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三十九章 蘇永成終於找到他與允兒不親的原因

允兒生日的前一天早上,允兒沒有因為昨天的不舒服而晚起,她依舊清晨5點和蘇禾、許長銘一起出門採集晨露,蘇禾看著允兒紅腫的眼睛,心裡萬般的難過,他不知該如何安慰允兒,只希望昨晚長銘有安慰到允兒才好,看著允兒一樣拿著空瓶收集晨露,專心又認真,他除了心疼還是心疼,允兒看到蘇禾看她後低下頭,她知道爺爺擔心她。



「爺爺,我沒事了,真的,今天早上我會煮一大鍋海鮮米粉。」允兒笑著說。


「好,如果太累了,要不要直接吃麵包配果醬就好,幹嘛辛苦煮給那些人吃呢!浪費!」蘇禾還是很生氣的說。


「哈哈哈~我、爺爺、長銘也要吃啊!他們只是順便啦!」允兒笑著說,她就知道爺爺是護著她的。


「嗯!還好我在允兒名單內,真是榮幸!」許長銘看著允兒笑著說。


「那是自然!」允兒看著長銘笑著說,她的眼睛依舊有紅腫,但精神已經恢復和平時一樣活潑可愛,蘇禾聽到他們的對話,就安心了,看來長銘昨晚有讓允兒好好發洩情緒。很快他們也將3個空瓶都裝滿,雖然是夏天,清晨的農莊,空氣清晰,氣溫宜人,他們笑著吸收美好的芬多精愉快的走回主屋。


允兒回來後就走入廚房準備早上的餐點:海鮮米粉。許長銘也跟著走進廚房,當允兒的下手,允兒看長銘也進來了,笑著點點頭。


「長銘,幫我將芹菜洗乾淨切成小珠狀,洋蔥切絲,香菇切絲,薑切絲,紅蔥頭切片,謝謝!」允兒分配工作給長銘笑著說。


「沒問題,料理長!」長銘笑著說,他就去執行允兒給他的任務。


允兒笑著就去冰箱拿出高湯、蝦子、透抽、蛤蠣和鯛魚,先將米粉泡水瀝乾、蛤蠣泡水吐沙後,允兒將高湯放入一個大鍋中煮,蝦子去殼切塊,透抽切圈,鯛魚切片,這時長銘也將允兒交代的事項做好,他站在允兒旁邊,看著允兒作海鮮米粉。


熱油鍋後放下紅蔥頭爆香再放入香菇、洋蔥翻炒至香氣出來後再放入蝦子、透抽、蛤蠣翻炒加點鹽、白胡椒粉,高湯滾開後放入剛剛炒好的配料,再將鯛魚片、薑絲放入至煮滾開後,放入米粉蓋鍋小火煮滾後再放一些白胡椒粉、芹菜珠關火,海鮮米粉完成。這時允兒的臉上都是汗珠,許長銘拿出手帕幫允兒擦掉汗珠,他在允兒的身邊說:「辛苦了,寶貝!」允兒看著許長銘笑得燦爛,她何時變成寶貝了,不過,她喜歡。


廚房外有腳步聲傳來,季寧宏聞到香味走了進來,他剛好看到許長銘在幫允兒擦汗,心裡很是安心,他一夜未眠,因為允兒和許長銘很晚才回來,他在房間不敢出來看允兒,他怕他自己看到允兒哭腫的眼睛會崩潰,其他人也跟他一樣都安靜的在自己的房間不敢出來,現在他看到允兒如常地在廚房做她喜歡的料理,他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早啊!允兒,今天是什麼好吃的料理啊!」季寧宏笑著說,他故作不經意的眼神,都讓允兒看在眼裡。


「哥!早安,今天是海鮮米粉,一大鍋呢!你可以來幫忙盛嗎?我想先上樓洗把臉。」允兒笑著說,她脫掉工作圍裙放好,這時許長銘也脫下工作圍裙,走到允兒身邊,看著季寧宏笑著,讓季寧宏知道允兒沒事了,季寧宏也向許長銘會心一笑,表示他懂了。


「沒問題啊!這小事,你們都上去梳洗一下,其他我來就可以。」季寧宏說著就去拿大碗出來,開始盛海鮮米粉到大碗裡,允兒和長銘笑著剛走出廚房就碰到季寧媛。


「允兒早!我去幫哥,你們快上去梳洗。」季寧媛笑著看允兒說,她看到允兒還有些紅腫的眼睛,心裡很難過,她說完後就走進廚房,允兒看到季寧媛有點難過的臉,心裡很是溫暖,表姐和表哥是心疼她的。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一起上樓梳洗一下自己臉上的汗。


