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才料理師蘇允兒 第三十七章 宋元和獲頒年度「生態科技論壇」首獎


昨晚下了一場大雨,將白天炎熱的感覺消除了一大半,清晨五點也變得有些涼意,蘇禾帶著允兒和許長銘一起採集晨露,今天的晨露因為昨晚的一場大雨變得更多些,他們帶來了五大空瓶,一下子都裝滿了,蘇禾開心地看著裝滿的瓶子,高興的和允兒、許長銘一起回主屋。


今天允兒準備做「天婦羅三明治」,允兒將紅蘿蔔切細塊,碗豆仁洗淨、荸薺剁碎放在盤中備用,她將蝦子剝殼後剁成泥狀,再將於旗魚肉絞碎加一點鹽,繼續以順時鐘方向攪拌大約10 分鐘左右,魚漿呈現蒟蒻果凍狀後加入蝦泥、紅蘿蔔細塊和碗豆仁、荸薺碎末混合均勻後放在一旁,允兒取出一杯冰水加入少許地瓜粉、白細糖、胡椒粉混合均勻後,分多次加入魚蝦漿中攪拌均勻後,用湯匙取出一大勺用手壓平沾一些麵包粉,放入熱油鍋中炸至金黃色即可取出,再回炸第二次後瀝掉多餘的油後,等天婦羅冷卻後使用,允兒再做些馬鈴薯泥加打碎的白煮蛋和允兒自製沙拉醬混合成馬鈴薯蛋泥沙拉,三明治食材準備好了,允兒拿了吐司去邊後平放在桌上,塗上厚厚的馬鈴薯蛋泥沙拉,上面加一層天婦羅再塗上厚厚的馬鈴薯蛋泥沙拉,上面蓋上一片吐司,切成對半,「天婦羅三明治」完成了。這是一道比較費工費時的三明治,允兒希望喜歡吃天婦羅的人,假日可以自己在家做看看,讓家人品嚐最鮮美的天婦羅味道。


許長銘依舊駕輕就熟的將相機架在腳架上,等待允兒將今天的『天婦羅三明治』和牛奶放在攝影桌上,他就能拍好相片,今天的拍攝依舊順利,允兒也開心地將做好的『天婦羅三明治』和牛奶端放在餐桌上,許長銘依舊收好腳架和相機放到樓上。


「哇!好香喔,今天的三明治有炸物喔!」季寧宏開心的說,他一屁股坐在餐廳椅子上,盯著桌前的三明治。


「嗯!今天允兒可忙了,現打魚漿做成天婦羅,才有桌前的這道『羅天婦羅三明治』。」蘇禾看著季寧宏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樣笑著說。


「難怪!我就有聞到炸物的味道,辛苦允兒啦!」季寧宏看著允兒笑著說。


「允兒,我昨天看了一下我們拍的三明治照片,加上今天已經有三十二張,允兒有預計要做多少種三明治嗎?妳還要寫三明治的做法也需要時間,還有編排的問題,妳預計何時出書呢?」許長銘看著允兒柔聲的說著,他希望可以幫允兒做一些後製的事,但是,他最近也有蘇禾給他的實驗作業,他必須把時間規劃好才能幫到允兒,不然,允兒一個人要做應該會很累,加上他們的期末考下星期就要開始了,好多事都擠在一起,讓許長銘有些擔心。


「嗯!我想再加四種三明治就可以了,長銘謝謝你這段時間一直幫我拍三明治的照片喔。」允兒笑著說,她想長銘應該是有別的事要做,才會問她。


「允兒,我沒關係不用謝,我只是想到後續的事,希望我有時間可以幫妳做後製的工作,先規劃一下時間,妳可不要想到別處去喔!」許長銘看著允兒說,他知道允兒應該想錯了,他也記得要明說允兒才會明白。


「喔!那我知道了,我想一下何時出版會比較好,再跟你討論。」允兒笑的開心,她真的想錯了,原來長銘是要規劃時間啊!


