會這麼疼愛允兒,今天她才懂。季寧宏、季寧媛聽到後更是對允兒萬般的不捨與欽佩,她是怎樣克服心理的障礙,才能像現在這樣保持一顆天真善良的心,他們跟允兒比起來實在太幸福了。


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走在農莊小徑上,他們都沒有說話,靜靜的走著,許長銘在等允兒開口,他知道允兒想說時一定會跟他說,他現在只能默默地等候允兒自己心情沉澱後有勇氣告訴他,她與她父母之間的問題,他們走到他們互相告白的地方,那一張長椅還佇立在那裡,允兒盯著前方,不久,她轉身看著許長銘好久好久。


「長銘,可以抱抱我嗎?」允兒明亮的雙眼這時已被淚水籠罩著,看的許長銘心好痛。


「嗯!我親愛的允兒,想哭就哭,我的胸膛永遠是妳的專屬。」許長銘抱著哭泣的允兒,在她的頭髮上親吻著,用他的手撫摸著允兒的背,他的允兒是承受了多少悲傷在心裡,他該怎麼做才能撫平她內心的傷痛,允兒在他懷裡哭的好傷心,她把多年來的傷痛用淚水來傾瀉,把對爸媽在她心中僅存的想念,用淚水讓他們離去,她想今晚哭個夠,在長銘的懷裡哭個夠,明天她再也不哭了。沒多久,允兒就停止哭泣,在許長銘的胸膛蹭來蹭去,這是允兒的習慣,她喜歡在蘇禾的胸前這麼做覺得有安全感,她現在在許長銘胸前這麼做,也是允兒覺得許長銘可以讓她感到安心,許長銘被允兒這般的蹭來蹭去,覺得允兒像隻小貓,他任由著她在他懷裡摩蹭著。


「長銘,我~眼睛很腫嗎?」允兒抬頭看著世上最柔和的臉說著。


「嗯!很腫呢!」許長銘笑著說,他在允兒的額頭親了一下,允兒再度將頭埋在許長銘的懷裡。


「怎麼?要我親親幫妳消腫嗎?」許長銘抱著允兒說。


「這樣會消腫嗎?你別說笑了。」允兒抬頭看著許長銘的臉說著。


「嗯!試試!我親一下看看,妳先閉上眼睛。」許長銘看著映在月光下的允兒,那張純真的臉及那雙哭腫的雙眼,好心疼,允兒閉上眼睛,許長銘低下頭在允兒的眼皮上親了一下。


「我感覺好像好了。」允兒笑著說,離開許長銘的懷抱,走到那張長椅上坐下,她的背靠著椅背,眼睛看著天空,今晚的星星依舊閃閃發亮,彷彿不懂允兒此刻的心情,依舊努力工作著。


「可以說說了嗎?」許長銘也坐在允兒的旁邊看著允兒說。


「嗯!長銘,我二歲時他們就去美國工作,說好很快就會回來看我,我天天問奶奶,爸爸、媽媽何時回來,天天在門口等他們回來,足足等了他們兩年,他們卻帶著一個我不認識的弟弟允威回來,在我面前開心的又抱又親那個弟弟,我呢?我也只有四歲,一直等待爸爸、媽媽回來,他們回來了卻一樣沒有我的份,那時我就決定不再等待,不對他們抱著任何期待,這樣我就不會難過了,我有爺爺、奶奶疼就好。」允兒說著說著,眼淚還是一顆顆的往下掉,看的許長銘心好痛,他緊緊的抱著允兒,原來他的允兒從小就這般堅強,難怪她可以忍受在酷熱的廚房裡工作,可以忍受許多磨練而不喊苦,他的允兒讓他好心疼,真的好心疼。


「允兒,以後有我呢!」許長銘輕聲的說,用手輕輕地拍著允兒的背。


「長銘,剛剛我在樓上不小心轉頭差點撞到我媽,我爸很生氣用很嚴厲的眼神看我,想把我吃掉一般的可怕,我道歉了,我媽還說沒關係還好我爸護著她,是說如果我爸沒在那裡我就闖禍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剛好想到要跟她借鋼琴,還沒跟她說,才轉身要跟她說,我爸就說:妳想到什麼?讓妳這樣不加思索的轉身。他們就真的這麼討厭我?既然討厭我又為何要回來幫我過生日,到底要我怎麼做,我的心好痛好痛,他們早就拋棄我了,早就不要我了不是嗎。」允兒邊說邊哭,許長銘知道允兒內心的委屈與傷痛,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允兒,他覺得允兒的爸媽應該還是關心允兒的,但是,這個鴻溝不是一天二天造成的,今天應該是壓垮允兒心中最脆弱的那根稻草,或許永遠也無法彌補了。


「允兒,我愛妳!妳別害怕,我會陪妳一起度過的,我們一起創造屬於我們的未來可好?」許長銘抱著允兒輕聲的說,他不知道他的愛是否足夠化解允兒心中的傷痛。


「長銘,你如果哪天要離開我,請你一定要告訴我,別讓我再一次苦苦的等待,我已經害怕等待的日子,這個記憶太深刻,想忘都忘不掉,拜託你了。」允兒在許長銘的懷裡說著,她現在也沒有把握自己可以把誰留下了。


「妳是讓我著迷的人,是我深愛的人,比我生命還重要的人,妳沒推開我,我怎麼會捨得離開妳,傻瓜。」許長銘抱著允兒溫柔的說著。


「長銘,你知道我的想法很直,你說的話我會當真,也會記住。」允兒抬起頭看著許長銘說著,她也愛這個男孩,他讓她有安全感,她看到他會心安。


「嗯!我很愛很愛妳,妳無法想像。」許長銘柔聲的說,他低下頭親吻允兒的唇,這是他們二人的初吻,在今晚星光燦爛的見證下,他們彼此相愛珍惜對方此生不變,許長銘用他最真摯的愛,化解允兒心中對她爸媽的糾結,她不在存有對父母的奢望,她只當他們是長輩以禮相待。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