等允兒和許長銘下樓,其他人都已在餐廳裡坐著,面前的餐桌上都有一大碗的海鮮米粉,允兒走到蘇禾的旁邊坐下,長銘就坐在允兒旁邊。


「允兒一大早辛苦做的海鮮米粉,大家一起吃吧!」蘇禾說完,他拿起湯匙先喝了一口湯,湯頭真好,鮮甜,希望允兒今後的心情也能和這湯一樣鮮甜。


「允兒,辛苦了!」藍莉莉看著允兒還紅腫的眼睛,她勉強擠出微笑說。


「不辛苦,我自己也是要吃的,請慢用。」允兒沒有表情地說著,她開始安安靜靜地吃她面前的那碗海鮮米粉,真好吃。蘇永成也一樣看到允兒紅腫的眼睛,他真的很後悔昨天自己對允兒做的事,聽到允兒回答莉莉的話,他明白允兒已經不會給他們夫婦有更多接觸她的機會了,昨晚他真的嚇跑他的女兒了。


季風華看著允兒的雙眼非常心疼,這孩子從四歲開始心裡就裝了多少不為人知的心酸,一個小小心靈是靠料理撐過來的嗎?蘇美玲看著允兒紅腫的眼睛也非常心疼,她希望允兒的心,以後不要再受傷,她一定會好好愛她,這麼早就起床為他們做早餐,她看向自己非常尊敬和喜愛的哥哥、嫂嫂,她突然發現,他們好假,如果真的在乎允兒,為何每次回來,嫂嫂都沒有親手做過料理給允兒吃呢?都是允兒或宋嬸做給他們吃呢?明明嫂嫂是會做料理的啊!他們安靜地吃完早餐後,季寧宏和季寧媛自動的收拾碗筷去廚房清洗,允兒和長銘就到小倉庫去看她媽媽那台鋼琴,鋼琴用一個黑色鋼琴罩布罩著,罩布上都是灰塵,長銘拉了允兒的手走出倉庫。


「灰塵太多,我們需要先戴口罩再來搬鋼琴,最好還是等文泰他們來,至少文泰會調音,對鋼琴結構也會比較清楚。」許長銘看著允兒說,他怕他們會吸入太多灰塵傷到肺部就得不償失。


「嗯!好,灰塵真的很多很厚,有點可怕,不知道還能不能彈。」允兒看著長銘嘟著嘴說,她因為這架鋼琴徹底跟她父母決裂了,如果還不能用,實在是太虧了。


「等他們來再看看,不能彈我們可以租一台鋼琴,這不是問題,我一定會把允兒的生日音樂會辦的非常精彩。」許長銘笑著看允兒,他已經和吳青青、黃文泰說好要買些什麼東西,也跟花店訂好三個花拱門和盆花,等他們今天一起拿過來佈置音樂會場,他要給允兒一個難忘的生日音樂會。他指著自己的臉頰,允兒墊起腳尖在長銘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許長銘笑得燦爛牽著允兒的手一起走回住屋。


主屋內蘇永成、藍莉莉和季風華、蘇美玲四人在客廳聊天,季寧宏和季寧媛跟著蘇禾到菜園去採白玉苦瓜,今天還要出貨360條,白玉苦瓜比昨天還要多160條,他們二個人自告奮勇要去幫忙,他們知道長銘和允兒要為明天允兒生日音樂會做準備,吳青青和黃文泰今早也會過來幫忙。


「哥!你怎麼會這樣對允兒,你不是也很疼她?怎麼會用那種眼神和那樣的話對允兒呢?我真搞不懂?」蘇美玲生氣的說,從昨天晚餐到今天早餐原本和樂的氣氛都被他的哥哥嫂嫂給破壞,她雖是對蘇永成抱怨,其實她更是說給藍莉莉聽,一個母親都不知道怎麼疼愛自己的女兒,還敢說她很心疼,真的是有點讓人失望。


「美玲,哥已經很後悔了,我當時只是關心妳嫂嫂的安危,沒有想到我會直接將憤怒的眼神看過去。」蘇永成懊惱地說,其實這也說明一件事,在他心中藍莉莉是最重要的。


「是啊!嫂嫂安危最重要,其他算什麼?」蘇美玲聽了更是生氣,但是她能說什麼呢?愛老婆沒有錯啊!她也希望季風華能將她擺在第一位,只是,對允兒真的很不公平。


「美玲,妳就不要再這樣說妳哥哥了,妳幫我們想想辦法,看能不能讓允兒不要在介意這件事。」藍莉莉看著蘇美玲說,她知道蘇美玲很聽她的話。季風華聽了藍莉莉的話,覺得藍莉莉對允兒的關心似乎不是那麼真切,但是他選擇不說話,畢竟他沒有立場說什麼。


「嫂嫂,這件事我也沒辦法,我最近才跟允兒有說有笑,她高中三年,我都沒有回來,我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你們想跟允兒親近就自己想辦法,我幫不了你們。」蘇美玲看著藍莉莉說,她現在有點討厭她,覺得她好像很假自己不做指使別人去做,然後裝無辜,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