「我們可以吃了嗎?」季寧宏看他們二個人一直在說話,也不敢先吃,因為爺爺也沒吃,美食當前他實在有點忍不住的問。


「吃吧!哈哈哈~」蘇禾笑著說,他們也跟著笑著,然後一起吃著美味的『天婦羅三明治』配上香濃的牛奶真是人間美味。


季寧宏開車載著允兒和長銘一起到第一大學上課,今天允兒跟長銘直接到農藝系的實驗室,因為陳海教授今天又要出新的植物實驗課,這又是要跨暑假的實驗嗎?吳青青和黃文泰已經在實驗教室了,他們看見蘇允兒和許長銘都跟他們招手,其他同學也跟他們說:早安!這也讓許長銘和蘇允兒有點意外。


「怎麼了!其他同學竟然跟我們道早安。」允兒覺得很奇怪,他們這組一向被同學視為眼中釘,今天為何大家這般和善。


「嗯!嗯!我們剛進實驗室時,也受到跟你們一樣的待遇喔!」吳青青輕聲的說,她和黃文泰都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所以,你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了!」蘇允兒輕聲說。


「等等應該就有答案了。」許長銘笑著說。其他三人都點點頭表示同意,會出現這種情形,就要怪他們這組組員都不太關心農藝系的消息了,連吳青青最近都沒時間去“新新聞“學社,就更沒有消息匯報給他們了。陳海教授這時也走進實驗室,同學都看得出來陳海教授今天是帶著非常愉快的心情。


「各位同學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讓大家在實驗室上課的原因,現在就請『允兒組』四個成員出來,請大家鼓掌歡迎他們。」陳海教授開心的說著,台下的「允兒組」四個人都感到非常奇怪,但還是走上台,看看究竟要幹什麼。


「你們四位同學可知為何要歡迎你們上台呢?」陳海看了一下這四位學生一臉茫然的樣子,就知道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報告教授,我們確實不知道原因。」蘇允兒有點尷尬的說,她說完後,台下的同學都覺得不可思議。


「那,你們沒看到系上公佈欄的的公告,也不知道上次你們的實驗報告,除了被中央農業研究中心刊登之外,已經被列為中央研究中心的最新研究項目,因為你們提供的分析報告及後來提供的攝影影像,讓研發項目提供了嶄新的資訊及基礎架構,這個你們也不知道?」陳海教授慢慢地說給允兒他們聽,這時,他們還是有聽沒懂,只是覺得應該是好的事,只是他們不清楚,這事不是已經記過大功了嗎?學校還要公告什麼呢?


「那是需要我們繼續做這個實驗嗎?」許長銘看著陳海教授說。


「不需要,中央農業研究中心已經接手下一個階段的實驗和研究工作,只是,從未由大學生所做的實驗,直接被中央農業研究中心採納並接手後續研究與實驗,你們打破這個紀錄,為農藝系再度爭取到下年度的實驗經費,這是我們班上的榮耀,值得大家為你們喝采,所以院長特別將我們這班獨立為實驗研究菁英班。」陳海開心的說著,他沒有說的是這筆經費會由他來支配,專為將來農藝系的精英班使用,所以其他同學才會對他們這般尊重,陳海教授一說完,全班同學都鼓掌表示感謝與喝采,因為其他同學也因此被學校列為重點培訓的學生。


「這都是教授指導的功勞,謝謝大家。」允兒說著後,他們也向陳海教授行禮致意,接著他們在陳海的示意下走回他們的位置。


「下星期就要期末考,我們班這個實驗課不需要考試,因為你們已經全部過關了,上次做的剖開植物實驗就當作期末考了,但下學期的實驗課,在這個暑假裡你們各組必須自己尋找實驗項目,我們今天的課就到此,祝你們其他課程考試順利,下學期見。」沈海教授說完,微笑的走出實驗教室,全班同學開心的拍手叫好,竟然沒有暑假實驗課這也太好了,而且實驗課也都過關了,能不開心嗎。


蘇允兒、許長銘、吳青青和黃文泰也一起走出實驗室,他們現在才知道,是因為他們投搞的高麗菜種植研究實驗報告,讓他們班變成實驗菁英班,這也太讓人意外了,他們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可謂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最佳應證了。