「是這樣嗎?我看允兒跟寧宏、寧媛都很好呢!妳可以問問他們有沒有什麼允兒比較喜歡的東西,我可以去買來送她。」藍莉莉看著蘇美玲說。


「嫂嫂,我只知道允兒喜歡料理其他我也不知道,寧宏、寧媛應該也只知道這些,這個妳也知道不是嗎?」蘇美玲有點不耐煩的說,她也是一個直來直往的人,她會喜歡藍莉莉也是因為當時寫論文時,藍莉莉幫她很多忙也對她很好的緣故,加上她一直都很崇拜蘇永成的能力,對哥哥喜歡的人她也跟著喜歡。


「我想我們討論這個問題也不會有結果,問題都是出在允兒的身上,她不打開心裡的鎖,誰也打不開,我們雖然有錯,允兒自己也有錯,總不能要我們低聲下氣的求她,不是嗎?」蘇永成心裡煩悶的說著,他覺得很煩,比他做研究還要煩人。這時允兒、長銘剛好走進客廳,聽到蘇永成說這句話,長銘看著允兒握著她的手,他知道允兒又再一次被他爸爸給傷到心了,允兒轉頭看著長銘笑著,她已經放棄他們了,不會在難過哭泣,昨晚她已經做好決定,從今往後她的爸爸是宋元和,她的媽媽吳嘉瑜。


「您不用低聲下氣,就像您說的我也有錯,我也沒有那麼偉大,讓您們為我傷神討論,我還是我,您們還是您們,我們各自安好跟以前一樣就好,你們還是聊一些愉快的事比較好,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了。」允兒笑著說,她說完就轉頭牽著許長銘走出門外,不管那些人。蘇永成看向走出門外的允兒,他是怎麼了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又讓允兒聽到,允兒說的:我還是我,您們還是您們,我們各自安好跟以前一樣就好。這是明確的要跟他們切割,他這次回來不是要為允兒慶生的嗎?難道他送給允兒的生日禮物竟是與允兒切割關係嗎?他懊悔的地下頭,不知這個結是否能解開。


「永成,允兒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啊!她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她怎麼可以誤會你的意思呢?」藍莉莉這時有點生氣的說,她覺得他們已經過忍讓允兒了,她還放下允威在美國,她怎麼就這麼不能體諒他們呢?再說,她也不覺得永成說的話哪裡不對。


「嫂嫂,允兒剛從外面回來就聽到大哥說的話,不能怪她誤解話中意思,她沒有發脾氣,修養已經夠好了,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季風華嘆氣的說,他可以感受到藍莉莉生氣的眼神,這真不是一位慈母該有的表現。


「對啊!哥剛剛說那話時,我本來要回你的,誰知允兒剛好進來就直接回哥的話了,不能怪允兒誤會,我聽了都不高興,說實話,你們跟允兒熟嗎?你們真的關心她嗎?哥你說:什麼問題都是出在允兒的身上,她不打開心裡的鎖,誰也打不開,問題是誰給允兒枷鎖的,是你們,不是嗎?」蘇美玲真的生氣了,她說完就起身走出門外,她不想待在這裡,她還是去幫忙採白玉苦瓜還比較開心。


「我看我也去幫忙採白玉苦瓜,畢竟今天要採收很多,大哥大嫂,你們還是靜下來想一想,我先出去了。」季風華也很無奈地走出門去找蘇美玲,他們還是去幫忙採收心情會好些。


「永成,我說錯話了嗎?」藍莉莉看著蘇永成說。


「是我說錯了,跟妳沒有關係,不想了,明天是允兒的生日,妳有準備禮物吧?」蘇永成和顏悅色的看著藍莉莉說,他對藍莉莉是真心實意,從大學到現在他心裡只有她一人。


「有,我準備了紅包,我也不知道買什麼東西送她,料理書上次已經送過了,給她錢讓她自己買她喜歡的,總不會錯。」藍莉莉有點苦惱的說,蘇永成拍拍她的肩膀說:「這樣也好,免得送她不喜歡的更糟糕。」其實,他們送什麼禮物允兒都會很開心,他們卻不懂孩子的心。


農莊門外停下一台計程車,吳青青和黃文泰下車後,再從車廂拿出一堆東西,他們進了農莊後,就看到允兒和長銘在等他們,他們開心地走向他們,允兒和長銘也向前幫他們拿東西。


「你們怎麼買這麼多東西,是來佈置會場嗎?」允兒看著一堆佈置會場的東西笑著說。


「是啊!明天是允兒的生日,能馬馬虎虎嗎?」吳青青笑著說,他們一起走到之前辦BBQ 的廣場。


「哈哈哈~太開心了。」允兒笑著說。


「不過,允兒妳的眼睛怎麼腫腫的?」吳青青看著允兒說。


「啊!昨天採辣椒不小心用手揉了眼睛,就變成這樣了,不要笑,明天應該會好。」允兒說了一個理由唐塞過去。


「哈哈哈~允兒也有這樣的窘境啊!太好笑了。」搞不清楚的吳青青笑得很開心,後面的黃文泰卻不這麼想,他確定允兒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他看著長銘,長銘示意他點點頭,那他也裝不知道好了。他們將東西放到廣場。


「文泰,我家那架鋼琴在倉庫有好多灰塵,我不知還能不能彈,我們先去看一下,口罩先帶一下。」允兒說著就從口袋拿出新的口罩分給他們。


「嗯!沒關係我們先去看看,如果不能用我們在租一台鋼琴就可以了。」黃文泰笑著說,他們一起走到倉處去看看鋼琴的狀況。


「灰塵很重,允兒和青青先出去,我和長銘將鋼琴罩拿走,你們再進來。」黃文泰說著,青青就抓著允兒的手走出倉庫。


「長銘,你拉那邊不要抖輕輕往前拉起,我拉著邊一起拉到中心,再反過來拿出去,這樣灰塵比較不回揚起。」黃文泰看著長銘說,長銘點點頭,他們就一起慢慢地拉鋼琴罩到中心,黃文泰反過鋼琴罩將他拿出外面,一台平台鋼琴就展現在他們面前,這是一台貝森朵夫鋼琴,是用頂級雲杉木製作,是一台非常好的鋼琴呢,黃文泰看了很是喜歡,他打開琴蓋按了幾個鍵發出了聲音,允兒和青青聽到琴聲就走了進來,看見一台非常美的鋼琴,吳青青看了也非常喜歡的走向前摸了一下鋼琴。


「文泰,怎樣還可以彈嗎?」允兒看著黃文泰說。


「可以,我在花一些時間調音,應該問題不大,這是一台很棒的貝森朵夫的鋼琴,真的太美了。」黃文泰看著鋼琴眼睛明亮喜形於色的歡喜。


「這台鋼琴真的太美了,我好喜歡喔!」吳青青也用關愛的眼神看著鋼琴,許長銘也非常喜歡,沒想到這麼一台好的鋼琴竟然沈睡在這個小倉庫裡,允兒看到他們的表情就知道這是一台非常好的鋼琴,這是她的外婆送給她媽媽的嫁妝之一,可惜她外公、外婆一家人後來也跟允兒的舅舅一起移民到澳洲定居,允兒也跟他們完全沒有聯繫。


「真的很美放在倉庫實在太可惜了!我們找人來搬,這琴太名貴,弄壞就不好,我打一下電話,我們先出去。」黃文泰說著,他們就往外面走,黃文泰打了電話聯絡專門搬鋼琴的師傅,他們就先去佈置會場,許長銘請允兒暫時不要來廣場,他們要給允兒一個驚喜,允兒笑著點頭,許長銘抱著允兒在允兒額頭上親了一下,這個動作閃瞎了吳青青和黃文泰,原來許長銘這麼浪漫嗎?吳青青看著黃文泰,黃文泰笑著,他也如法泡製,讓吳青青羞紅了臉,黃文泰在吳青青的耳邊說:「我們以後也這樣。」惹得吳青青不知該說什麼,許長銘和允兒看了也笑了,他們四人之間的友誼也在互相信任、互相幫忙下漸漸升溫,在未來的日子裡變成一輩子最好的朋友。


允兒也走到菜園要加入採收白玉苦瓜的行列,她看到姑姑和姑丈也一起幫忙套套子,幫忙裝箱打標籤,她心裡多了些溫暖,看來剛剛在客廳姑姑應該有為她說話,爸爸才會說出那些話來,或許,她沒有爸媽的緣,卻一樣擁有許多人的疼愛。


「允兒,妳去休息吧!這裡有我們就好。」蘇美玲看到允兒走過來笑著說,她真的心疼允兒了。


「姑姑,我不累啊!長銘他們要佈置場地不讓我看,我只能來這裡了。」允兒笑著說,她可不想回主屋遇見他們。


「這樣啊!那好我們一起做,爭取快一點做好。」蘇美玲笑著說,允兒笑的點點頭。


「允兒,來哥這裡。」季寧宏笑著對允兒招手,旁邊的季寧媛也向允兒招手,允兒快步地走到他們身邊,季寧宏拿了一個斗笠幫允兒戴上,允兒給季寧宏一個燦爛的笑容,季寧宏也回給允兒一個非常陽光的燦浪笑容,他們一起採收白玉苦瓜,在這菜園裡的一個角落,蘇禾也笑了。


許長銘他們一起佈置會場,他們用打氣機將氣球吹飽綁好,掛在他們做好的支架上,上面用布幔裝飾,做一個演出舞台,許長銘請了花店幫忙用粉白色的花做成了三個花拱門,旁邊的圓桌都會放上一盆粉白色地花,他跟蘇禾要了允兒小時候的照片,他已經剪輯完成,配上他為允兒彈奏的鋼琴當配樂,要在明天現場播放,所以他也請人調了一台投影機放在舞台正中央,他會親自為允兒戴上花環,為允兒彈琴,明天讓允兒過一個難忘的生日音樂會,他們三人做完所有的工作後,鋼琴也順利搬到舞台上,黃文泰開始他的調音工作,吳青青在一旁看著認真調音的黃文泰,看著他頭上的汗珠一顆顆的掉下來,吳青青馬上墊腳幫他擦汗,黃文泰轉頭笑著看吳青青,心裡很甜,他花了二個半小時才將每個音調準,這時黃文泰坐在鋼琴椅子上,彈起莫札特的小星星變奏曲,讓許長銘、吳青青聽得非常陶醉,忘了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鐘了,他們午飯沒吃,卻不覺得餓,因為他們開心能為允兒慶生。