「允兒,妳真的有先見之明啊!我最為慚愧,這個實驗說白了,跟我實在沒有多少關係,我付出最少,卻跟你們享受一樣的榮耀。」吳青青低頭說著,她真的受之有愧,心裡感到難過。


「青青怎麼這麼說呢!我們是同一組,或許這一次是妳佔我們便宜,但是,下一次或許是我們佔妳便宜呢!」允兒安慰吳青青笑著說。


「是啊!青青妳家裡出事,這也不是妳願意的事,既然我們是同一組,就是要互相合作榮辱與共,妳別想太多。」黃文泰有點捨不得看到吳青青難過的樣子,伸手拍拍吳青青的背說著,他也知道吳青青的媽媽至今還在做復健,吳青青抬頭看著黃文泰心裡真的很溫暖,他們在一起後,黃文泰就去他家拜訪過吳青青的家人,她爸媽都很喜歡黃文泰的坦直率真,尤其他弟弟吳青雲跟黃文泰簡直是好到不行無話不說,這也讓吳青青感到非常無語。


「青青,這樣吧!我們不是要在暑假期間決定下學期的實驗課項目嗎?這個任務就交給妳和文泰,你們要找出三種項目,我們再來討論,如何?願意接受這個任務嗎?」許長銘慢聲的說著。


「好!我接受這個任務,我會和文泰努力完成這個任務的。」吳青青根本沒有想就答應了,旁邊的黃文泰捏了一把冷汗,他心想青青妳到底知不知道這是一項不容易的任務,竟然拉著他一起跳下火坑,他實在無語,誰讓自己的女朋友這般直爽可愛呢!只能認了。


「哇!青青霸氣喔!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們了。」蘇允兒笑著看黃文泰那張嚇壞了的臉,就覺得青青真的是太可愛了,許長銘也嘴角揚起微笑著,眼睛也是看著他們,一張開心的臉一張驚訝到不行的臉,著實好玩,他其實也希望他們在尋找實驗項目時,對植物生態環境有更近一步的認識,對他們的未來能產生更多的的助力。


「好吧!我們拼了,我們接下這個任務,就會努力完成。」黃文泰看著吳青青笑著說,或許這對他們來說是一項考驗也是一種成長,他看向許長銘,看到他笑著看他,他明白了,許長銘對他們真的太用心了,他感激地對許長銘點點頭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許長銘也回給他一個微笑。


那我們就好好迎接期末考吧!他們四個人在這個炎熱的夏天,坐在大樹下看著書,聽著樹上的蟬叫聲,他們各有未來的目標,在此之前,他們依舊是為期末考努力K書的大學生。


考試期間最難熬卻也過得最快,一晃眼,考試就結束了,他們走出教室都帶著笑臉,看來,這次的期末考試是沒問題了。


「青青,妳暑假有什麼計畫,要不要來我家玩一星期呢?順便看一下南部的農作物,有沒有哪些農作物值得我們下學期的實驗課做實驗。」黃文泰笑著說,他想帶吳青青回去他家,了解一下他家的狀況,還有看看他的父母,他的爸爸是農專畢業的,媽媽是商專畢業的,家裡的農作物都由他爸爸負責分配給鄰居幫忙耕種,出售部分由他媽媽負責大宗交易或交給當地農會,他希望農村的家庭生活,不要讓青青感到害怕,畢竟青青是生活在都市,爸爸媽媽都是頂尖的生物科技研究員。


「嗯!我看看我媽媽復原的程度,明天做最後檢查,應該沒有問題,我想如果媽媽復原了,是可以去你家玩玩,我還想過過一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家生活,當然,也要好好尋找實驗項目。」吳青青現在終於知道,她當時是多麼的不經大腦就同意許長銘的提議。


「好,明天我也陪妳們一起去醫院。」黃文泰笑著說,吳青青的媽媽非常喜歡黃文泰,她看得出來黃文泰其實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跟他的外表給人的感覺不同。


「我生日的時候你們可要來喔!這是我們很早就約好的。」允兒笑著說,她知道他們不會忘,但是她還是提醒一下。


「當然不會忘啊!我和文泰還要表演呢,生日音樂會不是嗎?」吳青青看向允兒說,她是記得要和文泰一起彈四手聯彈,他們也會各自演奏一首曲子,當然文泰還要自彈自唱,吳青青可是非常期待。


「嗯嗯嗯!沒有忘記就好,我媽媽那天也會彈鋼琴,所以這會是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會,有古典有流行的複合式風格,我好期待!」允兒期待她的生日快點來臨,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期待自己的生日了。


「長銘,你要表演什麼呢?允兒生日身為男朋友的你,總不能都不表示吧!」吳青青看一下許長銘笑著說,她難得有機會虧一下許長銘,她心裡還有些得意。


「嗯!我當然會準備,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我爸媽也會來,至少我媽媽可以為允兒演奏一曲。」許長銘牽著允兒的手笑著說,允兒也笑著看他,她很期待長銘會給她什麼驚喜。


「喔!許媽媽也會彈鋼琴啊!這下我會不會是彈的最差的呢?太可怕了。」吳青青驚訝地看著許長銘,原來到處都是臥虎藏龍,她開始緊張了,原本以為這次是十拿九穩的,看來她要開始勤加練習了。


「青青,我會陪妳一起練習的,我們絕對沒問題。」黃文泰看著緊張兮兮的吳青青覺得他的女朋友真的是表裡如一,好可愛。


「青青,又不是才藝比賽,妳緊張什麼啦!至少比起我,妳可是勝過我好幾倍呢!我什麼都不會,就連最基本的唱歌,也只敢唱給我家的牛媽媽們聽,哈哈哈~」允兒越說越覺得好笑的笑著說。


「嗯!難怪我去擠牛奶時,牛媽媽都不太配合,原來是我沒有唱歌啊!」許長銘逗著允兒笑著說。


「那你以後記得唱歌喔!哈哈哈~」允兒笑得好開心,她看著長銘覺得他越來越幽默了。


「下星期就是允兒的生日了,我們要前一天去嗎?不是還要搬鋼琴還有調音嗎?」黃文泰看著允兒說。


「那你們前一天過來可以嗎?不過,因為我美國的爸爸、媽媽回來,我怕農莊會沒有空房讓你們住。」允兒不好意思的說。


「我們知道,沒關係,我們可以回家住隔天再去也可以,不是什麼大事。」吳青青笑著說,黃文泰點點頭笑著。


「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現在我們就各自回家,今天哥要回他家,我和長銘要自己回去,所以就先走了。」允兒笑著說,今早她就和長銘騎腳踏車去公車站轉車來學校的,她自從受傷後,今天是第一次騎腳踏車,允兒還有些興奮,但是在他旁邊的許長銘就沒有那麼淡定,非常緊張地盯著允兒。


「好,允兒、長銘你們騎腳踏車小心點,那快走吧!」吳青青聽到他們要自己回去,就知道他們要坐公車再騎腳踏車回農莊,就趕著他們快走,免得天黑山路難行。


「我們走了,下星期五見喔!」允而笑著說,跟他們揮揮手,許長銘也跟他們揮手後牽著跟允兒一起往校門口走去。


「我們也走吧!明天去妳家陪妳和吳媽媽一起去醫院做最後檢查。」黃文泰牽著吳青青的手笑著說,吳青青點點頭笑著,他們也一起手牽手慢慢的往校門口走去。


允兒和長銘將腳踏車放好一起走進家門時,就發現客廳裡宋爸一家人都已經坐在客廳,開心的說說笑笑,蘇禾也笑得很開心,聲如洪鐘般哈哈大笑,允兒看著長銘,長銘牽起允兒的手親了一下說:一定是好事!允兒笑著點頭,他們一起走到客廳。