菜園裡忙碌的人午餐也沒吃,因為今天的量太多了,下午三點多時,吳嘉瑜拿了一些飯糰過來,她請他們先吃一下墊墊胃,再繼續工作。她走到允兒旁邊摟著允兒的肩膀。


「女兒,還好嗎?」吳嘉瑜看著允兒還有些微腫的眼睛心疼的說,她不知道後面的發展,但她感覺一定不是很好,不然她剛剛到主屋時,怎麼會一個人也沒有,而這裡也沒看到蘇永成、藍莉莉。


「媽不用擔心,我沒事。」允兒撒嬌的說,她拿一個飯糰吃了一口,點點頭看著吳嘉瑜笑著。


「慢慢吃別噎著,我剛剛先去主屋沒看到妳爸爸、媽媽,他們沒事吧!」吳嘉瑜說這話時,剛好讓蘇美玲聽到。


「他們會有什麼事,也不來菜園幫忙,他們應該是一起出去吃午餐,因為沒有人有空做給他們吃。」蘇美玲想也知道的說,她不知道這些年她喜歡的大嫂也跟以前不同了,不下廚做飯了。


「嗯!姑姑說得對!哈哈哈!」允兒突然覺的姑姑好可愛,原來姑姑也是這麼直白,跟她的個性還有點像。


「媽!妳今天轉性了,哈哈哈!」季寧宏笑著說,他媽不是舅舅、舅媽的粉絲迷嗎?怎麼變了。


「你這小子,說什麼呢!還不快做,做不完晚餐不用吃了。」蘇美玲有點惱羞成怒的說,她自己也知道,她對哥哥、嫂嫂已經不如從前了,她反而更能體諒爸爸蘇禾,她其實知道蘇禾是一位好父親,修養非常好的父親。


「我等一下就去做晚餐,允兒,今晚我和爸爸、哥哥、嫂嫂就不過來一起吃了,家裡應該也坐不下。」吳嘉瑜覺得還是不要讓允兒和蘇禾為難。


「大嫂,怎麼會坐不下呢?加允兒二個同學也才11位,你們也不過4位,15人圓桌坐得下,一起來吃,我們也是一家人啊!」蘇美玲聽了趕緊說,現在氣氛多麼不好,他們來,允兒高興一切就會變好。


「媽~姑姑說得對,你們一起來吃晚餐,明天也要來,我生日呢!媽有幫我準備蛋糕嗎?」允兒撒嬌的說。


「傻丫頭,哪一年沒有蛋糕?還這麼問。」吳嘉瑜摸摸允兒的臉寵溺的說著。


「嘉瑜,妳就叫元和、志兒和芳如一起來,自己的家不來去哪裡吃呢?」蘇禾突然走過來說。


「爸!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跟他們說,再回來做晚餐。」吳嘉瑜起身說著。


「媽~晚上我們一起做料理。」允兒也起身說。


「今晚,我跟妳嫂嫂一起做就可以,妳嫂嫂說她也想學做料理,所以以後,假日她會跟媽媽一起做,妳休息。」吳嘉瑜笑著說,林芳如想學一些料理,將來做給小元寶吃,總不能一直麻煩婆婆。


「這樣啊!好,那我就好好做這裡的事,晚上就麻煩媽和嫂嫂了。」允兒笑著說,她知道林芳如是不好意思,也知道她學做一些料理,將來可以做給小元寶吃,她真的是一個好媽媽。


「不麻煩,爸、美玲那我先回去了,我看我們今晚晚點吃,七點如何?等這裡忙完,應該也差不多接近七點了。」吳嘉瑜看一下四周說。


「嗯!嘉瑜應該不用,我看六點半開飯,他們中午也沒吃什麼,還好妳現在拿一些飯糰來,不然他們真要累壞了。」蘇禾看一下裝好的箱子算一下應該差不多了,六點應該可以完成,大家回去再梳洗一下,六點半開飯剛好。


「好,六點半開飯,爸!那我先回了,允兒,多喝水知道嗎?」吳嘉瑜笑著說,允兒點點頭笑著,吳嘉瑜就離開了,他們一直忙到六點左右完工,一起開心地走回家,許長銘、吳青青和黃文泰這時也開心地走回主屋,他們在主屋前碰到,一起回到家裡,允兒已經聞到廚房飄來的香味,她心裡想著今晚的料理有:紅燒豆腐魚、滷豬肉、鹹蛋苦瓜、蔥烘蛋、水煮牛肉、魚香茄子、鳳梨蝦球,允兒笑嘻嘻地跟許長銘說著菜名。


「等一下看看允兒得幾分。」許長銘笑著說。


「還有菜沒出,這樣不能算!」允兒笑著說。


「那就看允兒說出的菜名是不是今晚都有,可好?」許長銘點點頭說。


「好!猜對了可有獎勵!」允兒笑著看許長銘說。


「嗯!全對了給妳深深的吻當獎勵可好。」許長銘笑著說,允兒給他一個白眼心裡卻是甜甜的就往樓上走去,許長銘跟在允兒的後面也上樓去梳洗。其他人也陸續上樓去梳洗,過不久他們再陸續下樓,走到餐廳時,蘇永成、藍莉莉已經坐在餐廳椅子上等大家就坐,宋元和、宋志也剛好進屋來到餐廳。


「爸~哥你們來了,快坐下。」允兒熱切地跟他們打招呼。


「允兒,又曬黑了,這瓶給妳,我們研究中心出品的,對曬傷很有效喔!寧媛,這瓶給妳。」宋志笑著說,允兒、寧媛開心的收下禮物,點頭說聲:「謝謝!」


「允兒坐吧!今天是嫂嫂當下手,會慢一些芳如正在學習。」宋志笑著看允兒說。


「沒關係啊!應該快好了,媽說六點半開飯,就會是六點半。」允兒笑著說。


「嗯!嘉瑜很準時的。」宋元喝笑著說。


「允兒今天怎麼沒有去廚房做料理呢?」藍莉莉用異樣的眼光看向允兒,允兒本想開口說,卻讓蘇美玲搶先說:「我們剛剛才完成所有的訂單,允兒哪有時間去做料理。」


「美玲,注意一下妳跟嫂嫂說話的態度。」蘇永成護妻模式展開的說著。


「美玲又沒有說錯,我們全部的人都在菜園裡忙著採收白玉苦瓜,除了你們兩個,怎麼?你們還想讓剛剛忙回來的允兒去廚房做飯給你們吃不成。」蘇禾也沒給他們夫妻好臉色的說著,他還沒聽到早上他們在客廳說的話,要是聽到,蘇禾恐怕直接趕人出去。


這時吳嘉瑜和林芳如剛好將菜端出來,果真有允兒剛剛說的紅燒豆腐魚、滷豬腿肉、鹹蛋苦瓜、蔥烘蛋、水煮牛肉、魚香茄子、鳳梨蝦球,許長銘看著允兒一臉不可思議,他在允兒耳邊說:「晚上給妳獎勵,妳真棒!」允兒看著許長銘笑著不說話。接著還有糖醋排骨、蒜炒蛤蠣絲瓜、炒四季豆、清蒸鱈魚、冬瓜排骨湯。


「哇!好多菜啊!太棒了。」季寧宏開心的說,雙手還不停地互相摩擦,就差流口水。


「嗯!好香喔,今天肚子好餓喔!」季寧媛也忍不住地說。


「寧宏、寧媛,你們怎麼餓成這樣啊!現在也才六點半,是不是平時很少做農事,今天跟大家一起做就餓成這樣了。」藍莉莉本想緩和剛剛蘇禾不快的氣氛笑著說,卻沒想到她這麼一說一笑,反而讓在場有去忙的人都非常生氣。


「嗯!我們是很餓,舅舅、舅媽不餓嗎?」季寧宏有點不屑的說,他想到昨晚允兒的心情會有多麼難過啊,原來舅舅、舅媽是這麼不明事理,不能體諒別人的人,允兒真可憐,他媽雖然會唸東唸西,但卻是真心的關心他和寧媛,不像舅媽一副慈母卑微的樣子給人看,是要允兒怎樣做啊!


「離吃飽午餐也不過才四半鐘頭,怎麼會餓呢!所以舅媽才會這樣說啊!」藍莉莉依舊沒感覺她說錯話,還笑著說。


「喔!你們自己去外面吃午餐了。」蘇禾看著他們說。


「是啊!莉莉想吃當歸鴨湯、鴨血,我就開爸爸的車載她去吃了,因為家裡沒人就沒跟您說。」蘇永成感覺大家的眼神有些不對的說。


「嗯!你們倒是吃得飽飽的又沒勞動當然不餓,我看你們既然不餓就別吃了,我們這些人中午都沒吃,只有嘉瑜拿來一些飯團充飢,是真的餓壞了,寧宏、寧媛可是從早上忙到現在,能不餓嗎?」蘇禾瞪著他們夫妻說著。


蘇禾就不管他們了,他夾起一塊蝦球往嘴裡吃,滿意的點點頭,大家也跟著開動,這時,蘇永成才知道,他們愉快的開車出去吃午餐逛街,回來睡午覺的同時,他們一直都在忙著採收白玉苦瓜,連午餐都沒吃,莉莉還這樣取笑他們,他這時也看向正在吃飯的允兒,或許他真的從來都沒有真正關心過允兒,他只在乎莉莉,而莉莉似乎也沒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心疼允兒,不然,怎會吃午餐時都沒有想過允兒吃了沒有?反而跟自己說,她好想吃當歸鴨和鴨血。