「爺爺,我們回來了,爸爸、哥哥、嫂嫂你們今天提早下班了,小元寶呢?」允兒沒看到小元寶疑惑地說。


「允兒,小元寶去外婆家住一個月,因為這個月她外公、外婆剛從醫院退休,想幫忙帶小元寶,過過癮,下午研究院正好做全面性消毒,我們就下班先帶小元寶去外婆家。」宋志笑著說,他停一下接著說:「對了!允兒妳受傷這一個多月,哥哥的工作正忙,都在沒好好關心妳,對不起啊!現在都好了,可以騎腳踏車下山了?」


「哥我已經都好了,我今天就跟長銘一起騎腳踏車下山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沒事,哥哥、嫂嫂有正經事要忙,媽媽都跟我說了,何況哥哥還託媽媽拿給我那麼多補氣人嵾,我都快要壯成牛了。」允兒笑著說,還站起來手插腰的展示自己瘦弱的身材,不展示還好,允兒這一站起來就讓感到啼笑皆非。


「允兒,妳還是坐下好了,哥免強還可以認同妳說的話。」宋志眼前三條黑線,就允兒這樣瘦弱的身材,還敢說自己壯如牛,真的被她打敗了,宋志話說完,又看到允兒站起來的模樣,惹得大家哄然大笑,許長銘也站起來拉著允兒坐下,在她耳邊說:「妳壯如牛,那其他人是什麼了?」允兒看著許長銘突然覺得自己真的有點太誇張了,她不好意思地坐下,只好裝傻傻笑,長銘摸摸允兒的頭寵溺的笑著。


「允兒,就妳這身版,哎~健康就好,今天騎腳踏車腳沒有不舒服吧?」蘇禾關心的看著允兒說。


「嗯!爺爺放心,沒有不舒服,不過,哥哥、嫂嫂研究中心大消毒,爸爸的研究中心也大消毒。」允兒看著宋元和懷疑的說。


「沒有啊!爸爸今天在研究中心接到一封通知書,就直接回來了。」宋元和笑著說。


「什麼通知書呢?讓爸爸放下手邊工作直接回來呢?」允兒更疑惑了。


「爸爸可是經過研究中心的院長同意才回來的喔!手邊的工作也是剛好告一段落,我才能安心回家,允兒放心。」宋元和對允兒的問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心平氣和地說明,他欣慰允兒沒有因為他是她的爸爸就沒問工作的事,這是一個研究員最基本的態度,蘇禾爸爸真的把允兒教得非常好,公私分明。


「爸,我當然知道您對工作是絕對的負責,我想問的是那是一封怎樣的通知書,是不是一封寫著好消息的通知書呢!」允兒看著宋元和笑著說,她當然知道做一位研究員基本的態度就是不能隨意擅離職守。


「是妳爸爸今年投稿到「生態科技論壇」的研究發現改變農作物生產的報告獲得本年度首獎,這對元和來說是一個新的里程碑,也確認你爸爸在植物生態科技界的地位,爺爺就說元和這次一定得獎,這是妳爸爸該得的。」蘇禾看著宋元和滿是欣慰的笑著,這個孩子有多麼認真,有多麼執著於研究實驗,那場病差一點帶走他的生命,他依然沒有放棄他多年的研究,一邊養身體一邊繼續研究,人有天賦外還如此認真,他不得獎誰得獎,首獎已經空缺十年了,今年再度由宋元和獲得首獎,這代表什麼,代表宋元和的研究發現值得對未來的植物生態帶來改革性的轉變,所以,未來宋元和將成為植物生態科技界的大佬。


「恭喜爸爸了,允兒給爸爸一個大大大的讚和愛心喔!」允兒開心得比出三個讚的手勢,接著比出一個愛心,笑著看宋元和。


「爸爸接到了,謝謝我可愛的女兒,爸爸真開心。」宋元和開心地看著允兒笑著,他心裡有千言萬語想跟蘇禾和允兒說,但此刻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自從生病以來,蘇禾接他過來給他農莊外的房子住,允兒經常到家裡來學做料理,總是對著生病的他笑著說:「叔叔會好起來的,允兒愛您喔!」這麼天真可愛的孩子一直鼓勵他,溫暖著他的心,現在一個變成他的父親,一個變成他的女兒,他今天的成就,除了他心愛的老婆和兒子外,他最想分享的就是蘇禾和允兒他們二位了。