吳青青和黃文泰已經覺得允兒的父母好像不受歡迎的樣子,黃文泰這下明白他們剛來時,允兒的眼睛為什麼會腫腫的,應該跟她父母有關。


好不容易晚餐用完,吳青青和黃文泰先離開明早再來,允兒、長銘和寧宏、寧媛一起收拾碗盤去廚房清洗,宋元和也跟蘇禾說他們還有事情先回去,留下蘇家人在客廳,今天沒有紅棗蓮子甜湯,也沒有蜂蜜檸檬紅茶,因為允兒沒時間做給他們喝,他們只好坐在客廳,蘇禾喝著早上煮好的晨露水。


「爸!我不知道你們沒有吃午餐才會這樣開玩笑的說,真的不好意思!」藍莉莉有點難為情地說。蘇禾依舊喝著他的晨露水閉著眼睛休息,他才懶得理她說什麼,她除了生下允兒之外,她根本沒有帶過允兒,都是她老婆在帶,每天只會說:「媽媽辛苦了,我研究院很忙好累,能不能晚上也幫我帶一下允兒,等我這陣子忙完,晚上我再帶,真的很抱歉也很謝謝媽媽的幫忙。」虛情假意只會說好聽的話,也只有我那善良的老婆會信她疼惜她,一帶就是帶到她離開人世,現在想想藍莉莉真是個好手,一副柔弱似水的模樣,言語間就能四兩撥千斤的將責任推給別人,也只有他那傻兒子愛她如命。


「嫂子,您們過慣了您們的生活,可能已經不習慣這裡了。」蘇美玲也終於知道以前爸爸就不太喜歡嫂嫂的原因了。


「我們去年暑假回來住後,就已經漸漸喜歡農莊的生活,寧宏還在允兒受傷時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呢!前陣子才搬回家住,現在又是暑假期間,也許我們也會住下來,不知道可不可以呢?」季風華看著閉著眼睛的蘇禾說著。


「嗯!想住就住下,允兒也喜歡你們,這個農莊是允兒的,她喜歡的人自然可以住下,不過只有暑假喔!還有打工換宿。」蘇禾張開眼睛看著季風華笑著說。這時,他們四個人剛好從廚房走出來。


「爺爺,我可聽到了,打工換宿沒問題,那我們就要住下來喔!」季寧宏開心說著,季寧媛也開心的說:「爺爺我也要住下來喔!」


「好!好!你們都住下來,反正暑假也要摘很多百香果,已經有很多訂單了,這個去年你們都做過的,允兒,可以嗎?」蘇禾笑著看允兒說。


「可以啊!爺爺都答應哥哥、姊姊了,有好幫手當然是好呀!」蘇允兒笑著說。


「只要你們說,我們也是可以幫忙做的。」藍莉莉笑著說。


「舅媽,我們都是自動自發,妳在農莊轉一圈,農莊需要做什麼就去幫忙,根本不用別人說,因為每天的事情都不一樣。」季寧宏癡笑的說,真好玩啊!還有這種人,他看向允兒心裡真替允兒感到難過,這樣只會做表面工夫的媽媽,真難為允兒了。


「寧宏,我們確實不了解農莊的運作,也可能幫不上忙,真不好意思!」藍莉莉尷尬的說,允兒覺得真是可笑,說要幫忙是她,說幫不上忙也是她。


蘇永成這時也確定了心中的疑惑,這麼多年,莉莉似乎只說不做,她對允威也是如此幾乎都是保母在帶,她一點都沒帶過允威,允威的大小事不是保母做就是他自己幫允威做,難怪,允威也不喜歡莉莉,莉莉還經常在我面前哭說允威都不向著她,現在想想,允兒出生後也一直是母親帶在身邊,那二年沒回來也是莉莉說她懷孕不舒服不想坐飛機,允威出生後又說允威太小坐飛機不適合,她也很想允兒,可是實在沒辦法啊!她也沒主動打過電話允兒,都是他打給允兒的,這次要回來,也是我請她打電話給允兒,她才在他面前打給允兒,難道莉莉一直都在演戲,這也太可怕了。


「允兒,妳何時要去香港和世界名廚DaDa大師一起登台呢?可以跟爸爸說一下正確時間嗎?爸爸好安排時間。」蘇永成用非常柔和的聲音看著允兒說。


「六月三十,在香港半島酒店舉行。」允兒看著蘇永成說。


「那不是下星期日嗎?允兒怎麼現在才說呢?我們的機票也是那天飛回美國啊!」藍莉莉有點責備允兒的口吻說,她剛剛被蘇禾和季寧宏氣到現在還沒消,蘇永成這次又沒幫她說話,她就更生氣了。


「這也是前幾天才知道的,您們回您們的美國跟我去香港並不衝突。」蘇允兒面無表情地回藍莉莉的話。


「允兒,這次爸爸回來一方面是幫妳慶生,一方面就是要跟妳去香港見證妳和名廚同台做料理,爸爸會改機票。」蘇永成看著允兒說,他也想看看藍莉莉會有什麼說法,真會如他所想的那樣嗎?


「永成,現在是暑假機票很難訂,也很難改日期啊!」藍莉莉急著說,她一點都不想去香港,她現在只想回美國,悠哉地過她的生活,她回來前已經提出辭呈了,研究院也批准,因為她也做不下去,她沒有蘇永成聰明和毅力,當時想回國陪允兒,其實是她自己發現她的研究進度已經有點吃力想找藉口罷了,後來因為蘇永成幫她找到原因,她才能繼續做下去,現在她又遇到瓶頸,蘇永成已經不可能幫她,這是需要自己突破的關卡,因為蘇永成現在已經是院士的身份,不能違背這個原則,所以她只好放棄離職,轉到大學當副教授,所以,她現在正是空閒的時期。


「莉莉,不會啦!妳忘了我是美國研究院院士有權利更改我的機票,這是給院士方便行事,所以沒有問題。」蘇永成笑著說,看妳還有什麼理由可說。


「永成,我還要去參觀一下大學的環境,我們不要改日期好不好?再說,允威一個人在美國也不好啊!」藍莉莉撒嬌的看著蘇永成說。


「允威住在 Summer camp 裡,就算我們回美國也看不到他,妳到大學授課也是下學期的事,參觀學校等我們回去再安排也行。」蘇永成鐵了心說著,這時允兒覺得她爸爸對她媽媽似乎有些不一樣,蘇禾也發現了,難道這個傻兒子開竅了,蘇美玲也是有點不敢相信,她哥哥對她嫂嫂可說是百依百順的。


「我不管了!我還是要按照日期回美國,你自己看著辦。」藍莉莉氣呼呼的說,這也是她第一次出現這種表情說話,擺脫她以往柔弱的形象。


「嗯!那妳自己就先回美國,我會去香港看允兒登上世界舞台。」蘇永成看著允兒說,他希望他不會真的失去他的女兒,這些年虧歉她的,他會加倍努力的補回來,他真的是個糊塗爸爸,他一直以為當年他和藍莉莉交往時,蘇禾不喜歡藍莉莉是故意刁難,現在他才知道爸爸是很會看人的。


「允兒,都是妳故意生這麼大的氣,妳爸爸才會這般討好妳,妳可知妳讓我們有多傷心。」藍莉莉把所有的錯都怪在允兒的身上,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將允兒拉到他身後保護她。


「蘇媽媽,請不要這樣說允兒,她剛已經說過您們可以回美國,跟允兒去香港並不衝突,別在允兒身上加一些莫須有的錯,拜託了!」許長銘不卑不亢的說著,蘇禾很是欣慰,季風華、蘇美玲和季寧宏、季寧媛都給許長銘一個讚許的眼神,季寧宏更是比出一個讚的手勢。


「長銘說得對,莉莉妳想回美國就回去,我也不會干涉妳,不要將錯強加在允兒的身上,我會陪允兒一起去香港的。」蘇永成堅定的說著,他看見許長銘將允兒拉到他的身後保護允兒很是欣慰,這個男孩是他爸爸蘇禾認可的孩子真的很棒,他內心對自己的爸爸蘇禾也深深感到愧疚。


「永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讓我一個人回美國。」藍莉莉柔弱的看著蘇永成,以往這樣都是有用的,但是,這次注定她是失敗的。


「妳一個人回美國絕對沒有問題,我已經讓允兒一個人孤獨太久了,今後,只要是允兒有重要事情,我一定竭盡所能陪著允兒,女兒,爸爸對不起妳,今天才發現原因,原諒爸爸的愚蠢,給爸爸一個機會,可好?」蘇永成眼眶含淚地看著允兒,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走到蘇永成的面前,允兒的眼淚一直流下來,她看著眼前的爸爸,想起她小時候在爸爸的懷裡很溫暖,她真的可以再相信爸爸一次嗎?


許長銘抱著允兒在她耳邊說:「爸爸應該很愛妳的,允兒給爸爸一個機會可好?」在場的人都聽到許長銘說的話,眼淚也在眼眶中打轉,允兒點點頭,許長銘放開允兒,允兒投入她想念許久的懷抱,她抱著爸爸哭著,在爸爸的懷裡蹭來蹭去,蘇禾笑了,許長銘也笑了,蘇永成也笑了,這是允兒小時候就養成的習慣,蘇永成至今還記得,他抱著允兒很滿足,他已經好久好久沒有抱過女兒了,他輕輕的說:「我的寶貝女兒,對不起,爸爸知道的太晚,讓妳受苦,謝謝妳平安長大,謝謝妳依舊善良,爸爸真的很愛妳,這二天是爸爸的無知傷害了妳,對不起,原諒爸爸可好?」允兒哭著將頭埋在蘇永成的懷裡點點頭,她說不出話來,她也很愛爸爸啊!她現在知道爸爸說的原因了,原來不喜歡她的是她的媽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