「爸,我以您為榮,真心感謝有您這樣一位父親,我會努力成為您驕傲的孩子。」宋志真心的說著他心裡的話,他的父母給他太多身教典範,他以前做事有些害怕自己不如他們所以畏縮畏尾,也是允兒告訴他,她好羨慕哥哥有這樣的爸爸、媽媽在前面引導著他,宋志才慌然大悟的發現自己有多麼的愚蠢。


「志兒,謝謝你終於可以做自己了,爸爸、媽媽一直都以你為榮,只是你不想承認罷了。」宋元和笑著說,作為他們的孩子真的很辛苦,宋志其實已經很優秀了,他們夫婦都知道,也從來都不會給他壓力,但是宋志卻給自己無盡的壓力,現在他想通了,宋元和自然也開心不已。


「好了,你們父子都是可以讓我引以為傲的人,今天這麼快樂的日子,我們就等嘉瑜的料理好好慶祝一番,哈哈哈~」蘇禾希望今天是一個值得慶賀開心的日子,不是一個反省的日子,一家人開開心心才對,他此時看向許長銘,這個孩子他有信心再過十年會是他的天下。


這時從廚房出來的吳嘉瑜笑著說:「開飯了。」大家一聽到開飯,都馬上站起來到餐廳坐下,今天的料理:鮑魚燴青江菜、鐵板牛柳、絞白筍炒肉絲、乾炒絲瓜蛤蠣、乾扁四季豆、蕃茄炒蛋、蒜蓉蝦球、醃篤鮮,看的允兒瞇著眼睛,用她的鼻子聞了又聞,跟她的記憶相同,這是媽媽最獨特的料理味道,現在允兒也在追求屬於她的獨門配方,她睜開眼睛,剛好對上對著她笑的吳嘉瑜,知女莫若母,他們相視而笑,今晚的菜餚是帶著溫暖且愉快的,讓人好開心也好幸福,許長銘也難得吃得很多,他心裡也給自己下一個目標,他今年一定要考上「蘇禾自然生態科技研發中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七章  新崛起的珠寶設計師朱曉月

頒獎結束後有一場盛大晚宴在倫敦珠寶設計師總會的宴會廳舉行,本次前十的珠寶設計師是今天晚宴的焦點人物,朱曉月的家人都在邀請名單中,還有一些商業界的人士,宋婉慈是本次比賽的特派記者她帶著趙若水入場,宴會在珠寶設計大師珍.路易斯和總會主席約翰.羅倫開場演說後正式開始。 朱曉月換上她親自設計的晚禮服依舊是洋裝式風格,在腰間繫系上一朵她親自縫製的緞面繡花,銀牙色的禮服簡單俐落,簡風舟的西服也是銀灰色,二人走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六章  前往倫敦參加「世界珠寶設計大賽」

今天朱曉風開著簡方舟的休旅車載著他們一家人到機場前往倫敦,朱曉風明天才會啟程,看著他們走進機場後,朱曉風也開著車直接去上班,朱曉月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她其實很期待她設計的珠寶首飾能得到這次評審的肯定,但她也知道這是世界珠寶設計大賽,全球的高級珠寶設計師都會毛足勁盡全力來設計和製作作品,想到這一個多月的不眠不休,小心仔細的帶著放大鏡將細小的藍寶石鑲入項鍊、手鍊、對戒和耳環,她想想都覺得自己還真是厲害,

愛在三十一、四十 第二十五章  朱曉風的一場邂逅

朱曉月自從接到通過初賽的通知單之後,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做她設計的珠寶首飾,但是朱曉月也被簡方舟設定時間休息吃飯,朱曉月一臉無辜的看著簡方舟希望他可以不要這樣,但簡方舟卻不為所動,誰叫她上次廢寢忘食生病送醫院呢! 「方舟,你知道事情不能做一半對吧!而且我在鑲箝鑽石、寶石更是如此,真沒辦法在鬧鐘響了就放手去吃東西。」朱曉月哀求的眼神看著簡方舟說,她說得沒錯只要是在創作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 「嗯!確實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